短篇故事吧 关注:862贴子:2,229
  • 10回复贴,共1

原创短篇故事•凌子曰系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短篇•凌子曰

《紫薇先生》

薄薄的蝉纸铺平于青木几案,微弱的烛光透过来,映照出那一层薄纸下木几的纹理。

一双粗糙而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搁在纸上,小心翼翼将纸展平。

悬挂在木架上的毛笔被人提了起来,三指轻捻笔杆抬放于眼前,仔细地将杂毛拔除,而后手腕轻摇,只见那笔尖蘸了淡淡的墨,霎时染了凡尘。

笔锋几旋,一副白描《紫薇乡》跃然纸上。

父亲走过去,作画的人佝偻着身子朝后退了半步。

“嗯——确有《紫薇乡》之神韵。”

“老爷过奖。”

**在柜台边,个头与柜台齐平,此时唯有仰着脖子,才能看清低头的那个人。

布衫纶巾,平平无奇。

只身子骨比我寻常见到的人瘦上许多,眉毛浅薄,颧骨很高,眼睛……

眼睛是大的,却没什么神采,我摊开了手,低头瞧了眼手心里的墨珠,不禁嗤笑出声。

“虎儿!”

父亲一声低斥,惊得我并拢双腿站得笔直。

“让你见笑了。”

“无妨。”

那人笑了笑,朝我走过来。

“小少爷生得清秀。”

离得近了,我才发觉这人笑起来并不丑,我怔怔看着他,他便笑得更深,蹲下身往我手里递了块芝麻糖。

“这画,我多要几幅,你若得了空闲,一并送与此处便是。”

那人恭敬地接过父亲手里的铜钱,点头应下。

待那人离去,父亲拿起柜台上搁着的算盘,拨珠算弄了一番,哼着小曲在账簿上写着什么。

“父亲,那人是来卖画的么?”

“是,你勿与此等人接触,袭名家之作,实乃有损文人风骨。”

我听了一知半解,却大致察觉到父亲不喜那卖画之人,遂握紧了手中的芝麻糖跑了出去。

后来,我总见到那人。

捧着一摞书卷,弯着腰十分恭敬地接过铜钱后匆匆离去。

这日,我又见到他,不过不同以往的谦卑,他此时挺直了腰身,竟比父亲高出半头。

“你既然有如此手艺,何必受限于条条框框?这幅紫薇若是上了色,必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父亲面红耳赤地劝着,那人却丝毫不为所动。

“老爷若是不喜,我便卖与别家。”

“别别别……”

父亲最终还是往那人手里塞了铜钱,那人迈过门槛的时候,低头看到我便笑了笑,蹲下身朝我手里递了块水晶糕,我见父亲扶额叹气,忙一口吞了水晶糕,冰凉而甜腻的味道,像极了冬天雪花落入口中的感觉。

“虎儿,那人嚣张不了多少时日了。”

父亲看了眼我,冷笑着摊开那幅蜷缩在几案上的画卷。

**近了看,竟觉得惊艳,那一朵朵紫薇花栩栩如生,虽失了姹紫嫣红晃眼,却看得人心里莫名的敞亮,就像那枚水晶糕,清透了,澄澈着。

父亲的话不假。

几日后,母亲带着我上街时,我便看到佩刀的衙役走街串巷,手里捧着一摞厚厚的画卷,我看得出来,那是《紫薇乡》,是白描的《紫薇乡》。

“新上任的知县爱极了丰安先生的名作《紫薇乡》,知道有人恬不知耻地抄袭贩卖,定然是要治罪的。”

父亲掀开茶盖刮了浮起的茶沫,轻轻抿了口茶。

“那,那相公你若是也遭了牵连……”

“与我有何干系?知县惜才,惜画,更惜银钱。”

母亲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随后掩嘴轻笑与父亲唠起了家常。

我听了这话,不知怎的鼻子猛地一酸,眼泪就那么流了出来,流着流着,我便越来越伤心,竟不顾父亲在场,大声哭喊了起来。

“我要吃糕——我要吃糕——吃糕——”

母亲无奈,只得遣了丫鬟领我去了糕点铺子。

我吃着甜腻的水晶糕,丫鬟的裙袂扫着我的脸颊,忽地,我停住脚步。

糕点铺子旁边的小巷,躺着个形容憔悴,衣衫褴褛的书生,书生也看见了我,朝我浅浅一笑。

我走过去,丫鬟紧紧跟在我身后。

那人见我走过来,似乎很是惊讶,那双大眼里透出微弱的光亮,像是一扇半敞的窗。

我递了块糕给那人。

“我父亲说你有失文人风骨。”

虽不知是何意,但我却记得那句话每一个字的发音。

那人笑了笑,低头看着他手心里那半块残缺的糕点。

“何谓风骨?”

忽地,那人抬了眼看我,目光清肃,我不自觉便站得笔直。

“只要无愧于心,守得最后一抹清白——”

那人笑了。

“失了风骨又何妨?”

风穿过街巷,凛然拂过我的脖颈,晨风很凉,尤其是在这样阴暗狭小的巷子里。

佩刀的衙役一拥而上,丫鬟双臂紧紧护着我,我看着那人被衙役带上了镣铐,拖向了巷子深处,那半块残缺的糕点掉落在我的鞋上,污了我精致的鞋面。

我后来便也不知,那人是死是活,如何下场。

只听说那年会试,我们这地方出了好几个贫寒出身的举人,他们自称是紫薇先生的弟子。

那一年,许多求学之人来到我们这地方,遍访街巷,也找不到那位神通广大的紫薇先生。

“相公,听说那紫薇先生卖画供学,会不会是——”

父亲砸了茶碗,热腾腾的茶水泼湿了母亲的衣裳。

“一派胡言,紫薇先生是如何风骨,那人又是如何风骨!”

我仍是不知风骨的意思。

可却记住了清白二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1 11:13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1 11:45
      留个记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02 07:25
        看完了,文笔不错,故事也很完整。看到结尾 清白二字,想起了 朴树的新歌,清白之年,大概是那种 氛围的故事吧


        收起回复
        4楼2018-11-13 21:48
          楼主我可以用你的故事去做电台吗?会注明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03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