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回复贴,共1

“爱才”不等于“宠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古代的帝王,通常把得力的将相视为左膀右臂,称为股肱(gǔ gōng)之臣,高爵厚禄,信任有加。但由于其中有不少人得宠后自负其功,骄横跋扈,有失检点,造成极为有害的负面影响。

关羽是蜀国乃至整个三国范围内拔尖的将才,但就秉性而言,关羽的性格缺陷也很明显,特别是恃勇轻敌、居功自傲等致命弱点,使得他后来的结局很惨。对于关羽的“软肋”,刘备与诸葛亮早有察觉,也深以为忧,但却碍于情分,很少警诫,至多是安抚一番了事。建安24年,刘备自立为王,拟拜关羽为前将军,黄忠为后将军。关羽狂妄自大,不屑与黄忠平起平坐,接到诏书后竟怒冲冲地说:“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不肯受拜。事前,诸葛亮就曾担心关羽不满,试图劝说刘备放弃。事后又写信给关羽,看起来是劝导,实际上仅仅是奉承了一番。这种情况下,又将镇守大本营的重任托付于关羽,导致失荆州、走麦城悲剧的发生,最终使北进中原、匡扶汉室的战略计划搁浅、落空。

历史上自负其功的名臣还有很多。据史籍记载,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尉迟敬德曾在庆善宫陪同唐太宗李世民参加宴会,见有人座次排在他之上,就愤愤地说,你有何功劳,竟然坐我上首?位于下座的任城王李道宗出面劝解,尉迟敬德勃然大怒,一拳击向李道宗面额,闹得宴会不欢而散。李世民毕竟是有些涵养的,公开场合没有发作。事后,他召见尉迟敬德说,我看汉史,曾责怪高祖时的功臣很少全身而退的,希望能与你们这些功臣共享富贵。今天看到你的表现,方知韩信、彭越当年被诛,并非只是高祖的过错。国家的治理,无非是赏与罚而已,非分的恩遇是不可多得的,望你加强修养,好自为之,否则后悔都来不及了!

唐太宗的这次私下谈话,看似委婉,无异通牒,那意思其实就是,我已把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尉迟敬德当然明白,韩信、彭越的惨剧犹在眼前,岂敢善忘?此后,他常怀敬畏之心,深自敛抑行止,及老辞官,闲居奉养,得以善终。

爱护与约束并重,激励与诫勉兼施,从而使那些栋梁之材“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zhěn,自重、克制)”,历来是确保干部队伍生机与活力的锦囊。倘若只顾使用激励,疏于诫勉,一味地宠信,一味地放任,再优秀的人才也会走向末路。唐太宗的教训失检部属的方式,值得借鉴。

题材来源:《光明日报》(作者:王兆贵,2014-12-06) 编辑:虎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1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