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40,210贴子:1,416,617

【帝九天长】〖美文〗花开时节,孤影成双(甜宠向,重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帝九天长】〖美文〗花开时节,孤影成双(甜宠向,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2 12:51
    发帖声明,因为原楼被度娘隐藏了,不管是楼主发帖,还是小伙伴们回复,原贴都没办法浮上首页,所以,为了能够让吧里更多对东凤有兴趣的小伙伴们看到文文,所以,我决定重新建一层新楼,由于楼主我懒虫属性,所以可能会分几天把原楼的文搬到此贴,等不及的小伙伴也可去原楼看文,一楼自己占座,二楼上原贴链接,欢迎有共同爱好的小伙伴们可以在看文的同时与楼楼我互动,我在这里等你们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2 12:5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2 12: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2 12:57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2 12:59
            https://tieba.baidu.com/p/5347991432 原贴链接


            回复
            6楼2018-08-22 13:05
              第一章
              桃花灼灼,遥遥十里。花开时节,美轮美奂。
              桃林里,在这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间,夹杂着一抹鲜艳的红色。
              “折颜,你酿酒的手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了”佳人醉卧桃枝,一双狭长的凤眸中晕染了几分醉意,状似十分惬意的看着眼前的美景,毫不客气的当着主人的面喝着从他酒窖中偷来的美酒。
              “唉,我说小九啊”折颜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看着躺在桃树枝上的凤九,大大的叹了口气“你好的不学,怎么将你姑姑的这老是喜欢偷酒喝的坏习惯学了个十足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2 13:10
                单手支颐,已有几分醉意的凤九双眸微眯的凝视着桃树下方的折颜,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轻声道“多谢夸奖”
                看着凤九一副以‘能和姑姑相像为荣’的模样,折颜也只能无奈的低头一笑,“今日是你姑姑订亲的日子,你不去凑热闹,怎么反倒跑我这偷酒喝了?”
                胸口微微一滞,拿着酒瓶子的手轻轻的抖了抖,凤九躺回原位,闭上眼将所有的情绪掩藏,故作无意道“就是因为太过热闹,所以才跑来你这清净一下的”
                就因为狐狸洞里太过热闹了,她竟觉自己与那热闹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故而才躲到折颜的桃林里,或许,从那一天起,她和他,都已不复当时的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2 13:10
                  心中忽觉异常烦闷,凤九扔了手里的空酒瓶,从墟鼎里在拿出一瓶,拍开瓶口的封泥,顷刻间酒香四溢,仰头狂饮一口瓶中酒,辛辣的味道刺激得喉中有些难受,两滴清泪自紧闭的双眸中缓缓而落,声音里满是疲惫道“折颜,我累了,今日就借你这桃花林休息一晚了”
                  自然感知到凤九周身那忽然凝聚起的颓废气息,折颜在感慨着情之一字究竟有多伤人的同时也只能爱莫能助的给凤九一个自我疗伤的空间,“那你歇着吧,我就不打扰了”说完,折颜转身往桃林外走去。
                  “嗯”凤九轻应一声,再次喝了口酒,一颗心仍在隐隐作痛着,此时此刻,她只愿与酒为伴,众人皆醒,我独醉,至少,在这世界上,她还有一件能做的事情!
                  ————十里桃林分界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2 13:10
                    九重天上,太晨宫里,东华斜倚在前殿的软榻之上,凝望着手中拿着一方小小的铜镜,镜中显示的正是方才凤九与折颜在十里桃林中交谈的画面,近乎失神的盯着那早已静止的画面,末了,手一摊,将掌中的镜子化为虚无,久久无语。
                    “唉”一室静逸,只闻得一声悠长的叹息,纵使镜中画面不在,可东华却仍无法忘记,画面的最后,凤九独自躺在桃枝上落泪的情景。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他与她,相爱不能相守,相思不能相见。他们终究不过是这四海八荒中又一对为爱所困的伤心人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22 13:11
                      第二章
                      自那日在桃林醉酒,凤九足足沉睡了五六日才从睡梦中辗转醒来。宿醉后的清醒,毫无例外的总是感觉到头疼欲裂。抬手揉了揉酸涩异常的眼,双手撑着桃枝坐起,随着她的动作,那些趁她睡着时落在她身上的粉色花瓣霎时间便都洋洋洒洒的飘落在地。
                      轻盈的从桃树上越下,凤九低下头整理了一下那睡得有些皱起的衣服,转头四下望了望,然而,此时的十里桃林除了她之外,空无一人,她来桃林前听迷谷说起,因着她姑姑要与太子殿下订亲了,毕方鸟心情不好的又离家出走了,折颜应该是陪着四叔去寻找毕方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22 13:11
                        踏着闲散的步伐一路溜达回了青丘,狐狸洞中,迷谷一见凤九归来,立刻迎了上去,口中直道“小殿下,你这几日去了哪里?二叔说让你回来了过去找他”
                        “我不过是在折颜的桃林里喝醉了,睡了几天罢了”凤九一边交代着自己‘失踪’了几天的原因,一边走到桌边坐下,伸手为自己倒了杯茶,凑到唇边喝了一口后才疑惑的问道“迷谷,我爹找我做什么?”
                        迷谷搔了搔头,一脸纠结的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小殿下还是自己去问二叔吧”
                        呃…凤九先是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了什么让她阿爹不高兴的事情,然而,她翻来覆去的想了半天也没觉得自己最近的行为有得罪她阿爹的可能,当下,凤九便安心了,心情愉悦的换了个问题“那我爹现在何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22 13:11
                          这个问题就好回答多了!迷谷扬声道“姑姑与太子殿下的婚期已定,二叔去九重天和天君商量婚礼细节了”
                          闻言,凤九握着茶杯的手微微僵住,片刻后,才略显生硬的道“我知道了”
                          迷谷偷偷的打量着凤九,见她一听到‘九重天’这三个字明显变得整个人都不对劲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建议道“小殿下,你若不想去九重天,不如等二叔回来再去找他好了”
                          “不必了”放下手中的茶杯,凤九扯了扯嘴角,勉强勾出一抹笑容来,“我如今好歹也是青丘女君,姑姑又是九重天未来的太子妃,往后总有去天上的时候”顿了顿,凤九低下头看着桌面,低声的呢喃着“再者,帝…呃,他久居太晨宫,我也未必会遇上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22 13:12
                            瞧见凤九一副心情欠佳的模样,迷谷走到凤九面前,弯下腰关心道“那小殿下准备何时去九重天,可要留在狐狸洞吃过午饭再去?”
                            “不用了,迷谷”抿了抿唇,凤九自然感觉到了迷谷语气里的关心,双手激愤的握成拳状,一鼓作气的道“迷谷,你好好看着狐狸洞,我去九重天了”交代完毕,凤九一股脑儿的从座位上站起,一阵风似得离开了狐狸洞。
                            看着凤九依旧不改从前那副‘说走就走’的性子,被遗留在原地的迷谷这才想起一件顶要紧的事情!三步并做两步走的跑到洞口,朝着凤九已飞在半空中的身影呐喊道“小殿下,你记得早些回来啊,阿离等你回来做饭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22 13:12
                              唉,刚才光顾着关心小殿下的情绪了,他都忘了此时的狐狸洞里还有一位小娇客的存在!他是迷谷树精,天生怕火,可偏偏前几天,太子殿下为了同姑姑过几天二人世界,把他的宝贝儿子阿离留在了青丘,眼下,小殿下又走了,狐狸洞里没人做饭……思及此,迷谷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头疼!看来,阿离又只能吃枇杷果度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8-22 13:13
                                第三章
                                时隔多年,当凤九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九重天的南天门前时,神情恍惚的看着周遭熟悉的景物,不自觉的移动着双脚,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九重天?”
                                一声怒叱,惊醒了沉迷于旧时记忆的凤九,这才惊觉自己已经来到了南天门前。瞧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一切,嘴角不自觉向上弯起,有礼道“在下青丘女君白凤九”
                                “青丘女君?”眼前的女子明明都还没有飞升上仙,怎么可能是青丘女君?守门仙将充满怀疑的朝着凤九多打量了两眼,狐疑的视线在看到来人额角的那朵红色凤尾花胎记时,所有的疑虑消失殆尽,一改之前的盛气凌人,曲膝行礼道“见过青丘女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22 13:13
                                  被二人前后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惊得有些失语,半晌才道“起来吧”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年她姑姑还是青丘女君来这九重天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行此大礼啊?
                                  “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女君恕罪”
                                  凤九尴尬道“无妨,无妨”受宠若惊的进了南天门。
                                  守门仙将面上依旧是一副恭敬有加的态度,目送着凤九的身影离开,听着耳边传来的那句“这九重天的人当真是越来越有礼数”之类的话语,内心不由得汗颜,腹诽暗道,这些年来,九重天里关于青丘女君白凤九以及东华帝君的八卦早已众所周知了!当年,东华帝君与青丘女君在若水河一战中,放着天族将士的面‘亲亲我我’的,迎太子灵柩回来那日帝君与青丘女君在南天门众目睽睽之下的话别,后来在女君登基时又派司命送去四海八荒图,以及帝君常年戴在腰间的红色狐尾等诸如此类的迹象表明,这位青丘女君是绝对不能得罪的!理所当然的,他们自然要对她恭敬有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22 13:13
                                    进了南天门后,凤九先去了趟洗梧宫找她爹白奕上神,可却被洗梧宫的仙娥告知,她阿爹和太子殿下正在天君处商量婚事,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听了这话后,凤九就想着,左右她也三百年没上过九重天了,今日难得来一趟,不如去莲池看看成玉。可谁知,到了莲池后,成玉的仙影没看到,倒先碰上了正站在莲池边看风景的东华帝君!
                                    多少个午夜梦回,缠绕在她心上的那道修长紫影蓦然出现,凤九如同被雷击中一般,傻傻的愣在原地,脑中忽然变得一片空白!为何他的背影看起来如此孤寂?这些年来,他过得可好?
                                    泪水在不经意间滑落,一切的前尘旧梦,竟都恍如昨日才发生一般,一幕幕鲜明的记忆在脑海中一一划过,心上伤口从未愈合,凤九不觉抓紧了左胸前的衣服,三百年的分离,早已让凤九相思成疾,平日里,在青丘,在众人的面前,她可以假装自己已经放下,姑姑一直教导她,作为青丘女君,为了守护她的族人,她必须要学会坚强!而这些年来,她也一直朝着目标努力,不让她的亲人再为她担心。可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过去的须臾数年,那些所谓的成长,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22 13:13
                                      早在凤九来到莲池的那一刻,东华就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转过身却看见她近乎失神的盯着自己,连他已经走到她面前了都没有发现,当他的视线触及她脸上的泪痕时,心中晦涩不明,情难自禁的伸出手抚上凤九的脸颊,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痕,低哑着嗓音道“别哭了”
                                      意外的遇见,东华温柔的举止,让凤九所有的伪装尽数崩塌,伸出手搂住他的腰身,脑袋依偎在他胸口处,委屈的唤道“帝君…”
                                      “小狐狸”酸涩的情绪涌上心头,东华亦伸手回抱着她,三百年里,就算他想念她的时候能在铜镜中见到她的身影,却终究敌不过此时能再度拥她入怀的真实!那颗曾认为不会沾染任何红尘俗世的九住心却在不知不觉中,容下了一只红色的小狐狸,若非,那三生石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22 13:14
                                        无声的叹息,理智回笼的那一刻,东华黯然的松开了怀抱着凤九的双手,故作疏离道“女君今日又无缘无故跑到这九重天抱着我,当真不怕丢人吗?”
                                        咬了咬唇,凤九自然明白他突然的疏离是何缘故,耷拉着脑袋离开了那让她眷念的怀抱,低声道“对不起,是凤九失礼了”
                                        “凤九…”唤了她的名后,东华却不知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只能任由无言的沉默蔓延。
                                        凤九低着头不敢看他,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再次抱着他,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逃离,语速飞快的说道“帝君,凤九还有事,先告辞了”说完,也不待东华回话,凤九转过身慌张的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22 13:14
                                          宽大的袖袍下,东华的双手早已握成拳头,宛若一座泥塑的雕像般,浑身僵硬的站立着,也只有在凤九看不到的时候,东华心里的苦楚才敢显露分毫,脸色苍白的看着凤九离去的方向,不是没想过要如何改变他们之间的结局,只是他找了三百年,却无法从任何的史书中找到重新将他名字刻回三生石的办法!命运如此,他们此生注定有缘无份,纵使两情相悦亦是枉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22 13:14
                                            第四章
                                            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失魂落魄的凤九竟来到了诛仙台,一步一步的登上那长长的石阶,最终停留在那块主宰着天地众生姻缘的三生石前。
                                            缓缓的伸出手,指尖所触及之处皆是一片冰冷,凤九将头轻轻的靠在三生石上,眼中早已泪花闪烁,东华,你曾说过三生石定天下姻缘,可这上面没有你的名字,注定你我之间没有缘分!可就算这样,凤九还是放不下,青丘独居三百年,不是没有想过要与你相忘于江湖,可凤九终究还是无法做到!九尾狐一族都是死心眼的性子,一生认准谁就是谁。凤九登基那日,你曾托司命送来四海八荒图,告诉我,世间一切渺小至斯,如今的四海八荒都早已不复旧时的模样,又有什么值得惦念的?可是,东华,若终归无缘,天命又为何让我们今生相见?所以,凤九相信,只要凤九坚持这份执念,一切都会有转机的,对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22 13:15
                                              身体慢慢滑落在地,凤九背靠着三生石,从墟鼎中取出一坛子桃花酿,仰头狂饮一口,一抹自嘲的笑容浮现在嘴角,低声呢喃着“青丘女君又如何,想去的地方不能去,想爱的人又不能爱…”心中突如其来的绝望让凤九无法继续说下去,黯然的举起手,将酒瓶中的桃花酿一饮而尽,“借酒浇愁愁更愁,可如今,除了喝酒,我竟不知,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很快的,凤九的身边就多了几个空了的酒瓶子,而在酒精的作用下,凤九也不负所望的醉倒在三生石旁。片刻后,三生石旁忽然仙雾缭绕,待雾气散尽,一道修长的紫色身影站立在凤九身畔。
                                              莲池一别,东华始终无法忘记凤九转身离开前,眼底的那一抹绝望。回了太晨宫后,心里的忧虑始终无法放下,思前想后,东华还是化出了铜镜查看凤九的情况,却不曾想,竟会看到她坐在三生石边买醉的画面,看着她像不要命一般的牛饮,最终醉倒在诛仙台上,东华终是无法继续忽略内心真正的情感,所以,他来了,屈膝蹲在凤九身前,一脸痛惜的将凤九那瘦弱的身子轻拥入怀,呼吸间满是从凤九身上传来的酒气,冰冷的眼眸扫视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些横七竖八的酒瓶子,两道剑眉深锁,小狐狸,你怎可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22 13:15
                                                “东华…东华…”嘴里胡乱的叫着东华的名字,即使在睡梦中,但在闻到熟悉的白檀香气那一刻,凤九的唇边还是勾起了一弯浅浅的微笑,双手似有自我意识的穿过东华的衣袍,紧紧的拥抱着他,撒娇的在他的胸口处蹭了蹭,“东华,九儿想你”
                                                温香软玉在怀,东华伸手抚上凤九那张日渐憔悴的脸庞,听着她那就算在睡梦中,却仍然放不下的情意,点点滴滴无一不在深深地撼动着东华的心,无奈的长叹口气,小狐狸,这四海八荒怕也只有你,才能让我如此的心神不宁!
                                                静坐许久,东华终是说服自己屈从于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缓缓的低下头,充满怜惜的吻,轻轻的落在她额间的凤尾花上,深情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凤九的身上,直到此刻,东华才明白,不管是人是神,只要尝试过爱情,便再也无法忘记!过去这三百年里,就算他能通过镜子看到凤九的影像,却终究抵不过,此刻拥她在怀的真实美好!九儿,本帝君不曾后悔为了这四海八荒而在三生石上毁了自己的名字,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在东荒俊疾山里遇到你这只小狐狸,你是我的诛心之劫,可我,又未尝不是你的劫数?分离三百年,原以为,你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忘记这段感情,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自己究竟错的有多离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22 13:16
                                                  本帝君从不曾畏惧过天命,却怕你会因我而受伤!所以,在本帝君重新将名字刻回三生石之前,请你好好的珍重自己,你是本帝君放在心尖上的人,终有一日,本帝君会让你为我将满头青丝盘起,铺十里红妆,将你迎娶进我的太晨宫,成为本帝君正言顺的帝后!
                                                  -----来自洗梧宫的分界线------
                                                  夜幕降临,房中点着几盏烛火,大醉初醒,凤九撑起身子从床上起来,如星子般美丽的双眼困惑的注视着眼前所处的环境,低声自语道,"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22 13:16
                                                    凤九记得,在失去意识之前,她明明是一个人在三生石前饮酒,是何人将她送回洗梧宫的?
                                                    轻咬下唇,冰凉的指尖轻轻的触碰着额间的凤尾花胎记,在诛仙台醉倒之后,在意识模糊之际,她好像闻到了东华身上的白檀香味,感觉到他十分温柔的抱着自己,甚至还亲吻了她额间的凤尾花……
                                                    想起白日里与东华重逢的场景,一股难以言喻的失落感弥漫心间,帝君,是否,只有在梦中,九儿才能得到你如此温柔的对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22 13:16
                                                      正在凤九暗自神伤之际,紧闭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白浅身着一袭素纱翩然而至,却见凤九已然酒醒,正独坐榻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连自己走到她的面前站了好一会儿都没发觉!
                                                      伸手拍了一下凤九的肩膀,白浅轻唤道"小九?"
                                                      "嗯?"无端被扰,凤九下意识的抬起头,这才发觉自家姑姑的存在,傻傻的道"姑姑,你什么时候来的?"
                                                      "小九…"没有回答凤九的疑惑,白浅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家侄女,在怎么说,她自己也曾经历过数次感情磨难,又怎么会看不出凤九方才望向她的时候,眼神里还未完全散去的伤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22 13:16
                                                        颇有些不解的看着白浅一脸难以启齿的模样,凤九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回想起此次上天的来意,直言道,"姑姑,我爹呢?"
                                                        敲着手中的折扇,白浅转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才不疾不徐的道"二哥他回青丘了"
                                                        "啊?"那她怎么还在这儿?凤九有些无语的从床上下来,弯腰穿好鞋子,对着白浅说道"姑姑,那我也回青丘了"
                                                        "慢着"白浅气定神闲的从座椅上站起,抬手拦住了正欲离开的凤九,轻启朱唇,淡声道"小九,二哥说了,让你陪我在洗梧宫住一段日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22 13:17
                                                          "为什么?"凤九一脸怀疑的看着自家姑姑,阿爹向来不是最反对她上来九重天了吗?又怎么会突然要她陪姑姑住下来?
                                                          "这,自然是有原因的…"想起二哥回青丘前的嘱咐,白浅就觉着有些头疼,可偏偏他们兄妹五人中,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不苟言笑,严肃固执的二哥,所以,就算她有心为凤九据理力争一番,却也是徒劳无功!
                                                          "小九啊,你也知道,你爹一直对你的婚事很是担忧,奈何你在青丘时也见了不少同龄的好郎君,却没有一个中意的,所以……"
                                                          听到此处,凤九已然明白阿爹要她留在洗梧宫的用意!便开口打断道"姑姑别说了,小九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8-22 13:17
                                                            "你明白就好"白浅甚是欣慰的拍了拍凤九的肩膀,其实她心里也是赞同她二哥的这个决定的!诚然,她心里也明白小九喜欢的是东华帝君,可偏偏他们之间又注定没有姻缘,她是真心希望小九振作起来,重新找寻那位属于她的幸福!
                                                            又呆了一会,白浅见时间不早,便起身告辞,"夜深了,姑姑先回一揽芳华,你也好好休息吧"
                                                            "姑姑慢走"表面上维持着风轻云淡的凤九有礼朝着白浅福了福,目送白浅的身影离去,在重新关上房门的那一刻,那双看似无波无澜的眼眸中总算出现了情绪的裂缝,脸上勉强维持的笑容早已消失无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2 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