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吧 关注:61,930贴子:480,287

文楼,短篇,cp看心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反正不是脆皮啦(沉默)不知道为什么,吃不下去(不过脆皮友情向吃)主冬巡,磷黑磷(无差)偶尔有邪教乱入。lofter也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08-23 12:36
    有人曾说过不要跟梦中人对话,那是彼岸的语言,彼岸真的存在吗?那么那一天我梦见的他,是否真的是他?
    自从南极被带走之后,每次法斯都难以入眠,却也不是他真的不想睡,只是困倦的同时,无法停止的自责和痛苦,让他在困倦同时却再也无法真正入睡,最多只能在深深的梦靥之中,痛苦的挣扎,如果那也叫安眠。但谁也不知道,就在南极被带走的第二天晚上,他曾有一个安然的睡梦。那天他睡得很沉,他做了一个梦。天很蓝,阳光明媚,却没有那令他痛恨的月人,是学校门口的那条河,那时他已剪掉头发,眼神变得犀利,不再懵懂无知,于是在那条河里倒映出的就是他当时的模样。是春天呢。那天晚上在他,陷入沉眠前的那一刻,还悲伤得不能自己,可在那个梦中,他的心情却平静的不可思议。背后高跟鞋的敲击声,从远方缓缓靠近,他猛然回头,那个有着冰雪般的颜色却温柔得不可思议,嘴硬心软的少年,朝他缓缓走来。那一刻,他的情感犹如破封而出,无能为力的内疚,失去同伴的悲伤,还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卷席了他。他颤抖着声音,出声朝那人喊到“南极”。这时,对方已经站定在他身前,沉默着看着他,终于他开口“你已经很努力了”阳光照射着他那犹如冰雪一般的发,反射出光点。明明法斯从未见过他在这个季节中出现,此刻他却与她一起站在阳光之下,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梦见如此场景,却莫名的觉得如果有一天南极真的能出现在这春天阳光之下,大约就是如此的场景吧。“这不是你的错”南极又开口了。但法斯却控制不住的流下泪“对不起。。”对面的人无奈的看着他“辛苦你了,很痛苦吧?”他看着法斯那一头,短了许多的头发。“果然最放心不下的是你啊”他低低的叹息着,“如果真的无法守护冬天的话,不要逞强啊,我才离开几天就你变成了这样,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啊。”他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不舍与疼惜。“我会照顾好老师和冬天的”他却没想到,那个爱哭脆弱,还有些调皮浮躁的法斯坚定的说,眼角却还有还未滑落的合金泪“那么冬天就交给你了呢”他有些心疼的看着那个气质已经有些变化了的他。风轻轻吹过,几只飞鸟掠过他们的上方,他看向那生机勃勃的万物“春天原来是这样的吗?”他看向法斯。“是春天”听到了想要的回答。“你。。老师,还好吧?”他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最终却问了另外一句,这是法斯已经止住了他的泪“老师很好,除了。。有点伤心”他松了一口气。他又问“你。。还好吗?”法斯却感觉到了什么。“如果我说不好的话,你,会不会留下来?”南极并没有给他他想要的答案“总是要告别的呢,法斯”他看着他,“虽然每年都有跟老师那个,但是跟其他同伴还是第一次呢”他伸出手,拥抱住了法斯。“再见,不要难过了”那个孩子却倔强的说“不,不要走。”他的神色中仿佛带着哀求,南极最后还是心软了“好吧,我们还会再见的”他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头,却在梦境消失前道“不要寻找我了,你的路还长,未来,就交给你了呢”到最后他到底还是对他告了别,他知道他们不会再见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8-08-23 12:36
      因为手机学生模式,所以用的是网页端(机智的我找到上网的bug)存稿有的在短信里,有的被我存到,word文档里了(然而文档被锁了)所以。。。我只好那短信里的更了_(:з」∠)_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8-23 12:40
        发现没有存稿了
        难受
        那天是第一个中国医师日,于是就码一个庸医×法斯的邪教。
        法斯最熟悉的前辈其实不是任何人,而是金红石,虽然他其实跟任何一个前辈都很熟。
        所有前辈对他也无比熟悉。这大概是因为他经常在他们工作/休息时与他们亲昵的打闹,然后。。。一不小心碎了一地。也就是这样,几乎所以前辈都会拼法斯了。其实也不是没有比他更脆弱的宝石人,只是那些宝石人都不会像他一样,明明易碎,还是一点也不注意。当然,在所以会拼法斯的前辈中,金红石可以说是最熟练的了。在其他前辈不会拼法斯时,是他拼好的。在其他前辈会拼了的时候,碎得比较严重的法斯还是由他来拼好。别人不敢说,法斯的话,哪怕是闭着眼睛拼,他都可以把他拼好。这也就是他可以把被蜗牛吸收在壳上如何敲碎下来的无数片法斯拼回一个完整的法斯的原因了。
        莫名的,金红石对法斯特别感兴趣。
        如果说他对帕的感情是从挚友到不论如何也要救回的亲人的话,那么对法斯,大约一直是一个自信到傻的熊孩子了。
        但是这个熊孩子的身体特性,真是特别特殊呢。
        他有些好奇。
        如果帕也有这种来者不拒的体质,大约早就可以苏醒了吧。
        那是他无意中把另一种宝石接在他身上后发现的。虽然他发现后默默的把法斯原来的身体接回去了。(取回了那另外的宝石)
        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说出这个特性,所有人都不知道,法斯还有这种特殊的体质。
        大约是希望那孩子珍惜自己的身体吧,没有材料所以就会好好保护自己现在的身体。
        特别是给他换上玛瑙脚后他更坚定了这点。
        一点要让他珍惜自己的身体啊。
        于是冬天过后,法斯得到了一条合金手,失去了一个可靠又可爱的前辈,还有那个天真活泼的自己。金红石也无比后悔,为什么之前没有说出他特殊的身体特性。其实,每一种材料,都可以当做他的手的。所以,那个同伴就不会死,还有,那孩子就不会变成这样。
        果然,还是找个机会看看他的身体吧。他想。解刨一下看看合金对他身体有没有影响。毕竟合金不是宝石的一种。
        “你的身体会一点一点破碎消失的!”在他情绪失控后那个下午,他对他努吼。之前并没有检查,现在没想到已经这么严重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生气。
        那个孩子,在冬天后就成为了一个有些偏激的大人了。
        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了。
        果然,那个孩子并没有为此有什么触动,像是早就真的似的。
        他无法阻止他。
        于是,就默默的支持他吧。
        不吃邪教的我想了半天,果然只有这样的流水账,辣鸡,将就看吧


        回复(1)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08-23 12:41
          又是一个冬天到了呢。
          他突然有一点,不,是很想很想他了。虽然,他们相处其实也不太长。但是,果然无法从心中淡忘。
          上一个冬天,他还不是现在这个他,而小南极也还没有被带走,因为要带他冬巡,小南极总是要操心这个那个。因为他很容易碎,明天晚上南极还要多抽出一段时间修复他。还记得那时他总是喜欢赖床,南极总是很无奈的叫他起床,“法斯,起床了,要冬巡了,要不然今天日常做不完了。”“法斯?”“还没睡醒吗?”“那我先去了,放心,不会告诉老师的”“还是想去吗?”“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起来,快点哦”小南极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那时,因为他的拖累,南极总要花更多时间呢。想继续一起冬巡啊。如果现在前南极回来,我一定不会赖床的,当然,也不会再拖累小南极了呢。法斯躺在雪地里,对着天空伸出手,云浮在天空,像天上的雪。要去做日常了,法斯站起来。如果现在比赛打破浮冰的话,我大约也是有可能会胜过你的吧,小南极。他眼中有合金的光泽闪烁。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像那时那样裂开了呢。现在就算是冬天光照不足,也不会摔倒了呢,也算是挺有进步的吧。法斯伸出手,合金把远处的冰弄断。不过,还是会听到浮冰的低语呢。他们总是诱惑我跳下去,但是,完全不在意呢。远处,冰的断面闪朔着光,风轻轻吹过,带来一阵低语。法斯丝毫不在意,一跃而起,跑动中高跟鞋后跟穿透冰层,留下一排排洞。猛然转身,手中刀狠狠劈下,一声巨响,巨大的冰山轰然倒下。看,现在的我是不是很出色?如果你回来一定要夸我一下,要不然我会闹小脾气的。嗯,比如。。赖床?好吧,只要小南极回来就算是不夸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这时,阳光突然倾泄。咦,天气放晴了。法斯眼眸中只余一片冰冷。果然啊,只要天空一放晴,月人就会出现呢。合金从脚底升起。嗯?看起来有点像旧式,不过,好像是新式呢。法斯手中破冰刀毫不留情的砍下。果然是新式,跟小南极上次遇到那种一模一样呢。月人身体中的空洞冒出粉色的宝石球。我也可以一个人,打败一队新式了呢,南极。他飞身向前,砍断了下面连接处,月人消失了。今天的日常做完了呢,他向学校走去。今天发现了一个地方,就算冬天也有小花开放,如果南极回来,就可以带南极去看了呢。嘴角刻意的向上。颓然。南极,会回来的吧?好不容易牵动出的笑消失了。今天在冰川上搜寻南极遗落的碎片,还是没有收获呢。看来那个冬天,月人没有放过任何碎片呢,明天继续寻找吧。
          又是梦靥,还是幻觉?倒在地上的法斯猛的惊醒。还是那有些昏暗的长椅,水母跳动着发出水声。破碎的身影,挥之不去。法斯右手扶上额头,苦笑。渐渐习惯了每天梦见破碎的你,这大约是我未忘记这新鲜的仇恨的证明吧,不敢入睡了呢,凝望着南极盛在木盆子里的碎片。我想把你带回来,南极。手盖在眼睛上,如何才能把他夺回来。以后,还能一起冬巡吗?
          我未曾淡忘那新鲜的仇恨,为何想要去月亮上,因为我想要把你带回了啊。
          ooc预警
          是糖(大约是很甜的)
          七夕快乐(单身狗的怨念)
          冬巡组(虽然前面一不小心写成法斯主场了。。只有一点点(●—●)但是后面成功拉回来了(๑>؂<๑)冬巡组恩爱场)


          回复(1)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8-24 08:34
            一阵阵无力,我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病了。
            叹息。
            记忆从安库特离开开始,不断遗失。
            大约是日常使用合金时,磷叶石的碎片随着合金的动作掉落了吧。
            无所谓了。
            宝石人的生命是无限的,前提是没有外力的作用。
            他的生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当磷叶石完全破碎,消失,他大约就真的死去了吧。
            正好,如果碎片化为粉尘,飘到宇宙中,便能陪伴安库特了吧。
            他还记得安库特离开的那个冬天。
            他还记得安库特离开的那个瞬间。
            他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安库特。
            梦靥。
            一模一样的自己歇斯底里的指责自己:如果那时你乖乖冬眠,安法斯会死吗?
            如果你乖乖的,不听浮冰的话语,安库特会死吗?
            如果你再强大一点安库特会死吗?
            如果你叫他休息一下,修复好自己的手再去绪之滨,他会死吗?
            如果你不被合金困住,他会死吗?
            如果你早一点明白如何所以合金,安库特会死吗
            如果。。如果你不存在,安库特会死吗!
            他一动不动,任他质疑,内心也不短重复着他的话
            如果,如果我不存在,安库特就不会死吧!
            魔怔
            痛苦
            我的存在,果然是错误的呢。
            他双眼中一片空茫,瞳孔缩小,脚步朝冰洞步步靠近。
            还是,结束自己吧。
            离冰洞还有最后一步。
            他却突然回神
            不行,我的罪孽还未偿还。我还要为冬天找一个守护者,这样,才能跟南极汇报。
            他最后还是离开了冰洞边。
            可那疯魔的想法未曾离去
            他将自我亲手扼杀。
            我终于亲手杀死了你。
            不是我要虐待你们,是半次元!
            突然甩锅。
            冬巡写成了少量冬巡。

            随便写的,见谅
            请慢用
            另外求投喂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8-24 08:36
              我是第一吗,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24 08:40
                默默出来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24 21:05
                  冬巡小甜饼
                  ooc
                  ooc
                  ooc
                  “我想看你穿这个!”
                  法斯的眼睛闪闪发光。
                  头痛。
                  好烦啊
                  南极别开脸,道“不要。”
                  所以说他为什么会翻到这个啊!
                  红绿柱石总是很喜欢做衣服,为了做衣服她会想出好多理由。
                  比如给不需要睡衣的南极做十分华丽的睡衣。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总之都非常华丽。。
                  而南极总是会将这些衣服压在箱底。
                  毕竟他只穿制服。
                  反正老师也不会在意他穿什么,其他人平时都在冬眠。他自己觉得制服挺好的,起码方便。
                  红绿柱石给的其他那些衣服太夸张了吧 。果然还是不合适啊。
                  所以他出来不穿那些衣服。
                  然而,这个冬天,法斯出现了。
                  他翻到了那些衣服。
                  “我想看嘛~”法斯星星眼看着他。
                  “不要就是不要,还不赶紧休息?明天再赖床就不等你了。”南极没好气的说。
                  “好嘛,真是小气。”法斯不情不愿。
                  呼,真是个可惜,果然还是想看小南极穿这个啊。法斯贼心不死。
                  果然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下次继续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8-25 16:12
                    啊?我记得我有码过一篇磷黑磷啊?是没有发上来吗?突然懵逼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8-25 16:20
                      找到了!
                      ooc
                      瞎写
                      其实他并非一直把他当做别人。只是那次,他才失去了一个人,又看见了那么相像的他,在那个充斥着幻觉与绝望的下午,名为内疚的情绪将他拖入深渊。当他用合金将他包裹住之时,他几乎听到了心被安放回原处的声响。“安库特。。如果你被抓走。。就会有危险。。”那一刻他仿佛真的看见了安库特。但后来他已经不在意了。不论是谁,安库特还是郭斯特还是黑水晶,谁都没有关系啊,只要不要再有人被抓走。当时的他大概已经快要疯魔了吧。就算外表还是可以假装平静,就算思维好像还在冷静的思考,但是失去的痛苦还是将他淹没。是我太自大才让郭斯特被带走,是我太弱小才让安库特被带走,都是我的错。为什么没有人来骂我啊。都是我的错啊。就算黑水晶打了自己,也没有让心更好受一点。
                      要不是黑水晶骂醒了我,大约我真的要疯魔了吧。法斯想
                      虽然现在有些时候仍然还会痛苦的不能自己,但已经不会再痛苦得出现幻觉了。
                      其实法斯是很感谢黑水晶把青金石的头给他的。就算黑水晶要要回那个头,法斯还是会还给他的。
                      在前往月球前的那个下午,黑水晶曾经问他,你有后悔过吗?法斯沉默了。良久,他这样回答,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他们也回不来了。
                      法斯是有想过,如果那个冬天他没有选择和安库特一起冬巡,那么未来会怎么样?
                      果然无法想象。曾经那个自己已经无法想象。不能明白曾经自己为什么那么傻。
                      写不下去了,写到一半忘记自己想写啥,一路硬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8-08-25 16:22
                        求投喂冬巡组原著向或者磷黑磷原著向的文!(无性别设定)(我就是太挑才会没有粮吃的吧,沧桑)当然我也可以码给你们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8-08-25 16:25
                          来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25 18:00
                            每次想写文的时候都感觉灵感君离家出走了,憋半天憋不出来,果然半次元的,首尾限定cp功能很重要啊。。。
                            感觉我缺一个催更的。。。因为懒癌入骨和学习很忙,不想更新。有时间你们就催催更吧。
                            下面冬巡组刀
                            ooc预警
                            那场雨,彻夜未停。
                            那天,法斯彻夜未眠。
                            天空似在悼念那外表如冰却温柔得不得了人的离去,那大雨下了一天一夜还未停。
                            其实不只安库特被带走了,一起被带走的人,除了安库特,还有那个天真活泼,虽然总是闯祸,但其实也十分温柔的法斯。
                            因为下雨了,而且法斯才刚受到打击,亲眼看着同伴被带走,所以,老师没有让他出去,只让他好好的休息。
                            那天,他一整天都守在安库特仅剩的碎片旁。
                            幻觉,梦靥纠缠着他。
                            法斯的合金泪流到地上,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法斯卷缩在自己的泪中。
                            天亮了,老师叫醒了他。去房间睡吧。他看着法斯,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法斯没有说话。
                            他开始飞快的成长,从原来的笨手笨脚,到,可以做得跟安库特一样优秀。
                            他变得有些冷漠,脸上没有表情,像安库特一样,只是不同的是,安库特是平静的,是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不需要有表情,而法斯,则是压抑的,绝望的,最后麻木了,所以他也没有了像曾经那样鲜活而明亮的的表情了。
                            法斯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可靠,越来越坚强,也越来越冷漠。
                            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牢笼外天空低垂。
                            他永远走不出那个冬天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8-09-04 18:51
                              我就是传说中的,作者的话比正文多的人啊2333333,你们多催催更,我大概会写得更快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9-04 18:52
                                啊,心好痛(捂胸口
                                噢不,我南極啊
                                來支持一下文文,看著看著很容易讓人陷入情緒呢
                                但分段好像有點少
                                視力不太好別這樣_(:3 」∠)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4 20:03
                                  催催催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5 13:58
                                    呐,动画中南极发现了法斯在那里时第一反应是惊叫(因为这个时候刚好是照例的拥抱的时候,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老师和南极在拥抱,所以大约是害羞了吧,滑稽)但是因为我写的是法斯在抱完才被发现的,所以。。。我想了想,觉得在抱完会好一点,所以_(:з」∠)_我就直接省略的那个惊叫了。
                                    冬巡组。中篇。(挑战下自我吧)
                                    ooc
                                    ooc
                                    ooc
                                    我收到了一封匿名的情书。
                                    为什么会有人写情书给我呢?
                                    我很疑惑。
                                    我只能在冬天出来活动,其他时候我都是液体状的,而其他人冬天都在冬眠,所以。。。我没有熟悉的人,也没有人熟悉我。
                                    我不熟悉的人,不熟悉我的人,为什么会给我写情书呢?
                                    疑惑。
                                    老师是最熟悉我的人,他看出我与平日有些不同,于是在照例的一个拥抱后,他问平静的问我发生什么了吗?我有些无措。
                                    在我纠结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时,眼前仿佛被什么光晃了晃,我看向那个方向,发现一抹薄荷绿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是那个最小的宝石人,法斯。
                                    他明明是所以宝石人中最天真灿烂的,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呢?我不解。
                                    那个眼神中仿佛有悲伤,追忆,不舍,痛苦,还有。。失而复得般的欣喜。
                                    我不由得愣住了,愣愣的看着那个角落,老师随着我的目光望去。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为。。为什么你会醒着,磷叶石!”
                                    在老师看过来时法斯已经恢复了他平日的样子,法斯对笑笑,“一点睡意也没有呢”他抬头,望向老师“我可以不冬眠吗”
                                    虽然他一脸乖巧,但我莫名的有不详的感觉。
                                    “那么今天就两个人吧”
                                    不祥的预感实现了。
                                    我几乎不敢想象,如果这个有名了的麻烦鬼和我一起冬巡会怎么样,“老师!恕我直言,我不愿意,和这种没用的家伙。。”
                                    还没有说完,他似乎知道了我要说什么,打断了我,好吧我那么说,傻子也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只是我想不到,他仿佛天真无邪的笑着,“每年的那个是指什么?
                                    他 明明看见了!我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最后还是和他一起冬巡了。
                                    真是的,每年都最后醒的他今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和他一起走出大厅。
                                    才走出老师视线范围不久,他突然停了下来,定定的看着我。
                                    于是我只好也停下来,正要问他为什么停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冲上来抱住了我。
                                    “喂,你这家伙。。”
                                    我感觉他在颤抖。
                                    是发生了什么了吗?这么想着,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小南极。。你还在啊。”过了一会,他终于不再颤抖了,却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嗯?”我感觉莫名其妙。
                                    “哦,不,没什么。”他松开了我,平静的说。
                                    果然,这家伙今年很奇怪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9-05 20:2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05 20:26
                                        虽然说吃不起来冬巡但是磷黑大法好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5 20:27
                                          QAQ我为什么要写南极视角啊。。。卡文卡得好沧桑。。。想摸鱼,想开新坑,想发刀片(划掉)不出意外,今天晚上或者明天。躺,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9-07 12:50
                                            我皱了皱眉,却又不知道要怎么问,算了,下次再问吧。
                                            这么想着,我便继续向前走,毕竟今天的任务不少,而且还要带着法斯一起,唉,希望他能不要添乱。
                                            雪地。
                                            这家伙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嘛。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在雪地里走路很容易走歪,我还担心他会跟不上我的速度,毕竟这样的环境他大概从来没有接触过。
                                            结果,这个每年睡得最早起的最晚的人却走得挺好,一条直直的线,却像是习以为常了。
                                            嗯?我突然有些疑惑。
                                            奇怪,就这样的环境,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不可能走的这么习以为常,跟平时一样快。而且法斯,好像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光照,为什么完全不受影响呢。
                                            我不由得回头瞥了他一眼。
                                            他像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也转过头来,视线相碰,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装作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又看回前方。
                                            但南极,却因为这次转头,错过了法斯再次的反常的眼神。
                                            “到了。”我回头看向跟在我身后的法斯。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来了。
                                            “会很辛苦的,你真的要一起冬巡吗?”虽然路上这个家伙表现的不错,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如果受不了的话,就在旁边好好待着,明天还是呆在学校里吧。”
                                            我如此说到。
                                            他突然笑了,说起来我记得老师说他很爱笑,而且笑得很灿烂,让看到他笑了的人心情也会好起来,但是。。。从他出现,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见他笑呢。
                                            而且,这个笑,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
                                            老师为什么会那样说啊。。。明明一点也不可爱呢。
                                            他笑着说,“不要,但我会做的。”
                                            我点点头,浮冰又发出了刺耳的嗡鸣。
                                            我淡淡的对他解释“这些巨大的浮冰碰撞时产生的不舒服的声音,会妨碍大家的睡眠。”
                                            一边说着,我一跃而上那块巨大的冰“打碎他们。”
                                            从高处跑动而下,高跟鞋坚硬的鞋跟,在冰层上留下了一个个大小均匀的洞,我猛地刹住车,转身朝那条线劈下一刀。
                                            那块巨大的冰破碎了。
                                            我转身示意他看清楚我的动作和步骤。
                                            然后,我又做了几次,便将刀给他,让他试一次。
                                            想不到他动作十分熟练,也十分巧妙,一下子便飞快的劈碎了那块冰。
                                            虽然,因为硬度不够所以破了一点点,但就与他而言已经做得很好了。
                                            “很好”他超出我的期望,远比我想象中的好。
                                            我走上去,想接过破冰刀,却看到他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像是震惊自己为什么会碎掉。“不要多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安慰道。
                                            “真是不习惯啊”他似乎低声喃喃着什么。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
                                            法斯抬头,“小南极,我问你个问题,如果让你舍弃自己的一部分身体,换上其它的部位,你就可以变得很强大,你愿意吗?”
                                            我想都不想便回答了“万一忘记老师怎么办?当然是不愿意啊”
                                            “是吗?”他低声重复了一遍。“那么。。就这样吧。”他又笑了笑“小南极,你还是那么喜欢老师啊。”
                                            “什。什么!说的好像你不喜欢老师似的!”
                                            我扭过头“你先看着我做吧,回去再让老师给你拿一把破冰刀吧。”
                                            说完,我飞快的跃上另外一座冰山。
                                            这个法斯,怎么老是说这样难为情的话啊!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如果我融化了,就全怪法斯了!
                                            这样想着,我斩断了一座座冰山。
                                            天啦,我终于码完了,躺
                                            现码现发的楼主在此。
                                            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8-09-08 17:48
                                              我种草好多彩墨,好好看,天哪,我已经有295毫升的彩墨了!加上今天才买的两瓶,415毫升了!药丸。我,很克制了。但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多!难受,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8-09-08 18:01
                                                一下冒出好几个刀片的脑洞。。。甜文没有灵感,都是刀啊(想码(划掉))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8-09-08 20:42
                                                  QAQ我妈要收我手机QAQ都已经锁了还要收手机QAQ如果。。我手机没有了,我只能写在本子上了QAQ暴风式哭泣( •̥́ ˍ •̀ू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9-09 21:05
                                                    你们。。可能要等我好久了(如果我妈收成功了)我会尽力保住手机的( •̥́ ˍ •̀ू )(如果收了最快也要国庆才能更了)( •̥́ ˍ •̀ू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9-09 21:07
                                                      我來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09 21:56
                                                        你们可以少等几天了。
                                                        发现这个速度,中秋应该可以发了。
                                                        (来自被收手机的楼主)
                                                        (明天只能码五分钟,哭卿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8-09-17 19:51
                                                          发现。。我说的话比更新还多。。。
                                                          卡文,难受。
                                                          中秋一定会更新的(所以不一定是明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8-09-19 20:54
                                                            QAQ打错了大大是阿阿瑄(这都能打错,也是废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8-09-19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