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吧 关注:54,845贴子:618,485

【荣耀大唐】☆0823★〖原创〗苦昼短 (李俶X崔彩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醋瓶大旗我来扛#
一入邪教深似海
观望了好久都没有大大产粮
只好自给自足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8-23 23:03
    第一章

    “公子...”分明一副小侍的打扮,一开口却是软糯的少女调子。惹来周围人一番打量,小侍似有所觉干咳了几声。侧过身子挡住那些视线才又压低了声音继续道。
    “公子别再喝了,咱们偷跑出府已经犯了大忌。您再喝这一身酒味回去,被夫人撞见了怕是免不了责罚。”
    桌上的人恍若未闻提起酒壶又为自己满上一盅。
    瑶儿,爹,娘。
    舅舅未死,姨母仍在。
    约莫是手里腌臜之事沾染的太多,连阎王都不肯收我崔彩屏,恐脏了那九幽地狱。
    “咚咚咚咚咚...”送近唇边的酒盅一顿,崔彩屏之所以来这处酒楼便是看重了这楼中人甚少,图一个静字。现在这鼓声震天,无端扰人清闲。
    酒气上头,这鼓声一下下好像擂在脑仁上。崔彩屏用手虚掩着耳朵才稍减些不适,意欲拉过瑶儿询问时,却闻鼓声骤歇紧接着是一清丽女声。
    “谢谢诸位捧场。今日是我醉仙楼招牌美酿醉仙酿的出窖日。醉仙楼向来都是诗酒不分家。所以还是老规矩,今日诗会拔得头筹者方能得此仙酿。”
    只一恍惚的功夫,冷清的酒楼已经是人头攒动,门口还源源不断有人踏入。
    “小姐,咱们快走吧。这里鱼龙混杂,万一被人认出来传到广平王殿下耳朵里可就糟了。”瑶儿眼看着身边的空隙愈发狭小,只好贴近了自家小姐耳边上祭出最管用的那号人物。
    只是,这次却不管用了。
    “呵。”崔彩屏捏着酒盅垂眸,“他厌我的,又岂止这一桩。”
    捏着酒盅的手似有不稳,酒水荡开。倒映在酒里的脸上,硬生生被波纹拉出些滑稽。
    崔彩屏一笑,仰头饮尽。“罢了,回去吧。”
    瑶儿一喜,挽上崔彩屏绵软的手在前面开路。可没走两步,身后的人却不动了。她一回头,只见自家小姐紧紧盯着大厅中一位面容清秀的公子。
    沈珍珠?
    曾经的眼中钉肉中刺,只一眼崔彩屏就能认出来。
    只是她男扮女装在此地意欲何为?
    “公子,怎么了?”瑶儿摸不透崔彩屏的意思,只好细声在耳畔询问提醒。她有些好奇地细细将那公子打量了个遍,却没觉得有何突出。清秀的过了头,少了点儿阳刚之气。
    香灭锣响,众人纷纷停下手中动作。萧三娘徐徐挪步挨个鉴赏,独独在沈珍珠案前停下步子。
    沈珍珠俯首作揖,礼数周全饶是崔彩屏也挑不出不好。已然在萧三娘那里赚了个好印象,萧三娘欠身回以一笑再朝案上瞧去才觉此人诗才惊人,不禁高声朗读了出来。
    “天高爽气晶,驰景忽西倾。山列千重静,河流一带明。想同金镜澈,宁让玉壶清。”
    书画琴棋诗酒花,这些古往今来大雅之事最惹崔彩屏厌恶,尤诗为甚。可李俶却不同,他爱,她便也逼着自己爱。
    由此,她也学了个皮毛。虽不精通,却也知道沈珍珠写的却不失为一首好诗。她永远也写不出的那种好诗。
    她这位宿敌,确确实实有些本事。
    “走吧。”热闹也看完了,崔彩屏也没了逗留的心思。身边人流杂乱,互相攀谈的声音传到崔彩屏染上醉意的耳朵里便成了恼人的嗡响。
    一步一步往外踏,身后的声音已然听不真切。
    “等等。”
    瑶儿只觉身旁人一震,仿佛被一道天雷直击天灵,直愣愣僵住。再瞧过去的时候却彻底慌了神。她原就发现自家小姐最近神情恍惚有些异常,本打算今日汇报给夫人,没料到被小姐拉出了府。
    这下可好了,这青天白日好端端的,小姐便动弹不得还泪如雨下。
    完了完了,这要是夫人知道了,扣一个月月钱都是轻的。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瑶儿慌的失了主意,只好拿出绢子替崔彩屏抹泪。
    “我没事。”崔彩屏胡乱抹了脸,泪痕还未擦净就弯起唇角转身,眸子里似含星。
    瑶儿尚觉莫名,只见自家小姐又是一笑。却没了刚才的喜色,眉峰轻蹙星辰尽陨,是瑶儿没见过的落寞模样。
    崔彩屏眼前景致不受控制的有些模糊,只留下些斑驳色块。一块浅蓝,一块亮红。
    倒是相得益彰,很般配。
    “很般配。”
    崔彩屏合上眸子,深吸了几口气才又睁开,眼前画面重归清晰。只是她却不敢再朝屋里看。
    “瑶儿,这醉仙楼的酒果真好。你瞧,我都有些醉了。”
    “小姐...”瑶儿生怕说错话,又刺激到自家这阴晴不定的小姐,只敢唯喏唤上一句。
    她脸上紧张的神色倒是惹得崔彩屏一笑。
    “瞧你紧张的模样,走吧。回府吧。”
    身后的声音渐远,崔彩屏步子未停。
    这样也好。
    这样就好。


    收起回复
    2楼2018-08-23 23:08
      第二章
      “这不是你想不想,是你舅舅想,你姨母想,崔家想,杨家想!”
      这是崔彩屏被赶出父亲书房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往日的种种疼爱,都在这句话里变了滋味。
      自己是被养的娇惯了些,却不傻。父亲言尽于此,后面的话崔彩屏却明白了。
      只怕前世里自以为因着姨母疼爱才能如愿嫁给那人,不过是姨母和舅舅老早就打好了的算盘。
      崔彩屏细细回想着,只觉得曲池边的惊鸿一瞥都染上了阴谋的颜色。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瑶儿贴身服侍崔彩票十余载,早就习惯了她山雨欲来的风火性子。
      冷不丁几天阴雨,瑶儿竟是有些不习惯。
      崔彩屏想得入神,连瑶儿何时来到身边都未觉。
      直到她出声唤人,崔彩屏才后知后觉顺从的任由瑶儿从手中将木梳抽走。
      “瑶儿,你知道一个女人一辈子都得不到丈夫的爱是什么滋味儿吗?”
      我知道。
      瑶儿仔细替崔彩屏将发梢的结轻轻梳开,小心瞧着铜镜里小姐的脸色。心里思量着怎么答,手里的动作又放的轻了些。
      “不…不知道。但我家小姐生的如此好,谁看了不喜欢?”
      他不喜欢。
      “小姐,平日里不是心心念念广平王殿下吗?那日怎么?”
      小姐大闹书房,被老爷禁足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崔府。下人们闲言碎语间都在猜测大小姐这次闯了多大的祸,才被惩罚至此。
      瑶儿这个知道内情的,却比他们更好奇。
      “心心念念?”崔彩屏在唇间细细将词研磨,目光一转。
      她拿起首饰匣子里玉垂扇步摇,仔细打量起来。
      崔彩屏自诩对待珠玉宝饰极为挑剔,这只步摇却没能让她挑出个不好。素净,大方。是沈珍珠喜欢的,是他喜欢的。
      却是崔彩屏不喜欢的模样。
      “这步摇不是小姐准备东宫采选时戴的吗?小姐还未曾戴过呢。今日……”
      瑶儿这么一提,崔彩屏倒是有些印象了。
      这步摇是从王尚书家千金王妍那儿抢来的。
      精致简约,却太寡淡。崔彩屏只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眸子。
      可王研却很中意,京中芳心暗许广平王的人不在少数,王妍便在其中。王妍因着自己的原因三缄其口,可少女心事那里藏得住。
      崔彩屏赏她父亲几分薄面假装不知,顺便无聊时有个人作伴好打发打发时间。
      自王妍与那人见过一次,穿衣打扮就一改往日风格,倒是扮起小家碧玉的素净模样。
      个中原由,崔彩屏一猜便知。
      横刀夺爱的事情崔彩屏干的多了,只是一句“这步摇真好看。”下一秒王妍就让掌柜包好把步摇双手奉上。
      那时崔彩屏看着李妍努力克制情绪,还得换着花样夸自己的蠢笨模样,心里不知多快意。
      本来是打算东宫采选时戴的,可后来母亲拿着姨母亲自准备的首饰来,自己的心思才歇下了。
      现在看来,姨母和舅舅的关照果真方方面面,周全的很。
      崔彩屏的手一缩,避开了瑶儿伸来的手。“还是戴这只吧。”
      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她最喜爱的一支。
      “以后,这些素色的首饰就不用采买了,我看了生厌。”
      瑶儿生怕哪里又惹得小姐不开心,不敢再多言只仔细记下,唯唯诺诺应了个好字。
      就是采选之日戴了又如何?
      穷尽了一生都没换来一句欢喜,一支步摇而已。
      大概是她这一辈子都痴迷于原就不属于自己之物,凭着母家之势从来都得偿所愿。
      上天,这是在给她上课呢。
      崔彩屏捏着步摇的手沉下去,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瑶儿,把这步摇包好。给王尚书家千金送去。”
      “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好端端的小姐怎么想到给王小姐送礼了?”瑶儿应下,又忍不住发问。
      “算是物归原主吧。”
      铜镜里崔彩屏释然一笑,一扫往日阴霾。步摇里嵌的红宝石和额间的花钿辉映着,不负绝色盛名。


      回复
      3楼2018-08-23 23:23
        这个是重生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4 02:11
          哈哈哈,邪,这对是真的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4 15:50
            珍珠咋办


            回复(2)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8-24 16:29
              好好看啊,我觉得崔彩屏好可爱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4 17:22
                等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28 00:02
                  第六章
                  “你去哪儿了?”
                  崔彩屏躲开母亲过于凌厉的视线,看了眼跪在地上抽泣的瑶儿,暗道一声不好。
                  “府上无趣,我出去闲逛了一会儿。”
                  “呵。”韩国夫人冷哼,“就那么巧?恰好逛到那沈珍珠马车旁?还好心救了她一命?”
                  韩国夫人气结,她一心想为女儿肃清前路。刺杀沈珍珠的事准备万无一失。如果车夫没能得手,还会有下一批人替她了解了沈珍珠。可如今被崔彩屏这么一闹,沈珍珠雇了打手傍身,再下手就难了。
                  韩国夫人恨铁不成钢,平日里崔彩屏肆意行事自己也就由着她的性子去了,可这事事关重大,怎么还如此没有分寸!
                  “娘,我知道娘是为了我好。可是…”崔彩屏挑起眉尾扬起下巴。“可是区区一个沈珍珠,我还不放在眼里。
                  崔彩屏见母亲脸色丝毫没有缓和,又上前一步挽上韩国夫人,一张笑颜讨好般凑近母亲。“娘,您对屏儿还没有信心吗?王爷一定会立我为王妃的。您又何必为了个乡野之人欠下业障。”
                  韩国夫人一向娇纵崔彩屏,看着女儿围在身边欢颜讨好的样子又禁不住心软。她故作嗔怒瞪了崔彩屏一眼,“下次行事不可如此鲁莽,要是那马夫无意伤到你,那可怎么办。”
                  一句斥责的话说到最后只剩下心疼,她长叹着一口气将崔彩屏跑乱的碎发别在耳后。
                  崔彩屏看出母亲眼底的担心,故作轻松调笑着道:“我这不好好的吗?惹娘担心了,是屏儿的不是。”韩国夫人瞧她那顽皮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罢了,衙门那边你舅舅会处理,你这几日不准男装出门,免得被人认出来。在家安生呆几日。”韩国夫人看着女儿,说不上心里是怅惘还是欣喜。“在家里呆不长啦,再过半年啊,我们屏儿就要嫁人了。”
                  “娘…”
                  “行了。”韩国夫人吸了吸鼻子,“你爹快回府了,我去迎他。你赶紧把衣服换了,看你这打扮,像什么样子。”
                  “是。”
                  至此韩国夫人刺杀沈珍珠的心思也算彻底歇下了,沈珍珠次日出发前去回纥则又是另一番奇遇了。只是这些,深闺里的崔彩屏一概不知。
                  “小姐,那济世堂又送药来了。”瑶儿拿着药包颇觉无奈,自从上次小姐回来,济世堂每隔三日就送来一剂药。小姐每次都捏着鼻子让她拿走又不能扔。连日堆积着,已经成了个小山包。
                  “拿走拿走。臭死了。”果不其然,崔彩屏捏着鼻子跑远。瑶儿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再看看小姐的反应。只觉得她手里拿的不是能治病的药材,倒像是散发着恶臭的死老鼠。
                  瑶儿认命似的调转步子向仓房里去,往小山包上又添上一层。
                  那日韩国夫人走的时候也没说个明白。崔彩屏也拿不准到底她到底还会不会对沈珍珠出手,上一世沈珍珠一家惨遭灭门大约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这事,跟母亲有没有关系?
                  不行,她得去打探打探消息。
                  等瑶儿从仓房回来,崔彩屏已经整装完毕。
                  “瑶儿,你拿上银两。我们出去逛逛,顺便把慕容林致的诊金付了。不然说出去,还以为我崔彩屏白白受了她的恩。”
                  崔彩屏嘴上说着顺便,一出崔府倒是直接去了济世堂。
                  “慕容林致。”崔彩屏一把撩开碍事的幕帘,医馆里慕容林致正在替人把脉。她身为医者开这医馆本就是为了济世救人,替人医治再正常不过。可是慕容林致看见幕帘猛地被拉开,手像是被红铁烫到一般火速收了回去。若不是后来背对之人转过身来,崔彩屏简直以为她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李倓似乎很不满崔彩屏贸然闯进来,剑眉怒视端的一副王爷的架子。
                  崔彩屏目光在二人身上流转片刻,想起些往事来。看着慕容林致此刻害羞的模样,不自觉语气里带着一丝冷意。“臣女见过建宁王。”
                  慕容林致最是敏感,察觉到两人之间凝滞的气氛。连忙起身绕过桌子来到崔彩屏身边,亲昵地拉起崔彩屏的手。
                  “姐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没看出来,这慕容林致还真是不认生。崔彩屏别扭地咂嘴。“谁是你姐姐。”嘴里习惯性的含刺,只是缺了从前的硬气。像是个闹脾气的小孩。“我是来付你诊金的。”
                  崔彩屏示意瑶儿把钱袋递上来。可林致却不接,她一边按上崔彩屏手腕下一寸,一边问道:“姐姐可有按时服药?可还有头疼过?”慕容林致感受着崔彩屏的脉象,眉头愈皱愈紧。凭脉象看,崔彩屏身子大好。不该啊…
                  “我没病。”崔彩屏把手抽出来,“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说罢亲自把钱袋递过去,见慕容林致还是不接索性把钱袋往桌上一放径直离开了。
                  崔彩屏本来是打算从慕容林致这里打听沈家的消息,但建宁王这尊大佛在旁还用吃人似的盯着,她要是再多留,便是不识趣了。
                  崔彩屏一走,李倓跟变脸似的。一张脸笑出个花来,活像个毛头小子。目光紧紧黏在慕容林致身上,嘴里痴痴的:“林致…”


                  回复
                  12楼2018-08-28 09:21
                    支持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30 13:42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8-31 13:4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1 23:46
                          好看,楼楼继续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4 20:00
                            好看好看楼主要继续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5 19:52
                              好看,楼主加油更啊,不会弃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09-07 19:47
                                不要放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10 23:10
                                  期待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20 13:2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4 15:50
                                      期待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4 21:54
                                        什么时候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8 14:38
                                          大大还记得这个文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30 08:31
                                            大大还记得这个文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04 15:00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回复
                                              30楼2018-11-12 23:03
                                                第七章
                                                “有刺客!”
                                                夜里清寂院墙里的叫喊声格外清晰突兀。
                                                趴在墙根下的人儿急的直拍大腿。嘴里胡乱念叨着:“哎呀,都怪瑶儿出的馊主意。那人一看就只会一点儿三脚猫功夫,这安府守卫森严,只怕还没找到安庆绪的院子就要被抓起来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走。”.
                                                崔彩屏是来给安庆绪送信的,她害怕沈珍珠一家的惨案是母亲所为。若是被李俶知道,只怕为了给沈家报仇崔家又难逃一劫。
                                                崔彩屏上一世母家倾覆之景还历历在目,崔彩屏越想越心悸。本想暗示慕容林致,可接连几日李倓阴魂不散跟个牛皮糖一样黏住林致。崔彩屏没办法,才想到了安庆绪。
                                                照安庆绪对沈珍珠的珍视程度,沈家有难他一定会出手。崔彩屏觉得可行,立马就修书一封,想去安府找人。却被瑶儿拦下来,说什么杨安两家一向不和,况且崔彩屏现如今已是孺人的身份即将嫁进王府,前去找安家公子实在不妥。
                                                崔彩屏觉得也在理,索性就把事情交给瑶儿去办。这才有了现如今这一幕。
                                                这人是瑶儿雇的,找人的时候好一番乔装打扮。就算被抓到招供应该也查不出什么才对。当下之急应该赶紧离开,万一安府护卫跑出来看见自己鬼鬼祟祟在后门晃悠,那可真是说不清了。
                                                崔彩屏刚刚打定主意要走,只听院子里的脚步声愈来愈乱愈来愈近,眼看后门就要被人拉开,崔彩屏顾不得其他立马钻进石狮子与院墙的狭小缝隙里。她身子娇小,又有夜色遮盖还真没叫来人发现。
                                                “都回去跟家人告别吧,咱们子时就出发。主人说广平王如今正从甘州回京,也不知会走那条路,强子你去牵几匹好马,咱们分两拨人,你带人走官道,我带人走小路,无论如何一定要取他项上人头!”
                                                “是!”
                                                李俶?他们要杀李俶?崔彩屏死死捂住口鼻,生怕一个不留神尖叫声就溢出手指缝。
                                                崔彩屏不知道自己在缝隙里蹲了多久,只知道等她意识到周围已经没有人的时候,她的腿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安府里叫喊声也歇了,此时的长安街上只剩下风与叶的交缠声。凉风穿过叶缝打到崔彩屏被冷汗浸湿的襦裙上,激起一阵冷颤。
                                                崔彩屏跌跌撞撞回府,瑶儿还在为她守夜。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以为崔彩屏在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迎上扶着她回到房间里。
                                                “小姐,这都子时了你怎么才回来。”
                                                “子时?”谁知崔彩屏听了大骇,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色更显苍白。
                                                “瑶儿你知道…”崔彩屏猛地拉住瑶儿,精致修剪过的指甲嵌进瑶儿的手臂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她抑制住自己反射性想要挣开的动作,问到:“怎么了,小姐?”
                                                突然手臂上的力道消失了,瑶儿才敢朝崔彩屏看过去。只见崔彩屏垂下眸子,双手无力耷拉下去,像将枯的树,恹恹没有生气。“算了,你一个小小的侍女,怎么会知道。”
                                                瑶儿抿抿唇,又问:“小姐想知道什么?”
                                                见崔彩屏不答,瑶儿眸子一转,献宝似的凑到崔彩屏耳边。
                                                笠日,醉仙楼的伙计刚刚把门栓取下,就有人推门而入。
                                                来人将银子一抛。“拿两坛醉仙酿。”
                                                “客官,咱们醉仙楼的醉仙酿一年只产一坛,且不用钱买须得在诗会摘得桂冠。您要是想要啊,明年诗会可不能错过。”伙计这番话说的熟练,不知道背地里练习了多少次。崔彩屏不耐烦的掏掏耳朵,又拿出一锭银子。“你少跟我说这些废话,我才不信你们一年只产这一坛酒。怎么,开酒楼做生意,钱都不赚了?”
                                                “小兄弟说的不错,醉仙酿我这儿的确还有。可是此酒难得,这价钱嘛,也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萧三娘摇着纸扇从扶梯慢慢走下来。
                                                崔彩屏见不得萧三娘故作高深的样子,开门见山得问:“多少钱?”
                                                萧三娘轻笑,伸出手来比了个数。崔彩屏看了白眼儿一翻,不需她示意瑶儿就上前把银钱递给呆立在一边的伙计。
                                                伙计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银子,长大了嘴转头看向自家老板娘等她的授意。
                                                萧三娘也是一怔,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摇起扇子。“小兄弟出手如此阔绰,我们做买卖的,哪有拒绝之理。去给这位公子拿上两坛上好的醉仙酿。”


                                                回复
                                                31楼2018-11-12 23:04
                                                  其实一直没更是因为卡文了
                                                  不知道该怎么写后续 私心总觉得李俶应该是一个不会轻易将感情付出的人 何况那个人还是崔彩屏
                                                  但是电视剧里李俶又是一个只三面就爱上对方的男人
                                                  可以说是肥肠为难了
                                                  想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回复
                                                  34楼2018-11-12 23:15
                                                    接触以后慢慢发现崔彩屏的好,然后崔彩屏慢慢的放下李淑,李淑追妻火葬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1-13 00:59
                                                      没弃文就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1-13 01:00
                                                        楼楼赞赞,求多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11-13 09:35
                                                          加油啊亲,文笔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11-14 23:47
                                                            加油,继续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11-24 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