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者大叔的异世界...吧 关注:8,808贴子:10,448
  • 29回复贴,共1
一樓


回复
1楼2018-08-24 12:00
    43話 大叔,拳雞


    委託伊莉絲她們的人是一戶養雞農家,桑德魯街出發後不到一小時就到了某處的農莊了。
    原本是一為高等的傭兵,而父親病死的機緣之下就從傭兵金盆洗手了,照顧病弱的母親並且繼承這個農莊。
    因為做過傭兵的關係所以實力是很不錯,但是不足以支撐這個家的生計,光靠傭兵的收入是很困難的。更何況是為了治療容易生病的母親而賺錢的話,農戶的農民是負擔不起這個治療費的。

    這個世界的藥品算是奢持品,被高價交易著,做為醫生也是一種高薪收入的職業,可以跟富商的財力相提並論的程度。

    而且,許多家族都是從醫居多,而且大半都是做為貴族的身分。
    當然醫藥的調合方法都是秘傳,做為新入行的醫生是沒有辦法得到其他的知識的,醫師的家系將它視為傳家之寶的存在,而同時也沒什麼醫院是抱持著救助他人的目的來存在。
    在這個壟斷知識的世界中,對於商人與貴族的治療是最優先的,一般民眾所能得到的就只有皮毛的程度而已。
    經常會有農民為了拯救家人而展現出自我犧牲的精神來把自己販賣為奴隸,而用那筆錢來為家人治病,不然根本沒有其他的手段,這種事態也可以說是一種司法怠慢了。
    而這裡就想到可以來販賣野生‧咕咕的雞蛋來增加收入。

    雞蛋營養價值高,而且做為高級品來說售價也很高。
    因此瞄準了這個相當於一獲千金的素材,問題是這是一種魔物的蛋。對於想要回收雞蛋就會有被襲擊的可能性,這是一場為期不短的戰鬥。
    但是這裡出現了個問題,野生‧咕咕開始變得比飼主還強了。

    現在這個時刻已經不需要在賺取醫療費用了,但是沒辦法就這樣生活在這些兇暴的猛獸附近,最後只好委託討伐的任務了。
    但是,野生‧咕咕實在變得太強了。

    已經有無數來挑戰的傭兵們被擊退,並且讓這些雞變得更強了。
    這些持續不斷修鍊的雞們,對於傭兵工會來說算是一個燙手山芋了。
    「於是,你們三個也跑去挑戰了.....那麼那些雞,我越來越有興趣了~♪」

    大叔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叼著菸草踏著輕快的腳步走著。
    或許是因為之後可以從楓那邊入手醬油的關係吧。

    「鮮血在沸騰。想早點戰鬥啊」
    「楓醬。還真的是滿身的殺氣呢....?實在不覺得是精靈呢」
    「麻,也許是和住在附近的精靈不一樣吧~民族性是會隨著環境而改變的冶說不定」
    「對了,蕾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見了....嘎、又來了嗎!」

    傭兵三人組的其中一個,蕾娜的身姿消失了。
    這裡產生了微妙的疑問,但是猶豫著是不是該問清楚比較好,而這段步行的時間點也很閒暇,不經意的脫口問了一下。


    回复
    2楼2018-08-24 12:11
      「又?」
      「那傢伙,對於剛剛擦身而過的商隊護衛那些人,她的眼神一直盯著那些孩子們!這時候應該....」
      「啊~.......理解了,應該是跑去狩獵了吧?」
      「看上去跟我同歲的樣子?蕾娜那樣的話,是犯罪吧?」
      「外表看起來是很有常識的肉食系。那些年輕傭兵有好幾個都是青少年,所以也很難判斷到底目標是哪個才對......該、該不會.......」

      討厭的想像浮現了出來,這個時候突然一臉放棄的神情,她靜靜的點著頭。
      蕾娜對於正太有著病態性的執著。守備範圍很窄,只要是11歲到15歲之間都是她的菜。
      麻煩的是平常都還是很有常識的,但是只要偶然遇到正太的話就會想貼上去親熱的習性。
      平常都是會抑制著慾望,只要嘉內她們在都會多少忍耐一下,可是在一定的週期過後,會順從本能的去物色獵物而突然失蹤。
      今天應該就是那個週期到了吧。

      「恐、恐怕是全員都是她的目標吧。她呢,那個.....怎麼說呢,合胃口了吧.....」
      「這麼不知羞恥真的好嗎?別替她找藉口啊。那可是有五個人啊?不管怎麼說,以全部的人當目標實在是....」
      「不,她那傢伙就會這麼做的。經常開心講著自己的經驗談。已經聽了不少了.......」
      「咦?是這樣嗎~我也想知道呢!」

      嘉內看上去像個老大姐一樣,實際上是個很清純的人。
      對於這種下流話的免疫力很低。

      「但是.....以五人同時的話?他們青春的一頁可能也會這樣消失無蹤了吧,日後對於面對女性會有恐懼感刻印在心裡吧。最糟的話,同性的可能性........」
      「是腐吧,腐的連鎖誕生了!真想看一看呢♪」
      「伊莉絲....為何你反而開心了起來了?」
      「伊莉絲小姐。原來你是腐女來著?該不會每晚每晚都在畫著小薄本之類的?如果是真的的話,我~是不是要保持點距離比較好.......你覺得呢?」

      伊莉絲的視線意外的躲開了。
      而且開始游離了起來,恐怕是被我說中了的樣子。

      「才、才沒這麼回事呢?我只是對那稍微有點興趣而已,就只是很普通的那樣.......」

      做為一個國中生涉足那個世界太深的話也是種問題,雖然本人拼命的解釋著,說自己並不是那種腐女的類型,恐怕是才剛踏進去那個世界的這個說法比較正確一點吧。
      只是,對於這種事情的反應速度有點快這事讓我很在意。

      「但是,6p這種事實際上是怎樣啊?蕾娜小姐是『受』嗎?還是『攻』啊?」
      「不用想也知道是『折磨』。我看過了.....她曾經把某些少年們給綁起來,帶著令人發毛的笑聲來玩3P的整整襲擊了三天三夜,對於他們來說這是某種無法消除的最恐怖最糟的事情了。再會了,藍天白雲.......要給少年們帶來幸福啊」
      「漸漸的被弄成骯髒的大人了呢......」
      「這是汙染人那邊的錯才對吧?不如說全是蕾娜的錯才對.......。還是回去之後找警衛通報一下算了?」

      大叔是因為認識這個女孩子們,才會了解蕾娜只是看上去像個常識人但就只是個變態而已。
      但困擾的是,因為沒人去通報這個女性,所以目前還沒有接受法律的制裁。
      就跟地方領主有著不同意義上的相似。

      「不管怎樣都好,吾的對手的野獸在哪裡?想早點動手砍了它啊」
      「在修羅之道前進的你真是一點動搖都沒有呢,真那麼的對血飢渴了嗎......」
      楓那騷動不安的靈魂快抑制不住了。
      如果說精靈就是這樣子,絕對有哪邊怪怪的。

      「在一會就到了,有看到那橘色的屋頂了吧?那些兇暴的雞就在那裏」
      「在那裡嗎......能夠滿足吾的猛者,實在是很愉快呢」
      「楓醬。真的是精靈嗎?在精靈的名子之前,是不是少了『黑暗』兩個字?」

      大叔對於這兩種的精靈已經分不出來了。
      最強種族的高階精靈在此處就像個嗜血的野獸,最初的印象應該是什麼樣的這件事早就放棄思考了。突然頓悟了,這個高等種族詮釋的就是保持著自我的野獸吧。


      回复
      3楼2018-08-24 12:11

        接下來快要靠近的目的地的養雞農家時,他們看到了。
        突如其來飛到庭院的一個像是傭兵的男人,不停的旋轉著的時候,馬上確認他會從哪裡掉下來,大叔她們立刻退開那個位置來迴避。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咕哇呀呀呀呀!!」
        傭兵的頭往地面上刺了進去,而且不停的旋轉著往大地深處鑽進去,就好像某個村莊的慘劇一樣只剩下腳露出來而已。

        「該、該不會是.......升龍拳吧!?這不是雞吧!」
        「不,這應該只是一隻雞而已.......只是為何,會那種技能?」
        「這隻雞的戰鬥力是有一千萬是不是!?昨天還沒有那麼強的.....」
        「【鑑定】連戰鬥力也能確認是嗎?感覺遇上了強敵一樣.....」
        「我才不是那種哪裡的戰鬥民族,沒有那麼便利的道具啦!?」

        伊莉絲的【鑑定】等級還不是那麼高。
        當她還是在玩VRORPG的時候只以冒險為樂,鑑定的等級都還很低,只以強化魔法等級為優先的練等而已。
        這可意味著像是某種程度的冒險家一樣,但是轉生之後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呼呼呼.....有了。這是強者的氣息。吾、就是為了遇見比自己強勁的對手才來的!」
        「哪來的格鬥家啊!?楓醬,不行啊,對你還太早了!!」

        無視那被埋起來的男子,四人察覺到了一股戰慄氣息。
        先不管大叔怎樣,伊莉絲與嘉內曾經打輸過一次。
        如果它比以前還強的話,那意味著成長的速度很快。
        野生‧咕咕已經變成別種意義上的魔物了。

        「這是...得注意點才行了。到底有多少隻魔物呢~......」
        「砍了,快點砍了....我的太刀想吸血了.....」
        「楓醬,有點恐怖啊!?」
        「真的是精靈嗎?我認為是別的種族才對.......」

        帶著從別的意義上對血飢渴的野獸,大叔她們踏進了養雞農家的家裡。
        而裡面,就好比斷壁殘垣一樣,像是廢墟的家。
        庭院前有無數被打敗的傭兵們像山一樣被堆了起來,在這些疊起來的傭兵們身體最上面有無數的雞隻站在最高處俯視著大叔她們,實在是相當有魄力的一個畫面。

        =========================
        【鈎爪‧咕咕】【狙擊‧咕咕】【斬擊‧咕咕】
        【白帶‧咕咕】【弓手‧咕咕】【劍道‧咕咕】

        野生‧咕咕的突然變異進化形態。
        擁有凌駕於最終進化的雞蛇形態的力量,非常好戰的雞。
        狙擊、打擊、斬擊特化的變異種雞隻。
        白帶則是包含三種類全部都會的雞,就好比拜三個師傅為弟子強者一樣。
        智能很高,可以理解人類語言的程度。
        會服從強者。
        肉不好吃,蛋很美味。

        ==========================


        回复
        4楼2018-08-24 12:12

          「........不是野生‧咕咕了嗎?怎麼說好呢,已經進化成為不同的個體了」
          「「咦~!?」」

          雞隻們踩在傭兵山頂上的盯著我們看。
          就像俗稱『不良仔』那樣的盯著我們,一瞬間給人不良集團的印象。
          「呼嗯,吾就找那隻翅膀展現出鋼鐵色澤的那隻雞來戰鬥吧,可以嗎?」
          「不是,既然目標都進化了,那酬勞是不是得在加些才對!?」
          「比起那個,委託者的大叔跑哪去了?」

          大叔就先不管,伊莉絲她們的委託人要是不見了就沒辦法工作了。
          但是,最重要的委託人卻哪裡都看不到。
          「工作就沒得挑了。這些雞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語言,還是直接問牠們算了?」
          「真的嗎.......?」
          「大叔,沒理由雞會懂人話的啊?」
          「夠了。早點來跟吾一戰吧....血、想見血啊.......」

          有一個抱著危險想法的孩子,完全不理會其他人了,而大叔對野生‧咕咕進化後的鉤爪‧咕咕靠近。
          「你們的飼主現在在哪?不,該說是原本的飼主才對吧?」
          「咯咯.......」

          鉤爪咕咕用翅膀指向了某個被擊倒的傭兵。
          就好像中元節的火腿那樣,全身沾血並且腫的跟豬的老頭倒在那裏。
          清楚的看見,全身遭受強烈的不停毆打,全身都腫了起來的姿態。
          我不知道還活著的這件事是不是算是幸運這一點,在這種場合說不定幫他解脫也算是一種拯救。
          而刻在額頭上的心形紋身,讓人特別的在意。

          「他就是委託人?被狠狠的宣洩了一番的樣子.......」
          「騙人!?之前會面的時候還是個肌肉老頭來著!?」
          「連一處完好的地方都沒有~到底是怎麼種成這樣的?」

          對於驚呆的她們不管,鉤爪咕咕進一步的靠近,用強烈的一擊踢飛了老頭的頭。
          「咕哇!!啵.....啵吼咧....巴枯哈枯吼...(這個...惡魔....)」
          「他再說什麼都聽不懂了.......。不工作不行了,『高級‧治療』」
          「大叔,你回復魔法也會!?」
          「嘛,因为是大叔……所以能使用呢~我不行就是了……也记不住。卷轴,要不要买呢?」

          接受了傑羅斯的魔法,委託人的老頭全身腫脹的位置開始消腫了。
          回復之後的姿態就是很有男子氣概的肌肉老頭。
          「柏漢先生,你的頭髮怎麼了?之前雖然稀疏但還是有的啊?」
          「全部都被它們拔掉了........。快點討伐掉它們啊―――――――!!」
          「就我來說,我倒是想抓住這些雞。當不在家的時候也能有助於防盜呢。痾....你不是真的哭了吧?有困擾到這種程度嗎?」
          「我的雞嗎.....想要就全給你!!快打倒它,把這裡所有的雞全給打倒!!」
          「大叔......看看眼前這堆積如山的傭兵們,你都不覺得很棘手嗎?」
          就好像海賊王即將死去之際一樣,柏漢先生只想趕快處分掉這些雞隻。

          但是因為這些雞的肉質不怎麼美味只有蛋好吃,打倒也完全沒意義。
          最重要的是,傑羅斯一直都想要雞,從一開始就無意殺它們了,因為想要跟原本的世界一樣養雞,想要保護它捫。
          然而,與那個在修羅之道上渾身血腥的突進的高階精靈完全不同。
          「了解!!」

          好像產生了鬥氣一樣的,毫不考慮的把手放在背後的太刀上,高階精靈全速的衝刺了。
          對手就是斬擊咕咕,兩隻翅膀都有銀色的光芒,它是一隻擅長斬擊的雞。
          對於嘴上咬著枯枝這一點感到了微妙的感想。
          然後,魔力傳達到了羽翼上的羽毛,羽毛變化為強韌的刀物。

          楓把背後的太刀給抽出,用著袈裟斬的速攻來代替招呼,發出了『鏘!!』這種尖銳的太刀音,身體一瞬間展現了無防備的姿勢。並且立刻找到破綻的退開,斬擊咕咕往楓的旁邊飛去,它用直角的位置高速的切入她身邊,並且用兩隻翅膀連續使出斬擊。

          「嘁!!」
          楓立刻的舉起劍,配合斬擊的軌道一一擋下這兇猛的攻勢,接著往後小跳的想拉開距離。而斬擊咕咕卻趁勢的追上,連續的使出斬擊來追擊。


          回复
          5楼2018-08-24 12:12



             ―――鏘咉!!鏮咉!!

            響起了無數次的金屬音。
            一人一羽的斬擊讓人目不暇給,並且四處飛散出鐵屑的火花。
            彼此激烈的交戰著技藝。

            「楓醬好厲害.......那個雞,到底是什麼啊~?!」
            「無論怎麼想,那都不是雞該有的力量。就像是個劍士.....沒錯」
            「突然變異VS隔代遺傳.......不是那麼容易看見的一場勝負呢」

            眼前上演著一進一退的攻防戰。
            但是,大叔在這個時候,連一絲氣息都沒讓人察覺的把手伸向嘉內的頭邊。
            「咦?」

            一瞬之間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看清楚之後嘉內的臉色都發青了。
            大叔的手上已經握著一隻弓箭了。

            「.......這個是,狙擊咕咕做的。從不知道何處射出的狙擊」
            「連射擊的方向都不知道?」
            「在同樣的位置狙擊是三流的人。狙擊後的同時便開始往下一處移動了」

            僅僅只有狙擊的當下才感覺到氣息,恐怕是隱密性非常高的雞。
            加上恐怕為了使用弓箭而大幅度的移動了骨骼,骨架已經不像是鳥的生物了,應該比較貼近恐龍了吧。
            大叔撿起了兩顆石頭,為下一次的狙擊做好準備。

            「嘉內小姐,你還是打算要自己報仇嗎?就我看來真的是很強的對手」
            「沒辦法啦,我已經不打算討回這筆帳了。就隨你吧.....你比它們強多了」
            「看起來昨天應該是對你們放水了,沒想到打擊有這麼大呢~」

            楓依然還在拿著武器的一來一返的應對,每一手攻擊都好像可以馬上分出勝負一般的兇猛,而同樣的斬擊咕咕因為太嬌小,應該是無法切入近身的才對。
            而武器雖短但是卻大大的提升了攻速,反而讓斬雞咕咕壓制住對方,楓的動作卻被牽制的僅僅只能做出反擊而已,彼此都沒辦法決定致命性的一擊。
            一進一對的犀利攻防讓人眼睛都快追不上的速度展開著,這樣的速度已經讓人完全感覺不出來這是小孩子與雞了。但,狙擊咕咕似乎也正在瞄準著可以造成決定性的打擊。

            「雖有著雞的習性,但相當的老練..........如果是人類的話,完全就可以說是武士了呢,真可惜........」
            「咕唧~咕咕咕咕唧!」(劍道與是鳥是人毫無關係。這是對我的汙辱)
            「啊,說的是呢。貴樣是非常棒的武士.....在這真摯的與你道歉」
            「咕唧、咕咕咕咕唧!」(閣下是武士,用劍說話別用嘴說話。這才是武士的禮儀)

            不知為何對話可以成立啊。
            先不管可以理解對話的雞們,連楓都能理解的情況該不會是高階精靈的特性來的吧?
            兩人(?)之間遊走著一股緊張感,而斬擊咕咕稍微的側身並且把頭往前傾。
            接著楓把太刀納入了刀鞘中,做好拔刀術的準備,斬擊咕咕也同樣應對的收起雙翼,各自進行獨自的架勢了。

            「恐怕,這一擊就會分出勝負了吧.......」
            「啊啊........真是可怕的孩子。這個歲數就有這份技術,如果成長之後又會是怎麼樣呢.........」
            「這個精靈的小女孩,比我找來的傭兵們都還更強啊........這到底是誰啊?」

            兩人動作都停止了,彼此慢慢得靠近並且集中著精神準備下一擊。
            讓旁邊的人看了都緊張的吞了口水。
            一步、一步隨著慢慢的接近,空氣中的緊張感也越來越沉重。

            對峙的兩人(?)額頭都留下了冷汗,好像時間的流逝都開始變的緩慢了起來,就是這樣極限狀態的精神集中度。正如伊莉絲所說的,這一擊就會定下勝負。

            兩人(?)之間的時間好像便拉長了許多。
            「.......勝敗無遺恨........」
            「咕唧,咕咕咕咕唧」(知道了!來吧,光明正大的........)

            這個時刻終於來了。
            但是,在這緊張狀態中隱密的某個存在,大叔注意到了。
            在屋頂的另一側,一個翅膀演變成手臂的狙擊手,狙擊咕咕正瞄準著對面。

            「勝負!!」  「咕唧!!(勝負!!)」

            兩人(?)動起來的同時,狙擊咕咕的箭矢也同樣射出了。
            它的目標就是眼前沉迷於決鬥中而大意的傢伙,大叔用指彈來迎擊射出的箭矢,並且補上一發,對於在屋頂另一側那隻狙擊失敗打算移動的雞射擊了。
            狙擊手就這樣被狙擊掉了。

            狙擊咕咕從屋頂上跌落,並且落到地面上的同時,兩位(?)劍鬼互相拔出太刀(翼)形成超高速的交叉。
            ――鏘咿咿咿咿咿!!

            太刀與翅膀的接觸之後,雖然是用刀劍共擊,但是同樣產生了衝擊波出來。楓立刻被沖擊給吹飛了,而大叔早就待在落下地點接住了楓。
            而斬擊咕咕同樣也被吹飛,並且飛向了同伴的雞群方向撞擊過去。

            「楓醬,沒事吧?」
            「嗯,沒事.....好厲害的衝擊,差點昏過去了」
            「那隻雞怎麼樣了?殺掉了嗎?」
            「應該還活著。請仔細看看楓醬的太刀,這可是把名刀呢。」
            「生きてますよ。カエデさんの太刀を良く見てください、業物ですが刃が付いていません」(不確定對不對......)


            收起回复
            10楼2018-08-24 12:16

              而斬擊咕咕這邊已經昏迷了,而且帶著一副滿足的笑容。
              雖然有著雞的習性,但也是名男子漢。

              順便一提,狙擊咕咕瞄準的目標是前飼主。
              狙擊手的特性,對於沒有確實的殺掉會懷恨在心,而且對於箭頭的部份塗上了致死性很高的神經毒素在上面。
              如同所見的那樣,狙擊咕咕很篤定的想要殺掉柏漢這傢伙。

              「那麼,還剩下一隻........刃牙咕咕了」
              「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雖然想報仇,但是那種戰鬥方是怎麼說也做不到啊?」
              「我也做不到!因為,我是魔導士啊」

              楓已經昏迷了,那肯定是沒辦法當它的對手了。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大叔決定來跟刃牙咕咕對峙了。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可以來我家.......這樣就不用戰鬥也可以結束了」
              「咕咕咕,咕唧咕咕唧!」(沒看到剛剛那樣的戰鬥就好了,沒辦法,我的血也開始騷動了,只剩下一個方法了,來一個相應的對手就行了)
              「嗯~......好像沒有選擇了呢.....那、那個~?不知為何連我都開始明白你的意思了?」

              到底是為何連大叔都懂對方說的話了。
              瞬間窺視到異世界神秘之處了。

              還是沒辦法的大叔站起來了。
              實在沒什麼幹勁,而眼前鬥志滿滿的雞感覺有股很犀利的氣勢,如果我在這裡拒絕的話只會讓它的名譽受損,我不得不站出來當它的對手。

              但是,在對峙的瞬間,確實感受到了刃牙咕咕是真的很強的實感。
              不認為這是一隻雞該有的霸氣,比起其他兩位更是高出一截的強者。

              一瞬間,刃牙咕咕的身姿消失了。
              「!?」

              與傑羅斯的手腕交互錯開,很難想像以雞的手臂可以做出這樣的攻擊。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被刃牙咕咕已變化成拳頭的翅膀給打退,大叔往後方飛了出去,對腳步加強了力道才能站穩。

              「這是........這還是第一次沒辦法瞬間解決事情呢」
              大叔的眼神露出了危險的光芒。
              【那個時刻的傑羅斯】回來了。


              回复
              11楼2018-08-24 12:17

                調整呼吸,身體的魔力――不對,是開始讓氣在體內循環起來來強化身體。
                拳神技能發動了,從魔導士開始改變能力為武鬥家了。
                魔導士士利用體內的魔力與自然界的魔力來使用魔法,而格鬥家則是循環體內的魔力來強化戰鬥能力。

                但是,只能使用固有能力而魔法是不能使用的,處於格鬥戰特化的狀態了。
                這樣的狀態對於遠距離攻擊是很苦惱的,只能使用魔法使以外的技能,而眼前的大叔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

                「我上了喔.......」
                使用瞬步一瞬間靠近了刃牙咕咕,帶著必殺的氣勢使用了踢擊。
                而突然飛起來的刃牙咕咕,恐怕是知道大叔打算使用連續攻擊的打算吧,而刃牙咕咕也同樣的用打擊來還擊。

                喀咻!!咚嘎!!滋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現實中不會出現的打擊聲響了起來。
                毆打、分開、偏移、瞄準破綻,時而強勢的進攻,時而以毫米的單位來躲開攻擊。

                「咕唧!咕咕咕咕唧!」(好強。沒想到,竟會有這麼強的人......這是何等的幸福啊)
                「你看起來很高興啊!好啊,那麼就打個痛快吧!」
                「咕唧,咕咕唧咕咕!!」(挑戰強者,提升自己。是為武而生者的宿願)
                「那麼,就好好體會吧!讓我見識看看你的力量吧!」
                「咕唧!」(好啊!)

                與刃牙咕咕的戰鬥只要一拉開了距離的話,它就會利用自己的速度來生成殘象來混淆視聽,而之後就會急速的用強烈的踢擊來對應。
                這個攻擊讓大叔利用雙手來化解,並且發現破綻的瞬間就會使出猛烈的拳頭來攻擊,好像在等待這波攻勢的刃牙咕咕的手腕伸出並且抓住他,然後順著勢頭的投了出去。
                發現這一點的傑羅斯稍微的扭動一下手臂來讓束縛給掙脫開來,同時手臂往前伸出並且抓住刃牙咕咕,想要一口氣的摔到地面上去,但是刃牙咕咕一瞬間扭動身體之後並且重新擺好架式,張開雙翼的脫離了這扭打的空間。


                「大、大叔.....是不是有點強過頭了啊?」
                「大概就是那樣,才會被叫做【殲滅者】吧」
                「什麼啊,那個很恐怖的別名.....那個大叔到底是幹過了些什麼啊?」
                「就是各種的......」
                「怎樣都好啦,小妹妹......那個已經不是魔導士了吧,到底是誰啊?」

                戰況對於刃牙咕咕來說其實很不利。
                但是,戰鬥的氣勢不降反升,而且看上去非常的開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唧!!」

                再次的開始對打,一次又一次激烈的拳頭撞在一起。
                雙拳(翼)注入了氣來強化,互相不停的拳頭碰撞著,不停的發出撞擊聲來。

                就好比那個【歐拉歐拉】跟【啊噠噠噠噠噠】那樣在某處特別有名的傳說一樣,只剩下殘像與殘影的高速互相打擊並且一步都不退讓的毆打著,如果一不小心被捲入的話,只要一擊就會殞落,而且周圍都因為拳風的壓力開始狂嘯著。

                如此慘烈的氣流頓時捲了起來,互相之間的拳壓只為了殘殺對方,這個衝擊波讓周圍產生了圓罩狀的氣流並且擴散了出來。

                有時,雙方會突然分開距離,並且從空中高速的跳躍來使用著飛踢後交錯的落下,更有時候會直接在空中互相的交錯出拳。

                「那個.......只要受到一擊應該就會瞬殺吧?還是說,大叔根本就不是魔導士來著?」
                「聽到的傳聞是,大叔是一個接近刺客類型極限的全能者吧?還會跑到敵陣的中央並且迅速的使出得意的範圍魔法來一擊掃除」
                「小妹妹.........。這個,絕對不是魔導士吧,根本就是某種特殊部隊才是!」

                大叔這些一擊必殺的亂拳,並不知道讓別人對他自身的職業給完全否定了。
                但是,這其中的事情太難一一回想起來,也很難否定這些。
                雖然當時只是在遊戲世界,但是大叔總是反覆的做出與現在同樣的事情來著...........。
                最後補充說明一下,因為總是徹底的把對方給擊潰這件事讓他成為了PK職中最讓人恐怖的一個存在。

                而大叔與雞的壯烈對打一直持續到當日的黃昏為止。

                 ◇  ◇  ◇  ◇


                回复
                12楼2018-08-24 12:17

                  黃昏之後,當世界開始被晚霞給包圍時,刃牙咕咕已經精疲力盡了,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是全力以赴。
                  然而表情卻是一副非常滿足的開朗神情,對於自己用盡了全力這件事,從心底感到了暢快而浮現了笑容。
                  對比起來的大叔連一滴汗都沒流過,而且它知道它自身的體力是非常識的事情,讓他開始戰慄了。這場與刃牙咕咕的對戰是讓他認真起來的一場戰鬥與對手。

                  到後半開始察覺到自身的異常之後,對於這場勝負已經有所自覺了。
                  既使是全力以赴的戰鬥下,還是有著對事物冷靜觀察的從容思考。

                  如果完全認真起來的攻擊又會是如何,這點讓大叔開始頭暈了起來,對於自身的有著肉體強韌程度還沒追上的感覺。

                  然後在大叔的面前,這些進化的雞們跪地表示著服從意願。

                  「這是..............服從我的意思嗎?」
                  「咕咕!」(這是當然!)
                  「咕咕唧咕!」(對閣下的強大感到佩服。就請讓我們拜你為師)
                  「咕,咕咕咕唧咕」(我的一擊必殺技都能破解...........表示修行還不夠呢)

                  從野生咕咕進化後的雞們,有著尊敬強者的習性。
                  一旦承認了師父,就會遵循著自立而堅強,最終就會離巢了。
                  最終會自己製造出群組,傳授他所學習的技巧,為了步無止盡的強大。
                  在某種意義上,野生咕咕是很糟糕的,算是最糟性質的魔物。

                  「那麼,不介意我拿走無精卵的雞蛋吧。因為我很想要雞蛋,而我有鑑定技巧,可以判別無精卵與受精卵的蛋」
                  這點讓雞們沒有任何反叛的理由了。
                  自古以來雞蛋就是為了傳宗接代的東西,而生下來的蛋卻有著無精卵與受精卵的區別。
                  無精卵的蛋是不會誕生出子孫的,就只能當作食物來利用,而為了讓受精卵的雞蛋存活下來並且不讓他被奪走,是他們生死存亡的問題。
                  而因為柏漢分不清楚這些事情的情況下只會隨機收集雞蛋,在這個場合下雞們的信賴直線下降,為了繁衍而造成了叛亂的結果。

                  總而言之,為了奪回孩子就是雙親的復仇。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任何野獸都比不上自己孩子的可愛。
                  然而,在持有鑑定技能下的大叔,這些雞們沒有怨恨的目的了。

                  「柏漢先生,大概都是用什麼當餌食的?」
                  「只要告訴我你家在哪,我就會幫你安排,這些傢伙不再之後,我就養牛好了」
                  「柏漢大叔,那個......可是死亡旗幟啊....」
                  「無論如何,吾劍的對手就會住在附近對吧。這是行李」
                  「楓........你,還想再打一場嗎?」

                  嗜血的高階精靈,得到了一名叫做斬擊咕咕的對手了,感覺越來越多人走向修羅之道了。
                  包含大叔的那三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隔天,傑羅斯德到了13隻雞了。
                  它們因為提供給大叔雞蛋而被大叔喜愛,同時也成為了護衛家裡的強力警衛。
                  而這些兇惡的雞們是以哪裡為目標,還有去哪裡都還是個疑問。
                  不過可以明白的是,它們會已成為最強的野獸為目標來不停地鍛鍊自己這件事。

                  ◇  ◇  ◇  ◇  ◇


                  回复
                  13楼2018-08-24 12:17

                    回到家的時候都已經入夜了,舊市街被寂靜給包圍了。
                    傑羅斯用魔石來充當燈光,並且隨意的掛在椅子的腰上。
                    這13隻雞們住在附近的森林裡,雖然會給傑羅斯提供雞蛋,但是現在突然想到會不會又造成受害者的這件事。

                    又想到它們是一種可以理解話語並且有知性的,只要好好教導就可以了,想說差不多該準備晚餐了吧,突然注意到長袍上面黏著長髮。
                    應該是當時抱著楓時所落下的,不過問題不再那邊。
                    「哼嗯,【變魔種】【高階精靈之髮】都有了。那麼如果混入我的血液的話,就可以做出人造人...........吧」
                    雖然曾經嘗試制做過人造人,但是當他一旦開始真正要製造的時候,開始感覺到不舒服了起來。
                    這是創造生命呢,而且會創造出跟楓相似存在的人造人。
                    更甚至於添加了自己的血液的話,它可以說是楓跟大叔的孩子了吧,而倫理上的OUT對工作並沒有幫助。
                    這是他腦海中閃過最糟糕的想法了。

                    「【邪神魂魄】......那麼,對四神是否會討厭,這也是個問題,該怎麼辦才好呢~」
                    對於創造人造人來說,材料還是不夠的。
                    而最重要的素材【精靈結晶】入手是有必要的。

                    「那麼,偶然把【精靈結晶】入手之後再來考慮吧..........時間還多著呢」

                    大叔呢,對於這個世界的神是否已經原諒了這件事還不知道。
                    雖然讓他在這個世界轉生了,但是從內心來說對於這個世界存在的神並不存在想要感謝的想法,反而對這種處置想要投訴才對,而且實際上感覺就只是馬馬虎虎的對待而已。
                    而且對於轉生的同時,根本沒有好好考慮過,就把傑羅斯丟在滿是魔物存在的最兇惡領域。
                    比較好的方法應該是讓所有轉生者都一起在同一個地方才對,而這種舉動恐怕是因為想要適當的『讓你可以這樣的作弊,不是很好嗎』類似這種享樂目的的取向吧。
                    當然啦,也有像伊莉絲這樣享受世界的人在,而且不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混亂,而且也有什麼都不會作的人存在。

                    「還挺讓人煩惱的.....kukuku」

                    傑羅斯正凌厲的笑著。
                    他的笑容從一般上來看只感覺到滿滿的惡意。

                    就好像被他隱藏的惡意有所呼喚一樣,在地下的有個金屬製作的器材正發出讓人不舒服的鳴動聲。

                    如果有素材的話,就能做好行動的準備了。

                    所有的情況都取決於會不會發生直轉急下的況狀。

                    (43話 完)


                    回复
                    14楼2018-08-24 12:17
                      感謝譯文 好精彩的過程 讀的令人也High起來 根本是怪物大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8-24 19:58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25 10:26
                          感謝翻譯,不對吧!!都沒人吐槽為什麼雞這麼帥嗎??????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7楼2018-08-25 23:45
                            脚盆鸡


                            回复
                            18楼2018-12-02 13:50
                              是热 狗 人 咕 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21 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