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九世唐多吧 关注:3,970贴子:73,585
  • 8回复贴,共1

【唐多王道】灵车 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国民设定,有灵异,有拉灯,一次发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9 00:14
    *深夜党放文
    *国民设定
    *有灵异
    *有自创人物
    *有拉灯
    *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9 00:16
      ooc归我,故事归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9 00:17
        你好,欢迎收听午夜电台,我今天要讲的故事是一件十分诡异的实录。
        我是曾经是湖北205列车的售票员,今年2018年了吧,我已经84岁了。
        在1964年闰年,也就是我刚满30岁那年,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我从湖北一个大车站被调去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车站,在2月28日凌晨,也就是2月29日那天值班轮到我守夜,我裹着绿色的军大袄瑟瑟发抖的在值班室里听着广播,突然发现月台还有灯亮着的,我本认为是同事忘了熄灯,裹着大袄就出了值班室。
        当我想要熄灯的时候,居然看到月台的长椅上坐着个年轻人,他一袭青衫,坐的端端正正的,手里还抱着什么东西,因为天暗,我没看清。我走过去,对那个年轻人说:“小伙子,这么晚可没有车等的啊。”年轻人回头了,这下我才看清他的长相,他长的很白看上去清秀端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书生意气,他看上去也就16、7岁,年龄小,但是他的双眼就让我觉得,他就似活了几十年的老人。
        “我在等人,他等下就来了。”小伙子声音干净清脆,就算把他扔在茫茫人海里,也能够分辨出他的声音。我看着对方是小孩子,没有在意太多,认为是小孩子不懂事,大晚上的过来坐车。
        我坐在他的身边,看到他手里抱着一条白色的小贱犬,它有只眼睛有着黑色的轮廓,就像有很深的黑眼圈一样。
        那狗看上去并不是很贵重,但是小伙子却是紧紧抱着它的,小伙子看了我一眼有看了小狗一眼,对我说:“它叫查理,是一条血种纯正的皇室犬。”这下我明白为什么小伙子这么保贵它了。
        “你是这里新来的守夜的?”小伙子清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月台回荡着,我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磕磕绊绊的回答着,“啊,对……我是最近被调过来的。”
        “难怪了,你的那些前辈们没有告诉你,晚上的时候不能随便从值班室里出来嘛?”他的声音变的有些空灵了,听上去怪瘆人的,再加上他的话,我背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现在看上去反而我是那是个再被训的小伙子,而他像个长辈一样对我说话,我在心里暗暗提醒到,他只是一个黄毛小子,走过的路还没我走的桥多,怕他做甚?于是我咳了两下,对他说到:“小同志,你这么晚坐在月台,也没有车来,难不成在这里看风景嘛?”
        “阿叔,我说过了,我在这里等人,他很快就来了。”小伙子听上去开始有点嫌我烦了,我刚想说回去,那小伙子又开口了:“叔,你知道嘛这里曾经有火车凭空消失过吗?”
        我想了想,突然想起前一段时间,前辈们对我说过的一个故事,他们说在民国时期,在这里曾经有火车失事过,那是一辆绿皮的蒸汽火车,标号和现在的火车一样,叫205号列车,而且听说每到夜晚那辆火车就会在这里出现,而守夜班的同事总是会从月台那里听到“呜呜呜——”的声音,他们都说是灵车出现了。那时的我就是个毛头小子,对什么都不怕,在说那个时候的风气,所以也是无所畏惧的。
        我虽然心里毛毛的,但是还是硬着胆子和小伙子说话,“你是说那个205号幽灵列车?”小伙子突然顽皮一笑,对着我说:“原来你知道的啊,那能和我说说嘛?那辆幽灵列车的故事。”我心想,那小伙子笑成这样,一定是知道这故事的,如果真老老实实的和他讲,一定很丢人,不如绕开这个,和他讲的别的。
        “哈哈,这个故事太老套了,不如我讲个新鲜的,一定比这个有意思。”我当时心里没个底,脑子里乱乱的,什么故事也没有,强迫着自己随便编一个有趣的故事。
        “叔,一看你就是没底,不如我给叔你讲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吧。”小伙子打断了我,他看着那黑漆漆不见底的铁路,又抬起头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缓缓开口道他所谓的故事。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故事情节我也只记得大概的,可能也讲不清楚,怪奇怪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29 00:19
          他说,从前有一户姓墨的大户人家,这家人的老爷只娶了一个夫人,而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子,于是把所有的希望压在小少爷身上。他们把小少爷送出了国外,花了大价钱送去了日本。在日本,小少爷努力的学习,挤破头终于挤进班里前几名。但是不久国内打起仗了,小少爷想回国,但是却没有钱财,其中一个同班的提议让小少爷去卖身得钱。小少爷被同班的骗到了酒吧,他们拼命把小少爷灌醉,他们是要趁小少年醉酒把小少爷给强了。

          后来突然的出现了一个一身唐服的少年,少年是当时全世界比较有名气的家族里的少爷,少年救了小少爷,并且把他带到了美国。少年对小少爷说不上好,但是小少爷的衣食住行都由少年管理,后来几经磨合,他们在一起了。但是小少爷还是执着的要回国,少年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还是答应了小少爷。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能清楚的回忆起,小伙子温暖的笑容,和他眸子里的那一瞬间的流光溢彩。

          小少爷独自回国了,到了家里,他才发现父母早就知道自己已经和少年在一起了,他慌了神,看着父母失落和愤怒的模样,他选择了逃避。他欺骗了父母说他已经准备和少年分手了,才得到了原谅。

          在美国的少年并不知道这一回事,他乘坐轮船回了国,结果在转车的时候出了事故,他就这样失去性命。等小少爷知道的时候,少年已经过世一年了,后来他一直趁休息的时候在车站的月台等着。

          飞来横祸,火车站出事故了,在月台的小少年被卷了进去,于是小少爷带着他所有的愧疚与等待死在了那场火车事故里。

          我听到这里,也不惯什么男女伦理了,一心想着这两人没能相爱相守一辈子简直可怜。感叹一句道:“那两个人应该在天上圆满了……”

          小伙子看了我一眼,对我一笑,不再说话。

          “呜呜呜呜————”火车进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法,我愣了一秒,急忙转头看向那挂钟,挂钟稳稳的指着凌晨2点。我有点犯糊涂了,怎么可能这么晚还有车呢?

          再转头看向身边的小伙子时,小伙子已经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那辆绿皮火车。我随着小伙子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是一个身着华丽唐服的20多岁的青年对着小伙子招手,那青年身后是一只巨大的银色皮毛的狼。小伙子往青年那小跑着过去,一下子跳到了青年身上,青年抱了他一会儿,然后把小伙子放下来,牵着他的手进了那辆绿皮火车。

          他们上车后,火车立马就开走了,在火车高速的行驶中,我看到了那用红色油漆写着的大大的“205号列车”。我心一惊,才发现,那是一辆传说中的幽灵列车!而那个小伙子和那少年是……!!!
          我猛的想起十几年前那篇报道,标题是墨家少爷墨多多被卷入205火车事件!我的心都寒了,我这是大晚上碰见鬼了!!!!!
          ————————————————



          “哈哈……”
          “怎么?……我们墨大少爷爱上了听午夜广播剧了?”唐晓翼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用着刚睡醒的沙哑有磁性的嗓音说到。
          “打扰到你睡觉了?”墨多多头也没回的关着收音机。
          “我们都已经死了,睡不睡都行,你难道忘了?”唐晓翼双手搭到后脑勺,靠着床头,微睁开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着墨多多的背影。
          “没。”墨多多放好收音机就爬上了床盖好被子与唐晓翼并坐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9 00:24
            “刚刚在乐什么呢?”唐晓翼已经闭上了双眼,仰着头闷闷的开口。

            “啊,就是以前去车站等你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阿叔,然后这个阿叔刚刚在广播里说见到我们和205列车的故事。”墨多多看着唐晓翼,突然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笑的贱兮兮的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在吃醋啊。”

            “呵,谁会想到吃你个大少爷的醋呢,话说上次亚瑟来家里那次,你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啊,是不是在吃醋啊,墨大少爷。”唐晓翼边打着墨多多的兴趣,边打着哈欠。

            “……你个大恶魔!”说着墨多多骑上了唐晓翼的身子,把唐晓翼禁锢在双臂之间。低下头看着唐晓翼不变的俊美面容,唐晓翼突然笑了一下,墨多多恍了神,脸色微红,然后一鼓作气的拖起唐晓翼的脸庞,硬生生的亲上了唐晓翼的嘴唇,唐晓翼有点惊讶,但是很快就放松了身体接受着这来之不易的主动的吻。墨多多的吻技并不好,他只能像个懒猫一样微动着双唇舔舐着唐晓翼的嘴唇,他只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唐晓翼不太满意他的浅尝辄止,然后伸出一只手抱着墨多多的腰,另一只手压着墨多多的脑袋。两人的唇齿碰到一起,多多被磕疼了,想着起身,但是此时的唐晓翼已经攻入了城池,只好顺着他来了。

            当接吻结束时,墨多多喘着气,整个人都瘫在唐晓翼的身上了,在灯光下,他红嫩的双唇上的一条银丝被照的闪闪发光,唐晓翼低下头舔舐掉了那银丝,然后又轻轻的吻着他的双唇。

            “啊,又来啊……”墨多多一边接受着唐晓翼温柔的吻,一边轻叹气着。唐晓翼拉下墨多多身上那件他自己的宽大的衬衫,本来就只扣了两三个纽扣的衬衫被解开了,从墨多多身上的痕迹就可以知晓,他们在不久前曾有过一次肌肤之亲。唐晓翼单薄的双唇从墨多多的脸颊开始,到脖颈,再到锁骨和胸膛。

            “唔——”墨多多喘了一声,然后唐晓翼放弃了,他戏弄着笑着看着墨多多,眼睛里全是狡猾。墨多多看着唐晓翼的眼睛,气不过,然后伸手下去想要抓住那人的下╳体,结果发现那处已经╳硬╳到不行了,墨多多僵硬的抬起头,看着唐晓翼眼中的戏谑已经转化成了情╳欲。他半迷着双眼,此时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充满了危险,墨多多转身就想跑,结果被唐晓翼抓住了脚腕,硬生生扯了过去,然后被唐晓翼压在身╳下。

            唐晓翼那漂亮的双唇在墨多多的耳边轻声吐气,墨多多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吓的直打抖,结巴了一样说着:“唐……唐晓翼……那个我我我……我们之前不是……做╳过╳了嘛?……”唐晓翼眯眯一笑,就似罂粟花一样,美丽却有着剧毒,唐晓翼对于墨多多来说就致命的剧毒,但是他又愿意沉迷于其中。

            “是啊,但是墨少爷,那是之前啊,现在和之前哪能比不是?”唐晓翼起身又吻向墨多多的双唇。



            ——————拉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29 00:26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29 00:28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8-29 08: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6 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