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舞吧 关注:27,822贴子:653,352

【三舞校园文】《纯粹欤》三舞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三舞校园文】《纯粹欤》三舞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8-31 17: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8-31 18:23


      回复
      4楼2018-08-31 20:4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8-31 21:19
          爱楼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31 21:19
            楼楼加油,这次应该不会弃坑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31 21:20
              第一章:遥不可及(上)
              还没有亮透的清晨,下着雨。
              那些细雨落在街两旁香樟树繁茂的叶片,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弥漫着氤氲的水汽和雾气,夹着芳草的气息,显露出这座海边小城特有的润泽气质。
              昏黄的路灯倏然间全灭了,四唯路上热闹了起来。
              二三两两的全是学生,或叽叽喳喳地结伴同行,或骑着单车鲁莽冲撞,或皱着眉头低头思考,或一边撑伞一边翻着漫画......他们都朝着个共同的地方前行——那里是耀华中学。这所学校是直属于市教委的公立重点学校,每年的高考升学率本科率是100%,重点率是97%, 在这座城市,有着响当当的口碑。除了耀眼的成绩外,学校的硬件设施也领先于其他学校,六方平方米的建筑面积,有着中西合璧的教学楼、图书馆、实验室、科技馆、网络中心...还有设施齐全的体育馆以及受国家保护的可以容纳两千人的大礼堂。
              唐三站在教室门前的走廊上,听着奥斯卡的碎碎念:“小三,你知道吗?初一新生里有个美女,好像叫……叫什么来着……喂,胖子!叫什么来着?”奥斯卡拍了拍马红俊的肩,问道。
              “好像叫……叶莎潆。”马红俊摸摸后脑勺。
              而唐三的思绪并不在这里,而是在楼下楼梯口的走廊那儿,因为,冉盈舞在那儿。清晨湿濡的光线里,她的面庞显得特别柔美,细弯的眉毛,睫毛又软又长,就像蝴蝶的翅膀,呈粉色的眸子灵动可爱,白得有些透明的皮肤,更衬得她甜美可爱。
              她一笑起来,露出脸颊上的小梨涡,让唐三在这个笑容里有些心跳加速。他微微上扬了嘴角,心里有一处软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很快,奥斯卡发现了唐三的心不在焉,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了冉盈舞,奥斯卡露出痞痞的笑容:“怎么?又被女王‘陛下'勾了魂了?”
              “唉,小三,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马红俊有些安慰的意思般的拍拍唐三的肩。
              听到这儿,唐三的心沉了沉。他知道单恋的人多可悲,就像一个要冲破重重枷锁的人,不断向前冲,满身伤痕。
              今天早上顾曦晨在校门口见到冉盈舞的时候还挺高兴,几步上前扯扯了扯她的书包带子冉盈舞转过身看到是顾曦晨,不由得笑了。
              顾曦晨虽然心里满是欢喜,面上却不屑地撇撇嘴:“喂,你就不能改改你的发型吗?都让人觉视觉疲劳了!”
              自从初一认识冉盈舞,她就是梳利落的蝎子辫,露出光洁的额头,千年不变的形象。他问过冉盈舞为什么一直留同样的发型,是不是有某种特殊的怪癖。其实他是想说也许编两个麻花辫也挺适合她。冉盈舞说,她挺喜欢这个发型的,便于打理,早上起来用手随意地编一下就行了。这倒是很符合冉盈舞的性格,利落、简单,不像这个年纪的女生。总是想着法爱美爱打扮。
              冉盈舞不算是最美的女孩,她却是公认的最有气质的女孩。即使她穿着蓝色校服校裤,在一堆穿着相同衣服的人里也有着与众不同的光芒。她有着股子傲气,矜持大气得带着天生的大家闺秀的范儿。她从来就是淡定从容的模样,不像顾曦晨是个莽撞冲动的少年。
              冉盈舞瞪了他一眼:“自然是没有你们家宁荣荣好看。”
              冉盈舞常拿他和宁荣荣开玩笑,他们都是直接从耀华中学的初中部升上来的,初中的时候就同班。冉盈舞和宁荣荣是好朋友,有一阵宁荣荣挺迷顾曦晨,在初三快毕业的时候,宁荣荣在一堂自习课上跑到讲台上结结巴巴地念了一首诗: “你从梦中走来, 一如夏日天边的云彩,我忍不住站起来为你喝彩,我多么希望得到你的青睐,这芬芳的玫瑰,就这样为你而开,没有太多的奢望,就是这样静静地期待,期待着你在不经意的一瞬,能注意到我的存在,在我最美丽的这个季节,能被你轻轻地采摘,那么,即使这短暂的一生再短暂些,我也不会觉得了,生命的空白。”
              宁荣荣念完诗以后,清清嗓子,又说了一句: “致. 顾曦晨。”
              全班在几秒钟的沉默后,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他们内心都被宁荣荣的勇敢给点燃,他们齐刷刷地喊着“顾曦晨、顾曦晨、顾曦晨”,惹得旁边教室的老师都过来询问。但全班同学都维护了宁荣荣的尊严,谁也没有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年纪,喜欢的心情都是角落里的花朵,遮遮掩掩地盛开,而宁荣荣的大胆泼辣让他们为之雀跃。只不过顾曦晨对宁荣荣倒也没有什么改变,没有因此疏远她,更没有因此与她走得更近,两个人还是向以往一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8-31 21: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8-31 22:3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01 04:14


                    回复
                    12楼2018-09-01 12: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1 15:07
                        开学了,以后只能一周一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9-02 12:5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3 21:10
                            接上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9-09 07:45
                              对于宁荣荣不了了之的告白,冉盈舞并不觉得惊讶,像她那样无厘头的性格什么事做不出来?她意外的是宁荣荣怎么找了这么美丽的一 首诗,一直到现在,她都觉得那诗里有着最深切、最浓郁、最悲伤的爱恋。
                              说起顾曦晨和冉盈舞的关系,其实开始的时候也是普普通通,成绩不分上下,常常一起参加竞赛,一起组织班级活动, 一起讨论功课....慢慢地,也就成了朋友。
                              “对了,宁荣荣去文科班了。”
                              走在冉盈舞身边的顾曦晨淡淡地“哦”了一声。
                              “以后你可以来(1)班找她。”
                              顾曦晨不置可否,可又觉得这话有些不对,琢磨了一下,狐疑地同:“来?怎么不是去?”
                              “我也去(1)班了。”
                              顾曦晨的心脏狂跳了几下,脱口而出: “不是说好会留在理科班吗?”
                              冉盈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我跟父母讨论过了,我觉得我还是更适合文科。”
                              顾曦晨身体一顿,面色大变,不管不顾地扬高声线: “你这个人,怎么都不跟我商量商量?”他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变卦,虽然他们从来没有约定过什么,但他觉得他们间是有默契的。
                              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如果早知道她要去文科班,他也会去的。
                              顾曦晨的心里有一团无名火在烧,但不知道该冲自己发脾气还是冲冉盈舞。
                              冉盈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简直莫名其妙。读文科还是读理科那是她自己的事,她用得着跟他商量吗?其实她的成绩一直不错,应该说,那是相当不错。在高手如云的耀华中学,她在全年级也在前二十名里,各科成绩都很稳定平均。只是她对自己职业分析更偏向于法学和管理类,而这些专业多是文科,所以才决定转到(1)班。宁荣荣知道她要去文科班,也要跟着过去,对她来说学文科还是学理科根本就不重要,反正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就是,念到高三不参加高考,直接去国外的学校。之前顾曦晨问过冉盈舞,因为当时冉盈舞还没有最后决定,就有些讳莫如深,顺口说应该会留下。
                              冉盈舞没有回答他的质问。径直朝前走。
                              “喂,说清楚!你是神志不清楚了吗?”
                              “你才神志不清了!”
                              “被强迫的?你父母?老师?”
                              “我看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我真是快被你气死了!”顾曦晨跺跺脚, “这么大的事 你怎么不和我说?”
                              “不就是分班!”
                              “不就是....”
                              冉盈舞偏过头看他一眼。
                              顾曦晨咬牙切齿地问: “你到底懂不懂你在做什么?”
                              “你想说什么?”
                              顾曦晨迟疑一下,气急败坏地嚷嚷:“走吧走吧! 有多远走多远!像你这样的人待在理科班只有看着别人超过你的分儿!”此刻的他,就连自己都觉得像个要无赖的孩子。
                              “我只是更喜欢文科一些。”
                              “喜欢?你究竟知道你喜欢...哪科?
                              “顾曦晨,别无理取闹!”冉盈舞停下来看着他。
                              “你以为你就很成熟?”
                              “我不想跟你吵架!”
                              “有吗?”顾曦晨没好气地干笑两声,“哈哈, 你说,你错了吗?”
                              “我做错什么了?”
                              顾曦晨气得举起拳头威胁似的晃晃:“你脑子里都是糨糊吗? ”
                              “如果我承认,你会觉得高兴点儿,那你就那样认为吧!”
                              顾曦晨要出离愤怒了,感觉就像重重一拳打出去, 却打在了棉花上。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生气,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她不理解。她就是这么迟钝!难道非要他站到面前表白,那她就懂了吗?不,她很可能还是不懂,而以为他只是把她当朋友一样喜欢。这个女生是一点儿都没有开窍,她脑子里想的只有数学公式,只有ABCD,只有唐诗和宋词。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狂热地热爱学习?对顾曦晨来说,在学习上浪费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可是冉盈舞喜欢把一切时间都‘“浪费”在学习上。你看她课表上密密麻麻的排班,从早上到晚上,就连课间十分钟她都有详细的安排,要背的课文、 要做的习题、要看的书籍、要准备的科目。她就像一 名虔诚的圣徒,对学习这件事顶礼膜拜。
                              虽然冉盈舞和顾曦晨看上去只是朋友,但其实在所有人心里,他们真是般配的一对,无论从外貌还是从成绩上,都很亮眼,一起参加竞 赛他们都能双双获奖, 如果是辩论或者知识问答,他们]这组更是配合得默契十足; 一起组织班级活动, 两个人也都很有号召力,在策划分配和执行上,也分工明确;在成绩上,名次都咬得紧紧的,而且有时老师问一道题的解答时,问了顾曦晨,又会问冉盈舞: “冉盈舞同学,你有什么新的解题思
                              路? ”或者问了冉盈舞,又会问顾曦晨: “顾曦晨同学,你再用你的方式跟大家讲解一下”
                              他们同样聪明,同样优秀,同样光芒四射。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就是一幅最美的青春画卷。
                              顾曦晨一直以为,冉盈舞跟他的感觉是一样的,他们什么都不用说,这就是默契。
                              可是今天他才知道这就是他的自以为是,冉盈舞就拿他当普通同学而已。她根本没有拿他当回事儿,这……真让他抓狂!
                              “以后不懂的题可别来问我!”他没好气地说。
                              冉盈舞扫他一眼,继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9-09 07:48
                                朝前走。
                                “以后我可不管你了!”顾曦晨在她身后说。雨伞有些斜,清冷的雨落到他的脸上,也浇不灭他的怒气。
                                冉盈舞继续朝前走。
                                “快去你的文科班!”他大声嚷嚷。旁边有经过的学生频频侧目,他怒目相向,别人自动别转面孔。
                                顾曦晨跺跺脚,嘟囔声:“ 没劲! ” 他垂了垂眼。其实心里想说,我以为你会考虑我的感受,会来问问我的想法,我以为你也和我一样,害怕两个人会分开。但原来这种感觉只有我才有!这种难掩的失落和烦躁让他的情绪很混乱,他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开学的第一天,天气这么糟糕,下着雨,有风,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杂乱无章,他整个人也被冉盈舞带给他的这个消息弄得更加烦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9-09 07:49


                                  回复
                                  19楼2018-09-09 14:24
                                    都没人【哭笑不得】一开学就这么人烟稀薄了吗?【捂脸】【捂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9-09 18:23
                                      dd,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9-09 21:4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10 01:24
                                          顶~初一党两周一次假不容易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15 15:54
                                            第三章:岁月静好
                                            冉盈舞进到(1)班的教室,就看到宁荣荣急匆匆地朝她招手,她顶着一头粉色齐肩短发,一件军绿色T恤和卡其色的七分裤,身体朝桌前倾,正在和人抢一本书, 看见冉盈舞进来赶紧松开手冲她打招呼,手里的书也被人抢了过去。她有此恼怒地拍拍那人的头:“不许把我亲爱的书给弄脏了,看完要立刻还给我,这可是我排了一上午队好不容易拿到的签名书。”
                                            冉盈舞朝宁荣荣走过去,坐到宁荣荣身边为她“安排” 好的座位上,扫了一眼那本让宁荣荣心疼不已的书。不用看就知道是毒害女青年的书,可冉盈舞连一本也看不下去,她就不明白那种无病呻吟的调调怎么就能那么受欢迎? 堆砌的全都是华丽的辞藻、空洞的情绪和一些悲惨的命运。这种纯粹给小女生看的文章,冉盈舞觉得宁荣荣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的女生,冉盈舞觉得宁荣荣简直就是精神分裂。
                                            虽然冉盈舞之前在(7)班,但在年级也小有名气, 跟很多人不算熟,但也都认得。
                                            这时宁荣荣无意间朝身后扫了一眼,怔了怔,跳起来走到一个男生面前,略带恼怒地指着他:“你怎么在这?”
                                            冉盈舞扭头看了一眼,是个完全不认识的男生。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儿,手环抱在胸怀前,顶着一头银紫色的短发,痞痞地笑着。
                                            “说啊,你怎么在这?”宁荣荣见他不说话,语气里有些不耐烦。
                                            “我是这个班的。”
                                            “这是我们班的奥斯卡。”旁边有男生促狭地说。
                                            认识奥斯卡那天晚上他们一同在图书馆看书,不知不觉中她竟然睡着了,她醒来时,正对上奥斯卡饶有兴致的目光,她的脸闪过羞涩。而他突然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错愕中,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小奥,怎么了?”奥斯卡身后传来声音。
                                            “哦,没事,遇见美女了。”奥斯卡转过身去,拍拍唐三的肩。
                                            唐三见到冉盈舞一怔,她……怎么转到一班了?
                                            “你好。”冉盈舞莞尔一笑。
                                            “你好,我叫唐三。”唐三嘴角微微上扬。
                                            “我叫……”冉盈舞话还没说完。
                                            “不用,我认识你。”唐三便说道。
                                            “也对。”冉盈舞笑道。
                                            ……
                                            正笑闹着,上课铃响了。进来的老师三十来岁,个子不高,略微有些胖,把白衬衫扎进裤子里,显得腿更加肥短了,一副村干部的乡土气息。他把讲义夹往桌上一放,班长立刻喊起立,向老师敬礼后,他清清嗓子,示意大家坐下: “同学们好,从今天开始我将会是你们新任的班主任。”
                                            话音刚落,数室里顿时一片哗然,谁都知道上高二换班主任是很少见的事,何况换的还是面前这位‘“貌不惊人” 的老师。
                                            这位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大的正楷字: “钟原”。每一笔每一画他都写得很用力,停顿转折的地方很有笔锋,字如其人,黎允儿能猜到钟老师定是一个严谨认真的人。
                                            “我姓钟,教数学....”
                                            台下就像是被捅了马蜂窝一样, 嗡嗡嗡地窃窃私语。
                                            钟老师挥挥手: “安静,请同学们安静一下。作为你们的新任班主任,我真诚地希望在今后的学习里,能够和大家坦诚交流,愉快相处,互相帮助,彼此友爱,让整个班级都能够处于一种和谐的共同进步的状态。”
                                            钟老师停顿了一下,班长带头鼓掌,但稀稀拉拉的几声,明显底气不足。
                                            钟老师也注意到了同学们的冷淡,笑了笑: “说实话,接手这个班我的压力也很大,我知道要做到让同学们满意,让家长放心,我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我明白只凭我个人的努力和热情还远远不够,我希望能和你们做朋友,得到你们的支持,大家能够共同进步,创造出属于我们的辉煌。”
                                            这次,掌声依然清冷,就连毕夏心里也有些打鼓。年级里一共有三个文科班,(1)班算是不错的选择,可是没有想到来就换了班主任,在这么关键的时期,老师和学生之间也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 在班级的管理和教学上也会有适应的过程,难怪大家对高二换班主任很抵触。
                                            一下课,八卦就传来了。原来(1)班的班主任被高薪挖到了私立学校,而这位钟老师是刚从别的学校调过来临时受命的。
                                            “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到底行不行?”
                                            “我们班一直是年级前三,现在肯定得落后!”
                                            “真是倒霉,高二换班主任,早知道我就去理科班!”
                                            “那‘老棉花’该不会是教乡村学校的吧,看着这么土。”得,刚一下课就已经有人给钟老师取了绰号,觉得他脾气很好,讲话软绵绵的,所以被称作“老棉花”。而倒霉的数学课代表,从此以后也被称为“小棉花”。
                                            众说纷纭,大家甚至商量着先观察“老棉花”一段时间,若不行就去校长那里提出罢免钟老师。冉盈舞倒是无所谓,她反正都是新到一个班级,谁当班主任对她来说都需要个熟悉的过程,她一下课就拿出数学练习册做起后面的题来。
                                            “小舞,今天才第一天开学呢……” 坐在冉盈舞前面的孟欧回头看她在做题,夸张地喊起来。
                                            “就写着玩呢!”冉盈舞笑了笑。
                                            “你做的什么练习册,也给我看看?”孟欧拿过冉盈舞的练习册,看了看封面,“是黄冈的试卷呀,你从哪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9-18 12:58
                                              你做的什么练习册,也给我看看?”孟欧拿过冉盈舞的练习册,看了看封面,“是黄冈的试卷呀,你从哪里买来的?”
                                              “别人给我的。”冉盈舞说的别人,是顾曦晨。顾曦晨总是有本事找来各种练习册,他们俩会同时做一套题,然后对答案,看谁的分更高。冉盈舞的所有科目都很均衡,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数学上她是有所欠缺的,她在学习上偏重数学,在数学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最多。顾曦晨总是说她解题思路古板,虽然每次答案正确,却是用的最笨的方法。
                                              “也给我复印一份吧。”孟欧说。
                                              听孟欧这样一说,旁边的同学也借了冉盈舞的资料来看,都说要去复印。冉盈舞知道大家并不是觉得她这套题有多好,而是觉得别人做了这套题,自己没有做,好像就会差了很多。其实每个人都会做额外的复习题,很多人都是偷着做、藏着做,那种竞争是从一开始就形成的,特别是这种重点学校,学习氛围会让松懈的人自己都感到惭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9-18 12:58
                                                抱歉呀,周末的时候太忙了,所以没发,现在补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9-18 12:59
                                                  第四章:已沫不及
                                                  冉盈舞的家住在离学校不远的晶蓝半岛,骑单车十分钟左右,上学放学都很方便。 在
                                                  她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们搬到这里,因为这里属于耀华中学的学区,小升初是直接上
                                                  的。也因为耀华中学,这一带的房价特别高,那时候冉盈舞的父亲生意已经做得不错,贷一部分款买下了晶蓝半岛的一套两百平方米的叠拼别墅。一楼两户人家,三层小楼,欧式风格的外墙, 各自带独立的小花园。冉盈舞跟父母,还有奶奶一起生活。
                                                  冉盈舞拿钥匙开了门进去, 没想到父母都已经回来了,父亲在客厅看报纸,母亲和奶奶
                                                  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爸,您今天回来得可真早!”冉盈舞换好鞋,去厨房跟奶奶和母亲打过招呼后,愉悦地坐到父亲身边, 拿起一个苹果舒适地靠在他身边,脚放在沙发上,刚准备咬一口,父亲赶紧说: “削了皮再吃!”
                                                  冉爸爸从女儿手里接过苹果,用水果刀细细地削皮。 “今天是我闺女开学第一天, 怎么也要起吃个饭!”冉清军宠爱地望女儿一眼,“到文科研还适应吗?”
                                                  冉清军削完整个苹果,苹果皮还是长长的一条,他又仔细把两头剃掉,这才满意地交到女儿手里。
                                                  “挺好的。”冉盈舞清脆地咬一口苹果, “对了, 以前(1)班的班主任辞职了,现在带我们的是钟老师。”
                                                  “钟老师? 他以前教你们什么?”
                                                  “没有教过我们,是从别的学校新调来的。”
                                                  “怎么这个时候换班主任?还是一个不知名的老师。”冉清军皱皱眉。
                                                  “这有什么关系?学习重在靠自己。”
                                                  冉盈舞本来觉得换班主任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在饭桌上父亲跟母亲一提这件事,两个人都觉得换位新调来的老师不太好。
                                                  “刚来你们学校,根本就不熟悉你们的进度,再加上他也没有带过耀华中学的高三学生,这不是把你们]当小白鼠吗?”
                                                  沈梓瑜的反应更是激烈:“不行,一位毫无经验的老师怎么能担得起这么大的担子,依我看,还是让换个班。你们年级不是一共三个文科班吗?我去找你们教务处长,问问哪位老师好一些,咱们换个班。”
                                                  “这,不好吧?”冉盈舞没想到父母会让她换班级。
                                                  “你们这位新老师教的又是数学,这可是你的弱项。”母亲义愤填膺地说, “真不明白你们学校怎么想的,高二了还换班主任!”
                                                  “妈, 我觉得我们钟老师挺好的!”冉盈舞辩解道。
                                                  “最怕的就是这种老师,让你们觉得好,跟你们打成一片,根本就没有办法管好班级!”母亲继续说,“做老师还是应该拿出老师的威严来。”
                                                  “可是我不想换班。”冉盈舞把碗轻轻地放下,淡淡地说。
                                                  父母交换一个眼神,缓缓语气: “那就再观察观察吧。”他们都知道,女儿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她自己心里拿定了主意,别人的劝说是无效的。
                                                  “吃饭吧!”奶奶往冉盈舞碗里夹菜,不悦地冲着儿子儿媳说,“这还让不让孩子吃饭呀?”
                                                  沈梓瑜看了女儿一眼,也笑了,也往女儿碗里夹菜,柔声说:“快吃饭吧! 奶奶今天做的菜都是你爱吃的。”
                                                  冉盈舞甜甜地冲奶奶一笑:“我就知道奶奶最疼我! ”饭桌上的气氛重新愉悦轻松起来,大家开始谈论一些琐碎的事, 而奶奶时不时往冉盈舞的碗里夹菜,虽然她爱吃的几道菜明明就摆在她面前,但奶奶还是生怕她少吃了几口。
                                                  冉清军和沈梓瑜都没有念过大学,他们从农村出来打工,在一家服装厂工作的时候相识相恋,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一无所有, 因为冉清军头脑灵活,借钱接手了一家濒临倒 闭的服装厂,从做零售开始,慢慢地把厂子做大做强,后来这家工厂又成为一家国外品牌在国内的加工厂,效益更是与日俱增。在冉盈舞上初中的时候,父亲的厂子进行了股份改制,成为有外资背景的公司,他也从“厂长” 变成了 “董事长”。沈梓瑜也一直跟丈夫携手并进,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两个人把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虽然家境优渥,但冉盈舞一点儿也不骄纵。她认真、积极、踏实、 谦逊、 有礼貌、有
                                                  主见....她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并且努力地耕耘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9-19 21:17
                                                    哇噻,两更耶,我好厉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9-19 21:18


                                                      回复
                                                      29楼2018-09-20 10:3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22 09:59
                                                          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09-23 09:2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23 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