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3,175贴子:1,377,529

◆18.08.31◆【转载】轩辕剑之汉之云后续(衔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我们可爱的于朦胧!


回复
1楼2018-08-31 17:21
    上审核图和授权图,艾特作者@轻歌雅音✨浅汐 首发LOFTER 刚刚为什么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31 17:24
      楔子
      酋魔一战,轩辕剑出,一生一死,别无他法……
      当方天画戟刺入那一白色时,其主人睁大双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主动迎上前,让他措手不及,无法收手……
      他抱紧那白色人儿,忍住眼泪不让它流,却还是被那白中红刺得不停流着……
      他说:“对不起……哥,你还有……还有耶亚希,还有飞羽这些……这些兄弟,而我,却什么都没了,所以……”
      他用手抵在他的胸口,让那些源源不断涌入体内的红色剑气再次传回属于他们主人的体内,却依旧无法救回那个逐渐虚幻的白发少年,话语中竟带着几丝哽咽:“不要,暮云,你怎么那么傻……我们说过的,等到这一切过去了,我们就和耶亚希一起回到那个小木屋,过悠闲自在的生活,你怎么能违背……”
      白发少年艰难地抬起手,抓住了抵在自己胸前的手,口中竟也有一丝血缓缓流出,他闭眼休息了一会,又努力地撑开眼睛,那眼神中带着朦胧,嘶哑又轻微的声音也证明着他快坚持不住了:“暮云此生已作了许多错事,现在……是暮云偿还的时候了……希望哥哥,能够……原谅……”
      “好,哥哥,原谅你,你要坚持住好不好,”清澈的泪水顺着俊俏的脸流下,滴在了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拳上,“不要离开哥哥,好吗?”
      “对不起……暮云,不能坚守誓言了……也罢,这一切……终是梦一场……”
      “不要!暮云!!!”焉逢就这样看着怀中人闭上了双眼,原本紧握自己的手也松了下去,虚幻的身体也随着最后一丝剑气的传出而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了。此时,焉逢内心的疼痛比身上的伤口还要严重。
      同时,一把圣道之剑出现在他眼前。
      最后,轩辕剑集结大地灵力,一举消灭酋魔,大地回归原本的宁静。
      那些消灭酋魔的有功者,则被轩辕剑剑主召于身边,这些人之中,缺少了那位白发少年。
      -
      与此同时,一青衫黑发的少年,胸前的衣服已被染成红色,身上有着许多伤口,就这样昏倒在了一片桃林中……


      收起回复
      4楼2018-08-31 17:34
        不是真的忘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8-31 18:08
          好吧我来看看
          其实我自己在贴吧有开别的文,然而才几章就没写了
          答应别人开文的我过了两三年了也还没有开贴
          所以,这篇文会坑的概率很大来给大家先打个预防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31 19:50
            姑姑你这是在坑四叔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01 1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01 13:00
                有cp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01 13: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01 15:2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01 16:01
                      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09-01 17: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01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9-01 21: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01 21:29
                              思此,时间也不够了,不打算与他们争辩什么,墨渊简单道出重要问题,“即使你们想去,可若没有上神阶级,所有仙使到翼界是无法使用仙术的。你们要做的,就是与其他弟子一起保护好昆仑虚,等我回来时,封山,明白了吗?”
                              见上神如此,九人也应声回答:“是。”
                              -
                              历经千辛万苦,再加上有离镜的帮忙,很快,三人便从大紫明宫逃了出来,并回到了昆仑虚,不料,这司音飞升上仙所要经历的雷劫,竟在此时来到。而墨渊,竟生生替司音挨了这三道雷劫……次日司音醒来,询问墨渊在何处,得到的答案竟是在闭关了……原来墨渊早就打算替她挨天劫,却不料她竟在这翼界内……
                              司音赶紧往墨渊闭关的地方跑去,发现洞口的结界后,也不管不顾的跪在洞口道歉。而后来到轩辕阁与耶亚希谈心,紧接着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仙法……
                              而那边的翼界,胭脂不顾危险,将本被关起来的离镜偷偷放走,让其先到凡间避避,然而离镜竟想去往昆仑虚……
                              几天后,叠风看到司音竟坐在位置上学习,不由得道:“十七,两万年前到不见你如此用功啊,如今这天劫一过,懂得参详道法了。”
                              “大师兄你来的刚好,我有一处正想问你呢。”司音指着这竹简,“你看这里,东皇既出,万劫成灰,诸天灭噬,说的是不是东皇钟是一等一的神器,也是一等一的戾器,是师傅所造,是天界的神器之一呢?”
                              叠风有些感叹,“十七呀,你要是早这么用功,也不用师傅替你历劫了。”
                              司音听罢,不由得懊悔。
                              这时,一位仙使走来,尊敬地对叠风说:“大师兄,有客人找司音。”
                              叠风和司音往一旁看去,一位里穿青衣,外披一件白色衣衫的的男子正走来。停下,“我是青丘狐帝四子,白真。”
                              叠风一听,微微一笑地行礼。
                              司音看到白真,原本那郁闷的心情立刻烟消云散,从位置上起来,几个小快步地扑进来者的怀里,话语中带着几分欣喜,“四哥。”
                              “太好了……”本还想说什么的司音突然想起大师兄还在一旁,赶紧转身,对着现正不明所以的叠风解释:“额……因为我自小便跟着折颜上神厮混在一起,所以我叫四哥就习惯了。”说着就看向白真,白真听此,不由得好笑。
                              司音看看白真,又看看叠风,继续道:“四哥,这位是墨渊上神的大弟子,西海水君二皇子,叠风。”
                              白真与叠风对视一笑,点点头示意,然后看向似乎不一样的司音,“这昆仑虚真是水土不错啊,难怪折颜要送你来此拜师,看把我家小司音养的,活脱脱地变成了个风流倜傥的小上仙。”
                              白真就这么一提,司音就有些难受,开始哭泣,就担忧看着司音,“怎么还哭了?”
                              司音吸了吸鼻子,“都怪我,让师傅替我经历了天劫。”
                              “难怪我见你周身仙气不同,竟是有飞升上仙了,这师父对你还真是不错,这天劫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
                              叠风见二人有长谈之意,“这都是自家人,你们先聊,我让膳房多添些菜。”
                              “不必麻烦了,”白真抬手拒绝,“我只是途经此处,顺道来看一看受天劫的司音,不会久留的。”
                              “那我更要避让了,两位随意。”叠风抬手行礼便离去。
                              司音看看远去的叠风,“四哥来,”拉着白真坐下,“四哥刚来就要走,为什么走得如此匆忙?”
                              “为了翼界的事啊。”
                              “翼界?擎苍吗?”
                              “对呀,就是为了擎苍。话说回来,你不好好待在昆仑虚,跑去翼界做什么?”
                              “诶呀,不就是听说二嫂要生了吗?想溜回去看一看……”司音用软糯的声音,弱弱地说。
                              白真一下笑出声,“你呀,真是,不愧为狐帝幺女,随便溜出去便惹得八荒大乱。”接着,便压低了点声音,认真道:“因为墨渊和擎苍在大紫明宫的争斗,天君很是忧心,便请折颜去一起商议压制翼界的法子,我便顺道来昆仑虚看看。”
                              “要压制翼界了?那擎苍真的要叛乱吗?”
                              “唉,”白真叹了叹气,站了起来,“迟早的事。”又想到什么,“你是墨渊最小的弟子,上战场这种事,应该轮不到你吧?”
                              司音也站起,“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果师父真的要带兵出征的话,我是一定不会逃避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白真和司音就往门外走去,“小五,四哥走了。”
                              “诶四哥,”司音抓住白真的胳膊,“我那小侄女叫什么名字啊?”
                              “凤九,白凤九。”
                              “凤九?凤飞九天,一听就是个破天而出的好名字。”
                              “你这解释倒也不错。”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名字会不会坏了她的姻缘……”司音一脸的认真,“阿娘有替她算过吗?”
                              “她才刚生下来,担心什么姻缘啊,”白真对自己的妹妹真的是非常服气了,“我们白家现在最该担心的人是你,赶紧学成下山,好给你找一门好亲事,免得阿娘整日里催我娶妻。”说到这,白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清纯的粉衣女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01 21: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01 22:19
                                  白真去北荒见谁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9-01 23: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9-01 23: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01 23:42
                                        Chapter 4

                                        “耶亚希……耶亚希……耶亚希!!”
                                        被人猛然一推肩膀,同时耳边传来一阵巨响,耶亚希回过头来,却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脸给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也差点摔在了地上,“焉逢,你吓死我了!怎么了吗?”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吧,你怎么了?自从昨天你去找司音回来之后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一旁的昭阳替焉逢回答。
                                        耶亚希又回想起昨日看到的人儿,不自觉将目光望向焉逢,“我……”欲言又止,“啊?有吗?额我觉得,我很好,可能,可能我是睡不够吧……有些困了,我……我先回房间了!”在还没有确定之前,还是不要告诉焉逢了,以免看到了希望,却得到了失望……
                                        语毕,就起身离开大厅。似走得匆忙,刚到门口就差点与迎面而来的尚章撞上,又一个不稳,预备摔在地上,手被来者拉住扶好,“耶亚希,你干嘛走的那么快也不看路啊?”
                                        “额没有没有,那个,我先走了……”用尚章的话来讲,就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疑惑,尚章进入大厅,看着坐在茶几两边的人,又看看身后,“焉逢,这耶亚希是怎么了?”
                                        焉逢也是很不理解,“她昨天回来之后就这样,不知道怎么了?”
                                        “她昨天不是去找司音了吗?问问司音吧。”昭阳见焉逢那担忧的眼神,提了个建议。
                                        “也好。”焉逢觉得不错,打算即刻过去。
                                        “诶诶我也去。”尚章跟上焉逢。他正好无聊,虽说他们的职务是看守法器,但其实昆仑虚并不需要人看守,这只不过是墨渊一时无法想出怎么样可以留下他们又不被天君指点的下下策。
                                        怎知他们刚到,就看到了大师兄叠风执剑正与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打斗。两人正想过去帮忙,司音却护着那人,而后令羽也及时挡在两人的面前,正与他们的师兄弟们说些什么。之后那人逃跑,叠风命令子阑追赶,司音等人也是不欢而散。
                                        两人找到了二师兄长衫,询问得知,那人,便是那翼界的二皇子离镜,只是没想到他竟会来到昆仑虚,刚刚叠风师兄正与他打斗,却被司音和令羽阻止并放跑了。焉逢与尚章对此事也有一些了解,是司音与他们所讲,那离镜不顾危险,在翼界将他们放跑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刚刚他们会顶撞自己的师兄放跑离镜。
                                        随即二人去寻司音,却不见其踪影,想必是去找那离镜而去,正想离开,却被一场好戏吸引了目光。那个,正是来寻玄女回去嫁人的玄女母亲。同时,司音与子阑也回来了。
                                        司音见到叠风正挡在玄女与她母亲之间,心知发生了什么,赶紧上前,站在焉逢和尚章二人身边,“我大师兄来头可大了,是西海的二皇子。”眼神瞄着身旁三位,子阑焉逢尚章明白何意,都同时点点头。
                                        玄女母亲上下打量叠风,觉得不错,“可有婚配?”
                                        司音示意子阑,子阑秒懂,“咳咳,没有。”
                                        一边的叠风只好微微一笑地看着玄女母亲,内心却不厚道地暗暗说了句:两个小**……
                                        “那上仙刚才如此阻拦,一定是对小女有意啦。”
                                        自家大师兄的神情看似有些不妙,司音先一步回答:“那可真说不准。”
                                        “谁知道呢?”尚章与令羽二人附和司音。
                                        “你两别胡说!”叠风深知不妙,“大娘,你听我说……”还没等说完,大娘就被司音拉到一旁。
                                        “大娘,”心里对叠风说了句抱歉后,司音再次化身演技派,“大娘,你看,这件事情才刚刚开始,不能直接戳穿他的。”
                                        尚章也跟着司音,“还是让他们自己相处吧。”
                                        “对呀,”司音继续煽风点火,“我大师兄怎样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好当面问他的,不好。”
                                        “待他二人真的定了,您还怕我们大师兄不上门提亲吗?”子阑继续添油。
                                        “所以我说啊,让玄女在我们这里再待一段时间,到时候……”
                                        “自然有好消息了。”焉逢邪恶一笑。
                                        玄女的母亲自是被这四人说得欢喜,“对。”
                                        然后转身,满怀笑意地看着叠风和玄女,“那我就放心啦。”而叠风和玄女也不得不笑着看着她。
                                        在送走玄女母亲之后,叠风赶紧与玄女解释,并对自己的两个师弟一肚子恼火,“怎么你们如此调侃。”又对一旁的焉逢尚章道:“还有你们,也跟着他们一块胡闹。”
                                        “怎么能说胡闹呢!大师兄,我们不也是为了解燃眉之急嘛……”
                                        “对呀大师兄,我们当然知道你对玄女无意,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地位,是要被赐婚的。”
                                        “好了,你们两个给我回去做晚课,你们两个也给我赶紧回轩辕阁。”
                                        “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02 08:15
                                          可四人殊不知,这玄女心中有些难过,而后又看到离镜写予司音的信,心中更为不平,而后,便做出了谁也料想不到的事。
                                          而这边,回去的五人在路上闲聊,焉逢想了想,问司音:“司音,昨日耶亚希是否去找你了?”
                                          “是啊,她做了桂花糕,想让我尝尝。”
                                          “那有没有发生什么?”
                                          “额……”司音回想,好像与平常没什么不同之处,“这倒没有,怎么了?”
                                          焉逢叹了叹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耶亚希自昨日回来之后就一直走神,问她她也不答,想着昨日是来寻你了,便过来问问。”
                                          “如若如此,那我去帮你探探口风吧。”
                                          叠风听此,深知十七心思,“十七,要问也是之后的事,晚课不准逃。”
                                          其实现在的司音早已因为师父之事不会再逃课,但刚刚自己如此玩弄大师兄,觉得待会晚课不妙,想要逃过一劫,却被大师兄的不准,拦了心思。

                                          焉逢与尚章两个人回到了轩辕阁,正巧,商横和昭阳正在摆餐桌,强梧游兆祝犁已坐在位置上。
                                          “正好饿了,看来我们两个回来得刚刚好。”
                                          尚章在路上直喊饿,见此,快走几步坐在昭阳的旁边。焉逢看横艾将最后一道菜端上并坐下,又看着只剩下的一张椅子,“耶亚希呢?”
                                          除尚章外的其余六人摇摇头。
                                          “会不会,是又去找司音了?”
                                          焉逢转身看向门外,一片黑暗中只有那星空,带着点点星光。

                                          不得不说他们对耶亚希的熟悉度,这耶亚希,真的是去寻司音了。记得上回司音说桂花糕好吃,便先到后山某处树林中摘桂花打算待会教她做法,顺便……套套她的话。不过嘛……这突如其想而不计划好的安排,后果就是……她彻底迷路了。
                                          虽说她已住了四万多年了,但昆仑虚之大,她又不经常来到此处,便非常荣幸的迷了路。
                                          无法,只好双手交叉画个决,以自己为中央的七八米开外皆明亮起来。
                                          耶亚希自己给自己催眠,昆仑虚乃天族圣地,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的,不要怕不要怕……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耶亚希浑身发抖,本身较为缓慢的步伐逐渐加快。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人就在自己的附近,不由得害怕,“呜呜我后悔出来了……”
                                          若不是那天见到白真之后自己总有那就是冰块儿的感觉,以及大家对我的疑惑,自己也就不会在房间默想很久后决定去寻司音了解白真……然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02 08:16
                                            就在耶亚希天人交际之时,一个转弯,就不知道被什么撞倒了!
                                            “啊啊啊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呜呜……”耶亚希害怕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看前。
                                            “诶诶,我可不吃蜡烛的。”
                                            传来的,是一个较为沉稳的声音。耶亚希壮着胆儿,慢慢地把手放下,看到的,是一个身着都以绿色为主的男生。
                                            “啊啊啊……那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耶亚希赶紧站起拉起和她一样跌倒的男生,“我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是鬼?”男生内心很是难受,自家主子担心小殿下,就偷偷摸摸地来到这里暗中保护,自己也被拉到这里,虽然自己对于能够天天见到小殿下感到很高兴,但是……主子一点也不贴心!你不饿就算了,饿了还要我来找吃的,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果子了,发现这边有个亮点还一直移动,就好奇地上前看看,末了竟被当成鬼……想着就看向自己脚下的果子。
                                            耶亚希尴尬,顺着他的眼神看到地上散乱的水果,立刻蹲下,捡起还是完好的水果,递给男生,挠挠头,“不好意思啊!”上下打量男生,“你是?”耶亚希抱证,这个绝不是昆仑虚上的人,对昆仑虚迷路,这个耶亚希不解释,但是对于昆仑虚上的人,她可是很熟悉,这个人,很有问题!念此,耶亚希谨慎地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来昆仑虚是想做什么!”
                                            男生进退两难,这支小蜡烛明显是怀疑自己了,看她和小殿下玩得那么好,应该不用怕她的心思是怎么样的,他相信小殿下的眼神。和她直接说明身份?主子会不会把我的毛都给拔了啊?万一说实话她再告诉小殿下,这就麻烦了……不说,他静静地看着耶亚希虽恐惧却也不退缩地做着防御的姿势,这……
                                            就在二者陷入僵局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毕方,是发生什么了吗?”
                                            二者同时把眼光转移到发声处,看到来者,竟同时开口:“殿下!”“冰块儿!”
                                            仍是那青衫,外披一件白衣,正呆愣着看着耶亚希。白真在树上等了很久,这毕方还没回来,寻思无聊,也就打算过来找找,怎知怎么会在这里见到耶亚希。白真一早就知道焉逢他们都在昆仑虚,虽说那一世的劫难他口头上说不介意,说忘了,但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些记忆,越是想忘,就越是清晰……恨?他们这样做其实在他归位重新思考时也就理解了。不恨?白真说不上来的为何不恨,要自己真的原谅他们……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9-02 08:16
                                              也是因为这样的矛盾心理而导致现在,他都不敢出现在焉逢他们的面前,直到自家妹妹出了事,妹控心理战胜了这矛盾心理,于是乎前天白真就这样潇洒地出现在了昆仑虚。离开后白真想着那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的司音,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藏到这小树林里,想着近距离护着司音,哪想到……
                                              “冰块儿……真的……真的是你吗?”耶亚希看着白真,那熟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眼眶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诶诶,别哭啊。”白真正想着如何作答时,被耶亚希那瞬间通红的眼睛弄得不知所措,他可是最怕女生哭了。
                                              然而被他这句话一激,耶亚希顿时眼泪直流。白真看到了两行泪水,也不在意什么了,快走几步,用指腹轻轻抹掉耶亚希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好啦好啦,见我没死就不要再哭了,再哭我就觉得我不该出现在你面前的。”
                                              “嗯……冰块儿我好想你!”不在乎还有别人在,耶亚希立刻抱住眼前的青衫白衣,还是不停地哭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9-02 08:17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9-02 08:24
                                                  四叔喜欢的人是兰茵!还是耶亚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9-02 09:24
                                                    文章走向是啥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9-02 12: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9-02 13:32
                                                        求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8-09-02 18:26
                                                          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8-09-02 18:38
                                                            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8-09-02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