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镜奇谈吧 关注:1,351贴子:3,804
  • 17回复贴,共1

刹那人间||半镜奇谈(一弹指间有六十刹那,一刹那间有九百生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刹那人间
文/半镜先生

题记
据佛教经典《仁王经》记载:一弹指间有六十刹那,一刹那间有九百生灭。按照佛教教义,宇宙中一切现象没有不是刹那生灭的。所谓刹那生灭,就是一刹那中具足生、住、异、灭整个生死过程。如果按照现在的时间计算,宇内万物的生成消灭率为每秒216,000次,或者说每经历一次生灭仅需4.6微秒。



1.
我遇见那个怪人,是在吃早餐时。
每天早上散步后,我都会去楼下的永和豆浆吃早餐。这是我的固定习惯,已经维持了三年多。
那天早上,我要了一份豆浆和油条,选了个偏僻安静的位置,刚坐下。就追随过来一个中年人,他端着早餐,笑眯眯问:
“你好,可以坐这儿吗?”
我打量他一眼。他中等个头,面容清秀,下颌上生着短短的胡子茬。是个陌生人。
我点点头。他在我对面坐下。
这时正值早餐高峰时间,店里人来人往。我原本也没在意那个人。只顾埋头吃自己的饭。
忽然,那个陌生男人说:
“阁下,是半镜先生吧?”
他这一问,我立马生了警觉。
停住吃饭,盯着他问:
“你是?”
他微微一笑。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却对你很熟悉。因为——”他话锋一转,“因为这半个月来,我一直跟随在你的身边,且一直保持300米内距离!”
“为什么跟踪我?”
我一拍桌子,霍然站起。
许多吃早餐的人,向我们所在的角落望来。
他翻过双手,一边做出下压动作,一边快速说:
“先生,请息怒。你是我的恩人。我对你完全没有恶意。你坐下,听我慢慢说。”
我看他眼睛里充满诚恳。于是,长长呼出一口气,再次坐下。
他的神情放松下来,才缓缓说:
“我原本是不该来见你的,因为到你身边来,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你又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对我来说,这样的恩情,形同再造……”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
“虽然,你帮我做的事情,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可我觉得,我应该来当面道谢的。”
我满脸疑问。
“我?帮你?什么时候?我跟你都不认识!”
他没有回答我,却反问:
“先生,现在是什么时间?”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机。
“早上6:30。”
他又问:
“什么日期?”
我说:
“8月26日。2018年8月26日早上6:30。”
他接着问:
“你现在正在做什么?”
“吃早餐啊!”
“你吃早餐之前呢,在干什么?”
“在小区里散步。”
我翻个白眼问:
“你问这些问题干什么?你不是一直在跟踪我吗?你应该知道我都干了什么呀?”
他苦笑一下,没有回答。而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
一边问:
“先生,你认识这照片上的人吗?”
我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我快速检索自己的脑海。确定对照片上的人没有任何印象。
我摇摇头。
“不认识。”
他望定我,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下面让人难以置信的话。
“先生,你听好了。这个照片里的男人就是你。你在1分钟之前,还是照片里的样子。你现在的样子是刚刚变成的。另外,你今天早上的行动,也不是,先散步,再来吃早餐。而是昨天晚上你正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然后直接跳跃过来的。其实你进入这个早餐场景,还不到3分钟。现在虽然你认为是2018年8月26日早上6:30,但3分钟前你还身处8月25日晚上9:31西美花街的横店电影城里。还有,这家永和豆浆之前也是不存在的,它从这个世界上诞生还不过5分钟!而这一切,你却丝毫没有察觉!”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一本正经地说出如此荒诞不经的话。我哈哈一笑,随即用手指指他的脑袋。
意思是说:你的脑袋没问题吧?
他并不辩解,低头看了看表,然后微微一笑,一脸严肃地说:
“到你身边来,实在是太危险了。我真的不想太靠近你。就连现在来给你当面道谢一下,你知道我是鼓足多大的勇气,和冒了多大的风险吗?不过,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就简单给你解释一下吧。”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
“我下面要跟你说的事情,极度违反常规逻辑,不可思议之极,任何一个清醒的头脑,恐怕都难以理解和接受它。”
虽然我不相信他说的事情,甚至认为他精神有问题。但是,如果他能给我讲一个好听的故事,那我听听又有何妨?
我摊摊手说:
“请讲。”
他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再吐出来。
盯着我的脸,说:
“我叫孙金伦……”
接着,他打开话匣子,给我讲了一件极其古怪离奇的事情……


回复
1楼2018-09-05 09:56
    2.
    孙金伦。男。42岁。是一家便利店的店主。
    他是一个单身父亲,有一对双胞胎儿女。他们今年17岁,都在上高中。他老婆在生孩子的时候死掉了。是他一个人将他两个孩子拉扯大的。
    两个孩子出生前后相差不到两分钟。女孩先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姐姐。男孩后来到这个世界,就成了弟弟。
    姐姐叫孙莹,弟弟叫孙雄。
    两个孩子正处于叛逆期。最近总是跟父亲闹矛盾。
    事情开始那一天,是5月18日。


    回复
    2楼2018-09-07 11:16
      3.
      说到这里时,孙金伦抬头望着我说:
      “先生,这个日期我之所以能够记得这么清,是有原因的。”
      “哦。是什么原因?”
      我忍不住问。
      孙金伦缓缓吐出一口气,答:
      “因为那天我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
      “对。”
      “什么噩梦?”
      我的目光从他的面颊上扫过。
      “我梦到,我开着小货车去进货,结果跟一辆拉钢筋的卡车相撞。卡车倾倒。把我的小货车直接压扁了……我被压死在了小货车里。”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目光上扬,似乎陷入了深沉的回忆。
      顿了片刻,他接着说:
      “先生,请你记住这一点。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跟你说到后面,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嗯。”
      我点点头。
      孙金伦接着说——


      回复
      3楼2018-09-08 16:32
        4.
        那天一起床,孙金伦就感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
        他坐在床头愣了半天,才突然发觉:原来是自己卧室里的书架不见了!
        孙金伦平时喜欢看书。就在卧室里放了一个小小的枣木书架,上面有一些平时买来的书,大约有两百多本书。
        孙金伦想起来前天晚上吃饭时,儿子曾征询他意见,问他看过的那些书可不可以卖掉?给他当零花钱。孙金伦当场就拒绝了。
        可是现在……一定是这小子,趁自己不注意,把书偷偷卖掉了。
        孙金伦这么一想,就非常生气,他冲进儿子的房间,揪住还没睡醒的儿子的耳朵,大声嚷嚷:
        “你这孩子,你凭什么动我的东西?”
        儿子睡眼惺忪。猛地拨开他的手,不满的抱怨:
        “爸,你拧疼我了?什么东西?我动你什么东西了?”
        “书。我的书。”
        “什么书?”
        “我卧室里的书啊。昨天晚上睡觉前还在那里,我早上起来连书架都没有了。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能半夜进到我的卧室里去偷东西?”
        儿子满脸委屈。
        “爸,我没动你的书。我昨晚早早就睡了,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床。再说,你的卧室关着呢,我也进不去啊……”
        是的。孙金伦已经发现这一点了。
        他想起来,刚才开门的时候,卧室的门确实是从里面插着的。
        是不可能有人半夜进到自己的卧室,把书,连书架都偷走的。而且,那么大的动静,自己睡觉又不死,也早该被扰醒了。
        这书架消失的,实在是蹊跷。
        孙金伦从儿子的卧室走出来,心里怀着侥幸,又敲了敲女儿的房门。
        “小颖,你半夜偷老子的书了吗?”
        女儿不耐烦的大声喊:
        “没有。傻子才半夜不睡觉去偷你的书。你那点书,都卖了才值几个钱呐?我还看不上呢!”
        孙金伦返回卧室,蹲在原来放书架的地方,仔细查看。他发现地板上根本就没有放过书架的痕迹,连墙壁上被书架曾经摩擦的印痕,也不见了。
        仿佛这里从来没有放过书架一般。
        孙金伦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睡了一觉,书架就自己凭空消失了?
        他稳定一下心神,仔细打量自己的卧室。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也消失了。
        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丢失。但是,却发现卧室里很多细节的部分,跟记忆中都不一样


        回复
        4楼2018-09-09 09:26
          5.
          “这是我第一次觉察到异变。虽然我愿意相信自己的记忆没有错,但是我不敢面对这个事实。所以我对谁都没有讲。因为我怕……”
          坐在我面前的孙金伦,一本正经的说。
          “你怕什么?”
          我望定他的眼睛。
          “我怕别人把我当神经病啊。这种问题如果说出去,有人会相信吗?但是……”
          他的眼神黯淡下去,声音也变得低沉。
          “但是,第二次异变,很快就来了!”


          回复
          5楼2018-09-10 11:28
            6.
            一星期之后,孙金伦带着儿子女儿,去逛商场。
            逛了半天,他们都累了。
            孙金伦去厕所。让两个孩子在外面等着。
            他方便完。到盟洗台洗手。
            洗着洗着,猛一抬头,发现面前的镜子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脸长而瘦削,颧骨很高,鼻子很大,眼眶有些凹陷。脸色暗黄。左眉上方还有一道粗短的疤痕。看上去有些阴森邪恶。
            那一瞬间,他整个人就像被浸入冰窖一般,一股寒意从他尾骨的地方升起,沿着脊柱一直上升,爬到头皮。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发炸了。
            那是毛骨悚然的感觉。
            足足停了有三分钟之久,他才禁不住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儿子和女儿一起冲过来。旁边的一些人也跟了过来。
            一双儿女几乎同时急切地关问:
            “怎么了?爸,你怎么了?”
            孙金伦用剧烈颤抖的手指,指了指镜子。
            儿子和女儿一起望向镜子。
            那些看热闹的人也望向镜子。
            儿子和女儿看看镜子,再看看他,一脸迷茫。
            女儿把手放在他的肩膀,轻拍着安慰他。
            儿子忍不住悄声问:
            “爸,你是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孙金伦用极其干涩的声音回答。
            “你们没看到吗?那镜子里的影像,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
            女儿一听,就撅起了嘴。
            “爸,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一直都是这副样子,从来都没有变过。从我一生下来见到你,你就是这个样子!这大庭广众之下,多丢人啊!”
            女儿闷哼一声,甩手走了。
            孙金伦惊恐地问儿子。
            “小雄,爸爸不是这个样子的,对不对?我是椭圆脸,很富态,颧骨也没有这么高,脸上也没这么凶恶。是不是?这不是我,对吗?”
            儿子淡然说:
            “爸爸,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孙金伦的心一下子沉入了黑暗之中。
            回去的路上,孙金伦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拍脑袋说: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你们还记得我的书架突然丢失的事吗?上次改变的是书架和我的房间,这次改变的是我的脸!”
            “什么书架丢失了?爸,你在说什么呀?”
            儿子和女儿一脸迷茫,异口同声问。
            “就是前几天啊,一觉醒来我的书架突然不见了,我以为是小雄偷偷给我卖了,我还冲进到你的卧室去,拧你的耳朵,你忘了吗?”
            孙金伦指着儿子。
            儿子疑惑地问:
            “有过这回事儿吗?”
            孙金伦转向女儿。
            “小颖,那天早上我还敲你的门问你来着,你说傻子才去偷我的书,你看不上那点儿钱。还记得吗?”
            女儿坚定的摇了摇头说:
            “爸。没有这回事。”
            然后,女儿的语气温和下来,把手放在孙金伦的额头,柔声说:
            “爸,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压力太大了,导致精神状态不好。你这几天就把店关一下,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或者,我们带你到医院去看看。”
            孙金伦眼睛一瞪,拨开女儿的手。
            “去医院干什么?你以为老子是神经病啊!”
            嘴上虽然在这么说,但在那一瞬间,孙金伦的全身都沉浸了一种无穷的恐惧当中,他觉得这个世界在变得陌生,迷离,仿佛在面对着一只长着血盆大口的隐形怪兽。


            回复
            6楼2018-09-11 22:09
              什么时候更新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3 15:19
                7.
                接下来,一系列颠覆常规,颠覆认知的荒诞不经的异变,就接二连三地在孙金伦的生活中开始发生了。
                首先,他周围世界的客观环境,开始不断的变化。
                他身边的物品在发生着莫名其妙的变化。
                他刚刚装到口袋里的手帕,再取出来却变成了餐巾纸。写字的铅笔,写着写着,变成了钢笔。他的小米手机,一眼没看见,变成了苹果。他正捧着平板看电影,看着看着,变成了坐在电脑跟前。他正在喝小米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在吃饺子。他穿着西装出门,走着走着,变成了一身粉色的休闲服……
                他居住的环境也在发生变化。
                他的三居室房子变成四居。地址也从城南换到了城北。房子内部的格局也完全变了。有时候会多出一间房,有时候会少一间房,有时候会少很多东西,有时候会凭空多出一些东西。
                之后房子又变成了一间平房,再之后又变成了一个二层小洋楼。
                他所在的小区,白天还是一片高楼,到晚上就变成了贫民区,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棚户。过了几天,又变成了一片麦田。
                城市的街道和布局,也都在都在发生的变化。
                例如,他家对面多了一个大型商场。他记忆中的一条大街少了一半。他家楼下的理发店突然变成了便利店。附近正在施工的工地变成了一所小学。这条街今天在这里,明天就跑那里了。有时候门前多了一座立交桥。有时候小区旁边的那所中学突然消失了。
                有一天夜里,整个城市还变成一片沙漠。
                孙金伦根据观察到的现象总结了一下,这些变化一共有三种:
                第一种,改变。就是东西还是原来的东西,但样貌,格局和位置,会突然发生变化。
                第二种,消失。这是许多原来有的东西,凭空就没有了。
                第三种,增加。原来没有的东西,突然间就有了。
                这三种变化,时而单独发生,时而混合发生。第一种改变的几率最高,第二三种的几率相对较低一些。
                所有的这些变化,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随时随地都会发生,根本没有规律可循。会发生什么变化,也完全无法预测。
                不仅是客观世界在发生变化,连人都会变。
                人的相貌和性别,人的身份和人际关系,也都在一刻不停的发生着变化。
                这三种变化,同样在人身上上演。
                孙金伦的相貌已经变化了多次。高矮胖瘦,脸型皮肤,五官形状,肤色头发等外形方面,都会随机发生改变。
                年龄和性别也会变化。他变过老人,变过孩子,变过年轻人,变过女人。甚至还有一次,变成一个梳着脏辫儿的非洲女黑人。走在大街上,那真叫一个吸睛。
                他的父母和人际关系也变了。
                父亲还是父亲,但母亲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老妇人。老妇人对他非常好,但他无法抗拒心里那种如此真实的陌生感,怎么都无法喊她妈。
                他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新朋友,而他记忆中的一些好朋友却消失了。甚至有个跟他一直竞争的对手,居然莫名其妙变成了他的发小和铁哥们。
                还有,他的身份也变来变去。
                他记得自己是便利店的老板,但一转眼自己却成了一家中型公司的业务主管。或一觉醒来,自己却是一个正在创业的*丝。
                不仅仅是他自己,以及他周围的世界都在变来变,周围人的身份,样貌和关系也在不停的变化。例如A家的老婆突然间成了B家的女儿。C家突然多了个儿子,一家人都没有觉察。D家的爸爸和儿子进行身份颠倒。家财万贯的E家,突然成了家徒四壁的穷光蛋,等等。
                最令孙金伦恐慌的一次是,自己的儿子突然间消失了。可过了三天后,儿子竟然又回来了。还有一次,女儿变成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而这一切,儿子和女儿自始至终都没有察觉。
                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变得光怪陆离,荒诞不经,就像天上快速变换的云朵,一直不停地在变形,变形,变形。


                回复
                8楼2018-09-13 18:07
                  8.
                  “镜先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世界在我的眼中变幻成了一幅变幻不定的样子?而这些变化,别人都无法察觉。就我一个人能够发现。”
                  孙金伦一脸平静,目光落在我身上,非常淡定地问我。
                  我思考了一会儿,抬头说:
                  “有两种可能性。这第一种可能性是:你自己出现了问题。例如你的记忆,因为某种原因,发生了扭曲,或者在不断地被改写或覆盖,这样的话,就会出现你上面所描述的情况。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真实的世界是没有发生任何异变的……”
                  说到这里,我见孙金伦下意识地微微摇头。我就知道不会是这种情况,而且从他淡定的表现,我猜测他应该已经找到了答案。
                  我接着说: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性了。这第二种可能就是:客观世界发生了变化,而你的记忆,是其中唯一正确的东西!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还会有两个新问题……”
                  “哦,什么问题?”
                  孙金伦身体微微前倾,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我顿了顿,继续说:
                  “第一,客观世界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第二,为什么其他人都察觉不到,而唯有你却能察觉到?”
                  孙金伦一拍桌子,哈哈大笑。
                  “真不愧是半镜先生,一下子就抓到了问题的要害!”
                  我望着他的眼睛问:
                  “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答案?”
                  他笑了一下,然后点头。
                  “是的。”
                  我并不追问,在等着他自己来说。
                  在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才慢慢说:
                  “一开始,我认为是自己心理出现了问题,曾悄悄地多次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告诉我,是工作压力太大,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可是,我自己的记忆和感觉,与现实世界之间那种莫名的违和感,就像一条巨大的鸿沟,让我和世界产生了错位。我不知道究竟该相信自己?还是相信世界?我认为,自己,或世界,一定有一个出现了问题。但究竟是哪个出现了问题呢?我完全无法判断。刚开始的时候,我更多的相信自己的记忆和感觉,认为是世界出现了问题。但是,我不敢把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无论我告诉谁,恐怕都会被认为是个疯子吧。”
                  他换了一口气,接着说:
                  “你知道身处这种变化不定的世界之中,我内心的恐惧有多深吗?我试图找了所有可能的理由,来解释发生的事情,但是都毫无结果。因为每一种解释,都是人的理性所不能接受的。我的心理反复崩溃了无数次。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那个东西……”


                  回复
                  9楼2018-09-16 10:36
                    9.
                    那天早上,孙金伦洗漱完毕,正站在镜子前,对着镜子刮胡须。
                    刮着刮着,突然透过镜子,发现自己的脑后的上方,有一团轻烟似的东西,在飘忽不定地浮动。
                    他就猛地一转身,朝那团轻烟抓了一把。
                    然后,摊开手掌。
                    只见掌心有几只半透明状的细小虫子。它们的模样非常奇特,有着肥肥的肚子,一对顶角,两对翅膀,和长长的尾巴,居然像烟雾一样,时隐时现。
                    孙金伦仔细看了半天,才看明白,这种生物不是实体的,而是介于虚实之间。
                    很明显,这不是自然界的常规生物。
                    孙金伦正在埋头研究这种生物。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围绕他的这种奇异虫子,已经从四面八方,向他悄悄聚拢来,以他为中心,越聚越多。
                    他突然发现这种状况时,着实吓了一跳。他一边逃跑,一边拿着毛巾,在空中猛挥,试图驱散这些虫子。但无济于事。
                    在惊慌失措的逃跑中,他不小心一脚踩空,从楼梯滚了下去。在滚动中,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呼地一下,一起向他冲过来。
                    “啊!”
                    他的喉咙里发出惨叫。
                    几乎同时,那些虫子一起冲向他的身体,把他紧紧地包裹住!
                    他从楼梯上滚下来,并没有落地,而是在那一瞬间,他身体所处的场景发生了转换。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窗前,端着一杯红酒。
                    他明白,自己的身上又发生了异变。
                    也同样是在那一瞬间,他的脑中灵光一闪,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他明白了所有事情背后的真相。
                    那些奇怪的虫子,就是导致异变的祸首。


                    回复
                    10楼2018-09-18 09:09
                      10.
                      “那是什么虫子?”
                      我忍不住插话。
                      孙金伦没有回答我,而是摆摆手,反问了我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
                      他说:
                      “你听说过时空重置吗?”
                      “时空重置?”
                      “对。”
                      我思索一下,说:
                      “听说过。这是一种有趣的猜想。据玛雅历法记载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地球将会毁灭,人类将会灭亡。但是我们却顺利度过了2012年,原因就是地球被‘人为’的改变了时间坐标,把时间进行了重置,重置到了很多年前,才避免了2012的世界末日。这个猜测源自于一个叫库尔特·冯内古特的美国人写的一本书,名字叫《时震》。这本书里主要写的是人类的时间,突然倒回到了十年前,而所有人不得不把此前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再重演一遍。”
                      顿了一顿,我接着说:
                      “据说时空重置之后,会伴随着发生很多异象,例如已故名人复活,像曼德拉,午马,郑则仕,李琦等这些名人,在很多人的记忆中,都已经死过一次。还有历史改变,电影和书籍内容改变,建筑和街道位置改变,出现记忆与时间断层等……”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猛的一拍桌子,突然提高声音说:
                      “哎呀,那你身上发生的,不就是时空重置吗?”
                      孙金伦微微一笑。
                      “对呀,我身上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异变,就是时空重置,准确点说,是小范围内的连续时空重置!”
                      这个答案有点太惊人了,我的头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所以听他说完,便不禁陷入思索当中。
                      他也不打扰我,而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过了半晌,我才缓缓问:
                      “为什么你的身边会发生连续的时空重置?是因为那种怪虫子吗?”
                      “对。”
                      孙金伦用力点头。
                      “那是什么虫子?”
                      我再次重复这个问题。
                      停了好一会儿,孙金伦才说:
                      “原虫。我称之为‘原虫’。这是我给它们起的名字。我也曾经想过叫它们‘以太虫’。但是我还是觉得叫‘原虫’更合适。它们是介于生物与非生物之间,介于实有和虚空之间的一种超级生物。虽然遍布我们的生活空间,但我们根本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哪怕用当今最先进的科学仪器,也无法探查到它们的存在。它们是从虚空中诞生的,是一种更接近世界本源的超自然生物,所以,我叫它们‘原虫’。”
                      “它们来自哪里?”
                      我问。
                      “不知道。或许自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或许来自外太空,也或许它们刚刚诞生,刚刚来到地球。”
                      “那它们为什么要重置我们的时空?它们是怎么重置的?”
                      “准确来说,是生存需要。我们的现实,就是它们的食物。它们在不断的吞噬我们的现实。但被吞噬的现实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它们‘消化’——吸收了那块现实里面的能量之后,又悄悄的给我们补了回来。刚补回来的‘现实’跟以前就不一样了。我们可以理解为现实被改写了,或者时空重置。”
                      “可不可以理解为,它们把我们的现实吞噬了,在肚子里消化一遍之后,再给拉出来,又给放回来了。在这个过程中,现实发生了变化?”
                      “就是这么回事。而且这样的事情一直在我们的世界里,随时随地发生着,而我们所有人都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和我们的生活一直在被反复重置的真相。”
                      停了一会儿,我接着问:
                      “它们是怎么向我们隐藏它们的存在的?”
                      孙金伦回答。
                      “它们为了隐蔽自身的存在,不让人类发觉,在修改我们的时间线的同时,也会修改所涉及人物的因果线。他们修改现实,重置时空,是以某一个人物为中心来进行的,在这个人物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一切,都可能会被改写,重置,同时它们也会修改以这个人物为中心延伸出去的一切因果线,以达到逻辑上的天衣无缝,让被修改的现实,和世界实现完美对接。”
                      我沉吟片刻。
                      “也就是说,它们可以肆无忌惮的修改了你周围的现实,修改了你的身份和人际关系,甚至修改了你的面貌和性别,还有你的记忆。哪怕在前一秒刚给你全部修改过,在后一秒,改变后的世界,从时间线到因果线上,又都会完美无缝的地呈现给你。所以人根本就觉察不了这个被改写的过程。对不对?”
                      “对!”
                      “你刚才说,那个照片里的男人就是我。还说我今天早上没有散步,现在我们吃早餐的场景,是从昨天的电影院里直接跳过来的。还有,这家永和豆浆5分钟之前还从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你的意思,是不是,是说我的时间刚刚被重置过?”
                      “是的。”
                      他点点头。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我今天早上并没有散步,而散步只是被重置时装进来的记忆,但那记忆竟是如此的逼真,以致我分不出真假。
                      还有我自己的相貌,我一直认为我就是这个样子。而我一直以为的这个样子,居然只是几分钟前被悄悄重置的!
                      我的生活,是被重置了,仅这一次?
                      还是已经被无数次重置过?
                      我觉得背后一阵恶寒,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回复
                      11楼2018-09-19 09:46
                        11.
                        过了半晌,我又问:
                        “既然它们能够重置我们的时间线和因果线,让我们觉察不到它们的存在。那为什么你却能够觉察到那些变幻不定的现实,和它们的存在?”
                        孙金伦回答的声音有些干涩。
                        “正常情况下,人类是难以觉察到它们的存在的,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
                        “什么特殊情况?”
                        孙金伦长长叹了一口气,说:
                        “原虫是一种介于存在和虚无之间的超级生物,它们不死不灭,几乎是接近永恒的存在。但是每过百年,它们需要进行一次‘休眠’,类似人类的睡觉。每一次‘休眠’之后,原虫的身体机能就会得到休整,重新焕发生机,就能再过一个100年。”
                        我“嗯”了一声,问:
                        “但是,原虫的百年休眠,跟你能觉察到它们,有什么关系?”
                        孙金伦咧嘴一笑。
                        “关系可大了。因为它们的休眠是在人的身体内进行的。在休眠时间来到的时候,它们会先找一个人体寄住进去,然后开始休眠。整个休眠时间是一百天。休眠可分为两个阶段。前50天是休眠期,后50天是苏醒期。一百天之后,它们完成休眠,就会离开被寄生的人。人在被它们寄生期间,在某种程度上会和它们同化,在休眠期就会觉察到时间线和因果线的重置。等到苏醒期时,就能看到它们的存在!”
                        我盯着孙金伦。
                        “你被它们寄生了?”
                        孙金伦点头。
                        “是的。我现在是它们的寄生体。而且是在苏醒期,所以我能够看到,它们在这个世界上,无处不在。我时刻都能够看到它们在悄悄的修改现实,重置时空,改变别人的生活和命运。但那些被改变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
                        说完,孙金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沉默了半晌,我又问:
                        “那么,什么样的人会被它们寄生?”
                        孙金伦说:
                        “准确一点来,应该是生物体,它们寄生的对象不仅仅局限于人,其他的生物,例如狗啊,猫啊,牛羊啊,都会被它们寄生用来休眠。”
                        “哦。”
                        顿了一顿,孙金伦补充:
                        “再准确一点说,它们休眠寄生的不是活的生物体,而是——新鲜的生物尸体!”
                        说完,他望定我的眼睛。
                        我瞬间反应过,断断续续问:
                        “你的意思……难道是,你,你已经死过了?”
                        他微笑着点头。
                        “是的。所以,我刚才让你记住我的那个噩梦。说那是关键信息。这个关键信息背后藏的真相是——我确实已经死掉了。但是恰好赶上原虫们百年一次的休眠期,被它们寄生后,时空重置,我就又活过来了!”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瞪着眼睛,指着他。
                        “你,你是个死人!”
                        “对呀!”


                        回复
                        12楼2018-09-19 09:48
                          12.
                          过了一会儿,我接着问:
                          “我跟你素不相识,那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恩人?我是不是无意中帮你做了什么?还是在时空重置之前,我们是朋友或熟人?”
                          孙金伦摇摇手,说:
                          “先生,我们确实不认识。但是你也确实是我的恩人。因为啊,你在不知不觉中帮我们加速了时空重置,帮我们实现了一个巨大的心愿!”
                          我的眼中显露出疑惑和警觉,于是向他提出一连串问题。
                          “你说什么?‘我们’?难道你不是一个人?你们还有其他人?我是怎么帮你们加速时空重置的?你们的心愿是什么?”
                          孙金伦苦笑一下。
                          “先生,你的感觉真敏锐。我原本不打算对你都说出来的,但你既然已经察觉了,我就都告诉你吧!”
                          顿了片刻,他猛吸一口气,接着说:
                          “原虫吞噬和重置时空,不是随便选择什么人的,它们会聚集在一些能量很大的人周围,例如一些明星,政客,名人等等。还有一些就是具备特殊体质的人,例如你。他们会以这些人为中心来吞噬时空,重置现实,来修改时间线和因果线。”
                          说到这里,他盯着我的眼睛:
                          “你知道吗?你应该是一种极其特殊的体质,因为在你的周围聚集了比正常更多,大约多几十倍,不上百倍的原虫。这情形就像什么呢?打个比方说吧,就像是扔到地上很多糖,糖吸引来了蚂蚁,但你这块糖特别大,特别甜,所以,吸引来了更多的蚂蚁!”
                          面对他这个比喻,我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他继续说: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发生在你和你周围的时空重置频率,会比常规高上几十到上百倍。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到你身边来很危险的原因!因为离你太近了,就会有太高的几率,被你连带着时空重置了呀,而自己都不会知道。我们,也就是利用了你的这个特殊体质,实现了我们的心愿!”
                          “你们,指的都是谁?”
                          “我全家。我,和我儿子,女儿。”
                          “实现了你们的什么心愿?”
                          这次孙金伦没有回答,而是笑眯眯看着我,脸上一副挑衅的神情。
                          我知道他是在让我猜。
                          我思索片刻,心中便有了答案。但这答案,太过令人难以置信。以致我不禁结巴起来,指着他问:
                          “难道,难道你们利用反复的时空重置,把,把多年前已经……”
                          孙金伦一拍桌子,抢过话茬。
                          “对。我们要把我多年前去世的妻子,复活!”
                          我虽然已经猜到这个答案,但从他嘴中说出来,还是把我震惊得目瞪口呆。


                          回复
                          13楼2018-09-20 14:49
                            13.
                            说到这里,孙金伦指了指窗外,说:
                            “先生,你看,我妻子已经回来了,她就在那里!”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见不远处有一辆黑色轿车。车窗是摇下来的,一个年轻美艳的女人正探出头,关切的朝这边张望。
                            孙金伦冲她摆摆手。
                            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就把头缩回去,慢慢把车窗摇上了。
                            孙金伦说:
                            “那就是我妻子。我们现在已经一家团聚了!”
                            看着他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我的心中忽然一动,直觉告诉我,眼前的孙金伦那里有什么不对劲?
                            读过我写的“半镜奇谈”系列故事的朋友,应该还记得,我具有超级第六感。这种感觉,在很多危急关头,都帮了我的大忙,让我多次扭转败局,让事情翻盘。
                            这次,这种感觉又来了。
                            我脸上不显声色,脑筋却在快速飞转。
                            我将孙金伦所讲的事情,在心里快速过了一遍,但还是没有找到其中的破绽。
                            为了拖延时间,我向他抛出一个问题:
                            “利用原虫重置时空,改写现实,让你已经去世多年的妻子重返人间。这么大胆的创意,是你们之中,谁提出来的呢?”
                            孙金伦脸上略显尴尬。
                            “是我儿子提出来的。”
                            我的心念电转,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从千头万绪中,终于抓住一根线索。
                            于是,我脸色一沉,厉声喝问:
                            “孙先生,你应该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既然我的身边聚集了比常规多百倍的原虫,是那么的危险。而你,已经改写现实,拥有了完美家庭。竟然还敢到我的身边来?你说说吧,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将要利用我实现?”
                            孙金伦万万没想到我会这么突然发问。他浑身一哆嗦,一丝惊慌从他的眼中迅速掠过。
                            他尴尬的笑着说:
                            “先生,没,没有啊!”
                            慌张之中,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
                            这个细节被我捕捉在眼中。
                            我继续厉声追问:
                            “你是在等待时间吧?你说,你究竟有什么阴谋?你又返回我的身边,究竟想干什么?”
                            见被我识破,孙金伦迅速镇定下来。耸耸肩,摊开双手说:
                            “先生,我现身来接近你,确实是有目的的。但不是什么阴谋。”
                            “什么目的?”
                            我迅速发问。
                            就在发问的一瞬间,我想通了所有事情。然后,我一阵哈哈大笑,说:
                            “我明白你们的事情了。哈哈哈……”
                            孙金伦眯起眼睛,笑着反问:
                            “你明白了什么?”
                            我收起笑容,指着孙金伦的鼻子,大声说:
                            “你不是孙金伦吧?”
                            “额,那我是谁?”
                            “孙金伦”饶有兴趣看着我。
                            我一字一顿说:
                            “你不是孙金伦。你是孙金伦的儿子,孙雄!对不对?”
                            过了半晌,“孙金伦”才慢慢点头说:
                            “是的,我是孙雄!”


                            回复
                            14楼2018-09-21 21:32
                              14.
                              我哈哈笑着,指着孙雄,继续说:
                              “你们利用小范围的连续时空重置,把你们去世的妈妈带了回来,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你的样貌发生了变化,我觉得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应该是:对,你妈妈回来的同时,你姐姐或者你爸爸又消失了,是吧?嗯,消失的应该是你爸爸,对不对?要不然,你不会冒充他来见我的!哈哈哈。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造化弄人啊!”
                              孙雄点点头。
                              “对。先生,你猜测的对。是的。我妈妈虽然回来了,但我爸爸却消失了!”
                              顿了一顿,孙雄接着说:
                              “原虫重置时空,改写现实,是随机性的。在被改写的现实,会发生什么?没有人会知道。但是我们却知道,如果能够让这种时空重置,连续发生,海量发生,次数足够多的话,一定会重置出来,我们全家都在的结果!例如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如果让发生的次数变成一千次一万次,10万次,100万次,只要次数足够多,那么这百分之一的几率,就会变成一种必然的结果。”
                              我插话。
                              “原虫休眠百年一次,一次只有一百天。前50天的休眠期,你们觉察不到事情真相,无法利用。所能利用的,只能是后50天的苏醒期。这么短的时间,你们怎么让这种时空重置的事情,连续发生,海量发生?”
                              孙雄狡黠一笑。
                              “其实,被原虫寄生的,不是我一个人。”
                              “那是?”
                              “是我们所有人!”
                              “啊!”
                              “一开始,是我姐姐出了车祸。结果她被原虫寄生,死而复生,我们都不知道。直到进入原虫苏醒期,她才搞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然后,我提出了那个大胆的计划,就是让我们从未谋面的妈妈,回到这个世间来。所以,我也主动做了寄生体!”
                              “就是说,你也死过了?”
                              “对的。我是自杀的。自杀之后,姐姐把原虫种植在了我的尸体上。我就被时空重置了。重置之后,果然跟我们预想的一样,两个寄生体在一块儿,时空被重置的几率大大增加了。但是,这样的几率还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我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于是,你们也让你爸爸加入了?”
                              孙雄突然提高声音,有些气愤的说:
                              “对。但他不是主动加入的。我们向他提出让妈妈回来的构想之后,这个胆小鬼,居然怕死,不肯加入拯救妈妈的计划中来!”
                              “然后,你们就杀死了他?”
                              “对!”
                              停了半晌,我才问:
                              “你们三个寄生体聚在一块,时空重置的几率大大增加了吧?”
                              孙雄点头。
                              “是的。但是跟我们想要的频率,还相差甚远,远到十万八千里。很快,我姐姐的苏醒期就结束了,原虫离她而去。被原虫寄生过一次的人,就不会再被寄生了。现在只剩下我和爸爸两个寄生体,时空重置的频率又慢了下来。而我50天的苏醒期,也所剩无几。我非常的着急,这百年一遇的时机,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我一定要让我的妈妈回来,一家人过上团圆的日子……”
                              他抬起头,望向我。
                              “就在这时候,我从大街上见到了你!”


                              回复
                              15楼2018-09-23 21:22
                                15.
                                孙雄指着我。继续说:
                                “我看到你周围环绕的原虫,那惊人的数量,就有了利用你来加快时空重置速度的计划。”
                                “你是怎么利用我的?”
                                我忍不住问。
                                孙雄嘿嘿一笑,说:
                                “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我们以你为中心,在你的周围布置了上百个寄生体。把你们连接到一块,就形成了一个超级时空重置场……”
                                我打断他,然后,四下张望。
                                “你说什么?你在我周围布置了上百个寄生体?我怎么看不见?难道我们周围这些人,他们都是……”
                                孙雄的笑容狰狞起来。
                                “他们当然不是!先生,你是看不见!因为我们现在的时空,刚刚重置了还不到半分钟!”
                                我大吃一惊。
                                “什么?时空刚刚重置了还不到半分钟?我们明明已经在这里,说了半天话了呀!”
                                孙雄斩钉截铁说:
                                “不管你现在认为的事实是什么?不管你脑袋里,现在的记忆是什么?这都是刚刚在半分钟之前,被重置之后的虚构记忆!”
                                顿了一会儿,我才问:
                                “如果现在只是刚刚被重置的时空,如果我脑海里一切都是被重置后的虚拟记忆,那我,和你所说的上百寄生体,原本在什么地方?”
                                孙雄狞笑。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在某处地下的防空洞里。放心吧,没有人能够找的着我们的。”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然后长叹一声,接着说:
                                “先生啊,我得感谢你呀,你真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遇见你,我真的找不到如此完美的解决方案。我已经学会了操作以你为中心的‘超级时空重置场’,让里面时空被重置的速度以几何倍数增,并且越来越快。而这种指数级的加速,已经进行了半个多月了。虽然现在,在重置场外,我的苏醒期只剩下最后5分钟时间了,但在场内足够可以让重置再发生数百万次!”
                                我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在这五分钟内,场内的时空会被重置多少次?”
                                “你没有听错,是数百万次!就好像是掷色子一样,在海量的次数之下,那个极小的概率,那个小到几乎不可能的结果,就会变成一种必然结果。这数百万次的重置,应该总够掷出我的完美家庭了吧?”
                                说完,孙雄的嘴角,泛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我还是难以想象,这连续数百万次的小规模时空重置,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我忍不住又问孙雄:
                                “如果你说的情况是真的,那我们现在,岂不是每秒钟都正在被重置无数次?那为什么我还能跟你在这里进行这么久的对话?”
                                孙雄收住笑,说:
                                “先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你的想法是对。我们现在的场景,和你脑内的记忆,都是在不到千分之一秒内重置出来的!而且这种重置一直在连续不停的发生。真的就是生死,都在一刹那间。这种情就是,佛家所说的‘刹那生灭’吧!”
                                我默默的重复他的话:
                                “刹那生灭,刹那生灭,刹那生灭……”
                                我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
                                “如果我们此时此刻是处在‘刹那生灭’之中,那真实的我们是什么样的?又身在何处?”
                                孙雄思考了一下,认真的对我说:
                                “先生,看在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的份上,我就让你看一下吧。把你和原虫联通,你就能够用它们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
                                说着,他把左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在和他接触的那一瞬间,我头顶的屋顶开始碎裂,外面的天空和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坍塌,我周围的世界开始迅速腐朽,化成一股股黑色细沙……
                                那些细沙,忽然飞扬而起,旋转的向我裹来。
                                眨眼之间,就包裹住我的身体,包裹住我的视域。
                                我的眼前一黑。
                                所有感觉,都丧失了。


                                回复
                                16楼2018-09-27 21:48
                                  16.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是2018年9月4日上午8:30。
                                  我头疼欲裂。
                                  我该不会是刚刚又被重置了吧?
                                  这是我心里泛出的第一个念头。
                                  但是,我无法判断。
                                  揉了一会儿太阳穴,记忆才慢慢恢复。
                                  我想起了几天前,我和孙金伦在楼下永和豆浆的会面,我想起他是孙雄冒充的,我想起他那异想天开的“救母计划”,以及他用我,及上百个寄生者做的“超级时空重置场”……
                                  那孙雄的“救母计划”,是否成功了呢?
                                  我思考了一下,认为从概率上,他应该是成功了。
                                  如果他真成功了,那他们团圆的一家人,现在哪里呢?
                                  原虫已经度过休眠期,肯定早已经离他而去,他们头脑里关于原虫的记忆,应该已经消失了,已经不能再看到这世界正被连续重置的真相。
                                  那他们一家,是否还会记得,他们的母亲早就已经死去?是否还会想起,为了一家团圆,所执行的疯狂计划呢?
                                  愿他们一家,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幸福,美满,团圆吧。
                                  我在心里,替他们默默祝福。


                                  回复
                                  17楼2018-10-01 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