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吧 关注:9,892贴子:524,048

【原创】江水悠悠不见君(主少侠,虐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不知怎么的,心里因为一些事情有些感触所以开了这个帖子,当然,主要是少侠,会有些虹蓝在里面,全程有些伤感,不过到底结局如何就不知道了!
注意,此文he/be不定。
少侠镇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9-09 11:56
    这世界,总是充斥着太多的悲苦苍凉,上一秒还是欢声笑语但是马上就会堕入苦海,曾经一眼认定终身的人也许也会与你陌路!能同甘不能共苦,能共苦但是却不能同甘,人生总是这样的离奇。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这天地月色壮观锦绣,这美好的景色在千百年来也不曾毁灭,那是否因此几个人渺小的感情就要因此离去的太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9-09 12:01
      当走过太多,回到原地时,那个人也许已经不再陪着你等着你,而是转身离去成了你的路人。多年后再相见,他只是像初见一般,对你露着当年初见的笑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8-09-09 12:03
        “虹猫,你当真要把一切放下,舍弃与她多年的感情,离开她的身边?”
        “你当真要跟她分开?”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老头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都在想些什么,你和蓝兔怎么可能不该在一起?”
        “是啊,虹猫,你们这么的情谊,难道要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付之东流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

        面对着五侠的质问,那白衣少年只是抬起头,他面色苍白,眼神中充斥着悲苦,虽然很想流泪,但是他尽量的忍住,然后对五侠无奈的笑着。
        “虹猫,你到底怎么了啊?”
        “没什么!你们就放心吧,真的是没什么,只是蓝兔……她……她适合有一个更爱她的人!”
        然后他背过身去,看着天空,努力的抑制住一切的悲痛,想着,今朝一别,曾经的一切也就这样过去了!
        当初的那些,他自以为自己对她的好,就当是自以为是的笑话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09-09 12:14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09 12:36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09 12:37
              两年后,玉蟾宫之中。
              荷花池边上,雨淅沥沥地下着,一个穿着鹅黄色宫装身批袖带的女子静静站在那里,用忧愁的眼神看着湖面,旁边的宫女给她打着伞。
              “宫主,雨越下越大了,还是回去吧!”
              “不用了!莹儿,我想再等等,也许再等一会儿雨就会停下,到时候自然会雨过天晴。

              莹儿神色凝重,无奈的看着蓝兔,然后叹着气,语重心长地说:“宫主,你何苦这样,这雨过后是会天晴……但是……但是都已经过去两年了,虹猫少侠他,他……他是不会回来了啊!”
              “不会回来……”
              每次听到这句话,蓝兔心里就如同遭到重击一般。
              是啊,他已经离开两年了!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但是……
              但是他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想着,蓝兔心里便是一股哀伤忍不住的跃上心头。
              “虹猫,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9-09 12:48
                一日,天气晴朗,长安城中,还是如往日一般的宁静安稳。
                就在那人群拥挤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忽然一道深色的身影窜了出来,在人群之中疯狂的奔跑着,只见那人的手上抱着一堆东西,神色慌张的向前跑着,还时不时回过头看着。
                “呼,姥姥的,应该没追上来吧!”
                就在这人以为自己安全之后,突然在前方楼阁上有一袭白色的身影跃了下来,然后拦在了那人面前。
                “站住!”
                “啊……啊!”
                没有等那人回过神,那白衣人就快速的一脚踢了上去,那人想还手,但奈何武功力气皆不是对手,仅仅十招便被制服了。
                “哼,这下你逃不掉了吧?”
                “哎呦,那……那个陆大爷,您就高抬贵手饶过我这次吧!”
                “饶过你?我能饶过你,我能饶过你,但是长安城里的百姓可饶不了你,而长安府衙之中的律法也饶不了你!”
                “哎!那好,我认……”那人简直欲哭无泪,只有认命了。
                看着那人服输,白衣人便笑了。
                接着两个小捕快上了来,将那人朝着府衙的方向带去了。
                旁边的百姓看见后都不禁赞叹着。
                “陆鸿捕快真是好身手啊!”
                “真是厉害!”
                陆鸿瞧着大家夸自己,也只是随便笑笑,觉得没什么。
                “陆鸿!”
                陆鸿听见有人叫自己,便转过头去,看见一个身穿红衣之人来到了自己旁边。
                “啊!原来是展捕头!”
                来者名叫展翼,乃是长安城府衙众捕快到队长,也就是捕头。
                “哎,别这么叫我,我这捕头现在是真的不如你了,陆鸿你现在可是真的很厉害,因为你,这长安城中真的是越来越平静安宁了!恐怕等回去后,大人一高兴,我这捕头之位就是你的了!”
                “呵呵,岂敢!况且我陆鸿要是真的当了捕头,那你不也是要升总捕头了?”
                “哈哈哈!好了,承你吉言,现在该回去了,大人有事情交给我们。”
                “什么事情?”
                “城主的祖传宝玉被盗,城主因此大怒,下令让我等立刻去查办。”
                “原来如此!那我们马上回去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9-09 13:12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09 15:05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11 04:09
                      当来到了城主所居住的府中之后,陆鸿与展翼二人向城中莫弦行礼。
                      “展翼(陆鸿)拜见城主!”
                      “嗯!”莫弦坐在宝座上点了点头。
                      “我让你们来此的原因,想必你们已经是知晓了吧?”
                      “属下知晓!”
                      “那就好!”莫弦点头道,“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大胆之人,竟敢偷盗本座的祖传宝玉,不管此人是何人以及是何居心皆是最无可恕!我查看过了功劳簿,知道陆鸿,展翼你们二人是长安城这一年之中办事最为杰出的捕快,所以我给你们一道追捕令,命你们即刻出发前去将宝玉寻回!若是寻回,本座定当重重奖赏!”
                      “是!”
                      “反之,若是寻不回来,那你们应该是知道是何后果的!”
                      展翼和陆鸿心中一紧,然后也是恭敬道:“属下知晓!”
                      “好!你们出去吧!”
                      说着莫弦就将一块金色令牌扔了出去,陆鸿便是伸手快速接住了令牌。然后二人又是行了一礼,便转身出了去。
                      “哼,真是目无王法,以为自己是何人!”莫弦愤怒的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9-12 08:47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12 18:22
                          玉蟾宫中,蓝兔拿着冰魄剑,心情凝重的站在那里。
                          “宫主,五侠已到前厅。”
                          “好,你先下去,我马上去前去。”
                          “是!”
                          然后蓝兔便是来到了前厅之中,五侠都在那里等着她,大家脸色也都是很凝重的,本来大奔见着大家这样子想说两句话提提气氛,但是逗逗抬头让他停下,他见着也是无奈的低下头去。
                          “哎!”大奔郁闷的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后,逗逗说道:“这次大家齐聚玉蟾宫,其实是有一件大事情,那就是不知是何缘故,西北荒漠之中的一处火山突然爆发,虽说伤亡不怎么惨重,但是从中却带出了一个很可怕的东西!那就是上古凶兽之血,凶兽之血七七四十九日凝固成灵,然后逃出火焰之中,他或许会落在这世间某个人的身上,那这个人就会在一日之间内力爆发成为凶魔!百年前也出现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凶魔是被七剑合璧击败的,虽然……现在我们只有六剑,但是我想我们趁时机还未成熟,赶紧去阻止这件事情,多半是可以成功的!”
                          “好,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
                          “我现在已经灵鸽传书请莫将雪儿前去长安寻找莫弦城主,让他借祖传宝玉一用以帮助我们,以防万一,跳跳你去接应他们。”
                          “好,我明白了,你们放心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9-12 18:27
                            陆鸿是不是少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12 18:5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12 19:42
                                不过要说这城主祖传宝玉失窃,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伺机报复他,还是真有什么人冲他这宝玉的价值而来,但说到底,遭罪的还不是陆鸿展翼他们这小小捕快?
                                若是把宝玉找回来倒还好,要是找不回来,那可就是随时准备去黄泉路了!
                                这些事情他们可是都清楚的!
                                毕竟这些年来因为一些事情没有办法而遭到体罚的同僚他们都是见过不少的,轻则挨鞭子,重则十大酷刑生不如死!
                                先不说别人,就连陆鸿和展翼身上都是有几道鞭伤的。
                                所以说效忠这样的人,也不知到底是福是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9-13 14:12
                                  嗨咯大家好!今天我在微博上看见官方微博表示可以把自己的同人用QQ邮箱的方式投稿到官方处,所以楼楼想把这篇文章投稿过去,大家觉得可以吗?不过那样或许本文的风格就要变一些了!你们觉得好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9-13 14:18
                                    作者你好,我是十年,上电脑课过来逛逛贴吧,楼主叫什么啊(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更文)


                                    收起回复
                                    21楼2018-09-13 15:22
                                      可以可以


                                      收起回复
                                      22楼2018-09-13 15:2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9-13 19:15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15 22:54
                                            怎么不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16 19:29
                                              额咳咳,字写的可能不太好,多多见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09-19 18:05
                                                另一头,陆鸿和展翼正在调查关于宝玉失窃的案子,很巧的是,途中他们经过了一个茶摊,那里有一位老者拿着扇子坐在众人面前说着什么。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展翼问道。
                                                陆鸿随便看了看,便是说:“那里有位老者说事情,其他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时不时还会鼓掌,想你那位老者是在说书吧!”
                                                “这么说来好像的确是,不过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陆鸿走上前去,束起耳朵听了听。
                                                “却说虹猫蓝兔二人自玉蟾宫初见后便是手持着各自的宝剑,共同斩妖除魔、惩恶扬善!七剑传人鲜衣怒马仗剑天涯,传美名于四海之内,而那一句长虹有义冰魄有情亦是享誉世间!”老者说着,他那眼神之中不禁露着笑意。
                                                “只不过可惜的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即使情谊再深也有分离的一日,如今长虹剑主早已失踪两载有余,而冰魄剑主今时今日不知心中的愁苦又多了几分呢?”
                                                “哎,天意弄人啊!”
                                                “真是可悲可叹,本是一对璧人,如今怎成了这副模样?”
                                                “哎!”
                                                “但愿虹猫少侠还活着,他们七个人还可以相聚在一起啊!”
                                                在场众人不禁都是一份叹息。
                                                陆鸿在后面听着,虽然心中也有些觉得可惜,但是莫名其妙的是他居然觉得自己心中也不禁有几分痛意。
                                                “长虹有义,冰魄有情……”
                                                为什么这句话念着,叫人这般痛苦呢?
                                                他有些想不通……
                                                他想想通,可偏偏头痛得紧。
                                                “哎,陆鸿,你怎么了?”
                                                “啊!?我……展大哥,我没事。”
                                                “你确定你没事?”展翼关切地问,“我看你似乎不太舒服,脸色也不太好。要不要去找个大夫看看啊?”
                                                “真的没事儿!只是有些头痛而已,这个我一会儿就会好的,我们还是先去追回城主的宝玉要紧的。”
                                                “那好吧,你注意些自己。”
                                                “我明白,你放心吧展大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9-19 18:19
                                                  沙发,小雨姐,我想问一下,有黑小虎吗?(作为黑虹党我的执着,不是黑虹也没事,有黑小虎的镜头吗?因为一般我看的虐文十有八九都是黑小虎来复仇)


                                                  收起回复
                                                  28楼2018-09-19 19: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19 19:46
                                                      所以说长虹因为失忆离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20 20:51
                                                        没想到走了这么久,一回来就是一个这么大的惊喜,我是兰若哦!小雨还记得我吗?挺你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22 11:58
                                                          哇哦,大雨子开坑了,赞赞赞


                                                          收起回复
                                                          32楼2018-09-22 20:59
                                                            陆鸿和展翼按着他们掌握的线索,然后来到了一家青楼。
                                                            “陆鸿,你确定那个人就在这里吗?”
                                                            陆鸿看着那块青楼的牌子,也是扶着额头一脸无奈地说:“其实……说实话我也不想到这儿来,但是毕竟帮我们追踪的人说看到了疑似城主灵玉的物件,所以那个人大概也在这里。”
                                                            展翼看着也是无奈,想着自己好歹也是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今天为了办案也不得不豁出去进这烟花之地了!
                                                            于是一阵纠结之后,两个人终于走了进去。
                                                            老鸨看见他们进来,嘴都笑烂了!拿着扇子笑盈盈的上前去迎客,请他们坐在一边,青楼里面的姑娘们看见这两个无比英俊的男人,不禁都忍不住的抛媚眼。
                                                            对此,两个人表面上在笑,但其实心里紧张得很,忍不住的头皮发麻。
                                                            “现在是晚上,这青楼可热闹得很!听老鸨说今天晚上还有青楼第一舞妓温香上来跳舞!如果那个偷了宝玉的人真的屡次来青楼,那么便的确是个好色之徒,这会儿对他来说一定是个很好的日子!他肯定会来的,到时候我们自然会发现那个人。“
                                                            陆鸿点点头,然后他握着手中的茶壶倒了杯茶,接着目光巡视着四方。
                                                            “展大哥,我觉得在这儿地方还真有点儿……”
                                                            “你也想快点走吧!“展翼无奈的笑着,“我跟你说,要是让我爹娘知道了,一定会打死我的!不过幸好陆鸿你孑然一身的不怕让别人知道的!若是这世上,有人喜欢你,然后知道你进了青楼,误会你来这儿做不好的事情……那得闹成啥样啊!”
                                                            陆鸿听着,也是笑笑。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还真的……”
                                                            正要说着,他脑海之中不知怎么突然就浮现了一抹蓝影,然后眼神涣散了一阵……心情有些复杂……
                                                            于是半晌过后,他抬起头说:“不管如何,若是让她伤心,我……我怎么样也会很久都不心安的!”
                                                            “嗯……你又没喜欢的人,就搞得这么认真啊……那我倒还真觉得,若是谁能和你在一起,那肯定会很幸福!”
                                                            “到时候再说吧!”陆鸿不知怎么便神色有些凝重。
                                                            “陆鸿,我怎么感觉你心情又不好了?”
                                                            “我也不太清楚!感觉某些东西一直在心里影响着我,但我又不清楚!可能是因为那些我不知道的曾经吧……”
                                                            “你何必执着于过去呢?有时候,忘掉也不是不好啊!”
                                                            展翼至今还记得当初初次遇见陆鸿的情景,那是他听老师父说陆鸿是在海上漂着被经过的渔船救起的,当时是有很严重的内伤,而且身上的伤疤,大大小小新的旧的真的很多!再加上那时他经常在梦中撕心裂肺般的嘶喊着话语……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以前过的很不好!
                                                            “我其实觉得,你在长安过的这两年一定比你以前好。”
                                                            “但是忘掉等于在逃避!”陆鸿认真的道,“若是真的有朝一日要想起!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
                                                            “嗯!到底是陆鸿,让我佩服啊!”
                                                            陆鸿只是笑笑,说他也不必这么佩服自己。
                                                            然后他们又随便说了一会儿,然后不知不觉中,台上的表演便开始了,舞妓温香已经出来跳起了舞,在场的人一片叫好。
                                                            要说这温香的舞姿倒也的确是很美、无比的优雅动人!身上的一身玫红罗裙更是显得她娇媚无比。
                                                            而展翼却是一直注视着她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盯了很久。
                                                            “陆鸿,好像就是那块玉佩!”
                                                            “你是说温香脖子上的那块玉佩?”
                                                            “是,我之前见过城主的灵玉,应该就是那块,绝对错不了!”
                                                            “哦?不过虽然这里不是长安,但是她敢明目张胆的戴出来,就必然有蹊跷,现在不能贸然行动,一会儿可能要去试探一二。”
                                                            “嗯!等我们要等的两位到了,一切看情况再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8-09-23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