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1贴子:30,376
  • 11回复贴,共1

【原创】梨花落尽不相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又是一年暮春,辰光正好,章莪山上的梨花开得洋洋洒洒,鸟雀飞过,带起枝头花瓣漫天散落,堆在绵绵草地,落在我的发间,如同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雪。
然而无须梨花落满头,我已是一头白发。
却不曾有人与我共赴白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13 12:31
    1

    我拖着一身的伤藏进章莪山时,不过十六岁。
    十六岁,是别家女儿抚琴弄箫、赏花扑蝶的好年纪。爹娘该站在身前,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心爱的女儿撒娇。我没有过。
    天庭的亭台楼阁金碧辉煌,裹了云雾,冷成一块冰。我从未见过爹爹对我笑,也从未对母亲撒过娇。天地之主合该有威严些,黄帝的儿女很多,可我是唯一不受宠的。
    神仙们来来往往,偶尔有人对我指指点点,眼神怜悯,他们说,我是个注定要为害苍生的灾星。
    女娲补天,炼石所余一块,化为积石山。我被放逐在此神山之上,独自长大。
    应龙告诉我,我出生那一日风云涌动,火光直冲三十三重天,七七四十九只青鸟自蓬山而来,长啼泣血。司命手持玉简,于凌霄殿上长跪叩首,说我命带流火,注定为害苍生。
    天君便再也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长到十六岁,第二次看见父亲,是被召唤去凌霄殿。清光缭绕的诸神聚在一起,用惊诧的眼神打量着我,我明白他们的惊讶为何。
    我曾远远见过我的姐妹:体态风流,仙气缭绕,裙带飞扬间仙姿玉貌,一颦一笑间皆是天家神气。我却生了一双赤色双瞳,一身青衣,长发委地,赤足在积石山上长大,从无半分神女姿容。
    这个名义上是我父亲的人,隔了珠翠冷然的冕旒问我:“可愿助为父一臂之力?”
    我静默立在原地,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抬头看着他,赤色的眸子琉璃一般,仿佛燃火,仿佛染血。
    他似乎十分厌恶,冷冷道:“应龙久战,不敌蚩尤。女魃,勿要任性,你若想洗清神谕之罪,此次正是你立功之机。”
    “可我该如何做?”我应了,不是因为什么预言,而是因为应龙。
    宝座上的人笑了,殿上的神仙也都笑了,他们慈祥地看着我,仿佛我生来就懂得如何去做。
    “到时你便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9-13 12:32
      3

      白泽见到我时,我沉睡在巨石之上,已经不知过去了多少个春秋,章莪山早已化为一片焦土。然而成百上千的凶兽日夜不散,聚拢在章莪山上游走,密密麻麻,煞气凛然。好在我身下岩石染尽血泪精华,化为赤色神岩,守护着我。
      他是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无知懵懂地闯进章莪山,却因为天生神力,竟一路杀上山顶,直面狰群。群兽嘶吼,天地震动间,我醒了过来,将他救回岩石之上。
      白泽说,他们白氏一族是祝融后人,生来不惧烈焰。始祖白辛曾跟随夏禹扎根于洛水,为铸剑师,穷尽平生铸得“夷光”剑。后上章莪山,力斩凶兽狰,白氏铸剑之名始传。
      白辛遂立下族规,白家子孙,承铸剑之技后,需得以平生最得意之剑,向西千里,寻章莪山,斩凶兽狰,铸剑之道方成。
      我坐在岩上,听他讲完,笑出声来:“白氏一族绵延至今,怕是只有你一人,当真来了此地。”
      白泽惊愕地看我:“什么?只有我?”
      我把玩着重新长出的长发,爱不释手,只觉他茫然错愕的面庞着实有趣:“你看看凶兽都在哪里?”
      我的手指点着山上的兽群,白泽愣愣转头,又不思其解地回看我。
      “狰为我的血肉所吸引,皆是成群结队围拢在此,从未离开过章莪山界,你的先祖若当真见到了狰,便只能是在山顶遇见了兽群,更该明白其中凶险,怎会立下此等教人送命的祖训?”
      “章莪山凶险若此,凡人向来有去无回,有进无出,你族又怎能例外?”
      白泽恍然大悟,看向我的眼神崇拜非常:“神女果真厉害!我的确不知其中详情,只是自己猜测,便来了这里。”
      我被他的天真惊到:“不知规矩?你族中长辈呢?竟让你这般乱来!章莪山是何等凶地,你提剑便闯?若不是我刚好醒来,你早就喂了凶兽了!”
      白泽又冲我一拜,挠挠脑袋:“其实我白姓一族早已衰落,铸剑师的传承也丢了,我爹在村子里是打铁的,只会打镰刀爬犁、菜刀锅铲。这些铸剑证道的话,都是我从残本上自己看来的。”
      “我娘去的早,如今爹也没了,白氏一族只剩我最后一个。我爹常说,我天生神力,是上天眷顾,一定要我成为铸剑师,上章莪山证道。我想完成他的遗愿,就来了。”
      我看向他手中怪模怪样的长条物事:“所以,这就是你铸的剑?”
      “对,”白泽咧嘴笑了,摸了摸自己的剑,“我只会打镰刀,就用打镰刀的法子打了这柄剑,我在村子里试了下, 割麦子还是很锋利的。”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3 12:34
        4

        然而白泽并没有离开章莪山。他在山上住了下来,说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我嫌他蠢笨,不愿理会,却怎么也赶不走他。我吓唬他说,再不走便吃了他,他却傻呵呵一笑,说我心地善良,绝对不会吃了他。
        我问他,哪里看出来我心地善良?白泽便挠挠脑袋,红了脸,说我长得这般好看,怎么会是坏人?
        我登时气绝,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真的,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傻的人。
        我赤足散发,一身青衣游荡山间,怎会是天庭的仙女?仙女该是我的姐妹那般,云鬓花颜,裙带当风,蹙眉睥睨间,令人心折。白泽只是太没见识,才会把我这颗鱼眼睛当做了宝贝珍珠。
        章莪山寸草不生,他却种下各种花树,不死心地一遍遍尝试,笑着说,一定要给我看满山花开。我看着白泽移来的花树枯死了一棵又一棵,只觉得他太痴,他却拉着我的袖子,让我再等等。
        山中的岁月太长,也太寂寞,我赤足走遍了山上每一处地方的时候,终于不再驱赶白泽离开。
        我习惯了他的陪伴,有个人能在我身边说说话,也是好的。
        应龙的身影逐渐淡去,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中风化成模糊的碎片,我不想再记起他。
        我教会了白泽驭兽之法,给了他一丝太阳真火,最后,终于赠了他一缕青丝。
        他如视珍宝,珍之重之贴在心口。光秃秃的山顶上,月光泼洒下来,我站在枯死的林木之间,仰头望向白泽,手指眷恋地勾他衣带:“好漂亮的月色,我记得小时候去看月亮,山中开满了梨花……”
        他笑着抬手,温柔地抚我发顶:“我一定会让你再看到的,真的。”
        我只当他在说傻话。
        我是个被天庭放逐的有罪之人,章莪山只要我在一天,就绝不会再有一朵花开。
        然而他真的做到了。
        看完月亮,我被他背着下山,山间怪石嶙峋,他走得艰难,小心翼翼避开棱角,生怕伤到我分毫。我在月色中渐渐睡去,以为这就是他要给我的现世安稳。
        谁知醒来后,白泽便不见了。
        和他一同消失的,还有我身下的那块神石。
        我神力早已恢复,哪怕离开神石守护,也不惧凶兽,却只觉心如死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13 12:35
          5.
          白泽骗了我。
          他花言巧语,哄我骗我,只不过是为了带走我身下的神石。
          我五内俱焚,目呲欲裂,一口心血吐在山顶。伤心欲绝之际,我看到司命星君驾云而来。
          “你是来收我性命的吗?”
          “小神来接神女回去。”司命星君站在山头,低头看我,叹出一口气,依旧是悲天悯人的作态,看得我心头一堵。
          “回天庭?”我躺在地上,一身狼藉,凄惨地笑:“怎么,天庭又要用我作战了?还是天君终于要取我性命了?”
          司命似乎有些不忍,他偏过头去说:“您的仙籍恢复了,天君得了一把举世无双的神兵,他承诺铸剑之人,为您舍五千年修行,更改命格。”
          “神兵?”我意识到什么,挣扎着爬过去,胡乱攥住司命的衣摆,“铸剑的人是谁?他人在哪?”
          “铸剑之人,是神剑师白辛之后,”司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字字穿心,“名为白泽,他以神石为材,真火为炉,融自身精血,以祝融后人之名献祭于剑炉,铸得神兵出世。天地震动,神剑出世而有灵,自飞升直入天庭凌霄殿上,承诺永世为天君所用,换得天君允诺,为神女改命。”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打湿了章莪山的赤色砂土,蜿蜒的痕迹如同鲜血淌了满地,“白泽……他为什么会知道铸剑之法?他明明什么都不会……他就是个**啊!”
          “白泽,其实是应龙神君的转世。”司命的话如晴天霹雳,我愣住了,浑身颤抖起来,“应龙……应龙!是他?”
          “应龙神君曾于战后跪求天君,却无力救神女回天。他想尽办法,最终请求小神将他放逐凡间,自愿舍弃神格,化为白氏最后的族人白泽。下凡之前,神君将铸剑之法封入记忆,只待有朝一日遇见神女,便会解开封印……”
          我伏在地上,恍惚着抓了满手血红,心口疼到窒息。
          一缕神光自司命手中流下,钻入我的身躯,是天帝五千年修行凝成,片刻便消弭了我体内的神火之力。
          章莪山的土地一寸寸青葱起来,树木抽苗,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浇灌着焦渴的山林,一瞬间开出漫山遍野的梨花。
          风乍起,吹散一片雪白,不是梨花,是我一瞬白了头。
          我没有父母疼爱,从小一人住在山上,应龙神君却时常带着我玩耍,教我养我,看我长大。人人皆厌我弃我,独独他傻,把我这颗鱼眼当成了宝,捧在手心里护着。十六岁时,他背着我去看月亮,山间开遍梨花,月光下他轻抚我的发顶,笑着说:“我的青青是最美的神女。”
          我的眸子赤红如火,看不清他面庞,只觉心中幸福满溢,这一刻便是永久。
          梨花终于又落了满头,却再无人与我白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3 12:38
            之前给实体投的稿子,因为人物已经被写过了,打回来了。懒得改了再投其他地方了,放着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3 12:39
              特别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15 20:41
                看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9-26 11:59
                  好好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1-24 01:19
                    大家好,我是二九,16年七叔蓝糖任吧主时我有幸担任本吧小吧主。后因为一些事情原吧吧务团队更换,我们努力过但无济于事,导致原吧没有吧主,形成现在这种混乱局面。
                    现在得此机会,我代表原吧务团队竞选吧主,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
                    ————
                    竞选人员中,三号竞争者及他的支持者大多数为在贴吧各处发布小说资源的人。大家可以查看他们的发帖记录。
                    如果原创小说吧被这些人占领,以后的发展不可想象。
                    ————
                    希望原吧的老人们和新人们!能够支持我们!重新建立一个认真写作积极交流的贴吧!
                    ——————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投票!我的竞选链接发到楼下!
                    投票要求:等级>4级,关注贴吧超过30天!
                    http://tieba.baidu.com/p/6145789415?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2.8.2&st=1559397946&unique=F9B516D8C9402C0AD4BB7ED9500C02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6-01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