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665贴子:935,554
  • 20回复贴,共1

【双吧征文】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谈情说爱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是的,就是我


回复
1楼2018-09-17 16:37
    0

    ——汝,可知爱?


    回复
    2楼2018-09-17 16:37
      1

      午后一时,地点是妖精仓库一层食堂。

      慢慢冷却的四杯红茶,如算好了一般放在桌子正中心的一口没动的精致蛋糕,沉默地望着桌面与彼此的四双眼睛,偶尔在空气中传播的无法辨识出究竟是何人发出的低沉语句,以及从窗口洒下,却只能在窗前徘徊的午后阳光,这就是这里的一切了。

      不,说一切其实还是有些不太妥当。

      压抑,这才是真正属于这里的东西。

      冷却的红茶慢慢透出让人呼吸都冻结的气息,眼神也将空气压缩、再降温,声带引发震动,在彼此间传递着不辨善恶的敌意,又慢慢消弭、退散。

      即,压抑。

      之所以有这般压抑的氛围,皆因这里的存在早已变化。昔日充满了爱与和平的妮格兰爱心食堂早已消失,这里是注定只能留下一位生者的战场,这里是连处刑人都有可能丧命的刑场,这里是任何歌剧演员都无意踏足的舞台,这里是三千世界里唯一一个无论此世还是彼时都不存在,无论生者还是死者都不愿踏足之地。

      “综上所述,因为我等均无法对‘爱’这个虚无缥缈的概念下定义,所以为寻找‘爱为何物’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等决定开始四人共行的旅行。最后,或不是最后的终局,谁能给出让众人信服的解释,谁便是此次战争的胜者,并享有独吞这一整块蛋糕的权利,可?”

      长条桌首位的穗色少女开了口。

      冠以艾瑟雅之名的少女端坐于长桌之端,两肘率然支在桌上,双手于鼻前抱拳,恰到好处地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

      讲话之时,少女猫首微垂,又厚又可爱的刘海便很自然地扫下来,以帷幕之姿遮住少女的另半张脸,只能从发丝的缝隙间偶尔窥见少女那双同时有着猫咪狡黠与毒策士风姿的美目。

      “自然。”艾瑟雅的右手传来一个沉静优雅的声音。“若自认已提前通晓真实,亦可提早作答。不过我并不认为那无谋的举措是理性的行为就是了。因为每人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中途使用了,就不能再参与终幕的对局了,即常说的‘中盘败北’。”

      端坐在上位一位,如冰般幽静透明的少女一边用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杯口一侧滑动着,一边不疾不徐地讲着。

      她的名字是兰朵露可,兰朵露可·伊瑟利·希斯特利亚。从外表看上去是一位有着极好修养的大家闺秀,可只要稍加了解就会明白,她是一个有着小恶魔般思考方式与固执的女孩。

      此次亦如此。一如本质,她说出最后那句话时,嘴角像是没能藏住般流出一丝坏笑,但从她的个性分析的话,那大概是有意为之吧。

      “小孩子一样。”

      规则讲解完成后,下位一位,珂朵莉二等兵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点上发了一个不恰当的牢骚。于是——

      “临阵退缩可是不好的,珂朵莉。”

      下位二位的奈芙莲三等兵提示。

      “我、我又不是想逃,只是说这行动怎么看都很像小孩子啊。”

      “‘像小孩子’,所以不是适合成体妖精兵的行为。在座各位都是成体妖精兵,说出这样的话大概是想借他人之口说出‘比赛中止’这样的话吧,届时只需一句‘附议’,便可终结一切,还真是够深邃精明的想法呢。”

      “不是啦!再说了,我完全没有可能输掉的对吧?身为比你们要年长的成体妖精兵,如果就这么输掉岂不是太难看了?”

      “但是这是小孩子的事情,比起成体来说,小孩子的赢面应该更大才是。如果这样考虑的话,刚刚成体的我们应该比相对年长的你赢面要大得多。难道,你真的是怕输了?”

      珂朵莉沉默了。

      但奈芙莲并未因此停止攻势,无表情的银色少女以她的印象一般的白银气势发动速攻。

      “我明白了。”

      完美速攻。如白银之矢般于千里外贯敌心脏的一击。

      “……说到底,如果要说临阵脱逃的话,应该是诺芙特才对啊。”

      终于,珂朵莉在奈芙莲彻底压倒自己之前,很精明地把力向着某个没来的人卸了出去。

      如此说来,上位二位确实是个空位子呢。

      那本是诺芙特的位子,一直都坐在那里的朱短发少女却不在那里。记忆里是用“不感兴趣”为借口逃开了,就算被说成临阵脱逃也没什么能辩解的了。

      然后——

      “珂朵莉二等兵,奈芙莲三等兵,严肃的场合请保持肃静。”

      在奈芙莲再次发动攻击之前,艾瑟雅元首大人一击终结了这一切。

      “是。”

      现场沉默,会议继续。


      回复
      3楼2018-09-17 16:38
        2

        在继续说这个故事之前,稍微讲一讲这件事的起因吧。

        为此,钟表的指针需要稍稍向前拨一点——那是大概两个小时之前的事情。

        上午十一点时,银发的少女正如往常一样端正地坐在图书室内,静静地看着摊放在面前的书。

        但很不幸,某个有着稻穗色长发和朽木色瞳孔的人闯了进来。

        于是,便有了如下对话。

        “艾瑟雅,什么是爱?”

        “哦呀?为什么会突然问到这个属于大人问题?就算说要变成成体妖精兵了也只是身体的构造变化而不会是精神发生变化啊,难道说我们的小奈芙莲在岛外的时候有中意的对象了吗?是那个独眼鬼医生?还是蜥蜴族的大明星?或是某个擦肩而过便让人心动的无徵种路人?可那样的话不是应该先问如何俘获对方的芳心吗?奈芙莲,所谓心动的感觉可是不能错过的啊,这种事情就交给艾瑟雅我来办就一定没问题了……”

        在艾瑟雅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奈芙莲带着几乎看不出来的不快表情伸手一把揪在了艾瑟雅的小腹一侧,顺势拧了起来。

        “艾瑟雅,好吵,我是认真的。”

        “啊疼疼疼疼疼疼疼先放开我啊奈芙莲!”

        “好吧。”

        “你下手还真重啊,奈芙莲。”

        “是艾瑟雅不好。”

        “所以,你为什么突然问到了这个问题?”

        “书。”

        奈芙莲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书,指着其中一行说。书上那一行明确的提到了“爱”这种感情与所对应的感受,还有相应的行动之类的东西,却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切实的判断。

        “在书上看到了,不明白,所以就问了。”

        “这样啊。”艾瑟雅点了点头,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说:“所谓‘爱’大概就是见到对方时会心跳个不停,情绪激动,对方不在也会想着对方,心里总有种放不下的感觉,或许就是这样吧。”

        “就像对妮格兰那样?”

        “……那虽然也是但是不对啦!”

        “艾瑟雅爱妮格兰?”

        “所以说不对啦!”

        “讨厌?”

        “也不是那样!”

        “那就是爱?”

        “怎么会!”

        而后,两人就在不断地争执中召开了这个会,并且完全没能在这个会上得到想要答案,最终决定大家一起外出寻找答案,甚至还为此赌上了一天份的甜点。


        回复
        4楼2018-09-17 16:38
          3

          会议并没有持续多久。

          或者说会议在安静下来的那一瞬间就结束了。

          “大家原来都在这里啊。”

          随着缇亚特一脸兴奋地闯进餐厅,笼罩在这里的奇特气氛似乎一下子就消散了。

          “缇亚特军曹,有何事相报?”

          艾瑟雅双手毫不放松,眼神严肃,用像是想要挽回局面一样的语气说道。

          “军、军曹什么的,诶嘿嘿嘿……”

          “缇亚特军曹,不管做什么,气氛可都是极重要的东西哦。”

          “是,感谢您的教导。”缇亚特当即立正敬礼,而后转为跨立,开始报告:“午后十二时四十分,新一批的物资包裹到达,其中发现一个记录了新电影的影像晶石,在下认为当立即观看……不,审查,以上。”

          “这样啊,那就一起去看吧。”

          艾瑟雅说着,起身伸了个懒腰。

          至此,会议室气氛方完败。

          “是什么电影呢?”

          “是《鳞尾的奇迹》的说!”

          缇亚特眼里闪着光,一脸兴奋地说。

          “蜥蜴电影啊……”

          艾瑟雅一边发出“喵哈哈哈”的笑声,一边微微皱了皱眉。

          “有点没办法理解缇亚特为什么会对蜥蜴那么着迷呢。”

          珂朵莉跟在艾瑟雅的身旁,慢慢走着。

          “没关系,蜥蜴也是很棒的。”

          奈芙莲一边拍着珂朵莉的肩膀,一边用另一只手向她伸出大拇指。

          “对啊。优秀的作品是不会困于形式的。不管是电影、连续剧、歌舞剧、舞台剧、音乐、文学书籍、绘本、甚至只在古书中存在的皮影戏大概也包括在内,都是这样,如果内容或其他的什么和形式相冲,那从最开始就不能称之为优秀的作品了。同样,如果是优秀的作品的话,不管由何种人主演,都应当是优秀的作品才是,若是困于演员的种族、外貌。那就只能证明演员或剧本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所谓世界上的作品都是这样,一方制约另一方,同时又受到另一方的制约,只有两者和谐结合,才能产生优秀的作品。这就像鸡和鸡蛋的那个问题一样。
          ‘鸡’和‘鸡蛋’本不是相关联的东西,两者皆可独立存在——这就是所谓演员与剧本。两者本是不相关的个体,但链接之后,便成为‘鸡和鸡蛋’这个有意义的问题——即优秀的作品。也因此,若‘鸡’无法产下‘鸡蛋’则不被成为‘鸡’,‘鸡蛋’无法孵出‘鸡’则无法被成为‘鸡蛋’了——优秀的演员与优秀的剧本优秀地结合,才是存在,至于何者为先,定论似乎做不到呢。”

          兰朵露可平日话并不多,但只要打开了话匣子就会像这样说个不停。让人不由感叹喜欢书的人会不会都是这种不分艺术表现形式,对优秀或可能优秀的作品执着到足以产生能孕育幽灵程度的执念的人。

          “不明白。”

          “是吗?我倒觉得说得已经够明白了。”

          “珂朵莉讨厌蜥蜴吗?”

          “也不是那样,只是我们直属长官的副官不是蜥蜴嘛,总感觉有点奇怪。”

          “那么这部作品会因为珂朵莉讨厌蜥蜴变糟糕?”

          “怎么会。”

          说完,珂朵莉便快步赶上了前集团,对话也就此结束了。


          回复
          5楼2018-09-17 16:3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7 17:13
              woc,这么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9-17 17:29
                鸽了鸽了,剩下的自己想象吧,肝不动(-ι_-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17 17:40
                  对了,我记得奈芙莲说过,恋爱并非靠机会,而是意志
                  感觉她其实挺懂的嘛2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17 18:24
                    dd。。


                    收起回复
                    10楼2018-09-17 22:4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9-17 23: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18 12:41
                          汪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9-18 14:28
                            喵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18 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