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6,199贴子:6,906,310
  • 15回复贴,共1

【庆生】☆★2018生贺★☆如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9-20 11:41
    ———有伤风化系列贺文——


    1.
    我爱罗最后一次收到卡卡西来信是在一个落雪清晨,那天半梦半醒间,模模糊糊听见鸟喙啄击窗棂,猛地惊醒,外面天色未亮,下了霜,青鸟停在窗外,细细脚趾踩了许多凌乱印子。我爱罗推开窗,一阵寒气涌入,极度干燥中带着些新鲜冷意,是落雪征兆。

    他没有穿鞋袜,赤脚立在地上。青鸟是卡卡西送给他的传信鹰丸,体型中等,毛色乌青,一双眼睛湿润晶亮,它熟稔落在我爱罗小臂,侧头梳理毛发,纤细遒劲脚踝处绑着的信筒里,塞着一封信笺。

    我爱罗吩咐随侍照顾青鸟吃些新鲜水粮,把信笺捏在手里没有打开,他望着外面不知何时下起的雪,想起第一次收到卡卡西信的情形,当时满城飘絮,犹如飞雪,砂隐村这样的干旱之地,竟也被春意熏染,他站在融融春光里,被兜头浇下的情意撞了满怀,生平第一次觉得春意撩人。念及此,他转身从卧室暗格拿出梨花木箱,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摞信,有的素白纸张上寥寥数语,有的几大页洋洋洒洒全是文字,有的甚至称不上一封信,一片南山落叶几瓣北径飞花,或者是市井高人画的新奇小画,全被主人妥帖收存。我爱罗手指拂过这些信,犹如翻阅时光,十几年匆匆而过,一眨眼便是落雪今日,他把最后一封信放进箱子。


    回复
    2楼2018-09-20 11:43
      暮春三月,荼靡开尽,广阔沙漠腹地的砂隐村也迎来春风万里,点点绿意缀满沙城,飞絮迎风直上,飞舞在城市上空。那天雨停后长风又起,我爱罗批完文书,与勘九郎信步走至影楼露台,一边商讨觐见大名事宜一边欣赏春意。为了抵御黄沙暴风,砂隐村建筑大多低矮,唯一高耸的建筑是影楼,站在露台可俯瞰全村景象,平时满目黄沙的地方,今日柳絮翩跹犹如飞花大雪,妆点的沙漠之城多了几分杨柳依依的浪漫景象。春风缠绵,吹得片片飞絮绕着我爱罗飞舞,被他用查克拉隔开,犹如遥立云端,勘九郎看着弟弟裹在银絮中,暗自好笑。兄弟两正闲话间,随侍递上一封信,说是木叶传来。

      我爱罗有些疑惑,砂隐与木叶有官方交流渠道,一应文书都有专人打理再拿给他批示,手鞠的家书每月会按时寄来,他思索一番,只当鸣人有什么要紧事,便当着勘九郎的面打开信。勘九郎眼睁睁看他历来古井无波的脸变了几番神色,最后竟是立在春光里,任由柳絮扑了满身。他第一次见弟弟如此,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我爱罗却收了信,撇下他独自离去。

      这封信由卡卡西亲自书写,没盖火影私章。他言辞恳切的为解围事件道歉,说回去思来想去确实觉得不妥,怕当时没有说清楚,特意写信致歉。他初始我爱罗时后者正是翩翩少年,与鸣人佐助相当,故而一直把他当成学生对待,虽并肩作战许久,我爱罗已经成长为了不起的风影,在他心里还是孩子,那日见雷影水影拿我爱罗说事,一时不忿生了护短之意,还希望我爱罗不要介意,末了还开玩笑道如果被鸣人知道是要吃醋的。信不长,通篇无一公事全是私事,落款是恣意的旗木卡卡西。

      那日卡卡西说明原因后我爱罗久就万分震惊,他从小到大生存的环境非常恶劣,夜叉丸的背叛与父亲的憎恶曾一度让他堕入黑暗,孤独、厌世、嗜杀,鸣人打开他的心结,千代婆婆死后他与勘九郎手鞠的关系有所缓解,但毕竟错过童年稚子时光,兄妹三人互相信任依靠但少了些亲密,属下忠心耿耿,对他敬重,即使是将他教导大的马基,也从来都是惧怕居多,母亲舅舅的关怀太过沉重,逝者不可追。在他不长的人生中,竟没有一人将他护于羽翼之下,更是第一次体会到不用争取便轻轻落下的好意。

      他想起鸣人在他面前滔滔不绝吐槽卡卡西腹黑懒散,像是在抱怨自己兄长朋友一样,亲密之意溢于言表。就是这样慵懒的人,仅仅只是见到与鸣人年纪相仿的人,就下意识当成鸣人来保护,可见他对鸣人的爱意之深。从黑暗中一步步爬出来的我爱罗,切身体会到如此纯白灼目不然尘埃的爱意,胸口被刺得生疼。

      他曾短暂拥有又惨烈失去的东西,为何再次邂逅。

      卡卡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堂堂六代目火影,从来没有为因为我爱罗第一个公开支持他继任六代目或是五影会议替他开解说过半个谢字,却仅仅因为无心之失再三致歉,在这个人心中,权利名声竟不占分毫地位,反而是些奇奇怪怪的个人情感,他却看的极重。而被他不轻不重放在心底的我爱罗,因为他的一时不忿,心底犹如荒漠逢春,满城飞絮,炸开春光万顷。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白首是他,倾盖也是他。

      我爱罗斟酌良久,提笔给卡卡西回信,说是自己误解,让他不要在意,同时迟到太久的感谢卡卡西从晓手里营救他。他不擅长与人交心,即使心中有万语千言,落笔却是平平。千里之外的卡卡西,收到短的不能再短的信,往事翩跹涌入脑海,看着字里行间挥之不去的别扭,露出老怀甚慰的笑容。他把信收入抽屉,手指夹着随信而来的柳絮,呢喃道:“你那边也是春天了吗……”


      回复
      4楼2018-09-20 11:44
        关于火之国大名与卡卡西的过节我爱罗早已耳闻,卡卡西周旋在木叶与大名之间,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为木叶和火之国增强许多实力,大名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他断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出手,也不会刻意拖延不让鸣人回去,能让他亲自出面的也只能事关鸣人,思及此,我爱罗古井无波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他身居风影之位许久,早不似当年莽撞无形,但一想到火之国大名如此昏聩无能,竟然要对鸣人动手,他还是抑制不住怒火,“他要对鸣人做什么。”

        卡卡西捕捉到他一闪而过的杀意,惊讶于他能猜中自己所想,开玩笑道:“我爱罗真是了解我,比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学生强多了。”见我爱罗脸色稍好点才继续,“这次他见我带鸣人出来,便派遣豢养多年的死士,也就是原来大蛇丸手底下的音忍,要对鸣人动手,你知道当年佐助中了音忍咒印,虽今时不同往日,但咒印是他两克星,我放心不下,便走了一遭。”

        他说这些,好似在转述什么毫不相干的小事,一贯的漫不经心懒散模样,我爱罗在心底暗自钦佩。佩恩灭木叶后,火之国一度陷入危机,周遭各国群起而攻之,国力衰退,一蹶不振。四战爆发让各大国之间停止干戈,战争结束后,卡卡西以一己之力,夹在大名与四影之间,硬生生让木叶实力回到战争之初,火之国借此东风,也一步步重归大国地位,卡卡西从未因大名猜忌而心生嫌隙,一如既往衷心于火之国,大名能有如今地位,全拜卡卡西所赐,面对大名的恩将仇报,卡卡西却一笑而过。外界都谣传暗部出身的卡卡西,登上火影之位后心狠手辣不择手段,也只有亲近之人知道他不过是以身殉道而已。

        “现在鸣人慢慢接手木叶事宜,佐助也要回来,大名必要动手,你准备怎么办。”

        卡卡西没有立即回答,他把目光移至前方,眉峰微聚,戴了护具的手指无意识敲击桌面。他们坐在断壁残垣中,周围腐草朽木,青苔丛生,天光落在这里也是绿的,映在卡卡西双眸中是流动的碧青,左眼疤痕深刻,给温润清秀的脸点了几笔杀伐之气。我爱罗知道他陷入沉思,当时五影会议结束,被喊住的卡卡西也是这么一副茫然的思考模样,他贪恋盯着卡卡西侧脸,不动声色将此时此刻铭刻心底。

        能让如今的卡卡西陷入激烈交锋的事情不多,大名与木叶的矛盾看似错综复杂,实则简单,他就任火影后,有意识把矛盾往自己身上引,就是为了矛盾激化不可调和之时,独揽所有罪责,还大名与木叶和平共处。只要他卸下火影之责,让鸣人佐助以木叶为名替大名办几件事,大名就会再次信任木叶。只是他想不到大名如此按耐不住,鸣人和木叶还未做好准备,他若此时谢罪隐退,木叶会再次陷入困境。再者四战后忍界和平共处,同谋发展,现代科技的爆发使得忍术日新月异,而大名为了牵制忍者力量,暗自扶持武士与巫术,又颁布许多条例,让忍界发展举步维艰。卡卡西宵衣旰食数年的成果,只怕要毁于一旦。

        他自深渊中匍匐数年,早习惯与黑暗为伍,化身利刃,刺破黎明!他微微一笑,眼底流波潋滟,天地碧青如潮水般退去,留下我爱罗笃定平静的脸。此时此刻,他万分庆幸在踽踽独行的路上,遇见可以并肩谋权的我爱罗。

        我爱罗见他眉眼弯弯,知道有了定夺,此番千里迢迢而来,当然不是为了卡卡西那几句话,他抬眸,“我可以做些什么?”

        他明明与佐助鸣人差不多年纪,却早已练就杀伐果决运筹帷幄,同时丝毫不失赤子之心,他与卡卡西说话,故意做出一副沉稳模样,偶尔露出的孩子气让卡卡西心下欢喜。卡卡西既希望他纯真轻松,也希望他胸有沟壑,伴着这种矛盾复杂心情,亦师亦友陪伴多年,命运终于将天地少有的我爱罗送至他面前。

        “嘛,我爱罗的话,可以像你姐姐那样,与木叶联姻,你看上谁了,只管告诉我”,言毕摸着下巴思索,只觉得能与我爱罗相匹配的人一个没有,最后竟不正经道:“我看咱们家鸣人不错,我爱罗考虑一下?”眼看我爱罗面色一寸寸沉了下来,周围飞沙走石蓄势待发,连忙讨饶:“嘛嘛,我开玩笑的,鸣人才配不上你呢。”见我爱罗脸颊绯红,为长不尊的伸手捏捏他脸颊,道:“我也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呀。”

        我爱罗深知他有个习惯,说正事前必先开玩笑,正事越是沉重,玩笑开得越是没边。他按捺住悸动,静待卡卡西开口。卡卡西松开手指,起身而立,定定看着我爱罗,真诚道:“木叶六代目火影,谨代表木叶上下,愿与砂隐村结为同盟,日后祸福同享,荣辱与共,不知风影意下如何?”

        我爱罗没有吭声,直到从他眼中看出一丝紧张,才招手让属下拿来卷轴展开,里面正是结为同盟的各项条例,一应大小事务分门别类罗列,不偏不倚,很是公正。他抬眼看卡卡西,“我意如此。”

        卡卡西没想到他做事如此周全,又惊又喜,心道小兔崽子长大了竟然给我挖坑,还看我敢不敢一口应下,别小瞧了我。他招招手,一暗忍越众而出,他道:“把火影私章给我。”

        暗忍踌躇不决,结盟是大事,关乎两村两国运势,理应与各大家族和长老商议决定,而不是在这个残破废弃村落,幕天席地草率决定。他看着卡卡西笃定的脸,咬牙结印拿出私章,心道回去挨骂就挨骂吧,反正有火影大人陪着一起。

        卡卡西拿到印章结了个复杂的印,一团火一般的光从印章底部亮起,卡卡西看都不看往卷轴上盖,被我爱罗拦住,“火影大人,太心急了呀。”卡卡西一笑,握住他手腕,坚定盖下印章,象征木叶的图腾在底部燃起一道火光,席卷整个卷轴,火光过后,一道封印盖住卷轴。卡卡西这才放下我爱罗手腕,笑道:“结盟只完成了一半,封印还没完成,我爱罗你……”话音未落,我爱罗结印拿出风影私章,在木叶图腾旁印下,周围狂风大作,卷轴成砂,而后风歇砂止,两封卷轴静静躺在由土遁支撑起的残破石桌上。封印完成了。

        这一刻,我爱罗感到命运之手在他和卡卡西身上绑了个缠绵的死结,封印绵绵密密盖住他,无处可逃,此生此世,他心有牵绊,再不是孤身一人。

        我爱罗拿起其中一份,忽而想起照美冥的戏言,窗户纸是真的捅破了。他露出浅浅一笑,对卡卡西说:“以后请多多关照。”

        他走后良久,卡卡西还沉浸在我爱罗笑了的欣慰中,暗忍白白看了半天好戏,出言提醒:“长老那边……”卡卡西将狸猫面具一罩,起身前行,远远落下一句话飘入众人耳中,“回去就拜托小樱帮我装病。”

        多年以后,因木叶砂隐两村结盟,火、风两国交好,经济飞速发展,国泰民安,蝉联霸主之位多年,在七代目火影鸣人的努力与大名支持下,正了卡卡西之名。后世翻阅史书,妄图找寻这一里程碑时刻,浩瀚史书只有寥寥数语。往事如烟,惟旷野清风,孤村啼鸟,还记得那一刻。


        回复
        6楼2018-09-20 11:46
          4.
          黑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属下瞬身出现,恭敬向她行礼,她点点头道:“说吧,今天木叶和砂隐村又有什么新鲜事?”

          自砂隐村和木叶结为同盟后,以前还遮遮掩掩的事情现在都明目张胆,两大村联手,对其余三村也是威慑。黑土敬佩卡卡西做派,时刻派人打探消息。属下禀报,“卡卡西前辈准备动手了,砂隐那边还未有动作。”

          “真不愧是卡卡西前辈!”黑土蓦然兴奋起来,她从座位上跳起,也不管是否有失土影身份,在原地转了一圈,拊掌道:“这件事先瞒着爷爷和各位长老,别走漏风声啊。”

          黑土要隐瞒的事情我爱罗早已知晓,他收到卡卡西亲笔书信,上面只寥寥数语,“拖住大名。”几日后砂隐村派出的护卫护送风之国大名去沙漠腹地游览,与外界音讯全无。某夜火之国大名府火光冲天,侍卫纷纷救火,前来护送文件的数名木叶暗忍四散消失在纷乱中,大名府地下密道,大名正被数名巫术师带着潜逃,密道一片漆黑,巫术师不肯燃光,大名在逼仄通道里摔了好几下,衣服被挂破,头发散乱,满身狼狈,他大发脾气,“你们这群人到底有用没用,养你们到底做什么!”

          巫术师劝他稍安勿躁,出口马上到了。他们手忙脚乱爬出密道,前方一团光亮闪烁,映出黑暗中戴着狸猫面罩的修罗身影,大名惊怒:“卡卡西,原来是你。”

          那人没有言语,左右两手握住光明飞身前来,犹如黑夜中划过天际的雷电。

          与此同时,砂隐村暗忍半路截到给风之国大名递消息的死士,并拒绝了对方的出兵请求,暗忍居高临下看着对方惨白的脸色,冰冷道:“木叶火影正在养病,大名府平安顺遂,你不要假传消息离间我们与木叶的关系。”

          我爱罗站在窗前,看外面夜色深处,马基推门而入,“我爱罗,长老们要见你。”

          我爱罗头也不回,“不见,不出手。”

          马基站在门口犹豫半天还是出口相劝,“你不要生长老们的气,他们也是怕你受骗,卡卡西虽与你相熟,但毕竟诡计多端,你……还是多留心为好。”

          马基退出办公室,忽见空中黄沙漫天,呼啸直上九天,不明白我爱罗为何生气。次日,火之国大名府传来消息,大名府突遭大火,大名葬身火海,府中数名巫术师护主殉身,大名之位由族侄继承,国葬将在七日后举行,诚邀各界人士前来吊谒。

          这条消息震惊忍界,各国纷纷遣使。风之国大名派遣我爱罗前去,为新大名献上贺礼。木叶火影自责不已,拖着病体前往。黑土早按捺不住,邀约达鲁伊、长十郎一同前去。

          我爱罗在国葬上见到新任大名,是个面容沉稳的年轻人,据说因出身问题受族内排挤,我爱罗曾在木叶科技展上见过他。国葬结束后是新任大名接见各国使者的环节,我爱罗献上贺礼后出了会馆,另外三个年轻人就围了上来。

          黑土自来熟的靠上去,神秘兮兮道:“卡卡西前辈呢,我们要见他。”我爱罗心中警觉,黑土又露出谄媚笑容,“你知道,卡卡西前辈做了大家想做却又不敢的事情,我们很佩服他。”

          我爱罗一想到以后要跟他们共事,就觉得头大,“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火影在哪里。”达鲁伊看着我爱罗离开背影,漫不经心道:“啊咧,他两竟然吵架了?我爱罗竟然会跟人吵架?”黑土一拳捶在他身上。

          火之国夏夜很美,虫鸣阵阵,夜空澄澈,我爱罗坐在驿站寝室回廊感受与故乡不一样的夜风,有萤火虫围着他打转。疏影横斜间,一人踏月而来,眉眼弯弯对他笑:“呦,我爱罗,好久不见。”

          我爱罗抬眸看了他一眼,如夜沉寂。自倾盖如故后,他就陷入缠绵情意,这种感情对他来说是新鲜的、陌生的,让他害怕又难以拒绝,再无数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后,他与情意达成和解——亲近又独立,他要成长为能与卡卡西比肩之人。与木叶签订同盟那一刻,他以为自己终于成为能支撑他背后之人,然而这次卡卡西动手时一方面让他拖住大名,另一方面又故意放走通风报信的死士,让风之国大名知晓,卡卡西此举,是为砂隐村留了退路,如果失败,我爱罗定可以派人杀了卡卡西,为木叶取得一线生机。他机关算尽,处处为别人着想,却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也丝毫没动过让我爱罗帮他的念头。说到底,在他心底,我爱罗还是需要他保护的存在。这如何让人不气!

          卡卡西见他面色不悦,赶忙从怀里拿出包东西,一边摆弄一边笑道:“小樱最喜欢夏季,每年这个时候木叶会举办夏日祭,她跟木叶其他女孩一样穿上浴衣,走在长灯铺就的街头,非常美丽。鸣人跟佐助连架也不吵了,拿着烟花在街头斗殴。只可惜今年有国丧办不了。”一小簇火光在卡卡西指尖燃放,他把烟花递给我爱罗,“美丽的东西总是让人心情愉悦呢,风影大人,看在我第一次做火影没有经验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刚刚翻云覆雨暗换乾坤的人,竟然轻言软语说没有经验,只怕要笑死人。我爱罗见他放下身段哄自己开心,也不好再冷脸,他从卡卡西手里接过烟花,看这美丽小东西绽放,心底流光溢彩。这是他第一次放烟花。

          “你不信我。”

          卡卡西暗叹一声,支撑他轻快若无其事的那口气一下从体内剥离,连日奔波与殚思极虑带来的疲惫将他侵袭,他一下子从四平八稳风光无限的六代目火影,变回活生生的卡卡西。

          “我若死了,木叶和鸣人就交给你。所以,你要好好的。”

          我爱罗震惊,他从未料到自己在卡卡西心中分量如此之重。这何止是信任,这是在交代身后之事。他浑身轻颤,烟花在手中抖动,“卡卡西,我再说一次,我不需要你时时维护。鸣人也是。”

          卡卡西对他露出一个疲惫至极的微笑,双臂交于脑后侧身枕在他腿上,烟花明明暗暗映在两人身上,他们都穿着丧服,几乎要融于沉沉夜色中,天地间唯有烟花燃起的火光,映照出形影相依的一双人影。

          卡卡西感受到人间盛夏,绚烂烟火,还有从沙漠腹地吹过来的,亘古不变的热烈风沙,他在彻底入睡前呢喃,“我知道,可是我时间不多了。”


          回复
          7楼2018-09-20 11:48
            5.
            卡卡西突然一改往日平稳作风,在木叶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整改木叶行政编排,恢复警务部门,合并暗部与根部,统归火影,由大和负责,在原有行政部、医疗部、教育部、审讯部之外,增加科技部,同时废弃名门望族许多陋习,例如日向一族分家守护宗家的古老传统,任命日向花火为日向家家主。此番动作惹的木叶高层与各大家族沸反盈天,长老整日在公寓和办公室堵他,卡卡西干脆带着佐助鸣人躲出去,留下一堆烂摊子让鹿丸大和收拾。

            这年年末,乱哄哄的改革终于结束,木叶高层与各大家族见木已成舟,只得偃旗息鼓。新年伊始,几个孩子给卡卡西拜新年,他裹着浴衣,靠在门前呵欠连天,“鸣人啊,过了年你就代理火影一职吧,老师我也休息休息。”

            这两年来,卡卡西暗地里让鸣人接手许多事,他以为卡卡西是短暂休息,顺便让他锻炼。鸣人嚷嚷着要卡卡西请客才答应,并问要休息到什么时候,佐助扯了他袖子就走,小樱站在原地,满脸不舍,“老师,您要去哪里?”

            卡卡西近日自断生路的做法除了鸣人外所有人都有所察觉,卡卡西摸摸小樱头发,“放心,我出去走走。”

            佐井安慰小樱,“别担心,我会跟着火影大人的。”卡卡西笑出声,“不行啊,你走了,暗部怎么办,大和会来跟我要人的。放心吧,我只是出去走走,又不是不回来了。”

            大雪将木叶染就一片白,鸣人还在絮絮叨叨,佐助突然回头,看见那道清瘦身影立在银装素裹中,分外孤独。

            木叶七代目火影继位是大事,各方来贺,我爱罗也安排好行程早早出发。鸣人做代火影的这一年,在卡卡西原有基础上,又颁布许多法令,村子飞速发展,极大修复了氏族高层与木叶关系,木叶上下对他交口称赞,心服口服。我爱罗一进村,就看见后山山崖上模糊不清的六代目影岩旁边巨大的鸣人雕像。

            朝气蓬勃,英姿勃发。

            鸣人继任火影是民心所向,木叶载歌载舞处处欢声笑语。我爱罗从喧嚣中走出,漫步木叶,最后在慰灵碑前找到卡卡西。

            脱下影袍的前任火影,竟还穿着木叶马甲,他在一处墓碑前席地而坐,呢喃低语。那是一个双人墓葬,我爱罗知道里面躺着谁,有几句低语顺着风送入耳中,即使是我爱罗这样的冷血之人,听了也泪潮涌动。

            “老师,当年没做到的事情,现在做到了,鸣人他呀,已经是七代目火影了呢。”

            卡卡西在小路尽头看到等待的我爱罗,主动邀约去喝几杯,他们在卡卡西常去的小酒馆落座,老板亲自上酒,热泪盈眶,抓着卡卡西的手不放,“火影大人,是您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您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呀。”

            卡卡西握住他手,“放心,新任火影比我还上心呢。”

            “对对对,鸣人是个好孩子呀,我光顾着您要走伤心,忘了他。我代表众街坊邻居,好好感谢您。”

            卡卡西握住空酒杯,老板的话字字砸向心间,他闭了闭眼,一生所求不过如此,木叶、鸣人、同伴、老师、家国,他都安排妥当无一辜负。我爱罗在灯下看他,发觉他眼角细纹密布,竟是一夕之间老了几岁。心酸、不值、委屈、愤怒等情绪一拥而上,他不擅长处理情绪,只闷头喝酒。卡卡西发现他异常,也没阻止,一杯杯替他斟酒,最后拍拍他手,“我没事的。”


            回复
            8楼2018-09-20 11:49
              我爱罗越喝脸色越白,唯有一双瞳孔红的滴血,他一字一句道:“你原本要等到鸣人继任,独自承担罪责修复木叶与大名关系,但是没想到大名按耐不住,你为了木叶与鸣人才对大名动手。”

              卡卡西点点头,“没错。”

              “扶持新大名,虽一时稳住局面,但身负罪名,长此以往只会对木叶不利,因此你必须在短时间内让鸣人继位,以正乾坤,所以你才说自己没时间。”

              “鸣人继位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你在走之前有几件事必须要做,你要替鸣人扫除障碍,改革创新,万事开头难,你明知这些事利国利民,但一定会引起高层与氏族不满,你自己便做那利剑,替鸣人披荆斩棘,拱手给他一个太平美满,欣欣向荣的木叶。”

              “外界只道你忍受不了骂名,推鸣人出来挡刀,谁又知道鸣人那些为人称赞的举措,分明是你的手笔。你宁愿自己背负骂名,也要让鸣人受人爱戴,万民称颂。”

              卡卡西出言反驳,“不,大部分是鸣人的主意,他是个合格的火影。他小时候受太多苦,遭受太多不公,这是他应得的。”

              我爱罗放下酒杯,慢慢道:“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这些。”

              他与鸣人的童年,说不上谁更凄惨些,但风影之路,他走得异常艰辛。罗砂被暗杀后,砂隐村陷入混乱,政权一度落入高层手中,在马基帮助下,他一步步登上风影之位。他脚踩鲜血,接手的是一个衰落腐朽漏洞百出的忍村。没有人替他披荆斩棘,没有人为他染就鲜血,没有人为他背负骂名,他从来都是一个人。

              卡卡西没给他过多时间感怀,他伸出双臂拥青年入怀,呼吸落在耳畔,“放心吧,以后我说给你听。”

              卡卡西卸任后再无顾忌,一下子收了火影风影两位徒弟,恨不得把浑身本事都传授出去。及至与凯相约之日临近,一下子难舍难分起来,他把青鸟送给我爱罗,“给我写信,无论我在哪里,它都能找到我。”

              青鸟也是殷勤,每隔一段时日便捎回一封信,全是卡卡西在旅途中所见所闻,有时他会抱怨与凯吵架惹得猿飞未来不快,小姑娘很难哄。更多时候会随信附来旅途所遇,波之国贝壳,草之国名株,或是在烟火气浓重的普通村镇看到的新奇玩意儿。有一年秋天,卡卡西在信上说他遇见一座山,山上枫叶红的像黄昏时分天际铺陈的晚霞,他与凯在山下喝的酩酊大醉,把顶着枫叶睡觉的猿飞未来错认成我爱罗,哄了半天才哄好。信里夹着一片枫叶,海棠般艳丽的红,恰似他头发的颜色。

              希望你也能看到这样美景。卡卡西在信末说。

              我爱罗突然感到钻心疼痛,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他压抑感情已久,但卡卡西对他的思念,让他溃不成军。

              可他走不了,他是砂隐村风影,肩上背负沉重责任。他想起卡卡西临走前对他说的,“我也教不了你什么,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要留意培养接班人。”

              那晚我爱罗捏着枫叶入睡。梦中他走在云蒸霞蔚般的枫叶丛林,目之所及一片绯红,比烟花还绚烂的片片落叶中,卡卡西对他微微一笑,“我爱罗,好久不见。”

              次日醒来,他便给卡卡西回了信,“给我三年时间,我去找你。”卡卡西很快回信,上面一片空白,只有底部卡卡西名字上按了手印,我爱罗失笑,当年签订同盟的场景历历在目,他提笔在卡卡西给他的无字约书上写下诺言,咬破指尖在自己名字上按上鲜红手印。

              三年之约,定不负君。


              回复
              9楼2018-09-20 11:49
                6.

                参加完卡卡西葬礼,我爱罗去当年喝酒的小酒馆坐了坐。老板早已换人,知道他是风影,恭恭敬敬上了酒便退下。这里没人跟他谈论卡卡西,很好。

                跟当年的自来也大人一样,卡卡西的尸骨至今未找到,鸣人拖着硬是不承认卡卡西已经死了,他悲愤异常,好像一下子变成得知自来也死去时绝望无助的少年,“不可能,老师他一定会回来的!我要去找他!”

                小樱一巴掌拍过去,她眼睛通红,眼泪却清澈,“你这个样子,卡卡西老师怎么能放心。鸣人,我们不能一辈子依靠老师呀。”

                因鸣人自欺欺人的固执,葬礼不便宣扬,手鞠知道弟弟心意,委婉告知他葬礼时间。卡卡西昔日用过的物品被黄土淹没,鸣人疯了一样从墓穴中抢出一串铃铛,他说暂时替老师守护好村子守护好同伴,老师迟到了也没关系,一定要回来。

                我爱罗看着鸣人,想起仲夏夜卡卡西教他放烟花,在他怀里沉沉睡去,说以后木叶和鸣人就交给你了的样子,疼痛从心底一丝丝蔓延,好似守鹤再次硬生生从体内剥离。

                你错了,木叶和鸣人都不需要我,他们需要你。

                我也需要你。

                他突然并指如刀,割下一缕头发,在众人惊疑目光中把头发放入墓中,发丝与卡卡西生前物品纠缠在一起,再不分离。

                “下辈子别再认错人了啊。”

                生不同衾死同穴。

                卡卡西曾和他谈论过死亡,他们两个是少有的经历过重生的人。卡卡西说,他死的时候见到爸爸,很平静满足,死亡并不可怕。我爱罗说他醒来的时候见到卡卡西,很平静满足,活着也没那么可怕。

                落雪那天清晨,卡卡西在信上说这次追踪异常艰辛,接下来无法继续传信,如果他不能顺利脱身,请我爱罗原谅他的失约,“对不起,我可能等不到你了。”

                他去木叶找鸣人,鸣人也不知卡卡西踪迹。他去找青鸟,青鸟投入茫茫大雪无踪无迹。越到后来,卡卡西越不希望他们知道自己在背后为他们做事。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不希望活着的人背负内疚。

                直到死了,他还在为他们考虑。真让人生气。

                我爱罗喝了口酒,心道,“以后我从死亡中醒来,再也看不到你,我该怎么办?”

                葬礼结束后不久,我爱罗火速将风影之位传于勘九郎学生,自己收拾行囊外出游玩。手鞠让猿飞未来作为护卫跟着他出行,鹿丸爱徒心切,觉得不妥,却见历来高傲的妻子泪流满面,“求求你,就让她去吧。”

                未来跟我爱罗重新走过卡卡西曾走过的路,前风影冷冰冰不言不语,未来还是叽叽喳喳打开话匣子说了一路,她自顾自说话,有时蹲在地上跟一株野草也能废话半天,末了还教训,“你看你,也不好好生长,枉费卡卡西前辈灌溉之恩。”

                他们来到山前,正是盛夏,峰峦叠嶂,翠屏环合,我爱罗找了处地方坐下,闭眼修行,看样子是不走了。未来问他什么时候出发,他说等到秋天再说,未来说他们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满山红叶,可漂亮了,卡卡西前辈跟凯前辈喝的醉醺醺,错将她认成别人把她气的半死。我爱罗问错认成谁,姑娘没吭声,一根根揪地上的草。

                “当时我躺在树下睡觉,有许多枫叶落在身上,卡卡西前辈走到我背后将我摇醒,说我爱罗,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说一声。他把我推醒还认错人,我非常生气,大声问他喊谁呢,他酒醒了几分向我道歉,抱歉抱歉老眼昏花认错人了,小未来不要生气好不好。”

                “卡卡西前辈并没有老眼昏花!”未来大声喊道,我爱罗点点头,“我知道。”

                “我当时很生气,气那个叫我爱罗的为什么不在这里,前辈都已经很难过了,他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不来!”

                我爱罗看着她,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骗子,明明说要参加我的下忍毕业典礼的,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爱罗手足无措,他在未来哭泣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脸,像风之国随处可见的石雕,被风沙侵蚀的不成样子,死气沉沉,被称为眼睛的地方,正在往外流泪。他咧了下嘴,笑的比哭还难看,“没关系,现在我来了,以后不走了。我去参加你的下忍毕业典礼,等夏天的时候我带你放烟花,穿上漂亮浴衣去看灯展,你喜欢什么烟花呀?”


                ------------FIN-----------


                回复
                10楼2018-09-20 11:50
                  一口气全贴完
                  多谢@木泽12OVE 授权镇楼图,很喜欢了


                  回复
                  11楼2018-09-20 12:08
                    说好的还有一个END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21 08:38
                      楼上涵妈+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21 16:34
                        @胜飞s @木泽12OVE
                        你两点的梗,当时就写出来一直忘记贴了
                        希望生活如小说,可以翻转结局,每个人都有Happy ending


                        收起回复
                        15楼2018-10-24 23:09
                          真的写出来了!
                          说起来最近也是极丧了,没遇到什么好事儿过,哎,下一个站点希望可以好一点,望天。
                          我想和卡卡西老师一起泡沙浴…哭着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25 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