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设吧 关注:25,430贴子:3,313,384

【文坑】心之所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看能不能持续更。。。一楼祭度娘


回复
1楼2018-09-25 12:15
    2020-02-20 16:25 广告
    【丢文跑
    【序章一】


    云端上曾经有一座城
    像鸟儿一样飞翔在空中
    炫目的霓虹灯在雾里闪烁
    呼啸的螺旋桨在云间划过
    云端上曾经有一座城
    在天的边际照亮晚霞
    她的身姿永远浮在苍穹
    她的子民永不消亡
    自然的造物从未完美
    完美应是心之所向
    从没有人尝试过的路
    我们将用铁与钛求证
    用羽翼与犄角做不到的
    我们用齿轮与半导体达成
    上天从未给过我们自由
    我们将自己去探索
    云端上的城早已沉没
    她的子民也已不复荣光
    但到了魔法的尽头时
    我们将创造出新的辉煌


    收起回复
    2楼2018-09-25 12:17
      本文兽设是机械系的。。


      回复
      3楼2018-09-25 12:18
        【1:无翼城的坠落】
        无翼城曾经的十三个螺旋桨已经损坏了七个。
        曾经繁华的街道上,如今已经充满了灰色的尸骸。
        就连钛合金铸成的地面也正在发生塌陷。
        曾经被我们称作“奇迹之岛”的无翼城正在坠落。
        无翼城的能量罩已经破碎,那繁华的街道在龙族的攻击下布满了狰狞的伤疤。不远处主控室的大门已经敞开,主控室中的兽们应该已经在和龙族在空中战斗了。地面发出了隆隆的声响,龙族的攻击已经使这座岛摇摇欲坠。昔日的昌盛,如今成了废墟。
        “麒默。”
        我转过身,是族长应天。族长似乎已经战斗过了许久,身上的鳞片已经剥落了大半,露出了银色的内部结构。“你还记得在两年前,我带着你那一代的兽参观主控室吗?”
        记得,当然记得。那可是我小时经常跟其他的兽炫耀的事呢。
        “那你记得逃生艇怎么开启吗?”
        “我记得。需要把三个族长的三把钥匙插入操作台,再输入操作。”
        一阵沉默,然后是几个金属物体掉在地上的声音。那是三把银色的钥匙。“你去召集还活着的小兽。。。离开。”族长低着头,声音有些呜咽。
        “等等!其他两位族长。。。”我盯着三把钥匙。族长拿出了三把钥匙,说明其他两位族长。。。
        “他们。。。去了。我也将和他们同去。你去启动逃生艇吧。”
        “族长你也要。。。”
        “快去!”族长把钥匙塞到我的手里,把我推向主控室。我回过头,可是族长已经不见了。我走进主控室,把钥匙插到硕大的控制台上。小时候总是希望能到地面上玩,今天真的要下去了。我心里苦笑道。
        “钥匙识别完毕,是否释放逃生艇?”
        我木然地望向控制台上,并没有“是”或“否”的按钮。
        “钥匙识别完毕,是否释放逃生艇?”语音再一次重复道。
        “是。”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已确认,逃生艇将在五分钟后释放。”刺耳的警报声开始在主控室响起,我知道这声音也正在整个城中响起。天花板已经开始被巨大的压力扭曲,我知道主控室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我沿着地面上亮起的蓝色线路开始了飞奔。周边原本熟悉的通道和建筑开始被上面战斗产生的冲击波震出裂痕,即使龙族立刻停止攻击,这座城也已在崩塌,无法挽回。
        或许整座城撑不到五分钟呢。。。我想道。或许机械族就将在此毁灭,消失殆尽。
        但是我能做的,只有向前飞奔,争取活下去。


        回复
        4楼2018-09-25 12:20
          【2:夜语】


          地面上的黑夜似乎比无翼城上的要来的突然一些。无翼城中终日都有灯光照耀,只有到了地面,才会发现夜晚降临是如此的黑暗。
          我们有四十来个兽。本来六号逃生艇装了八十个人,但是在降落时被战斗影响到了。逃生艇在空中被击毁了,但是舱内只有一半的兽装了机械翼。。。于是,剩下的兽就随着逃生艇一起。。。
          “麒默,你没事吧?”
          “我。。。没事。羽缎你呢?”羽缎是我的哥哥,或者说是我的好朋友(机械族由于没有家庭的概念,所以说亲属关系也无意义)。他比我小几天,但是心智成长得比我快,已经在族长监督下去地面历练过一次了。
          “我。。。还行。”羽缎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眼角渗出的泪珠已经在阐述着他无言的悲痛。家园没了,谁不悲痛呢。。。
          “为什么?”我突然问道。
          “嗯?”
          “为什么龙族要攻击我们?为什么外乡人总是对我们敌意如此之深?”我突然爆发了,“我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在无翼城生活下去吗?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羽缎紧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外乡人认为,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应当与一切灵魂共享。”
          “那为什么他们这样对我们?”
          “很简单,”他答道。“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只是机器,我们的躯体中不存在【灵魂】。因此他们认为,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世界资源的浪费,而这对某些种族——比如龙族——来说是不可忍受。”
          “可是我们有灵魂啊?”
          “这可就难说了。”羽缎苦笑着说到,“我们向外表现出的一切其实都可以被理解成某种高度智能化的程序,而其目的就是隐藏自己的存在。”
          我也有些茫然了。伸出前爪,在银色的月光下细细打量着,感受着雪白皮毛下的机械结构。我真的有灵魂吗?我是谁?


          回复
          5楼2018-09-25 21:43
            贴吧单机版


            回复
            6楼2018-09-25 21:45
              招兽链接:
              https://tieba.baidu.com/p/5893466719


              收起回复
              8楼2018-09-25 21:56
                您好,您的好友007open其实是系统编造的一个人物,他是来制造有人的假象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9-25 21:57
                  【3:天空的窃取者】
                  第二天午后。
                  昨天晚上我本来想要休息的,但是羽缎说龙族随时可能到地面上来“清扫战场”,所以我们就花了一整个晚上把六号逃生艇的残骸做成各种武器。族里有一些年纪小的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即便如此,我们的力量也仅仅足以打败一只幼龙,而参与这次战斗的全都是成年的龙。我提议大家分散开来逃跑,但是他要大家组成一队。
                  “那如果有龙发现我们呢?”
                  “很简单,”他回答道,“能拖时间的就留下来拖延时间,其他的兽一起跑。我不想这么做,但是我们刚刚来到地面,保存兽数是最重要的。”
                  “哦。”我其实也明白他在说什么。我们几个中最强的人就是羽缎,其次就是我。“对了,如果我们遇到了其他种族的兽那怎么办?”
                  “其他种族。。。看情况啦。有些种族对我们并不仇视。但是。。。但是有些族的兽建议你不要靠近。比如说风族。”
                  “为什么?”
                  “你觉得呢?”羽缎把他右臂上的毛掀起一片,露出了十来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蝙蝠族干的。他们给机械族起了个雅号’天空的窃取者’。整天哔哔些’机械族不配翱翔天空’之类的话。说得好像他们在风系中能得到多少尊重似的。”他狠狠地锤了一下刚刚造出来的铁矛,道:“知道我是机械系就派了十来个兽围攻我。。。差点就没逃出来。”
                  “毕竟是外乡人呢。。。”我喃喃道。
                  远处一抹阴影从云中浮现,羽缎看向那个方向,凝视了一会儿以后,他叹了一口气。
                  “龙?”我紧张地问道。
                  “不是龙。”他摇摇头,“是猫头鹰。”


                  回复
                  10楼2018-09-26 12:11
                    【三】(续)


                    一阵强大的威压袭来,虽然我和羽缎都能轻松的抗住,但是其他比较弱的兽顿时受不了了,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威压比实力强,”羽缎冷笑一声道,“果然是风系的经典套路。”
                    “照你这么说,那对面那只猫头鹰不怎么强吗?”我盯着远处慢慢变大的黑点问道。
                    “似乎也不弱。”羽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只有一个,那么我们能围攻他吗?”
                    “我们还有几个能战斗的?”羽缎道。我转身看看后面,果然没有几个人站着了。我也慢慢地感到有些头痛了。
                    身后突然闪起刺眼的亮光,我回过头来。
                    一只猫头鹰浮在空中。他似乎没有使用翅膀,但是周边的风却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气旋让他在空中稳定地悬浮。它的眼睛是蓝色的,我从那双眼睛中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羽缎,他似乎有冰属性。”
                    “嗯。”羽缎身后慢慢展开了一双金黄色的翅膀,翅膀有力的在空中一闪,羽缎就离开了地面。羽缎的身体构造本来就是按照缩小版的大鹏鸟制造的,但还是比猫头鹰大上许多,所以反而显得那只猫头鹰比较弱了。
                    那只猫头鹰张开了喙,从嘴里吐出一串串有着韵律的音节,像是在祈祷着某种神明。我隐隐约约听到了这样几句话:
                    天空的偷窃者
                    天空的亵渎者
                    天空的玷污者
                    被罪恶沾满的铁与铜啊
                    南逆十将以风之剑刃
                    杀死你们
                    毁灭你们
                    净化你们
                    他张开了翅膀,翅膀上开始萦绕着淡蓝色的风刃,并且这些风刃开始渐渐向他胸前的一个点凝聚。羽缎双爪上慢慢形成了两个金色的光团,其中隐隐有雷电的隆隆声传出。
                    猫头鹰突然把双翼一拢,然后我们的身后就传来一声令人牙酸的金属断裂声。不用看也知道发生什么了。
                    “很好。”羽缎咬着牙道。“很好。”


                    @琼鸢凝岚


                    收起回复
                    11楼2018-09-26 13:0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9-26 17:3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26 19:02
                          【3】(续)
                          “我知道你在愤怒。”猫头鹰不屑地答道,“但那又有什么用呢?”他周身开始闪烁着光芒,一道道冰刺在他的周围凝聚,射向羽缎。羽缎却没有防御,任凭这些尖锐的刺在他身上刮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痕。而猫头鹰放出的威压也再次增强,我突然意识到它刚刚在隐藏实力。
                          我的头开始痛了。他在用威压攻击我。我感觉周边的空气仿佛成为了沉重的帘子,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好像听到了哥哥的咆哮与猫头鹰歇斯底里的笑声,他们战斗的声音。我感觉七窍开始流出什么东西。
                          威压突然消失,我艰难的爬了起来,却看见哥哥与猫头鹰都停止了战斗。然后我看到了天边那巨大的火焰,而这火焰之中似乎还有熔融的金属。。。
                          无翼城,真正的消失了。
                          我们的家,就这么没了。
                          “啊啊啊啊啊!”羽缎突然开始尖叫,双爪在空中划动着。他的全身开始迅速的由金色变暗,变黑,而身上美丽的蓝色花纹也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阵极其危险的气息,同时身上的毛也开始扭曲,像是被放在火上烤过一般。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吼,但是他的胸前已被掏出了一个大洞,而他的机械核心已经在猫头鹰爪中了。
                          “不堪一击。”猫头鹰把机械核心捏碎,冷笑道。
                          我没有逃。羽缎都死了,我还有什么希望呢?我背对着猫头鹰,静静站在沙土上。或许他杀了我,这一切就都会结束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麒。。。默。。。”
                          我回过头。羽缎正把猫头鹰紧紧地抱在胸前,猫头鹰拼命挣扎,可仍逃不出来。可是羽缎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紧皱着眉,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一般挤出了两个字:“快。。。走。。。”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就开始跑。四十来个同组已经被威压活活压死,无一生存。但是现在不是哀伤的时刻。
                          我向前飞奔,试图在奔跑中暂时忘记这一切。


                          回复
                          14楼2018-09-26 19:22
                            感觉有点可怕……大概是理解不一样?我所说的“疯狂”并不是等同于残忍,而是一种,嗯,反社会心理?就是对令人捉摸不透的感觉……
                            是一种仅仅因为“是他”就可以令人产生希望或者绝望的态度……
                            【不过既然已经给出去而且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好好写清楚的原因,这一段仅供参考,楼楼不需要改自己的想法,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26 19:38
                              (一天四更算是高产吗)
                              【无题】
                              为什么存在即是罪过
                              为什么永不被接纳
                              为什么从无朋友
                              为什么不能安宁
                              用尖利的爪牙攻击我们
                              用虚伪的理论证伪我们
                              我们始终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我们其实和你们一样
                              持刀的与刀上的血痕
                              我们其实和你们一样
                              都渴望宁静幸福
                              我们其实和你们一样
                              理应共享世界的美好
                              我们其实和你们一样
                              为什么要举起屠刀


                              回复
                              16楼2018-09-26 20:32
                                顶顶
                                顺便为黑化到一半被秒杀的羽缎君默哀。。


                                回复
                                18楼2018-09-27 05:45
                                  丢文跑


                                  【4:水狐】


                                  “喂,喂,你醒醒!”
                                  我睁开眼,发现我躺在一片草地上,面前是一只冰蓝色的狐狸。我“唰”的一声站了起来,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还好吗?”那只狐狸再次地开口了。“那只猫头鹰已经走了。”
                                  “你知道它?”
                                  “我发现你时就在你旁边啊?”狐狸答道。“另外,它叫做南逆十。”
                                  “你认识他?”狐狸的话再一次让我开始警惕。
                                  “它让我不要伤害你。”
                                  “什么?”我不明白。他杀死了我哥和四十来个族人,然后反过来让他人保护我?
                                  “反正我会罩着你就是了。”冰狐答道。“我叫洵汐。”
                                  “我叫麒默。”
                                  “对了麒默,其实你没必要掩饰着你的种族。”
                                  “你已经知道了?”
                                  “我嘛。。。南逆十告诉我的。水狐一族其实本来就不排斥机械生物的。对了,你估计得回到族里吧?”
                                  “我没有’族里’了。无翼城没了。”我痛哭地跌坐在草地上。之前一直在与南逆十对峙,所以没想太多,可是现在。。。
                                  “麒默,我跟你讲个故事。”
                                  “讲。”
                                  “这可能会打击到你。”
                                  “没关系。”
                                  “从前,”洵汐清了清嗓子,说道,“有一种很奇特的兽叫做人类。类似于猴子,不过全身没有毛。他们当时很厉害,控制了整个世界,创造了许多奇妙的物品,其中就包括将兽的灵魂移植到机械上而产生的机械生物。”
                                  “但是人类的发展是以很多事为代价的,当时的整个自然环境都十分的差,有些兽也因此与人类有仇。于是,一只叫’琦’的龙就复制了灵魂移植术,并且把自己给移植到人类整个万维网上面,开始控制一切可控制的屠杀人类。一周之内,人类就已被彻底抹除。”
                                  “可是与此同时,其他的兽却想要把机械生物也给抹除掉,他们把他们对人类的仇恨转移到机械族上了。于是他们就开始了对机械生物无休止的征伐。”
                                  我沉默了。或许这些话是真的。或许我们真的是人类制造的。
                                  “好吧。”我站了起来,道。“我们去你们族里看看吧。”

                                  @幸福已存宇宙中 你的设上了


                                  回复
                                  19楼2018-09-27 06:1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9-27 07:26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9-27 08:1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9-27 08:25
                                          日常摸鱼【反正今天更过了】


                                          回复
                                          23楼2018-09-27 20:30
                                            Lz似乎犯了拆东墙补西墙的大忌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9-27 22:08
                                              【切换到第三视角】
                                              在兽域的中央——至少兽们是这么认为的——有一座城,它的名字叫做䣡。在䣡居住的兽本来就很多,整个兽域三成的兽以及它们的能力,它们的偏见,它们的自傲都装在这座城里,让这座城显得有些拥挤了。
                                              兽们创造了䣡城,并将其打造成了一个“绝对平等的地方”。它的确做到了对一切的兽都平等,对任何的兽都敞开宽广的大门。在大部分的兽眼里,䣡城的确是兽域最美的地方。
                                              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不!。。。不要靠近!”一只鼠惊慌失措地一边在背后的墙上摸索,一边朝着面前带着面具的兽喊道。
                                              “我如果就要呢?”那只兽继续靠近鼠,接着把脸上的面具向上一扯,露出一张带着玩味笑容的狐脸。
                                              “Cross。。。是你!”鼠瞬间呆住了。
                                              “是我又怎么样?你要用学校那些空虚的规则来约束我吗?”他笑的更深了。
                                              “可是,我们不是同学吗。。”
                                              “是,那又怎么样?”Cross从身后掏出一个小铁笼,把鼠提起来放了进去。“你是只鼠,学校那些兽会在意你吗?不会!这就叫差距!你再努力,你都是只鼠,是只老鼠。。。”他把笼子锁上,转身离开。
                                              可是当他转过角落的一瞬间,小铁笼瞬间粉碎,一道黑色与红色的身影在灰尘中浮现出来。接着,它身侧突然伸展出两个翅膀,如箭一般飞向了天空。。。
                                              “在䣡城生活就是烦,还要天天装老鼠。”在高空飞翔的蝙蝠小声说着,语气冰冷。“不过我本来还期待着那只死狐狸能帮我弄坏这个该死的面具呢。。。”蝙蝠碰了碰她的面具,有些无奈的说。
                                              “不过水狐一族最近得去‘光顾’一下了,省的他们瞎蹦哒。”蝙蝠眼神突然定住了,直勾勾盯着远处某个以她的视力无法看到的点。“窃取者。。。而且在水狐那里。看来我也该顺便处理一下这件事。我的实力虽然被封印了,但是摸进去终结一个窃取者还是没问题的。”
                                              “窃取者,都该死。。。”


                                              收起回复
                                              25楼2018-09-28 16: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9-29 13:45
                                                  【切换到麒默视角】
                                                  “嘿哥哥,我回来了!”一只水狐推开门走进了房间。说实话,狐族的身体特征都很相似,我总是感觉水狐之间唯一的差别就是体型。。。当然,这话我可不敢说。
                                                  “咦,有客人?他叫什么?哪个族的?”
                                                  “他叫麒默,没有族。对了麒默,这是我的弟弟Cross。”洵汐转身对我说道。
                                                  “没有族?”Cross皱了皱眉头,“那你是怎么长大的?”
                                                  “Cross!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问别人的隐私!”洵汐摆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怒气冲冲地对着Cross吼道。
                                                  “说说也无妨。说得更准确一些的话,我没有族,不过曾经有过。”
                                                  Cross费力的思考着。“可是最近没有种族被打散或者毁灭掉啊?”
                                                  我惊讶地看向洵汐,“你们都不知道无翼城没了吗?”
                                                  “什么?无翼城没了?”Cross和洵汐同时大声的叫到。
                                                  “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在地面上?”
                                                  “我以为。。。我以为你是被族里的人驱逐或者是自己离开了无翼城。。。”洵汐低着头喃喃道。“无翼城可是世界上知识最多的地方呢。。。”
                                                  “怎么说?”
                                                  “你们那里几乎是所有有关于科技的资料都极为完善,”洵汐道,“不像我们,说是凭借魔力制造出了䣡城,可是其实在科技方面连炼钢都不会,还得用人类遗留下来的钢材。。。说实话,有些兽很羡慕机械族的。”
                                                  “我以为这些技术在哪里都有?”我惊讶的说道。
                                                  “谁跟你这么说的?”Cross一脸惊讶地说。
                                                  “大族长。。。”
                                                  “你要知道,族长讲的话永远是对你有益的,可是却不全是真实的。他希望你不要因强大的科技而骄傲,因为兽域很大,到处都有能与科技之力媲美的力量。”
                                                  “对了,你能不能——”我有些畏畏缩缩地道。
                                                  “要求随便提,只要不过分就好。”洵汐打断了我的话。
                                                  “就是,给我看一下你们的魔法?我还没见过直接用肉体施法的兽呢!”我撒了一句小谎。其实我已经见过南逆十的施法了,但是看用肉体而不是用魔导电路施的魔法仍然让我很好奇。
                                                  “可以!”洵汐在身前慢慢的凝聚出了一个水珠,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突然,水珠“啪”的一声碎裂,洵汐已经转身看向夜空中某个方向。
                                                  “怎么。。。”我有些不满的向洵汐问道。
                                                  “有敌人。”洵汐一脸严肃。
                                                  “一个窃取者,一只水狐,还有亲爱的Cross同学。。。”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个诡异的声音,“运气真好啊。。。晚上可有活干了。。。”我听着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突然攥紧了拳头。


                                                  回复
                                                  27楼2018-09-29 19: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9-29 19:45
                                                      “呵。。。窃取者。。。”我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脑中响起羽缎的一声叹息。那明明只是三天前来着。我又想起了一只身边环绕着蓝色光芒的猫头鹰,他当时也说过这个词。无翼城在遥远的天空中爆炸的火焰伴着羽缎苍凉的声音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只是机器,我们的躯体中不存在【灵魂】。因此他们认为,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世界资源的浪费,而这对某些种族来说是不可忍受的。”
                                                      我看到了面前缓缓浮现了一只蝙蝠,眼里的冷意似曾相识。我知道如果我败了,我就再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机械族对任何兽都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如果我被击败,连瞎扯拖延时间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会直接杀死我。
                                                      Cross身上突然冒起灰色的浓烟,他倒了下去。“暗系。”洵汐一边凝聚着水球一边厌恶的说道。
                                                      我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不是源于面前的兽,而是源于我自己的体内。我感受了一下这股气息,是黑暗之力。我刚好需要这力量。我本身的力量远远不能打败眼前的敌人。无论是光明的龙族还是黑暗的蝙蝠都不能忍耐机械族的存在,那么光明或者黑暗对我们又有何区别呢?
                                                      我张开了口。不需要任何的记忆,我像是凭借着灵魂里的本能,喃喃道:
                                                      【黑暗从未是灾难 可怕的是扭曲的光明】
                                                      我的眼前突然一红,洵汐看着我倒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的外观正在变得可怕。我的机械翼在我的身后缓缓地张开,可是它们已经变成灰黑色。我全身突然感受到像灼烧一样的感觉,不过我已经不在意疼痛了。我手上自然而然地凝聚出了一团黑影,对着那只蝙蝠随意的一挥,黑暗的力量朝着蝙蝠喷了出去。
                                                      蝙蝠被我击飞了。我试图在天空中找到它的踪影,但是它已消失不见。
                                                      我全身的灼烧感开始变得愈加强烈,身上的暗影也慢慢散去。“呸,懦夫。”我盯着蝙蝠离去的方向说道。
                                                      我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危险的气息。我把头转向Cross的方向,洵汐眼神冰冷,正凝聚着一根巨大的水矛对着我。在他的身旁,Cross的呼吸正在渐渐减弱。
                                                      果然从没有兽会信任机械族呢。我想。终究被视作恶魔了。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我慢慢开始失去知觉。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回复(5)
                                                      29楼2018-09-30 16: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30 17:50
                                                          我什么时候出场


                                                          收起回复
                                                          31楼2018-09-30 18:1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30 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