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999的村民吧 关注:12,737贴子:5,600
  • 30回复贴,共1

【渣机翻脑补流】第九章 向き合うこと、それが始まり2~6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想办法今天翻完第八章最后,这章一样是慢慢翻


回复
1楼2018-09-27 15:30
    「请等一下!现在马上就用回复魔法!」


    「我、我也来帮忙!」


    看着浑身是伤的戴碧特,缇娜和爱丽丝这样说完立刻跑到戴碧特身边。


    于是,两人的手中散发了淡淡的温暖光芒,开始治愈戴碧特的伤。


    「阿哩?爱莉丝炭,已经学会回复魔法了?」


    「嗯。为了在紧急的情况下,帮上镜桑的忙……我还记得库露露桑、缇娜桑、戴碧特桑的合作。」


    看见了有段时间不见,逐渐成长的爱丽丝,镜露出了微笑「是吗……真是可爱的家伙」喃喃自语着。


    「呵呵呵……为了帮上忙而努力做了什么,甚至想让镜大人看见那时候所付出努力的程度。」


    没有霸气的声音中,戴碧特如此嘟哝。


    「即使看不到也能明白呢」,镜露出满足的笑容如此说道。


    镜很了解魔族的特性。身躯能力、攻击魔法和人类相比也有很大的差异,作为代替,使用回复魔法的适性则是比较低。


    如果想要学习适性较低的魔法,要是没有相当的努力和想要使用的意志是没办法学会的。


    考虑到这点,爱丽丝的努力自然是一目了然的。


    「话说回来,戴碧特桑。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后是怎么样了?」


    「对不起,塔卡寇大人……没能帮助雷克斯大人和库露露大人……就这样逃跑了。要是被捕获的话,就完全没办法动弹了。想要避开这点。」


    「不……平安无事就好。我非常担心哦?」


    塔卡寇这么说着,以湿润的双瞳握住戴碧特的手。


    相对的,戴碧特即使是在治疗中,也依然像是背负伤害般,额头上流出了汗水。


    「……我能够逃出来恐怕是因为我没有用处。」


    「怎么回事?」


    「原本,王国的那些家伙就打算利用爱丽丝大人是魔族的这件事,带着雷克斯大人和库露露大人回去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可能性很高。」


    听了那个,大家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虽然能够知道带着雷克斯和库露露回去的理由,只要带着两人回去的话,就不能明白放过戴碧特的理由。


    「那么……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够缔结协定?」


    因此,镜重头开始整理对话,朝戴碧特问道。


    「那是……因为国王本身就有问题。」


    「国王大人?」


    「是的,王……对于毁灭魔族的事十分固执。就像是,诉说着那就是使命般,要将魔族……魔王打倒而奉献出一切。」


    「这样子,只会持续敌对关系,不是当然的吗?假设人类的代表就是王。」


    「镜大人不明白。那位大人对于魔族……打倒魔王抱持着异常的执念。」


    「为什么这样说?」


    「……是库露露大人。」


    听到这里,镜和塔卡寇以理解的表情各自「……原来如此」嘟哝道。


    看着这样的两人,还不明白的缇娜交互看着塔卡寇和镜的脸,「诶?诶?」地发出声音。


    「塔、塔卡寇桑和镜桑,刚刚到底理解了什么?这是什么回事?」


    「不,库露露是王女对吧?即使是诞生了多少贤者,普通来讲也不会为了和魔王战斗而培养。不懂世故,最初相遇的时候……也莫名地询问说爱丽丝是不是魔族。」


    听了这个,缇娜是想到了吗,「……啊」地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至少,库露露最初是以打倒魔王为目标,避免了不必要的交往。甚至到了难以想像是现在的库露露的程度。


    与镜这个存在相遇,迅速产生了变化的关系,完全忘记了。

    库露露最初给人一种冷漠的印象。


    回复
    2楼2018-09-29 20:37
      「正如镜大人所说。王……如果是为了打倒魔王这一目的,就连自己的女儿都能让她去战斗的程度……如此敌视魔族。」


      因为那句话,使得梅诺乌和爱丽丝的表情变得阴暗。


      「……我等究竟做了什么?」


      「……父亲。」


      看着这两人阴暗的表情,魔王温柔抚摸着爱丽丝的头,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喃喃自语。


      「全部……都是这像是米田共一样的结构的不好。」


      然后,镜这么说着便将视线朝向王都。


      如果是结构的不好的话,只要破坏就行了。如此考虑着。


      「拜托您了……镜大人。与王的协定,如同刚才所说的那样,恐怕会失败。但是,只有库露露大人……只有库露露大人也好,希望您能够拯救库露露大人。」


      那个时候,觉得抱持着坚持焦急表情请求的戴碧特十分奇怪,使得镜的表情稍微扭曲。


      「为什么?不是不会被杀吗?」


      「肯定,库露露大人又会变得无法欢笑了。」


      「笑不出来?」


      「是过去的事了。在我还未侍奉库露露大人的时候,库露露大人还是经常欢笑的大人。比起自己更加重视优先他人……正如同现在的爱丽丝大人那样,是位温柔的大人。」


      戴碧特边说边看着爱丽丝。就像是看见了以前的库露露所展现的纯真笑容,是多少感到安心了吧?


      正因为如此,戴碧特才会注意到和魔族没有关系。

      与此同时,无法再次看到这样的笑容也说不定的危机,使得戴碧特感到恐惧。


      收起回复
      3楼2018-09-29 20:42
        感謝大大翻譯怎麼感覺這邊的回覆愈來愈少是因為沒有吐糟的點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9-30 14:51
          求日版从一开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2 23:36
            我觉得要跟上第三卷要到第十一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04 10:19
              「但是,王却是强行为了让库露露大人讨伐魔王而进行强烈的培养,不管是否年幼,每天都接受艰苦的训练。还未,习惯战斗也无所谓……虽说有护卫,却得要站在远远超过自己等级的怪物面前。」


              大卫,即使是现在也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回忆。


              护卫当中的一人参加战斗时,库露露因为太过恐惧的关系,无法动弹。


              如果是等级较高的对手的话,就不会只有库露露一人因为恐惧而无法动弹。但是库露露即使是面对被称为最弱的绿色史莱姆,也没能展现出自身战斗的意志。


              「你能明白吗?那一天是多么让人感到恐惧、痛苦……?」


              库露露太温柔了。即使以怪物作为对手,也对于夺走生命的行为感到恐惧。


              另外,也对于自己的生命或许被夺走感到恐惧。


              「我能够明白…….库露露大人每日总日以泪洗面。日复一日都会露出恐惧、颤抖的表情。外出的话,只要被带往战斗的场所就会发出悲鸣……即便如此,王依然没有放弃想将库露露大人培养起来。」


              然后,不知不觉间,不只是怪物,就连被带往战斗的场所的自己本身也会露出恐惧……绝望的表情。大卫至今依然记得。


              「日复一日地重复这些事的某天……库露露大人不笑了。然后,说着这也是宿命,接受战斗度过了每一天。精神……已经坏了。」


              大卫的话语,使得塔卡寇和缇娜的表情变得扭曲。


              「真奇怪呢。至少,我们相遇的时候,倒是不认为精神坏掉了。」


              「说、说的对。确实是将魔王讨伐视为很重要的事,但是精神没有坏的很糟糕……!」


              至少,最初相遇时库露露是很普通的。以魔王讨伐为目标,为了让世界导向和平而战,他至少是为了人民而战的诚实人物。


              但是,大卫听了两人的话语,却像是在说着什么都没有明白,摇着头。


              「那是……王的力量。王看着精神坏掉的库露露大人,将王族缺乏社交性视为问题,修复了库露露大人的心。不……是让她的心不会痛了,应该这样说才对?」


              「这是怎么回事?不如说原本库露露也是以魔王讨伐为目标的吧?那么应该有战斗的觉悟才对。这样子……不认为精神会坏掉啊。」


              「库露露大人,自己希望能够讨伐魔王的事,一次也没有。战斗也是……一直都很讨厌。」


              「……哈?那为什么?」


              言语的矛盾,使得镜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库露露,为了魔王讨伐这一目标一直受到强力的训练。但是这却与讨厌战斗而使得精神坏掉的事实产生矛盾。


              「王,他持有能够洗●脑他人的力量。拥有着那样的技能。」


              无感情。精神坏掉的库露露最终对什么都没有反应。仅仅,只能像是**纵的人偶般行动。


              但是,即使达成了王的目的,也不是王的意图。


              「库露露大人……为了修复坏掉的精神,而被洗●脑。被灌输了原本自己的希望就是魔王讨伐的洗●脑。然后,成为了现在的库露露大人。」


              尽管接受了魔王讨伐,却因为毫无表情及言语,而成为缺乏社交性的存在,作为王族会很困扰。因为那个理由,王尝试以洗●脑让库露露的精神重制。


              那个结果,就是现在的库露露这一存在。


              「王……不只是库露露大人。至今为止,只要发现了没有讨伐魔王意志的优秀冒险者,就会进行洗●脑,让人觉得魔王讨伐就是本身的的目的。」


              能够植入与自己本身的意志所不同的意志,简直就像是本身就是原本的自己展开行动般。如此非人道的行为,是由王所施行的事实,使得在场全员赶到颤栗。


              「那样……那样的事,能够被允许!?」


              忍不住,爱莉丝以忍无可忍的表情叫喊。


              看着那个,大卫移开视线,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可能会允许,但是,不可能违反打倒魔族这一存在的常识,大卫对于王的这个行动闭上了双眼。


              打倒魔王,早一刻取回和平世界的话。


              「我受到王的命令,原本打算拜访镜大人的时候,解开了王所施加的洗●脑束●缚。不希望讨伐魔王……看着像是以前那样笑着的库露露大人,而感到惊讶。与此同时,发现了像您这样的存在,能够让库露露大人再次重拾笑颜。


              原本,大卫就感觉到了。这种事是错误的。


              即使是为了打倒魔王,操纵人的心是绝对不行的。


              「所以我是这样想的。即使违背了王的意志,也一定要守护库露露大人珍视的这个环境!然而……我却还是无法守护。」


              然后,抱持着感情爆发,大卫违背了王的意志,出现了这次的行动。

              不久后,打倒魔王这一存在的认知,发现到这是错误的。


              回复
              7楼2018-10-05 18:48
                「拜托了……镜殿。要是这样下去的话,库露露大人肯定……会将魔族,爱莉丝大人从伙伴的认知变为敌人,成为只和魔族战斗的存在。那样的话……肯定,不会再浮现如此温柔的笑容了。即使露出了……那肯定是别的……!」


                那个时候,大卫以ぐしゃぐしゃ地扭曲且拼命的表情向镜恳求。


                结果,什么都没能守护。对于太晚了的心情和行动感到后悔,即便如此,为了不放弃重要的存在。


                「怎么办呢镜桑……这样的话!」


                看着露出不安的表情小声嘟哝的爱莉丝,镜把手砰地放在爱莉丝的头上露出微笑。


                「那还用说吗。露出这么不安的表情。」


                然后,变化为心意已决的表情,接着砰地拍了大卫的肩膀。


                「即使你不用拜托,我也会帮忙的。那些家伙已经是很好的理解我们的人了。……是伙伴。」


                是的,以掠过般程度的声音嘟哝。


                那个瞬间,大卫的背脊感受到了冰冷的感觉。


                拍着肩膀的镜,露出了至今未曾看过的冰冷、愤怒的表情。


                身躯的全细胞都发出了「千万不能与这个人扯上关系」的警报。


                那是对于大卫而言,初次的感觉。


                无论以何者作为对手,也不会让步,毫不示弱地站起。


                即使那是王,只要感觉到了错误,就会像这次反抗。


                但是,在那里的是让人失去反抗毅力程度的威压。(译:怕我翻得不好补充一下,这里指的让人失去反抗毅力的是对方。而不是镜)


                『要是这是敌人的话?』这样思考的瞬间,大卫便无法抑制全身的颤抖。


                「……这样的话,就更不能不缔结停战协议了。」


                「怎、怎么回事?」


                刚才,尽管谈到了王的想法,没有扭曲的镜的意志使得大卫感到困惑。


                于是,镜在那里回过头──


                「那样的话是不行的。这个世界的结构……就是这样做的。所以,要是不击溃那个,不论几次都会发生相同的事……所以。」


                然后,镜一副心意已决的表情自言自语。


                将自己所背负的行李扔给大卫。


                在那之后,不知不觉间产生的暴风就这么卷起。


                「什么!?」


                太过突然的暴风,使得全员不由得闭上双眼。然后,过了一会儿再次睁开时,镜的身影已经不在哪里了。


                「……我们也追过去吧!那个傻瓜……又一个人!」


                「绝对不会考虑在镜桑的后头!要是不早点帮助库露露桑的话,因为心情而暴走的可能性很高!」


                「……镜桑。」

                又要一个人勉强了吗?抱持着这样不安的塔卡寇、缇娜和爱莉丝,急忙地朝着镜恐怕会前往的王都去了。


                收起回复
                8楼2018-10-05 18:50
                  过去被称为东京的土地中心部,以王城为中心的圆形所构成的艾克萨鲁多利亚王国内最有活力的土地,王都艾克萨鲁多利亚。


                  存在于中央,占了王都三分之一的王城,被那周围所包围的巨大外壁隔开所存在的城下町。


                  全体的占地甚至比被称为城堡都市萨尔玛利亚更广阔,居住人口在艾克萨鲁多利亚王国内排名第一。


                  被圆形的外壁所包围的那个地方,东西南北各有能够出入的凯旋门存在。那里除了不让怪物侵入,而让守卫看守外,是不会有人特别检查出入人士,从犯罪者到贵族各式各样的人物都通行着。


                  虽说如此,不会检查的只有城下町,为了不危害王城的占地内的贵族接所生活的住民们,包围王城占地内的外壁的东西南北所存在的壁门,都会进行严格的检查。


                  「好像没有特别的骚动呢。」


                  「看起来很普通呢。和我很久以前来到王都的城下町时没有任何的改变呢。」


                  然后,为了追上先前往王都的镜,塔卡寇和梅诺乌等人也没有特别奇怪的样子,穿过凯旋门进入城下町当中。


                  虽然是进入里头找人,但是为了不引人注目初次而买了能够覆盖衣服的斗篷,现在正是全员都穿着那个走在城下町的时候。


                  幸好,城下町中被称为贫民街的暗巷不在少数。为了不让一般人和冒险者们靠近,他们才能够在不让人感到奇怪的情况下移动。


                  「哇啊…….哇啊啊啊!好厉害!萨尔玛利亚很厉害没错……王都也很厉害呢!」


                  在这当中,爱莉丝有时会从暗巷看到那如同表现那样的活力,因而发出欢喜的声音。


                  王都的城下町,有着与巴鲁曼和萨鲁玛利亚不同的活力,使得爱莉丝踮起脚尖。


                  「没想到……我会踏进这里。活著的话,就会碰上各种难以想像的事啊。…..这里最近也变得很多,都快让人认不出来了。」


                  「魔王大人……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虽然是与初次进入人类所居住的街道无关,与塔卡寇和大卫一样达观的魔王自言自语着。(译:有点不清楚该怎么用中文翻成达观的意思,就这样吧)


                  梅诺乌也习惯人群中,但是在王都的规模中,为了能够应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事,朝着周围环视警戒着。


                  「看样子镜酱还没有搞事呢,得在镜酱做什么之前找到他和他会合。到底……在哪里呢。」


                  「说不定……已经偷偷潜入了王城内?」


                  缇娜把手放在下巴上,「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很可能会这样」的如此自言自语。


                  「确实那是最明智的方法……考虑到现实来看,却是不可能的。王城与城下町之间不越过有着十米的外壁是不可能到的。在那前方城堡的士兵的看守十分确实。如果能够用魔法隐藏自己的姿态、声音的话,又会不同……但是,镜酱不会使用魔法。」


                  「那么那个人在做什么?迷路之类的?」


                  「不,镜殿并不是路痴。」


                  从镜的行动模式下,塔卡寇和缇娜及梅诺乌拼命地想着他到底在哪里,坦白说。总是做出出乎预料之外的事,完全没办法想到。


                  「……先到王城前面等他就可以了吧。只要在那里等着,就算在怎么不愿意也会发生什么,那个村民的身影也会出现吧。」


                  于是,这样下去也不会有进展,不如去遭遇的可能性最高的地方,魔王如此提案。


                  「……说的也是。这样比较现实。走吧。不管如何,时间十分紧迫。在这段期间库露露大人……!」


                  然后,听了那个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深刻的表情。能够悠闲的时间,几乎没有剩馀了。


                  考虑到被烙下犯罪者的烙印是在一天前的事,至少在那个时候库露露和雷克斯经由帕露娜和米利塔莉亚的手被带回王都内的可能性很高。


                  「最坏的情况下,只能靠我们来想办法了。」

                  塔卡寇嘟哝着,那到底会是多么困难的程度让人难以想像。重新认知了镜这个存在,对于自己等人是感觉如此重要。


                  回复
                  9楼2018-10-10 11:26
                    終於輪到村民更新了感謝閃電大大不過竟然是正攻,而且先走的鏡竟然比其他人晚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10-10 17:04
                      由于殴打的冲击产生了暴风,被破坏的门的碎片一个接着一个被卷起散落到地面。


                      「那个人!绝对没有考虑之后的事!」


                      然后,看着镜的行动,缇娜像是看着傻瓜般立刻露出悲痛的表情喊道。


                      实际上,被这样说也是没办法的程度,镜的行动就是如此荒唐。


                      正面突破。不逃也不隐藏,直接从正面挑战这就是镜。要是没有绝对要想办法的确信意志的话,是没办法做出这样的行为。


                      「怎、怎么回事了……!?」


                      「不啊啊啊啊贼人啊!你们几个……快点想办法!」


                      「冷静!快看!对手只有一人!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吗……!」


                      「那、那是什么……村民?不,那怎样都好!快聚集占地内的士兵!王城内待命的士兵也是!是侵入者!」


                      「真是皮蛋……侵入王城的家伙,从没看过!是不想要生命了吗?」(译:不是翻错!我是故意的!)


                      突然被破坏的墙壁的门,占地内的士兵、贵族等人各自以如同看见阿鼻地狱般的样子,将视线看向破坏门的存在。


                      但是,虽然一瞬间晚了,依然为了排除侵入的威胁,占地内数十名的士兵们一同靠近镜的身旁,展开了捕获的行动。


                      「……不珍惜生命?反而是相反。」


                      但是,试图接近的士兵们,即使靠近了眼前的存在,却因为让人炫目程度的威压感和杀气而停下脚步。那个男人破坏的墙壁后,将手放入口袋内,侵入了占地内。


                      明明是平凡的外表,却是以让人无法想像的冷淡且如同恶魔的穿透般的表情堂堂正正地走在道路上。


                      「如果珍惜生命……就不要出手,默默看着。」


                      这不是虚张声势。士兵们直接感受到的实感。但是,即便如此,对于自己使命的义务和意志,使得士兵们用力握住枪重新调整心情。


                      「别、别退缩!不要想着抓住他!杀了他!别让这个男人再靠近王城一步!」


                      然后,士兵们再次朝着镜袭来。但是,那个瞬间。再准备对应的镜眼前,从上空掉落了一个巨大的身躯。


                      「这……这个巨汉是怎样?」


                      「伙、伙伴!?别退缩!」


                      然后,突然出现的那个,瞬间转向士兵们的背后,一靠近就使得复数的士兵们失去意识。


                      「哦─,塔卡寇酱这不是来晚了吗。」


                      「真是的,不要一个人就自己乱来啦!如果是镜酱的力量,可能会真的杀了士兵吧?」


                      士兵们失去意识后,塔卡寇静静地靠近镜面前,斥责道。


                      「镜桑!」


                      接着先行侵入占地内的塔卡寇,爱莉丝和梅诺乌等人也从镜所破坏的门侵入,朝镜的旁边跑去。


                      「你是大傻瓜吗!你难道是傻瓜吗!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了两次!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哦!?」


                      「本来就没有回头的打算,所以无所谓。」


                      「即便是这样,也有更好地侵入的方法吧!这里可是有对王都有十分理解的大卫桑在哦?」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搞其他小动作,正面突破才是最快的。」


                      镜这样说着,便将视线朝离这里有点距离的贵族街前方的王城。


                      实际上,并不是没有不被发现,只要偷偷摸摸移动就能侵入的手段。但是,如果要做的话会需要花上不少时间。


                      那些时间里,可能会来不及。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立刻到达王的身边,而是早一刻也好地确保库露露的安全。是如此判断所做出的行动。


                      「但是,那样的话,为什么镜殿没有更早展开行动?从后头追赶过来的我们也都赶上了……?」


                      「不,即使是我也不会什么都不考虑就进行特攻。我是先来王都做准备的。」


                      对于梅诺乌的提问,镜以轻松的态度回答。

                      这时,在露出困惑表情的大家面前,镜的表情突然变的严肃,砰地爆风就这么从当场出现的地方消去。


                      回复
                      12楼2018-10-11 20:32
                        「是侵入者!绝对不会再让你们前进了!全员,展现训练的成果……去吧……?」


                        那之后,从占地内集结的数十名士兵一同朝塔卡寇等人袭击,随着钝感的打击声响起,当场的全部士兵在那一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晕眩……棍击?」


                        看着站在最后一个失去意识的士兵背后的镜,大卫嘟哝着。


                        镜所持有的是包含着被称为晕眩棍击的,能够施放电击魔法的特殊武器。杀生能力虽然不高,但是如果抓住对方的空隙,就能像现在这样让人失去意识。


                        乍看之下,是有着较强的对人性能而夸赞的武器。但是抓住对手空隙瞄准要害的技巧,如果没有比对手拥有压倒性的能力是无法做到。


                        也就是说,这是本来就不怎么会使用到的特殊武器。


                        「难道……镜大人士为了买这个才会先行前往王都?」


                        「没错。我找了好久呢。一直到了贫民街的黑市,才好不容易看到呢。要是没有这个的话……因为我没办法控制力度呢。绝对会战斗的。」


                        就像是这样子是理所当然般,镜所说的话使得大卫无语。


                        但是,瞬间就因为那就是这个男人而理解,额头上浮出汗水失去言语。


                        「是怜悯吗?你不是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构架吗?」


                        面对展开预想之外行动的镜,魔王往前一步问道。


                        于是,镜就像是「傻瓜?」地想要如此开口般露出扭曲的表情──


                        「夺走性命,以力量和恐惧强迫对方服从,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在双方都能接受的状况下,这个结构就没有改变的意义了。所以……只以保护最低限身躯的力量渡过,到达王的身边。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失去大义名分了吧?」

                        这么说了。


                        收起回复
                        13楼2018-10-11 20:35
                          为了破坏掉不打倒魔族是不行的这种奇怪的构造,杀了人类而进行协商,这不管怎么想,都只会让人觉得是胁迫。


                          而且,没有任何人需要为了这无聊的构造而丧命。这样思考下,得出的就是镜的选择。


                          明白了那点,魔王不由得露出微笑。


                          「呼……果然还是尝试不杀吧。那么村民,就给你些许帮助吧。所谓不杀的真随,是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法涌出程度的……压倒性的力量差显现给人们看。」


                          于是,魔王便将被卷在头上的抑制魔力的布给取下,就连身处在王都中心部这点也毫不在意。


                          「哦……喂!魔力都漏出来了。」


                          「没有在意的必要吧?无论是否在外头,我等就已经被作为敌人看待了。而且……魔族和人类联合共同进入王城的传闻,在各种方面来看都很适合吧?」


                          这样说的魔王,望向不知不觉间因为骚动而聚集的数十位士兵们所在的方向。


                          然后补充了「魔族是应该打倒的存在这个结构,从现在开始就要崩●坏了」地如此嘟哝。


                          听了那个,镜不由得将视线望向士兵们的所在。


                          「什……魔、魔族!?」


                          「等等……这是怎样?这种不简单的魔力。那家伙……不单纯只是魔族?」


                          「那、那个旁边和村民很像的家伙!刚才……我看见了那家伙瞬间就做掉了其他的士兵们!」


                          「与魔族联合的人类……这些家伙就是传闻中欺骗库露露大人的家伙吗!?」


                          「那么,那个村民……就是在萨尔马里亚与一万军队作战的…..!?」


                          随着时间经过,士兵们一个接一个聚集,通往王城的大街上已经被多数的士兵们给堵住了。


                          但是,即使拥有压倒性的数量,也没有人以仅只有数人的对手进行攻击。不,是没能动手。


                          然后,看着不论过了多久都没有进行攻击的士兵们,「是这样子啊」地理解了魔王所说的话。


                          士兵们,因为眼前所站立的存在过于恐惧的关系,身躯的全部细胞都发出了危险信号,『现在马上从这个地方逃走』脑内不断叫喊着。


                          战斗的话,绝对会被杀掉的压倒性魔力从眼前的魔族散发出来。在靠近的瞬间就会被杀掉般的威压感和杀气,是从眼前的人类散发出来的。


                          没错,现在这个地方,有史上最强的魔王和史上最强的人类这两人存在。


                          在那样的对手面前,没理由去模仿浪费生命的家伙。


                          即使是我方的梅诺乌、塔卡寇、缇娜、大卫,光是站着就像是被那个气势给吞没般。


                          只有一人,只有在梦中才能看见这个光景的爱丽丝「两个人……都加油了」地小小的自言自语。


                          「要是对方不过来,不论过了多久都不会有进展……要是我不站到对手的背后史坦巴顿是没办法让人失去意识的,继续这样下去会很糟糕吧?」(译:之前翻译是晕眩棒击,现在改回音译。喜欢的话,也可以称他晕眩指挥棒)


                          于是,镜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晃动着史坦巴顿。于是魔王「你这样的状态是怎样…….」地叹了口气,将手中注入魔力,产生了绿色光辉的风的漩涡。


                          「这是什么啊?」


                          「虽然拥有绝对的威力,也是有杀生能力较低的魔法的。假设是守护王都的士兵……是不会死吧。准备好了吗?……要开幕了!」


                          如此宣言后,魔王朝前方射出了魔法。


                          那个瞬间,让整张脸压倒的暴风朝镜等人袭来,不由得屈膝。


                          相对的,眼前的士兵们被让人吹飞般程度重压的暴风袭来,一个接着一个飞往空中乱舞。


                          「就是现在!快跑!」


                          然后,从魔王所发出了那个叫喊为信号,大家一同跑向王城。


                          与此同时,承受住魔王所放出的魔法的士兵们一同朝镜等人袭来。


                          「大卫,爱丽丝就拜托你了!塔卡寇酱援护缇娜!」

                          镜这么喊着,一边以双眼都无法跟上的速度一个接着一个用史坦巴顿把挡住前进方向的士兵们打到失去意识后,往前方突进。


                          回复
                          14楼2018-10-12 15:57
                            「看起来十分坚固的铠甲呢……但是,在我的面前是没有意义的哦!」


                            打算从旁边包围靠近的士兵,主要是以塔卡寇和大卫应对,驱使培养出的体术使其失去意识。


                            镜以眼角余光目击那副光景,不论是穿着多么厚重的铠甲,都毫无关系的使其破坏掉失去意识的塔卡寇,从对面来看绝对是让人感到恐惧的吧,而感到同情。


                            从背后逼近的士兵们以梅诺乌对应,虽然不如魔王的程度,依然是操作风魔法将靠近的家伙给吹飞。


                            「得手啦啦啦!……啊?」


                            然后,为了不从那里漏掉没有受到攻击的人,魔王环视着全体,操作风魔法将士兵吹飞。


                            现在,就在爱丽丝即将遭到袭击,勉强的时候使用出射出电击的魔法进行援护。


                            「爱莉丝没事吧?」


                            「嗯,没问题。谢谢你父亲!……啊,梅诺乌危险了!」


                            虽然看起来像是完美的布阵,即便如此在如此庞大数量的士兵面前并不是全部的攻击都能够防下,像是魔法的远距离攻击也是会有失误的时候,大家都确实地累积伤害。


                            「梅诺乌桑,治愈伤口!快走!」


                            但是,那个伤口都会由缇娜来治愈。大家只要受伤,就会持续往前。


                            在重复的过程中,逐渐减少了想要袭击的士兵们的数量。因为之前的力量差实在是太大了。


                            无论从哪里进攻,无论给予多少的伤害都无所谓。只要靠近就会失去意识,停不下来。


                            「不、不要退缩!」


                            「绝对不会让你们从这里过去的……以我的骄傲发誓!」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不屈服持续为了王战斗的意志的人在。每当那些人靠近时,就会陷入苦战。


                            虽然对方打算杀了,这里却是不杀,这是个巨大的障碍。


                            「缇娜!还活着吗!?」


                            「还没关系!镜桑才是,不打算减速吗?」


                            「没关系!但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就糟糕了,魔王!难道不能连发那样的暴风吗?」


                            「连发是不可能的,需要注入魔力的功夫。控制力度也很困难。」


                            听了那个,镜的表情不由得扭曲。


                            这样下去会越来越糟的。到达国王面前,这里就会衰竭。考虑到魔王最少会处于痊愈状态,没有的东西就算介意也没办法,只好放弃了。


                            但是,有看见希望。距离王城,只剩下一半左右的距离。


                            「好……如果是从这里的话勉强能够碰触到。执行作战B了!」


                            「……那是什么?」


                            「没有说明的时间了!魔王!你先去对面接住大家!」


                            「……原来如此。」


                            『接住对方』的这句话,魔王领悟了镜到底要做什么。然后,镜将魔王的身躯牢牢固定住抓起。

                            「そぉい!」


                            全力地,朝王城的方向扔去。(译:魔王大叔!)


                            收起回复
                            15楼2018-10-12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