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吧 关注:52,868贴子:1,000,846

【原创】僵尸耀的日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重修版本
2.之前的那个贴手滑删掉了,我弄不回来(其实是因为穷)
3.从头开始吧,更新比较慢,写的不算很好,看看图个乐子。
4.all耀,主cp还没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01 15:04
    1.这个是重写
    2.cp向暂定为all耀
    3.文笔和逻辑都没有,被我吃了
    4.我也不知道多久没写过aph了,写的不好请多担待。(总有一种换圈从头奋斗的错觉
    ——start——
    1.闹剧

    近两天来,B市医院依旧流传着那个"貌美如花但命苦的哥哥与狼心狗肺且抠门的弟弟"的故事。

    "不是我说啊,上次那个被路人送过来的哥哥可真是漂亮啊,跟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谁说不是呢,可惜摊上这么个白眼狼弟弟哦。哥哥送过来时心率都停了,要不是没过多久又醒了,我还以为送过来的就是尸体。"

    "那弟弟也真是,不就留院多休养几天,这点钱都不肯出,也太抠了,你可没看到弟弟身上那衣服都是国际上的限量版,这典型的要钱不要人命啊!"

    虽说医院一向安静,但八卦这东西总是公平的,不分地域不管职业,传的永远比小广告还快。

    王濠镜听着这些碎碎念,无奈的叹了口气。而罪魁祸首王嘉龙倒是事不关己,摸着个手机玩得不易乐乎。

    "你这事办的可真是……唉……"王濠镜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头疼。

    "拜托,都是谣言好不好!"王嘉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收起了手机,认真的‘辟谣’道。

    说起来这还真不能怪王嘉龙,但这事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

    王耀恢复意识的时候,眼睛还来不及睁开,嗅觉倒是诚实的告诉他,这里是医院,毕竟消毒水的气味实在难以忽视。

    边上仁慈的医生还在叹气,万分无奈的下着定论。

    "抱歉我们尽力了,送来的太晚,已经……"

    死了?王耀脑子还有些混乱,但也明白医生未尽之语。

    一醒来,
    我在医院,
    并宣布死亡。

    王耀想,哇哦!自己这人(?)生可真是够刺激的。

    "不可能的,我家大佬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听这声音,王耀大概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咸鱼瘫了,是时候挪位给真正的病人了。

    毕竟嘉龙都已经来接自己了。

    最先发现王耀动静的不必说也知道是王嘉龙这个小子。

    "你看,大佬这不还活着呢,说谁死了呢!"王嘉龙大步走过来,一把扶住从床上坐起的王耀。

    "怎么可能!不是已经……吗?"医生看起来似乎不可置信,脸色煞白,活像见了鬼似的。

    可不就是见了鬼么。

    其实医生也没错,王耀的确是死了,死的年头都能跟一片树林的年轮总数相媲美。没错,死了都成百上千年了……

    重新介绍一下,

    姓名:王耀
    种族:僵尸
    年龄:????(四位数)
    注意事项:古董,记得尊老,轻拿轻放,易碎物品。

    王耀作为一只中华田园尸,生活在飘扬的五星红旗下,接受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熏陶,可谓是根正苗红,三观极正,立志做一只为建设和/谐/社/会有贡献的好尸。

    于是为了防止医/闹/矛/盾的发生,他毫不犹豫的给了王嘉龙一个眼神自己体会。

    嘉龙确认了眼神,点头表示明白。当机立断就要带着自家大佬回家吃饭,虽说途中遭遇了各方爱心人士的阻拦,王嘉龙还是毅然决然的用着"没钱"两字给打发了。

    不过那样子,简直活脱脱的葛朗台再世,白瞎了那张俊脸!

    为了不被送去解剖,王耀也只能硬着头皮配合表演,表示自家的经济大权一直都在弟弟手里。

    终于历过九九八十一难,王嘉龙可算是把王耀给捞了出来。

    ……

    都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现在的精怪过得日子的确有点凄凄惨惨戚戚。哪怕是王耀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绝世好尸,也为修炼发愁。

    王耀早在国/家/政/治/领/导前,就坚持着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政/策,为了无危害无污染,王耀一向是吸收着灵气和日月精华等高大上的玩意儿修炼的。

    结果这两年,灵力没剩多少,除了急剧增多的二氧化碳,王耀只能绝望的面对着PM2.5束手无策。

    好不容易等来一个月圆之夜,离家出走的王耀坐在公园的小板凳上冥想修炼,大肆吸收着月华灵气。

    结果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灵魂车手,漂着一辆排放超标的车,二话不说就甩了王耀一脸汽车尾气……

    硬生生堵了王耀经脉,把人家好端端的一只无污染无添加剂的纯天然尸身给呛晕过去了。

    王耀(沧桑):现在的年轻人哦……

    也亏得人王耀长得好看,没被当垃圾给处理了,反倒被晨练的一帅小伙给送进医院了。

    也不知听谁说的,帅小伙是个德裔,挺有公德心的,翻出了王耀的钱包也没拿一分钱,就只给人家属打了个电话,还用自己的钱垫付医疗费。

    于是大清晨的,王宅就被电话铃折腾的兵荒马乱。王湾原名林晓梅沉迷追星任性又闹脾气,早就领着行李离家出走了。王濠镜,家里的经济收入源泉,还在外头出差。只有王嘉龙接着了电话,风风火火赶过去,千辛万苦的带回来。

    靠谱的濠镜深知嘉龙的不靠谱,只能紧急定了机票赶回来,果然不出所料,医院里头传的这都什么些玩意儿。

    王嘉龙:怪我咯,明明是怪大佬那张脸好不啦。这要是脸不好看谁管那么多。
    ——tbc——

    王耀:我踏马堂堂一千年僵尸,一出场就被汽车尾气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王嘉龙:我一出场就背上了白眼狼的锅?!

    路德:帅小伙???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1 15:05
      2.王濠镜
      ——————
      说起来,王家的这一群小崽子都跟王耀没什么血缘关系,年龄差宛若东非大裂谷般横亘在几人之间,就算有关系那也不知道得追溯到猴年马月。



      这里头最先被王耀拐回来的是濠镜,濠镜家的状况比较复杂。母亲是书香世家,父亲经营着一些暗地里见不得人的勾搭。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父亲被暗算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家族势力的快速衰败,宛如大厦将倾,人人自危,猝不及防。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有人都寻思着怎么从这庞然大物里咬下一口。



      只有母亲的性子烈,二话不说追寻着爱情就踏上了一条黄泉路。



      最终,徒留濠镜一人在浮世中挣扎。



      所以这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



      以至后来,每次提起母亲,王濠镜都会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像是带了些讽刺。王濠镜是不相信爱情的,它像个遮羞布一般掩盖了母亲的懦弱自私,甚至还给她套上了一个亮丽的光环——以真爱之名。



      王耀找着濠镜的时间有点晚了。



      在那错过的一年里濠镜被拖进一场比魑魅更为可怖的表演,主题为人心,主演是自己。



      如果没有王耀的出现,想来结局便是既定的悲剧。



      王濠镜不太喜欢提及过去,不过却铭记回忆里的教训——利益永恒。



      ……



      王耀倒是记得第一眼看到濠镜的场景,颇有些这人上辈子落魄公子的味道,那是一种儒雅的颓废。哪怕今世他不过一个孩子,王耀却已经在脑中描摹出他长大后公子如玉的清俊模样。



      当然,前提是忽略那双带着无限攻击的眼睛。濠镜的眼神太过凌厉,如刀锋划过虚妄,剖开内心的欲望,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老怪物王耀什么没见过,可就是没见过这样的眼神会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有些心疼。



      于是脱口而出,你愿意跟我走吗?



      话音刚落,王耀简直想一锤子锤死自己,怎么就冒失成了这个样子,这是注定要失去可爱弟弟的节奏啊!



      濠镜没说话,就抬眼看了看王耀,打上标签——人/贩/子(划掉)无关紧要的人,于是默默走掉了。



      被小萝卜头擦肩而过的王耀:……



      果然收集弟弟妹妹的道路还很漫长啊。



      王耀的时间一向很多,所以耐心这方面简直可以独步武林。(说白了就是闲)



      王耀每天都在缠着王濠镜,风雨无阻,锲而不舍,准时的宛如上班打卡。时间久了,濠镜倒是习惯了,从最初的无视到了后来的和谐相处。



      ……



      “你要死了。”王耀端着茶坐在红木椅上。



      “那又怎么样,死就死,我就是死也要让他们不痛快!”那时候的濠镜还没如今的的沉稳。



      王耀叹了口气,道:“怎么能这么说呢,活着多不容易,怎么能说死就死。”



      “是,我是没人要,但是想独吞属于我的东西,我死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没等濠镜说完,王耀就从袖子里头掏出一把木扇,毫不留情的往人小孩头上一敲。



      “你这才几岁,你才见过多东西,果然还是太年轻,眼界太小咯,难道你心眼里难道就只装这么些糟心事?”



      “……”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不要先跟我出去开开眼界啊?你要是继续呆在这,我保证你活不过这周。”



      所幸,王濠镜也没王耀想的那么固执。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你走,你会抛下我吗?”



      王耀看着那个孩子的眼睛,收起那份随性懒散,严肃而庄重的回答道:“永远不会。”



      ……



      王濠镜竟然就这么成功被王耀给忽悠过来了,这就好像忽然中了彩票一样,王耀乐的跟做梦似的。



      然而事实上,王濠镜想着,反正自己身上也没什么好图的,最多也就要命一条,他若是要,那就拿去罢,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



      王濠镜也一直没讲,那天的王耀笑的好像要拐跑兔子的大灰狼。



      可那又怎样,就算被大灰狼剖出心肝也没关系的,他愿意的啊。



      从母亲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没人要了,外公外婆自诩是清高的读书人,早就跟母亲断了关系,爷爷奶奶帮着大伯一家争夺一个孩子的所有物,哪还有人记得这个可悲的孩子。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也不对,他还有父亲留下来的财产,那是轻飘飘的一纸证书,像大海里的浮木,无论现实还是潜意识都告知自己,一定要抓住,不然……不然,会怎样?



      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他唯一所拥有的。



      因为他只有这些死物了!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想要剥夺他唯一拥有的东西!



      他连保护自己念想的能力都没有,他就像抱着金砖站在一片漆黑的土地上,地底下伸出数来只手,他们贪婪狠厉地握住自己的脚踝,让自己动都动不了。



      离开,去哪里都好。谁都好,谁来救救他。



      他知道,抛下金砖,这些附骨之疽就会放过自己,可是,凭什么!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也没了……



      ……



      “走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这孩子就是魔怔了啊,有舍才有得,跟我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01 15:06
        ……



        “走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这孩子就是魔怔了啊,有舍才有得,跟我走吧。”



        ……



        “永远不会。”

        ……

        他有别的东西了,那张纸,不要就不要吧。

        这人是骗子也没关系的。

        毕竟王耀也许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一个惦念着自己,而不是自己名下财产的人了。

        (尽管后来证明,这位并不是个人……)

        ……

        “你相信鬼神吗?”

        “???”

        王耀果然没有骗王濠镜,跟着他真的可以开眼界呢~

        连世界观都重塑一遍啦,生活可真是,多姿多彩~

        ——tbc——
        小剧场:

        王耀:我虽是僵尸身,但我有天师心,你想学什么,我都会

        王濠镜:卜卦

        王耀:没问题

        后来……

        赌场,

        路人甲:为什么你老赢?
        王濠镜:我算的。
        路人甲(膜拜数学大佬的眼神):哦~厉害。
        王濠镜:用罗盘算的。
        众人:……

        王耀(毫不知情):为什么存款数忽然多了那么多,银行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01 15:07
          啊哈又发一遍又被我抓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1 17:59
            啊,祝王老板生日快乐!祝楼主国庆节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01 20:47
              好萌的设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0-01 22:51
                楼主国庆快乐 少主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0-01 22:52
                  你又发一遍www看到贴子被删除的时候慌了一下,跑吧里一看,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1 23:04
                    啊明虾虾吸一口明虾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0-02 09:40
                      国庆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03 10:11
                        我又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10-03 15:24
                          从此王耀忽然明白了一个真理:

                          请珍惜每一个愿意化妆来见你的女孩,那张脸不仅历经数小时的折腾,最重要的是它还,价、值、连、城!

                          ——tbc——

                          小剧场

                          摄影师:您其实可以放松点。

                          二肥(呼出一口气):哦,好的。

                          摄影师(看着对方忽然弹出来的小肚子):那个,还是请您……不要、太放松……

                          二肥(委屈的重新深呼吸):……【因为憋气保持的沉默】

                          ————

                          不要问我小菊的圈名为什么叫抹茶大福,那是我睡前吃的最后一样食品。

                          二肥他真的不胖,他其实很好看的,就上镜的时候脸显得有些圆润。

                          另外那个勤勤恳恳护肤,孜孜不倦熬夜是我的真实写照。

                          还有我深深的怨念,化妆品和护肤品都好贵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03 15:30
                            打卡
                            (就没回来了,真是熟悉的id,熟悉的配方,真香)


                            收起回复
                            15楼2018-10-03 17:51
                              4.神***梦

                              ——

                              (在屏蔽边缘悄咪咪试探)
                              这是一间屋子,屋外头天光渐暗,屋子里头,红烛的火光跳动,并不算很明亮,以至于整间屋子都显得有些昏暗。

                              屋子里的摆设在这样的烛火下,无法窥见全貌,但隐约间能见到那成片成片的暗红色,像血液淌过整幅画面,把里头的所有东西给糊成了一团,看的隐隐约约,即便是再努力睁眼也无法辨别。

                              本田菊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场景了。

                              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了,这个梦像甩不掉的枷锁,箍住了手脚,无法逃离。在梦里本田菊没有实体,却依旧只能被迫睁着眼睛,"欣赏"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场景。

                              视野从屋子的上头忽然拉近,停留在一张红木的雕花床上,床上躺着一个身着红衣的长发男人,他很安静,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一动不动,胸前也没有任何起伏。

                              本田菊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随即又好像逃避什么似的挪开了视线。

                              床头的火烛没有套上灯罩,屋里没有风,但火焰还是在跳动,烛光忽明忽暗,连带着床上那人的脸庞也显得朦朦胧胧。

                              一只白色的小蛾子一直绕着火烛上下翩跹,然后在某个时刻,一头栽进灯芯,或者,换成冲进火苗这个说辞要更为贴切。

                              蛾子在透亮的蜡油里头又勉强扑棱挣扎了一下,再然后一只白色的翅膀便在转瞬间从褐色烧焦成了黑色,落下的灰并入了火光下的灯芯。

                              此时,本田菊的目光开始反射性的望向雕工精美的木门,即使知道,这里不会有人看得见自己,可那种偷窥的罪恶感还是如影随形的折磨着自己那根名为廉耻的神经。

                              像是回应了视线,木门被推开,迈进门的脚上穿着木屐,击打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声响。

                              木屐敲打在地板上的声音很清越也很正常,只有本田菊才知道,与之同频率的自己的心率才是最不正常的。

                              门外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着白蓝色道服的少年,那人的脸庞轮廓似乎还有点稚嫩,带着一点茫然。

                              本田菊看见,那人行至床前,愣怔又无措地站了半晌,然后才慢慢的坐在了床沿上,望向红衣男子的目光沉沉,宛若是一团化不开的古墨,与那张脸行成鲜明的对比。此时,昏黄的烛光打在脸上,于是就显得那名少年极为诡异。

                              本田菊没有将视线从那两人身上移开,他只是默默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没有了木屐声的掩盖,本田菊再清晰不过地感知到了自己的心跳如擂。

                              是的,本田菊知道,这是一种病态的兴奋。

                              本田菊看着少年伸手捉过男子放置在胸口的手,轻柔的将脸贴了上去,眼睑微垂,眼睫打下的一片阴影正好盖住了那幽深的瞳子,看起来显得既乖巧又惹人疼惜。

                              少年亲昵的蹭了蹭那只修长的手掌,熟稔的将唇贴上掌心,而脸上却是带着分惴惴不安,以至于眼睫轻颤,只好小心翼翼的望向床上那人的脸庞。

                              床上的人还是很安静,似是毫无知觉,就那么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可本田菊却在清楚不过,接下来……接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03 18:32
                                本田菊感受到自己的整个身子似乎都在激动的颤栗,就连脚趾都在努力的蜷缩抓地,以此发泄那无处可去的兴奋。

                                少年展开了对方手掌,从掌心开始亲啄,从指根沿着指缝吻过指节,亲至指尖时,不经意间伸出的舌尖濡湿了小片的皮肤。少年眨了眨眼睛,从食指舔过小指,在手背上吸吮了片刻,留下一小块红印。

                                把玩够了手掌,少年又俯身在男人的脸上落下一个轻吻。

                                然后,本田菊瞧见那个少年张了张嘴,说了句什么,本田菊没听见,但模仿着那个嘴型,应该是……

                                "……nini?"

                                但本田菊并没有多少在意,他只是闭了闭眼,像是认命了般,止不住的碎碎念,没事的没事的,就是一场比较重口的全息钙片,有反应很正常的,真的很正常的QAQ。

                                正常个屁啊!!!

                                谁家钙片主演的会是冰恋哇!!!

                                你真当我看不出来那个躺床上的青年连呼吸起伏都没有的嘛!!!

                                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看着这个也能起反应,自己怕不是隐藏的变/态QAQ

                                宅男本田菊还在继续拷问自己的良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03 18:33
                                  被屏蔽了,发一张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3 18:38
                                    丝路!带丝路玩吗?!(激动敲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03 22:27
                                      呜哇,终于找到了,我刚把贴吧下回来,看到原帖不见吓我一跳,原来找到新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04 00:02
                                        啊啊啊啊!!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04 09:02
                                          王耀刚刚想着再看一眼,于是猛然转头,只看见那位小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头凑了过来,那张被王湾惦记着的脸竟然正近距离对着自己,笑的开朗又无害。

                                          “那么,现在看清楚了吗?”

                                          ……超好看的!

                                          ——
                                          小剧场

                                          王湾:总算找到比大哥还要撩的啦!

                                          王耀(外表):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王耀(内心):你敢不敢多露点哇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04 09:18
                                            楼楼超棒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4 09:4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4 09:53
                                                6.猪队友与骚操作

                                                ———

                                                等到王耀从动车上下来,整个人还显得有些迷迷糊糊。

                                                真踏马……丢脸哇!

                                                一想到自己修炼了几千年的厚脸皮,最后败在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岁的青年手里,还被人家撩得溃不成军,王耀就想打西自己……

                                                最最最难受的大概还是有王湾这个猪队友。

                                                ……

                                                “哥,你怎么了,你耳朵怎么红了。”

                                                王耀(内心):求求你闭嘴!

                                                然而表面上,王耀只是有一点点尴尬而不失礼貌地询问了费里:“那个,您能离我远一点吗?”

                                                王湾在屏幕的另一端幸灾乐祸:“小哥哥,你盛世美颜靠太近给我哥造成暴击啦,他一下子承受不来。”

                                                王耀:玛德,还好声音没外放……

                                                费里西安诺:“没问题呀,不过您的耳机插头在我进来的时候就被挤掉了,所以您刚刚和您妹妹的对话,嗯,我其实都听见了……对了,还包括您妹妹刚才说的几句……”

                                                沉默……

                                                蜜汁尴尬……

                                                世界仿佛失声……

                                                王耀:笑容突然僵硬.jpg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那一定是蠢死的

                                                不对我早死了

                                                那好吧,湾湾你完了

                                                王耀发誓,尽管这个外国小哥哥尽力的想要保持无辜和歉意,但他眼睛里的那个东西绝逼是偷笑吧,他内心肯定在偷着乐吧!

                                                ……

                                                费里好像没发现老王的僵硬和内心戏,又凑了过去,看了一眼屏幕,自来熟道:“这是您的妹妹吗,你好啊,我叫费里西安诺。”

                                                虽说费里西安诺这么做有些冒失,但他身上的气质很神奇,就是那种一看就会莫名对他产生好感的无害气场,加上那张脸,的确是很难让人造成反感。想来这也就是为什么王耀第一反应没有推开他,甚至脸色都没变的原因。

                                                王湾的眼睛莫名闪了闪:“小哥哥,你的中文不错哦!”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眼都是兄弟情)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夸奖?”费里说完偏头朝王耀笑了一下,呆萌呆萌的,“**妹真可爱。”

                                                刚刚还沉浸在美颜中的王耀(震惊):**!这人原来想泡我妹妹!?

                                                但王耀还来不及表示自己的愤怒,费里又转回去看着屏幕,若无其事地补了一句,“就跟你一样呢。”

                                                ……

                                                什么意思?

                                                这大喘气喘的,这心情跟坐了把云霄飞车似的,上上下下,虽然有点暗爽,但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少来几次吧。

                                                毕竟,老年人,伤身啊!

                                                ……

                                                王湾心里头暗自摊了摊手,一脸了然:我就知道他想泡我哥……

                                                ……

                                                慢半拍的反应神经导致了王耀迟钝的意识到自己又被撩了的事实。于是突如其来的羞耻感成功让王耀大脑当机,以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王耀已经记不清了。哦,勉强还记得他好像跟湾湾聊的挺开心。

                                                耳边那似有似乎无的笑声十分具有辨别性,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独属于费里的能力——天生的感染力,仿佛只要在他的边上就会莫名开心。

                                                呵呵……

                                                关我屁事!这并不能掩饰他擅自把手机号存进我手机的事实好吧!

                                                然而,事实上,王耀的手指在删除键上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按了返回键。顺手将手机收回兜里,吹着小曲儿直接去寻找某位猪队友算账啦。

                                                ……
                                                “费里,你怎么还没到?”

                                                “刚刚见到一个人我坐过站了,现在还在补票。”

                                                “哈哈哈哈哈……什么人啊?”

                                                “王耀……”

                                                “……”

                                                ……

                                                三天后,

                                                王湾还在刷手机,忽然发现自己追的爱豆更新了动态,下面的评论画风跟以前不太像。

                                                以前,阿尔动态下的都是些戏精的疑似黑粉的真爱粉评论。

                                                而今天,评论区竟然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情是这样的。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hero我昨天去拯救地球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非常非常……神奇的东方美人,我也不知道东方的美人是不是都这么让人……难以言喻。”

                                                “我昨天乔装坐在餐馆里头,看见一个非常漂亮的人向我走来,我还以为我的伪装要被认出来了,因为那位美人当时矜持的问我能不能一起吃饭,而我还想着这大概是一个比较理智的粉丝,原来东方人的含蓄是真的。”

                                                “然后她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跟我解释买双人套餐的实惠,甚至还算出了优惠额度,问我要不要跟她拼着购买,她可以和我平摊费用。”

                                                “我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而且看着那个美人的脸,我觉得本hero还可以多吃一个汉堡,然后我就同意了。”

                                                “但贴心如我,我又考虑到她可能是真的手头比较紧张,于是我又跟她推荐,表示情侣套餐要更实惠,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假扮情侣。”

                                                “本来以为她会很感动,但事实上她脸上表现出的却是极大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是个男孩子……”

                                                “当然,我们最后还是买了情侣套餐……”

                                                “吃饭的时候,那个美人就吃的非常优雅,看起来就跟一幅画一样,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把吃快餐吃出宫宴氛围的,但赏心悦目是真的。”

                                                "后来我们吃完了,结账时我本来想着请客,但是他坚持要求AA制。我并不太清楚他为什么如此坚定,但我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

                                                “于是hero就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半的费用,然后转头看到,身边的美人默默地掏出了一张五折优惠券……”

                                                “我想我可能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AA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04 10:09
                                                  王湾的房间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吓得王耀手一抖,菜里头的干辣椒给放多了。

                                                  等到王湾出来吃饭,王耀就开始询问了。

                                                  “你刚刚笑什么呢?”

                                                  王湾拿出手机,道:“我给你看一下?”

                                                  “先吃饭,我警告你啊,饭桌上不许玩手机。”

                                                  “噫。”

                                                  ……

                                                  吃完饭的王耀这才接过手机,默默看看完了整条动态。

                                                  王耀的表情有些难以言语。

                                                  因为那个拿着五折券跟人家拼桌的人就是自己啊!

                                                  ————
                                                  小剧场

                                                  服务员:本店新开张,有抽奖活动哦!

                                                  老王:没带钱,吃不起。

                                                  服务员:可以先抽后消费的啦,反正也没损失,真的不来一发吗~

                                                  老王:冲着你荡漾的波浪号我就来一下好了。



                                                  服务员:哇哦,是五折优惠券呢……

                                                  老王:有毛线用?

                                                  服务员(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个就要看您怎么用啦~

                                                  王耀(沉思了一会):我想我可能知道了……我果然是个天才哈哈哈……

                                                  …等老王进餐馆后…

                                                  服务员:总算忽悠成功一个。

                                                  …目睹老王操作后…

                                                  服务员:还***是个天才【笑哭】

                                                  ——

                                                  所以我为什么要勤勤恳恳来更新??

                                                  因为我希望被你们夸呀~

                                                  对了,你们心心念念的二肥终于出场了,而且上一章出场的其实是意/呆/利,你们惊不惊喜啊,让我看看多少人把上一章的费里给错认了哇?【幸灾乐祸.jp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04 10:09
                                                    上一个贴就猜对了的我默默的看有多少人猜错哈哈哈ヾ(✿゚▽゚)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04 12:46
                                                      加油!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04 14:10
                                                        我是个狠人,我试图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04 15:18
                                                          等反应过来,第一批追杀者已经过来了,看着那些人,任勇洙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而下一秒却睁大了眼睛。

                                                          死了,那些人都死了?

                                                          "没死。"王耀心情不太好,扔下一句话就冷冰冰的走了。

                                                          "大人!请等一下。"

                                                          王耀的脚步顿了一下,不但没停反而走的更快了。

                                                          "大人!!求求您了!!!"身后的任勇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朝着王耀行了一个大礼。

                                                          王耀依旧没有停下,很快就消失在了任勇洙视野里。

                                                          而任勇洙依旧呆呆的跪在草地上看向王耀离开的地方。

                                                          过了很久,任勇洙忽然哭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一个大概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就毫无形象的趴在泥土里嚎啕大哭。

                                                          躲在暗处的王耀看着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感受,等到任勇洙哭到力竭晕过去,王耀才出现,嫌弃的拎着小屁孩的领子把人给送了医馆。

                                                          后来?

                                                          没有后来了啊……

                                                          ……
                                                          研究所,

                                                          "后来,我醒来就看到前辈给我留了一张纸和一颗丹药。我吃完那颗丹药感觉自己的资质一下子就往上拔了几个档次,再后来我就努力的变强,希望有一天还能遇到前辈,好当面感激他。"任勇洙有些怀念的跟研究所里的人讲着自己和王耀的初遇。

                                                          "啊,好羡慕您啊,竟然能拿到王耀大人给的丹药……"

                                                          "是啊是啊。"

                                                          研究所里日常一片羡慕……

                                                          ……
                                                          公寓,

                                                          "后来我看这一小孩哭的实在太厉害,虽然说他上辈子对不起我,但这辈子的确无辜,我也有点良心过意不去,所以就给他留下了一颗糖豆安慰一下。"王耀有些无所谓,还伸手打算从王湾那里掏个薯片。

                                                          王湾一把拍掉了王耀的蹄子,嫌弃道:"你抠脚洗过手没。而且你确定你留的是糖豆?我怎么听说是灵丹妙药?"

                                                          "小孩子不是最喜欢糖吗,那是我特意从我口粮里扣出来的糖丸子。更何况我又不会炼丹……会的话早给你们兄妹三吃了。"王耀耸了耸肩,伸长了脚,勾过来一双拖鞋,趿拉着就去洗手了。

                                                          "那我怎么听说他吃完那颗糖就实力猛涨?"王湾摸了摸并没有胡子的下巴有点疑惑。

                                                          在厨房里洗手的王耀听完后,沉默了许久。

                                                          "大概是因为,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更别提任勇洙还是个半妖。

                                                          王湾:哦,心理作用真可怕。

                                                          任勇洙:是偶像给了我力量!

                                                          ————
                                                          小剧场,

                                                          歌迷:哥哥啊!求您回去唱歌吧!这都什么**剧情,您的颜和音都拯救不了这部剧了哇!

                                                          弗朗西斯:我的脸难道还不能让你们这些小妖精沉迷吗?

                                                          歌迷(冷漠):不能,除非你刮胡子!

                                                          弗朗西斯:我拒绝……

                                                          ——

                                                          ╰_╯卡文!需要你们对我亲亲抱抱举高高!真的写不出来!!!
                                                          所以今天不能再更了,已经没有什么存稿余粮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04 17:52
                                                            我就说,你怎么一下子放了这么多,现在快没余粮了吧੭ ᐕ)੭*⁾⁾
                                                            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٩(๛ ˘ ³˘)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04 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