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路吧 关注:33,061贴子:524,315

【原创】来自年长者的爱(萨路,17R,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背德,不喜请点右上角的小叉叉,若看了接受不了,就当博一个看头,看一出笑话,不必非要掐个你我高下,也请注意。
前言: 文一般都是在大草帽论坛上更新连载的,一直没有发贴吧是因为屏蔽的太快了——几乎就已经达到了上一秒发出去下一秒就看不见的程度了(无奈)所以这里的版本大都是不全,是删减的。
第一次这样写文,献给了最喜欢的萨路,已经是很知足了,在文笔和故事情节以及人物掌控上有很大的不足,也请见谅,但要说的,每个人心目中对角色都有不同的见解,一个角色不可能只存在一个单面的形象,有争议有议论也是很正常的,不必要固执的让别人理解和接受。
目前更新中,更新完全看标题。
这里萨博对路飞的爱说不上伟大说不上高尚,但却是最刻骨铭心最难以忘怀的那个,他所爱的,所难以放下的,在最终选择放弃的道路上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不舍。


回复
1楼2018-10-03 05:41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洛丽塔》


    Part1:禁果
    0.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我只知道我身下正在压着的是我年幼的弟弟,而他正用那双纯洁不参杂任何杂质的眼睛盯着压在他身上比他年长的哥哥,毫不清楚状况的他摇晃着自己小小的脑袋,眼神里充满了无辜和疑惑。
    而我——作为年幼弟弟的兄长。
    对着比自己年小5岁的弟弟说出了这辈子最混账的话。
    “我想爱你”
    “路飞”
    1.
    事情的起源大概要从很早的时候说起了。
    那是弟弟搬到家里的第一天,我和艾斯奉养母的说辞去迎接即将到来的弟弟,虽然笑着接受了这个要求,但说实在的,一点都不值得高兴,我的兄弟艾斯的想法貌似跟我一样,不过他不同与我,他的性格更加直率火爆,竟当着养母的面就开始了他的抗议。
    “我才不会去迎接那个来历不明的小鬼,更不会允许他跟我们生活这样莫名奇怪的事情——!!!”
    艾斯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留下的是一脸无奈的养母和更加无奈的我,艾斯说的话确实是对的,这也是我的心声,不可能轻易就允许素不相识的人闯入,但可惜我没有像艾斯那样的勇气,我的性格比较谦虚委婉,上一个家庭所遗留的风气依旧在自己身上体现着,我想论这点的话我可能要比艾斯成熟一些,却也是最麻烦的一个缺点之一。
    于是我笑着对我们的养母说:“让我去接他吧,我能带他更好的熟悉这里说不定”
    虽然心里的想法和艾斯一样,说出这话时自己也感到深深的不信任,脸上连一点表情也没有,但养母还是感激的抱住了我,跟我说着谢谢。
    “你要去接那个臭小鬼?”
    走下楼梯时坐在台阶上的艾斯问我道,我回头看了眼他,他的神情果然不是很好。
    “你刚刚不应该那么对养母说话,别看她这样,是个女人都会记仇的,艾斯”
    “我要说什么是我的自由,她管不着,你也管不着,我就问你是不是要去接那个小鬼?”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艾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但有的时候也会很烦,就好比如现在。
    “既然答应了我就会去”
    我明白跟艾斯没有什么好说的,即便解释他也不会听信我任何一句话,他就是任性单纯的想耍横,于是我这么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再说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弟弟”
    “你真的这么想?”
    我背对着艾斯,听见艾斯从台阶下蹦了下来,往自己的方向来,他一把摁住我的胳膊,我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紧接着把他摔了出去。
    “那个小鬼来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不是吗!?”
    被甩开的艾斯很快的站住了脚跟冲自己吼道。
    “莫名奇妙的带来一个孩子难道萨博你就不明白那对夫妇的意思吗!?”
    艾斯的脸涨红的盯着自己,我完全能够明白他的意思,那对夫妇已经不再年轻了,比起顽皮的兄弟可能他们会想要一个更加听话的孩子。
    “我们会被抛弃的,萨博。”
    “早晚有一天又会回到那个处境的”
    艾斯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也明白他的意思,我想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但被他拒绝了,他用看仇人一样的眼神瞪着我,义无反顾的打开了我的手走了。
    “别碰我”
    “我不想跟背叛者说话从今往后”
    这么说完他就走了,留下了我这个背叛者,我呆呆的楞在那里,思考着艾斯刚刚说的话。
    养母这时下楼正好撞见这个情景,连忙问我是不是两个人吵架了什么的,我还是笑了笑说到:
    “没有吵架,只不过艾斯说有点不舒服回屋了而已“
    艾斯说的对,我确实是背叛者,但这也是迫于无奈,既然寄人篱下就要明白这一点,忍让和谦虚是最好的武器。
    这是为了不被抛弃做出了最后的退步。
    可能是雪天堵车的原因,弟弟比意料之中要晚到多,我和养母就站着雪地里脚下踩着厚厚的积雪等待迎接他的到来,虽然劝养母最好是去屋里呆会,但她执意要等,她将一条红色的围巾递到我的手上,对我说,等弟弟来的时候,给他围上,现在正值寒冷的季节,但养母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温暖,我笑着却同时也在心里发笑这种虚伪的行为。
    雪,还在下。
    等车到的时候我基本冻的没有直觉了一样,听到养母的叫声才反应过来,我抬起头睁开眼睛看见了不远处一个红色的身影冲这边招手,养母几乎是飞奔的走了过去把那个孩子抱在了怀里,而我楞了好久才走上前。
    那孩子被养母抱在怀里面,冻的两脸通红,还留着长长的鼻涕,落脚的时候还用脚尖去弹雪,我将养母给我的红围巾给他围上,他好奇的看着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再抬头看看我,用肉肉的小手去捏,愣愣的不说话。
    算是做了个模样,而一旁的养父养母却已经乐开了花,他们把路飞拥进他们的怀里,对他说:“这是比你年长五岁的哥哥,以后就也是路飞家人了哦”果然还很小啊,在心里默叹了下,小家伙这时才反应过来,兴奋的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了,一手紧紧握着围巾,可能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哥哥“这个词吧。
    穿着红色棉袄的孩子突然展开双臂,张开小小的怀抱向着自己的方向,咧开了一口软软的白白的牙齿
    “我叫路飞!咯咯好!”
    鼻涕都要流到嘴里去了,内心里无论如何也不想理这样的鼻涕虫,但在养父养母的热切注视下,我还是轻轻的弯下腰对自己新到来的弟弟说出了第一句话:
    “我是萨博,请多关照”
    “那萨博咯咯多多关照!”
    读音根本就完全不对,一副惹人烦的样子,蠢死了。
    刚刚的行为也只是受养母之托, 但当着养父养母的面还是收回了鄙视的目光,伸出手揉了揉人柔顺的头发,帮人抹干净了鼻涕,微笑着说道。
    “恩”
    那年我10岁,而路飞才5岁。
    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2]
    路飞的到来意料之中没有招来艾斯的待见,第一次见面,他就把一口痰吐到了路飞肉肉的脸上,留下了一句不要惹他这样的话就走了,本想着这个小鬼能够知难而退,毕竟我很清楚艾斯的脾气,也就没有说什么,单单为人擦了那头痰,顺道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句不讲卫生的艾斯。
    然而意料之外的之后路飞反而对艾斯穷追不舍了,去哪都跟着,被打回来也会回去。
    面对才仅仅5岁的路飞艾斯根本就没有谦让的意思,每次都把路飞打的哇哇直哭,身上紫一块红一块的,看着可让人心疼了,然而即便这样他还是会选择去追艾斯,而自己则提着个救护箱跟着到处跑就是了,反正艾斯的表情也很有趣,自己也就没有说什么,但是偶然看到伤痕累累的路飞还是会心疼就是了。
    家里确实因为路飞的到来而有了不少的变动,养父养母的兴趣倒是更高涨了,艾斯的态度也逐渐有了细微的转变,小家伙像天生有魔力一样悄悄的改变着周围的一切,而这一切都被自己这个旁观者看见了眼里。
    日子一点点的从指尖流逝。
    当年的小包子路飞已经成功升级为了小团子,小团子长大了以后反而只会变得更粘人,跟在两个年长的哥哥屁股后面嚷嚷着要去冒险。
    我和艾斯都互相不服气对方,之间便也没有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这个说法,我们只知道自己是路飞的哥哥,这一点就足够了。
    路飞有时比起呆在坏脾气大哥的身边有时更愿意呆在温柔的哥哥身边,毕竟自己跟艾斯不一样,自己比起用拳头跟自己年幼的弟弟讲话更喜欢的还是用微笑,他便非常乐意主动来我这里,当然这话艾斯听到估计又得生闷气了。
    他经常跑到我这里来,让我给他读书,讲故事。
    “呐,萨博”
    正在听故事弟弟从自己的怀里抬起脑袋看着自己。
    “恩?”
    “为什么故事里的人总是笑个不停啊?”
    我正在给路飞讲[微笑诅咒]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因为干了坏事被惩罚一辈子都要强颜欢笑。
    “因为他被诅咒了啊”
    路飞听故事真的是一阵一阵的,有的听得进去有的听不进去,很容易就记不住前面的故事情节是什么,不过还是耐着性子的给人解释。
    “那萨博也被诅咒了吗?”
    “哈?你的意思是——”
    “萨博也经常笑不是吗,也是因为被诅咒的缘故吗?”
    根本就闹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正好对上人的眼睛,看来这个笨蛋是把现实和故事混为一谈了,刚想解释些什么,这个小家伙便又发话了。
    “可是我喜欢萨博的笑容,萨博笑起来很好看”
    小家伙一手摸着我脸一边说道,鼓起的脸蛋跟小团子一样的圆。
    “那我算是被诅咒了吗?中了萨博的魔法?”
    年幼的弟弟把自己和对方一步步拉近,不停的说道,我稍微推开了他一些,明明是个爱笑的人还真敢说呢。
    “算是吧——”
    我轻轻俯身亲吻我的弟弟,吻不轻不重的落在他柔嫩的肌肤上,看着他的脸像花朵一样慢慢绽放开来,忍不住轻笑。
    那是我第一次亲吻我的弟弟。
    那年我13,路飞8岁。
    一切都是崭新而美好的模样,至少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对弟弟的情感。
    我对待他像是对待清晨刚绽放开来的花朵一样宝贵,用轻轻的,毫无杂念的吻去沾湿他,细心的去栽培。


    回复
    2楼2018-10-03 05:43
      喜欢😍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8-10-03 07:14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后面很想哭,对年幼的弟弟出手的萨波在享受的同时却也怀抱着深深的罪恶感,好心疼他们啊……
        楼主的写得很好哦,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3 08:36
          我好像总是偏爱这些,搂住加油,爱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10-03 09:43
            加油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03 11:07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03 12:33
                妙!妙啊!文笔超好!很有代入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3 15:01
                  3.

                  艾斯依旧站在我的对面,他的情况跟我相比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夜未眠的疲惫和心里难以承受的压力几乎要把他搞垮了,他的双眼几乎通红,里面流露着让人心碎的崩溃。

                  “你别忘了,我们是兄弟”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却怎么也醒不来。

                  “即便你真的对路飞怀有不正常的情感也不应该这么做的,萨博”



                  他像是好不容易吐出一口气来,又感到无法适从,说着连自己都陌生的话,手掌传来**人的疼痛,也只是皱了皱眉头,依旧死死的看着自己的方向。

                  “你仔细想一下路飞才多大?萨博”

                  “你这是在犯罪”

                  已经,无路可逃了。

                  4.

                  “那又怎样?”

                  “什么叫怎样,你清楚我的意思吗?”

                  我咬着牙忍着腹部的疼痛努力的让自己再一次站起来,艾斯的力道向来不同人寻常的大,这一拳下去也没有留情的意思,一旦冷静下来腹部的剧痛就像是洪水一样把自己强行唤醒,我握了握拳。

                  “要我给你讲明白吗?可以,你和我今年都已经20了吧,都已经成年了,但是路飞不一样,他比我们要小,他甚至连17成年都算不上,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只不过是小孩子罢了——”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正视眼前侃侃而谈的艾斯,齿间的腥甜味充斥了整个口腔,我甚至有种下一秒就会气的咳出血的错觉。

                  “我不知道什么你倒是说来看看!!”

                  艾斯停下来他要说出的那句话,瞬间跟我对上了视线,向我这边的方向大步走来。

                  “路飞才15!在这之前他还是个初中生!在这之前他根本就不懂这档子事!别说上床了,他连基本的男女关系都不知道!”

                  他大步走过来一把就揪住了我的领子,我握住他的手,但还是没有反抗,他像是被激发了一样,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怒吼中所有的恨意,但还是固执的看着他。

                  “是,我承认,路飞跟你的关系一直都很亲近,他也确实喜欢缠着你玩,但那也是因为你对他很温柔,让他感觉很安全”

                  “小孩子总是最本能的想让自己处于安全的处境”

                  “所以说路飞这些年之所以会顺从你的原因是什么?不是你脑袋里那些让人呕吐的思想,完全是因为他信任你!萨博!你是谁,你是路飞的哥哥,是他的亲人,路飞呢?路飞是我们最宝贵的弟弟”

                  “而你都做了什么呢?你欺骗了他!你上了他萨博!”

                  “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路飞,行,那问你,当路飞害怕的时候,当他哭着说不要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你停下了吗?你没有!”

                  “***活生生就是个**!!!”

                  这一拳,是落在胸口上的。

                  像是被打了一口闷枪一样,我猛的倒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死死握住了他的手腕。

                  “你根本就不明白.......”

                  “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5.

                  很早的时候在我认识到我对弟弟不正常的情感后,就意识到这份感情是多么的艰难,无论社会再怎么开放,在别人的眼里喜欢上了同性就是“变态”,所有的人都默认男性应该和女性在一起才是所谓的“正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繁衍后代才能成家立业,而像这种不伦不类的爱情,只会被打上“否认”的标签,毫无余力的。

                  我还听周围的女生们讲过,她们说,如果被抓到的话会被送到精神病院接受精神治疗,曾经就有这样的案例,结果一个被折磨致死,一个疯了,到底都是不美好的结局呢,我继续低头写自己的笔记,把笔芯调整到舒服的方位。

                  那时候的我,还忙于学业,即便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也没有办法去真正的实践,尤其是在听到这些不好的传闻后,脑海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也是“如果那时候路飞还在自己身边就好了”这样自私而可笑的想法。

                  我不停的修改着练习册上的错题,却无法纠正自己已经扭曲的内心。

                  再晚一些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超过一定年龄的恋爱就是“恋童”,是犯罪行为,而我也只是敲了敲笔杆无聊的继续听着课,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这个问题就像什么呢,如果有个人知道你喜欢另一个,而那个人是同性的话,他就会默认为你对所有的同性都会有好感,同理的,如果这样的人知道你对比自己年小的人动了歪心思,他就会认为你有恋童倾向,会对所有小孩子动手,会让警察叔叔把你带走,再把你送到冰冷的监狱里度过你美好的下半生。

                  所以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首先,我不会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这简直就是在告诉别人你对异性没有感觉是一样的,恋童什么的就扯了在我看来,即便路飞确实是比我小,他也确实是我的弟弟,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对他有好感,不能代表我们就没有恋爱的权利。

                  我只是喜欢路飞而已。

                  仅此而已。

                  我依旧过着我的生活,走着我该走的道路,跟同性也是称兄道弟,跟异性也是一样的相处,遇到小孩子也会礼貌的打招呼,迷路了就送他回家,会笑着对世界上所有的小孩子说你很乖,会对所有人的,不管是谁,展开一样的笑容,用着一样的温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04 00:46
                    世界上不会出现平白无故就问你奇怪问题的人的,不会有人突然说你“你的话会跟所有同性在一起的吧”更不会有人用质疑的语气问你“你对所有儿童都会这样吗?”任何事情只要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就不会再去追究,就像明明那些大老板可以娶比自己小好几倍的小女生是一样的,没有人会去责备他们,没有人会对这个明明已经不再合理的世界再多加言语什么。

                    一切都应该如此理所应当。

                    6.

                    “呐,艾斯我问你.....”

                    “如果路飞不是个男孩,而是个女生的话,你还会跟我说这些话吗?”

                    “你在说什么......萨博.....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这个时候路飞已经成年的话,如果我们之间的年龄差小一点的话,哪怕只有一两年的话,你还会跟我说这些话吗?”

                    “萨博,你清醒一下!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如果我们不是兄弟的话,你还会跟我说这些话吗?”

                    我抬起头,正对他艾斯深黑的眼眸,我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将这些说出口。

                    “你们可以这么想,可以这么认为”

                    “但无论路飞怎样他都是那个路飞”

                    “我爱他”

                    “这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我想爱你,路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04 00:46
                      又看了一遍】果然这种第一视角超级棒的啊啊啊啊啊!!!!!不过比第一次看有了更深的感受,从3.开始,后面看的非常的难过,能大致明白你所想表达的意思,所以更加难过…有种,给我很真实又没什么办法的感觉【这个题材真的是非常敏感【但是;;;槽不好说,单纯的恋◎童和把对方放在与自己相同的位置,去真正的【爱他】,我想还是能很好分辨出来的,爱这种东西,有多少人能控制自己呢?就算是错误的,我想就算自己知道也停不下来的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04 02:22
                        错就错在】对方不是和你年龄相差不大的异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04 02:23
                          夸夸你!!!!!!!!!!!!!!!【举高高转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04 02:27
                            爱才是目的,性不过是载体。。。。
                            借用到这很合适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04 14:11
                              美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04 23:49
                                好棒!人物内心的感受描写的很细腻!萨博真的很爱路飞,这种感情罪恶而沉重,他却无法控制,一味的沉沦。
                                楼主的文笔很不错!请继续加油,期待后续!
                                另外感觉会好虐的,求善待路宝


                                回复(4)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05 06:14
                                  太棒了,这文笔,太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05 07:41
                                    楼主,我关注你了!还会更新吗?激动的小眼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0-05 07:55
                                      part2果不其然的被吞了第一部分........其中包含的有对路飞的强迫和挣扎过程,emmmm,我估计越到后面禁的越多了就hhhhhh所以有需求的小可爱可以转论坛→http://www.luffytime.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944&extra=page%3D2
                                      需要权限虽然.........如果真的想看的小可爱可以回复我,我尽力hhhhh


                                      回复(12)
                                      22楼2018-10-06 18:43
                                        Part4:
                                        吞食1.
                                        “这次的面试就到此为止吧”
                                        眼前的男人叹了口气,从办公桌上起身。
                                        “我很抱歉,香克斯先生........”
                                        我盯着,语气很淡然,他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水杯,走向旁边的饮水机,我坐在转椅上,看他把水接满转过身来。
                                        “啊,你并不用道歉哦,萨博君”
                                        香克斯无所谓的笑了笑,冲我摆了摆手,表情是和刚刚严肃全然不一样的放松,嘴角还带着弧度的看着我。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留在国内深造也是不错的选择,我也只是按照你养父母的说法给你提个建议罢了”
                                        “至于其他的——就完全看你本人的意愿了”

                                        他单手撑着桌子,整个人呈倾斜的依着办公桌,大口的喝着水,又噗的一声喊着“好烫——!”的吐出来,我像是习惯了一样的看着他这样逗笑的行为,脑子里却是乱的一团糟糕。
                                        香克斯是养父的朋友。
                                        虽然从小就调侃他,但实际上这也是出于香克斯和养父养母走的很近,香克斯的登门拜访才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机会,结果到了要升大学的才知道,那个经常在自己和艾斯眼前犯蠢,净干些傻事逗路飞开心的人竟然是自己志愿大学的校长。
                                        还记得,当养母打来电话问自己要考那个大学时对方的反应。
                                        “你想考那个大学啊?那还真是赶巧了.......没事没事!你安心学习就好了!”
                                        养母的停顿和惊慌失措多多少少还是引起了自己的好奇,但当时处于高三的冲刺阶段,也就没有多问的心思。 结果就一步造成千古恨了。
                                        看对方的反应没有强求的意思,稍微松了口气,心里暗暗想着这样的都可以作为教育事业的领头人,这世道还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呢,这样调侃的话。
                                        “你拒绝的理由是因为他吗” 我惊吓的扭过头,香克斯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那孩子,路飞”
                                        2.
                                        天气冷的惊人,明明刚出来的时候还仅仅是刮着凉爽的风,一瞬间感觉的却是彻骨的寒冷,这让专心想事情的我一下子就回了神,被类似于疼痛的触感刺激的拉回了现实,我看着已经变的潮湿的地面才意识到自己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口,走在学校口路边的红砖路上。
                                        那些红砖经过雨水的侵蚀和行人的践踏已经变得丑陋不堪.参差不齐,暴露出里面已经腐烂的粘着石灰皮的黑泥土来,像是会从中长出蚯蚓那样的软体生物一样让人不安。
                                        我的脑子依旧是一片乱,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脚底下的砖头,刚刚谈话的内容像是在我的心里揭开了一道疤一样让人痛苦,香克斯校长严肃的面孔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些问题也一样让人无法忘记,反复的,上演。
                                        “听我说,萨博” 我
                                        看见香克斯微微皱起眉头对我说,比起刚刚的谈话,这个话题显得更加重要了一样,他脸上的那些皱纹也皱起来,像是配合他这一场完美至极的演出的面妆一样。
                                        “我可以理解你和路飞现在保持的是[兄弟的关系,这也是取决你们的家庭情况迫不得已才如此的身份,但说到底你和路飞,还是和艾斯也好都不存在真正的血缘关系,虽然这话由我这个外人来说很失礼,但我个人认为还是不得不告诉你” “你们无论谁都好,虽然对外保持着和睦的兄弟关系,但也各自是社会的一个[个体,我听说萨博君你的政治科相当不错,要不然你也没有能力考到这所学校来,所以相信你也能明白我现在在说些什么,对你个人而言有什么样的影响” “这一点无论是你还是艾斯,或者是路飞都是一样的,所以——”
                                        [塌—— 一下没控制好力道,那个本来就已经损坏大半的红砖居然被我一脚给踩了下去,前砖的部分陷入了泥土里面,后砖也微微翘起,我几乎是怀着厌恶的情绪一下一下踏着那个已经深陷进去的砖头。
                                        “一个一个都是这个样子.......” 那个人的话还在耳边周旋,即便牙齿都已经被磨得有些发疼,也没能停下,跟当时艾斯说的时候感觉一样。 “适当的你也该考虑一下路飞的感受,也没有因为他个人而耽误自己未来的必要。
                                        ” 说的那么理所当然,你们又了解路飞些什么呢?
                                        没有管过路飞穿,没有管过路飞吃,没有管过路飞的行为,从未真正涉及过路飞生活的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言辞呢? 难道只要动动嘴皮子天上就会掉馅饼吗?路飞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他才多大,他不过是个15的孩子而已!我是从小跟着路飞一起长大的,路飞的心思我很明白,不用外人来说三道四。
                                        “你仔细想一下路飞才多大?萨博”
                                        够了!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做什么也好,都是凭借着本心去做,但凡考虑不清都是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你这是在犯罪,萨博”
                                        “够了!”
                                        我怒吼了一声,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而周围人怪异的目光直盯盯的放在我身上,我却喘着粗气,低头去看自己脚底下一直被自己踩的红砖。
                                        深深的陷入到了泥土里去。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
                                        “萨博,你这么做.....”
                                        “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就不怕路飞有一天会恨你吗?”
                                        “哈........”
                                        “别自以为是了”
                                        看着脚底下腐烂发黑的泥土,我听见我自己干笑了两声,说道。
                                        “恶心到让人想吐。”
                                        3.
                                        我忍不住哈出一口凉气,周围的温度依旧很低,仍然有凉气顺在衣领往下灌,拉了拉衣领,试图保留住体内存留的热气,好不如才冷静下来,又回忆了一些让人很不愉快的回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出,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 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你完全可以不用想它,没事的,你很好,你可以办到的,是的,那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你现在已经完全是你的了,不用再担心了]
                                        我在心中默念了几步,才算是镇定了下来,在雪里蹭了蹭鞋上的泥滓,开始犹豫着回家的路线,这场大雪比想象中的还要麻烦,看来打出租车是有些难度了呢,我忍不住瘪了瘪嘴,思考着有没有就这样走着回家,这时却感受到一阵剧痛,让我险些没有站稳脚跟,我皱着眉砸了咂舌,依靠这一旁的电线杆停下来
                                        。[果然.......到极限了吗.....]
                                        “萨博——!”
                                        突然的一声呼唤,我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正好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自己奔来,我的视线没能来得及对准,只能感觉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感,这几乎让我感到恶心,接近于呕吐的前兆。
                                        是一个红色的身影。我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随即马上就松了一口气。
                                        啊,是路飞。
                                        我的身体像是受到了可以解放的暗号一样,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我甚至能感受我的眉头一点点被抹平,嘴角的弧度也渐渐恢复到正常的角度,就在我认为我下一秒就要跟雪地亲密接触的时候,那个孩子接住了我。
                                        “萨博!萨博你没事吧萨博!”
                                        他几乎是慌张的跑到了我的身边,我淡定的摇了摇头,用着微弱的声音说着。
                                        “没事......我没事,路飞,老毛病而已”
                                        我重新站直身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张开眼看向面前的他,与自己想象的一样,现在的样子,那个孩子紧紧皱着眉头,瞳孔像害怕的小鹿一样睁的大大的,本来该挂在脸上好好的笑容也继续下坠,因为恐惧而不住的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
                                        “真的没事吗?萨博?”
                                        这么说着他的手握的更紧了,我只是轻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的同时轻轻的把他拥入怀中。
                                        是很暖的温度,足够把人心温暖的温度,我忍不住在他的肩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刚刚看见你好像要昏倒了一样——”
                                        他焦急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在这个被白色所包裹的让人害怕的世界里,脚下的红砖下面是污垢的泥土,汽车的鸣笛声随时都能血花四溅,行人的议论声像是一把无形的刀会深深的插入人心,再毫无保留的抽出来,如此,反复,如此,不停止。
                                        有没有那么一刻,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百无聊赖,只有一颗心脏还在坚持跳动。
                                        “没事的,就是有一些累而已,路飞”我笑着做了周全的回答,细细的品味着他的这份担忧,好多了就放开了他。
                                        “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路飞的学校向来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远,所以当他出现在我视野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有些震惊,以及一种无法言语的欣喜掺杂着,我看见他的眉头渐渐舒展,然后露出让人熟悉的笑容来。
                                        “学校里放假啊,就想来见萨博了”
                                        我听见那个孩子的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沙哑和甜腻,像是一个软软的随即就会融化的雪花一样飘到我的心里来,路飞捧起我的脸,他的手指冷到惊人,指尖上面纷纷粉嫩的,像是刚出炉的雪娃娃一样,踮起脚尖,轻轻的把冰冷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上。
                                        “呐,你受伤了吗,萨博?”
                                        他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我,像是只存在于耳边马上就会消失的微弱的声音一样,我有些惊吓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却又犹豫的点了点头,最终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了,我听见那个孩子噗嗤的笑出了声,笑容咧的大大的,随即感受到了一阵温暖。
                                        他把围巾另一半围到我的脖子上。
                                        “那我们回家吧,萨博。
                                        ”我记得我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抱紧了他。


                                        回复
                                        23楼2018-10-07 14:10
                                          沙发!!!!这文我爱了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0-08 06:10
                                            板凳!楼主我又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08 21:39
                                              地板~大概是来晚了~楼主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09 13:26
                                                没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22 14:42
                                                  楼楼你去哪里了。。。。。呜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22 20:02
                                                    楼主加油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03 22:0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1-03 23:02
                                                        太好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11-05 15:0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10 00:05
                                                            唉!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8-11-11 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