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甘吧 关注:11,531贴子:135,303
  • 40回复贴,共1

【千年叹、扶甘。携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文在评论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04 21:23

    日暮欹山,羁鸟归林。远处的山峦呈现出墨色,天山交界处染上了淡淡的橘红。
    扶苏遥望远方。忽然肩上一沉,回头望去,却见老板站在身后。“大公子,傍晚风大,小心伤寒。回屋吧。”老板帮扶苏披好长袍,劝他回屋。“嗯,我过会儿便回,”
    “那我先去端药”
    扶苏的灵魂与身体融合并不好,时常出现排异反应。老板本想通过炼丹来解决,但却屡次失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也只能用熬药的方式慢慢调理。
    真是辛苦毕之了。明明应该是由自己来守护他的,到头来,却是他一直在照顾自已。
    “大公子,大公子?”老板连唤数声。
    “啊!?”
    “大公子,该喝药了。”
    扶苏端过药,小口小口地喝着。随着深棕色的药液入口,一股苦涩在口腔间扩散。“毕之……”扶苏面色不大好道“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大公子,你想什么呢,怎会呢?”说着老板从扶苏背后伸出双手,双手交叉在扶苏腹部,把下巴抵到了扶苏肩上,”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的都是安心。“
    “毕之,你刚才叫我什么?“
    老板有点尴尬,他刚才用了第二人称。
    “毕之,以后不要大公子大公子的叫了,直接喊我扶苏就好。“扶苏腾出右手,紧握着老板的手。
    “好的,扶苏。”
    “哎呦,挺上道的嘛。”

    入夜。老板像往常一样,总要翻身下床看看扶苏,生怕有什么意外。
    老板掀开床帏,扶苏此时正死死攥住被子,脸色煞白,额前满是密密麻麻的汗。老板小心翼翼地把扶苏楼在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碰扶苏额头,好烫!
    “咳,咳咳……水……水……水……咳咳咳……”扶苏的声音低沙哑,小声得几乎不听见。
    老板急忙取来水。一手扶起扶苏,想给扶苏喂水。
    一次,两次,三次……水故意似的,三番五次地从扶苏嘴角滑落,折腾了好久,扶苏一滴水都不曾喝到。老板急了,强硬地扳开扶苏的嘴巴把水喂进去。
    扶苏竟抓住老板的手就是一口。老板发出一声闷啍。非但没有松开扶苏反而把扶苏搂得更紧了。
    “扶苏,我在,不要怕。”
    脑子很乱。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但什么也想不起来……
    扶苏感觉胸口被什么压着,闷闷的。一睁眼,便看见老板伏在自己胸口安静地睡着。扶苏疼惜地摸了摸老板头顶。
    “大公子,你醒了。”老板连忙起身,自己怎么能睡在扶苏身上呢。“我煲了粥,现在去端。”
    “等一下。”
    正想出门的老板被扶苏叫住,“怎么了?”老板转身,面颊燃起了一片绯红,昨晚扶苏和他……大公子应该不记得此事了吧……
    “谢谢。”
    “……”老板无语,自己真的想多了。“扶苏,你都叫我直接称呼你了,你也不用整天谢谢谢谢了,要谢我的话,这么个谢法?”
    扶苏见老板居然转了性子开始调侃自己,也不甘示弱的调侃回去,“你想怎么样,人都在你这里了。”
    老板忍不住笑出声,扶苏身子不大好,自己也没少操心,扶苏为了让他开心,总是没皮没脸来开玩笑,时间一长,自己也开始顶回去,成了现在这样。
    老板端来粥,用汤匙勺了半勺,送到扶苏唇边。
    “毕之,不用了,我自己来。”毕之都趴在自己身上睡觉了,应该很累了。
    对上老板认真的神情,扶苏不忍拒绝,“好吧。”
    老板一勺一勺地喂着,“好好珍惜吧,少年,等你好了,你想要我喂你我还不喂呢。现在还得瑟?!”
    “唉?毕之你的手……”扶苏发现了那伤痕,“怎么回事?”
    老板用连忙衣袖遮住伤口。“无碍,不小心弄的。”
    “好好珍惜吧,少年,现在我这么关心你。”
    “不要学我说话。”
    “你先学的。“
    “哪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04 21:24

      ‘’医生,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心不在焉的,要是手术出了什么差错就不好了。‘’淳戈看着魂不守舍的医生,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有吗……”医生揉了揉太阳穴。“有,都不像你了”淳戈点点头,一脸严肃。想老板想到走火入魔了吗……医生收拾了下东西,走出了医院
      傍晚,医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决定再去一次哑舍。今天胡亥来找他了,寻扶苏的下落,觉得老板应该和扶苏在一起。虽然胡亥暗算过自己,但是,在找人方面,尤其是找他皇兄,还是可以相信的。医生抬头望了望天空,老板,我会找到你的‘医生暗暗握紧了拳头。
      医生没有发现,有一道目光注视了他很久很久。等医生转身后,一个人缓缓从高楼大厦的阴影走了出来。阴阴地笑:“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宿命真的无法改变吗?我不信命……”
      夜色很凉,如水般的月光静静地铺撤了一地。医生在翻来覆去,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句诗经‘求之不得,寤寐思服。’靠,什么玩意,睡觉睡觉,医生用被子蒙住头,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扶苏侧卧在床 上看书,“毕之?”扶苏看向身侧,为了方便照顾他,老板便搬过来和自己一起睡觉了,可是今天迟迟不见人影。扶苏走出院子,望了望青瓦叠起的屋檐,夜,黑得如同上好的丝绸悬挂天际,无数星星点缀其间,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星星点点地的闪烁,美不胜收。
      扶苏悄悄绕到老板身后,伸出手环住老板脖子,“毕之,你在观天象么?”“嗯。”“怎么样?”“挺好的。”老板展开微锁的眉头。“是吗?”扶苏笑问。不过老板若不愿说,自己不会多问的。于是凝视着星空“毕之,我陪你一起。”“好”老板斜斜地倚在扶苏胸口,扶苏十指插入老板墨色的长发。两人不再言语,扶苏静静地望着老板,目光温暖。
      两人即使什么也不说,气氛也安谧,不会有丝毫尴尬。许久,扶苏抱着熟睡的老板走回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05 07:50

        “子冈,你听我说,早娶晚娶都要娶,别拖了。”陆母念叨着,喋喋不休。“妈,我知道了。”陆子冈有点不耐烦,什么早娶晚娶都要娶,说得和早死晚死都要死一样的。“知道了就赶紧找一个,你都过平均婚龄了,还不找!你不急我急。”电话那头陆母声音提高了好几倍。
        陆子冈的感觉啊,那个叫如雷贯耳,过了平均婚龄就得结婚,那活到了平均寿命就该死吗……
        陆子冈听着陆母说了一大堆,头疼。“妈,好了,拜拜啦。”嘟的一声,陆子冈果断挂电话。陆母那个不甘心“子冈这孩子,胡闹!”
        子冈把手机关机,反正工作辞了帮老板看店,没什么人找他。因此事老爹说了半天。
        结婚,第一次感觉自己如此抗拒此事。
        陆子冈瘫在哑舍的拔步床上,望着天花板,脑海不知为何浮现了银发赤瞳的胡亥。
        胡亥和医生都来找过自己。医生说,他要知道老板有没有好好活着,他难怕只是能看一眼也好。胡亥要找他皇兄,扶苏。真是一个比一个执着。
        胡亥……
        胡亥最近越来越颓废了,反正陆子冈说了,算好时间会叫上他和医生去找皇兄,现在没什么事情。所以早上赖床特别严重,可怜的鸣鸿被孤零零的晾在一边。
        “啾,啾啾,啾啾”鸣鸿飞下来轻轻的啄胡亥,主人,我饿了,我饿啦!不要睡觉了呀……胡亥猛地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吓了鸣鸿一大跳。胡亥捂着额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皇兄,你在哪里呢?
        扶苏找到胡亥别墅,准备掏出钥匙开门,不料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扶苏暗叹胡亥心大,门都不关。幸好以胡亥的本事,没有几个人能把他怎么样。能把他怎么样的人锁十把锁都没有用。比如,赵高……
        胡亥听见推门声,穿上拖鞋跑出卧室。鸣鸿在后面追,主人,你还没有换好衣服呢!胡亥看着门口的陌生人,先愣了一下,这人是谁?揉了揉眼睛,再看了几秒钟,一声惊呼“皇兄!扶苏犹豫了一下,最终伸出手掌,像千年前那般揉了揉他头发,“我回来了。”这么多年了,自己也该放下了。
        胡亥手不自在地扯衣服,皇兄,你……终于回来了。
        扶苏笑道:“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啊?”
        胡亥摇摇头,激动得语无伦次,“没有,皇兄你房间还是在那里,你去看看吧。我去做饭了。”
        “好。”扶苏来到房间,房间里面的家具没有移动分毫,而且异常干净,一尘不染。扶苏走到东边的书架,上面到是多了很多古书,推开柜门,一本本扫过,都是自己爱看的医书。
        拉开衣柜,扑面而来的阳光香味让打扶苏一愣,衣服分类摆放整齐。自己一年没有回来,衣服还没有染上霉味,恐怕胡亥是经常有晒。
        明明自己之前一直不喜欢他,不在意他。
        他却固执的等着自己。
        原来,不住在古墓是为了让自己能找到他,不关门是为了方便他回来。扶苏无法想象胡亥在这一年中是如何度过的,怀着怎样的心情等自己推开门一次又一次打扫自己那空空荡荡的房间。
        扶苏收起复杂的神情,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僵硬面部表情,去饭厅。
        餐桌上,胡亥看着扶苏一次次给自己夹菜,感到十分违和。以前皇兄都是让他叫外卖,然后各吃各的。胡亥放下筷子,定定凝视扶苏双眸,虽说皇兄换了副身体,但那眉目如同以住一样深邃。陌生又熟悉。“怎么了?我脸上有金子啊?”扶苏笑道。胡亥脸红了,埋头吃饭。皇兄你比金子重要多了。
        扶苏知道,胡亥恐怕一时适应不了这样的自己突然对他好,但是,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再不对他好,他毕竟是自己弟弟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05 07:50

          咣——扶苏手中的白瓷杯掉落地,刹那间,碎片四溅。里面的茶水全洒在了地板上。
          胡亥闻讯赶来“哥哥,手没被烫到吧?”“没有。”扶苏把右手负在背后,“一不小心分神打碎了。”
          见胡亥蹲下收拾地板,扶苏快步走进洗手间,锁好门。
          关上门那刻,扶苏便无力滑到在门口。“呼,呼——呼……”扶苏大口喘气,唔,又来了。身体像是被撕裂般。只剩一个字,疼。扶苏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哈,哈……啊……”扶苏现在疼得连倚在门口的力气都没了,直接趴在了冰凉的地板上。不能让胡亥知道,自己一直让毕之担心,现在,他不想让胡亥也如此。
          疼痛一波接着一波,扶苏咬紧牙关忍着。衣服被汗水染透,面色苍白,嘴唇被咬出了血。
          扶苏心跳频率渐渐地恢复正常,狼狈地爬起来,看看镜子中脸色煞白的自己,扶苏格外淡定,仿佛早已习惯。
          拧开水龙头,洗脸,擦汗,波澜不惊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型。一开门,便对上胡亥强颜欢笑的脸。
          扶苏无奈,“排异反应。由于身体对灵魂的排斥出现。你别担心,不会很严重。”“真的吗。”胡亥声音闷闷地,说不出的担忧。“没骗你。”扶苏半真半假地笑道“很严重地话,我还能来见你啊?毕之绝对不让我出来。”“嗯。”
          犹豫,反反复复,挣扎,扶苏选择了不辞而别。他想起了一种动物,大象。年老和患病的象追随象群感到吃力,就脱离了象群,去找隐蔽的地方藏身,悄然死去。一个人死去,会不会孤独。
          亥亥,毕之,对不起。我不想让你们看到我这个样子。扶苏抬起手,手上满是尸斑,
          回头,胡亥那别墅越来越远,最终化作点,消失在夕阳下,再也看不见。
          亥儿,再见。你长大了,早就长大了。回来看你,却不能陪你。你已不需要我陪,是吧?扶苏苦笑,像是在说服自己。
          然后,扶苏轻车熟路地来到那条街。对面就是哑舍。好熟悉。可是自己不能再多走一步。毕之,我什么也做不了,不能陪亥儿,也不能陪你。两千多年,我还是如此无用。不过,本来我就不应该存在,亡灵书召唤了灵魂又如何?天命难违。陪你一年多,我也应知足了。
          扶苏站了好久,似乎要把这一切刻在心里,转身。
          老板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拉开门。
          对面的街道灯火通明,人山人海。但他清楚地感觉到,扶苏来过。心慌。当年秦朝,自己与扶苏见最后一面,两人离别时那感觉。扶苏。
          扶苏望着老板在哑舍门口呆立着,毕之,我好想跑过来抱抱你,说,我回来了。但我不能。“唔!”扶苏赶紧撑住墙壁,又来了。但无济于事,浑身无力。
          这时,有人扶了扶苏一把,扶苏却看不清那人是谁。那人叹了一口气,“我的小公子,放不下你啊。也罢。“
          扶苏不知去向,老板和胡亥多次寻找未果。
          也好,至少我陪过你。老板低低地笑,手中的长命锁又开始发烫,医生每天来哑舍给他带小笼包,向他吐槽医院主任超级凶,下班之后在自己这里喝茶,哦不,灌茶,医生只知道牛饮,才不会品茶呢。“好好珍惜吧,少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把这么好的茶给你当水一样牛饮的。”
          医生差点把茶水喷出来,******,老板居然会开玩笑?!从扶苏离去的阴影走出来了吗?
          老板把医生讶异的神情尽收眼底,之前不想扶苏担心,现在也不想你担心啊。也希望胡亥那小子,好好珍惜眼前人。不过,我会一直等下去,不会放弃寻找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05 07:51
            大公子不是叫小公子亥儿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0-05 18: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6 23:1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07 09:2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07 18:58
                    就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08 22:1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0-14 20:51
                        顶下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10-14 20:51
                          文笔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8-10-14 20:5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28 14:56
                              阅读量破700了,我是不是要开个车


                              回复(7)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10 00:35
                                真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10 11: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16 11:00
                                    当然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30 22:17
                                      好像我被封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7-16 10:22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8-07 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