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朵莉吧 关注:9,074贴子:102,126
  • 12回复贴,共1

【双吧征文】强大的意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有点忙(加上懒),时间跨度有点长,可能有点逻辑错误,加上楼主小学生水平和没有新意的大脑,我只能重在参与了


回复
1楼2018-10-07 23:12
    这边一便发完


    回复
    2楼2018-10-07 23:13
      P0.数百年前,因为人类的缘故,地表上出现了名为“十七兽”的物种,自那以后,不到数周的时间,地面上的一切就被吞噬殆尽,后来有一位贤者把地上的土地分割开来升上了“兽”所触及不到的天空,一部分生物才得以继续生存,现在,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了那时的惨状悠闲的生活在这些不染战火的浮空岛上。而如今,能证明世界正在步入终焉的,似乎只有那我们目光所不及的大地上的一抔抔黄土和…
      “西尔!”一位穿着军服的蜥蜴人男性站在一群人前面喊着某个人的名字,声音大而清脆,貌似用双手捂住耳朵也难以阻挡它的传播。而被叫到的名为西尔的青年,虽然笔直地站着,却好像无视了男人的发言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
      因为没有得到回答,男人只能再次大声喊出青年的名字,然而男人还是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他只能走到了青年的面前,再次喊出了“西尔二字。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发出偷偷的嘲笑了,可名为西尔的少年就像是睡着了,完全没有理睬男人的呼叫。
      男人看起来有些愤怒了,他用力的皱着眉头,脸看起来像吃了什么无比难吃的东西开始变形一般,周围的偷笑声也被这种表情所压倒,环境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是短暂的安静,随后男人一记重拳打中了西尔的腹部。
      “额…咳咳…唔”西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的腹部先是一阵剧痛,然后胃部开始翻腾,然后开始变得难以忍受,终于,西尔跪倒在地,伴随着“呕…”的痛苦呻吟,西尔吐出了两个小时前吃的午饭。
      直到西尔意识到是自己的走神惹怒了面前这位“凶狠”的教官为止,哪位教官都没有发出一点关心的声音,而是径直地走到队伍的前面,他再次抬高音量:“明天就是你们这些**新兵第一次上战场,可是有的人却像还没睡醒一样,一点危机感都没有!我不知道有些人是怎么想的,但是老子还想要命,我看有的人是不想要了,你们要是不想要命就赶紧滚蛋,别在明天的战斗中婆婆妈妈地妨碍其他人!”随着教官的一番话,空气变得压抑了起来。而教官的表情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是和往常一样皱着眉,四处环顾了一会儿,随即大喝:“明天的作战是上午八点,你们给我七点之前就到作战地点集合,一个都不许少!今天就到这里,解散!”
      教官离开后大多数人也都散了去,只剩下西尔一个人还捂着肚子待在原地,一位士兵过来拍了拍西尔的肩,“没事吧,你今天是怎么了,状态好像很差么,我带你去医务室去一趟吧……”。
      西尔敷衍地回着战友关心的话语,现在他的内心已经被疑惑和愤怒所填满。“可恶”西尔看着无知的自己,“那个家伙,珂朵莉,究竟是在用什么样的心情在战斗啊……”
      ------------------------分割线---------------------------
      P1.在46番岛的某个角落里,几个孩子正在围着年幼的西尔,西尔的身上穿着整洁的校服,貌似是突然就被这几个人强行拽到了小巷子里,并且,就在下一秒他衣服被印上了一个鞋印,伴随着孩子们的嘲笑神,西尔捂着腹部趴倒在地上,然而周围的孩子们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样子,反而一个接着一个像西尔发动着各种各样的“攻势”,西尔却一声不吭地被单方面的欺负。
      “你看,这个傻子,就算天天被我们揍也不说话哎,话说这是第几次,第七次,还是第八次!”
      “是啊,简直就是个**,没事的时候踢两脚,爽~”
      “今天课上的那个狗屎老师,然点名批评我,害的我被其他人嘲笑,妈的,我踢死你!”
      周围的孩子一边发泄着私欲,一边还念念有词。貌似因为是市集的偏僻地带,西尔一直到周围的几个孩子发泄到没有力气了才得以喘息,他现在双手抱紧着头部,浑身都是擦伤和淤青,衣服也变得脏兮兮的了。他依旧没有说话,脸上也看不出表情。
      “喂,为什么他不哭啊?”某个孩子问道。
      “你在意一个傻子干什么”
      “就是,大不了过两天拉出来继续”
      这群孩子碎碎念着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其中一个孩子想到了什么。
      “喂,打了他这么多次了,也没听说有大人找过我们麻烦,这个智障不会,没有爸妈吧……”
      大家一愣,随后一齐转身回到了西尔面前,脸上充满了带着“期待”的恶心笑容。
      “西尔西尔,没爸没妈;西尔西尔,没爸没妈!”孩子们一起喊着似乎之前已经商量好的口号。
      “明天我们到班上一喊,用不了多久,全校就会这到西尔没爸没妈了,哈哈哈”
      “就这样,走走走,今天就别管这个**了”孩子们带着一脸得意的嘲笑准备往回走了,但他们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听到他们喊得口号,西尔的瞳孔已经逐渐睁开,撑得很大,眼珠周围也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就在一个孩子说着“累死了”的话返途的时候,西尔突然冲到了他的身后,随即一跃把他扑倒在地,被扑倒在地的孩子似乎还没理解发生了什么,西尔就双手合十重重地砸向了他的脑袋。
      被砸的那个孩子抱着头爬在了地上不敢动弹,其他的孩子也在震惊之余冲上去拉住了西尔,但是西尔现在还在怒火中烧,他用力的挣脱了其他人的束缚,不顾一切地向其他人扑去。
      随后西尔把身体一切能用于攻击的部位都用上了——牙齿、指甲、额头……
      “可恶,这家伙疯了!”
      那些孩子早已没有体力反击,纷纷四散逃开了。于是,西尔赢了,虽然赢得很难看,但是赢了。
      回家的路上,西尔看见了一个发色像天空一样蔚蓝的女孩,她驱赶了一只正在欺负同类的狗。
      “可恶,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

      P2.十五岁那年,西尔不顾自己唯一的亲人的感受宣布了他想成为一名军人,原因是一个高大的蜥蜴人对他说过的话:
      “汝是想拥有不愧于心灵,为他人所不及的力量吗”
      “嗯!”
      “那汝就参军吧,吾有预感,汝一定会成为一名战士”。

      “真的要去么,什么时候能回来”西尔的母亲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一首带大的孩子的脸颊。
      因为没有孩子,西尔就成为了她唯一的亲人,当初想要抚养他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太过孤独了,如今却要把仍是一个孩子的他送去军队,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以后偌大的家中又变得只剩下她独自一人。西尔的母亲想到这里不禁流下了眼泪。
      “喂,老妈,哪有那么夸张,我不过就是去部队里待上几年”西尔一边整理着衣着一边用轻浮的口气说着,仿佛加入军队的事情就和去隔壁邻居家串门一样轻松,然而母亲还是皱着脸。
      “你做什么不好,非要去当军人”
      可西尔已经听惯了眼前这位跟年期妇女的声讨,从过去开始就一直如此,他明白如果不把自己的决心表现出来的话,老妈是不会放开自己的。他只能横着脸看着老妈:“你是拦不住我的。”
      西尔的母亲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儿子的眼神,她也知道了,说得在多也只是徒劳。
      “天冷了就多穿点衣服,别冻着自己;在外面别不舍得花钱;有空就往家里写信”
      西尔并没有去看母亲的神情,他把扭着头看着周围,“别啰嗦了,我有不是小孩子了!”说完这句抱怨,西尔就扛起自己的背包走出了们。
      “路上注意安全”母亲挥着手像西尔告别,西尔没有回头应和,径直地离开了。



      P3.入伍后,西尔的每一天都在训练中度过,他认为,自己只有不断地锻炼才能变得更强,

      “西尔二等兵!”
      “到!”
      “轮到你了”
      现在西尔正在接受“对‘兽’武器”的使用测试。西尔看着眼前的装备不禁入了神,自从“兽”们占领地面后人们便不再使用一般的枪支弹药,仅存的种族之间也已经放弃了争斗,不,应该说是无力争斗了,因此志愿成为军人的人也越来越少。而现在的军事装备仅仅是一些用于防止“兽”入侵的武器,没有真正意义上对人类的军事武器了。然而,貌似靠着这些武器也完全不能阻挡“兽”的入侵。传闻,军方有着一些不便对外公开的“秘密武器”,只要这些秘密武器“闪亮登场”,兽就会被轰炸至渣,至于使用这些所谓“对‘兽’武器”的人只要清理残局就行了。
      “哎,真是麻烦,为什么我要学习这种根本就没有用的武器的使用方法啊,要是能使用军方的秘密武器就好了”西尔小声嘀咕着。
      话虽如此,训练还是要继续的,西尔只能扛起那沉重的装置开始他的“表演”。正当他准备打开装置的一刹那,一个高大的声影出现在他的身边,影子遮盖了他的全身。
      “谁啊,打扰我测试,让一让,让一让~”西尔无奈的朝身边摆了摆手。
      大个子并没有如西尔所愿走开,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汝似有不满,何不道来?”
      听到这豪气的笑声西尔才转过头去看向那个身影。
      “你是……”眼前的这名高大的蜥蜴人正是数年前建议他加入军队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用一种难以听懂的说话方式和自己打招呼,但西尔还是有些发愣。然一旁的教官已纷纷站起向蜥蜴人敬礼并称呼他为“灰岩皮一等武官”。
      西尔还在发愣,那人却以退至训练范围外,“吾不便扰乱测试,待此结束,再行倾听”。旁边的教官纷纷给他让出位置,他打了个手势一概拒绝了。
      “那么,测试开始!”随着教官的一声口令,测试开始了。西尔也不再想其它事情,专心于眼前的测试。
      西尔的表现可以说是几近完美,沉着冷静、动作迅速,教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就连在一旁观看的灰岩皮也时不时的点头道:“此人将来必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
      西尔却有点不屑,他心想,“光会这些有什么用”,于是无精打采地放下了训练用的装备径直向灰岩皮走去。
      “灰岩皮一等武官”西尔向灰岩皮敬礼道,虽然只是虚礼但在部队中还是要遵守规则。
      “嗯,汝先在此地等待片刻”
      时隔数年,西尔才正眼打量这位指引着自己过去几年人生轨迹的士官,高大魁梧的身体压人一等,健硕的手臂即使在军服的掩饰下也不难看出,面容极其精神,眼神中透露出一股犀利,还是和以前一样说着难懂的话。西尔不知自己和眼前的大叔有几分差距,但是他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超过他的。
      就在西尔思考的这段时间里,灰岩皮也和旁边的军官说完了话。
      “西尔一等兵!”旁边的军官突然大喊
      “是!”西尔一愣,随即回应了一声。
      “从今天起,你正式成为‘对兽作战部队’成员,属灰岩皮一等武官直系率领,明天上午六点准时到部队报告”
      “是。。。”突如其来的宣布让西尔有些缓不过神来,他迷迷糊糊地回答了军官,随即愣在了原地。
      灰岩皮只是拍了拍西尔的肩膀就自行离开了,西尔连敬礼都忘记做,就这样回到了住处。P4.西尔第二天准时来到了灰岩皮所在的“对兽部队”总部门口,他敲了敲门,“西尔一等兵前来报告!”
      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进来!”
      西尔推开门,里面做的正是灰岩皮。
      “汝不必拘谨,把这里当做原来的住处就行,汝今后就在此处理公文吧,”灰岩皮做在椅子上神情严肃“‘兽’随时都可能来袭,汝需时刻保持警惕!”
      “是,一等武官” 西尔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成绩优异的他来处理公文,他只能理解为这是为新加入的他安排的工作,也许等到“兽”来临的时候他就可以作为战力进入战场,“容下官问个问题
      “汝说来一听”
      “传闻我军对‘兽’作战中的主要战力来自于军队的秘密武器,可下官入伍数年却从未见识或者听闻此等武器的样貌或是威力等任何信息,我军究竟是用何种武器与‘兽’战斗,军方是否刻意隐瞒此事”
      灰岩皮略有吃惊,西尔明明认知到了军方刻意隐瞒了事实却任敢开口询问,“汝说得不错,军方上级实让吾等不向外提及‘特殊兵器一事’,此事涉及军方机密,汝不要深究,将来自会有所了解”
      “下官明白”话已至此,西尔也知道不便在追问,既然灰岩皮说了将来会有机会了解,西尔也不急于一时。


      回复
      3楼2018-10-07 23:28
        嘛。。。总之就是这么个前不着调后不着尾的垃圾故事,逻辑混乱,剧情狗屎,还烂尾。
        以后有机会会写复刻后续和前传(ps:我一定会画时间慢慢认真写的)
        最后一下,大佬勿喷


        回复
        5楼2018-10-07 23:31
          这篇文章,剧情老套,逻辑混乱,细节乱七八糟。前期对于主角的描写不但没有刻画出男主的形象,对下文也没起到铺垫作用。前期的几个伏笔明显都没有回收,故事的最后还草草收尾,一看作者就没认真写。
          结贴结贴


          回复
          6楼2018-10-07 23: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08 07:22
              加油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0-08 21:13
                支持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08 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