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999的村民吧 关注:12,737贴子:5,600
  • 27回复贴,共1

第九章 向き合うこと、それが始まり7~1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晓得各位是喜欢一次一篇开还是像这样一次开很多的模式?
如果喜欢每章单话模式,我会在下次开新帖子时更改。
另外,我会想办法在今年内拚到第11章的开头..
不行就没办法了,我坑多。


回复
1楼2018-10-12 14:55
    还是单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12 18:31
      我都行 有人翻譯就很開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12 19:57
        只求熟肉,不論格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10-14 02:27
          因为响应的人有点少,我稍微说一下我的想法好了。
          单篇的话,如果有大佬愿意整合进整合贴内的话就没问题了。
          一次多篇主要还是大家用只看作者会比较方便,也可以不这么难找。
          只是如果有大佬整合基本上这问题就不大。结论是,如果人的响应多就是单篇,人的响应少就是多篇。
          然后碰上大佬协助整合的情况下,就是直接单篇了!


          收起回复
          5楼2018-10-14 16:17
            一次多篇,是方便觀看,是容易找,但度娘神技不是我們凡人能及,有時發了1到4,才反過來吞了2,回復又不一定成功,結果次序亂了還是要刪除重發,大大還是選個自己喜歡的方式吧。


            回复
            6楼2018-10-14 23:21
              全力地,朝王城扔去。


              「诶!?镜、镜桑你在做什么啊!爸爸!」


              「爱丽丝也去吧!」


              「诶?等?诶诶诶诶诶诶……!?」


              紧接着,镜温柔地抱起爱丽丝,然后和魔王同样朝王城扔去。


              然后,被扔去的两人没有受到士兵的打扰,以漂亮的抛物线进行飞行,转眼间就到达了王城。


              「等等等等等(ちょぉおおお)!魔王桑是没关系,可是也不能扔爱丽丝酱吧!要是受伤了该怎么办啊!」


              「接下来是轮到你要飞了哦?」


              「诶?诶?」


              「这就是作战B。」


              「诶?等!作战B是怎样啊啊啊啊啊……….!」


              接着,镜一边抓住缇娜所背着的大背包,一边露出温柔的笑容将她扔向王城。


              「要、要撞上了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缇娜的悲鸣,就这样描绘出漂亮的抛物线到达了王城。


              虽然在缇娜就这样被投掷,冲向王城的墙壁时,不禁流下了冷汗。可是在到达王城的同时,如同风一般的黄绿色光辉化为软垫,没有撞到墙壁就这么缓缓地降落。


              「没、没事吧,缇娜桑?」


              「还、还以为要死了。总有一天……一定要打(揍)那个人(一顿)。」


              镜之所以最先投掷魔王,是因为判断魔王的魔法有很多能够接住人的手段。


              实际上,这个想法是正确的,魔王最初使用操作风的魔法着地,接着便以同样的原理接住了爱丽丝。


              「啊……又飞过来了。」


              不久后,与缇娜和爱丽丝所飞往的位置近乎相同的地方,梅诺乌和大卫飞了过来,魔王同样以相同的魔法接住。


              然后,最后是塔卡寇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塔卡寇在与自己等人不同的王城的墙壁飞去,就这样往墙壁へドガァッ!发出了巨大的声音来了亲密接触。


              「那个……绝对是镜桑故意的。」


              「大概就是这样。在巴鲁曼的街道上被塔卡寇殿扔到不同位置的事,让镜殿相当生气吧。真不愧是镜殿……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报仇。」


              然后,目睹了这个光景,在远处观看的缇娜和梅诺乌如此自言自语。


              实际上,镜在扔飞塔卡寇的瞬间「塔卡寇酱再会啦!」地朝塔卡寇如此回道。


              姑且,时间点虽然有点错误,该说是托了魔王在同样的地方操纵风的魔法的关系吗,与城堡的墙壁亲密接触的塔卡寇就像是没受到任何伤害般,从城堡的墙壁爬了出来,马上与魔王等人会合。


              「呀……抱歉抱歉。手滑了。」


              然后将全员扔飞,单独一人的镜驱使着那压倒性的身躯能力一边踢散士兵们一边前进,然后与在王城前等待的魔王等人会合,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呜呼呼……没关系哦?手滑掉的话,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对此,塔卡寇则是露出笑容。看着那个,大家第一个预感就是这丑陋的纷争之后还会继续下去。


              回复
              7楼2018-10-15 10:59
                人肉火箭炮大甩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0-15 15:30
                  最近其他坑有点忙,可能暂时会没办法翻这里。
                  另外,并没有弃坑。如果有人要NTR也是可以。


                  回复
                  10楼2018-10-19 07:49
                    「不,那个,我死了吗?要是没能平安着地该怎么办啊,不就会和地面亲密接触了吗!」


                    「没问题啦。要说为什么的话,我以前也没事。」


                    「正因为是镜桑…….咦?等?什、诶……这可是性骚……又要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连悠闲对话的盈馀都没有,眼看附近的士兵们快要靠近,镜强行抓住缇娜的背包,立刻从螺旋阶梯跳了出去移动至螺旋的中央往正上方投去。


                    被投飞的缇娜以惊人的速度一直飞到了螺旋阶梯的顶端附近勉强能够碰到却又碰不到的地方,然后在螺旋阶梯的栅栏部分,以过去未曾有过的拼命程度抓着,一边ぜぇはぁ地吐出呼吸,一边回到阶梯上。


                    「在、在做什么啊啊啊啊!是想杀了我吗!?」


                    然后缇娜半分哭泣半分愤怒地,从螺旋阶梯的栅栏上露出脸喊着。


                    「噢,意外的还很有活力嘛。好,下个是……」


                    「诶,我、我那个,稍微。」


                    于是镜为了下个行动将视线看向爱丽丝。但是,觉得有些严苛的塔卡寇扛着爱丽丝的身躯,「爱丽丝酱,要抓紧了」地告知,以轻盈的脚步垂直上去,一口气朝着缇娜的身边过去。


                    剩馀的镜等人也持续在被士兵们夹击之前,跑了上去。


                    「等等!为什么只有爱丽丝酱是被塔卡寇桑扛着!要是也一起扛着我不就好了吗!」


                    「缇娜酱的背包在各式各样的方面都让身躯不太好行动……嘛,平安无事这不就好了吗。」


                    「一点都不好!我可是差点就要死掉了哦!」


                    暂时度过危机,确保了安全领域的大家喘了一口气后开始ぎゃーぎゃー地交谈。


                    「不管如何……都是些疯狂的家伙。但是,这样的行动似乎是值得的。」


                    但是,当魔王露出可耻的样子如此说着的同时,在场的大家立刻以认真的表情将视线往一点望去。在那里的是通往王之间的最后一条道路的门扉。


                    大家立刻打开门扉往那广阔的信道前进,就这么在眼前的王之间前屏住呼吸。


                    「……这里就交给我,你们先去吧。」


                    于是在这里,塔卡寇将打开的门扉关上后如此说道。


                    「我也一起。假设对手是王宫的士兵……一个人应该会陷入苦战吧。」


                    紧接着大卫也如此说道,站在塔卡寇的身旁一同在紧闭的门扉中注入力度,和塔卡寇两人为了不让人打开而阻挡着。


                    「要是不按住这里的话,城内的士兵们会不断进来的吧?要和国王好好谈话的话……这里就绝对不能通行。是这样吧?」


                    「……我知道了。你们两个,都要平安啊。」

                    这样说完,镜便往信道的深处走去。但是立刻因为「镜殿,请稍等一下」地发出声音的大卫而停下了脚步。


                    回复
                    11楼2018-10-24 08:19
                      「……若是米利塔里亚大人光临的情况下。请尽可能注意。」


                      「是谁?」


                      「和帕露娜联手,带着库露露大人和雷克斯大人离开的……在艾克萨鲁多利亚王国内拥有有力权限的贵族之一。」


                      听了那个,镜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那家伙在的话要注意什么?」


                      「米利塔里亚大人……拥有技能。详细虽然并不清楚,但是在那位大人的面前敌对的话,除了魔力保有量以外的基本状态都会极端削弱。并不清楚以镜大人为对手的情况下是否通用……」


                      对于那个技能的内容,镜的表情一瞬间扭曲,马上转换回来「没问题没问题」地露出了从容的笑容。


                      「确实,那个要是真的,就连任何魔法都不能使用的我或许会很糟糕。这里可是有许多值得信赖的伙伴。而且魔王也在。不需要担心也能够好好谈话的。」


                      然后,镜这样说完,朝自己的伙伴们送出了好兆头。


                      看着那个的大家,都以自信满满地表情点了点头说着交给我们吧。


                      「是杞人忧天吗。还请您平安……!拯救库露露大人和雷克斯大人!」


                      最后,收到大卫鼓励的镜再次走往信道深处。


                      途中听见了背后「是初次的共同工作呢……」地,微妙地夹杂了喜悦的塔卡寇的声音,镜不在意地就这样往王之间前进了。


                      然后,将手放在比起之前更加豪华程度的把手转动,镜等人进入了王之间。


                      「这里就是王之间吗…..真大。」


                      「没有墙壁呢,掉下去的话不是会死吗。冬天好像也会很冷。」


                      进入王之间,立刻キョロキョロ地环顾周围的镜和提娜如此嘟哝。


                      王之间,与刚才的信道有同样的宽广。但是,很明显地内装被装饰成了十分豪华的样子,在中央铺设了红色绚丽的地毯,并且在最深处王所坐的位置上设置了一目了然的玉座在此。


                      王之间的侧面没有墙壁,只设置了支撑王之间的柱子,从娜里挑望外投能够环顾王都整体程度的辽阔景色。


                      然后玉座上,简直就像是如同预定般,知道会来到这里,以不自然地坐下方式坐着的王的身影。


                      王有着光是被看着就如同被安全感所包裹着的温柔眼神作为特征,在无法确认自己的话语中真正的意思的情况下,无法让人信服程度的凛然表情。(译:不确定)


                      在他的旁边,如同守护国王般,留着浓密的胡须,将头发梳在一起的纤瘦男性米利塔里亚,和以前见面时的姿态没有任何变化,散发出妖艳气息的帕露娜,以及,以空虚眼神看着这里沉默不语的雷克斯的身影。


                      「来的还真是晚呢?如果拥有你这样的力量……不是应该更早过来吗?该不会……没打算杀了所以才会来晚了,应该是没有这样的打算吧?明明是和魔族联手的人类的背叛者……!」


                      「就像是在等我们一样的说法呢。」


                      「一半正确。国王……好像对你感兴趣呢?虽说是如此,要是没办法到达这里的话,也会失去那个兴趣呢。」


                      是不打算谈话吗,特别是看不清楚从王那里所发出的攻击姿态,镜等人一边警戒一边移动到容易说话的位置。


                      「阿啦?已经不打算隐藏魔族的角了吗,爱丽丝酱?」


                      「我们已经不打算隐藏起来生活的打算了。我们就是为了传达这个才过来的。」


                      爱丽丝以带有意志的眼神如此告知,帕露娜咋舌,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魔族和……人类联手拜访王之间还是第一次。」


                      于是,王缓缓地说道。简直就像是这只是件不值得一提的事,没有任何动摇,只是从玉座俯视着送出视线。


                      「……老夫城内的士兵们怎么了?全员……都被杀了?」


                      「谁都没有杀哦。只是选择让人失去意识或是逃跑过来的。在前面的信道,我的伙伴们现在正为了不让士兵们追上而待在那边。」


                      镜如此说完,王「……哦」地,露出了令人佩服的表情。


                      「雷克斯?喂,雷克斯!」


                      在那里,即使靠近也没有反应,表情毫无变化凝视着镜的雷克斯很奇怪,镜这样说了。


                      「果然和大卫说的一样……洗●脑吗?与其说是洗●脑……」


                      「安心即可……这并非是洗●脑。」


                      然后,比梅诺乌的猜测成立前还要更快,王站起来如此说道。


                      「要是胡闹也会让人困扰的,只是稍微催●眠让人老实一点罢了。老夫的力量只能对一个人使用……首先是一个人,确实进行洗●脑后接着就是这个人了。勇者这个职业十分稀少,要是无法讨伐魔王会让人很困扰的。」


                      听完那个,对于本应在这个地方的一个人却不在这里,使得镜和爱丽丝以及缇娜抱持着不安。

                      「库露露她……在哪里?」


                      收起回复
                      12楼2018-10-24 08:24
                        那个瞬间,镜为了立刻将库露露从王的洗脑中解放,而从王之间侧面所能看见的另一座塔跑去,为了长距离跳跃而强力地踏向地板。


                        「っづぁ!?是怎样!?」


                        但是,跳跃的瞬间,镜撞上了看不见的某物,然后被猛烈吹飞至后方。


                        「无用。汝等已经无法从王之间离开了。另外……为了不勉强让其崩坏。强硬突破时,会将其冲击化为反动回馈。这就是这样的机关。」


                        在王如此宣言的同时,爱丽丝想着既然是这样的话,只要从自己前往的路上回去的话,立刻跑向王之间的门扉。


                        但是,在碰触到门扉的瞬间,与弹飞镜相同的屏障将手给弹开。


                        接着,梅诺乌再次将手碰触王之间的墙壁,「看样子那个屏障是将我们关在里头了」と,露出了被人摆了一道的表情。


                        「我们得从这里出去!不然的话……库露露桑她!库露露桑她!」


                        「爱莉丝,冷静下来。如果是言灵的力量,我们只要以言语妨碍就可以了。」


                        镜这么说完,吸了一口气「库露露!我们来救你了!快点醒来啊啊啊啊啊!」と,努力大声喊道。


                        但是,仿佛是觉得那样的行动就是白费力气般,王嘲笑着镜。


                        「无用的。那个屏障就连声音都能遮挡。而且,在库露露所在的塔周围,虽然不如这个王之间的强度……同样展开了屏障。汝等的声音是传达不到的。」


                        四面楚歌。陷入这个情况,镜的表情稍微扭曲地瞪像国王。


                        「别担心了。首先是谈话……汝等是想说什么才会来到这里的吧?」


                        但是,对于预想之外的话语,爱丽丝和镜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你会听我们说的?」


                        「老夫会听汝的主张。直说即可。」


                        实际上,是真的有听的打算吗,没有任何像是要攻击的态势,帕露娜和米利塔里亚都没有准备武器待命着。


                        然后,相信了这句话,镜重新振作,以堂堂正正的姿势面对国王。


                        「希望魔族和人类可以缔结停战协议。不要在争斗了吧?我们应该是没有什么改变的存在。作为其证据,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在一起。」


                        「哦……确实,不难认为能够共存呢。」


                        王这么说完,如同品鉴般地开始盯着爱丽丝和梅诺乌看。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如同理所当然般,王如此说道。


                        「为什么?因为魔族会产生怪物吗?……魔族除了会产生怪物外,其他基本上都和我们没什么变化!要说怪物是不好的话,,只要和魔族一起思考那个怪物到底该怎么办不就好了吗!」


                        「和魔族一起吗……这话还真可笑。再说了,老夫要和谁缔结协议?是那里的魔族?还是身为人类的汝?代表是谁?」


                        「代表的话……这里有魔王在。」


                        这么说完,王的视线瞬间往魔王望去。异常魔力的量,要是魔王在的话,除了那之外的人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即使魔王出现在眼前的状况,王的表情也没有丝毫扭曲。


                        「魔王也……赞成与人类相互合作!注意到了这个世界的现状十分奇怪!然后是国王大人!你只需要承认,这个世界就会改变!」


                        于是,镜尽力地为了让王的心产生共鸣而努力诉说着。


                        「你知道吗?我们呢……只要打倒魔王就会被重制。魔王被打倒,就会失去记忆,又会诞生出新的魔王。即使魔族和人类持续争斗,也只是持续这样的轮回罢了!」


                        然后镜和王宣告了艾斯特拉和暗黑魔龙与这个世界的真实。


                        「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句话,帕露娜不由得露出困惑的表情如此说道。


                        但是,因为太过跳跃的话语而无法理解吧,王和米利塔里亚只有眉毛稍微动了一下,没有任何动摇。


                        「那些话……到底是在哪里?」


                        不久,王对于镜所说的,只有问了这句。


                        「艾斯特拉……以及暗黑魔龙。从知晓这世界构成的两人那里听到的。」


                        然后听到了那个回答,王露出了微笑。露出的微笑渐渐扩大「呼呼呼呼……呼哈哈哈」地笑了。


                        「没错!这正是重要的点。」


                        紧接着说出的话语,不仅是完全无法理解的镜等人,就连魔王的表情也变得扭曲困惑。


                        就像是想说着这简直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愚者的口吻,镜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王所说出的下一句话。于是──


                        「老夫是知道的,为了那个重制而需要强者来进行魔王讨伐。」


                        像是吃了什么的表情般,王如此说道。


                        「……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接触的,你是从艾斯提拉和暗黑魔龙那里听说的吧?那样的话,你没能想到吗?魔族和怪物都有着管理世界机能的存在的话,人类这一侧……也是会有保持这个世界机能的存在。」

                        听到了这些,镜不由得瞪大双眼。


                        收起回复
                        13楼2018-10-31 09:26
                          大大加油,快要追上台版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0-31 09:57
                            不好意思…我刚刚出现了点失误。我把11当成10翻了。
                            10翻完后11会跟着发,不好意思


                            收起回复
                            15楼2018-10-31 13: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01 10:01
                                我這邊百度有點狀況,預計恢復後重新把剩下翻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8-11-01 13:07
                                  加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01 22:02
                                    同時,對於自己的想法是多麼膚淺,與憤怒相似的感情寄宿於身。
                                    也就是說,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原本自己等人就是在這個結構的舞台上,就這樣在舞台上舞動著。
                                    「話就到此為止了.....」
                                    於是,是真的不想再多談了嗎,王如此說道。
                                    從沒有任何空間出現的手中拿出了簡易製作而成的大劍。
                                    像是呼應了他的行動般,帕露娜和米利塔里亞以及雷克斯都各自取出武器。
                                    「怎麼了,帕露娜?是對於知曉了世界的真實而感到困惑了嗎。」
                                    那個時候,因為對於取出武器時露出困惑表情的帕露娜感到在意,米利塔里亞出聲說道。
                                    「你......知道?」
                                    「嗯,我知道。但是,我作為王的一方是沒有任何改變的。要說為什麼的話,不論是怎樣的存在需要重置,重新配置魔王,終究還是魔族。魔族只是魔族......是敵人。」
                                    然後,對於帕露娜的提問,米利塔里亞如此回答。帕露娜表情中的迷茫消失「沒錯......就是這樣」,為了讓自己能夠接受而反覆嘟噥,朝鏡舉起武器。
                                    「首先是魔王......汝開始。」
                                    「......什麼?」
                                    下個瞬間,除了在場的雷克斯和米利塔里亞以外的全員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王握住劍,踹向地面離開玉座的一瞬間,王靠近至魔王的眼前。
                                    「有什麼好驚訝的?老夫......可是王哦?」
                                    那個動作,與平時鏡在一瞬間的移動相似。也就是說,王的速度至少能夠與鏡保持相同程度的狀態。
                                    「對於老夫的力量感到驚訝?那麼,就早點重新認知。王擁有勇者、賢者並列的力量。」
                                    然後,王這麼說完後不久,突然,與艾斯特拉消除魔王相同的扭曲空間發生,將魔王包圍在那個空間裡頭。
                                    「父親!」
                                    愛麗絲立刻為了救出魔王而奔跑,下個瞬間,魔王的身影與扭曲的空間一同消失。
                                    「喂,讓魔王消失去哪了!?」
                                    「要是讓這人死了會很困擾的,再次配置需要大量的力量。就連闇黑魔龍都無法連續使用力量。作為本來的用處死去。然而這並不是現在。」
                                    聽了那個,鏡的表情變的強硬。然後,過去未曾出現的憤怒感情滿溢。比誰更想殺了魔王的王,並不是自己,而是為了讓他人殺害的事實。沒錯,就像是鬧劇。
                                    「汝等......是呢。那裡的兩個魔族是不需要的。那裡的村民......以及僧侶。汝等的力量是有價值的。讓老夫施予你們洗腦吧。」
                                    「別說笑了,我們才不是你們戰鬥的道具!」
                                    然後,對於王的宣言,鏡感到憤怒用力踹向地面繞至王的背後「我可沒有會這麼容易被洗腦的弱小!」地打算將王毆飛。
                                    但是──
                                    「你們確實不是戰鬥的道具。」
                                    「什......?」
                                    「但是,要是不戰鬥的話會讓人困擾的。特別是像你這樣優秀的存在。」
                                    本應該是繞至後頭了才對,鏡的背後卻被王給捕捉到。
                                    然後,下個瞬間,背部遭到強而有力的踢擊吹飛,撞向從側面展開的屏障。
                                    「嘎哈!?」
                                    屏障會就這麼將反動給反彈回去。因此,受到的傷害和受到的威力將會直接反彈,比起撞上普通的牆壁還要更加沉重的傷害壓上了鏡。
                                    「和你戰鬥的可不是怪物哦?而是和你相同的人類。以為和怪物戰鬥一樣,能夠簡單的對應?」
                                    於是,像是看著小八嘎一樣,帕露娜一邊笑著一邊說道。
                                    「是怎麼......回事?」
                                    「我以自身的力量降低了你的身軀能力。從帕露娜那裡聽說了,你除了身軀能力較高外,就沒有其他特別突出的特徵了。」
                                    「っ……」
                                    將視線看向如此開口的米利塔里亞的手邊,發現到了米利塔里亞的手邊出現了散發出紫色光輝的光芒,就這樣和自己相連。
                                    同時,理解了大衛所說的米利塔里亞的技能。
                                    回過神時,就像是身軀遭到由鉛所製成的鎖鏈捆住般非常沉重,總是無意識地移動的身軀完全沒能動彈。
                                    無法發揮自己所想的力量,腦內的想法和實際情況下所產生的差別,使得鏡不禁流下冷汗。
                                    「這樣的話......只要從你先打倒的話!」
                                    「沒用的。」
                                    如果讓緹娜治癒受到的傷害的話,鏡立刻朝著米利塔里亞所在的位置的地上踹去。
                                    但是,因為身軀能力下降的關係,使得身軀沒能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樣行動的鏡受到了雷克斯妨礙,暫時停下的空隙再次遭到王以大劍給斬飛。
                                    「か……鏡さん!」
                                    「真……剛天地白雷砲。」
                                    下個瞬間,鏡感受到了惡寒。隱約能夠感受到巨大的魔力塊接近自己。
                                    本能地感受到的鏡強行滾動了受到斬擊傷害的身軀,躲開了飛來的那個。
                                    不久,在周圍施放出白色雷擊逐漸靠近的巨大斬擊,就連鏡所在的位置都產生了大爆炸,雖然屏障並沒有被破壞,但是地面所放置的石塊被削下的一部份就此消失了。
                                    「雷克斯你傢伙......竟然把這麼不得了的技能隱藏起來啊。」
                                    「阿哩......我認為是在鏡桑不在的時間,雷克斯桑努力鍛鍊的。沒想到已經完成了......!」
                                    「原來......如此,那傢伙也在努力呢。」
                                    受到斬擊,從身軀噴出血橫躺的鏡,緹娜連忙朝鏡施展治療。
                                    然後,鏡越是知道了雷克斯努力的事實,就越是感到憤怒。利用別人努力的王,是絕不能允許的。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11-02 18:06
                                      「你以為老夫會給你恢復的時間?」
                                      在鏡因為憤怒而咬牙切齒時,王一瞬間接近了正在治療的緹娜背後。
                                      「抱歉了僧侶。要是你在的話,戰鬥是不會結束的。」
                                      「……っ!?」
                                      太過突然的一瞬間,正在接受治療的鏡沒能做出反應,王吐出這些話語的瞬間,給予緹娜的脖頸傷害,使緹娜失去意識。
                                      「安心吧。並沒有殺了......剛才也說過了,還有利用價值。」
                                      於是鏡,比起守護在緹娜的身邊更為優先,與王拉開距離。
                                      要是不這樣的話,下一個就會輪到自己。他是這樣判斷的。
                                      「梅諾烏!拜託你掩護了!」
                                      「......雖然明白,可是我也是相同。身軀很重......這個力量,絕非等閒!」
                                      看著梅諾烏扭曲的表情,鏡瞬間將視線看向愛麗絲。愛莉絲也與梅諾烏同樣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的技能就是這種存在......非常抱歉。」
                                      於是,是十分從容還是真的露出困擾表情,米利塔里亞如此說道。
                                      但是能保持從容也沒有辦法的力量差距,使鏡和梅諾烏的額頭上流下了汗水。
                                      作為可靠繩索的魔王被消去,就連回復役的緹娜也在短時間內被打倒。
                                      雖然好幾次經驗了可能會輸的狀況。但是,至今為止都沒有一次出現逃不了的狀況。
                                      這次只有勝或負,全部失去或是超越這兩個選項。這樣的狀況,明顯處於劣勢的梅諾烏和額頭上所流下的汗水,感到焦慮。
                                      「撒......讓老夫試著看看汝等能夠抵抗到何種程度吧!」
                                      一瞥鏡焦躁的表情,正想觀看的時候,王露出了笑容如此宣言,同時擺出了大劍。(譯:這句不確定)
                                      在那之後過去了三十分鐘,儘管鏡和梅諾烏處在不利的狀況,依然持續守護著愛麗絲進行戰鬥。
                                      以米利塔里亞所施展的身軀能力下降、雷克斯和王所施放出的劍之連擊,以及承受了數次從帕露娜所降下的魔法,在勉強的程度下全數超越了。
                                      但是,這也快要到達極限了。
                                      在這之上,要一邊守護愛麗絲一邊戰鬥是很困難的。不如說,在如此程度下即使變得如此殘破,卻持續守護這點讓人值得稱讚,鏡和梅諾烏的體力極限已經到了只能勉強戰鬥的程度。
                                      「差不多該放棄了吧?只要捨棄那邊的魔族少女......還能夠戰鬥吧?」
                                      「我......絕不會放棄!」
                                      「是嗎......那麼就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
                                      王如此叫喊,一瞬間移動到愛麗絲的眼前。然後,高高舉起手中的大劍,以讓人感受不到手下留情程度的氣勢筆直揮下。
                                      在那之後,王的行動晚了一拍,在愛莉絲的眼前鏡瞬間移動過去。但是,當時揮下的大劍在鏡的眼前不斷靠近。
                                      身軀能力因為低下,而導致感覺也跟著變得遲鈍。要是狀態良好的話,對於本能夠防住揮下大劍的鏡也是預想之外的遲鈍。
                                      鏡迅速地判斷這是解除限制也來不及的危機,與其保護自己,不如為了保護愛麗絲而緊抱著,將背後面對著王。
                                      然後,結束的時間來訪了。
                                      「か……鏡殿!」
                                      鏡的背上,大量的血液如同噴水般不斷噴湧。無論是誰看到都會認為是致命傷的程度,王的大劍深深砍向了鏡的背部。
                                      「か……鏡桑?」
                                      愛麗絲被鏡緊緊抱著,因此也與背部噴出大量的血液,以空虛雙瞳看著的鏡一同倒下。愛莉絲立刻爬起,搖晃著鏡的身軀確認竟是否平安。
                                      「......鏡桑!快起來,吶,快起來啊!」
                                      然後,令人想要將耳朵塞起的悲痛叫聲響徹王之間。
                                      鏡的雙瞳空虛,完全不動了。
                                      「愚蠢......為了保護魔族而殞命。不......對於無法立刻反應停下的老夫也有責任......嗎。」
                                      王這樣說完,憤恨地看著自己的手。
                                      「你在說什麼......殺了的是你吧!」
                                      「老夫並沒有殺了這個人的打算。老夫......需要強者。沒想到竟然會去保護魔族的少女。」
                                      這樣說完,王放開手中握住的劍,那把劍就在沒有任何扭曲的空間中消去。
                                      「......你打算怎樣?」
                                      「對於那個村民的行動表示敬意,最少是種同情......老夫自身已經不會出手了。」
                                      「並不會讓我們逃走呢。」
                                      「那是無法商量的。在那裡......有對於你們魔族抱持怨恨的人在。」
                                      如此說完,王將視線看向帕露娜。對此,帕露娜則是看著露出悲傷表情拼命對著倒在地上的鏡發出呼喊的愛麗絲。
                                      「怎麼了,帕露娜?」
                                      「誒......嗯。沒什麼。」
                                      對於樣子有些奇怪的帕露娜,米利塔里亞出聲說道。於是,帕露娜為了恢復精神晃了晃臉,靠近愛麗絲的身邊。
                                      「停下來。你在那裡的話,會傷害那傢伙的遺體。」
                                      然後帕露娜站在愛麗絲的背後,如此說完後便將帶有魔力的手交付給愛麗絲。
                                      「帕、帕露娜.....你這傢伙!到底打算做什麼!」
                                      「......殺了。殺了你很重視的愛麗絲醬。當然......也會殺了你。」
                                      「別開玩笑了!我可不會讓你......っ!你、你在做什麼!?」
                                      為了讓做出殺掉宣言的帕露娜停下,梅諾烏踏出一步的瞬間,瞬間靠近的雷克斯壓住了梅諾烏的身軀。
                                      「這是對於汝對老夫提出的願望。只要隨你喜歡的做即可。不會打擾汝的。」
                                      「你、你這傢伙啊啊啊啊啊啊!」
                                      王這麼說完,是失去了興趣了嗎,背對著帕露娜。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8-11-02 18:07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15 12:4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1-16 21:04
                                            謝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27 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