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25贴子:547,253

【幻城】曼珠沙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与白,密不可分,善与恶,不可辩说……
你说冰火不能相融,你说你我皆是仇敌……
一定要分的那么清楚吗?你想要给你哥哥自由
,你希望他能在天空自由的翱翔,却把本该是他的责任,担负在你的肩膀上,困住了自己能够翱翔天际的翅膀,又何其荒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10-16 15:46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16 16: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16 18:1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0-16 21:00
          楼楼写的很好,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16 21:03
            顶顶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8-10-16 21:24
              第二章、 火族审美...

              一千年后....

              距离上一任火王逝世,已经过了有一千多年了,当年的小萝卜头已经长成了英俊的王子,并且身负要职,镇守在火云塔中。

              岩浆河泮,红莲开的灼热,一身红衣如火一般的女子。

              黑发如墨染,秋水为神,玉为骨
              ,肌肤白皙弹指可破,睫毛卷而翘,眉间的花朵鲜红妖娆,红唇
              如火,暗红色的双眸,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淡漠,像是深不见底的漩涡,勾引着人的魂魄。

              面前的女人,容色很美,像是个夺人心魄的妖姬,让人忍不住陷入她编制的牢笼中,这是个绝色的尤物,让人无法抗拒的心动。

              烟华看着手中的书籍,周身气息显的很是宁静,一股诱人心魄的异香从她的身上散发着。

              “姐姐...”

              一身铠甲的少女,欢喜的走了过来,烟华合上书,这是她的妹妹艳炟公主,火族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子。

              “都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在家里不要穿成如此的模样,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虽然是在火族,但是女子应有的高贵和端庄绝不能忘记,因为你是火族的公主,而不是个在战场上征战四方的将士,赶紧回去换掉。”

              艳炟一听,就苦着那一张脸。

              “可是穿成这样,练习幻术方便一点,要是穿着裙子,会不习惯!再说了,我们火族的公主,又不是冰族的那些人,要什么高贵端庄啊,只要拳头大不就行了。”

              烟华: “……”

              哎!她的妹妹,怎么越来越暴力了?是不是小的时候她当着她的面,把一个欺负艳炟的小子拍的满脑袋子血还以为吓着她了!结果看着小小的艳炟那双火红的星星眼的时候,就知道她这是多想了,还开启艳炟的暴力模式。

              而且她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见到火族的审美观,是歪的有多么的扭曲,明明好好的头发,非要搞成泡面头,不觉得难看吗?。

              有一次艳炟搞了一个卷发,差点没让烟华把为艳炟梳妆的侍女给扔到无尽海去喂鱼,好好的柔顺长发变成了鸡窝头,简直辣眼。

              在无数次的唠叨,嘱咐和看护当中,烟华才总算是把艳炟小姑娘那快要歪曲的审美观给掰正了,如今的艳炟,虽然一身铠甲,露着白皙修长的双腿,但是那一头干练的马尾辫,素面却不失大气的容颜,烟华满意的点了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0-16 21:5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0-16 22:10
                  第三章、 圣火源...

                  火族大殿……

                  如今的火燚,已经步入中年,早不是以前烟华认知的那个火燚,因为王后的去世,火燚整个人的性子就变了,开始贪恋权势,也开始变得有野心了起来,甚至是王后死了没多久,就和无尽深海的人鱼公主莲姬搞在了一起。

                  而火燚的大变,也导致了其他的几位王子,在兄弟之间吝啬,和争斗不修,艳炟还小的时候,就受尽了哥哥们的嘲笑,在如此的幻境之中成长,烁刚幼小的心灵开始争权好胜,因为他觉的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父王的瞩目。

                  “这次,冰族王子,卡索的成年礼
                  ,我们火族也要派遣使者前去恭贺,你们几个谁愿意前往啊?。”

                  火燚询问着眼前的子女,只看见烁刚和欣绝两人,都是露出不解
                  的神色,冰火两族自从万年前开始就是解不开的死敌。

                  两族万年来争斗不休,但是谁也没能强过谁,因为冰族有冰幕护佑冰族,可以使他们支撑强大的幻术,而火族也有圣火源,供奉在火族的火云塔之中,提供火族神铸建,火云封印的能量。

                  “父王是为了冰幕.....”

                  烟华一眼就看出了火燚的打算,打着送贺礼的幌子,其实是打算毁了冰族的冰幕,这样一来即便是冰族神的灵力再强,冰族的神也不可能使出高级的冰族幻术。

                  “哈哈哈.... 还是烟华懂父王啊!父王就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暗中毁了冰族的冰幕,那样冰族的防御将会不攻自破,整个神界,就是我们火族的囊中之物了。”

                  火燚对于烟华的回答很是满意!
                  只有烟华是在他几个子女当中,最聪明的,也是幻术和灵力最强的,也不知烟华的父亲是那族。

                  “父王!主意虽好,但是冰族的冰幕是至寒之物,恐怕不是火族的一般火源能够融化的吧。”

                  艳炟和烟华待久了,再加上她本来就比较聪慧,所以一眼便能够看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普通的火焰自然不行,但是要是换做我族的圣物,圣火源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本王已经从火云塔的母火中,分离出一丝子火出来,只待派人前往冰族。”

                  下方的欣绝一听,就知道自己在父王面前表现的机会来了,要是自己能够完成此次父王交代的任务的话,那么父王一定会对他赞赏有加的,他继任下一任火族之王的机会,将会多一层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0-17 10:15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0-17 18:50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0-17 18:51
                        第四章、 出使冰族...

                        “父王!请让儿子出使冰族,儿子一定会完成父王交代的任务。”

                        火燚点了点头,他是清楚的知道自己那几个儿子是什么性格的,不再冰族惹是生非,挑衅一番也就不错了,不是火燚怕了冰族的那些神,而是要是因此,惹起了冰族的防范的话,得不偿失。

                        让烁刚跟着一块去,不去添乱就不错了,让艳炟跟着去,她年纪又小震不住她的哥哥,到时候别因此首先内讧让冰族看了笑话!

                        不由的,火燚将眼神放在了烟华的身上,比他们年长,如今烟华已经有一千岁了,相比其他王子们年纪大了不止一轮的岁数了。

                        幻术天赋也是很高的,最起码这几个小子,在幻术和灵力上没有一个是这丫头的对手。

                        “父王!就请让儿臣,和欣绝一块去吧,烟华定能办妥此事。”

                        看着欣绝不满,还想要反驳的,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烟华一记轻飘飘的眼神,把心中所有不满和抗议全部咽回肚子里去了。

                        “好!明日,你就和欣绝,带着我们为冰族精心准备的聘礼,出使到冰族,父王等着你们的消息。”

                        将一切准备就绪,烟华换了一身衣服,高贵的红裙,优雅的姿态和绝代的风姿,一举一动之中,带着属于皇家公主的仪态从容。

                        一方红色的面具刻画着精致的符文,她不喜欢在别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容,这是她前世的一种特有的习惯,到现在还没改掉,即便是在自己的家里也很少取下。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浴火城出发
                        ,烟华骑着自己专有的独角兽,柔软旎香的手抚摸着她的毛发,
                        这只独角兽是她从一处高原中带回来的,看着毛发雪白,显的和火族的幻境格格不入,不少火族的臣民都欺负这只独角兽,于是烟华就把它带回了皇宫养着。

                        行了半日的路程,终于进入了冰族的领地,和火族的鲜红炙热不同的是,这里一片雪白,又显的格外的清冷而又孤寂。

                        “来者何人...”

                        烟华几人并不是真的想要掩藏自己的踪迹,所以很快就被冰族的守界使者给发现了。

                        “我等奉火王之命,前来为卡索王子一百三十岁的成年礼庆生。”

                        “跟我来吧。”

                        “火族特使到。”

                        使者通报的声音,让冰族的裙臣顿时议论纷纷,一旁的人鱼公主岚裳懵懂的看着人鱼圣尊问道。

                        “圣尊,这冰族和火族,不是两不相容的吗,为什么他们要来冰族
                        为卡索王子庆贺成年礼。”

                        “我们人鱼族,一向保持中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待会儿只准看,不许说话,知道了吗?”

                        单纯的岚裳不知道,为何圣尊会如此的严肃,但是多年养成的性格,但还是点了点头。

                        “知道了,圣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0-17 20:11
                          第五章、 献礼...

                          “火族公主,烟华,携幼弟欣绝见过冰王。”烟华弯腰,对着王座上的那个男子施礼道。

                          “烟华公主,欣绝王子,远道而来我们冰族,还请不必多礼。”

                          “我等奉父王之命,为卡索王子一百三十岁成人礼,送上火族的珍宝雪香丹,还请卡索王子,收下我火族送给王子的祝贺。”

                          烟华从使者的手中,结果一个小木箱子,打开来一看,一瓶白玉一样的玉瓶,一股清雅的幽香,一时间,蔓延至整个大殿。

                          “竟是雪香丸,火王有心了!”

                          冰王笑着点了点头,而宴会主角卡索王子,温和有礼的笑着,并接过了烟华递过来的礼盒。

                          “多谢火王赠礼,并且感谢烟华公主和欣绝王子的到来。”

                          而一旁的欣绝,差一点就傻眼了
                          ,他们此次来冰族,礼物就是他准备的,其实里面没有啥东西,但是这瓶雪香丸是从哪里来的。

                          “冰王!此次我等前来冰族,除了替卡索王子庆生以外,还有就是两族的盟约问题,我族和冰族百年休战,和平降临三界,我火族的子民也共享安乐,愿与冰族结盟友之好,共享和乐。”

                          烟华此话一出,大殿里再次开始变的议论纷纷,火族好战!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今的火燚,脑子里在想什么?竟然要结盟!
                          问题的关键,在于火族结盟的对象竟然会是往昔的死对头冰族。

                          人鱼圣尊蹙了蹙眉,这火燚到底是在打的什么主意,就连一向是老奸巨猾的她,也是猜不出火燚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火燚会向冰族求和结盟,这简直是好笑。

                          “火王所言甚是,两族和平休战,
                          更是我冰族期盼之事,火王能够如此深明大义!实在是善举。”

                          “那烟华和欣绝,就先回到驿馆休息,明日下午,烟华在和冰王商议盟约,再次烟华祝贺卡索王子
                          ,那么我等告退了。”

                          “多谢烟华公主的祝福。”

                          卡索对于烟华的礼仪,很是吃惊
                          ,就连一项以高贵优雅的冰族,在礼仪上也没有像烟华完美!这让卡索对于火族的映像改观了。

                          火族驿站....

                          “烟华!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知不知道,火族什么时候,要和那冰族结盟了,你忘了我们此次来到冰族的目的就是冰族的冰幕。”

                          烟华冷冷的看了欣绝一眼,明明是那么平淡的眼神,欣绝却能从那暗红色的瞳孔中,看到无尽的杀意,让人忍不住从骨子里生出一丝凉意,明明他是火族的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0-17 21:06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0-17 22:55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0-18 08:38
                                更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8-10-18 12:31
                                  第六章、 烟华的算计….

                                  “难怪冰火两族的战争,僵持万年都久居不下,本宫实在是不知,冰族的王和以前火族的王,脑袋里装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欣绝还没有从刚刚烟华的眼神里回过神来,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火族以好战闻名,三界各族之中声名狼藉,没有人喜欢打仗,所以那些期望和平的种族,都希望战争能够消止,而冰族的仁慈,高贵,符合他们的条件,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们选择站在冰族的立场上,只为了求得安稳之地。”

                                  欣绝看着烟华,那淡漠又危险的眼神,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弄懂过这位姐姐,在这瞬间,他似乎懂了,在火族里最可怕的,不是他的父王火燚,而是烟华。

                                  “在三界众人的眼中,火族和冰族的实力,其实是一样的,但是要论幻术灵力的强大,当属我们火族,冰族绝对不是火族的对手,但是冰族却能够稳坐三界霸主的位置,万年来不曾动摇过。”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烟华面具下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
                                  ,那抹笑容犹如死神的召唤。

                                  “欣绝,你知道,这是为何?”

                                  欣绝很诚实的摇了摇头,神色间显的小心翼翼的,烟华这个人,他看不透,今日懂了才觉得,她这个人有多么的可怕。

                                  “那是因为,冰族再三界之中的声望和凝聚力,其他各族帮助冰族是因为他们已经和冰族,已经绑在了统一阵线上,帮助冰族,就等于给自己留一条活路。”

                                  烟华眉宇间的神色冷了冷。

                                  “我们火族好战,几乎已经把其他各族的首领得罪了个遍,谁愿意冰族那么好的盟友不靠,反而会投随时可能在背后捅刀子的人?
                                  所以啊,冰族依靠各族的兵力,再加上自身的实力,才和火族的兵力拉开了一条格局线。”

                                  烟华唇盼的笑容,意味不明。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幻术和灵力强大,并不是征服各族的唯一,关键时刻,还要依靠自身的智慧和谋略,作为上位者除了自身强大的实力外,还要有一颗王者之心,这样的人,才会有人效忠臣服与你。”

                                  听着烟华平淡的语言,欣绝越发觉得心底发毛,辛亏烟华是他们火族的公主,要是她身处敌营,
                                  火族铁定会被算计的如何死掉,都不知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你打算如何做?”

                                  “在冰族人前,我们要装作,我们是热爱和平的,让各族首领的心中埋下我们火族不是好战的族群的一个映像,还有这一场征战,要是最先挑起战端的,是他们冰族,即便是两族交战,也要让着三界知道并不是我们火族故意再挑衅,而是他们冰族自己的错。”

                                  冰族是借着高贵仁慈的皮囊,内地里却是肮脏不堪,这一点烟华调查的十分清楚,其实冰族里,都是一个个腐朽糜烂的种族,即便是外表光鲜亮丽,内心却早已经腐败不堪,却还要装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表现在众人的眼前。

                                  冰族的皇室,高贵善良吗?不然的话,当年冰王为何要娶莲姬?他不是很爱自己的妻子吗,甚至为了她,不惜和人鱼圣尊翻脸,违背冰王要娶人鱼公主的盟誓。

                                  可是他违背这份盟誓才多久,在自己的妻子怀有生孕的情况下,又去人鱼族求亲,迎娶了莲姬,这让当年他坚定退婚的人鱼公主又情何以堪,人鱼圣尊又如何会忍耐当年背弃盟誓的男人,再让自己的女儿去给那人当妾室。

                                  但是为了两族的和平,两族联姻却是势在必行的,所以当时莲姬就成了人鱼族的弃子,用来维系两族和平之间的纽带,却也是相对于葬送了一位女子的幸福。

                                  要是让她撕裂这层虚假的表皮,让它将冰族的丑恶腐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三界还会怎么看待冰族的高贵善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0-18 12:48
                                    第七章、 欣绝重伤....

                                    “哥!你说这次火族,来冰族到底是为了什么吗?火王为何求和?还有那个叫做烟华公主的,为何参加个宴会,还要带着个面具。”

                                    樱空释自从被母亲拉回幻影天,之后就听说了火族的事情,因为担心自己的哥哥,就来东宫探望卡索,顺便也问出自己的问题。

                                    “虽然不明白,火王此举为何?但是冰族最期盼和平,火燚答应和冰族放下干戈,也是三界愿意看到的和平,我们不能够用恶意,去揣测火族的行动,毕竟这世间并没有人愿意去打仗。”

                                    卡索摸了摸弟弟的头,和葛的笑了,他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够过的开心快乐,而不是像他一样。

                                    “至于烟华公主她为何带着面具,
                                    相传这位火族的公主,从出生时就带着曼珠沙华的胎记,此花生长在幽冥黄泉河畔,引魂度化人转世轮回,但在神界的神看来,曼珠沙华因为独特个性,有叶不生花,有花不见叶的象征,又因生长在黄泉河畔,被视为不详!
                                    所以烟华公主外出火族,都会带着曼陀罗花的火纹面具,想必是用来遮掩眉间的胎记的,而且,这位烟华公主有一点和释你还是蛮像的,你猜猜看啊。”

                                    樱空释一脸的疑惑,和他很像?像在哪里?他怎么不知道。

                                    “想必你也猜不出来,这位烟华公主啊,和释你一样长不大!明明已经到了成年的年纪了,却还是和七八岁的幼童模样,虽然如此
                                    ,但是火族的人,依旧没有一个人胆敢欺辱烟华公主,烟华公主虽然身子长不大,但是自身幻术灵力却是在火族王子公主之中,最高强的一位,大概是在三年前
                                    ,烟华公主的身体才突然长大,这位火族公主,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过了千年才成年的公主吧。”

                                    樱空释整个人都不好了,难道说他也要像这位公主一样,要到那千岁才能长大吗?世间也太久了一些,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第二天早晨,岚裳迈着歪歪扭扭的步伐,来到了东宫,其实这位小公主早就知道了,卡索这一位王子将是她未来的夫婿。

                                    岚裳从小时候,圣尊就说过,她未来将会是三界之后,这种话她听的多了,久而久之就会变的有些理所当然,虽然她的性格,是有些善良,但是却不代表她傻。

                                    虽然昨日在成年礼上,见过这位年轻的王子,圣尊都说卡索是冰族这一代幻术最高的王子,但是岚裳还是想要亲眼见一见,这位据说是未来冰族之王的王子。

                                    大殿里,烟华和冰王畅谈,烟华的举止优雅高贵,言语谈吐风趣
                                    幽默,又下得一手好棋,为人却不似火族人一样性情暴躁,冰王对于这位火族公主另眼相看。

                                    两世为人,上一世她本就是世家家主,为人处事的手段,和自身的修养自然是不同,她比冰王这活了几千年的王者,更懂得人心和为人处世,因为人心更复杂,而神的心思,却没有人类麻烦。

                                    “王!不好了... 欣绝王子出事了
                                    ,如今药王正在全力抢救。”

                                    冰王一惊,这可是大事啊,冰火两族在交好的关键,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破坏两族和平。

                                    离天宫...

                                    欣绝躺在床榻上,脸色无比苍白
                                    憔悴,一旁的人鱼公主,胆小的缩在了人鱼圣尊的背后,一旁的
                                    烟华神色不明,冰王看不清楚,这位火族的公主内心的想法!毕竟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是她的弟弟,也是火族的王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0-18 13:56
                                      楼主你这么勤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0-18 14:05
                                        加油↖(^ω^)↗楼主,我看好你哦(>^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0-18 17:1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0-18 19:36
                                            新人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0-18 20:54
                                              划重点,两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0-18 21: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0-19 01:44
                                                  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0-19 07:47
                                                    第八章、 窒息的压迫感...

                                                    好不容易,药王诊断完了,只是要花费百年灵力才能够救回来,本来冰王是打算自己度灵力的,但是烟华却是亲自阻止了冰王。

                                                    “欣绝重伤!灵力还是由我来度,
                                                    毕竟再如何说,冰火不同源!他是我的弟弟,自然是由我来度。”

                                                    烟华阴沉着脸,今天只是一时没能看着这个小子,他就把自己给做成这幅死样子,不知道冰族是他的地盘吗?嫌自己活命长了。

                                                    照顾熊孩子,烟华表示心累,他终于明白了,为啥火燚那么不放心欣绝一个人来冰族了!如今她还在,都能把自己搞成重伤,那要是她不在的话,岂不是把自己的小命都给丢了(`皿´#)。

                                                    而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卡索和樱空释两个人,直直的跪在大殿的门口供人参观,而人鱼公主,躲在人鱼圣尊背后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气氛变的有些凝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打伤欣绝的。”烟华开始双眸喷火。

                                                    自己的弟弟受伤了,她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欣绝毕竟是她舅妈的孩子,而舅妈生前对她真的是很好,像是母亲一样的照顾,所以如今欣绝受了伤,烟华自然是很生气的,虽然她不喜欣绝。

                                                    “烟华公主,这一切都是樱空释做的,和卡索无关,这是人鱼公主亲眼所见,断然不会有错的。”

                                                    烟华的神色冷了冷,什么叫亲眼所见,冰族这些虚伪的人啊,他真是受够了,樱空释那个没灵力的,竟然被两族推出来背锅。

                                                    “荒唐!”

                                                    莲姬这时候匆匆赶来,神色间满是气愤,她的孩子绝不能出事。

                                                    “就连刃雪城三岁孩子,都知道释不会幻术,敢问他又如何伤的欣绝,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

                                                    “莲姬,这是人鱼公主,亲眼所见
                                                    ,断然不会错的。”

                                                    “想必是人鱼公主惊吓过度,以至于看花了眼,其实是我打伤了欣绝的,和释没有关系。”

                                                    这是在玩背锅大战么,还是两兄弟抢着背的哪一种。

                                                    “冰王!本宫不想要听这些,本宫只想要听到结果,而这两位王子如此敷衍,我要的是真正打伤欣绝的人,冰族能上点心吗?你说人鱼公主亲眼目睹了真凶。”

                                                    冰王对着烟华点了点头,虽然她的声音很是平淡,但是冰王却在这一份平淡中感觉到了杀意。

                                                    “我问你,你是确定,以及肯定是看到星空释打伤了的欣绝。”

                                                    “是的...”

                                                    岚裳看到烟华,那种眼神,单纯的人鱼公主被吓得有些发抖。

                                                    “你也知道,欺骗本宫的后果?
                                                    是你承受不起的,你确定没有如同卡索说的那一般,看花了眼。”

                                                    岚裳感觉到,胸口一片窒息,快要喘不过气来,如今的烟华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如同她所说的一般,欺骗她是要付出她所不能够承受的代价,岚裳不由的遍体生寒。

                                                    “的确是樱空释.... 我没有眼花,我没有看错.... 我说的都是真的。”

                                                    岚裳快要被这股无形的杀气逼疯了,烟华点了点头,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0-19 12:1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0-19 12:57
                                                        额……沙发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0-19 13:09
                                                          第九章、 是非黑白....

                                                          “踏踏踏….”

                                                          烟华慢慢的靠近樱空释,每走一步,都踩在众人的心尖,莲姬想要呐喊,这不是她的释做的,可却惊恐的发现她出不了声了。

                                                          “是你打伤的欣绝吗?”

                                                          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毕竟在她的压迫之下,人鱼公主是绝对不会当着她的面说谎的!虽然她很是好奇,这位传言间,从来都不会幻术的王子,是如何在突然之间爆发出强烈的幻术的呢。

                                                          “是!欣绝是我打伤的,不管我哥哥的事情,你要杀就杀我吧。”

                                                          卡索 :“释...”

                                                          烟华轻轻的弯下腰,白皙的手指拂过樱空释的脸,他能够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异香。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呢!”

                                                          为啥火族里,就没有如此纯真可爱贴心的孩子,只是有些让人都头痛不已的熊孩子呢?除了艳炟以外,火族的其他小子,都太不可爱了,一个比一个气人。

                                                          “你先起来吧。”

                                                          樱空释无措的看了看四周,却在烟华满是笑意的双眸中,看到了
                                                          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和暖意。

                                                          “谢谢烟华公主。”

                                                          烟华:“告诉本宫,你为何要打伤欣绝呢,要实话实说哦。”

                                                          “欣绝他要偷袭哥哥,我一时情急会了幻术,才打伤了欣绝王子。”

                                                          烟华点了点头,对于樱空释毫不隐瞒的行为表示万分满意,目光对着面前如同天使般可爱可亲的小正太笑的温柔可亲,心想着,果然!又是这熊孩子惹的祸。

                                                          “樱空释... 这是你的名字!真的是很好听呢,可以告诉姐姐,所有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吗?。”

                                                          樱空释愣住了,难道不是这位火族的公主来找他算账的吗?

                                                          “好的!今天下午,我去哥哪里找哥哥玩,然后遇到了岚裳公主,可是正好我哥哥不在,所以人鱼公主约好了,让我带话给哥哥,让我哥去雪雾森林的万年树下找她,她在哪里等着我哥哥。”

                                                          烟华点了点头,根据樱空释所说的话,卡索和樱空释,到达雪雾森林,恰好碰到了人鱼族公主,见她的衣裳被撕碎,而欣绝那个臭小子意图侵犯岚裳,于是卡索看不下去了,就英雄救美了。

                                                          然后卡索为救岚裳公主,和欣绝打了起来,在冰族的地盘,去打冰族的王子这不是找死吗?毫无意外的,欣绝被卡索打败,但是却又心生歹念,准备偷袭卡索,没想到反被护兄心切的樱空释给打成了重伤,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这就是不作不会死啊。

                                                          “岚裳公主,释王子说的可是真的,欣绝意图侵犯你。”

                                                          烟华只见岚裳点了点头,那么事情就不会错了,欣绝这是活该。

                                                          “那这些事情的经过,人鱼圣尊和冰王他们是知情的吗?”
                                                          樱空释不知道,烟华为何会这样问,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你要杀我吗?”

                                                          因为我伤了你的弟弟,为了冰火两族不在大战,牺牲的只有我。

                                                          “烟华公主,此事错在卡索,请你不要为难释,所有的罪责,都由卡索一人承担便是。”

                                                          “卡索...”

                                                          冰王严厉的呵斥,而一旁的莲姬却是满目的悲哀!这就是冰王。

                                                          “哦!真是兄弟情深啊.... 不要为难,如此说来,本公主的弟弟被打成重伤,查找真凶算账,如今本公主倒是成了逼迫兄弟的恶人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而冰王却被烟华意有所指的话,整个人的脸都黑了,连忙呵斥卡索不要乱说话,再急忙的把樱空释推给烟华任他处置。

                                                          “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要看是怎么做,怎么去看,黑与白,善与恶,无非是人们用来逃避的华丽外衣!
                                                          如果时间重来,你还会救你的哥哥吗?即便是付出生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0-19 14:0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0-19 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