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圣域吧 关注:2,238贴子:64,133
  • 27回复贴,共1

【原创】S-A-O-R-I(乐乎同步更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长篇以纱织的成长为主,讲述战胜冥王哈迪斯后的故事。
悬疑惊悚向,涉及多个神话体系,多线交叉进行,几乎没有什么cp恋爱暧昧的情节,请慎重观看。
谢谢!


回复
1楼2018-11-03 12:09
    无cp甚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3 12:20


      回复
      15楼2018-11-03 12:37


        回复
        16楼2018-11-03 12:38


          回复
          17楼2018-11-03 12:39


            回复
            18楼2018-11-03 12:40


              回复
              19楼2018-11-03 12:41


                回复
                20楼2018-11-03 12:41


                  回复
                  21楼2018-11-03 12:46


                    回复
                    22楼2018-11-03 12:47


                      回复
                      23楼2018-11-03 12:48


                        回复
                        24楼2018-11-03 12:49


                          回复
                          25楼2018-11-03 12:5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11-03 14: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1-03 14:58
                                迪斯马斯克和阿鲁迪巴此时正坐在小镇警局的审讯室的房间里,他们的对面坐了一个年纪看上去不大的女警,正在审问他们俩关于流浪汉死亡的案件。

                                “所以,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起的争执?”托莉雅问道。

                                “······”迪斯马斯克只是沉默着。

                                “我们没有和他起争执,是那个流浪汉突然的冲上来,然后单方面的拉住了我的朋友的手臂。”阿鲁迪巴则在一边解释道。

                                “但是在街边的店里的目击证人都亲眼看见,是你的朋友把那个流浪汉打飞了出去,从而造成的花店破坏和受害人的当场死亡。”托莉雅手里拿着报告,说道,“如果你们并非起了争执,那为何会到动手这个地步呢?”

                                “警察小姐,”阿鲁迪巴十分诚恳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觉得什么样的人能够把人打飞一条街那么远的距离?还把花店打穿了一个大洞?”

                                托莉雅一时语噻,的确,按照目击证人的说辞,这样的打斗行为明显是超出常识范围的。这件案子到处透着诡异。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上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ID不说,而警察局内部资料里显示他们是隶属于同一家雅典圣域埃尔维斯科技集团的员工。然而这家集团公司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只有几十年前一个注册的记录。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名叫迪斯马斯克的人,他的信息在2年前就被注销,为已死亡的状态。而阿鲁迪巴则在3个月前被登记死亡。

                                其他的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迪斯马斯克在被带入警局后就几乎一言不发,而这个叫阿鲁迪巴的高大的男人表面上看着老实,实则又异常的狡猾,常常能抓住一些重点的逻辑漏洞来试图洗刷他朋友的罪名。

                                “不管怎么说,迪斯马斯克先生是当时在场的,唯一和死者有过直接接触的人;他的嫌疑没有办法那么容易的撇清。”托莉雅说道,她又看了一眼沉默的迪斯马斯克,对方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样子。托莉雅只能作罢,说道,“如果你有任何异议,可以找你的律师来谈。”

                                “等一下警察小姐,请问验尸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阿鲁迪巴突然问道。

                                托莉雅回答,“应该快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不过托莉雅还是如实回答,随后她站起来离开了审讯室。

                                她刚想找人抱怨几句这个莫名其妙的案子,莫名其妙的死者,和莫名其妙的嫌疑人,这时走廊里匆匆走来一个新来的年轻小伙子警察,手里拿着法医专用的蓝色文件夹,脸色凝重奇怪,他看见托莉雅走出来,立刻迎上前去。

                                “这是法医的验尸报告。”

                                “哟,新鲜出炉嘛。”托莉雅说道接过报告,也不急着看,随口问了两句,“怎么样?死因是不是巨大冲击导致的?”

                                小伙子警察表情难看的摇摇头,“那个流浪汉死于多器官衰竭···”

                                托莉雅听闻皱起眉,“多器官衰竭?听起来像是流浪汉会得的那些重病···”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年轻的警察似乎在为自己找一个理性上过得去的说法,“恩···法医认为他至少死了10天以上了···”

                                托莉雅抬头皱眉“什么?什么意思?”

                                年轻警察不再说话,而是示意她自己看。托莉雅也不再搭理他,低头把验尸报告翻了出来开始仔细翻阅,脸色随之越来越阴沉。

                                审讯室内,阿鲁迪巴看向迪斯马斯克,见他依然沉默不言,问道,“迪斯,你还好吗?”

                                迪斯马斯克摇摇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到底怎么了?那个流浪汉,到底是怎么回事?”

                                迪斯马斯克皱眉,转头说道,“那个人,那个流浪汉,他有问题。”
                                “当他抓上我的手臂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一股,非常黑暗,邪恶,阴冷的力量,我确定那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样东西。”

                                “是什么?”阿鲁迪巴问道。“敌人?”

                                “我不知道。”迪斯马斯克说道,“但是我本能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飞出去了。”

                                阿鲁迪巴沉吟片刻,说道,“会和那些人有关吗?”他指在酒吧电视里看到的画面。

                                迪斯马斯克却立刻摇头否定,“不,是我们以往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这下阿鲁迪巴也开始有些担忧了起来,不过他立刻拍拍战友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迪斯。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先从这里出去。”

                                “恩。”迪斯马斯克回了他一个简单的音节表示赞同。

                                “所以你就先这样保持沉默吧,一切都由我来交涉,”阿鲁迪巴说道,“如果嫌疑人一言不发的话警方也没办法立刻进行下一步,我们先要求保释,再慢慢自己查清楚这件事。”

                                迪斯马斯克点点头,不过他显然又开始思考那个流浪汉的事情了。

                                他们话音刚落,之前那位金发女警官又再度回到了这里,她脸色不是很好,甚至有些焦虑,隐隐的还有一丝莫名的恐惧感。她拿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放到桌上,双手撑着俯视两位黄金圣斗士们,开口说道,“你们到底对那个人做了什么?”

                                “···什么意思?”阿鲁迪巴问道。

                                “法医给我的验尸报告,说他至少死了10天以上了,难道不是你们做的手脚吗?”托莉雅问道,“不然之前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份验尸报告?”她看向阿鲁迪巴。

                                阿鲁迪巴皱眉,根据迪斯的说法,和他之前亲眼看见事情发生的经过,也猜到那个流浪汉的验尸报告可能会有问题,所以提了一下。
                                不过没有想到竟然是那么大的问题。

                                “事实上,”阿鲁迪巴一边飞速思考着,一边表情凝重的对托莉雅说道,“那个,其实,在我们遇到这个流浪汉的时候,就有闻到他身上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所以我当时只是在想,他是否已经生了什么重病···所以···”

                                他说的十分诚恳,也与证词温合,叙述合情合理,符合正常逻辑。

                                托莉雅即便不相信,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就是眼前的两个人对尸体做了什么。没法无凭无据的就把验尸出问题这个事扣在对方的脑袋上,继续纠缠和质问只能让自己更不占理。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
                                “听好,即便证明了你们和这起案件没有关系,但是你们的身份证明现在都还是有问题,所以麻烦你们再继续在这里待上一会儿,直到我们查出点什么东西来。”

                                阿鲁迪巴立刻点头表示赞同和服从,“没有问题警官小姐,只要能证明我们的清白就行。我们会尽全力配合的。”

                                配合?托莉雅眼皮跳了跳,看着一脸;老实诚恳的阿鲁迪巴,和进了警局后就一眼不发毫不配合的迪斯马斯克,撇撇嘴角,转身走了。

                                托莉雅走后,迪斯马斯克用一种早就料到的表情,冷哼一声,“不愧是雅典警局的作风。”

                                “如果没有其他物证,48小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阿鲁迪巴说道,然后皱眉说道,“倒是那个流浪汉的死亡时间···你觉得呢?”

                                “可以从这点入手去查。”迪斯马斯克说道。

                                随后他看了看阿鲁迪巴,朝后面的座椅靠背一靠,抬头看向天花板说道,“你先回去吧,回去圣域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撒加,”他顿了顿,补充道,“撒加他们。”

                                阿鲁迪巴扭头看他,“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没问题?”

                                “恩。”迪斯马斯克点头。“让他们小心点。”
                                他说道,“我能感觉到,敌人已经来了,然而我们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回复
                                30楼2018-11-10 12:44
                                  入夜,纱织似乎非常的烦躁,门外传来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声音让她完全睡不着觉。
                                  她索性睁开眼睛,在黑夜中坐起,似乎是楼梯上传来的声音。
                                  纱织不耐烦的拿起拐杖起床,一跳一跳的打开门嘟囔道,“辰己,大晚上的你又搞什么啊?”

                                  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连刚开始听到的嘎吱嘎吱的响声都消失了。

                                  纱织在安静的走廊上站了半晌,夜里的寒冷把她冻的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纱织向前走了两步,看向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楼的楼梯口也空无一人,没有辰己的身影。
                                  只有一个装置的座椅孤零零的横在那里。

                                  座椅?

                                  纱织皱眉,这个座椅不是应该载着她后停在二楼了么?怎么跑到一楼去了。

                                  她的脑海突然一个激灵闪过。
                                  像是回应她的猜想一样,装置忽然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发出“嗑哒”一声,随后,慢慢的,慢慢的,用并非平常这个装置上下楼的移动速度,一边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一边缓慢的随着后面的轨道升了上来。

                                  “······”纱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座椅的上升。

                                  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表面装作沉着冷静的样子,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

                                  然而跟随着这一步,像是被发现了一般,座椅突然发出刺耳尖锐的金属摩擦的声音,并加速着飞快的朝她所在的二楼方向滑动上来!

                                  纱织转头丢下拐杖就跑,几乎就在她进门的那一刻,装置座椅猛地撞击到二楼楼梯口的轨道顶端,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随后纱织几乎甩上门,并秒别上了门锁。

                                  她惊魂未定的站在原地,都忘记此刻缠着纱布的脚底传来阵阵的刺痛。就在她稍稍放松的下一秒,外面不知什么东西突然开始拧她被锁起来的门把手“嗑哒嗑哒嗑哒嗑哒嗑哒”,想要进来。

                                  “···辰己?”纱织皱眉轻声问道。

                                  回答她的是门外突然的安静,转门把手的动作也随之消失。

                                  随后,门板上传来了诡异的声响——有人在门外用指甲划着门,长长的尖锐的嘶哑的声音在黑夜里清晰可辨。

                                  不是辰己。

                                  也···不是别人。

                                  纱织得出这两个结论后,立马转身将床头柜上的灯打开。黑暗的房间立刻被一束光照亮,也映照出了那扇隐藏在阴影下显得有些狰狞的卧房门。

                                  随着光亮的出现,门外的异响没了动静。

                                  纱织在等了片刻后,谨慎的,小心翼翼的慢慢接近门边,想要去打开房间灯的开关时,突然“咚”的一声震响从门上直接传来。

                                  “!!”纱织被吓了一大跳,不等她反应过来,门开始被外力反复的大力冲撞!

                                  她的脑海里飞速的思考,几乎在一秒钟内做出了决定,她抄起床头摆放的节拍器直接向窗外扔去!窗户破碎发出的巨大的声响!纱织不顾门外的撞击,随后开始就着床头那盏小灯的光线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一样东西。

                                  就在她在床底下找出那样东西并把它拿到手上时,房间里唯一的那盏灯毫无征兆的灭了。整个房间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然后,身后传来原本应该被锁上的门,缓缓打开的声音“吱呀——咯咯咯咯咯”。

                                  纱织抿着嘴转过头看去,明明已经被锁上的门此时正朝着她,一点一点的打开,门外的走廊一片黑暗,一丝光线都没有,如果一个长大巨口的怪物想要吞噬她那般。

                                  纱织紧紧盯着门的方向,她手上传来金属的冰冷的温度,倒是让她安心不少。她慢慢转过身,将手里的猎枪抵在肩膀上对准门外,随着门的角度开合变大,她适应了黑暗的双眼依然看不清门外的一片乌漆。

                                  时间几乎停止在了这一刻,一分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

                                  纱织似乎闻到了奇妙的味道。

                                  是门外传来的,一股腥味,夹杂着浓厚的潮湿,忽然,她听到一滴水滴落下的声音。纱织皱起眉,水?

                                  这时她天生的直觉突然警铃大作,要来了!

                                  她不再犹豫,一把将猎枪的保险栓拉开,随后继续对准门口。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啪”的一声,随后大厅的灯被打开了,那抹亮光冲散了门外的黑暗,一切归于平静。

                                  “纱织小姐?你没事吧?”楼下传来辰己的声音。

                                  纱织听到的那瞬间,松了一口气,随即她控制不住的腿一软瘫坐在地,然后也不忘用颤抖的手将猎枪的保险栓拉上,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大半夜的,什么东西撞碎了窗户好像···”辰己一边嘟囔着,一边走了上来。

                                  “我扔的。”

                                  “哎??为什么??”

                                  她一边回答着辰己,目光随意的瞥向辰己上楼的方向,却不经意的看到了门外的地板,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立刻紧绷起来。

                                  就在她的房门外的地板上,此时多了一大滩的水渍,在底楼灯光的照耀下发出诡异的光。

                                  水···


                                  回复
                                  31楼2018-11-10 12:44
                                    百度这个抽楼,我也是佛了whatever


                                    回复
                                    32楼2018-11-10 12:45
                                      实在不方便就还是发图吧。百度现在很麻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10 13:33
                                        写的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1-10 18:34
                                          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2-26 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