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忘记你吧 关注:12,075贴子:819,999

【非虚构】那些散落记忆里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宋卓琰&辛皓瑜
【非虚构,也非真实】
人生若真的只如初见,该多好。
倘若这一辈子能活十万天,那就愿与她相遇的那一天过十万遍,之后所有的暧昧,迷恋,渴求,温存,分离,执念,回忆,痛苦,绝望,都不会到来,彼此的一生中,永远都在期盼,悸动,永远都在开始。
永远,都不会再看着她离开,看着它结束。

今天特别想写写我们的一些片段,关于我,和我喜欢了五年的女人。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09 13:48
    毕业酒和毕业典礼那天。
    老早就开始收拾自己。选了件天蓝色的休闲西服,七分袖,里面的白衬衫卷起个袖口衬在西服袖口外面。白色的西裤,小皮鞋,无框窄边眼镜。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自觉风度翩翩君子如风了,便安心等着辛皓瑜的电话。
    没多久,手机响了,许巍的《世外桃源》,专门设给她的铃声。“卓琰,我到你家楼下了,下来吧。”
    双手插着裤袋,溜溜哒哒地下了楼,她的车停在单元门前,她探出头看着我。“你……”她从头到脚地打量我一遍,“卖弄风骚。”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您,”一个白眼回过去,“我说辛老师,毕业酒你肯定得意思意思喝几口的,你想酒驾啊?”“嗨,瞧我这记性。”她睁大了双眼,表情错愕,“等我一下哈,我把车停这儿咱们打车过去吧。”
    停好车,打开车门,我看到她穿的长裙,脚踩一双恨天高。向前几步扶着她下了车。看到她的装扮,着实让我眼前一亮,湖蓝色的长裙,一件白色的外搭,衬得她的皮肤更白。纤细高挑,仙气得很,就是太瘦了。
    “还说我,你不也是。”我也从头到脚打量她一番,“卖弄风骚。”
    都是蓝白配,真是衬得很。刚想着这个。
    “卓琰,我们很像一对呢。”她揽过我的肩膀。我对上她的目光,相视一笑。
    浓情蜜意,自不必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9 13:49
      后来谈起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第一节课下课你就说要做我科代表,小小的一个人,看着又精又灵,就不像安分的样子,有混世魔王的潜质。”她如是说。
      “你怎么看的?像你这样的长辈们可都是说我文质彬彬一看就是读书人。”我挑眉问她。
      “看人是要看眼睛的。若是看整体,不就被你迷惑了么?”她笑了。
      还真是像,不光名字很衬,连看人的想法都一样。
      “唉,你说,你的学生们是不是都觉得你特别温柔?”
      “难道不是么?”
      “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个防备心很强的人,什么温柔啊体贴啊都是出于礼貌,当不了真的,你说是不是?”
      “你都知道,为什么还当了真?”她目光沉了下来,定定地落在我脸上。
      “傻呗。”我自嘲地笑。
      “而且,辛老师,我说的第一次见你,是开学典礼那天,我早就注意到你了。”我迎上她的目光。
      她败下阵来,垂下了眼眸。
      真是一语成谶,我们之间所有的纠结、试探、猜疑、争吵和冷战,都是我们的本性在作祟。
      我看着文质彬彬什么都明白,实际轴得很,爱吃醋爱瞎猜,说白了就是作,混世魔王本性毕露。
      她看着温和体贴,实际上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很难不设防地去接纳一个人。
      所谓孽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09 13:55
        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1-09 14:19
          说说肖雪吧。
          她是个数学老师,标准的理科女,有理科女的一切特质。严肃、强硬、干脆利落不留情面,标准冷面美女一枚。
          和肖雪初见是高一上学期的一个晚自习。

          那天我班是辛皓瑜看班,我去办公室找她。她没在,但水杯还在桌上,给她倒了杯温水,拿着杯子去她班级找她。
          她在班里实在是受欢迎,讲桌被一群学生围着,有说有笑。此情此景,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来找虐的。实在是没什么立场来。
          刚想转身走,想起手里还拿着她的杯子,一时僵在原地,不能走又不想进去。
          “卓琰。”她清亮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问她,“不是在屋里聊得好好的,怎么出来了?”
          “我渴了。”她笑眯眯地指着我手里的水杯。心里的郁结一下子化开。
          “下次来找我别在外面傻站着,直接进来就好了。”她接过我手里的杯子,“时间也差不多了,等我一下。”
          她走到屋里,收拾了下东西,对学生们嘱咐道:“一会儿肖老师给你们看自习,有不懂的题多问问。”

          和辛皓瑜一起往我班走去。下楼梯的时候看到上面楼层下来一个女人。只是远远的一个侧影,就让我移不开眼睛,女人虽然个头不高,十分清瘦,但气场很强,冷冽中裹夹着强势,像高山上盈盈而立的冰雪,真是冷得很。

          “看路啊,别走神。”辛皓瑜拉了我一把,赶紧转过头安安分分和她下楼。

          这就是和肖雪的初见了,还是惊鸿一瞥,还是我连她名字都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我在看她。
          真是孽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09 14:56
            刚刚下课,走到对面的教室就看到了这样一个阳光涂满整个房间的画面,马上照下来想要发给她。

            “此情此景,不觉得很熟悉么?”我问她。
            “是呀。”她回。

            我知道她想起了什么。
            高二上学期,她已经是我的班主任了。有次把相机带到教室把玩,旁边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玩儿得不亦乐乎。
            “宋卓琰。”她清冽的声音冷冰冰从我头顶传来,好似当头一泼冷水。旁边的人做鸟兽散,剩我和她大眼瞪小眼。
            “给我。”她伸手。“两只手。”我坏笑着说。她瞪大眼睛表情错愕,呆萌的一匹。“很重的,两只手才拿的稳。”我语气戏谑,活脱脱一个小恶魔。
            她伸手接过,“月考得第一了再朝我要。”

            月考还没到,但阳光灿烂的日子到了。晚间放学,紫红的夕阳把整间教室涂的红彤彤的,很梦幻。
            我急冲冲地跑到她办公室,她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相机。”我伸手对她说。“两只手,忘了?”她倒没拒绝,把相机掏出来。
            背好相机,一把抓过她的胳膊,拉着她朝教室大步走去。
            她虽莫名其妙但也不拒绝。

            “很漂亮,是吧。”我一边拍一边问她。
            “是呀。”她顺势坐在桌上,两条长腿荡来荡去,孩子气得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09 16:36
              我把相机镜头转过来,对着她,轻轻一按快门。她倒也不害羞,看我照她更是笑得眉飞色舞如沐春风,漂亮得活像个妖精。

              像变脸似的,我的脸刚从镜头后露出来,她便板起了脸,装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宋卓琰同学,规矩是不能变的,暂时给我保存,月考第一才能拿的回去呦。”她利落地从桌上跳下来,一把把相机夺了回去。趁我还发呆的时候,咔擦一声快门,我那傻乎乎的样子就被存在了镜头里。
              她才是那个真正的恶魔。
              谁能想到众人眼中无论怎样都万分矜持的辛女神私下里这么爱作弄人。
              行吧,只我一个学生能看到,也算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09 16:52
                又是单机不说了,码文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09 19:48
                  月考很快就考完了,没什么悬念,班里第一,年级12。
                  我依旧看的是成绩单的抢先版,跟着辛皓瑜把刚从打印机打出来的还温热的成绩单抱回去。
                  “辛老师,相机可以还我了吧。”我得意洋洋地说。
                  “我有说是班级第一么?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年级?”她一坏笑就没好话。
                  宋卓琰,卒。
                  “行了,逗你的。放学来我这儿拿。以后别带到学校里了,别让他们毛手毛脚地给你弄坏了。”她揉了揉我的头发。

                  放学后到她办公室拿相机。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几张照片,两张是我拍的教室。还有一张是我拍的她。最后一张是那张傻乎乎的我。
                  “这……你还洗出来了。”我拿起仔细看看,“你……还调了色?技术不错嘛。”
                  “当然。”她颇为骄傲地一扬下巴。
                  “那我笑纳了?”
                  “等等,”她按住照片,把那张傻乎乎的我挑出来,“这个我留着当把柄了。以后你要是不听话,呵呵……”
                  我头皮嗡地发麻,这女人还真是……纯种恶魔。
                  “唉,世人都道辛老师温和文雅,矜持端庄。谁成想……”我感慨地摇头。
                  “别贫,回家吃饭去。晚自习别迟到。”她一巴掌打在我……臀上。
                  我老脸羞红。拿着相机和照片夺门而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09 20:01
                    辛皓瑜是历史老师,肖雪是数学老师。
                    认识她们的时候,我15岁,辛32岁,肖34岁。都是刚刚好的年纪。
                    那时一切还早,一切都还很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09 21:08
                      和辛皓瑜是怎么熟悉起来的呢?
                      让我想想。
                      先说说第二次见面吧。
                      若说第一次见面是校史馆门前仓促的惊鸿一瞥。
                      那第二面便是彻底被她折服了。
                      她实在太好看,每次看都会有惊鸿一瞥的感觉。

                      高一正式上课前一天,学校搞了一个学习分享会,请各科优秀教师代表来分享学习经验。地点定在学校大礼堂。早上八点零五,我偷偷摸摸地从后门溜进去,果然又迟到了。老远就看到阿艺半站着冲我挥手。赶紧跑过去坐下。
                      内容实在是无聊得很,又是大早上,我一直昏昏欲睡。有个化学老师好死不死地把两个麦克风并在一起讲话,给我惊醒了一下。

                      像是有了预感一样,再度醒来时,看到辛皓瑜盈盈地从台下走上来。她穿着一套制度裙,职场禁欲范。
                      也是奇怪,明明只见了一面,穿衣风格又差距那么大,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有些事儿开始就定好了,无论什么时候,只见她一个侧影或一个背影,只需一眼,我就能认出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09 23:2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09 23:33
                          她有一张很精致的脸,面目轮廓很柔和。细长的丹凤眼,眼角微微勾起,给她整个人添上了一份阴柔的感觉。嘴角一弯,带出一抹浅淡的笑容,极尽温柔,却因为过于温柔而有了种悲凉的意味。明明是很年轻的人,却有种阅尽风尘的气度。
                          开口说话时却是另一种感觉,清冷锐利的声音,像是向脸上洒了一把冰茬,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
                          “我是辛皓瑜,历史老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10 09:46
                            嗯……放一张辛皓瑜的照片吧(模糊处理版)
                            纤细高挑,确实好看得很,就是……太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10 09:50
                              话说这张高糊照片可是有个很浪漫的来历哦
                              以后会慢慢写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1-10 11:07
                                接下来就是第三次见面了。
                                于她来说是第一次。
                                课表下来了,当时多媒体教学还没这么发达,仅限于老师放PPT用。班主任在黑板上抄课表,我们往纸上抄课表。
                                周三,有历史课。
                                “你说我们历史老师会不会是辛皓瑜?”我一边抄一边问阿艺。
                                “有这么巧的事儿么?”她一边抄一边打击我。

                                终于盼到周三。
                                预备铃响了,我焦急地等着。走廊里一阵高跟鞋声,离我班越来越近。好在是个女的,还有希望。
                                女人已经在门口露了脸,这么漂亮的女人不是辛皓瑜是谁。
                                “你丫运气也忒好了吧。”阿艺看着笑得快要背过气儿的我,难以置信地说。
                                “看吧,老子运气就这么好。”我得意地说。

                                “你们应该认识我了。就不自我介绍了。”她不说话时看着倒是温和,一开口就一番别的感觉,“把书翻到第一张,夏商制度与西周封建。”
                                真是简洁又无聊的开场,开门见山,直接就讲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10 17:47
                                  我的记性当真是退化了😑翻了翻日记才突然想到,于她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军训的时候,不过那时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只是有过两面之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10 21:18
                                    好喜欢你的文笔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10 21:25
                                      一想到我朝思暮想的女人就站在台上,真恨不得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她看。无奈坐在讲桌下,若是目光太认真便会引起尴尬。一节课都在想看又不敢看的煎熬中度过。不过过得真快。
                                      下课了。“历史科代表还没有人选吧?”她问了一句。“没有……”同学们一致回答。“有意者可以和我说。”淡淡地抛出一句,便开始不紧不慢地收拾电脑。
                                      阿艺用胳膊肘撞我一下,我又感觉到身后有人戳我。“卓琰,这么好的机会你可得把握啊。”啊艺语重心长地说。苏溟和薛菡煞有介事地点头。
                                      “我已经是语文科代表了呀。”我想了想,说道。
                                      “这也不冲突啊。”阿艺斜我。
                                      “这才第一节课,是不是有点突兀?”我居然也变得顾虑多多了。
                                      “你看没看到男生们看她的眼神,你要是不突兀点就没机会了!”薛菡开始煽动我。
                                      “刚开学就一下子当两门科代表是不是有点张扬啊?”我真是顾虑重重。
                                      “想勾搭美女你就别怕张扬。”苏溟托腮看着说道。
                                      我却还是一脸为难的样子,迟迟下不了决心。但辛皓瑜已经装好了电脑准备走了。我感觉她们三个比我还紧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10 21:43
                                        “老师,她找你有事儿!”阿艺突然指着我大喊一句。班级同学的视线瞬间集中,辛皓瑜的目光也停留在我们这一带。**,这厮太生猛了,我还没准备好呢,她就一下把我推出去了,想不说都不成。我站起来,顺便狠狠地踩了阿艺一脚,她吃痛地“嘶”一声。我走到辛皓瑜面前,她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我居然脸红了。“老师,我想当你科代表……”见她没问我的意思我只好主动说了。“哦,是你啊。你叫什么名字?”看来她还记得军训时那两次莫名地偶遇。“我叫宋卓琰。”我答道。
                                        “宋卓琰?”她挑眉问道。我拿起桌上的纸和笔,写了我的名字。
                                        她接过,看了一会儿,“琰,是美玉的意思吗?”
                                        我愣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出我名字的涵义。
                                        她看到我发愣的样子,又笑了笑,“咱们的名字很像呢,你知道么,‘瑜’也是美玉的意思。好了,和我取卷子吧。”
                                        卓琰,皓瑜,当真很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1-10 22:35
                                          我马上乖乖地跟了过去,并要接过她的电脑。“谢谢,不用了。”她居然不让我拿。印象中不都是老师轻快地在前面走,科代表拿着一堆东西悲催地跟在后面吗?剧情似乎不对。
                                          下课时走廊很吵很拥挤,走过大厅之后更甚,走廊里只留下一个窄窄的过道。她是老师,自然会有人让路,我就没那么好待遇,被人挤了几次。她皱了皱眉头,一只手搭上了我肩膀,把我拢在她臂弯里,护着我快步走了过去。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清雅的香水味充满了整个鼻腔,**在她暖暖的怀里,真希望这走廊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但没办法,到了走廊尽头,也到了她们办公室门口,她松开了我,似乎对刚才的亲密完全不为所动,好像很平常的样子。突然失落地想到是不是她会对每一个学生都如此体贴,以至于成了习惯。
                                          “你班的卷子。”她递过一打卷子。我接过,却还是想着刚才的情景和味道。“你为什么总像是心不在焉一样?怎么了呢?”她的声音和香气突然逼近,给我弄个措手不及。猛然抬头,我们距离近得让我脸红。“没……没有……”我只能这么说。她笑了,很温暖的笑,我不确定是礼节性的笑还是真心地笑。“去吧……”她的语气很温柔。我也冲她笑了笑,“老师再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郑重地和她道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10 23:43
                                            讲讲我们军训时的两次偶遇吧。
                                            第一次。

                                            军训实在是无聊得很,整天就是站军姿齐步走踢正步。一天我就实在熬不下去了,第二天撺掇了损友们一起逃走了。
                                            买了一堆吃的喝的,校服一铺,靠着树荫就地野餐起来。
                                            萱萱是个女汉子,平时从不安分,吵吵闹闹中居然爬上了树。在树杈上坐着,好不闲适。
                                            “你可赶紧下来,要是被人看到你就完了。”苏溟一边小口喝着冰可乐一边提醒。
                                            “这时候全校都在军训呢,谁能看着咱们。”萱萱不以为意。
                                            话音刚落不久,就听见脚踏树叶的声响,有人朝这边走过来。萱萱马上从树上往下爬。
                                            晚了。来者已经入侵了我们的领地。
                                            是辛皓瑜,居然是辛皓瑜。
                                            阿艺推我一把,让我上。
                                            我弱弱地叫了声,“老师……”
                                            她不为所动,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萱萱爬树。面带笑意。看得我心虚得很。
                                            等萱萱安全落地了,她才开口,“你们,是高一的?”“是。”我弱弱地答道。
                                            “你们,怎么不去军训?”她问我。
                                            “老师,我们低血糖,这不想着吃点东西怕过会儿晕过去,给学校添麻烦多不好。”我煞有介事地说。
                                            “现在,该高血糖了吧?”她看着我们摆了一地的零食幽幽地问道。
                                            我想笑又不敢笑,憋的我肋骨疼。一时沉默,没人说话。
                                            “你们不用紧张,我不是你们班主任,也不是年级主任,不会把你们怎样的。”她看着我们面面相觑呆若木鸡的样子,微笑道,温和的笑意让我们放松了警惕。

                                            “老师,这天儿太热了,喝瓶绿茶解解暑吧。”我把给自己买的绿茶递给她。
                                            “谢了,不用了。”她虽然拒绝,却往前走了几步,与我面对面站得很近很近。
                                            其余几人都一副“好戏开演”的架势。
                                            “你头上有一根草。”她伸手抚上我的头,收回来时修长纤细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碧绿的草。
                                            我居然顶着这根破草和她说了半天的话,我真傻,真的。我满脸绯红,说不出话。
                                            她带着一脸笑意,随手把草扔在草坪上,转身走了。

                                            那几个损友笑得直不起腰。
                                            苏溟装模作样地咳两声,故作严肃,大步走到我面前,在我头上抚一把,道:“哎呦卓琰小帅哥,你头上有一根草呢,这多影响形象啊,来,女神姐姐替你拿掉她。”
                                            几个人笑成一团,隐约听见一句,“瞧你丫那傻样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11 00:49
                                              早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11 08:05
                                                军训的事儿就告一段落了
                                                时间线拉回到正式上课时
                                                上次说到,我已经成功当上了她的科代表。损友们真是神助攻。

                                                第二节历史课下课,我正打算跟着辛皓瑜去取课后练习。
                                                有个男生弱弱地凑过来。果然有人在美色的诱惑下按耐不住了。
                                                果然一开口便是,“老师,我能当您的科代表吗?”
                                                “我已经有科代表了。”她搭上我的肩,一副宣告主权的样子。
                                                “您可以有两个的。其他老师都两个科代表的。”男生无力地挣扎了一下。
                                                “谢谢你了,不过不用了,对我来说一个就够了。”辛皓瑜拒绝了他。
                                                心里暗自窃喜。
                                                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办公室门槛踩烂了。虽然她什么都不让我拿,但却从不拒绝我的接送。
                                                走过那片混乱的走廊时她一直都揽着我的肩膀,护我走过去。
                                                无聊的高一生活的最大福利,我可舍不得别人来分一杯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11 18:58
                                                  于全校师生来说,一年一度的大事儿——教师节到了。
                                                  临教师节最近的一个周六。醒来后就抓过手机给阿艺和苏溟打电话,把她们抓过来陪我去给辛皓瑜买礼物。
                                                  第一份教师节礼物实在棘手得很,太贵重了不适合,便宜又实在是没好货。所以只好请两位军师给我参谋一下。
                                                  三人商量来商量去,逛了无数个饰品店,一致看中了一款红玉手链。红色的玉石配上她白皙骨感的手腕,肯定好看得很。
                                                  激动地把手链带了回去,期待着教师节的到来。

                                                  在逛商场这段,还遇到了另外一个损友,也是一段她和老师的故事。不过和主题没什么关系,就暂且略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11 19:22
                                                    2013.9.10周二
                                                    终于到了教师节那天。我班同学早上六点就到了班级,把班级布置一下。我从来都属于迟到的那种,将近七点了才慢慢踱到屋里,着实被他们的排场吓了一跳。
                                                    并没有历史课,正愁怎么把礼物送出去,毕竟和她还不太熟,因为私人原因跑趟办公室总是怪怪的。
                                                    “宋卓琰,你来一下。”班长突然叫我。“什么事?”我问他。“是这样的,我们刚开学不久,这个班级也刚组织起来,老师们也都不太熟悉。所以我想让各科老师给同学们说几句赠语,就麻烦你们科代表录一下了。”他递给我个摄像机,“历史老师这边就交给你了。”
                                                    我接过摄像机,走到我桌子那里把给辛皓瑜的礼物拿出来,朝办公室走去。
                                                    她似乎也刚到不久,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地喝水。
                                                    “辛老师。”我叫她。站得近些能闻到她身上温和的香水味,和她的温柔相得益彰。我又有些发呆。“什么事?”她绽开了一个笑容,倾国倾城。
                                                    “今天这不教师节么,想请你说几句寄语给同学们,我要录一下。”说完了才发现几乎是命令的语气,赶紧又补了一句,“辛老师,可以吗?”她和我比了个OK的手势。我打开摄像机。
                                                    “很高兴能有缘和同学们相遇。希望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互相配合。祝同学们学业有成。”带着得体的礼貌的微笑,简单的三句话,不得不怀疑她是在敷衍,心里像梗着什么,我默默地关了摄像机。
                                                    “谢谢辛老师。”向她道了个谢,心里却在纠结是否要送她礼物,怕是得到一个客气的微笑和道谢。
                                                    “走吧,我去班里看看。”她拿起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1-11 19:46
                                                      “等一下,我有个东西想送你。”我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她又坐回了椅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我把在手里攥了好久的盒子递给她。
                                                      她倒是一改往日的持重,居然没有把盒子放在一边礼貌地道谢,而是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摆弄了几下,“介意我现在拆吗?”
                                                      我笑笑,“拆吧。”
                                                      她迫不及待地拆开,我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她拆。“好漂亮啊!”她笑容灿烂,我一时判断不出这是真笑还是假笑。
                                                      说着,她把一只白皙如玉的手臂伸到我面前。我不解地看着她。“笨,给我带上。”她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我弯下腰,拉过她的手,紧张而笨拙地给她带上,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带饰品。我能感觉到她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带完了。她得意地晃了晃手臂,潇洒地拿着书站起来。“谢谢你啦,小帅哥,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说到后面时语气郑重得很。我心里舒了一口气。
                                                      “辛老师,教师节快乐。”终于说出了老早就想说的话。
                                                      她揽过我的肩膀,“走吧,卓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11 19:51
                                                        本以为教师节就这么过去了。下了晚自习,我习惯性地走得很晚。学校的路灯发出昏暗的光,我走在一个人没有的小路上。正背着这一天学的政治。
                                                        “卓琰。”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着实吓了我一跳,这个点我认识的人都走了,怎么会有人叫我。我继续往前走,充耳不闻。“宋卓琰。”那声音大了点,是个好听的女人声音,原来是辛皓瑜。
                                                        “辛老师,你还没回家啊?”我看着来到我的身边的女人。她笑着看着我,“这不把班级学生都送走了才出来呢?你也走的挺晚啊。” “我比较磨蹭。”我和她并肩往门口走,学校很大,走到门口还大概需要十分钟多吧。两人在夜色中散步?这算是你给我的一份礼物?我抿嘴笑了起来,享受此刻微风习习的浪漫情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1-11 20:10
                                                          她脸上难掩疲惫的神色,确实看了一晚上自习实在是一个累人的活。“卓琰,你的礼物是我这个教师节收到的最喜欢的。”她柔柔地声音传来。这个教师节?看来之前你也收到不少好的礼物么,也是,你那么漂亮收到的好礼物一定不会少。 “谢谢美女的欣赏咯。”我调侃着说出这句话。她居然露出个惊讶的表情,也是,之前我从来没和她这样说过话。
                                                          “你在哪儿住啊?怎么回去啊?”辛皓瑜问我。“我家就在附近,走着回去就行了。”我告诉她。“呦,这是家长来陪读啊?特地租的房子?”她问。“是啊,你呢?”我也关心一下她。“我的车在门口停着呢,我开车回去。”她答道。不知不觉走到门口,她拉住我,“我送你一段。” “啊?不用了吧,很近的。”我下意识推辞。“正因为近才要送你,快上来。”她拉我。我推辞不过,坐上了她的车。“以后不要一个人走的这么晚了,一个小女孩儿多不安全。”她边说边瞄了我一眼。看到**在椅背上那副少爷样子,噗地一下笑了出来。“虽然看着不太像,但确实是哈。”她揶揄我一句。还说我,你比我长的危险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1-11 20:36
                                                            “到了。”我跟她说。
                                                            “具体哪栋我开进去。”她又说。
                                                            “不用,你出来很麻烦的。”不是吧,这么热情。
                                                            “这么黑,很危险的,给你照个亮也好。”她语气坚定。我知道此刻和她纠结是在浪费她的时间,只好指导着她开进去。
                                                            到了单元楼下,我下车,绕到她驾驶室那边去。“晚上开车小心点,回家快点睡吧,你好像很累了。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
                                                            “你这是说什么话,才几分钟。和我还这么客气。”她皱眉,好像真的不太高兴了。
                                                            “再见,辛……老师。”我居然鬼使神差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握着方向盘的骨节分明的清瘦的手。她笑了,“晚安,卓琰。”
                                                            进了单元楼她的车依旧停在下面,我抱着怀疑的态度进了家门,把灯打开,并打开窗户,把身子探出窗外,冲她停车的位置挥了挥手,这才看到窗外她的车发动起来。
                                                            一阵风吹来,我的鼻子居然发酸。这个心细如尘的女子。她对所有人都这样吗?不见得,那样会多累。我竟是那个无意间被她偏爱的人吗?我竟有这个福气?还是洗把脸去刷题比较现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1-11 2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