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岷吧 关注:3,781贴子:71,713

【原创/短篇已完结】Delusional person.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篇短篇已完结,请放心入坑。
约摸9000+Character .
1L说明,
2L艾特,
3L作备用。
不会一次性发完,给大家留悬念。
图源网图,侵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12 22:16
    审核图说明:审核人数过少,自行填补。若有增加将在楼中楼说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12 22:17
      @逝者如斯◆ @慕辰苏苏 @魅蓝神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12 22:18
        备用楼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12 22:18
          围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12 22:19
              「炎岷」「审核组作业」「标签:」
              
              「略带翔岷」
              
              「永生」
              
              「责任」
              
              「生活习惯」
              
              ————————
              
              Chapter 1重临
              
              Chapter2 徘徊
              
              Chapter 3 挣扎
              
              Chapter 4 无谓
              
              Chapter 5 妄念
              
              Chapter 6 隔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12 22:20
                
                Chapter 1
                
                被烟火焚寂的森林,枝头树梢间不间断地滴落着灰烬,警示着过往来人。月落星沉间稍纵即逝的乌云,云卷云舒而致使朦胧。无意间远处幽径飘来一阵萤火,在树枝间穿梭。
                
                “嗒,嗒”籽岷穿着皮靴,从天目相接的地方走过来。一路上踩碎几块土堆,或踢翻几块小石子。还染着火焰的灰烬从森林枝头滴落,滴在了皮靴上面。
                
                无所惧。黑暗永生者,被诅咒的那一刻起便担任起了守护【羸烬之森】的责任。同时,也只能生活在无尽黑暗之中。
                
                籽岷眯起眼,哈起一口热气。朦胧的雾气瞬间让他的眼前模糊不清。
                
                或许是要买副眼镜了?他想。
                
                无所谓了吧。反正死或不死都是一样的结局,有什么好期盼的。籽岷沉默了一下,抬起脚,往更黑暗的深处行走。
                
                ——————
                
                “呼嗤—呼哧——”黑发少年能深切地听见自己大口喘着的呼气声。但他也未在意如此之多,只是不停地往前奔跑。枝头的灰烬不断掉落在他的身上,烫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痕迹。
                
                「逃,必须逃出这里。」这个信念一直支持着他羸弱的身躯不断地做出消耗的动作。
                
                即使如此渺茫,也依旧拼死一博。
                
                灰烬掉落在了他的皮靴上面,白衬衫上有一块一块的焦黑痕迹。棕色的眼睛里闪过了几分绝望。
                
                终于——体能耗尽倒地。他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气。却又被此而呛到。
                
                后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惕,僵硬地回头后,瞳孔瞬间放大——
                
                那是?!什么!?
                
                ——————
                
                “你是谁?”籽岷淡淡地看着眼前戴着黑框眼镜一脸局促不安的少年。
                
                皱了皱眉,又道:“为何在【羸烬之森】幻境中?”
                
                啧,【羸烬之森】如果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让外人进来的话,这里面的奇珍异宝早就被哄抢一空了。进来的方法,只有精神与幻境时间准线轴所产生连接,亦或者是用精神力与幻境之术结合这两种方法。
                
                第一种只有远古时期的那位被歌颂的英雄才能做得到,第二种又只有强大的幻术师才能做得到。
                
                上述无论哪种,这个男人,都不能留!
                
                籽岷想着,皱眉,握紧了挂在腰旁的匕首,眼中闪过锐利和杀意。
                
                少年似乎是感受到了籽岷的不善,僵硬地挥了挥手,道:
                
                “咳,不要这样嘛。我叫炎黄,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骗人。”籽岷眉目清冷,毫无起伏的声线毫不留情地揭穿了炎黄拙劣的谎言。
                
                嘁,在他面前耍骗术?他怕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即使是被揭穿了谎言,炎黄也丝毫没有尴尬。带着笑容说道:
                
                “呀啦呀啦,被你揭穿了。那好吧,我是炎黄,是骑士团的一名骑士。”
                
                该说他天生粗神经吗?难道没有丝毫质疑为何他能如此轻易地揭穿他的谎言呢?籽岷抚了抚下巴。算了,再观察几天吧。
                
                危险人物,总要留在身边才安心。
                
                ——————
                
                “啊——”黑发少年大叫一声醒了过来。他伸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拿出了摆在床头的药粒,服用了两颗。然后,再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埋在被窝中不断地颤抖。
                
                陷入这个梦境已经两三年了。每次他都挣扎着要醒过来,但总是会被一股神秘不知名的力量制止。他依稀记得,这股力量很是沉重,却又带着温和……不是一般的矛盾。他对于这种事情,只能嗤笑着自己庸人自扰。
                
                “IL donodidio, Felice, tristerisultato.”
                
                有一个温和的男声在他的耳边呢喃着这句话。安抚了他暴躁的心。但是……大脑却不停地质疑着。身体却事与愿违,违背了自己的本心。
                
                怎么办呢……
                
                罢了罢了,想这么多干什么呢?起身吧。
                
                少年瘦弱的身躯从床上艰难地起身,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便出了房间。
                
                如果有有心人观察,便会惊讶地发现,这个房间与全黑无异,即便是房间里仅有的一盏电灯,也是灯光昏暗。
                
                “医生,我病了。”少年端坐在椅上,垂着头说道。
                
                “哦?是吗?”医生笑了笑。他扶了扶脸上的黑色镜框。“看你这样,的确是病了呢。”
                
                “我生了什么病?”少年闷闷的声音从头发底下传出。
                
                “唔呢……是一种光线恐惧。”医生的面容突然严峻起来了,“外加自闭症。”
                
                “是……这样吗?”少年毫无波澜的声音传来。
                
                “是的。需要长期观察治疗并且服药。”医生笑了笑。
                
                “那么,我来你家观察吧。顺便帮你看看你的身体如何。光线恐惧所导致的黑暗环境会让你身体溃败的。”医生将桌面上的资料整理,扣进了文件夹中。
                
                “嗯。”少年答应了。
                
                走出诊所,少年的身体下意识一颤。他用手捂住前方。
                
                果然……还是很讨厌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12 22:21
                  他突然看见了远处正有人在训练,是他一生不可得的场景。他看见站在高台上的骑士团团长——炎黄。青年所具有的桀骜不驯与成熟被他适当地中和在了一起。他霎那间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怦然一跳——
                  
                  “炎……黄?”少年悄悄地将这个名字在唇舌间细嚼了一遍,带着许些自己不知的韵味。
                  
                  奇怪。
                  
                  他抿了抿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12 22:21
                  把自己审核组作业放上来的真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3 06:04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11-13 09:43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11-13 22:09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17 16:18
                          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17 16:18
                            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17 16:18
                              ……你为什么还在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17 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