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吧 关注:2,916贴子:26,870
  • 13回复贴,共1

二十九年老强的真实经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今年42岁,强直二十九年,经历了许多,和第一个强直性患者一样。但现在我有工作,有家,有老婆,有女儿,有儿子,我觉得我一点不比正常人差,现在把经历写出来,愿能给大家一点启发。


回复
1楼2018-11-14 16:45
    一、AS之初体验
    先自夸一下,从小咱品学兼优,聪明伶俐,就是身体不大好,每年总得感冒几个月---大概就是所谓的先天不足吧。记得小时候经常打针,往屁股上打,打得走路一瘸一瘸的。那时候都是玻璃针管,钢针针头。经常见身为“赤脚医生”的妈妈用一个小金属锅,把些针管、针头放里边煮。妈妈用一只小小的砂轮,在一只小玻璃瓶上转一一下,发出悦耳的“吱吱”声,然后麻溜地用手一掰,“啪”,小瓶开了。长长地针头插进玻璃瓶里,“滋”一下药液吸进了针管。“趴下吧。”妈妈轻声说。妈妈打针不疼。来打针的人都这样说。但屁股的面积是一定的,扎的针眼多了,就会有硬块。走路会疼,热敷也不太管用。经常感冒的日子一点儿也不影响我无忧无虑的童年如风般一晃而过。


    回复
    2楼2018-11-14 16:46
      1990年,我上初一了。有次学校组织运动会,有一项万米越野长跑没人愿报名。做为班长的我当然得做表率了,积极报了名。当时不知道,这一小小举动,改变了我的一生(所以提醒大家,不要强已所难,做些力所不及的事情,凡事顺其自然,视自己的能力而行)
      跑完万米长跑,就开始浑身酸痛。当时没在意,父母也没放在心上。肯定是累得,休息几天就好了。但是酸痛,我记得是从脚后跟开始的,然后是膝盖,再后来到了胯,疼个无止无休。
      祸不单行。有次骑自行车,车轮卡到路面上的小坑里,快速行驶的车子一下摔到了。两膝猛得跪到地上,好一阵子爬不起来。几分钟后才起来,活动一下,艰难地推着车子走了。


      回复
      3楼2018-11-14 16:46
        疼痛是越来越严重,以致于每走一步都钻心得疼。父亲的朋友来家里玩,最先发现了这个情况。他很认真地劝父亲带我去医院看看。父母当时仍未在意。他们是很勤奋工作的人,只是不太在意自己的孩子。过了几天,父亲带我去县里医院。医生是他的一个朋友。他让我躺在床上,摸了摸,捏了捏,敲打了一下,然后让我去拍了个片子,就请我和父亲去家里吃了一顿,就结束了。“没事,小孩正在长身体,长急了,有时候免不了这里疼那里疼的!”
        这是我的第一次AS就诊!开个一个公的众的号,叫“强直之打不死的小强”,我会发一些文章和照片视频什么的,欢迎大家搜索关注


        回复
        4楼2018-11-14 16:47
          从县城医院回家又过了几个月,疼痛慢慢由脚后跟、膝盖,发展到胯,再就是骶髂关节,尾椎也疼,腹股沟也疼,屁股里面不知什么地方也疼。反正一个字,疼。不分白天黑夜,不疲倦无止休地疼。现在不光是行走困难了,连下蹲也蹲不下了。微号壹的捌的贰的陆的肆的陆的陆的贰的玖的零的柒


          回复
          6楼2018-11-14 16:57
            重点介绍怎么医治的,大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16 08:04
              这个贴吧不太专业,建议你到“强制性脊柱炎”这个吧里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16 08:06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27 09:42
                  我拿你的经历给儿子看,说这孩子糟了很多罪,儿子说他不是孩子,应该和你一样大,果不其然,我43,属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6 12:44
                    同岁,我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9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