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月镇吧 关注:171贴子:37,215
  • 48回复贴,共1

【咳咳】那什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

我和
若伊

生日
你们

什么
表示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15 16:06
    顺便一提
    许墨生日快乐
    虽然我早就退游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15 16:09
      生日快乐,若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15 17:47
        这就是你带头水贴的理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1-15 17:50
          生日快乐小若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11-15 21:23
            迟到的生日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16 05:01
              生日快乐,另外若伊是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6 22:54
                【毕役】(迟来的生日礼物)
                久违地换上,已不知放了多少年的晚礼服。毕役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人样,看向着中间那位小寿星。
                当然是若伊,精致的脸上鸢鸢啭啭的笑,比起以往那眯起眼睛的小妖女表情,此时她的笑容才是真挚,迷人。
                她的周围围了一大群人,有生面孔也有熟面孔,都在华美明亮的灯光下,亲如朋友地交换着礼物和祝福,仿佛相识已久一般,却只因中间那位神奇人物悦耳的声,浅浅的笑。
                不禁察觉自己已经迈开的脚步,毕役取出一个盒子,穿过嚷嚷的人群,来到中间那位伊人身旁。
                “嗯?毕役?”
                若伊转过身来,微微惊讶的看着毕役,用好听的声音问到。
                很显然,她没想到以她和毕役的关系,这个眯眯眼会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你怎么来了?”
                “怎么,终于记住我的名字了?”毕役学着阎某人原地发射一对白眼,“亲爱的?”
                “噗嗤……不好意思♪”
                若伊莞尔,这个家伙居然学自己。
                “Emm……为了惩罚你没有叫我亲爱的,我命令你收下这个。”
                说出一个一丁点儿也没由的惩罚原因和一个稀奇古怪的惩罚,毕役脸不红心不跳,抬起盒子送到若伊身前。
                若伊很显然被毕役的话激起了好奇心,当然,她也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天知道这个眯眯眼会不会往里面放个凋零什么的,不知道曦月镇能不能撑得住。
                不过她所有的应对计策算是落空了,里面是一套洋服。
                “不试试吗?”
                毕役用更加低沉悦耳的声音说道,把脸凑近,嘴角微微上扬。
                “嗯♪”
                用MC的游戏系统,洋服倾刻间就衬托起了若伊姣好的身材和精致的容颜。漆黑的布料映射出耀眼的光泽,仿佛整个空间都因为这佳人变得生动了起来。
                “亲爱的,好看吗?♪”
                不知是哪个聪明人弄出一阵风来,马尾和丝带轻轻随风舞动,那种刹那间的朦胧,定是美之神的得意之作。
                周围的人都看得痴了。
                毕役感觉自己萝莉控的观念有点动摇。
                “好看。”
                伏起若伊的手,理平褶皱,“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依靠快捷键啊……唉,总觉得把你的手挡到了,怪可惜的。”
                “嗯,这你可要赔偿我……原来你还喜欢丝袜足?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若伊把脚轻轻抬起,回了一句。
                “不觉得很衬托你的诱惑力吗?”
                “这里可不是mc,要是我脚痛了可没人背我呢♪”
                “我怎么感觉你要我背你似的?”
                “那是当然咯,这可是你让我穿的,我一定会乖乖的,保证不骑疼你的♪”
                “那我一定要躺着。”
                “……变 态!雪月救我!”
                一旁的雪月本来就跟见了鬼似的,这么一倒腾更神魂不定了。
                ……
                经过一番闹腾,毕役找了个空位坐下。
                虽然自己趁若伊过生日精神放松的时候去坑人家很不对,不过他依旧不亦乐乎。
                嗯,虽然自己平时也可以坑到……会说话就是好!
                给自己倒了一杯,毕役放松身体,把眯眯眼彻底地闭上,打算休息一下。
                “大哥哥,你是谁呀?”
                是小萝莉的声音!
                毕役滚席站挺,望见右侧一个和若伊有七八分相似,身高却只有一米三几的小萝莉。
                毕役想起来了上次他以为这个小女孩是若伊女儿,还闹出个大乌龙来着。
                “嗯……大哥哥我叫毕役,我们以前见过一次哟。”毕役把自己称为大哥哥脸不红心不跳。
                “嗯……不记得了,我叫若伊,和姐姐一样的名字哦!”
                这种事只有你姐干的出来啊!
                等等,这个孩子现在还是跟着若伊对吧?
                那她以后岂不会被若伊调教成……
                毕役脑补出了一副清纯萝莉被调教成腹黑面具女的,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悲惨故事。
                不行不行不行!一定不能让眼前这个可爱的孩子变成像若伊那样性格恶劣的小妖女!
                “哦?是这样吗?来跟我说说你姐姐吧。”毕役打算先了解一下若伊在这个小若伊心中的形象。
                “哼,我姐姐可厉害了!经常保护我!听姐姐说,她现在正在对付一个非常变态的眯眯眼!”
                眯眯眼……说的是我吧!?
                “诶,大哥哥,你眼睛也好小啊,不过看你长的挺帅的,应该不是那个坏蛋。”
                是是是,当然不是,千万不是啊!
                “对,对……对了若伊,我给你个小礼物好不好?今天也是你的生日对吧?”
                “嗯,是哦。礼物是什么?”
                小若伊两眼放光。
                毕役笑了笑,掏出个不知从哪个沙盒游戏里偷出来的工作台,又拿出一块不知从哪个射击游戏里偷出来的紫色魔法碎片和不知从哪个人家里偷出来的风铃,弄了几下,“变”出一套崭新的衣服来,套在小若伊身上。
                “哇,好漂亮!”
                孩子终究是孩子,这不,谢过毕役就跑向若伊那里去“展示”了。
                “我还想更深入交流的说……”
                毕役还回忆着那不经意间碰到小若伊脸上的感觉,希望她不要讨厌自己手上的老茧。
                远远眺着那两人,毕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早已忘却了时间的生日。
                ……算了,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举起那杯早已倒好的酒,毕役轻轻念道∶“生日快乐,若伊……们。”
                饮尽,愣愣。又念∶
                “生日快乐。”
                倾尽,长泯,长眠。
                ……
                若伊∶“我去这家伙直接睡我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24 22: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24 22:11
                    冒昧了……好久不见,若伊。
                    请问若伊在戏里会弹钢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10 15:42
                      忽而发现,马上就要到若伊今年的生日了呢。为了防止当天我没得时间上线,所以先早点祝若伊生日快乐吖!(是不是太早了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1-12 13:40
                        这是一条来自本周五的留言:
                        若伊生日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12 18:50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日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15 19:55
                            毕役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生日派对才刚刚结束,若伊也才刚刚送走最后一位来宾,我们的小寿星才刚刚有了些许倦意,毕役才刚刚接过若伊家的门把手。
                            “毕役?”
                            若伊把手放在灯钮上,略带讶异地说道。
                            “嗯,我来晚了,但不晚。”
                            牵着瓴,背着一个用棉布包着的长盒子进屋,毕役丝毫不在意刚刚那句话矛盾的地方,把那架钢琴打开,摆好谱子,又在钢琴上面放了一盆绒球葱。
                            若伊忽然觉得今天的毕役有些违合,可哪里违合又说不上来……而且,他打开钢琴做什么?弹一曲?
                            “若伊,你的手怎么样?”
                            像是知道若伊的疑惑,毕役一边解布一边问道。瓴端来两个凳子,坐在其中一个上。
                            若伊知道这是请她弹琴的意思,但还是问道:“唔……你要做什么?”
                            “生日礼物。”
                            毕役从长盒子里取出一柄二胡,坐在另一个凳子上。
                            “?”
                            “若伊,放心,没让你弹肖邦。”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怀疑了。”
                            “请信任我,否则我就像上次一样睡在这里。”
                            “无赖啊你!”
                            若伊有些生气,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讨厌了?
                            可语气有些硬了,不像平常那样……
                            若伊这才发现毕役违合的地方——他没有笑。
                            ……也许是真的困了,若伊不愿多想。久违地坐在钢琴前,用妈妈哄孩子睡觉的语气说:“就一曲,弹完就走哦。小若伊已经睡了,不许太吵。”
                            “嗯。”
                            两人都难得地温柔。
                            ……
                            若伊的手指如花间的蜂鸟,于黑白之间跳跃,每一次落下,都是一阵阵音符的跳跃声。
                            毕役的弦丝如太常的流水,于灰淡两边缠绵,每一次往来,和着一层层梁音的叹息声。
                            这是《从前慢》,一首略带忧怀的曲子,优美的曲调于若伊指间婉转,很适合这个安静的夜晚。
                            瓴负责唱,雏鸟般清脆的音里,生机盎然。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若伊忽地有些醒了,为这一切惊奇。
                            “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两人忽然就停了。
                            若伊刚弹下第一个音符,有些不解地望着两人。
                            毕役和瓴,用几乎一模一样的,温暖的笑容望着若伊,像是在期待什么。
                            “哼……”
                            若伊开始弹了,毕役也是。
                            这次开口的却不是瓴,而是若伊。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若伊的声音很好听,就和她指间的音符一样。
                            瓴开口了。
                            毕役也是。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曲子尽了。
                            不是若伊,而是毕役的左眼角生了一滴泪。
                            一夜芙蓉生红泪。
                            ……
                            “你哭了?”
                            若伊又恢复了原来那副小妖女的模样,看着毕役。
                            “嗯,想尝尝?”
                            毕役也恢复了原来那副眯眼笑的摸样,左眼角的泪现得突兀。
                            “呕呕呕,一定有油的味道。”
                            “我经常洗头的。”
                            两人对视一眼,忽地都笑了。
                            “你原来会二胡?还挺好听。”
                            “你不也会钢琴?更好听。”
                            毕役站起身,走近若伊,从那个绒球葱盆里取出一盒磁带。
                            “若伊原声,我能珍藏吗?”
                            毕役左眼角的泪不再突兀。
                            “……嗯,可以吧。”
                            若伊笑了。
                            再闲聊几句,毕役把那盆绒球葱送给了若伊。毕役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说道:“晚安,可爱的小寿星。”
                            呀吱,门关上了。
                            灯熄了,瓴在路边等毕役。毕役一边走,一边呢喃着最后的旋律。
                            “现在,的,锁,也好看,钥匙还是老样子。”
                            “我真是,一个,大笨蛋……”
                            ……
                            《从前慢》是刘胡轶根据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木心先生创作诗歌进行改编的歌曲,但我个人更推荐彩虹乐团的合唱版。
                            对了,我突然发现,你生日夹在我爷爷和妹妹生日的中间耶,咋天是我爷爷的生日,今天是你的生日,明天是我妹妹的生日。
                            生日快乐,若伊!这次,我没有迟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15 23:51
                              为什么我以前会问若伊是谁,那时候还没入坑吗


                              收起回复
                              18楼2019-11-19 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