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异世界的姐妹很...吧 关注:9,425贴子:9,397
  • 9回复贴,共1

【第一部】第五報告-第三十三記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用字真的有點精簡
直譯之後我複檢時覺得自己整篇簡直像機翻..........


回复
1楼2018-11-16 11:52
    §§§




    從維爾村至森林之間蔓延著一片草原。
    被準備的跑蜥腿腳很是矯健有力。
    貫穿大地的聲音以及驚人的搖晃。不變的景色以教人驚訝的氣勢流向後方、強風拍打身軀。

    明明應該是初次騎乘跑蜥、艾梅莉亞卻緊緊抱住我的身體、沒發出一聲悲鳴。儘管說是來支援我、真是了不起的毅力。

    「艾梅莉亞、你知道那些傢伙現身在何處?」

    「……是的。森林的、主道、步行著……的樣子」

    斷斷續續擠出聲音。

    ……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

    喝醉酒的時候我就在想了、艾梅莉亞貌似有時會誇大其辭。通話中時雖然給人一種總是冷靜而完美無缺的印象但實際情況似乎又不一樣。或許有提醒注意其言行的必要。

    由於會很不妙的樣子、所以我悄悄地施加了神聖術。在這種時候、我才會覺得自己是僧侶真是太好了。
    體力、狀態異常回復了的話無論如何顛簸都沒問題了。

    身後有艾梅莉亞在慢慢起身的氣息。

    她宛如狡辯似的說道。

    「……我沒有說謊。無論是酒力還是乘騎物」

    「是嗎」

    「只是……該說這實在是預想之外嗎……仿佛內臟每分每秒都在被攪動一樣……」

    畢竟上下晃動太劇烈吶……我也有過這種經驗。所以也沒特別打算責備你。
    見我沉默、像是察覺到我想說什麼話似的開始娓娓道來。然後宛如發射空氣之中的波紋一樣的奇妙氛圍搖晃腦髓。這是在近處行使探知系魔法才會感覺到的獨特氛圍。

    「……在維爾之森大道的約中間點。並沒有戰鬥中的氛圍」

    「能跟格蕾莎對話?」

    「……以這速度移動時是不可能的。通話時必須要以通話對象的所在進行探知和通信、這速度的話無法確定對象的所在之處」

    曾耳聞過通信魔法是仍在發展途中的魔法。那多少有些制約也是無可奈何。
    魔力有限。貌似還沒問題的話那應當節約點為好、嗎。

    但是、反過來說假若行使探知魔法的人數有兩個的話,通過交替休息令魔法常時行使一事或許會變的可行也不一定。果然申請派遣絲緹芬過來這舉動沒做錯。
    我選言慎詞開口。

    「格蕾莎被趕出來時是夜晚。再說、魔族夜行性的居多。在日間遭遇的可能性應該會很低吧」

    「……聽著感覺這話像是說給自己聽呢」

    真是在奇怪地方很敏銳的女人。

    「雖然想反駁、但這麼想過也是真的。然後、最終如何還是要視乎藤堂的運氣怎樣」

    何時何地做了什麼也不奇怪。被什麼所牽扯也毫不奇怪。
    總體而言是個不知想做啥的男人。儘管機率很低但仍有和魔族遭遇的可能性。再說、記載在歷史書中的英雄全都身懷呼喚麻煩事的命運力。真是沒有比這更麻煩的事了。

    「最差、只要藤堂仍活著就能回復的過來。格蕾莎先暫且不論、莉米絲也好亞莉亞也罷雖然只是口頭上卻真的有打算保護那傢伙的樣子。至少能成為低等級的誘餌吧」

    「之後不會來抗議?」

    那關我屁事。表面上我可是被逐出隊伍了啊。


    回复
    4楼2018-11-16 12:13
      儘管有從村子至維爾之森的距離不怎麼遠這一點在、可驅使跑蜥約一小時、就看到森林的入口了。

      平時總是有幾組傭兵在也毫不奇怪、不過此刻入口周圍卻完全沒人。
      一時之間的村子進出限制和封鎖森林等事、雖然都只是誘導藤堂往下一個城鎮的謊言、但有危險魔物出沒的事實早已傳達給了傭兵們。他們對危險很是敏感。不、不敏感的話在那業界甚至活不下去。因為他們所求的並非冒險而是地位和名譽。若沒有相應理由的話想必不會挑戰未知的危險吧。

      儘管大道相當寬廣、可跑蜥卻進不去這茂林之中。

      藤堂他們理應也是徒步。所以要是中途棄騎的話、還不如放置在森林外邊為好。

      放下蹣跚的艾梅莉亞、立即把跑蜥拉到入口側。不綁繩子留下來。馬的話先姑且不論、以跑蜥的筋力來說若非是魔法鎖的話也只會被扯斷。作為代替我用力下令。

      「待著」

      跑蜥聞言瞳孔變細。幾秒後、才終於冷靜下來似的當場伏下。真是既聰明自尊心又高。我"碰碰"拍向其脖子。

      「行李要怎麼辦?」

      「帶著去」

      在這森林淺層棲息程度的魔物雖說想必沒有能戰勝跑蜥的、但或許會有心血來潮的傭兵路過。發展成盗竊。故此在這點上傭兵並信不過。

      就算會因此變得擁腫也沒辦法。到戰鬥時再放下就可以了。
      艾梅莉亞下來、拿上承載物中最大最重的背囊、背上。雖說包含上至食物下至野營道具,以及戰鬥會用到的武具等所有物品的重量,但問題不大。儘管想要藤堂被給予的收納魔導具、但那是非同小可的貴重品。就算受到教會的支援我也沒能入手。

      背上背囊的艾梅莉亞她仿佛生悶氣似的說道。

      「我也能拿」

      「在森林行進的經驗?」

      「……沒有。不久前、與藤堂等人同行是第一次」

      「55的等級是怎麼升來的?」

      「靠地下墓地的不死系魔物」

      屋内和屋外的情況不同。我習慣了。完全習慣。這種程度、算不上什麼負擔。
      於我而言最教我困擾的是中途倒下。所以我指向放著可以馬上使用的聖水的背包。

      「拿這個」

      「……不會降低敏捷性嗎?」

      「我需要的並非敏捷性而是耐久力和筋力」

      「我認為阿雷斯先生稍為有點保護過度」

      「那麼想背的話等有餘裕時讓你背個夠」

      這不是保護過度。也非溫柔。僅是高效而已。
      艾梅莉亞像是放棄似的接過我伸手拿著的背包。雖然想幫上忙的心思令人感激、但人有著所謂的適性在。

      「作為代替定期告訴我他們的位置。那樣對精神相對地負擔較輕。而且可以的話我想行動時總是能搶佔先機」

      「我明白了」

      艾梅莉亞一邊點頭確認、同時將視線轉向後方的森林入口。
      確認時鐘。離日落尚有一段時間,可以的話真想在那之前把事情解決掉。不可能嗎。




      回复
      5楼2018-11-16 12:19
        §§§




        知道藤堂他们的位置有著很大的好处。艾梅莉亚的探知魔法能在远离藤堂他们数十公里的地方捕捉到他们的所在之处。

        一边不时使用探知魔法确认藤堂位置、同时在森林中快步前进。现在藤堂他们貌似在整备好的大道上行进著。
        大道出现的魔物很少。如果目的是升等、不离开大道进入林中很奇怪。总有种讨厌的预感。

        皱起眉头、一边让思考运转起来、同时用力地握著锤矛敲向出现的树木恶精。连认真起来都不需要。这只是我还在十多岁时也能打倒的魔物。
        发出喧嚣风声似的悲鸣、枯木一般的身体被吹飞、变成没有寄宿生命的仅仅木块。我习惯性地挥了两三次锤矛、确认手感。

        「……真是教人难以想像是僧侣的身手呢」

        「就算是艾梅莉亚想必也不会被这种程度的魔物所耽误吧。虽然等级提升到55后、这种程度的魔物无论打多少也无法再提升等级就是了」

        说来难听但杀生是我的专长。长久以来提升著等级。歼灭著异端。
        僧侣之中不习惯杀生的人不在少数、其中更不乏只能打倒唯退魔术有效之不死系魔物的人在,但我不同。

         魔獣也好、不死种也好、恶魔也好、恶灵也好、龙种也罢――就算是人类、只要是对象就不会踌躇。不、该说只有这种人才能成为异端歼灭官。

        虽说习惯了后每当行使探知魔法之际、都能感知到这类气息、但藤堂他们想必还做不到吧。
        勇者一行的反应没有异常。虽然对方步伐挺快、但这边也有在确实尾行著。而且魔物出现之际花费在战斗上的时间也有差异、两者距离在渐渐缩短。

        然后发现违和感是结束进入森林后第十回战斗的时候。
        扑杀下位魔狼、拂去占在锤矛的血后、稍稍伸展手腕。转身望向从后跟来的艾梅莉亚。

        「……魔物多过头了」

        「魔物、是吗?」

        「进来后已经战斗过十回了。明明走在大道上,这数量很奇怪」

        虽然作为让魔物避开的对策并不完善、但猎人频繁通过的人工道路会令魔物生嫌。
        此时此刻、虽说深层的魔物尚未出现、但也有著与冰树小龙同样的其他魔物被追迫且赶出地盘的可能性在。

        稍稍绷脸集中精神、让感觉研磨澄澈。暗之眷属的气息――没有。

        舔舐嘴唇。是偶然吗? 确实、偶然发生了数次战斗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也要考虑到万一。
        或许差不多抢先绕到藤堂他们行进方向的前头会较好也不一定。万一、恶魔出现的话我也能做对手。

        「要离开大道。跟上去咯」

        「好的」

        「提高行进速度。疲劳程度如何?」

        「没问题」

        到底有几分真……不、相信吧。只能相信了。等级55的话理应还没问题才对。
        是她自己说想要跟过来的。而且才刚被指责保护过度、不需要对她手下留情。

        艾梅莉亚也并非**。不行的时候应该不会勉强的。
        最差如果倒下的话背著她走就行了。

        「能一边展开探知一边走吗?」

        「……可以」

        「极限维持时间是?」

        「……一小时左右的话不成问题。而且有拿著魔力回复薬、算上使用的话能维持更久」

        一小时吗……真短啊。
        魔力枯竭亦即意味著意识丧失。也有必需通话的可能性在、要常时展开的话是不现实的、吗。

        「那麼、常时展开就算了。定期确认有没有大家伙就行」

        「我明白了」

        得到艾梅莉亚的回应后、踏出大道一步。此时忽然想到,维尔之森生长的树木树龄高又粗大的居多。
        试试也好向艾梅莉亚询问。

        「比起在地上走著在树上飞奔更快。能办到吗?」

        「……阿雷斯先生到底把我想成是什麼了?」

        果然不行吗……。


        回复
        6楼2018-11-16 12:2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1-16 12:2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1-16 15: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6 17: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16 18: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11-19 08: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03 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