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男生子吧 关注:37,619贴子:948,589

【原创】香蜜同人——不辞冰雪为卿热 (润玉✖️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玉儿~


回复
1楼2018-11-16 19:36
    第一章


    距离上次神魔大战,魔界和天界井水不犯河水地共处了千年,六界一片太平盛和之相。而这日,魔界的卞城王却出现在了蛮荒。
    蛮荒处在六界之外,是原先六界都不愿意管辖之地,也被称为流放之地。卞城王也是头一次来这蛮荒之地,却不想本以为的贫瘠荒凉之地也有山清水秀灵气充足的好地方,诸多妖魔散仙在此修炼,虽比不上天界,但也称得上是钟灵毓秀。
    蛮荒能从万年前的流放之地发展到这般地步,都要归功于离渊山的白泽一族。
    白泽,祥瑞之象征,生而知之,从远古时期便是守护天下福泽的瑞兽。不过除了龙凤族日益强大,其余上古神兽都逐渐式微。白泽一族自数万年前六界大战伊始便与龙族产生了嫌隙不愿参与纷争,才被当时的天帝流放到蛮荒。却不想白泽一族却真在这蛮荒之地扎根,从此不再参与六界之事。
    而蛮荒却从原来的荒芜之地受白泽的祥瑞之气影响逐渐发展到今日,整个蛮荒之地无论妖魔鬼怪还是凡人散仙都以白泽一族为尊,受白泽族管辖。
    今日卞城王来到这离渊山,便是想要求见白泽的少主。据说白泽族纯正血脉日渐稀少,近万年也不过才得了一个血统纯正的白泽幼崽,自然是珍爱万分,再一想到魔尊魔后所求之事,卞城王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怕是有些难。
    离渊山上银练瀑布旁的洞府,珍奇仙草花卉竞相绽放,妃色落霞横跨在天水之间,将这座小巧洞府笼罩其中,映衬出别样的温柔绚丽。这便是白泽现任少主的所居之地,由一小鹿妖引到此处等待了半天,卞城王还是没有等到白泽少主,心下不由得更加慌张,这摆明了是不愿见客。
    正无奈张望之际,却突然发现银练瀑布旁多了一抹窈窕身影,那是个身着绿衣的少女,估计是这山中修炼的小妖。卞城王便忍不住上前套近乎,看看能不能套出关于这位少主更多的消息“这位小友不知如何称呼?”
    那抹纤细的身影顿了顿,似乎没想到会被人打扰。卞城王便忍不住凑近了两步追问道“不知可否向小友打听些消息,本座必有重谢。“
    清越柔婉的笑声蓦然响起,少女回眸粲然一笑“不必如此客气,小妖名唤舒苒,您想打听些什么,尽管问我吧。”
    卞城王却呆了呆,眼前的少女称得上是天人之姿,清丽的容颜让人一时错不开眼,眉心间一道淡金暗纹若隐若现。虽不及魔后锦觅六界第一美人那般国色芳华,却也绝对是这六界之中排的上的美人,又转念一想此地是蛮荒,怪不得六界之中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位美人。更令人惊奇的是少女一举一动之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不似花香果香,清淡的香气让人不自觉心境沉定,体内的灵力却被隐隐催发。
    怕是哪株万年仙草修炼成的小妖,身上奇香居然有如此功效。卞城王这一出神心思便不由得走的越来越远,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面前的少女却还是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眼神中没有丝毫不耐,甚至是…饶有兴味?
    “本座今日前来是想拜见蛮荒之主白泽的少主,我家尊上有要事想求,只是我在此等候了多时却始终不见白泽族人,是以想向舒苒姑娘打听一二,这里是否是白泽族少主的洞府?”卞城王轻咳了一声,终于找回了点魔界长老的气势。
    “蛮荒之主?噗…”少女惊讶地睁大眼,忍俊不禁“这可万万称不上,卞城王切勿信口开河,免得六界以为这白泽族又不安分,多生事端。”
    “是本座唐突了,那这洞府…”
    “确实是白泽族少主的洞府,只是这少主任性贪玩,怕是又去凡间寻乐子了,卞城王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少女皱着眉头,无奈道“卞城王若是有事不若让舒苒帮你传达,我就住在这洞府附近,少主若是回来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
    卞城王唉声叹气“这等要事,怕是一两句说不清,我听闻族长青朔也外出游历了,那不知白泽族内此刻是否有主事之人,本座若是就这样回去了,魔尊必定雷霆大怒啊。”
    “哎,我听闻魔界现在的尊上旭凤脾气好得很啊,可不像从前那个魔尊,真的那么吓人吗?”舒苒似乎是懒得应付他了,逗弄着瀑布中的小鱼精,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况且卞城王既然知道是难事,怕是也不用开口了,白泽不再参与六界事多年,不会为了任何事破例。”
    “你…”卞城王不想面前的小妖脾性竟如此变化无常,不禁有些恼怒,刚要开口施压逼问,却突然想到,自己从未在蛮荒现身,也未曾开口提及自己身份,为何面前的小妖却一见即知他是魔界的卞城王。如此细想不觉悚然一惊,正惊疑不定间,瀑布里的小鱼精们却像是看不下去了似的,童声嬉笑之间揭穿了真相“少主又捉弄人家了,看看这直脑筋,他连话都不敢说了。”
    卞城王这下是真的呆住了,他是万万没想到白泽族这届的少主居然是个女人。倒不是他愚钝无知,而是白泽一族血统纯正的雌性甚为稀罕少见,历任族长都是雄性,是以时日一长,六界皆以为白泽没有纯血统的雌性,才导致上古神兽的纯正血脉越来越稀薄。
    这下少女出色的容颜和身上的奇香都有了解释,原来面前这位就是上古瑞兽白泽。
    “是本座无理了,竟不识舒苒仙子的真身。”卞城王恭敬地行了个礼“魔界觅凰公主的百日宴,魔尊特邀白泽少主为公主行祝祷礼,望仙子能给几分薄面。”
    “哦?”少女俏皮地挑眉,眼里却是没有什么笑意“仅仅是祝祷礼?”
    卞城王立时出了一身的冷汗,看来把人直接骗过去这招怕是不管用了“这是魔尊让小王通传的意思,小王…小王…”他又实在不敢贸然提出那件事,一时左右为难。
    “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少女转过身,翩然消失在瀑布之前,空气中还流淌着淡雅清香和她的最后一句话“明日辰时,离渊山下见。”


    回复
    3楼2018-11-16 19:42
      第二章


      银练瀑布水帘之后别有洞天,外人怕是万万想不到,这才是白泽少主真正所栖之地。
      “少主不过是想借着个由头去六界游玩罢了。“少女颈间的绿宝璎珞闪了闪,便有可爱的萝莉音抱怨道”我看你是觉得离渊山的活动范围太大了,下回族长肯定就把你锁在洞府里了。我看你怎么办!“
      舒苒拍了拍那颗一闪一闪的绿石头“你可别胡说,我这是有要事在身,小叔叔出远门了,我可不就得代替他处理这些琐事,再说了,上次我就去了趟人间就被小叔叔抓回来锁了快两千年了,这大好机会我岂能不把握?“
      这回萝莉音里还多了些嫌弃“你还好意思说,上次若不是有那仙子好心相助,族长赶来的及时,现下这蛮荒哪还有什么白泽少主,早就进那凶兽肚子了!“
      “好啦零蛋,我晓得你是担心我。“舒苒坐在秋千架上慢悠悠地晃起来”不如咱们来猜猜,除了祝祷礼,那魔尊究竟还有何事想要相求于我?“
      “还能有什么事。“月零石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不就是为了你的那点子灵力么,虽然你现在年岁还小,但光看蛮荒现下的光景,多少人想求着白泽现身散播祥瑞,上次你掉的那颗牙,不还被那散仙如获至宝地拾了。“
      一说起那颗牙舒苒就觉得后槽牙隐隐作痛,再过不久就是她的成年礼了,前段时间正好是换牙期,她不过就啃了个脆爽可口的果子,就搭上了自己的一颗牙“零蛋你动动脑子行不行,我的灵力对那魔尊又无甚大用,难不成真就是为了他女儿的祝祷礼?”
      蓦的又想起前日里听到几个小妖八卦,这次魔尊女儿的百日宴,比魔尊长子出生那次办的隆重多了,天界妖界都会前往道贺,恐怕玄机就在此中。
      说走就走,舒苒留了只凤尾蝶精灵在洞府中向几位长辈传话,轻装上阵只带着月灵石就随卞城王离开了蛮荒。
      千年前仙魔大战时舒苒正是被关禁闭的时候,但却也有所耳闻。听闻是天帝媳妇被魔尊抢了,雷霆之怒下出兵讨伐魔界,最后美人儿却还是做了魔尊的魔后,想来这天帝也真是十分可怜,据说这数千年都未曾再立后,后宫空无一人,果真是个痴情仙。
      传闻听了颇多,然在见到那大名鼎鼎的六界第一美人时,舒苒还是呆住了“锦觅!”这可真是万万想不到的旧相识。
      说起来也是年幼时的事了,那次也是小叔叔外出办事,她才尚不足一千岁,没忍住偷溜去人间,被繁华的人间都城迷住了眼,也不会隐藏身上的气息,若不是有个漂亮姐姐在危急之时救她一命,她已被妖兽吃的骨头都不剩了。只可惜当时她受伤过重没来得及向恩人好好道别就被小叔叔带走了。
      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锦觅也是很意外,若不是眼前少女的眉眼之间仍能看出当年稚嫩的模样,她都快不记得这事了。那本是她在人间无意间救了的一只小兽,她当时也不识得白泽真身,却不想当年那个小女童就是瑞兽白泽。
      这下事情也好商量许多,锦觅又是个直性子,当下便道出了所求之事。
      “修补寿元?”舒苒紧张地拉着锦觅左看右看“是你吗?你怎么了?”
      “不是我。”锦觅拉住了少女的手,言辞恳切地请求“是小鱼仙倌,舒苒,当年他为了救我耗费了大半寿元灵力,虽然他现在已是天帝,旭凤私下却和我说过,他这身子不好,又日夜劳累,命途受损,若是寻不到好的法子,怕是撑不过千年了。”
      “小鱼仙倌?”舒苒听得一脑袋浆糊,理了理思绪“啊,当年你的未婚夫是吧,寿元修补之术是白泽族密不外传的秘术,别说是我,好像连小叔叔都没用过,我虽知道方法但并不能保证真的会成功。”
      锦觅却倾身欲拜,泫然欲泣“只要有一点方法我都希望能尽力一试,这千年间我和旭凤已是寻遍了六界秘籍都不得其法,当年他到底是为了我,是我欠了他。”
      “你别这样。”舒苒急急地扶起她“我会尽力一试,但修补寿元并不是一时半会便能成了的,我这次又是偷溜出来的,若是让小叔叔知道我久留在外…”
      锦觅立刻道会为她向青朔解释,不会让她因此事受责。
      “那百日宴时我先见见他吧。”舒苒放宽了心,这是为恩人报恩的事,她自然推辞不得“你放心,若是我不行说不定我小叔叔也可以。”
      魔界觅凰公主的百日宴当日,润玉是和丹朱一同前来的,未免引起外界轰动,锦觅先私下置办了家宴接待几位至交好友。
      席间月下仙人抱着娇嫩的小女婴不肯松手,乐的嘴都合不拢了“瞧瞧这小乖乖,继承了凤娃和锦觅的好底子,这千年之后也不只得便宜了哪家臭小子。”一边已经忍不住将红线套在了婴儿藕节似的白胖手腕上“凤娃到时候肯定得愁死。”
      “叔父。”润玉制止了丹朱的动作,无奈道“觅凰这才不过百日,你怎么就担心起这些了。”
      面前的婴孩睁着漂亮的眼睛望着他,润云的眼神不由得更加柔软,轻轻捏了捏那胖嘟嘟的脸颊。
      丹朱继续喋喋不休“大侄子你也得抓紧了,这凤娃都有两崽了,你再看看你,那璇玑宫里空无一人,冷清的我都不想去,这样,下回叔父给你用红线织件里衣,你就给我日日穿着,我还不信了,连一个媳妇都套不着?”
      又是一样的老生常谈,他唇角的笑意有些苦涩,刚想开口推辞,却见锦觅眼神一亮,招手唤道“舒苒,你怎么才来啊,就等你了。”
      这下众人的眼光齐刷刷聚集了过去,丹朱在看清了门口少女的面容以后便习惯性地去掏红线,彦佑嘴里还含着颗荔枝,这下都忘了嚼,看着着实是非常傻。
      走在大殿中央的少女身着天青色襦裙,外罩素白袖衫,发间戴着灵鹿发冠。她的模样一如这碧莹莹的颜色一般清新可人,更令人惊奇的,是她身上的气息。
      润玉怔了怔,竟是蛮荒的白泽一族?


      收起回复
      4楼2018-11-16 19:42
        第三章


        迟到绝对不是个好习惯。
        譬如此刻,你就成了人群中的焦点。
        第一万次在心中暗暗唾弃自己贪睡的习性,舒苒看众人都盯着自己,饶是一贯的厚脸皮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不起啊锦觅,我没忍住溜出去逛了逛这才忘了时辰。“
        实在不好开口说一觉睡到了大晌午。
        “无妨无妨,舒苒你快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锦觅兴冲冲地拉着舒苒走到了丹朱润玉那桌”这是我的好朋友舒苒,狐狸仙你肯定也看出来了,她的真身可是瑞兽白泽呢。“
        “还真是。“丹朱乐呵呵地瞧着”这难道就是白泽族现在的少主?居然是个女娃,倒也真是不易。“似是明白了些什么,狐狸仙兴奋地跳了起来”我知道了!瞧瞧这弟媳妇多贴心,龙娃,你看这小姑娘水灵又标志,可不就是对现成的好姻缘,真是多亏锦觅费心了。“
        一时众人都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接话。
        舒苒目瞪口呆,好好的修补寿元的正经事,怎么突然就成了相亲大会了???她可是只还没成年的白泽啊,若是让小叔叔知道了估计能扒掉她一层皮,下半辈子都别想出离渊山了。
        不过…她偷偷瞄一眼,没忍住又瞄一眼。
        面前的男子身着云纹白衣,面容俊美出尘,天生风华。仅用古朴木簪束发,却依然掩不住眉间一股从容华贵之气。此刻,那双深邃清冷的眸子,也正静静凝视着她。
        舒苒无意识地摸了摸月零石,一时竟忘了开口反驳,这传闻中冷清无情的天帝,倒当真是长了副好皮相呢,丝毫不逊于魔尊旭凤啊。
        “当然不是!“锦觅怕舒苒生气,急忙反驳”狐狸仙你什么眼神啊,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
        “嗐,小怎么了,当年凤娃捡回你的时候你啥模样你忘了,可不就和这女娃差不多大么!“丹朱振振有词,一手已经将舒苒从锦觅身边拉过来,招呼着她坐下”我们龙娃等得起啊,舒苒?小苒儿,来来来坐我身边,家中可还有什么长辈啊,有否婚配啊…“
        “叔父!“润玉的耳根泛红,叔父可真是,他现下都是天帝了,在叔父眼中好似还是那不知事的孩童一般可以随意打趣,看着模样好的姑娘就头一个想着他。放下手中的酒盏,他抿唇,刻意移开了视线,不过这瑞兽白泽,倒确如传言中一般。随着少女身上清雅的香气弥漫在身侧,胸口隐隐作痛了数日的旧伤突然就舒服了不少,灵力窒闷的情况也有所好转。
        “…马上就要三千岁了。”舒苒被丹朱连珠炮似的的问题搞得晕头转向,难得老老实实地一一作答“平常都是小叔叔带我。”
        “三千岁了?那可不快成年了,甚好!甚好!”丹朱乐呵呵的,一幅颇为满意的样子“那就这么定了,等觅凰的百日宴一结束,小苒儿便随老夫和润玉一块回天界。”
        “我本也是这么想的。”锦觅刚应和了一句就被旭凤掐了下胳膊,这才恍然大悟“不是,我不是这意思,这主要是为了小鱼仙倌…”
        这下不仅是丹朱,连彦佑和润玉都一并惊讶地望过来。彦佑更是一脸的哀怨“觅儿,这等好事为何你就想着他,这小姑娘我看着也甚是喜欢啊。”
        得,再这么说下去误会更深了。舒苒不再指望锦觅能一句道清原委,径直望向那位天帝陛下开口“陛下,当年用的可是禁术血灵子?”
        此话一出,空气立刻变得压抑起来,那段陈年旧事,是在座的这几位都不愿意想起的,偏偏舒苒只是一知半解,并不晓得他们当年的恩怨,这才如此直接开口询问。
        润玉眸光一冷,方才温润的笑容倏而不见“不知舒苒仙子此话何意?”
        她立时察觉到他语中不悦,沉静地垂下眼帘“若有冒犯还请天帝见谅,只是若不询问清楚当年之事,舒苒也无法保证此法是否能成功。”据锦觅所说,天帝之后还吞噬过穷奇,虽然穷奇已死,可这本来就亏损精元的身子只怕是会更加破败不堪,她并无十成的把握。
        最后还是旭凤解释了一番,丹朱这才明白这夫妻俩寻来白泽的真正用意。若说锦觅是真正觉得亏欠了润玉,那么旭凤此举,恐怕只是想将当年恩情一并还清,以免锦觅心中日日挂念他人,反倒让他不快。
        而润玉也终究是在锦觅恳求的目光中,默许了带舒苒上天界的行为,并将她安排在了彤华宫,离璇玑宫并不远。
        天界灵气充沛,仙境又美轮美奂,是个很好的地方,不过也确实,是太冷清了些。除了月下仙人性子跳脱些,这阖宫上下,平日里听不到一点欢声笑语。
        舒苒在这天界游荡了几日,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终于还是决定办些正事,日后小叔叔当真问起来,自己还能有些吹嘘的资本。虽然那日带她来这彤华宫时他便已开口言明“本座的用意,不过是想让觅儿心安,舒苒仙子在这天界住上几日,便可自行离去。”言下之意是大可不必为他费心,他也并不想承这份情。
        可他虽不想承情,舒苒却实实在在地想报答锦觅当年的救命之恩,不然以后还有何颜面再见锦觅。
        修补寿元的秘术操作方法其实并不难,难得的是所用之物——需要白泽的角作为药引子。血统越是纯正的白泽,角生长的速度越是缓慢。尤其是对成年以后的白泽来说,角尤为珍贵,是浑身上下最不能损伤的地方。所以这天地间才会除了白泽一族其他人都并无修补寿元之法,只要以白泽的灵角作为药引子,寿元和灵力都会大涨。
        舒苒遣走了彤华宫中的几个小仙侍,利落地变回原形,对着镜子里的一对朱红灵角开始思索,不然掰一小块下来试试?反正还没成年,年幼时顽皮也摔断过几次角,恢复速度都挺快的。这么想着她便蠢蠢欲动了,刚要对着桌子硬撞一下,零蛋的尖叫声立刻刺破耳膜“少主你要干嘛啊啊啊啊啊!”
        “掰角啊。”舒苒歪歪脑袋,一脸不解“不然怎么弄药引子。”
        零蛋诡异地沉默了两秒。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族长看到了你的断角会是啥反应?”
        “明年就是你的成年礼了,你确定到时候角就长好了?”
        “少主,报恩是报恩,那天帝毕竟和咱么非亲非故的,您这代价付出的也太大了吧,成年的白泽没有漂亮的双角到时候你在整个族里都抬不起头。”零蛋循循诱导“不如咱另想法子吧。”
        也是哦,舒苒犹豫了一下,一边思索一边下意识地在面前的水晶桌上磨了磨角,这是小时候就养成的坏习惯,长大了还是没怎么改得了。
        随着她的小动作,一小撮朱砂色的粉末落在了地上,舒苒眼睛一亮,这可不就是现成的药引子么!当真是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又不需要断角又有了药引子,只需要每日磨磨角,虽然这样恢复的速度会慢很多,不过反正来日方长,她不急,那天帝陛下更不急。
        于是这日润玉刚回璇玑宫,远远就望见一抹娇小身影在他园中立着,正伸手想触碰那开的正好的晚香玉。
        他神色一冷,长袖微动,一道蓝光便射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仙侍。
        天帝身后站着的一排仙侍冷汗都冒了出来,璇玑宫中的花,是整个天界都知道的禁忌。天帝陛下珍爱异常亲自侍弄的花朵,今儿不知道哪里跑来的无知仙侍,这下怕是半身修为都得被打散了。
        却不想那身影却轻巧地躲开了这道冰凌,回过身一脸错愕地看着天帝“你这是做什么?”
        润玉对上少女清澈的眼神,亦是惊愕了一瞬,紧接着便皱起眉头,言语间的不耐显而易见“擅闯璇玑宫,你在这做什么?”


        回复
        5楼2018-11-16 19:43
          关于白泽的形象实在是众说纷纭,我随便选了一个好看的,和魇兽很像


          回复
          6楼2018-11-16 19:46
            噗,真的和魇兽好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16 20:05
              已收藏,顶顶,楼楼加油!没看过香蜜,但是蛮喜欢楼楼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16 20:10
                我的天,这么好看,不要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16 23:15
                  不知道为啥老说含有不适内容...我分两端发一下试试


                  第四章


                  “我来送药啊。”舒苒皱皱鼻子,回答的略有些心虚,被人家当场捉包,虽然干的不是什么坏事, 到底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配好了药便来璇玑宫等着天帝陛下下朝,闲来无事在这园子里逛逛。说来也怪,偌大一个花园居然就种了晚香玉和昙花,这两种花虽美但颜色都太过素淡,她分明记得其他宫殿花园中都是万紫千红百花争艳的,也许是他独独偏爱这两种花?不过倒也是和他本身的气质很相像,孤冷清寒。
                  这般想着,她便忍不住伸手想去触.碰那抹白色。
                  花还没碰着,就被人偷袭了。
                  躲过那一道冰棱,一肚子的火气却在回身看到那人时自动灭了七分,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的花…自己这样贸贸然的动作,确实不太好。
                  念及此,舒苒献宝似的端起托盘凑到他面前,迅速转移话题“陛下,答应了锦觅的事我自然会尽力。”
                  倒是意外的好脾气,他微怔,眼神中的怒意慢慢敛去,面色一派淡然如水“随本座进来。”
                  那些跟随在他身侧的仙侍无需吩咐便自动散去了,空旷的大殿里转眼只余他们二人。
                  他此刻身上穿的还是那身天帝朝服,银龙白纹,华丽端肃,衬的他整个人越发的不可接近。她乖乖地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进了寝殿。
                  润玉刚准备换回常服,一回头却发现这小尾巴也紧紧跟着自己进了内室,顿时有些无语“怎么这般没有眼色?”
                  ???舒苒无辜又被训,抬起头瞪他,这人吃火.药了吧气性这么大,那天初次相见温润如玉的公子形象果然是骗人的,她气结“陛下让我进来的啊,我…”
                  “倒是想不到白泽族向来如此豪放不羁不拘小节?”他唇角带笑,眼里却没有什么笑意“那你过来帮本座更.衣。“
                  舒苒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脸颊火烧火燎似的变红,这人变着法损自己不矜持呢。她从小到大没被人这么挤兑过,此刻却也只得咽下这口气,转身退出内室。
                  等他更完衣坐在她对面,她已经自己动手斟了杯茶,吃起了桌上的花糕。
                  “本座那天的说的话意思还不够清楚?仙子这是何意?“
                  “白泽一族向来不受六界管辖,陛下应该知道,陛下说陛下的,我做我的,并不冲.突。“
                  他的目光落在了玉碗中的褐色汤药上,神色晦暗不明“那本座自然也可以不接受你这平白无故的好意,你无需多费心力,这药,我是不会喝的。“
                  “无妨。“她拍拍手上的糕点碎屑,自顾自地拿过那药一饮而尽,自己喝了也不算浪费了”那我明日再来。“
                  “你!“似是没想到她是这般反应,他微微沉下脸。
                  舒苒耸耸肩,拿了托盘起身欲走“陛下不喝,我也不好逼.迫您,只不过怕是得叨扰陛下更久了,陛下莫怪。”


                  收起回复
                  10楼2018-11-17 14:08
                    于是璇玑宫的宫人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迅速习惯起来,每日随陛下下朝回宫之后都会有个小仙在璇玑宫中逗留,而陛下每次看到她,脸色都不怎么好。
                    而在第三十天,他终于不再排斥那碗药,尝了第一口。
                    舒苒看着他皱着眉头把药喝完,心中大大地松了口气,天知道这一个月她喝自己熬的药都快喝吐了,毕竟她也没想到这药的味道会如此…呛人。
                    又辣又苦,堪称六界极品。
                    “这什么怪味道。”
                    玉碗被重重地砸在桌上,他取过茶盏含了好几口才压下那股呛喉作呕的感觉。
                    难得看到他这般不顾形象的模样,舒苒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实在是心情很好。前几日她就察觉他有所松动,这两日的药里她都多加了几味药材,其实于药性都无甚大作用,不过是更加难以入口罢了。
                    昨天她自己还喝了一碗,现在想起来还隐隐作呕。
                    察觉到他不悦的气息,她立刻收敛了笑意,清清嗓子一板一眼地正经作答“良药苦口利于病,陛下可千万别小孩子心性,这药既然开始喝了,便一日都不能中断。“
                    许是她小人得志的喜悦太过明显了些,他眯了眯眼,抬眸打量着她“你不会是在戏.弄本座吧。“
                    居然被发现了。她惊讶地睁大眼,一脸的无辜“舒苒怎么敢做这种事,陛下天威不可冒犯,舒苒惧怕还来不及呢。“
                    剑眉微佻,他幽幽开口“那明日便熬两碗药来,你陪本座一起喝。“
                    “陛下这般怕苦,那…“舒苒立刻变怂,优雅地展现了一个礼貌的假笑”为了陛下,我会努力改善药方的!“
                    他轻笑一声,目光却不自觉地停留在了她脸上。许是因为今夜散落在窗棂间的月色太过柔和,许是因为这百忙之中难得的闲隙时光,他看着她也不觉得有那般不顺眼了。这几日魔界的西城王又生事端,诸多政务抽不开身,他回宫的时辰也一日比一日晚,她却日复一日等在这里,没有丝毫怨言。
                    这种被人等待归来的感觉,回首他过往数千年的岁月,竟是从未有过的。
                    润玉抬手按了按眉心,不觉自嘲,今夜怎的如此多思多虑“行了,你回去吧。”
                    明明方才已经笑了,怎的瞬息之间又变得拒人千里了?她有些茫然,却也不欲多问,乖觉地收拾了药碗。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舒苒端着托盘走到璇玑宫门口,却突然顿住了。
                    他等了等,见她还是如个木桩子似的立在他门口,无奈道“又怎么…”
                    少.女却转身望向他,唇边的笑容,眼里的喜悦,混合着某种难以明了的情绪,真挚而灿烂地落入了他眸中。
                    “快看!昙花开了。”


                    回复
                    11楼2018-11-17 14:08
                      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17 14:47
                        好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17 16:13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17 20:47
                            大龙终于有人疼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17 21:18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18 22:19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18 23:56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1-19 01:17
                                    会虐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19 01:17
                                      今天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19 12:48
                                        这几章的故事应该都是甜甜的,开头就说啦甜虐都有,但结局一定甜。


                                        第六章


                                        如此想着,她便在心底拿定了主意,还是要抽空溜回蛮荒去翻一下典籍,一定是她记错了什么地方,这药他才会吃着无甚作用。此刻在她心里是没有比他的身子更重要的事了,想着这日日的苦汤药灌了许多,他的唇色却还是不见一丝血色,她就愁的恨不得变回原形去磨磨角。
                                        不过彤华宫的水晶桌都快被她磨得起毛边了…
                                        看清了自己的心意,整个人身心也松快了不少,舒苒躺倒在床上打了个滚,便扑进软绵绵的锦被里一觉酣睡至天明。
                                        第二日的彤华宫,所有的小仙侍都放下了手里的活,为了一件顶顶要紧的大事。
                                        … …
                                        “感觉他不喜欢这么艳丽的颜色吧…”舒苒盯着水镜中一袭茜色的自己,犹豫着否定了小仙侍的提议。
                                        “可是仙子穿红色真的很好看啊。”几个小侍女都羡慕都看着她“我若是男子必定对仙子一见倾心。”
                                        “可惜你们家陛下并不是普通男子啊。”她忧愁地叹了口气,还是变回了日常的黛青衣裙。
                                        “陛下?????!仙子难道不是喜欢月下仙人吗?!”几个侍女个个一幅天雷灌顶的惊诧表情。
                                        舒苒一口茶还没咽下去,就被这句话呛着了。丹朱这狐狸的年龄都够做她祖父了,模样却长得比她还年幼,这都哪来的谣传啊…
                                        于是八卦方和八卦当事人进行了亲切友好的双方会谈,她这才搞清楚了谣言的始末。昨日丹朱在她这儿呆了一个下午,走了以后她的眼圈还是红的,一脸黯然神伤的模样。天界也就月下仙人的脾气最好,是断断不会和人起了冲突的,况且这段时日她住在天界,除了给陛下送药也就和丹朱走的最近,本就谣言四起,昨日那事发生以后,更是坐实了这猜测。
                                        本以为天界之人个个修身养性,清心寡欲,淡泊自抑,万万没想到在八卦这件事上…着实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就连她今日来璇玑宫的路上,目光所及之处也全是窃窃私语,她又不好一一上前去解释辟谣。不过丹朱若是知道了这谣言,怕是会比她还急着撇清自己,这点琐事,就交给月下仙人去解决好了。
                                        想着那老狐狸哭唧唧地说“老夫向来洁身自好…”的场景,她一时失笑,完全没注意身后的人影。
                                        润玉甫一进门便见她这般喜逐颜开的傻样,眉眼间是尚不解愁滋味的天真。豆蔻年华的好年纪,一举一动都有着完全不自知的吸引力,想着今日听到那几个御殿侍卫的闲话,他垂下眼帘,掩住了眸中一抹沉色。
                                        “陛下回来啦。”直到他坐在了她面前,她才反应过来,面上还带着几分笑意“昨日被一些琐事耽搁了,陛下可曾好好用药?”
                                        “琐事?”他仿佛是无意,直接忽视了她的问题,翻开了面前的奏本,声音也是淡淡的“若是忙便不用日日过来,左右谁送药都是一样的。”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心情欠佳,便也不自觉敛了神色,小心翼翼试探道“可是我需要经常为陛下诊脉才能时刻掌握陛下的身体情况,这点别人可代劳不了。”
                                        他却不再多言,端起药一饮而尽便将碗放了回去,很明显的暗示。
                                        舒苒也不知是哪里得罪他了,往日他就算被琐事缠身忙的错不开身,却也不至于这般态度,仿佛倒是她给他带来了麻烦似的。
                                        这么想着,她反倒不甘心就这么走了。理直气壮地从对面挪到了他身侧“我为陛下诊脉。”
                                        手指触到他的皮肤,温度低的让人心惊,她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虽说他惯常使的武器是冰凌,但怎么能整个人都跟块冰似的,从内到外的散发寒意。
                                        而诊断的脉象更是让她失望,都快开始怀疑自己的血统了,语气里的沮丧都掩饰不住“陛下…是不是也觉得这些时日喝的药并无甚大作用。”
                                        许是瞧着她的模样太过可怜,他将目光从奏章上移开,落在了少女头顶的发旋上“怎么了?”
                                        “这药陛下也喝了有段日子了,可是…”她埋头不敢看他“可能是我学艺不精,等小叔叔回来我就请他来为陛下…”
                                        他顿了顿,翻了右手的宽袖,将上臂的疤痕露了出来,漫不经心道“这是我幼年时被灵火珠所伤留下的。”
                                        被灵火珠灼伤,他习的又是水系法术,伤疤自然是不可能轻易痊愈的。可现下那块皮肤的颜色却淡了下来,褶皱也不再那么狰狞可怖,竟是在慢慢消退的样子。
                                        舒苒惊喜地握住他的手腕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还是不敢相信似的向他确认“这么说还是有用的?陛下你该早点告诉我啊…”她小声埋怨道“害的我担心了好几日。”
                                        他却抽回了手腕,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确实劳烦了,本座自当感谢。“
                                        蹬鼻子上脸说的就是面前这个。
                                        润玉对着少女笑眯眯的脸庞,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这才不紧不慢道“说吧,想要什么?灵力,封赏,还是…”
                                        话音未落,舒苒已经抢先开口“陛下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吗?”她认真地竖起食指,试图和他商量“一个愿望就好。”
                                        “什么?”他下意识地问出口,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竟有了这般耐性,任她讨价还价。
                                        她在天界呆了这几个月,好玩的去处也都逛过了,早就心痒忍耐不住了“我听缘机仙子说,她上次凡间历劫去的杭州,真真是个顶好的地方。人间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也很想去看看。”
                                        少女仰头望着他,瞳孔亮亮的,笑中含着一丝让人难以拒绝的期盼“陛下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不会打扰陛下太久,一刻的时间便够了。”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自然是够得。
                                        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他踌躇了半晌,终是允诺了。
                                        江南的六月天,与那曲院风荷柳浪闻莺同样让人喟叹不止的,便是杭州城这灼人的热度。正午的街头只闻蝉鸣喧嚣,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路旁的商贩也不由得倦怠了,三五成群聚集在树荫下打瞌睡。
                                        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有闲情雅致欣赏西湖美景的,也可算的是奇人了。
                                        听着有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几个小贩强打精神吆喝起来“新鲜的莲子…”而在看清街上走过的这两位客人时,那叫卖声便不自觉的地卡在了喉咙里。
                                        自古以来,那郎才女貌璧人成双的景致便是与山河风光一样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眼前的这对可不就是。身量纤纤的少女身着清爽的月白长裙,容色清丽,丰肌秀骨,眉眼流转间灵秀婉然,仿佛这煦日里难得的几缕清风,怡然舒爽。
                                        而那白衣公子,却是让人看了一眼就不再敢抬头直视的。他身形修长,广袖流云间自带着一袭清冷贵气,容貌生的十分精致英朗,神色却冷然不可接近。
                                        当真是应了那句秋水为神玉为骨。
                                        想来应该是京城朱门绣户里的权贵之后,偷偷溜出来游玩寻乐罢了。这么一想,这些小贩也不再吆喝了,左右不过是些民间的小玩意,这些贵人应是看不上眼的。
                                        与之恰恰相反,舒苒每一个摊位都不肯放过,一个个逛过去,手里的东西都快拿不住了,又不好当着凡人的面轻飘飘地就把这堆东西给收了,只好求助于身后的陛下。
                                        当然,是委婉的求助。
                                        “公子,夏日炎炎,当心中暑。”于是白衣公子的手里就多了一把绘着仕女图的西湖绸伞。
                                        “公子,这麻团软糯可口,想必你一定喜欢。”于是骨节分明的白净手掌中又多了一包蒲叶包着的吃食。
                                        而在看到街巷中间的糖水铺子时她的眼睛彻底一亮,眼看又要回头说些什么,润玉抢先一步扯着她进去寻了个干净座位就坐下了。
                                        他薄唇微抿,带着一丝胁迫和无奈低声道“给我老老实实坐这吃。“



                                        收起回复
                                        22楼2018-11-19 21:52
                                          终于更了,最期盼这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19 23:14
                                            有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1-21 19:11
                                              哇~好甜呀~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11-22 10:35
                                                放弃了,写好了发不上来,等明天做成图片再发吧,叫贴吧烦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11-22 23:10
                                                  刚发的图又被吞了!!!!贴吧真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8-11-23 20: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8-11-23 20:27
                                                      能不能不吞,发的我要吐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8-11-23 20:3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8-11-23 20: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11-23 20:3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8-11-23 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