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269贴子:2,686,368

回复:【原创】非玛丽苏非金手指废柴女主穿越晓组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0楼2019-07-23 21:34
    本来建了个读者群没想到有不喜欢我文也不太喜欢我的人加进去了emmm所以我又新建了一个,如果有喜欢我文的小天使不嫌麻烦可以加一下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9-07-23 22:11
      想进的可以评论一下这层楼qwq我私信发给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2楼2019-07-23 22:14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3楼2019-07-25 12:25
          卡在了重要的地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9-07-25 12:26
            顶顶,好期待接下来的发展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5楼2019-08-01 22:31
              正文先放一放,我更一下番外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6楼2019-08-02 00:08
                番外卷都是些日常小段子,正文那边线我先捋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7楼2019-08-02 00:09
                  ○日常系列一

                    我无力的趴在蝎身边的地板上,左侧是扒着船舷吐着七荤八素的小迪,右侧是一脸平静镇定的赤砂之蝎:

                    “所以一开始把你们做成人傀儡,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我闻言骨碌碌的极速滚到迪达拉脚边。

                    迪达拉吐完瘫坐在我身旁:“混账旦那的傀儡丑死了……我才不要那样,一点艺术感都没有,嗯……”

                    蝎冷嗤:“你跪着求我我都不一定把你做成傀儡,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吧,臭小鬼。”

                    “你!”迪达拉少年心性,轻而易举地被挑起火气。

                    我拍拍他的肩,他不满地哼了一声,抱臂扭头,“算了,我才不和你这糟老头计较……”

                    话音未落他又蹭的站起身来开始吐,而我则被船晃得头晕脑胀,站都站不稳,甚至过了小迪那晕船吐个不停的状态,像只被钓上来挣扎的精疲力尽的鱼一般四仰八叉瘫在船板上。虽然很想帮他,但到底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9-08-02 00:09
                    难得在这种几乎没空说话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在呕吐的间隙吵架斗嘴,真是关系好呢……

                      蝎对刚刚那声糟老头却莫名其妙有些计较,绯琉琥傀儡壳一掀,坐在里面抬着手腕,抬了一双精致漂亮的桃花眼,眸子淡彩若琉璃,好整以暇道:

                      “你刚刚说我什么?”

                      迪达拉送了他一个c1黏土小白鸟以示态度。

                      黏土鸟被蝎的千本射中,钉在我指尖旁一寸。我吓得急忙缩手,起爆粘土砰的一声炸开。

                      迪达拉纵使吐到抱着船舷才能站稳说话的地步,依旧不忘一面向我道歉一面骂道:

                      “南竹对不住对不住……旦那你这就没意思了!欺负南竹算什么本事!嗯!”

                      “她要是躲不开就自认倒霉。”

                      蝎托腮,笑意盈盈,眸子里七分戏谑三分冰冷,像是看到一只踉踉跄跄险险逃过猫爪子的老鼠。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我叹气,不死在任务里,也早晚死在这两人身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9楼2019-08-02 00:09
                        抬眸是无边蓝色云天,天空似乎很近很近,云彩一伸手就能抓到。

                        “小迪啊……你晕船的话可以坐你的粘土飞鸟……”我福至心灵,想和小迪一起坐黏土鸟。

                        “你是怕我们暴露的不够彻底呢,”

                        蝎的绯琉琥盖子又合上,慢悠悠地向船舱走去,“还是嫌这个小鬼死的不够早呢?”

                        我和小迪一同无视他。

                        

                        小迪也学着我的样子瘫在船上:“哇南竹,你好聪明……躺下的话果然没那么想吐了……嗯。”

                        “留点力气别说话了……你看天空,别看近处,看远点没那么晕……”

                        小迪嗯了一声,鼻音拉的很长,像是困乏撒娇的猫咪,浅色的睫毛染着阳光,给他略苍白的面色增添一份亮晶晶的金色。

                        两个饭团突然砸在我和小迪的脸上。不用想都知道,谁能这么精准无误得将饭团砸在我鼻子上。

                        小迪坐起身来:“臭旦那你怎么又……”

                        我拽他袖子,怕小迪情绪激动的话身体会不舒服,连忙道:“吃吧吃吧,你之前没出过海……吃了东西后再吐比胃里没东西干呕要舒服些……”

                        又小声凑过去和他讲,“旦那刀子嘴豆腐心啦。”

                        其实我认为,蝎可能只是觉得我们两个此起彼伏的呕吐声烦。


                        但我还是成功得让小迪安静闭嘴,双双坐在甲板上,望着天空啃着饭团。

                        

                        阳光正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9-08-02 00:10
                         ○日常系列二

                          

                          “你是不是蠢啊。”

                          赤砂之蝎在看我练习手里剑的时候,这句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的。

                          迪达拉在一旁托腮:“南竹,你调整一下手腕方向,不要太僵硬了,嗯。”

                          我看着那些险险正中靶心的手里剑,觉得天才的标准我应当是这辈子都达不到了。

                          哪怕我六支手里剑齐齐正中,组织内某位名为宇智波鼬的少年天才也会气定神闲地站出来,给我展示什么叫神仙花式扔手里剑。

                          人比人,气死人,尤其是身边生活了一群天才。

                          我吸气,呼气,平静,再平静。毕竟活着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不然每天都接受来自周围天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有意无意嘲讽,早晚郁郁而终。


                          我调了调气息,再次把手里剑扔出去。这次一直拼命念着放松放松、不要那么僵硬,只是手腕反而更僵了。

                          手里剑脱手的那一刹,我听到骨节间一声脆响。

                          “……”

                          “……”

                          小迪忙不迭跃过来看我手腕,细细道:“没事没事,只是脱臼了。南竹忍着点,我帮你接好。”
                          

                          蝎冷眼:“你让她自己接。我头一次见到扔手里剑把自己扔脱臼的。”

                          因着小迪在我旁边,我不怕死的嘟囔:“那您现在见到了吧,给您开开眼界,怎么样,惊不惊喜?”


                          
                          “期待你的下一个惊喜,”蝎不悦地扬了扬眉,“我以前一直觉得迪达拉是容易早死的性格,今日才发现,你能活到现在都是个奇迹。”


                          
                          迪达拉挡在我身前:“怎么可以和女孩子这么说话诶!嗯!”

                          蝎淡淡从上至下扫了我一眼:

                          “真没看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9-08-02 00:10
                          ○日常系列三

                            

                            丢手里剑脱臼的那天晚上,我照例帮蝎去整理他的傀儡。

                            没有迪达拉在的时候,蝎就很少说话了。通常都是整晚整晚的沉默,间或他冷冷的吐槽——“蠢死了,你是猪吧”。

                            果不其然今日他又开启了冷淡吐槽模式,浅粉色唇瓣一开一合,吐出的字却一点都不美好:“傻子,你过来。”

                            我不解地坐过去。

                            他用眼神示意我抬手,我依言抬腕。

                            蝎伸手握住我的腕骨,食指按住合谷,拇指掐住神门:“这里。”

                            我将查克拉汇入这两处,他垂眸:“就是这样。你腕力太差,所以扔手里剑会脱臼。你以后实战里会用刀剑,和人对战时腕力也撑不住——像这样用查克拉护住穴位,不要拼力气。”

                            他难得在除了傀儡方面的地方讲这么多话,我有些惊诧。

                            他松开我的手腕,缓缓道:“赢不是第一要义,活下来才是。”

                            
                            我点点头,蝎却摇摇头:“以后注意点,别哪天死了。”

                            “没有关系的,”我看向他的眼睛,“没有关系的。我死后旦那也不会死,那时候旦那可以带着我那一份,多去看看风景吗?”

                            蝎沉默,琥珀色眸子闪着幽暗的光:

                            “你想看的风景,你自己去看。”

                            

                            『番外一 the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9-08-02 00:10
                            我又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9-08-02 17:36
                              番外很甜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9-08-02 18:15
                                番外二·梦浮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9-08-02 18:30
                                  1.

                                    我是被赤砂之蝎踢下床的。

                                    上一秒我还在梦中和蝎言笑晏晏把盏言欢,下一秒我感到身体悬空摔在地上四肢疼痛,硬生生空间撕裂,看到蝎居高临下的一张清秀少年脸。

                                    他说,你活腻了睡我床上。

                                    我昏昏沉沉摇头,又一下子吓醒,眼前这张脸与梦里挑着一双弯弯如月桃花眼的赤砂之蝎重叠不上,我一抬头,看到他床上堆着的各种傀儡和卷轴。

                                    我想起来了。

                                    昨晚小迪从山下带了梅子酒,这很好。

                                    只是不好的是,小迪不知那是梅子酒,梅酒清浅甜冽,喝的时候只能感受到清甜滋味蔓延舌尖,但是后劲却很足。他带来的那一小瓷瓶更是酿的清冽,我和迪达拉起初都以为是新鲜酿的梅子汁,任务繁重后的间隙里难得喝上佳酿,于是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完了那一小瓶梅子酒。

                                    于是我便很快不省人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9-08-02 18:30
                                    说是不省人事,实则是借着酒劲发疯,我在头部的痛感里隐隐记得几个模糊的画面 便是抱着小迪大吐苦水,两人惺惺相惜抱头齐哭,不但喝了酒还拜了把子,以天为神位以瓶做香炉,还像模像样地拜了几拜。

                                      然后我便爬上了赤砂之蝎的床。

                                      我不但爬了床,我还做了梦。

                                      我梦到继和迪达拉快乐拜了把子当兄弟之后,还和一身灼灼红衣的蝎拜了堂,端的是合卺酒,扭的是同心扣,睡的是挂妆楼,巧画蛾眉成配偶,一腔旖旎云霞锦帕兜。

                                      梦中的蝎十分温柔,不似醒来时看到的那般凶神恶煞。我酒劲大概是还没过去,晕乎乎爬起来就要走,正走到他腿边,他蹲下身子眉头微簇:“你喝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9-08-02 18:30
                                       我笑嘻嘻看着他,给他展示我八颗葱白亮洁的牙,无比灿烂。

                                        他一点手劲儿都不松的弹了弹我额头:“小孩子喝什么酒。”

                                        他这么一弹,我灵台清明了些,好在他近来脾气颇好——相对他自身之前脾气的那种颇好——也没阴沉着脸再一脚把我踢出门。

                                        “两个胡闹的小屁孩。”

                                        蝎在看到门口一身酒气睡得正酣的迪达拉时如是说。

                                        在地上睡会着凉,我过去想把迪达拉扶到床上,奈何酒醉的人和清醒的人体重完全不一样,平日里体型轻捷的小迪此刻沉的如几袋沙石。

                                        蝎看我半天搬不起一个迪达拉来,估计是觉得又费劲又碍眼,叹了口气伸手抬指,指尖挑着查克拉线把小迪扔上了床:“再有下次,把你们踢进河里让你们醒酒。”

                                        我醉意未消,只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欢喜涌上来,跑到小迪身边看到他无碍后,便扭头对蝎傻笑:“多谢旦那!”

                                        

                                        “………**。”

                                        他冷脸拂袖离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9-08-02 18:30
                                        那次醉酒倒另我发了烧。

                                          将责任全都推在醉酒身上似乎显得有些专断,毕竟在此之前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没断过,日常往嘴里丢着伤药吃。或许是某些药性相冲的缘故罢,我后几天昏昏沉沉的劲头不减反增,第三天就烧得彻底爬不起来了。

                                          浮沉之际,我在梦和现实里沉沦。我看到大朵大朵的绯樱色的花,血色红海上一架木制小桥,隔了对面就是穿了黑衣白衣的两个无常。

                                          他们再一抬脸,我赫然见到分明是蝎和迪达拉的面孔。恍然惊醒,却看到小迪在我床边托腮安静的睡着,脸颊肉鼓鼓的煞是可爱。

                                          想必是想等我醒来,结果不小心睡着了。我心下温温软软的,也不舍得弄出声音来叫他,看了他几眼后又阖了眼休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9-08-02 18:31
                                           我烧的口干舌燥,一面又休憩一面想,这两个人真是对我影响颇深,哪怕连梦里的无常都是他们的模样。

                                            看到了无常,我怕不是要死了。

                                            死便死吧,前阵子我还拿攒下来的钱买了个惊鹿,放在门口旁边。不为别的,只为开心。

                                            角都看到惊鹿后,阴沉着脸过来道:“你买这个做什么,这里又没有水。真是浪费。”

                                            我躲在小迪后面狐假虎威:“可是下雨的时候就会用到了啊!十分有艺术感,小迪你说对不对。”

                                            一提到艺术,小迪便十分赞同我,自然而然的站在了我这边,同仇敌忾道:“没错!艺术,你懂吗你?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9-08-02 18:31
                                             角都又阴沉着脸走了,想必十分不爽。

                                              我和小迪默契地击了个掌。

                                              这一幕恰巧落在刚从地下傀儡房回来的蝎的眼里,他冷哼一声,满脸写着“白 痴”二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9-08-02 18:32
                                               我又睁眼,想去看看小迪,却撞上一双微微上挑的琥珀色眸子,头上没有上书“天下太平”的黑色无常帽,穿的依旧是黑底红云的晓袍。

                                                ——是现实里的蝎,不是梦里的蝎。

                                                依着衣服认人的我与他目光相撞,不好意思继续装睡,挣扎着要起来和他说话。

                                                他伸手,冰凉的手掌压在我滚烫的额头,硬生生又把我按到床上:“好好躺着。”

                                                “旦那,小迪呢?”

                                                “被我扔出去了。”他冷眼。

                                                看来是把小迪抱床上睡觉了,我放心了。

                                                唇间突然被塞了个药丸,我下意识咕咚吞了下去,后知后觉道:“旦那……这是什么?”

                                                “肠穿肚烂散,”他精致的脸清清冷冷,语气如常平静,“服下后一个时辰里毫无痛苦的死去。”

                                                看来是退烧药,我又放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9-08-02 18:32
                                                 他敷在我额头上修长如玉的手下移,覆在我眼睫上:

                                                  “睡吧。”

                                                  药丸落肚,小腹暖了起来,额头和手心却凉丝丝的缓缓降温。比起之前的昏沉我更多了份放松,觉得困意来袭,又睡了过去。

                                                  意识消逝前不忘小声呢喃:

                                                  “多谢……旦那……”

                                                  眼底尽头一片黑暗,在彻底掉入梦境深渊时,我恍恍惚惚,不知是梦是现实,似乎听到蝎清冷的声音响起:


                                                  
                                                  “……傻子。”

                                                  

                                                  

                                                  『番外二·梦浮生 the end.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9-08-02 18:3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4楼2019-08-03 10:12
                                                    dd,作者写的很棒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5楼2019-08-03 14:03
                                                      顶顶 空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6楼2019-08-04 07:22
                                                        第二十五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7楼2019-08-11 18:45
                                                          这世间的许多事,都可以用一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概括。

                                                            例如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抱着蝎的脸亲了上去。

                                                            但我知道会被杀。

                                                            在唇齿相依的那一瞬间,头脑忽得清明了起来,脑子里飞速闪过了两个念头,像是白昼大放光明时凭空跳出的两个大大的背景板,左书“根据计算,我下一刻被杀的概率是80%”,右书“洒家这辈子值了”。

                                                            “这辈子值了”这种念头居然比即将到来的危险情绪更加汹涌澎湃,大抵是因为从醒来的那一刻便觉得这条命真真是捡来的,能活一天算一天。

                                                            若是在这多活的一天里居然能亲到赤砂之蝎,那当真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8楼2019-08-11 18:46
                                                            他身上的不少部件也是有毒的,但试问有谁会打着打着架,突然一下子冲过来亲他呢。

                                                              所以蝎嘴唇上难得的没有淬毒。

                                                              我甚至有丝得逞的快意,像是偷到食物的小狐狸。脑内闪过一丝念头——想不到吧赤砂之蝎,你再强也没想过在唇上淬毒吧。

                                                              只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唇温温凉凉,身上带着毒药特有的腥甜和檀香混合着的淡淡香气。

                                                              九尾在前方,我向墙的后面翻身一跃,试图帮他转移视线。

                                                              我为什么要帮九尾呢……明明再怎么拖延结局也会是一样的。蝎那么强,纵使今晚他找不到九尾,明天也一定可以找到。

                                                              我到底在做什么无用功……

                                                              正欲跳下的身子突然停滞在半空中被束缚住,我手脚处都缠上了淡蓝色查克拉线。下一秒身子一轻,又顷刻重重摔在蝎面前。

                                                              正对上他居高临下俯视我的一张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9楼2019-08-11 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