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264贴子:2,686,368

回复:【原创】非玛丽苏非金手指废柴女主穿越晓组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么天花板上的人到底是谁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4楼2019-05-23 10:29
    up!


    收起回复
    205楼2019-05-26 10:38
      棒棒哒,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6楼2019-05-27 21:4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7楼2019-06-04 23:14
            


            我是在赤砂之蝎怀里醒来的。

            我睁开眼抬起眸子的时候,朝阳经着明净玻璃窗外投下巨大的光柱,金色卷着尘埃洒满了大半个屋子,灿烂夺目,明明是平凡的场景,却在长久的黑暗寂灭里洋溢着一种满目琳琅的璀璨生辉气息,有如粲然华丽的幻景。


            我看到蝎躺在我身侧几寸处,白皙素色的皮肤此刻映上金色的日光,呈现出一种明丽的杏黄色的暖意来。蝎长长如鸦羽的睫毛在日光下筛出一圈小扇子遮掩的细碎阴影,又一根根沐浴闪耀着金光。他眉眼本就深邃,如今在这般情景下看显得更加立体,弧度悠扬如同高高低低起伏的粉画垣。

            我呼吸一滞。

            这一刻美好的如同不忍也不愿被惊扰的梦境,一切恐惧害怕和累累伤痕在此刻都消弭的无影无踪,被金色的飞沙和如玉光辉抚平了棱角,甚至各处都洒满了金灿灿圆滑光亮的微粒。

            他平日很少睡觉,但是也会有偶尔停下来调养生息的某些休憩时光,他得了空便会睡上很久,之前的几次都是房屋紧锁谁都进不去。而这次我却有幸在他身边,得以见到他在这寸时光里的样子。

            我大着胆子又小心的细细看着蝎,目光仿佛在轻轻抚摸他的脸。我看到他眼角旁和露出的一截白皙脖颈的边缘处染上浅浅的红色,令人联想起雪色里散落的梅花,更平添一份妖艳清冷的美。

            赤发少年搭上红云晓袍,他精致深邃的眉眼意外的适合红色,像是暗夜里玫瑰色的宝石幽幽的泛着月光。
            

            他睫毛忽得颤了颤,似乎是在睡梦中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要睁开眼来。

            我立刻移开自己的视线,脑内一片空白,又开始担忧起一会儿无话可说显得尴尬的场面。于是便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向门口走去,想着运气好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掉。

            没想到手臂却被他拉住,我猛地回头,看到蝎脸上一副不甚清醒的表情,眼睛惺忪,微微眯着看着我。

            他此刻脸上瞥露出来的是我从未见过的表情。

            

            迪达拉睡眼惺忪、困的要命表情倒是很多,尤其是最近像夜猫子一样大半夜跑出去玩、白天缩在没光的地方呼呼大睡。

            可是蝎这般放下防备的神情真的是罕之又罕。杀手们大部分睡觉时都不肯放松,像是一只耳朵贴在地上假寐的猫一般,一有动静就立即清醒。

            蝎之前也一直是这样的,只是这次他依稀是昨晚难得睡得沉了,才得以显出这般朦胧又彻头彻尾放松信任的状态来。

            这一刻,之前的那些冰冷防御仿佛通通都消失了。

            虽然我知道等他完全清醒后,那些疏离冷淡又会重新隔阂在我们之间。

            他嘴一张一合,轻轻念叨着几句话,声音又低又轻,还带着清晨不甚清醒时慵懒的鼻音,像是隔了一层乳白色的雾气一般,字节尾音都含含糊糊混腻在一起,我听的不分明。

            他忽得向前一拽我的胳膊,我重心不稳向前跌去,小心的将手撑在他两侧,怕自己压上去把他砸醒。他又按了按我脊背让我离他更近了些,像抱着抱枕一般将我圈在他怀里,翻了身又睡过去。

            我似乎听到脑子里理智弦“嘣”的一声断掉的声音。

            这几天接二连三的事情一轮一轮轮番向我砸来,从战争到受伤到被莫名其妙揽入怀里,我现在脑内一片空白,心里除了不知所措和巨大的、将我淹没的欢喜之外就是深深的恐惧——

            他醒来之后会不会杀了我啊。

            我打了个哆嗦,轻手轻脚且尽量小心的从他的臂弯里爬出去,动作十分缓慢,生怕惊醒他。

            等我终于成功时转头看他,想看看他有没有醒来。好在他还处在沉沉睡去的状态,只是经由窗外倾泻的光亮洒在他眼睫上,他似乎因着这亮光而在睡梦里不悦地蹙眉。

            我又蹑手蹑脚轻了又轻的将淡蓝色的窗帘拉上,做好这一切后准备离去。

            迟疑了一会儿,我陷入了想走和不想走的矛盾心情中,爬下床后站在床边盯着看木板床沿上雕刻着的盛开大朵大朵的芙蓉花,陷入了深思。

            虽然我对蝎总有种怎么看他都看不够的感觉,且这感觉有着日益增长的趋势。但我依旧不敢直勾勾盯着他看,怕太长时间的注视会唤醒到他本能的警觉。

            哪怕他此刻在睡觉。

            电光火石,忽然我的心底最深处生出了一丝奇怪又冰冷悲伤的预感——

            此情此景,怕是未来的许多时光里都难以再遇到了;这样的时机际遇,错过了就再也抓不住了。

            一丝悲伤藤蔓缠着我心房边缘慢慢抽枝攀爬,忽得心脏一痛。我颤巍巍伸出手去,却在即将碰到他脸的那一刹又缩了回来,停在空中,和他的脸隔了几寸,带着几分小心怯弱和怜惜一般的僵硬着。

            我再三迟疑,最终鼓起了勇气。

            我收回手,低下头,吻了吻他的指尖。

            姿势虔诚有如祈祷,动作清越如同蝴蝶落于花瓣。

            我轻轻抬头,目光眷恋的在蝎脸上打了个转,幸好他此刻还未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8楼2019-06-09 17:15
            不知为何我心情舒畅愉悦了起来,充满了战栗和激动,手甚至在发抖,全身也沁出了不知名的冷汗。但看到他这样安然沉睡又毫无防备的样子时,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早就嘴角止不住上扬——他这样子真的像猫儿一般慵懒又优雅,卸去了平时的冷淡气场,眉眼甚至透出了几分萌态和稚气。

              只是我终归还是要走的。

              我无奈又不舍的转身,下定了决心一般叹了口气, 随即缓缓推门出去,又轻声把门掩上。幸好蝎平时用剩下的机油我嫌占地方,在收拾的时候索性都涂了门轴床轴,开关门的时候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小心翼翼的将门关上,听到锁舌发出嗒的一声声响,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门外天光顺着树间罅隙倾泻,叶片间的边缘透着火焰般的金光,斑斑驳驳细碎的光影在我身前跃动,带着清晨露重的清新之气。我踏上落满叶子和花瓣的青石板路,目光尽头处的矮小的山茶花树开的灿烂。

              这时我却忽得感到一阵寒意直钻我后心。我的反应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许多,我下意识地向下一个弓步调整重心,还向后一仰脖子,却依旧抵不过对方一记手刀劈下来速度之快,后颈一痛。

              我身子瞬间不受控制的一软向下瘫倒,我想挣扎着扶住左面的门框,手刚抬起几分便被一人拦腰抱起,向某个地方奔去。

              那人窜入了某个房间,将我扔在地上。我虽然后颈痛得很,眼前一片漆黑还未怎么恢复,但人在危急时总能爆发出无限能量。

              我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晓平日里用来堆积杂货的仓库,平时很少有人来。一念及此便肾上腺素猛增,完全靠着一口察觉到危险的气脉吊着。

              明明头还晕晕乎乎,被对方扔在地上那一刹时,脊背却在刚着地时就如同触电一般,蹭的一下弹起,转身便往窗户那里跑,想从那里翻出去。

              那人似乎没料到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但还是轻轻松松无声无息赶到我身边,像拎小鸡一样抓着我的后衣领把我提了起来。

              我这时脑子才开始运转,心底里不断盘算,会是谁呢,晓内的人要杀我早就杀了,没必要等到现在还用这种方式,难道是潜入晓的仇家,抑或是来晓里踩点打探消息的别国忍者——

              他捂住我的嘴,把我慢慢放在地上,我拼命挣扎胡乱踢腾,想着总不能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

              他另一只手从背后绕过来掐住了我脖子,我这时才忽得清醒起来,紧张的开始思虑盘算。

              第一,他没有把我一次性直接带离晓基地,而是选择把我带到了就近的仓库里。说明他有所顾忌,他没那么容易离开。

              第二,他并没有打晕我,也没有打伤我的腿或者别的地方让我失去行动能力,就算我挣扎他也没有选择用这种方式伤害我,说明他并没有那么想伤害我,甚至接下来他要做事情的需要我保持清醒的状态来配合。

              第三,他目前没有要伤害我的意图,可能是要让我当人质。但是如果我继续不识相的挣扎,反而会遭到危险。

              我稍稍放心了些,毕竟还在晓里,情急之下我大喊一声其他人也肯定足够察觉。我安静下来,不再动弹。

              他看我不再挣扎,静默了两三秒,放开了掐在我脖子上的手,转而拿了件坚硬尖锐的武器顶上我的后腰,俯着身子在我耳边用隐隐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声音低声道:

              “别出声。”

              我乖乖点了点头。

              他撤了武器,又松开覆在我口鼻处钳制的另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缓缓转过身子。

              
              我转身,抬眼。

              但见面前那人白发碧眸,眉心两点嫣红蛾眉,眼尾一抹艳红,衬得面容更加清冷。

              ……是我前些时日见过的。

              君麻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9楼2019-06-09 17:16
              晋江《要来一只赤砂之蝎么》
              求收藏求评论
              楼主真的要去复习考试了哭哭哭,希望能活过考试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0楼2019-06-09 17:16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的支持以后我也会努力更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1楼2019-06-09 17:17
                  哇塞,也就是说当时天花板上的眼睛是君麻吕吗,我还以为是带土或者佩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2楼2019-06-09 17:30
                    蝎懒懒的样子……不行了不行了,中二病要犯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3楼2019-06-09 18:07
                      精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4楼2019-06-09 21:20
                        真的超棒,那种满满都少年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5楼2019-06-09 21:2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6楼2019-06-09 23:16
                            越写脑洞越多,估计以后更文速度也会变快~以后剧情我会努力写得更精彩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爱你萌


                            回复
                            217楼2019-06-10 00:42
                              棒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8楼2019-06-11 09:10
                                up!


                                收起回复
                                219楼2019-06-12 21:5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0楼2019-06-12 23:12
                                    太太文笔太棒了呜呜呜疯狂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1楼2019-06-14 02:06
                                      悄咪咪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2楼2019-06-15 15:45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3楼2019-06-17 00:36
                                          考完试来支持楼楼了,加油呀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4楼2019-06-17 22:18
                                            还有一个礼拜就考完了,今天耳环到了,放两张耳环混更


                                            收起回复
                                            225楼2019-06-19 23:25
                                              好好考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6楼2019-06-21 17: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8楼2019-06-24 12:11
                                                  君麻吕男二预订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2楼2019-06-24 22:49
                                                    哪些啊 是不是漏了一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3楼2019-06-25 09:26
                                                      我好像被吞楼了,新的一章上一段不见了,我再重发一遍,如果再被吞的话可以去晋江看


                                                      回复
                                                      234楼2019-06-25 12:53
                                                         君麻吕看面容也大概是不过十四五岁的面相,却不知道为什么比我高了许多,于是他此刻不得不蹲了下来与我平视,直直的盯着我。

                                                          我毫不怯弱,来晓之后我的胆子一天比一天大。输人不输阵,看他也没什么想伤害我的举动,就也大着胆子盯回去。


                                                          我和君麻吕大眼瞪小眼直勾勾互相盯了很久,瞪得我眼睛都酸了,他依旧面色不改,眉头微蹙,连一丝松动都没有。我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想着得占据这场谈话的主动权,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你是前两天那个人吧。”

                                                          本来想问他到底来做什么,但是依着他这冷淡气质估计也不会回答我,很难撬动,不如问一些已知的事实来打开话口。果不其然他“嗯”了一声,只是依旧冷着一张脸,还在拧着好看的眉盯着我看,眼神闪闪烁烁涌动复杂的情绪。

                                                          我被看的发毛,有些沉不住气,但还在心里默默念叨道“命要紧,命要紧”,继续斟酌着开口,挑着他确定能回答的话开口问道:“你是君麻吕对吧。”

                                                          他忽得眼神一动,瞳孔一瞬放大,随即又沉了神情道,语气里比起刚刚的沉着多了几分急切:“你真的——”




                                                          他顿了顿,又改口,“还记得我是么。”

                                                          

                                                        “……”

                                                         

                                                         你上次和蝎打起来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观战,除非我失忆了,怎么会不记得你。

                                                          他看我不言语,又凑近了我些,细细的端详我。我极不自在的被他看着,只好翻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他却突然手速极快的在地上摸了一把灰尘,一抬手糊在我的脸上,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咬牙切齿暗骂晓里的人估计一百年都没收拾过这间屋子,不然不可能积这么厚的灰。又想着面前这人到底心底里到底想什么鬼东西,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摸不透他到底想什么。


                                                        回复
                                                        235楼2019-06-25 12:54
                                                           难不成他改了主意,把我脸抹黑乔装打扮成另一人把我带走?也没这个必要啊,你是从晓里出去的啊,又不是装成过路人……碰到了别人难道还能大大方方打个招呼说“嘿你好我带着我家小妹出来旅游途经此地她哪里都好就是黑了点,你们肯定不认识对吧”。

                                                            他忽得手捧住我的脸,这下那堆泥土沙砾和不知名的黏糊糊垃圾更加不舒服的贴在我脸上,我此时自觉气氛轻松无需害怕,十分放松的朝他呲了呲牙。他看着我这幅样子,似乎要说什么,眼睛里愈渐闪着漾漾水光,亮光在他眼里不自然的闪动着。

                                                            他忽得神情顷刻松动下来,一脸“渴了三天三夜突然找到水”的表情,头轻轻抵在我锁骨,白色发丝蹭着我脖间的皮肤,双手揽住我肩膀,声音又轻又低,还带了一丝欢喜和激动:“真的是你……”

                                                            我被抱得一激灵。真是否极泰来时来运转,被虐了三四个月突然一夜间桃花盛开,一个两个的都来抱我。

                                                            他又抬头来看我,眼角眉梢都融了初见时的冷意,带着几丝欢喜:“你叫什么名字?”

                                                            我:“……”


                                                            这位兄台,你有没有搞错,是你先绑了我,掐着我脖子不让我挣扎,又一副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的样子欢天喜地扑过来,好像和我熟知多年一般,却在这一出怎么看怎么都是久别重逢的戏码之后,又问起我的名字……?


                                                            当然这些腹诽我并未说出口,一时不知到底该不该表现出认识他的模样。

                                                            虽然我在和蝎对战之前是千真万确从未认识过这个人,但是他一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的样子,我实属不知该做何反应。毕竟我只是个半途在这个身体里醒来的人,之前的记忆零零星星一点都无,所有信息都是摸爬滚打里自己摸索搜集出来的,所以一直害怕碰到熟人,认不出来就很尴尬。

                                                            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将事实绕三饶再开口。


                                                          回复
                                                          236楼2019-06-25 12:54
                                                             我登时便换了幅同他一般哀哀戚戚的面庞,向前一瘫软,开始了我的表演。

                                                              他忙不迭接住了我。此刻的我有如万千表演之神附体,开启了影帝奥斯卡模式。

                                                              我颤抖着伸出手来缓缓要抚上他面庞,眼里一点一点慢慢盈满了泪水,抬了脉脉漾着水光的眸子看着他,嘴唇微微颤动着似乎要说什么话。

                                                              虽然,实际上我并没什么话想说。

                                                              我嘴一张一合,嗫嚅着还是什么都未讲,只是一双眼不住的将他望着,暗中打量着他的神色变化。他一见我这副神情,也被我所感染,生的素净又清冷的面庞慢慢染上了几分悲戚和怜惜,蹙着眉一脸心疼又欢喜的将我望着,也伸出手来握住我发冷的手。

                                                              我心下大概判断了下形势,于是便带着微微的哽咽,低低哑着嗓子开口:“君麻吕……是你么……”

                                                              他握着我的手轻而又轻的抵在他脸边,另一只手蘸着我眼角的泪水重得轻轻擦拭着我的脸,碧绿眸子里因着水光闪烁的缘故更加剔透,点了点头:“嗯……是我,你记起来我了么……”

                                                              我刚刚酝酿好的眼泪在此刻时机把握的刚刚好,十分听话的在面上滚落:“我……我不记得你了……我前些时日遇害,我拼了命逃出来又被偷袭,后脑受了狠狠重击,我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但你的面庞时常在我脑中浮现……”


                                                              我顿了顿,任眼泪滴落在他手上,十分诚恳的抬眼望着他,“前几日见到你的时候我总有面熟之感。果不其然,我们之前,是认识的……对么?”

                                                              他忽得紧紧揽住我,手轻轻拍着我的背似乎在安慰我:“原来是这样……你居然遭遇了这些……”

                                                              我这下彻底松了一口气,看来是糊弄过去了,也小心友好的抱住他的腰,他安抚地揉了揉我的头。我头埋在他脖颈间,鼻涕眼泪什么的都十分不客气的蹭在他衣领上:“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当时初遇的场景……我现在记忆模模糊糊,一切都记得不甚分明。”

                                                              不管你记不记得,反正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此刻情绪稳定了下来,松开了揽着我的手,眼神温柔地擦着我脸上的灰尘——就是他往我脸上糊上去的:“嗯。我当时被关在牢狱里,多亏有你我才度过那段灰暗的时光,那时你脸上都是血污,我一开始没有认出你……刚刚才确定真的是你。”


                                                              “我当时……满脸血污……?”

                                                              我心底诧异的不行,想着这身子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按他的描述来,我当时似乎是每天杀完人后不洗澡带着血迹就去监狱里探视美貌小男孩的变态。


                                                            回复
                                                            237楼2019-06-25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