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吧 关注:73,330贴子:2,686,849

回复:【原创】非玛丽苏非金手指废柴女主穿越晓组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很快,他已经完完全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面了。

  只剩下天地茫茫,大雪纷飞,浓雾蒙蒙。

  我的心忽的冷了起来,刚刚那一刹慌张的心跳突破天际头晕目眩,下一刻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了下来。约莫是上一刻太过紧张身体做出的防御机制,也是清楚现在这个时候慌张没什么好处。我全身都紧绷起来,仔细的审视周围。

  没什么用。

  雾气越来越大,雪也是,噼噼啪啪的掉进我的眼里,在这种情况下真的很难看清周围事物。

  我沉思,半晌,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迪达拉。

  没有人回答。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大片大片的雪扑簌簌落在地上的声音,和我的心跳声。

  “噼啪”

  一大簇雪突然掉在我眼睫,我下意识的闭眼后退,却冷不防撞上一块石头。我忙调整身姿,向右肘侧翻滚卸掉冲力防止摔倒,顺便站起向后一看。

  没提防那“石头”也向我看来,我定睛,那原来是穿着绯琉琥的赤砂之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9-02-09 20:10
    好了我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9-02-09 20:10
      啊,各位读者亲亲,我在晋江也有发表qwq,名字是《火影——暗夜舞章》qwq求收藏求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2-09 21:00
        好了,我再来求一波晋江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2-19 08:32
          猜猜怎么了,我更新了,我真是更文小能手,勤快不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2-19 11:35
            贴吧看文是真滴不方便,因为没有空格,所以整个节奏就会显得很快(没错所以我是来安利晋江收藏的《火影——暗夜舞章》再这么打广告我怕被pia飞)
            最后,求评论,我爱你们感谢一直催更的小天使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2-19 11:42
              这周六更新喔( '▿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2-24 23:36
                所以我现在,听从蝎不定时发出的指令基本成了本能。

                  他道趴下那我便趴的彻彻底底,干净利落。

                  下一秒漫天千本向四周暴射而出,每一根都隐隐泛着惨青色,和着四散飞舞的雪,如平地惊雷、玉山之摧,攻向隐藏在迷雾中的埋伏之人。

                  出人意料的,毫无动静。

                  周围的雾气好像能够吞没一切,千本散出后便霎时没了动静。蝎的脸色沉了一沉,我在一旁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此刻的我不但无法帮上忙,在蝎施展起手脚的时候还会给他添乱。

                  固然蝎可以置我生死于不顾,只是依旧碍手碍脚让他无法全力攻击敌人。我对此感到十分愧疚,抬眼又看了看蝎的面庞,却只能看到下巴的弧线,无法知晓他现在的神情。

                  下一刻,从雾气中铺天盖地喷射出无数千本,我清晰的看到那些千本上如刚刚一般泛着青。

                  我背靠绯琉琥挥舞苦无 竟奇迹般的挡下了这一波的所有攻击。等千本停了的时候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中庆幸道,好在平日里蝎的屋子机关众多是不是暗器飞舞,我的感知能力和躲避能力直线上升,这样毫无章法的大范围攻击我还是能挡下的。

                  蝎那边倒是从容许多,轻轻松松架起查克拉屏障化解了这次攻击。

                  他蹲下,抿着唇拾起来地上的千本。

                  我看着他,心里还在思索着现在的形势,敌暗我明,太危险了,要赶快找到破解的关键。

                  “这,”他面色阴沉,声音带着隐隐的怒气“这是我的武器。”

                  我心中一惊,低头也拾起了那些千本,果然,是蝎特有的毒。他执行任务之前我看着他淬上去的。

                  联合着刚刚追着迪达拉的行为,再加上现在的情况,我想蝎也对现在的局面有了大概的体悟。

                  

                 “我想到破阵的关键了。”

                  他面沉如水,平静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9-02-24 23:38
                  我这次的更新差不多有3000字……我真的太棒了……算上刚发布的时候的回复也有十条了,一会儿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2-27 20:06
                    蝎平日里倒乐意会同我讨论这样的问题,关于傀儡的改造,关于战斗时的不同情况研发不同的功能,关于武器在战斗过程中后期的回收利用……以及蝎除了是个优秀的傀儡师外,用毒也是好手,所以对于毒药的功效,我也曾认真的和他讨论询问过 ,例如什么情况毒要做到什么地步,制毒的步骤原理,等等等等。

                      蝎一般在这些时候会同我说上许多,尽管他说的很多部分我并不能听懂,但是那一般是蝎和我说的话最多的时候,也是平日里说的话会最多的时候。

                      当然前提是我提出的是建设性问题,有些问题因为太过**他并不会理会我。因着我提到过的很多问题,连我都能想到,他又怎么会想不到,所以稍微有趣一点的问题时,他更多的是解释而不是思索研发。

                      
                      例如此刻,也不知他是无暇还是觉得我的问题太蠢。他并未理我,双手快速结印,随即按在卷轴上。空白的纸面上顷刻出现延伸出密密麻麻的古老文字和图形,烟雾砰的一声炸起,待烟雾散去,地上出现了两具奇特的傀儡。

                      他一边握住其中一个傀儡,往里面注入查克拉,一边同我难得的主动解释道:“这个阵我之前在某个资料上见过,也存了当时的解阵方法。”

                      “这个阵法扭曲了空间,”他顿了顿,我点点头,和我之前的猜想一样,他继续,“并且会吞噬里面人的精力。”

                     真是典型的巨蟒缠人陷阱。

                      “只要被困的人死了,阵法就会自动解开,所以唯一可以破阵的方法,就是让‘它’认为我们死了。”

                      话音刚落,他手上的傀儡完全变成了他的模样,像一个微缩般的蝎,栩栩如生。

                      “你没有查克拉,所以。”他抽出一把刀,向我走来。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扯开了衣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2-27 20:17
                      嘶——

                        出乎意料的,没有想象中的痛。

                        蝎对人体结构熟悉的很,从我肋骨下侧刺入,向上一挑,巧妙的避开很多要害,准确无误扎中心脏。

                        他慢慢拔出,免得拔刀太快我会失血而死,“我不带药,只带毒。你忍着点。”

                        只是他不知我料到了会有受伤的情况,早就偷偷囤了药,在他的注视之下颤巍巍拿出来撒在伤口上。

                        蝎没什么反应,将刚刚的刀一甩,准确的插在另一个傀儡上,便见那个傀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成了我的模样。蝎道:“这两个傀儡一会儿就会爆炸,你要屏息不动以隐藏自身的气息。”

                        
                        我点了点头。

                        爆炸到很有迪达拉的气质,也和蝎的审美相悖,想来他并不满意这种破阵方法,但也无可奈何吧。

                        以及,蝎开口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虽然百分之百原因都是因为我太** ,他无形中不得不多去解释,但我看着他的话以微不可察的姿态越来越多时,心下竟生了小小的欢喜。


                        他怕我屏息屏的不够严实,保持姿势的不够稳当,一如既往的嫌弃我的**程度,生怕我因着愚笨闹出事端来,导致破阵失败。索性一双手压下来,紧紧捂住我的口鼻,身上生出钢铁锁链来将我锁在他怀里。成了个最稳固的姿势,纵使花了力气都半分动弹不得的那种。

                        我觉得,我要窒息了。

                        当然,除了生理上的,更多的是心理上的。

                        他身子是傀儡,我离他如此之近 ,竟感受不到半点温热和鼻息。

                        一丝活人的温度都没有,身侧也是霭霭雾气,茫茫飞雪,冷的要命。我却感觉脸庞脖子都腾地一下烧了起来。

                        以及心底里如冬日飞雪浇了兜头凉水的绝望。

                        别人的沦陷,是怦然心动,是风吹花影动 ,是草木逢春来。

                        我的沦陷,是注定无可奈何的悲哀,是预见了冰冷的未来结局和充满了危险和动荡的命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2-27 20:17
                        未完待续,再求一波晋江的收藏和评论,《火影——暗夜舞章》qwq求评论!!求评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2-27 20:18
                          我要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3-11 18:53
                              破了迷阵后我们很快就发现了躺在不远处的迪达拉,蝎一个人踏进宫城拿了要取的卷轴出来。

                              任务在刚开始的一点小插曲后,顺利完成的简直过份。只是心中的谜团依旧没有解开,这一迷阵到底是巧合还是别有用心……?

                              蝎依旧一派淡定,迪达拉在过了几个时辰后也醒来。我们拿了卷轴回去,途经雪之国边陲小镇,那里当晚正好举办花火晚会。

                              迪达拉恢复了元气,有意无意感叹到:“真是可怜,嗯。”

                              确实可怜,尚未不知灾难将至,依旧欢喜满心满意,共度佳节。

                              我们找了个旅馆,歇了进去。我照例和小迪一个屋子,忽得发现蝎的机油落在我这里,就想着给他送过去。于是战战兢兢走到他屋子前,“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我推开门的那一刹,桌上的蜡烛恰巧燃尽,噼啪一声灯花掉落的声响和推门声合在一起,屋子里倏忽暗了下去。

                              
                              我有些怯弱的伸出手,他靠在窗边,一半的脸隐在黑暗里 ,看不清表情。

                              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整个人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我便小心的坐在他身旁,良久他头靠在窗框上,眼睛望向我这一边。

                              那神情带着些悲伤,像是暗夜里面盛开的洁白的花,清冷又难过。我怔怔的看着他,一时忘记了言语,他静静地看着我,气氛奇妙的静谧。

                              

                              夜空下的烟火突然炸开,绚烂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他有些茫然的仰头看着夜空,没有说话,光映在他的脸上明明灭灭,却因着屋子里没有开灯,他整个人便隐在黑暗里。

                              我看到他眼中映着绚烂的光彩,眸子亮亮的,深处确实一片空白。

                              良久他缓缓转头看着我,面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却不似平时那样冰凉。

                              那眼神不含任何情绪,无论是热忱还是冰冷通通都没有,带着一丝沉寂,像是燃尽的火堆里隐隐跳着几点火星。他便那样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我一时怔然,又慌忙转过头去。

                              他也慢悠悠转过头去。

                              我突然打了个喷嚏,他面上不为所动,却解下自己的袍子甩了过来,袍子落下盖在我头上,我慌忙扯下来他的袍子,是那袍子竟毫无温度。我依旧十分欢喜的披在身上。讶然看他,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他面无表情的看向前面,不置可否。

                              约莫过了很久很久, 他才轻声说了句,我不怕冷。

                              又良久,补了句:“你要是生病会添很多麻烦。”

                              听着这一如既往的毒舌语气,我刚刚的担忧倒是缓解了许多。

                              当然我也不会傻到把这误认为是关心,蝎说添麻烦就是添麻烦,完完全全的字面意思。

                              外面的烟花又一次绽放,映的他侧脸光影斑驳,与背后的阴影映衬成了一副完美的摄影作品。明与暗的对比,如画少年,美学享受。

                              我便忽然以前想起出任务之前,小迪要绑头发,叼着发绳口齿不清的和我说话,两手向后拢着头发,再取下嘴里的发绳绑到后面。蝎依靠在门上慵懒的垂着眼眸,漠然的看着我们 偶尔会插一两句毒舌的话,再笑起来。

                              笑起来的那一瞬间天地静止,他约莫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微笑,亘古的冰山似乎都在那一刻融化,又似一阵风来,看到漫天飘满了樱花。

                              他真心的笑起来的时候是真的很少,几乎没有。他大多时候都采取着对世淡漠疏离的态度,仿佛只要摆着冷漠嘲讽的态度就不会受伤,久而久之也内化成了自然的一种反射机制。

                              能让他放下心防,放下久而久之形成的这一切固有防御的时刻真是少之又少,但若那一刻来临,那真真如昙花夜开,皓月当空。

                              人间真绝色。

                              我便立在原地,怔怔看他。

                              想着,天底下竟有如此好看之人。明明是短暂一刻,惊鸿一瞥,时光却在此处无限放慢,天地间便只余他难得微微弯起的一双眸子。那眸光里似乎能瞧见阳春三月漫天桃花,妖冶与纯净美好一瞬撕扯达到某种平衡。

                              月夜花影摇,斯人若彩虹,千万个瞬间,无数种顷刻,均凝固在此刻,数种美好叠加,得见他这一刻的笑颜,真是人生可遇不可求的幸运。

                              我何德何能——

                              得见这一世间不凡风景。

                              现下气氛静谧,我便轻声开口,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更别说在满是烟花声的夜晚了:“旦那多笑笑就好了。”

                              他约莫是没听到。一动也不动的继续望着窗外:“所以我说,烟花这种东西,真算不得什么艺术。”

                              幸好迪达拉不在这里,不然两个人又要打起来。

                              我弱弱搭话:“难道不漂亮吗。”

                              它曾绽放过啊。

                              他又一次沉默,似乎是没有想说话的欲望。我耐心的等着。

                              又良久,他才轻轻开口:“一瞬间就消逝了, 哪里有什么美的。”

                              那声音轻轻落落,仿佛不是在和我说话,而是呢喃,是和自己的对话,是叹息,是不吐不快。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我胆子大了起来。

                              我总觉得这个时刻,我说的话,蝎是可以听进去的。

                              即使听不进去,也能大概能花几分心思认真对待我说的话,于是索性把自己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3-11 19:00
                              “谁都想要永恒,也正因如此永恒的美才让人留恋追逐。热恋当中的情人想要永远保持这份欢喜悸动,温馨的家庭想要永远延续这一融融天伦,可是一切都会逝去,亲密关系会分开,父母会老去,连那份执着的情绪都会掺杂污垢,终究被时间抹去。”

                                我战战兢兢的说着,蝎暂时没什么情绪反应,冷冷的看着窗外。

                                我咬了咬牙,继续说下去,“旦那喜欢傀儡,可是傀儡真的是永恒的吗。”

                                他神色一变,瞪了过来。

                                我话已至此,也不想就此中断,“傀儡的零件会磨损老化,维持傀儡的运动需要不竭的查克拉,查克拉会随着时间而消耗 ,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恢复。傀儡的机能也在不断的改良变化增强……”

                                “够了!”

                                他陡然提高音量打断我的话,蹙着眉看我,神情阴沉。屋子里的气氛也一下子冷的彻骨,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又攀爬上来。

                                我对这种感觉很敏锐。

                                是杀意。

                                

                                他沉默不语,只是满眼愤怒的看着我,我怕的要死,又不敢动弹。屋子静的要命,我甚至听到沙漏里沙子簌簌落下的声音。我知道,他此刻一直信仰的东西,一直用来防御外界的东西,被我在一个他察觉不到的契机里悄悄挖开。

                                平日里他的信念是不容置疑的,别人怎么想他也不会在意。只是我偏生寻了这样的机会,在微不可察的瞬间撬动他的防御,叩击他的心灵直问——

                                “你所信仰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所以那一瞬间天地崩塌,只要一点小小的口子都能挖动这些年来所有的苦痛折磨与暗藏在自己心底里的怀疑拷问。

                                是真的吗?真的会永恒吗?答案他自己不清楚吗,没想过吗。不,他只是把他们积压在了某个地方,这样就可以麻木 不受伤。

                                但是我撬开了。

                                这很残忍,我知道。我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前期吃力不讨好 甚至一念不成便能成杀身之祸。

                                但,我想帮他啊。

                                我想帮他啊!

                                我看到他内心那个呐喊哭泣的灵魂 ,我看到那个受了伤害一直没得到痊愈的小小的蝎,从来都没有消失。它只是被现在的蝎封藏在了某个角落,无法释然,无法放下。

                                午夜梦回,只余一地残雪。

                                是我想多管闲事……但我不想让那成为蝎心底里的痈疽,我想剜根重治,不破不立。

                                我想抚摸那个被现在的蝎抛掷角落的小男孩的头发,擦拭掉他的眼泪。

                                

                                屋子里的气氛愈来愈冷,我感到蝎的内心在挣扎思索。

                                他突然站了起来。

                                他向来冷静,我只想提供一个契机,翘起一个角,他通透又淡漠,我觉得他很大几率可以处理那些倾斜而出的洪水。

                                所以我又赌,他不会杀我。

                                他缓缓向我走来。

                                我跪坐在地上,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敢动,心跳声大的惊人。

                                “滚。”

                                他冷冷道。

                                我讶然抬头,只看到他脸也隐在黑暗里,眸子却亮的可怕,像月夜下的狼。

                                刚刚的哀伤清冷全部消失不见,又披上了重重防御,疏离感分明。

                                他抬腿将我踢了出去,速度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下一刻我就发现自己已经撞破房门狠狠撞上了背后的墙。

                                我一时间疼的动弹不得,缓了缓,挣扎着用胳膊支撑起来自己的身体,耳朵嗡嗡的响。眼前一黑,吐了一口血。

                                我呆愣愣看着地上那摊血,和破碎的房门、墙上掉下来的石块。

                                又想起刚刚蝎脸上与往常全然不同的冰冷彻骨又疏离厌恶的表情。

                                全身痛的要命,但我一点都不在乎。

                                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前功尽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3-11 19:01
                                依旧求一发晋江的数据支持,求收藏求评论!!求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3-11 19:02
                                  首页真的看不到我的帖子了为什么,为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0楼2019-03-12 12:52
                                    楼主悄悄出现来更新了!3600+字!!我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3-26 16:34
                                       


                                        我恢复了意识,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四肢百骸的酸疼迅速袭来,胸口闷闷的,钝痛依旧。

                                        我这些时日来一直被蝎大大小小的傀儡测试折腾,尽管按照他的话来说,是我没长眼睛不知分寸对周围环境毫无洞察能力,以至于硬生生要闯进他测试傀儡的地方,给他添麻烦。

                                        新伤旧伤不断,大大小小的痛意像雨中的湖面,接连泛开涟漪。

                                        除了蝎的折腾之外,鼬偶尔得了空,也教了我几次手里剑。

                                        只是我身体上的资质实在是差劲,每次被指导时都是大型丢脸现场。

                                        鼬倒是好脾气得很,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全程淡淡的,没有因为我不标准而生气苛责抑或是出言嘲讽,甚至有时还会劝慰一两句:“在普通人中你已经算是不错了。”

                                        我知他是怕我灰心丧气,也知对于他这般天才的人来说我这般确实是算不上什么,也就并未放在心上。

                                        心底隐隐生出感激来。

                                        只是有次他忽得看着我出神,轻轻叹道:“我有个弟弟,也像你这么大……”

                                        我一怔,好奇看去。他却有如自觉失言,再也没说过任何相关的话。
                                        

                                        鼬是好脾气,可是我依旧心里隐隐觉得害怕和愧疚,只好日夜等鼬走后又拼命练习,生怕跟不上他的教导速度,也怕辜负他那一腔好脾气。

                                        手里还生了好一阵子水泡,疼的握不住东西。所幸过了些时日,水泡褪去后又生了薄薄的茧。

                                        但是依旧疲惫的要命,每刻也提着一颗心放不下,时刻提防着身侧会不会突然爬出来一只傀儡,张口吐毒针万千。

                                        我这身躯,约莫不过是十二三岁光景,却提早知晓了梦中都带刀的忍者滋味。

                                        旧伤未愈,前些时日又被蝎重重的踢了一脚。他当时虽生气,我却觉得他隐隐也下意识留了些力道,不然我怕不是早就命丧当场,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只断了几根骨头。

                                        回晓后被鼬看到我的伤势,善心鼬桑又一次救我狗命,把我送到角都那里,接上了断掉的骨头。

                                        角都接好后就不再理会我,我弱弱的爬过去扯了些绷带和药,看角都没什么排斥的反应, 才稍稍放心的缠在了身上,进行了一些外伤的简单处理。又向他鞠了个躬,尽管他并未理会我。

                                        我逃也似的急急出去了。

                                        我不幸且幸运,纵使一直遭罪,身子到现在都未痊愈,依旧每天全身照例疼痛。只是每次大的伤势都能得到及时处理,不至于一病不起,脆弱死掉。


                                        
                                         身体稍稍恢复了些后,发现晓的食材又用完了。我只好照例下山买食材,趁着大家基本都在基地,便日常询问一圈在晓的诸位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迪达拉:“黏土,越多越好。嗯。还有关东煮炸蛋!嗯!”

                                        好,不愧是迪达拉。一如既往元气又跳脱,依旧是晓里为数不多的亮色。

                                        鼬:“三色丸子。”

                                        鼬桑真是如常言简意赅又爱吃甜食,料到了。

                                        鬼鲛:“虾蟹,虾蟹,和虾蟹。”

                                        ……鬼鲛你在吃这些的时候不会有同类相食人相残的愧疚么……

                                        佩恩没说话。

                                        于是我也自动忽略了他。我对佩恩的敬畏和恐惧依旧没变。

                                        小南:“白纸。”

                                        小南是我见过最喜欢白纸的人。虽然我并未知道她明明自己可以变出千万张白纸来,为何还要如此执着于白纸。

                                        飞段:“猪排,千万千万千万别加蔬菜。”

                                        我默默记下来。

                                        角都:“生牛肝片,以及少花点钱。”

                                        哦,那我给您杀个牛回来吧 ,连买都不用买,自给自足。

                                        轮到蝎了,我想着那天的际遇,且担忧且紧张的小心翼翼将他望着。

                                        蝎倒是如常冷淡,只是前些日子来难得露出的破冰般的动容,如今尽数消弭不见,披了重重凉薄疏离,不咸不淡开口:“我要……”

                                        然后接下来说了一堆我完全不知道材质的东西和一大堆我不明白的型号。

                                        我听完后一个都记不住,脸涨的通红,又不敢再问一遍 ,就只好悄悄去问小迪:“小迪小迪,你知道刚刚蝎说了什么嘛……”

                                        小迪眨了眨眼,似乎不能理解我刚刚没有跟上的这种行为:“就是……”

                                        然后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蝎刚刚的话。


                                        ……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

                                        你们天才都是这样听一遍就全都记下来的吗……?

                                        我只好又去问鼬:“鼬,内个,你……”

                                        我话刚说一半,鼬就知晓我想问什么,一脸平静且一字不差的复述了刚刚蝎所说的话。

                                        而我,依旧没有记下来。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金门大桥。

                                        我的小动作似乎并未逃过蝎的注意,尽管他一直看都未看我,扣好晓袍的扣子站了起来:“我自己下去买。”

                                        我一听,更害怕了。总觉得他这是嫌弃我无用,买完东西就拧断我的脖子。

                                        鼬看出了我的害怕和顾虑,开启了善意发言模式,似有意无意说了句:“每次他都是自己下去买的,虽然不会给我们带。”

                                        他看我稍稍放下心、敛了担忧害怕的样子,又对手足无措的我好心指明下一步,补充道,“你和蝎一起下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8楼2019-03-26 16:34
                                        我满怀感激的看了鼬一眼,又战战兢兢看了蝎一眼。打算和蝎错开走,估计他会收拾一阵子东西。

                                          没想到蝎走到门口回头冷冷看了我一眼,在开口之前微微吸了口气:“我……”

                                          “……”

                                          我知道他这是有点生气的预兆,为了防止他说出下面那句经典“我最讨厌等人,也最讨厌被人等”的话,忙不迭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站在他身侧,微微抬头看他。

                                          他这才往前走,我跑过去跟上,他看着我手中的空袋子,照例冷嗤一声,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

                                          我弱弱在他身侧走着。果然蝎走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嘲讽道:“你到现在都不会用空间忍术?那么多东西你怎么带上来?”

                                          我想了想前几次经历,老老实实回答:“扛上来。”

                                          以至于我的力气和身体素质增长的十分显著。

                                          蝎的诚实本质一览无余,平静地指出道:“你真**。”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蝎的语气和往常倒是没什么差别,也没有从此排斥我到再也不和我说话。只是我知我之前的所作所为,约莫还是在蝎心上添了一笔,纵使他骤然大怒,又选择自主性的遗忘淡去,那一笔也还是在那里。

                                          也许会在某个契机,倏忽开出花来。

                                          对蝎的嘲讽,我只好低眉顺眼应和道:“……感谢您直白的指导,真是一针见血,提纲挈领。”

                                          天才都一个通病,就是对其余人的废柴程度达到零容忍。蝎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总不会连卷轴都不会用吧。”

                                          一记暴击。

                                          我支支吾吾,感觉自己此刻再在蝎面前说不会的话,那简直如同罪孽滔天,不可饶恕,万死莫赎。所以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

                                          蝎懂了,又是一声冷嗤:“呵。”

                                          我慌忙道:“我回去会和鼬请教空间忍术的运用的。”急切想要表达我虽比不过他们天赋惊人,但还是肯努力的。

                                          蝎的语气完全想象得到:“那鼬还真是可怜。”

                                          我就知道蝎开口没什么好话。

                                          不过我已经被怼习惯了,此时此刻也知道说一些正常的话只会被蝎花样怼而已:“那旦那您来教我吧,免得鼬桑那么可怜。”

                                          此话一出,我就料到了蝎接下来会和我说什么,无非就是日常或冷嗤或嘲笑,道一声痴心妄想。

                                          “好啊,”蝎一反常态,答应速度之爽快宛如变了一个人,“你如果不后悔的话。”
                                          

                                          “哦,我后悔。”我对这套话也是熟谙得很。我不在他手下办事时,都能被他测试的傀儡追击的九死一生,要是他没开玩笑,真的打算教我空间忍术,那我岂不是被他血虐……

                                          蝎不置可否,没再言语,约莫是原本就只是打算嘲讽我。

                                          蝎走路真的非常的快,我得差不多小跑才能跟上他。

                                          微风习习,道路两侧的树叶被吹动,簌簌作响。

                                          蝎微微侧脸,看了我一眼。我一愣,立即会意,调整脚步和他步伐一致。

                                          心底又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微小的默契此刻似乎如阴沉沉风雨中飘摇的一朵小花,让我觉得他那份疏离并未冰冷到丝毫不可接近,仍旧愿意施予不带凉薄恶意的示意眼神。

                                          虽然又立即转念带了理智想了想,他只不过是怕我给他添麻烦而已,并无任何特殊的亲近意味和稍稍开放的姿态。

                                          一念及此那份兜头热情便凉了许多,只是心下还是微微带了欢喜。

                                          现下与蝎步调一致,果然除了脚步声听到了略微不同的声响,时不时有悉索之声,夹杂在风吹叶摇的声响里,极为隐蔽。

                                          尽管那人几乎完全隐匿自身气息,我在晓这个高压地带仍练就了敏感察觉空气中杀气的一身好本领,如同被扔进林子里的兔子,自然对感知敌意别有一番感触,毕竟是要保命的。

                                          于是便感受到了空气中隐隐的杀气,和微不可察的如芒在背。

                                          “锵”

                                          我感到有短兵器向我后心飞速刺来,我正要躲避跟踪者的攻击,转头那一刹却骇然发现已经被另一支手里剑精准击开,不用问便知是蝎出手的结果。

                                          电光石火,我被蝎的查克拉线迅速拽到他身侧,按照惯性即将狠狠撞在他身上。

                                          蝎巧妙侧身,我重重跌在地上,顷刻又头晕眼花,景色一黑。

                                          蝎对着兵器掷来的方向,冷哼一声,唇角微勾,眉眼间似落了一树的雪,尽是冷意:

                                          “找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9楼2019-03-26 16:36
                                          晋江排版更适合看文哦!!日常安利《火影——暗夜舞章》,求收藏求评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0楼2019-03-26 16:36
                                            我把第一章重新修了修改了改,差不多多写了1000字吧,从1800+写到3000+大家可以移步晋江看一哈喔,以后会陆续把前几章字数不够3000的都修一修哈另外我今天依旧是疯狂求评论的清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2楼2019-03-27 00:36
                                              晋江那边的全文都修了一遍哈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9-03-30 16:55
                                                我不弃了,我会继续填坑的2333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7楼2019-04-05 21:25
                                                  各位亲爱的看官老爷,我的文文改名了请搜索《[火影]要来一只赤砂之蝎么》收藏评论给作者点动力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9-04-07 22:11
                                                    我要更新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4楼2019-05-06 01:52
                                                        


                                                        我定了定心神,从地面上挣扎着爬起来。蝎挡在我的面前,手里架起了查克拉线,作出了战斗的姿态。

                                                        我侧过头,从蝎的身侧望过去,终于看到了对面攻击我的那个人。

                                                        但见那人一双红眸若漫了血雾的月,发丝倾瀑如雪,额上有如蛾眉点漆的两点碧色,面如冠玉,奇怪的是,手臂上和身体上都生长着……骨头?

                                                        此刻那人和蝎正对峙,气氛胶着起来。我在蝎后面缩着不敢动弹。

                                                        “你是谁。”蝎惯例般抛出这话。

                                                        那人从手上抽出骨来,“君麻吕。上次在雪之国让你逃了,真是遗憾。”

                                                        君麻吕的表情也极冷,五官明明没有任何因愤怒而变形的狰狞,凝重的确似盯住了杀父仇人般苦难深重。他面目也算是美极,纵使这般依旧如夜里沐浴着斑驳月光的白玉,怪异又优美。

                                                        蝎皱了皱眉:“我不认识你。”

                                                        “你怎么会认识我呢。”君麻吕面色阴沉。

                                                        论毒舌和战前口嗨,君麻吕真是小瞧了蝎。

                                                        如我所料,蝎立即不咸不淡开口,节奏时机都把握的刚刚好:“说的是。毕竟厨师不会认识即将宰杀的鱼。”

                                                        言罢手臂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曲线,随着腾地一阵平地起烟雾,一只战斗傀儡悄然出现。蝎的手指像弹奏琴弦一般流畅优美起起落落,操纵着查克拉丝线。傀儡的嘴一张一合,全身上下发出喀啦啦的声响。

                                                        一气呵成,我甚至都怀疑蝎曾暗暗在私底下无人处排练过这样帅气的开场。

                                                        我若是蝎的对手,必然会有小小的震撼和怒气。只是名唤君麻吕的少年看面相倒是沉着的很,此刻也确实沉着的很,表情依旧没什么太大起伏,眸子里的杀意也凝结不动,道:“你就是这样杀了我的父母的么。”

                                                        蝎的眸子微微上抬,一脸淡然地佯装作思考状:“不好意思,杀的人太多了,那种事完全不记得。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今天便送你去和他们团聚吧。”

                                                        蝎在战斗时的话唠属性,真不愧与平日的毒舌行径一脉相承。

                                                        观摩着神仙打架的我此刻生怕殃及池鱼,急忙退到树后,只是君麻吕似乎没有攻击我的意思,注意力全部放在蝎的身上。

                                                        他的能力也是奇怪的很,居然全身上下都生出了森森的白骨,在战斗的时候既能防御又能进攻,坚硬程度也不亚于钢铁的样子,不断攻破傀儡的攻击向蝎逼近。

                                                        蝎也不断的拉开距离,君麻吕便又缠上去。

                                                        二人难解难分,各种出招速度飞快,明明缠斗时间并不长但几乎每秒都有无数武器和骨头飞来。光是我在的稍微偏僻路旁此刻便插满了毒针和小型新式武器,以及深扎入树木一侧的类似指骨的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君麻吕的攻势看上去明显减弱,但是似乎是有意而为之,隐隐感觉他不是因战力原因抑或是策略如此,而是有不得不归去的理由。

                                                        蝎大概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又调出两个傀儡,攻势迅猛。

                                                        君麻吕捣毁了傀儡,向远处三下两下跳开逃去。临走前却带了最后一波骨剑攻击,一排骨剑向蝎袭来,令他无暇继续追击君麻吕。
                                                          

                                                        此刻却有一支骨剑向他后心袭来,我见蝎正忙于前面,无暇顾及后面的危险。想都未想便冲了过去,本想着撞开那骨剑,谁知它收不住力道直直穿透了我的肩膀。

                                                        骨剑的攻势带着我翻了几番重重跌在地上,我登时又是熟悉的头晕目眩之感,一时无法思考。
                                                        

                                                        嘴唇发冷,又一次失血过多。

                                                        蝎见状立即到我身侧,俯下身子查看我的情况。

                                                        见到这般情景,他毫不留情扯碎我左侧肩膀上的衣服,防止正常脱衣时牵动伤口。他伸出两指,快速斩断了我肩膀的骨剑,断口与皮肤平齐。

                                                        这个过程倒是没什么疼的,只是他扯出绷带紧紧的缠上肩膀的伤口的时候痛的紧,我额头上疼的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颤着声音道:“旦那……我肩膀里面的骨剑还没抽出来呢……你是不是忘了……”

                                                        他语气如常冷静:“你这么着急死吗。”

                                                        我乖乖闭上了嘴。

                                                        他正给我包扎,忽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冷,一把将纱布扔到我身上。

                                                        “真是蠢死了,我这身体受伤也无碍,你下次能不能不要突然冲过来——更何况你觉得我没有意识到那根骨剑吗。”

                                                        我怔怔然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我刚刚确实是没觉得蝎有察觉到后心危险的动作。我记得上次他脱了晓袍,木质傀儡的身躯中间有着难得的肉身,是心脏的地方。甚至还能看到查克拉的流动,于是便下意识的觉得那地方很重要,是他的命门。

                                                        也怕他真的只顾着前面的危险,没顾到背后的威胁。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太天真,从血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少年怎么会察觉不到杀气呢,战斗经验数以千万记又怎么会顾不到背后的攻击呢。

                                                        也许真的是我……自作多情又蠢的要命吧。

                                                        他冷哼一声,站远了几步,面容平静道:“你这样子也没法下去了,快回晓吧。”

                                                        言罢便略微整理了下刚刚因战斗凌乱的着装,转头淡然继续往山下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5楼2019-05-06 01:52
                                                        我一惊,这怎么可以?!上次看烟花的时候我已经搞砸一次了,我本想借着这机会同他亲近一些,却怎想又惹了他生气。

                                                          我忽然便觉得心底里泛上来巨大的苍凉之感,仓皇且徒劳,一瞬间只觉有如我当初到这世间之时,不息强风吹彻我的血肉我的骨,不是因为失血和伤口带来的无尽冷意,而是我无力的看着他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

                                                          无论是哪个方面。

                                                          不可以……!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肩膀狠狠一痛。我浑然不觉,痛楚都快成为身体的习惯了,我早已不是当时刚到之时的我了,这点疼痛还能硬抗的过去。

                                                          更何况就这样回晓我也不甘心,明明说好了要给他们带东西回来,却如此这般仓皇狼狈的回去,一无所有。

                                                          我本就因着能力被他们看轻,这下怕不是…更加地位卑微。

                                                          不是地位的问题,是心性的问题。晓里所有的人都一样,可折不可摧,无论是什么样的皮相品性,或冷淡或嗜血,都依旧是骄傲清高不知放弃失败为何物的少年,天生玉做的脊梁。

                                                          我若就这么放弃,又哪来的脸面和这些人继续站在一起,苟在他们的荫蔽里呢。

                                                          我自然是不甘心的。

                                                          我跌跌撞撞的向蝎走过去。

                                                          他一脸诧异的回头看我,面色又阴沉了几分,手一抬,我因着反应能力下降,虽然预料到了动作也下意识的躲避,但身子迟缓依旧没能躲开,一瞬便被查克拉线抽翻在地。

                                                          “你还跟着做什么?”他居高临下看我,如画眉眼此时落了不尽寒意,眉宇间都是隐隐的怒气,

                                                          “你还跟着做什么?嫌命长还是嫌血多?你这样来个三岁幼童你都打不过,还嫌给我添的麻烦不够多么?”

                                                          我完全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我自认识蝎来便从来都是见他对外界任何事物都持着淡漠疏离的态度,这几日简直有如闹了脾气的猫,身侧飘了片叶子都敏感的乍起毛来,可姿态又奇怪的好似粘鸟胶上拼命企图挣扎逃脱的小鸟一般仓皇笨拙。

                                                          我想是他和人与人的关系间脱节了太久,在石头投湖泛起涟漪之后已然忘记也无措于如何面对,下意识的采取了这种姿态……么。

                                                          我此刻疼的微微吸气面目狰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说话,又挣扎着站起来弱弱道:“旦那…不必管我,我做我自己的事情就好……”

                                                          他沉默了一会儿,冷笑道:“说的好,我对毫无自知之明的家伙也无话可说。”

                                                          冷了一张脸,扭头时连一个眼神都吝于抛与,继续向山下走去。

                                                          他这姿态我隐约觉得有些像一个国家里傲慢恣肆的国王,手握重权时却在某些地方像个孩子,理所应当的用残暴的姿态对着他的臣子。


                                                          他冷淡的性子我早已习惯,此刻他的态度依旧是冷漠,我却总觉得带了隐隐的不同,他这般发脾气,明明是排斥,却带了亲近的意味,隐约有亲密后互相折磨的影子。

                                                          只是我倒有几分疲累,并不想上前一幅匍匐贴心的姿态去迎合所有,也觉得我若继续向他走去只会被炸毛的猫咪挠的一脸伤痕。

                                                          他此刻转身大步向前走去,我倒松了一口气,细细规划起接下来要做什么。

                                                          头难以避免的发昏起来,肩膀那里因为刚刚的牵扯止不住的渗血,疼痛像强劲的树根,自右肩处根扎入整个上半身,指尖小腿也因着失血渐渐发冷,冷意像是盯了美杜莎眼睛后慢慢化成了石头。
                                                          

                                                          我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想着到了山下也许还能找个医馆做些应急处理,也能拿些药和食物补充下体力。

                                                          不过今天可能会耗费些时长了。

                                                          “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6楼2019-05-06 01:52
                                                          晋江标题《[火影]要来一只赤砂之蝎么》
                                                          求收藏求评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7楼2019-05-06 01:53
                                                            感谢这些时候小天使的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8楼2019-05-06 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