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王子吧 关注:843,072贴子:24,800,844

【原创】你是光(手冢BG)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太喜欢国光了,也很喜欢写文,希望能在吧里找到有趣的朋友们
欢迎大家看文留言
女神男神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24 22:21
    01.
    高绫颜在东京的街道上边走边四处张望,好像觉得她多看点儿与日本有关的东西,就能离已逝的山田尤佳更近一点。
    知道山田尤佳在日本去世的消息的时候,在中国的高绫颜,内心几近崩溃。
    三个月前的那一天下午,她不过跟往常一样在家里收拾书本准备回学校上晚自习而已,就在那几分钟的时间里,她的手机突然来了一条信息。
    是从twitter上来的信息。
    一条日文编辑的信息。
    “尊敬的高绫颜小姐,您好,我是您的朋友山田尤佳的母亲山田小百合,我家女儿尤佳已确定在两日前去世。关于高小姐的事,尤佳常在家中提起,随未曾正式谋面,但想必您与尤佳已算好友,今日痛告此消息,山田家只为感谢您在尤佳在世时给予尤佳的快乐与温暖………………”
    信息来源:尤佳YUKA
    没有语言能够形容高绫颜当时的心情,现在她想想,只觉得天塌了也不过如此。
    人都不在了,她还能做什么呢?怎么人就不在了呢?她不过是因为这几天学业繁重,暂时搁置了手机而已,怎么人就突然不在了呢?
    一晃时间已去三个月。
    她没能去日本参加山田尤佳的葬礼,没能再与她说哪怕一句话,她对这个女孩面容的记忆,也不过只是尤佳偶尔po在twitter上的一些自拍或是两人的视频罢了。
    无法释怀。
    高绫颜无比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尤佳的突然去世,到底在她没有跟尤佳联系的那些天的发生了什么?
    她想知道这一切,她发疯一样的在twitter上询问好友的死因,可那让她牵挂的消息却从来没有再找过她,仿佛她不存在。
    去往日本留学,是她几乎在一瞬间内做出的决定。
    为了来到日本的高中留学,她准备了大约三个月,妈妈不明白她突然急切地想要出国留学的决定,对这个女儿,所做的只是为人母的支持而已。结果也如她所愿,她成功地考上了山田尤佳生前所在的东京的私立高中。
    想不到,有一天,踏上日本的国土,不是为了与你真正地相遇,而是这般让人心痛的原因。
    但无论你是为何而离开这个世界,她都要去寻找原因,为了不让曾经二人所度过的日子像个虚幻的谎,她所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个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24 22:21
      有没有小伙伴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25 07:06
        有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5 18:01
          02.
          手冢国光看见仓木泉来找他,暗自高兴,能够离开此刻就要满天飞的班级,可以让他的耳朵稍微轻松一下。
          手冢国光不爱管闲事,也根本就不想插手别人的私生活,看见班里的人把山田尤佳的事传得越来越离谱,身为班长的他,在一段时间里是本能地想要去遏制流言的,但是,就算他本人有足够的魄力让别人不在班上说,可他胳膊肘再长,也伸不到放学后的世界里。
          然后,流言就这么散开了,越闹越大,越传越离谱,甚至连手冢国光所在的网球社里都满是山田尤佳和将来青学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的事。
          其实据某些好事者的爆料,高绫颜的到来,青学刚升上高三的人早在两个月前就知道了。那时候,上届高三的才毕业,手冢国光所在的高二也还在度过期末后的假期。
          不知道是哪一天,青学的校论坛炸了。
          一条名叫“山田尤佳中国密友将留学青学”的贴子引爆了校论坛。
          “山田尤佳”这四个字,对青学来说,太敏感了。尤其是两个月前,距离山田尤佳的离世只隔了一个多月。
          对山田尤佳,手冢国光的印象大概是:
          一直同班的死得及其可怜的女孩。
          如今,他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山田尤佳中国密友”了,仓木泉老师让他带着这位叫高绫颜的“中国密友”先去班里熟悉一下。
          到了班里,手冢国光注意到,似乎这位中国来的留学生对全班明显的异样目光显得一脸茫然。
          或许,她知道的很少……
          又或许,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手冢国光随便找了个空位让高绫颜坐下,给她说了班里的一些大致情况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高绫颜此时不想要多去猜测别人的目光了,她很着急,弄清楚挚友山田尤佳的事是她来日本唯一的目的,但她并不知道谁能靠得住。
          此刻的高绫颜正在打量着手冢国光,她坐在手冢国光的斜后方,手冢国光没有回头,并不知道高绫颜在看他。
          “那个人是班长,他会靠得住吗?”高绫颜这么想着。
          ……
          高绫颜正努力地思考着,自己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做出具体行动,一个扎着长马尾的女生走到了她面前。
          说自己是副班长,叫小野莉莉。
          “同学你刚来日本,可能有些地方会不适应,你以后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也可以找班长手冢同学。”
          极具亲和力的外表和言语让高绫颜在高压下稍微放松了些。
          高绫颜礼貌地跟小野莉莉寒暄了几句,便有些试探性地向小野询问。
          “请问,小野同学,青学的A班的同学,是一直不变的吗?”
          “哦,这个啊,不是的,我们学校是按成绩来分配班级的,每一次的期中考和期末考就是我们分班的时间,不过,每次只有前25名的同学可以留在A班。”
          小野莉莉以为高绫颜是担心学习成绩的问题,便接着说:“不过,我们班的同学的成绩一直以来都比较稳定,基本上高一高二两年里只有三、四个同学被分出去了,所以变化不怎么大。你其实不用担心这个的,你做的留学生申请考试的试卷跟我们高二期末考试是一样的,你之所以可以被分进A班,一定是考得很好的……”
          高绫颜没有兴趣听剩下的了,听到人的变动不大,高绫颜一下急起来,想问了很久的问题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有个叫山田尤佳的女孩,也应该一直和你们认识吧?”
          ……
          鸦雀无声。
          好像是在一瞬间里,班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25 22:43
            求来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25 22:49
              @融入骨血℃ 更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25 22:50
                那啥,楼主觉得初中生实在太小了(毕竟楼主追网王都追到都大学了),所以把故事背景设定到了高中,嗯,就这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25 22:5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26 07:46
                    看见了国光,插个眼再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26 09:03
                      顶顶

                      文文目测还不错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26 09:48
                        自己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26 18:1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26 22: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27 17:53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28 19:33
                                03.
                                小野莉莉错愕的神情,众人突然的沉默……这一切都在告诉高绫颜,山田尤佳的死绝不简单。
                                可是,这些人对这件事到底知道多少?他们了解尤佳和她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从这些人的反应来看,他们甚至早就知道高绫颜这个人了,可是……他们怎么知道的?尤佳是个低调的女孩,她才不会到处去说她有一个中国朋友呢。


                                高绫颜带着疑问度过了一早上,作为新来的留学生的她是没有日本教材的,所以一早上她都和小野莉莉把桌子拼在一起看书上课了。


                                午休时间一到,高绫颜走出教室准备去食堂,她在走廊上随便拉了个人准备问食堂的位置,但是,令她疑惑的是,她刚走近对方,人家立马跟触电了一样退开,然后重复不断地说了好几遍:“对不起,我和山田尤佳不熟。对不起,我和山田尤佳不熟……”接着就快步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高绫颜完全要陷入一连串的疑问中摸不着头脑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
                                “你有什么事吗?”
                                高绫颜一转头看,原来是那个叫手冢的班长。
                                “哦,没、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食堂的位置,但……”
                                手冢国光看了她一眼,似乎察觉出了她的窘迫。
                                “食堂不在这栋楼,在后面那栋。”说到这儿,手冢用手指了指走廊窗户接着说:“你往这里看下去,有一个门口放着玻璃柜的小房子,那个是学校的小卖部,你从小卖部旁边的入口进去就是食堂。”
                                总算可以吃饭,高绫颜连忙道谢后跑下楼去了。


                                学校食堂里学生不怎么多,大部分是教师,看来日本的学生们一般都还是喜欢吃自家做的便当的。
                                在食堂里,高绫颜看见班主任仓木泉在向她招手,示意她坐过去。
                                “别人什么都不肯说,那老师总还是应该靠得住吧。”高绫颜想到这里,赶紧打好饭菜坐过去。
                                仓木泉简单地问了下高绫颜对班级的适应情况,接着,没等高绫颜开口,仓木泉倒是先问出了山田尤佳的事。


                                “高同学啊,你到青学来,真的是为了山田同学的是吧?”
                                “啊?啊……我……”话题转得太快,高绫颜还没反应过来。
                                “你别紧张,我也就那么一问,这些时间里啊,好些学生都在讨论跟山田同学相关的事,有一些嘛,也传到了老师们的耳朵里。先不管他们具体说了什么,反正,你和山田,确实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吧?”仓木泉边说话边用铁勺子舀了一些汤喝,神色自然轻松,和别的一些谈起山田尤佳色变的人完全不一样。


                                “嗯……我和尤佳是非常好的朋友。那个……但是……仓木老师您……好像不怎么避讳讨论尤佳的事呢。”高绫颜问出了心中疑问。
                                “啊?哦,是这样的,山田尤佳同学的去世,是临近高二期末的事了,那时候,他们还是高二(A)组,他们的班主任还是当时的来生老师,我带了上一届高三后,本来这个学年是应该休假的,山田同学出事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北海道了,但是,A组的班主任来生老师实在太伤心了,为山田同学的事,她都已经累到病倒了,实在不能继续管接下来的高三(A)组,又暂时调不开其他老师,学校这才把我从北海道那边叫回来了,我是回来的时候才了解到一些情况的。”
                                “呃……来生老师?”高绫颜问。
                                “嗯,对,来生贵未老师,是A组以前的班主任。”……


                                午饭结束后,高绫颜走到学校的一片小树林里,边散步边回想与仓木泉的对话。
                                仓木泉告诉她,在高二(A)组的教室里,还留着山田尤佳的课桌,课桌上还摆着山田尤佳的遗像,如果高绫颜想去看看,可以在下午放学等高二(A)班的的人走完后进去看看。
                                ……
                                尤佳的……遗像吗?


                                ……
                                不知不觉间,高绫颜发现自己已经走出小树林了,而现在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排的网球场。
                                这里……是这所学校的网球部什么的吗?


                                高绫颜走了过去,球场外有一些女生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不知道讨论着什么,还有一些穿着便服、举着相机的人对着网球场里的人不停地拍。
                                球场内有很多男生站成方形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挥拍,穿的衣服大多是纯白的断袖和红色的短裤,不过,有几人穿的是蓝白相间的运动衫,看起来倒是和别人很不一样。


                                高绫颜边走边看,走走停停,突然,她站在铁网栏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那不是手冢国光吗?
                                高绫颜只看见手冢国光站在球场内,似乎在观察着训练情况,手冢国光身上穿的,也是蓝白相间的运动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1-28 20:05
                                  高绫颜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才来了一个早上,但她每一次看见手冢国光,都会忍不住地有些心虚,她总觉得这位手冢班长的周围总是围绕着一股令人不得不紧张的气压。他高大挺拔的身体、凌厉的双眼、老成的椭圆形无框金边眼镜、一张不苟言笑的脸……这样的人,应该严肃到没几个人敢接近吧……
                                  高绫颜现在是这么想的,不过,在不远的将来的某一天,当她扑进手冢国光的怀里和他紧紧相拥时,她就切实地发现,今天的自己对手冢国光这个温柔的人,误会大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28 20:06
                                    孩子们,更了呀~@渣渣国光 @融入骨血℃ @崽崽的坤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28 20:06
                                      @泠默萱 @清秋夜凝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28 20:07
                                        我男神国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28 20:13
                                          感觉尤佳的死……是不是和校园霸凌有关?


                                          回复(10)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1-28 20:28
                                            顶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29 15:32
                                              04.
                                              下午放学后,高绫颜就跑到二楼的高二A组门口,但里面的学生几乎没有要出来的意思,于是她又在教学楼里到处晃晃悠悠,后来干脆直接坐在楼梯口等,但人就是走不完。
                                              尖子班的学生,果然不一样啊,如果她现在还在中国上学,应该也是要留在班上很晚才回家吧。
                                              高绫颜坐在楼梯口靠着墙都睡了一觉了,等她睁开眼时,窗外的大白天已经成了红彤彤的一片,高二A班的人也终于是走完了,她看了看手机——下午7点。


                                              高绫颜走进了高二A组的教室,伸手去摸墙上的开关,打开了被最后走的学生关掉了的灯。
                                              那张摆着遗像的桌子,实在太显眼了……
                                              那张桌子,被摆在教室最后面靠后门的角落里,和别的学生的桌子隔得很远,看起来,犹如一座孤岛。

                                              高绫颜冲了过去,到了尤佳的桌子前,看着那张遗像——照片上那张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脸、那张,高绫颜只在千里之外的中国,隔着手机屏幕看到过的脸。
                                              那种感觉几乎无法形容。
                                              心底里的陌生、肉眼上的熟悉……
                                              毫无征兆地,高绫颜落泪了,开始只是一两滴泪珠,接着,泪流不止。

                                              刚开始知道挚友的离世时,高绫颜没有落泪,那种极度的震惊和无法释怀让她呆滞到忘记落泪;踏上日本的国土后,她没有落泪,心中的团团疑问让她来不及落泪。但在这样一个无人的角落、一张孤独的书桌、一张黑白的照片,让她泪如泉涌、心如刀绞。
                                              本来约好的呀,高考结束后,她就来日本找你……

                                              这一份跨越海洋的友情,曾让两人都激动不已。那种心情,是让你觉得只要有她在,无论什么难关都可以挺过去的深信不疑,这种友情会让你觉得,这辈子就算只有她一个朋友,你都不害怕面对世界,是她让你有勇气大步走向未来。
                                              有她在,你不羡慕任何人……

                                              ……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绫颜跌坐在尤佳的课桌旁快哭得喘不过气了,她把尤佳的遗像紧紧地抱在怀里,鼻腔已经被堵得快无法呼吸了,她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除了打电话哭着喊妈妈以外,还能向谁诉说自己的心情。
                                              她义无反顾地来到日本寻找真相,她丢下了熟悉的生活方式、离开了那片她珍视的土地、她甚至放弃了中国的高考,若她以前的老师或同学们知道,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异国女孩、为了她心中的友谊,那他们估计会觉得她疯了、会觉得她冲动到不可理喻吧……

                                              然而,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弄清楚尤佳的死因,这是她认为自己必须做的事,谁都别想阻拦她,谁都阻拦不了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29 19:45
                                                她现在就要去,她要去东京警视厅。
                                                想到这里,高绫颜站起身来,用袖子随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把遗像珍重地放回课桌,但她刚才哭得实在太厉害了,以至于她现在还在止不住的抽泣,也依然是泪眼朦胧。


                                                高绫颜关了灯跑出了门,跑到楼梯口时,模糊不清的双眼让她连面前有个大活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这么重重地撞了上去,她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堵墙,撞得她整张脸都疼,在她被撞得快要摔倒时,那个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肩,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快摔倒的她稳住了。不过,刚刚是脸疼,现在被抓的肩也疼。
                                                “你没事吗?”对方沉稳的语气带着对他人的关心。


                                                高绫颜揉了揉眼睛,又反应了一会儿,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手冢国光。无由来的突然紧张,让高绫颜哆嗦了一下。
                                                “对、对不起,我、我没、没事,我没、没看见、你、你在这儿,我……”话能好好说了不?
                                                手冢国光听她说着话,其实他自己也有些头疼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部分同辈人或小辈人一看见他就会紧张得说不清楚话,他手冢国光也是个大活人,有什么好怕的?


                                                手冢国光看了看此刻有些不知所措的高绫颜,稍稍皱了皱眉。她大哭一场的痕迹实在太明显了,红肿的双眼、满脸的泪痕,到现在了还有些抽泣、鼻音严重。说实话,手冢国光在与异性的关系处理上根本就没有经验,虽然他从来都是理性思考问题,但青少年还有的满腔热血他也一点都没少,但他的热血,一丁点儿都没有分给哪个女生过,他全扔进了一个叫“网球”的东西里。所以,当哪个女生在他面前表现得这么可怜,他还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他为什么要碰上这种事啊?他不过就是独自训练完后接到了大石的电话,麻烦他帮忙拿一下掉在教室里的数学笔记而已,才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高绫颜就这么撞上来了,还哭成这样。
                                                “呃……你……你是迷路了吗?别着急,现在还不是学校大门关门的时间。”
                                                这句话刚一出来手冢国光就后悔了。还是不擅长安慰伤心的女生才会说出这种话的,这得要什么样的傻子才能连出教学楼的路都找不到还哭成这样啊?


                                                不过,这里是二楼,高二组的教室……
                                                手冢国光记得,山田尤佳的遗照还放在这层楼里……这个人是山田尤佳的好友,那她肯定是去看了好友的遗像才哭成这样的了……
                                                好像摸清了高绫颜痛哭的原因,手冢国光突然很同情她了。
                                                一个女生在他面前哭着,他就这么干看着,好像也不好。手冢国光摸了摸自己外套上的包,拿出一包餐巾纸递给了高绫颜。
                                                未来的某一天,当手冢国光再一次回想起这个情节总是懊悔不已,他很想回去那时,把他伤心的女孩抱在怀里安慰,都怪他久久不能察觉自己的心情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如果让他回到那时,他一定对高绫颜一见钟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29 19: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29 19:48
                                                    孩子们,更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29 19:48
                                                      接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1-29 20:57
                                                        帮忙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1-29 20:59
                                                          感觉手冢的心理描写巨难……


                                                          收起回复
                                                          32楼2018-11-29 21: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1-29 2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