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灯吧 关注:165贴子:849
  • 15回复贴,共1

我和我的海锚汽灯(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情怀”这个东西,有时候也蛮害人的,就因为小时侯稀罕过或是羡慕过什么物件儿,就总想把它弄来玩玩,好弥补幼时没得到的缺憾。
我七八岁的时候,人民公社刚刚改成乡。那时候的西安市,纵然是省会,大冬天里也是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停电的,市府叫“限电”,除了稍微好听点,四处黑嘛咕咚是一样的,我们叫它“摩登(没灯)时代”。
我是在一家医院环境里长大,那个简单的年代,是绝没有奥数班和英语课来烦人,医院的锅炉房、木工班、大灶养猪场甚至病房楼道,都是我们疯跑的好场所。
就是这样一个初冬的黄昏,早早散了学的一群娃娃,依旧散窜在各自乐意的地方,等待着大人们下了班,好有得饭吃。这个时候,司空见惯的停电,不对,是限电开始了,反正都是乌麻黑啥也看不见。有些值班的地方,依次燃起了蜡烛。忽然,我们看见电工房的几个大人,提着一盏非常耀眼的灯,一路急跑,向手术室冲去,沿途留下一串淡淡的煤油味道。这可太稀罕人了,我们认得洋蜡,认得煤油灯,也认得马灯,可从来没见过烧煤油的灯能像电灯一样,炽白刺目,发出耀眼的光芒,还咝咝作响。即刻间,土堆上、沙子堆上、树杈上,跳下来一堆孩子,跟着这盏耀眼的神灯追跑,一直跟到手术室门外。医院长大的孩子,都有个常识,再急迫的事情,手术室也是不能随便闯进去的,因为要高度清洁防止感染,不然会出人命。可是这异常明亮的煤油灯,也实在叫人难以轻易释怀,吃饭都可以暂缓,得把这奇怪的灯先打听明白,终于,一堆孩子从送灯出来的电工师傅嘴里得知,这种煤油灯,叫“汽灯”。
那一天的晚饭,我家点支蜡烛,一人一碗包谷珍子稀饭,“突、突、突………”各喝各的。“爸,咱家也买一只汽灯吧。”“滚!买沃东西干啥!屋里又不唱戏,得烧多少煤油?”
噢,汽灯是唱戏才用,而且费油。


回复
1楼2018-11-25 18:55
    您好,我也是一名汽灯玩家,搞了一个公众号(灯炉漫话),想转载您这篇文章,可以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30 20:48
      前几天刚买了950,等着到手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1-08 20:15
        如果说玩的话,国产的还是性价比高。


        回复
        4楼2019-04-28 21:53
          麻烦问一下,可以用酥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6-05 2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