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吧 关注:43,359贴子:760,160
  • 27回复贴,共1

文字、宗教与城市:日本与西方城市空间中的文化线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25 20:00
    日本与西方的城市空间显然不同,甚至在有些方面截然相反。论其原因,不免追溯至悠久的文化传统,与其孕育的思维方式的根本差异。槙文彦生动地使用了“时钟关系”与 “云状关系”二词来形容西方与日本的城市结构,前者部分和整体条理清晰,后者则处于不稳定的平衡状态。芦原义信则指出看似混乱无章的日本城市面貌背后存在着根植于地理、历史与文化的“隐形秩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25 20:00
      随着启蒙运动催生的欧洲中心论的偏见,日本建筑与城市曾一度遭到西方的挑剔与蔑视。当现代主义浪潮兴起,框架结构、模数、连续空间、建造方式的自明性、去装饰化等日本建筑特征突然以其惊人的“现代性”进入西方建筑界的视野之时,东京因缺乏广场、公园、人行道、市民空间等象征西方文明城市特征的硬件,仍然是那座灰暗、单调而丑陋的“临时之城”。直到20世纪后半叶,冈特·尼契克、波同德·伯格纳等学者才开始从久被诟病的日本城市中挖掘价值,他们指出,必须抛弃西方对于封闭与实体概念的执着,才能欣赏日本式的空间,因为日本的空间感并非由其组成元素构成,而是由“事件”所创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5 20:01
        回溯西方对于日本的态度变化具有某种黑色幽默。人们往往以自身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模式附会他者,而忽略了彼时彼处的文化语境。但城市空间是宽泛的文化背景下极为复杂的综合体,与各类文化要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本文仅选取文字、宗教两条脉络进行梳理,通过建立它们与城市空间的联系,能帮助理解日本与西方城市空间差异的“为何”与“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25 20:01
          本文观点主要来源于澳大利亚学者巴瑞·谢尔顿(Barrie Shelton)所著的《向日本城市学习:城市设计向东看》(Learning from theJapanese City:West meets East in Urban Design),并在此基础上有所校正和拓展。该书于1998年初次出版,2012年再版,受到日裔妻子冈山惠美子的帮助和影响,观点生动有趣,涵盖面广。日本与西方的对比贯穿始终全书,对比的结论包括一系列关键词——分散(而非集中)、拼合(而非网络)、横向(而非纵向)、逐渐(而非整体)、流动(而非固定)、暂时(而非持久)、灵活(而非固定)、重内容(而非实体环境)、物体与周围界限模糊(而非清晰)——可以用以概括日本的城市特征。形成这些特征的城市设计方法强调的概念包括:区块,碎片,转化和变形,部分独立,细节和局部先于整体,灵活及无限,相异部分的叠加、并置和共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5 20:02
            文字的书写与排版是一种空间排列行为,这与在建筑中排放墙体、地板、家具,在城市中排放广场、道路、树木有共通之处。罗德·孟罕指出“语言的排列方式将最终影响人类的思维”,反过来说,文字的排列,与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一样,均对思维模式有所反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25 20:03
              日语的语言结构受到中文与英语的双重影响,其书写系统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由汉字、平假名、片假名甚至罗马字组成。汉字可以单独表意。假名由汉字简化而来,表音而不表意,但并未取代汉字,而是相互结合使用。假名与英文中的字母有类似之处,需要组合才具有意义,但字母的抽象性显然更为突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5 20:03
                在文字的书写上,孩童时代的学习过程可以被引为佳例。日语练字本是正交的方格网;而英文练字本则由横向线条组成。前者是区块状的,后者则是线状的。单个文字的书写亦颇有讲究,大多英文字母可以一笔写成(至多两笔),仅需将字母嵌入指定的横线之间;而汉字笔画繁多,必须把握笔画间的平衡,将重心置于方格中心,方可美观。因此书法在东方得以成为一门学问,未经专门的陶冶训练,实难掌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25 20:03
                  在书写方向上,西方字母基本上是单向的,只能在页面上从左至右横向书写才易于辨识。相对而言,日本文字却是多向的,既采用传统的自上而下、自右往左的书写方式,也能适应源于西方的从左自右的横向格式。在今天的日本出版物或店招中,我们常能看到同一版面的文字采取两种不同的排列方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25 20:04
                    两种文字的根本区别体现在两种文化的传统书写工具——毛笔和翎笔上。翎笔的设计适合于横向书写(笔画竖向宽,横向窄),而毛笔则具有往任意方向的灵活性。对应的握笔方式也相殊甚远。毛笔需纵向握笔,手悬空于纸张上方,而翎笔则须控制一定角度,手腕紧贴桌面,分别适应于团块和线性的书写模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25 20:04
                      两个书写系统另一重要区别是西方字母和日语汉字的数量不同,英语只有不变的二十六个字母,而日语汉字数量已逾五万。许多汉字是由两个以上已有汉字拼合而成的复合字,如“雷”、“峙”等,在拼合过程中,原有的汉字形态发生变形以达到新的平衡。这也体现了日语汉字系统的灵活和潜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25 20:05
                        总而言之,日语文字相对独立、排列多向、组成复杂,是灵活的区块系统;而西方文字相互依赖、排列单向、组成简单,是较为僵化的线性结构,两者有着根本区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25 20:05
                          此外,由于日本文字的区块特征,文本与图像之间的界限相对模糊,往往能在同一版面互相融合、叠加,形成错综复杂的版面效果,不同与西方清晰明确的版面结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25 20:07
                            日本的主要宗教为神道教和佛教。神道教为日本本土宗教,在佛教传入日本之前就早已存在。神道意为“诸神之道”,是一种泛灵多神信仰。神道教认为“万物皆有灵”,包括日月星辰、河流山川、风雷雨电、树木岩石在内的几乎所有生物与非生物中,都寄居着神灵。神灵之间相互平等,没有真正的等级之分,更不存在绝对的造物主或统治者。不同的祈求对应着不同的神灵。诸神各司其职,创造了世界。这与基督教世界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上帝形成对照。上帝居于天堂,而神道教的神灵则栖息于土地。神道教世界几乎没有冲向天空、俯瞰大地的欲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25 20:08
                              佛教于六世纪自中国由朝鲜传入日本。佛教的传入并未导致神道教的衰落,而是与之和平共存,两者共同成为了几乎所有日本人生活的一部分。在今天的日本城市中,神社随处可见,并在很多时候与佛教寺庙共存,鼓励神社里的神灵向佛,而神灵则守护着众多的寺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25 20:09
                                佛教的根本概念和核心范畴是“空”。对于佛教信徒而言,世间万物变化流转,生命轮回,世间一切只不过是和合而成的要素的短暂共存,注定无法摆脱消亡的命运。“一切事物生起,继而渐灭”,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基督教对于事物的不变与永恒的执着(以及整个西方形而上学的思路)被认为是违背了事物变化的自然规律,从本质上是负面消极的。其次,佛教认为世间不存在诸如生死、善恶、物质与精神的简单二元对立,而是相互兼容与共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25 20:09
                                  相对于基督教的上帝,日本的神灵或是佛陀,都更像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神灵于凡夫,就像是房客或邻里,而凡夫与佛陀之间亦无天壤之别,人人皆可成佛。佛教与神道教一样,本质上具有草根性、平等性和民主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25 20:09
                                    神道教的世界无层级之分、各部分相互独立、呈碎片状、缺乏体系。佛教的世界“诸行无常”,一切都是暂时的,变化的潜能无处不在(这种观念也受到日本常遭受台风、火山、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现实影响)。宗教对世界观的作用,体现在人们对于建筑和城市的态度上,对城市空间的形成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25 20:12
                                      在以上两个主题里,日本和西方模式均展现出了根本差异。如果稍加留意,我们就会发现诸如此类的差异可以横跨更多的主题,并且展现出惊人的相似之处。在此基础上我们得以摆脱表面现象,而对日本和西方城市建立更深刻的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25 20:13
                                        首先,日本城市讨论和规划的基本单位——町、丁目和地块具有区块性。町的范围内,地块被不规则编号,每个地块具有独立性(往往有一个隐形中心),城市整体非常灵活。相比而言,西方城市讨论和规划的基本单位是线性街道,街道两边建筑分别按顺序编号,城市整体就是有形线性空间构成的网络。这种顺序排列反映了实体连贯式呈现的形式概念。用地和建筑面朝街道,相互依赖,缺乏灵活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25 20:13
                                          城市空间的差异还可以在城市地图上略窥一二。地图是城市的肖像,地图的绘制反映了人们对于城市空间及其场所的认知。虽然官方出版的现代地图几乎都遵照西方的惯例,但只要对老地图或非官方地图稍加留意,我们就会发现有趣的差别。江户时代的城市地图,与西方同期地图相比,就体现出如下特点:其一,日本地图的街道位置往往是空白的,而地块上则满是文字(标注姓氏、町名等),除了通往寺庙或神社等作为“必经之路”的街道,其余街道只是建筑之间不具名的空间;其二,地图上文字与图形、各个建筑物或某个建筑群内各部分均朝向不一;其三,日本地图常将透视图、三维图、立面图甚至鸟瞰图并置在同一图面上,山丘、树木、大门、神社、寺庙等常以人们日常看到的角度呈现——与西方地图的单一视角不同。今天的非官方地图也能说明问题,日本地图标出町的边界,在町所在区域的中央标注町名,各町的面积和相互距离比例不甚准确,道路未标注名称或编号,略去大量小路,并不写实。与之相比,西方地图往往突出街道,标注街名,并按比例和方向画出街边建筑和地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25 20:14
                                            日本地图的绘制源于人们的景观体验,而西方地图更大程度上是理性抽象思维的结果。日本地图强调土地而非建筑、地块而非街道、视街道为模糊路线而非有形空间、碎片式而非连续(或整体)场所。进一步说,正因为日本人将城市理解为重要地块的拼合,地块之间是真空,因此往来这些地块涉及时间的流逝,而非地形的跨越,因此时间与空间相互联系;而西方人认为地面是连续的地理环境,是线性空间组成的整体结构,因此空间独立于时间而绝对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1-25 20:15
                                              日本地块的独立性在高山峡谷地区尤为突出(事实上,平地在日本城市里是稀缺资源)。以长崎为例,建房用地尽管受地形限制,但依旧保持水平,并由围墙环绕。这些地块坐落在挡土墙上,形成一片梯地。有些挡土墙从街面陡然上升,地块从挡土墙悬臂而出。地形的局限只体现在街道而非地块上,突出了街道余留空间的地位。即使在开阔平坦的地面上,也可以见到用桩子架空的地块,悬停在头顶上方,房屋坐落其上,甚至房屋顶部又成为新的地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1-25 20:15
                                                单个的地块往往近似正方形,房屋大多坐落在地块中央。无论地块面积多小,房屋都稳妥地驻立在各自地块上,彼此分离,狭窄的街道只具有实用功能。相比之下,西方的房屋则多建于长远大于宽的长方形地块上,建筑紧贴街道,屋后围起,沿街立面坚固且装饰豪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25 20:16
                                                  日本与西方对待街道的差异可以通过街道的铺设与拱廊进行例证。在日本,标准的街道路面是水平的,中间部分优先铺面,形成比边缘坚硬的铺路带——街道就是一条路线;而西方的传统街道模式往往是在两侧铺设人行道,高出中间的行车道。拱廊街是日本与西方共有的建筑形式,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结构和概念。日本拱廊自成一个结构体系,独立于两侧建筑存在,有时拱廊街道入口远远超出建筑红线;而西方拱廊则与两侧建筑密切相关,是固定整体形式的一部分,相对缺乏灵活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1-25 20:16
                                                    日本街道区别于西方的另一个特征在于它的“可变状态”。传统町家街道在店铺营业与歇业时呈现完全不同的景象。营业时,平挂的大横幅、悬于杆子上的旗帘和灯笼、摆放到街上的商品以及人们的活动等构成了街景的关键要素,街道充满活力;而当店铺关门时,街道仿佛被两侧建筑遗弃,恢复其最基本的面貌。这在今天的日本商业街仍然得以延续,霓虹灯、广告招牌成为新的街景要素。引用谢尔顿的话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1-25 20:17
                                                      西方建筑的脸面化了妆,而日本建筑则像戴上了多层面纱。某个地方之所以令人难忘,在西方归功于经久不衰的实体环境,在日本则是转瞬即逝的活动和物品陈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1-25 20:17
                                                        本文由文字、宗教谈起,试图在一个广泛的文化环境中理解城市空间。这样的讨论不免不够全面,也不够透彻,但若以此为起点,可以带领我们走向更多有趣的结论。黑川纪章将日本和西方城市分别比作生物学上的“根茎”和“树”。根茎由不同部分交织而成,是相互联系但独立自治的部分之集合,而树是一种线性层级结构,倘若切去主干,延伸部分将会枯萎。在城市以外的诸多文化领域也是如此。所有的方面综合起来,相互作用,导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最后,我们可以再次回顾开篇的关键词,由此出发观察各个文化领域中的现象,有助于我们理解和诠释城市本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1-25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