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洋吧 关注:20,214贴子:138,859

【薛晓】囚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抱歉之前格式错了所以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25 23:15
    对晓星尘面无表情沉默的态度,薛洋不禁有些不满,“怎么,不说话了?不说恶心了吗?不反抗了吗?”
    薛洋将晓星尘拖起身来,将他禁锢在自己面前,逼他与自己平视,薛洋看到晓星尘原本明亮的眸子,此刻显得死寂无比。
    前段时间他将宋子琛的眼睛,又挖回给了晓星尘,因为他实在不忍心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安在那个臭道士的眼眶子里,这双明亮的眼睛只有他的道长能够配得上。
    薛洋犹记得当时晓星尘,看到他那一瞬间的眼神,错愕、哀怨、愤怒、以及那滔天的恨意,皆在他眼中一一闪过。
    紧接着便是他们拔剑相向的场面,薛洋因为不想伤到晓星尘曾几度闪躲,可晓星尘依旧是穷追不舍,最终,薛洋搬出了宋子琛和还没有被修复完整的阿菁的残魂为要挟,使晓星尘方寸大乱,方才将他禽制住。
    薛洋在将晓星尘禽住后第一件事便是强迫了他,让他变成了自己的人,当时因为晓星尘是初次又反抗的太厉害,下身被撕裂在所难免,险些丢了半条命。
    见晓星尘还是一言不发,薛洋由原先的有些不满,变成了怒火中烧,他用手狠狠的掐着晓星尘身体凌虐着他,“怎么,晓星尘,想给我装活死人呢是不是?可你现在是活的,我就不相信你不会疼”薛洋说着不禁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有些地方甚至被掐出血了。
    “啊”晓星尘最终没能忍住,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眉头紧锁着,些许地方渗出了因疼痛而流的细汗,“随你”晓星尘有些哽咽的吐出了这两个字,随后继续开始咬牙忍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5 23:16
      呜呜呜,吓死我了,还好还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5 23:56
        薛洋用布巾轻柔擦拭清洗着晓星尘的身体,动作十分温柔细腻,如同对待一件珍宝一般,事实上对于薛洋而言道长就是他的绝世珍宝。
        而晓星尘躺在浴桶里,如同一只木偶一般任由薛洋摆布,在他眼里再洗都是一样,他已经脏的不行了,满身污垢,洗不干净了。
        面对薛洋一次次的玷污,他一次次的徒劳挣扎,一次次的绝忘,他算是彻底折在薛洋手里了。
        看着晓星尘如牵线木偶般的模样,薛洋难受的不行,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吗?他之前不该那么强迫道长,不!薛洋立刻就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就算是他做错了又怎样,只要能留住道长,他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能在道长的心上留下痕迹,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换句话说,既然不能爱,那就恨吧,起码也是一种感情。
        薛洋在将晓星尘清洗干净后,将他裹上之前脱下来的衣服,又将他抱回了那间囚禁他多时幽暗的屋子里。
        薛洋把晓星尘轻轻放在床上,为他盖好,薛洋看了一眼床头的铁链,又牵起了晓星尘的手,看到他的手腕处,已经被磨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结茧了,估计好了以后,避免不了会留下疤痕。
        薛洋拿来了两条纱布,将晓星尘的手腕,先进行了简单的包扎,随即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没有再给他戴手链,薛洋推测以道长现在的情况估计没有能力跑了,于是对他的管束也开始放松了些。
        薛洋在为道长打点好一切后便又去了厨房,熬了一些清粥弄一些青莱便又端进了房间准备喂他的道长。
        哪知再次打开门的那一刻,薛洋魔怔了,因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血腥味,薛洋急忙往里看,然而在看到房间里的一幕时,他瞬间崩溃之极,连手里的饭菜都直接摔掉了,只见房间内已无方才躺着的晓星尘的身影。
        薛洋当即疯狂了,不不可能,他去哪了!晓星尘那么虚弱不可能跑的,况且这间房子是全封闭的,只有一扇门可以出去,而刚刚那唯一的门已经被他锁了,薛洋环视房间一圈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就在薛洋抓狂六神无主时,房间内侧的一声闷哼声引起了薛洋的注意,薛洋急忙走过去查看,发现晓星尘躺在里侧那床的地上痛苦的蜷缩着身体。
        这一幕刺激了薛洋,他不禁回忆起当初晓星尘自杀时也是这样的场景,蜷缩着身体,随后挽了霜华自尽,那一幕始终在薛洋脑海中挥之不去,成为了他一辈子的阴影。
        薛洋当即扑过去将蜷缩着的晓星尘抱起,慌张问道:“道长,道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刚才因为被床挡着又因薛洋太过着急的缘故,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晓星尘。
        只见晓星尘面色已经惨白的不像话,连嘴唇都是白的,还打着哆嗦,身上以及脸上都出现了微微的细汗,看样子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26 09:47
          薛洋急的不行,眼中甚至都浮现出了血丝,“道长,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哪里不舒服?”
          可晓星尘依旧未理会薛洋,只是紧紧的蜷缩着身子,即使再痛苦他也不想像薛洋屈服。
          薛洋气急,将晓星尘横腰抱起,放到床上,紧握着他的手为他输送灵力,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看着晓星尘痛苦至极的模样,薛洋的心痛胜过了气愤。
          晓星尘不肯说,薛洋也无法得知他身体的具体情况,只能源源不断的给他输送灵力,甚至连内里的都用上了,半刻钟后晓星尘的脸色终于好了一些,而薛洋的额头却渐渐冒出了汗,表情也有些难受,是使用过度的原因。
          但看到晓星尘面色变好了,他便瞬间觉得,刚才的付出都是微不足道,就在薛洋以为输送灵力有效准备继续时,却发现晓星尘的身体,居然开始抗拒他的灵力进入他的身体了,薛洋将晓星尘的双手都握紧输送灵力,发现还是依旧抗拒,薛洋不甘心反复试了几次,但皆是如此。
          躺在床上的晓星尘,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却一直抗拒着薛洋,不想接受他灵力的医治,不过以晓星尘现在的状况只能阻止一部分薛洋的灵力进入他的身体,至于剩下的灵力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阻挡就不得而知了。
          片刻后,晓星尘的呼吸开始变得微弱,意识也开始模糊,渐渐的他失去了知觉,在失去知觉前他仿佛听到了一句嘶吼声,那句嘶吼声是“道长”。
          薛洋如失控般的狮子,嘶吼的喊着晓星尘的名字,摇晃着他的身体,险些丧失理智,终于待他冷静下来些,用手轻轻去探了探晓星尘的呼吸和脉搏,发现都很薄弱,但还活着,看着面前人事不省的晓星尘,薛洋不禁有些疯癫了。
          不……不可能,不会的,晓星尘不会有事情的,明明除了那事他对他经常做,其他都没对他做过什么,尽管晓星尘不领情,但他都是对他细心呵护,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薛洋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薛洋眼睛红肿,布满血丝,心慌意乱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他之前从兰陵金氏那里,拿到过一本书籍,上面记载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病状,不知有没有帮助,薛洋急忙起身到他平常存放物品的堆里,找到了那本书。
          薛洋开始翻看,在其中一页纸上,找到了相似的,上面大致意思说:浑身颤抖的症状,体质弱不经常运动的普通人倒是会出现,可晓星尘是修仙之人啊,体质要远高于常人,就算是现在失了大半的灵力,被他囚禁在此,也要比正常人强上许多啊。
          薛洋又翻了一页,发现还有下文,上面又说,若是修仙之人有此症状,是因为身上被施了禁术所产生的后遗症,薛洋是如何复活的晓星尘,只有他自己清楚,必然使用了这上面所说的禁术,上面说不幸之人会对禁术有反应,而幸运则一生无忧,很明显晓星尘是不幸的那个人,或许他一生都是很不幸的,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皆是薛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6 15:23
            文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26 19:30
              需要审核的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26 19:31
                文审在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26 19:51
                  文审楼你们都没置顶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26 19:52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29 20:28
                      抱歉,我文审还没给回复,暂时更新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29 23:10
                        过审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30 20:16
                          薛洋紧接着又翻了一页,只见上面写着这种症状无法治愈,只能靠新鲜的人血来缓解,并且只能用一个人的,如果一但确定下来,便终身改不了,只能使用那人的血到底,否则,便是生不如死。
                          薛洋定定的看了使用方法后,双手缓缓的合上了书,眼底划过一抹悲凉和坚定……。
                          晓星尘再次醒来时,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再疼痛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舒适感,是谁救了他呢,虽然晓星尘不愿意承认,但是除了那人以外,他身边再无他人,晓星尘忧记得昏迷之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是他从未体会过的。
                          那时薛洋在薛洋出去后,他亦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没有想过要逃跑,因为他之前试过那间房,除了大门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出口,可是他在床上没躺多久,全身如同撕裂般的疼痛便来了,晓星尘能感觉到当时那痛楚几乎要将他的魂魄都抽离出身体。
                          晓星尘抬眸从床上坐起了身,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和之前的大不相同了,虽然算不上豪华但比起之前幽暗简陋的房间算是好多了,布置的十分舒适,温暖的阳光从四开着窗户中照射进来,给整间屋子带来亮彻。
                          晓星尘又看了看房间,发现四下无人,正当晓星尘准备起床,下去看看究竟的时候,一生推门声响起,硬生生阻止了他的动作,他又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因为晓星尘有预感推门的是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
                          薛洋推门而入,坠入眼帘的依旧是晓星尘昏迷的模样, 薛洋计算了时间,差不多该醒了吧!和之前一样薛洋缓步走到床边来到晓星尘身旁,用一只手轻轻抚过,晓星尘的脸庞,另外一只缠着绷带的手则握紧了晓星尘的手掌,紧紧的十指相扣。
                          薛洋一直看着晓星尘,他希望道长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
                          是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30 20:16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01 07:39
                              只是薛洋等了又等,等了整整一个下午,晓星尘都还是没有动静,薛洋有些慌了,因为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预估的时间,怎么回事,薛洋开始有些着急了,他伸手去触摸晓星尘的额头,因为天气较冷的原因薛洋守了一下午,手已经凉透了,在抚摸到晓星尘额头时,发觉了温热的额头上有一丝竟有颤抖。
                              顿时薛洋浑身一震,难不成,道长是在跟他装睡么,薛洋又急忙忙的搭上了晓星尘的脉搏,发现十分平稳正常,没有道理是昏迷的。
                              薛洋顿时起了疑心,看向晓星尘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他的道长就这么不想见到他么!不过不想见也没办法,因为他有的是办法让晓星尘睁开眼睛见他。
                              打定主意后薛洋嘴角扬起一丝坏笑,随即他来到了晓星尘的下半身,伸手解开了晓星尘的裤头,在这过程中薛洋明显感觉到了晓星尘的身体有着轻微颤抖,看到这,薛洋嘴角的弧度加深了些,突然他用力将晓星尘的裤子褪到膝盖处,下身的美好也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薛洋的面前,这次晓星尘动的更加据烈了,手一瞬间颤抖的动作被薛洋捕捉的一干二净。
                              薛洋心中冷笑,他的道长快装不下去了吧,薛洋盯着晓星尘的下身的美妙之物,真够大的,也足够好看,只可惜以后再也用不上了,不过也浪费不了,薛洋想到了一个对于晓星尘来说是龌龊的事情,想好好玩玩。
                              端详片刻后,薛洋伸手握住晓星尘的什物,将其含入嘴里。
                              “唔”终于再受不了刺激的晓星尘发出一声闷哼,随即睁开了眼睛,坠他入眼帘的对于他来说极其污秽不堪的一幕,刺激的他几乎想立即闭眼。
                              但是薛洋怎会给他机会,他几乎是立刻扑到晓星尘面前,掰过他的头强迫他正视自己。
                              “怎么,道长装晕很好玩吗?害我守了你一下午,现在你要怎么补偿我。”薛洋故作坏笑的问道。
                              却惹的晓星尘脸色铁青,眼中的怒火及恨意皆掩饰不住了起来,若是此刻晓星尘手里有一把剑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拿起来砍了薛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02 13: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03 09: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03 23:15
                                    十二分钟前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03 23:27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04 19:2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12 05:32
                                          爽歪歪了,超喜欢这样的黑化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16 00:21
                                            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7 15:53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7 23:06
                                                蹲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01 02:0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3-10 13:44
                                                    看星星被*真的好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9-04-03 23:27
                                                      哇带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6-24 00:20
                                                        楼楼不更了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6-24 09: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9-07-18 17:09
                                                            没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9-08-01 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