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的背叛吧 关注:49,093贴子:825,162

【原创】直到背叛的尽头(原著向)CP:鲁夕、泠夕、天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原著向,基本按照原漫画设定描写,个别细节做了小改动,本文是对漫画结局欲求不满的产物。鉴于今年已经是2018年底,吧里已经冷清了许多。或许不会有什么人甚至无人看,那样LZ就只能秉持着圆一个美满结局的心愿去写喽。(寂寞沙洲冷什么的…)如果有偶尔出现的小伙伴,可以留下你的小脚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27 11:05
    关于cp,就是鲁夕泠天排列狂野组合,泠呀和鲁卡我都爱~就是如此贪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27 11:06
      关于时间线:动画原创部分之前的时间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7 11:08
        chapter 1 记忆&始动
        宽敞的白色大床上,少年安详的睡着,但时不时颤动的睫毛则显示出他正被混沌的梦境持续地困扰着。“奏多大哥,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告诉我你已经舍弃了若宫奏多的名字。可你现在这样,我无法把你当成敌人。”
        “别自作多情了,神之光,你难道就没想过我只不过是为了我的目的吗?”“目的…什么?”
        记忆中兄长一般的男人熟悉的面容印刻上冷酷的微笑,转过身去留给他决然的身影… “再见了,祗王夕月。”
        “奏多…大哥…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战斗…”少年呓语着,温热的泪水划过他柔美的面庞。
        自卡汀察意图攻击夕月,被随后出现的泠呀阻止最终撤退后,已经过了3天。黑刀和千紫郎受伤严重在缓慢地恢复。而夕月经过修养虽然已经能够下床行动,白天虽然强打起精神,可大家还是能看出来他一直在勉强自己,在身体上,以及心理上。
        “奇怪,夕月还没下来吗?真少见啊”十瑚不安地抱怨着。“是啊,夕月一般不会赖床的,难道是身体不舒服了?”九十九附和道。“我上去看一看”鲁卡毫不犹豫地直奔夕月房间而去。到了门口,却发现门是开着的。“夕月,你在哪?”房间空空荡荡的,床铺也叠的十分整齐,毫无他主人的气息。“夕月!夕月你在哪?”鲁卡顿时提起了警惕。
        这时,房间后花园的玻璃门处探过来一张脸,“鲁卡,发生什么事了吗?”
        “夕月,原来你在这,我还以为你…”
        “啊抱歉,早上很早就醒了,所以就想到花园里走走。是到了早饭时间了吧,走吧。”“嗯。”
        十瑚:“夕月,你终于下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抱歉,在花园里透气忘记时间了。”“喂,给我注意时间啊笨蛋。”,焰椎真大大咧咧地吐槽道。
        “夕月,你最近总是感觉没精神,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说出来哦,我们都很担心你”,愁生体贴地问道。 “我…我心里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倒是说出来又觉得很…对不起大家。”
        “对不起大家?为什么这样想。不要有压力,夕月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奏多大哥…啊不,是泠呀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救我?”九十九:“这…你在困扰这个吗?”焰椎真:“哼他说的目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好目的,想都不用想。”“有没有可能是,他真的是为了救夕月?”十瑚小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焰椎真:“怎么可能呢?他可是祗王泠呀,我们战斗了千年的对象。”“哦,也是啊。”十瑚应了应声。黑刀:“没错,别忘了我们有多少同伴死在了他所召唤的恶魔手里。夕月,虽然这对你有些残忍,但我希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27 11:08
          黄昏馆内,藤原医生追着鲁卡:“鲁卡,让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不要害羞嘛~”“滚开,否则我给你一刀”“鲁卡,别冲动…”此时,黄昏馆的大门开了,“天白大人!你来了!”远见克己高兴地欢呼道,“太好了,这样某些人应该可以安分一点了,”天白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莉亚,你回来了!”十瑚兴奋地和莉亚拥抱在一起。“斎俐,到的还真是晚呢”,九十九补充道。“无所谓的吧,魔导书回收工作已经做好了”
          天白看向鲁卡身边的夕月:“身体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我感觉好多了,没事了。”“应该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吧。这样,大家,明天一起去祗王家的十六夜温泉修养身体吧,尤其是黑刀和千紫郎,要好好养伤。”十瑚:“哇可以去泡温泉了!莉亚,我们带上自己的浴衣过去哦!”“嗯,当然!”夕月:“那个温泉是对养伤有妙用是吗?”“是的,是我们祗王家专属的温泉所在,大家都很疲惫,借此机会放松一下吧。”“天白大人大好人!!!”“对了,斎俐和莉亚也一起去吧。夕月看向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觉得有莫名的熟悉感,“谅祈?”斎俐惊讶地看着他,半晌收敛神色:“初次见面,我是神命斎俐,这是我的搭档,乙抚莉亚。“斋伶和莉亚,也是戒之手吧?”“对,斎俐和莉亚,都是超人气偶像哦。夕月在电视上也能见到他们呢。”“嗯嗯。”
          众人讨论之际,为吹出现在天白身后轻轻低语:“天白大人,东京几个结界点出现松动,涌出部分低级杜拉斯,不过已经被我们的人进行修契。”“嗯,看来这几起事件不是巧合呢,从本家抽调人盯紧结界。”“是,天白大人。”
          “泠呀,会和你有关吗?”
          梦中,魔王路西法冰冷的声音还萦绕在耳边:“怎么,你不想要回这个女人的灵魂了吗?我等的够久了,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把我召唤到人界,半魔的召唤师?”
          “啊,夜御…”泠呀失然转醒,“我居然也会做梦?这是…路西法的暗示吗?看来,最后的关头逼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7 11:09
            传说中的鲁夕泠?官方暴露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7 11:13
              chapter 2 温泉之旅
              一清早,夕月和戒之手们浩浩荡荡地向温泉进发,鲁卡看到夕月心情似乎好了许多,脸上严谨的表情稍稍有了缓和。到了温泉,老板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哇,在温泉果然要去换浴衣吧,有了十瑚!”莉亚兴冲冲地拉走了十瑚,九十九无奈地笑了笑,“夕月和鲁卡不管衣服吗?”“额,嗯要换的,绫小姐也帮我们准备了。鲁卡,你也换了吧。”“我不用了,如果是那种很多人一起泡在水里的活动,我不是必须要参加的吧。”“鲁卡还真是执着啊,没办法,那麻烦你在外边等一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27 12:54
                哇,居然有新文诶,作者大大快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27 12:57
                  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27 12:57
                    棒棒,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27 15:21
                      哇活捉两只小可爱,叮——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黑刀的有些声音:“搞什么,天白那个狡猾的家伙!怪不得让我们全员都要来。”夕月过来时就看到大家一个个面面相觑,“怎么了,大家。”“温泉的老板娘说后山的神树那里有许多前去许愿的少女失踪。而且,天白大人说授权了老板娘让我们帮忙调查此事。”“失踪?我没记错的话,这边是祗王家结界冢所在吧,如果出现异常现象的话不能无视的吧。”“夕月的意思是,要去?”“那我也要跟过去。”“鲁卡…你不用太担心我的,我和焰椎真一起去就好了。就在后山,偶尔我也希望你可以休息一下。”“什什什什么,夕月,你居然点了我的名字?!笨蛋,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去了?”愁生:“可你的反应分明再说你要去…”“啊,愁生,不是那样的。”“没事,夕月一个人去也不放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1-27 22:09
                        老板娘看到众人的争论凑过来道:“啊啦你们的同伴不是已经去了吗?”“去了?谁?”“就是那个金色头发很帅气的那位小哥。”“斎俐?!他一个人去的吗?”“莉亚和十瑚早就进去了,大概如此吧。”“鲁卡,我们也去后山吧,他一个人去我有点担心。”“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1-27 22:10
                          夕月和路卡来到后山,“这个就是许愿的神树吗?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倒是这些红绳真是出乎意料的多。简直就像把整个神树束缚起来一样。”斎俐注视着神树深思。突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这是?”原处仿佛传来女人的惨叫声,“那个方向吗?可恶!”斎俐跑向森林深处前。
                          “一路上都没有斎俐的踪迹,去神社应该是必须经过这里的呀。”“身为戒之手他应该没有那么脆弱,不用太紧张。”“我知道,就是心里莫名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鲁卡关切地注视着夕月,手抚上他的肩膀,“夕月,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的。”“谢谢你,鲁卡。只不过…”“怎么了?”“你要是能对其他人也能更温柔一点就好了。”“其他人和夕月是不一样的…不过,如果是夕月所重视的人的话,我愿意把他们当同伴…”“嗯,我们快走吧,神树就在前面。”看到系满红绳的神树时夕月不免有些震惊,树的有些枝丫被红绳生生扭断,摇摇欲坠。“斎俐不在这里呢。”“夕月,这颗树,残留有杜拉斯的气息。”“什么?那斎俐他…”“那边那条路可以下到密林,快过去吧。”“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1-28 10:57
                            夕月刚想向前走,突然,“我好痛苦啊,好痛苦…”一阵低靡的呻吟声传进耳里。“鲁卡,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没有,怎么了夕月?”“没事。走吧。”夕月回头又看了看,发现声音消失了。
                            密林间,斎俐在一片灌木丛后发现了血迹,看样子是前不久留下的。“我知道你在这,出来!”淅淅索索的声音抖动了一下,却漏出了破绽。“果然在这里,出来!”斎俐的武器瞬间对准灌木丛里的身影。“啊!不要杀我,好可怕,好可怕!”一个手臂手上的白衣少女从灌木中跌倒出来,满脸恐惧。“你是…之前失踪的女学生吗?”“啊,你你是?”“我是来调查失踪事件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有怪物,有怪物攻击我们!长长的,触手一样的东西!”(触手控你们满足了?)“怪物,难道是,杜拉斯?”斎俐想进一步询问,倒是少女情绪非常不稳定,只好决定先把她带回去安抚。“刚刚听到女人的叫声?”夕月拨开树丛,“斎俐,你在这啊。”“刚刚是这个女人的叫声吗?”鲁卡随着夕月身后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1-28 10:58
                              白衣女生看到鲁卡,立刻转变了态度:“你是来,你是来救我的吗?救命啊,有怪物!”鲁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刚刚想起答应夕月要对周围人温柔一点,硬着头皮说:“嗯,我们会带你回去的。”斎俐目光冷冷地看着鲁卡,皱了皱眉,“你们怎么来了?”“我们得知你一个人来,有点不放心。我们也想为调查出点力。”“你不需要关心我,毕竟是我们需要保护你的安全不是吗?夕月。”“啊,我只是不太放心你一个人行动。”“哼,劳烦你操心了,把这个女人带回去,多少能问出线索吧。”斎俐说着要把少女背起来,可白衣少女却躲开他的手,“那个…我…我想要那个黑子衣的男生背我,可以吗?”鲁卡脸上的平静有了破碎的迹象,斎俐脸色更是不好,“啊?我哪里不如他了?”收敛了下情绪,斎俐使出了自己的魅力必杀技,才说服了白衣女生乖乖就范。“喂,你说谁腿脚不好!”鲁卡生气地瞪着斎俐,“只是为了说服这个女孩子不要太执着于你而已。难道你想背夕月以外的人?”“哼,你真是恶劣啊…”夕月:“你们不要吵架了,大家还在等着我们。”“哼,可恶。”
                              白衣女子被斎俐背着回到温泉旅馆,“这个女孩子要怎么办呢?”“交给这个地区的终焉之盾就可以了,他们会把情况汇报给天白大人的。就是这样,你们留在旅馆吧,我先前往终焉之盾分部。”“这样可以吗?”“我身为戒之手的一员在你眼里弱到这种地步吗?好了夕月你们回去吧。”“那,斎俐,路上小心。一定及时和我们联系。”
                              夕月目送斎俐离去的身影,不知为何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总觉得隐隐不安,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1-28 10:59
                                嘛这篇是正剧向,不过有H的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1-28 10:59
                                  哇LZ好勤奋,正剧向是比较正经的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1-28 11:01
                                    喜欢~支持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1-28 23:03
                                      夕月只当自己想多了。拉着路卡进来旅馆大门,“路卡,要不要换上浴衣呢?”“都说了难道这是必须要参与的活动吗?”“没关系试一下,在这里穿成你这种很显眼的啊。”“只有这一次…”半晌,路卡穿着黑色镂金暗花的和服出现的时候,夕月眼睛里都冒出了星星。“路卡,简直美的不像人类。”“夕月,我确实不是人类。”“嘛不是那种意思啦。”“天呐十瑚你快来看,那个是路卡诶。”“真的,换了服装不仅不违和了连气质都柔和了几分呢。”十瑚忍不住感叹,突然周围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请问你是外国人吗?”“你是模特吗?”原来是旅馆中的人被路卡吸引过来,七嘴八舌地问着各种问题。“夕月,你过来”“诶?怎么了?”路卡拉起夕月的手就从一群人中走了出去,“真是吵闹啊,所以说下次我可不想做这种惹麻烦的事情了。”“路卡,这不是很好吗?算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完全多余的体验,”“那路卡,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的话…”“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1-29 00:43
                                        (传说中的微H?羞射,不太擅长)
                                        夜幕降临,路卡赤身露出光洁白皙的皮肤,紧致有型的肌肉曲线被完美的勾勒出来,“人类就是喜欢泡在这种水里吗?还真是奇怪的习惯啊。”偌大的泉水池中只有路卡和夕月两个人,算是排达成了路卡不愿和太多人一起的愿望,。“这可是人类特有的放松方式,路卡,能和你一起做这种有特殊回忆的事,我很高兴哦。”“夕月…你觉得很开心吗,那样我也能释然一些了。”“路卡…”“不过夕月,只是这样你就满足了的话,我会很伤脑筋啊。”路卡话锋一转,眼神也变得晦暗起来,“啊?路卡你不高兴啊,刚刚不是还说释然…唔!”突如其来的吻猝不及防,让夕月大脑一片空白,想要反抗时已经被路卡紧紧钳制住。路卡吻的深刻而专注,仿佛想要把路卡整个都吃掉,夕月不知不觉被他带动着,双手勾住路卡的背上,回应着对方。良久之后,直到路卡察觉到夕月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停止了对夕月的掠夺。“路卡,你…你看起来似乎很擅长这种…事?难道有跟谁学过?”夕月大口喘气的同时还不忘盘问。路卡轻笑一声,像是在看一个傲娇的小宠物炸毛地对主人发问(喂喂谁才是主人)“如果对象是夕月的话就会变得很擅长呢。”“路卡你这是什么歪理。”
                                        “难道你没有很享受吗,夕月。”夕月脸红了红,“我本来又没你力气大,怎推不开你才…”路卡手轻轻抚摸夕月的脸颊,“夕月,我还想要更多…”“更多是…你不会想要在这里…啊,路卡你干什么?”夕月刹那间就被身后的话按住,“嘘,夕月,我可不想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被任何人打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1-29 00:45
                                          “路卡,不能在这里,啊不要摸奇怪的地方啊,啊,那里…”夕月紧慌乱地在路卡身上乱抓一通。感受到某个隐秘的部位被强行开拓,夕月忍受不住叫了出来,“啊,好疼!”“夕月,放松,这样可不行。”路卡很耐心地逐渐加到第三根手指,稀碎的吻落在夕月白皙的脖颈处,试图缓解夕月的紧张情绪,留下一朵一朵粉红色的小花。“夕月,我爱你。”“夕月还没明白路卡为什么突然出现这一句话时,就感觉到下shen的紧致的xue口被路卡的蓬勃已久的炙热开强行攻城略地。”“啊——痛死了,不要…路卡。”“夕月放松,马上就不痛了。”鲁卡停顿一下安慰着夕月,紧接着却是狂风骤雨般的律 动,夕月感到以为自己的身体要被贯穿了。“路卡,路卡…你不能…欺负我…好奇怪…那里好奇怪”“夕月,我是在带给你快乐,接受我的爱吧。”池水呈一定节律地产生波纹,激烈交he的二人的身影倒映在水中,泉水升腾的雾气更加渲染了暧昧的气氛,此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1-29 00:4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11-30 00:34
                                              已是深夜了,夕月严厉拒绝了路卡帮他“洗澡”的请求,自己摸摸索索了半天地收拾干净。从浴室里出来的夕月像受了气的小兽一样“凶狠”地瞪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别逗了你在凶狠也跟凶不沾边*^O^*)“路卡,你老实交代,明明是个恶魔,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那么…那么手到擒来!”路卡看着夕月炸毛的模样忍不住想逗弄他一下:“夕月,我听不懂呢?那种事是哪种?”“你…不许明知故问!快回答我!”路卡看到夕月纠成一团的小脸,终于褪去了玩味的笑,他直视着夕月:“夕月,恶魔的生命是很漫长的,对人类的某些事情却从未有了解的欲望。”“所以?”“倒是,如果是为了最重要的人的话,夕月,前世遇到你以后我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这方面的事…因为一开始完全不懂。”夕月睫毛微动:“前世…吗?”“对啊,那时的由希经常打趣我,说我根本不懂人类表达情爱的方式,连接 吻都不会。当时我虽然没有说什么,倒是把这件隐秘的事记在了心里。”夕月看着路卡温柔的神色:“是这样吗?那前世,你们…有那个吗?”“后来的战斗非常地惨烈,由希…就那样离开了我。所以…而且夕月,那不是别人那就是你啊。”“虽然是同一个灵魂,但是我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路卡被夕月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嘴角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是的,夕月是我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只属于夕月哦。”夕月听到路卡的回答,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傻孩子真好工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1-30 01:15
                                                “不对,路卡,如果你…你是第一次的话,那也不至于…那么…总之完全不像啊!”“夕月,只能说大概有些事,我天生就很擅长?而且你这么不依不饶地问这个问题,莫非是想再来一次?”“才不要呢!我要回房间了!”(敢情你是在别人房间啊)。夕月刚刚打开大门,就看到停在门口的千紫郎,“千紫郎先生?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路卡房间门口?”“啊是橘让我把个人物品发给大家,只有路卡没有在外面就给他送来。倒是夕月你…为什么在这里?”“额那个…我们就是在…聊天。”
                                                “聊…聊天?在大半夜?”“嗯。”千紫郎看着夕月故作认真的神色,心里腹诽“夕月你还真是不擅长说谎啊…”“啊那个,那我就不耽误你们聊天了哈哈,我先走了…”咣的一声,千紫郎关上了房门。之后门外还传来声音:“对了夕月,你原来的床铺上面的天花板漏水,不能睡人了,你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啊?千紫郎桑?”夕月不明所以,看向身后的路卡:“路卡…?”“夕月,你果然,不擅长说谎呢?那反应太可爱了。只不过,我们可不能辜负千紫郎的一番苦心啊。”“你你你你,你这个se中饿鬼!!!!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1-30 01:16
                                                  黑夜漫长而美好,让所有的情和欲变得隐秘。只不过,第二天当他和路卡一同下楼出现在早餐桌上的时候,他对昨晚的事感到有点后悔。
                                                  “路卡,吃这个韭菜,多吃点哦,对身体好。”“夕月,这个鲫鱼汤给你盛了一大碗,不要客气全部喝掉吧。”九十九和十瑚热情而又兴奋的态度让他尴尬不已。黑刀看了夕月一眼,又看了看千紫郎,那眼神实在是有些奇怪,居然脸红了红。其他众人的神色也都不怎么正常。“千紫郎,这个韭菜的味道太重了,我不要。不过你应该很需要的样子。”“诶?我?”“看看能不能盖住你的八卦之魂,那么有精力的话不如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路卡凶残的眼光直视着千紫郎。“诶?路卡,我错了哈哈哈。”千紫郎用完全看不出认错态度的表情在认错,一边还偷偷的笑,夕月的脸色越来越窘迫。路卡啪的一声把刀摆在桌子上,千紫郎才知趣的止住。
                                                  “大家都在这吧,有个消息要告诉大家。”焰椎真和愁生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你们不是去终焉之盾调查神社附近失踪案的后续了吗?”“是,但是有个不幸的消息。”“怎么了?”“斎俐失踪了,连同那名他救回的少女。”“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01 13:15
                                                    “他失踪了,之前他不是带着那个女人去了终焉之盾那里吗,为什么?”九十九问道。“听说是目的地的人按照时间前去联系却没有看到他的人,只有他的手机在原地,被摔碎了。”夕月的心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会这样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04 14:58
                                                      在场的戒之手都对事件的进展感到始料不及,斎俐的身手并不差,失踪意味着很多种可能性,但大家都不由自主会联系到的一个方向就是——杜拉斯,恶魔的出现。“果然,悠闲的日子不会持续太长的。”十瑚感叹了一下。莉亚的情绪最是激动,“斎俐,我要去找他!”“别冲动,莉亚,先回去听从天白大人的指示。他这个时候紧急召唤我们回去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可是…”莉亚柔美的少女面庞上挂着泪珠,最终还是点点头。本来愉快的温泉之旅,就这样以紧张和悲伤为帷幕结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05 01:21
                                                        楼楼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2-07 22:33
                                                          下一章384乱入预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08 15:39
                                                            chapter3 涌动之暗流
                                                            “天白大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仪式。”“天白大人,你的身体,不需要这么勉强也可以…”冬解看着天白略带疲惫地面容,十分担忧地说。
                                                            “冬解,身为统帅,我是不允许倒下的,在打败那个人之前。你不用担心我。”天白正色道。
                                                            “那个人,打倒那个人,对您来说就如此重要吗?天白大人。”冬解在心里这样想着,却什么也没有表示出来,
                                                            垂首躬身向天白道:“是,天白大人。我去准备仪式了。”
                                                            望着冬解沉稳而收敛的关心方式,天白觉得很欣慰,至少有这个孩子在真心实意地关心着我啊。可惜,泠呀,打倒你之前,我没有享受这关切的片刻的喘息时间。“泠呀,想必你也做好觉悟了吧。这一次,一定要阻止你。”
                                                            幽暗之地,夜色仿佛无穷无尽的帐幕,吞噬掉所有光明。一个面容俊郎、嘴边挂着绅士级微笑的高级恶魔俯身跪在泠呀面前,“泠呀大人,这样你可还满意。”泠呀单手托腮,不置可否:“米卡艾利斯,不过是破坏了几个松动的结界而已,你应该不止这些本事吧,那么,魔导书的收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08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