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的背叛吧 关注:49,080贴子:825,128

【原创】(天泠)泠呀大人的幽禁日常(战后向、日常向、微正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最近重温之后又看了漫画,心疼泠呀一秒钟,简直就是史上最惨反派。为了给他和天泠一个完美的结局,献出此文。主cp:天泠 后期不排除泠呀反攻的可能性,以及少量泠夕。
~~~火钳刘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1-29 00:32
    时间线+基础设定:战后 天白方险胜,
    天白依然作为人类存在(漫画神转折吐槽不能)
    嘛最近灵感强就多写点,以后可能会忙碌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29 00:34
      第一章 血色末日的回响
      “这个虚伪堕落的世界,就这样就此消失吧!”此时的泠呀在佐朱与魔王之眼的暗示和引导之下,勾起了所有痛苦的记忆,已经陷入了崩溃。泠呀带着绝望而疯狂的神色,手中的魔导书缓慢张开,伴随着古老的咒语低吟,天空变得一片灰暗,乌云遮天蔽日,雷声阵阵。泠呀用尽了全部的魔力,利用魔王之血,召唤出了魔王路西法。大地剧烈震动裂出缝隙,世界末日仿佛就要到来。泠呀已经用尽所有魔力,嘴角泛血,身上布满被魔力冲击的伤痕,“天白,再见了…这个世界,终于该结束了…”
      “泠呀,不要!”天白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后背已经被汗湿透。红色的末日之战已经过去了很多天,天白依然能常常梦到那时的情景,梦中泠呀绝望的坚毅的神色,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路西法出现在人间给世界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灾难。无数的人受伤、死亡,戒之手也损失惨重。最后,泠呀在夜御的灵魂出现后恢复了神智,与天白以及由夜御加持附身的夕月发动古老的十六矢灵缚封印术才将魔王遣返魔界。泠呀耗尽魔力而失去抵抗能力,这是杀了他最好的时机吧。“天白,请求你,救救泠呀吧,他错的太久,也太孤单了。”夜御的声音回响在天白耳边。“夜御…”
      最终,天白听进去了夜御的话,也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留下泠呀的生命,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最后的力量将泠呀与他的魔力拨除隔离,力尽而倒下。倒下前天白的最后一句话是:“将泠呀幽禁起来,不要杀他…”“天白大人!天白大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1-29 00:3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1-29 00:36
          这个图很美呢,似乎是之前某位大大做的剧签,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1-29 00:37
            “天白,现在说这些不是太晚了吗?你阻止我,就是阻止这个世界的重启,这个晦暗世界得以继续存在完全是因为你!”“泠呀,你到现在为止,还坚信世界只存在晦暗和虚无吗?那么,夕月呢?夜御呢?他们在你心目中也是这样的存在吗?”泠呀一时无话,“那又怎样,就算是他们,也选择了站在你那边,我最终一无所有。”“泠呀,他们并没有抛弃你,夜御的灵魂飞升前留下最后的话语,希望我可以把你拉到正轨。”“夜御…他太天真了,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回到原点。那么多的戒之手死于我召唤的杜拉斯之手,这笔账会被你的部下们尽数算在我头上吧。”
            “是啊,你的罪恶罄竹难书,不是可以一笔勾销的。”泠呀嗤笑,“那你还等什么?杀了我!”天白的神色愈发严肃起来:“不,泠呀,你要活着,赎你的罪过,为祗王家尽力。”泠呀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我无论如何不会给祗王卖命的,绝不可能!”
            天白:“愿不愿意不是你说的算的,泠呀。现在你的身体应该能感应到了吧,刚刚给你喝的东西…”
            “什…啊,身体好热,你给我喝的是…”
            “在过一段时间才能让你出来,做好觉悟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1-29 00:37
              作者大大发现你很高产呢,最近是吃了创作药丸嘛,关注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1-29 00:39
                补充大集结镇楼图一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29 00:40
                  第二章 憎恨&怀疑
                  黄昏馆内,刚刚恢复到能下床的夕月在鲁卡的搀扶下走出来。“夕月,你的气色好多了。”“多亏了藤原医生的照顾,还有小克厨师不懈制作的病号餐。”“哎呀,这样被夕月夸奖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呢。”在大战中重伤的焰椎真和黑刀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但也在持续好转。一切似乎都在向正轨进发。“战争,这次终于可以结束了吗?魔王短时间内应该没法再出现在人间了吧。”莉亚担忧地问着。“能够召唤魔王的只有一等一的恶魔召唤师,据我所知有这样强大魔力的人只有现在幽禁在祗王本部某处的——祗王泠呀。”黑刀边解绷带边说。千紫郎马上阻止他,“黑刀,伤还没好不要解开。”“已经没事了,这样多丢人。”祗王橘:“也就是说,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吧。不过总帅并没有杀掉泠呀而是把他幽禁起来,让人很在意呢。”“是啊,天白大人是怎么打算的。”夕月听到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他为大家终于得到了胜利和自由感到开心,另一方面,又担心不知道奏多大哥会怎么样。“就算只是幽禁他也好,真的,无论如何,不想让他死。”十瑚感叹道:“果然,这两个人的羁绊,不会仅仅因为立场的不同而被斩断啊。”夕月:“十瑚…你…我只是不想让他死而已,倒是我知道,他对大家造成的伤害,我也不会视而不见的。”十瑚:“夕月,你太温柔了,才会这样为难。”祗王橘适时地插话:“关于天白大人的指示,他要我们今天晚上到镰仓总部集合,好像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哦。”“今天晚上?太仓促吧?难道有什么情况。”焰椎真直来直去的性子不容许他把心里的质疑藏起来。“嘛总之你们去了就知道了。晚饭时间提前,大家之后就出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29 00:49
                    夜色降临,祗王镰仓总部总帅办公处,众人表情凝重,气氛一度十分压抑。“天白大人?你是认真的吗?再怎么说这也不可想象!”“对啊天白大人,而且本部的老家伙们不会同意的。”焰至真和黑刀最先跳出来表示抗议,愁生和千紫郎要冷静许多,陷入沉思。“我已经决定了,虽然我知道这一定会造成许多人的反对,倒是,我深信从长远来看,这对祗王家,乃至对世界,都是利大于弊的。”天白整了整领带,严肃地看着座下的戒之手。千紫郎这时发问:“天白大人,你说要释放泠呀并让他为祗王家赎罪,那么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相关的控制措施?毕竟,祗王家目前受到重创,经不起又一次战斗的冲击了。”千紫郎问的问题正是自己想说明的问题,“当然,说是释放,其实我不可能将已经封印的魔力重新还给他,只会利用术士从中抽取一小部分力量为他所用而已。并且力量的源泉完全由**控。”“这怎么能做到?难道…”
                    “没错,泠呀和我已经以贰式契约连接起来,我对他能够产生控制。”斎俐感到很惊讶,“贰式契约,已经很多年没有见了。”夕月:“那是什么意思?”
                    “贰式契约,不同于和杜拉斯签订的契约,是召唤师之间为了共享力量预知危险所签订的契约。但力量共享的前提是,二者的力量差距不能过大,否则天平就会倒向一边,真按天白大人所说,难道泠呀的力量大不如前,确实是只有受天白大人牵制的份。”“即便如此天白大人,我不认为泠呀会同意,他是一个那么高傲又如此痛恨人类的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1-30 00:51
                      “我会让他同意的,换句话说,他没有反对的权利。”众人深吸了一口气,各自打量着。夕月仿佛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天白大人,如果…如果奏多大哥不同意的话,请务必让我见他一面!”“夕月…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不如说,我很感谢天白大人,没有一昧地要杀了他。我想要守护,得之不易的和平。”“夕月,去见泠呀,我必须跟你一起去,不然太危险。”鲁卡对夕月说。天白:“我明白了,到时我会给你们一个见面的机会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位需要执行的结界修补和黑暗残余力量清除任务。斎俐,你和莉亚负责镰仓附近,十瑚九十九,你们去东京。焰椎真、愁生去京都,夕月,你跟我走。”“遵命!”众人响应。
                      后府的庭院里,黑色和服的男人端坐在樱花树下,披散的长发散乱着、随风飘扬,男人手握一支花枝默默的出神。
                      “泠呀大人,天白大人吩咐,如果你再不进食,就采取强制措施。”“哼,我不需要食物那种东西,让他死心吧。”身后的侍女头低的很低,犹豫了一下,将食盒撤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1-30 00: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02 10:54
                          静谧的日子过得很快,天白日常都很忙碌,除了偶尔会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门口责怪他又瘦了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和冬解,以及负责起居打扫的芝绫在这里活动着。泠呀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下去的,但一个小男孩的到来打破了泠呀死水一样的生活它每天都会来泠呀的庭院里,“大哥哥,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好漂亮啊,是我见过的除了天白大人之外也这么漂亮的人。”“大哥哥,教我写字好不好?”面对幼子的对一切充满好奇的询问,泠呀虽然不胜其烦却也奈何撵不走他。
                          “天白大人,天白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孩子!”“是谁在外面喧闹?冬解?”冬解推门进来,略带歉意地回答:“天白大人,是神命家的染子夫人。”“她怎么进来的?有什么事?”“这个…不太清楚呢,似乎有关她的孩子。”天白懒懒地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最近的事情够多了,这些人真是不消停。“天白大人,我把她遣走?”“算了,让她进来。有什么事快点解决,想也不会是什么大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05 01:23
                            栗色卷发的女人一进门就扑倒在天白的面前:“天白大人,小幸,小幸他…闯进了本家后府的结界了。”“什么?后府?那里是…”这倒是让天白有些惊讶了。“怎么办?他现在还没有出来,我的儿子,他,他不会…天白大人,只有你能解决这件事了天白大人,他是我的独子啊!”“染子夫人,不用着急,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怎么会,那里面关押的可是…那个人。小幸平时毛毛躁躁性子还活泼,万一激怒了那人…”染子夫人的神情仿佛他的孩子正遭受着什么可怕的事情。“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我会解决这件事的,小幸到时候也会送回。”“额…是…”
                            天白来到后府结界,樱花树下,一个身着靛青色和衣、瘦削但身材颀长的男子手执一只笔,捏着怀中稚子的小手一笔一划,极为认真地写着毛笔字。花瓣时不时落在他的肩上和衣摆下。这幅画面是如此和谐与唯美,天白不禁有些出深。良久他才出声道:“都这个时代了还写毛笔字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05 01:23
                              泠呀握着笔的手送来,转过身看到了现在浅笑着的天白,“我很长时间没有写过字了,作为祗王泠呀,写习惯了改不了。”“竟然是个腐朽的老顽固呢。”“你管不着,这么长时间没出现还以为以后终于可以不用看到你了。现在又落空了啊。”“我是来带这孩子回去的。”“怎么,这种事情也需要你亲自出马,你的部下们到底有什么存在意义?”天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泠呀,你想通了吗?”“想通?呵呵,天白,你觉得一个人背叛他人,是想通了呢,还是没想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06 20:20
                                天白,你觉得选择背叛,是想通了呢还是没想通?”
                                “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
                                “对你来讲可能是没有呢。”
                                “这个孩子,他的母亲很担心他。所以我要把他带走。”
                                “哼,人类啊…”


                                又是晴朗的一天,小男孩抱着他的娃娃熊哭着来院子里,“大哥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了。妈妈说,你是坏人,不让我靠近你。”泠呀细腻的眉微蹙,“那么你就不要再来了,本来你就不该来这个地方的。”小男孩有些惊讶于泠呀的冷淡,“可是,那样就再也看不到大哥哥了…”“没有我,你一样可以活得很好”。最终,小男孩眼圈红红的走了。泠呀看着他小小的身影,他想到了夕月。“他走了,就像当初的夕月一样,闯进我的世界,又决然的退出,人类,真是擅长背叛的生物啊。”泠呀喃喃自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12 14:16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不总是按照人们预想的方向发生,三天后,小男孩兴冲冲地来到庭院里。“大哥哥,我说服了妈妈,我告诉她大哥哥是个很好的人,教我写字还有做纸样的式神,要是妈妈不让我来的话,我就再也不理她了,最后妈妈只好勉强同意了哦。”“你…不怕我是坏人?”“没有哦,大哥哥对我这么好,怎么可能是坏人,我不会因为别人几句话就改变心意哦。咦?大哥哥,你怎么哭了?”泠呀看着面前的孩子,他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某种信念,或者说,偏见,破碎了。
                                  “如果你曾经也能这样信任我,或许我就不会…但可惜啊…”
                                  泠呀望着庭前的樱树,“樱花,又要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2 14:16
                                    “泠呀大人,明天就是我最后一天服侍您的起居了。”“怎么,天白终于按捺不住要把你调回去了?”“是,因为最近工作量比较大,天白大人据说也很疲惫。”泠呀一回想,这段时间他确实出现的更少了。“哼,不懂得放权被人类社会的俗事困扰,咎由自取。”“泠呀大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家族乃至社会,我相信他的为人。”泠呀玩味地笑了笑,“哦?还收获了这样一个忠犬,真有趣。”对于冬解的调离泠呀其实是不大乐意,倒不是因为冬解服侍的多么好,而是他不知道天白会不会再换一个更加莫名其妙、对他有更高程度崇拜情结的人。
                                    “你在这里还算安静老实,看在这一点上我会给你好评的”(噗最强小哥冬解诞生)。不过你大概不会想要我的好评吧。”冬解:“泠呀大人,在此之前,我需要将您护送至京都平津分部才能离开。”泠呀有些惊讶,天白居然要他挪地方了吗?他苏醒之后一直被囚禁在本部,即便丧失了大部分的力量,他也能察觉到,自己一直被周围的结界术式严密的监控着。“那个家伙又想到了什么变态的招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12 14:17
                                      那个人是——夕月吧…
                                      泠呀如是想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12 14:17
                                        在一排排表情森严气氛肃穆的大队人马的“拥簇”下,泠呀穿过了幽长的白色走廊,抵达一个古青色木质门的房间。“明明什么人都没有嘛,这里。”
                                        “你居然这么沉不住气?真是不像你。”
                                        “所以你果然只是想借夕月的名字把我骗出来?”
                                        “我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泠呀。”
                                        泠呀无意跟天白多费口舌,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正感到落寞。突然,沉重的木门被推开,一个灵动的身影朝他扑过来,“奏多大哥!”战后多时,夕月第一次见到了泠呀,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夕月,你来了。”泠呀想象过万种见到夕月的可能,但是最终见到热切地抱住他的夕月时,一切不甘和不满都被冲淡了。夕月身后的路卡略带审视的看了泠呀一眼,但当目光落到夕月身上的时候,又变得柔和起来,默默地走了出去。夕月轻轻吸了吸鼻子,“奏多大哥,那个…你过得还好吗,他们有没有对你…”泠呀摸了摸夕月像花猫一样的小脸,“夕月,我没事。现在,我只是一个带着罪恶的普通人罢了。”
                                        “不,奏多大哥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就算你现在是泠呀,也是不会变的。”“谢谢你,夕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13 20:54
                                          “奏多大哥,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大概会这样被天白禁锢着,他,作为我的牢笼。”
                                          “可是这样你不就失去了永远的自由了吗?”
                                          “这对你们而言不是很好吗?”
                                          “没有,我,那个…”
                                          “夕月,不用太勉强,对你而言我终究是敌人,对吧?”
                                          夕月听到这里顿时激动起来,似乎想要紧张的解释什么,
                                          “不是的奏多大哥!虽然我希望解放大家,让我的伙伴们获得自由,但是,我也希望奏多大哥,你也能获得自由和幸福啊!恨难道不是很辛苦的吗?”
                                          那个被称作奏多的男人看着言情激动的夕月,突然有些释怀:“是啊,恨很辛苦,所以我累了,但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再相信爱,相信人类了。夕月,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见我了,这对你也不好。”
                                          “奏多大哥…”“多说无益,走吧,再见了,夕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13 20:55
                                            黑发黑衣的男子背过身去,似乎是有意要和他划清界限。夕月这才注意到,与在朝阳院相处时,奏多的身形更加瘦削了一些,眼神中蕴藏着他所不能完全理解的,深深的哀伤。
                                            “不停的转世,不停的战斗,从不曾被理解,这千年的战斗中,疲惫不堪的又岂止是我们呢……奏多大哥…”夕月喃喃道。
                                            “怎么样,夕月?”面对天白略带迫切地询问,夕月一时之间也琢磨不透天白对泠呀的真实态度。感到有些无所适从。“天白大人,我想,仅仅凭我是无法彻底解开奏多大哥的心结的。天白大人,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么短短的一句话,却带给了天白不小的震撼。
                                            天白:“解铃还需系铃人?难道,事情的关键,竟然在我吗?可泠呀的背叛,对人类的憎恨,难道凭我一个人能够化解吗?”在回去的路上,天白一直神色严肃地深思这个问题,车内非常安静。后座的夕月似乎也在忧心忡忡地思考什么。鲁卡轻撩了下夕月的头发,问道:“怎么这么愁眉苦脸,那家伙又说了什么让你不安的话吗?”
                                            “没有这样的事,奏多大哥,至少在态度上,还是和以前一样温和啊。虽然,我知道那只是他人格中的一部分。”鲁卡:“有任何烦恼,我都会为你解决的,夕月。”一旁随行的九十九和十瑚也安慰道:“对啊夕月,我们还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呢,你的身边不是只有奏多一个人哦。至于有些事情,我相信天白大人会有解决方法的。”
                                            “嗯,谢谢你们,十瑚,还有鲁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13 21:06
                                              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19 12:32
                                                夕月离开后,泠呀一言不发,天白依着门框静静地看着他。天白认为,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泠呀,你想从这里出去吗?”
                                                泠呀嗤笑一声:“出去?出去不也是在你的牢笼之中吗?你想让我去哪?”
                                                “我倒是觉得,你的稀世之才可不能浪费了。最适合你的,自然是那个地方。”
                                                泠呀微微皱眉,疑惑地看着天白:“你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19 20:49
                                                  终焉之盾,这个名字泠呀并不是第一次听说,之前的结界攻防战,天白的这个严密的组织曾经也让他小小地头痛了一下,时至今日居然出现这么荒唐的情景,“天白真的是越来越…恶劣了呢…”他心中默默地嘀咕了一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19 20:50
                                                    滴滴 很好看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8-12-29 09:51
                                                      加油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01 16:29
                                                        “今天开始你留在这里,就要接受我的指挥。”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子站在队列首位,凌冽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有威严,“你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古川”。泠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似乎不满他这份自视甚高的姿态。“接收你的指挥?是说明你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吗?”泠呀斜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有些过分一板一眼的队长,心底生出一丝玩味。“想要指挥我,你还差的远。”丢下这样一句话,泠呀双手抱胸斜倚着门边的柱子,眯起眼睛假寐起来,再也不回应半句。
                                                        “看来杜拉斯之主不像传言中那样无趣呢,我想这段日子你应该可以给我增添不少乐趣吧。”队员正司不合时宜的出声打破了沉寂。泠呀睁开了眼睛,察觉到这个突兀出现之人的挑衅和不怀好意,表示不置一顾,“随你的便吧,如果你真的能翻出什么水花的话。”
                                                        “我会让你后悔你说的这句话的,祗王泠呀。”

                                                        自泠呀被派到终焉之盾已经过去了三天,一开始看似相安无事,但偏偏今天就出现了意外。接到报告,东京郊外一所教堂发生了严重的火灾,队员们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非常迅猛。突然一团火舌冲过来,泠呀的右臂被烧伤了一块。他挽起袖子,微微皱地收起双臂,“果然我还是最讨厌火了啊”。
                                                        对于返回总部后,所有队员得到了伤口的医治,当然,不包括泠呀,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这个恶魔还怕烧吗?你这样的家伙,就该被火烧死!”
                                                        小田正司狠狠地诅咒道,队长及时的制止了他,“正司,你太过分了,注意你的措辞。”古川队长对此也很头疼,天白大人吩咐了要严格保证这个人的安全,一开始队伍里没有人知道这个新来的队员是谁。倒但是自从上次狼师傅因公事来这里,见到泠呀无比震惊一脸警惕的大幅度反应,让他身份的秘密泄露了。队员们想不明白总帅为何会这样安排,也有人把其理解为这是给予阶下囚的羞辱。但相比于对方所犯下的罪过相比,又有些太轻微了。
                                                        “这可真是难办啊,你跟我来吧,处理伤口。”泠呀面无表情地回复,“不用了。”“天白大人要求不能让你有充分缘由之外的闪失。所以请你配合。”泠呀眉毛紧皱,不情不愿地跟着古田走了。
                                                        泠呀前脚一走,队员们就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正司,你不要命了,连那个怪物也敢得罪。”“哈?他的力量已经被天白大人封印了,怕什么?”“说是这样,可是凡事都有个说不准呢。你啊,离他远点就好,不要硬杠。”“切,我才不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03 21:54
                                                          终于放假了~最后的假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03 21:55
                                                            太好看了!!坐等后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03 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