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的背叛吧 关注:49,153贴子:825,212

回复:【原创】(天泠)泠呀大人的幽禁日常(战后向、日常向、微正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另一边,泠呀非常无奈地跟着古川进了屋里。“让我猜一下,你找我进来,并不仅仅是医治?”
“不愧是总帅曾经的对手,这点雕虫小技自然是会被看穿的。”
“那么,你到底要做什么?我的耐心很有限,趁着我还愿意听。”
“其实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想告诉你,以后你不妨和其他队员分开行动吧,我想,你们双方都会有这样的诉求。”
“哦?难道你想表达,严谨稳重的古川队长,非常善于猜别人的心思?”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泠呀的眼神突然变幻莫测起来,他的嘴角戏谑地挑起,他转过头来,凑近古川的耳边轻声说:“哼,不管是什么招数,都不用客气地用出来吧。我的字典里,没有惧怕这两个字。”
古川望向泠呀远去的身形,说道:“我会的。”
天白原本匆忙地走在路上,但突然泛起的寒意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收了收领带,“但愿是自己想多了,那家伙不至于应付不了几个凡人吧,纵然被自己削弱了不少,他依旧是泠呀啊,等忙完这些去看看他好了。”这么想着,天白又继续忙碌自己的工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14 00:51
    啊啊啊啊啊突然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3-02 12:24
      此时的黄昏馆,路卡望着夕月寂寥的背影,感到手足无措。
      “路卡,我想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一直乞求奏多大哥放弃自己的计划,如果不是我一直干扰他,他就不会……”
      “就不会什么?落到天白手里吗?夕月,没有任何人可以毫不在意地说,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更不可以。”路卡轻轻地抚摸着夕月的脸颊,眼中包含了整个世界的温柔。
      “路卡,我不想否认你在努力开解我,但是我根本感觉不到半点宽慰,我还是自责。”
      “夕月,总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我该说这是你的优点还是缺点呢?”
      夕月抖了抖肩膀:“或许都是吧,路卡。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还是放心不下奏多大哥……额我是说泠呀。”
      “夕月,别告诉我你要去找他,夕月。”路卡的语气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冷意。
      “我……”
      “那真是太好了,不如带上我一个?”
      突如其来的插话打断了二人的思绪。斋俐清瘦的身形搭配着潮流的米色长格子开衫,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黄昏馆的楼顶天台上。
      “神命斋俐,我可是听说你几乎不在黄昏馆住的啊。今天怎么会有空来这里?”路卡语气疏离,他直觉斋俐来这里并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斋俐:“总是有意外的,比如今天。”
      “斋俐,告诉你你去见泠呀的目的。”
      “哼,虽然我很想说,和你一样是去做夕月的护花使者,不过鉴于我向来不乐于和恶魔分享东西,因此……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帮正宗。”

      夕月听到正宗的名字,立刻问道:“正宗?他怎么了吗?不是说朱佐与的意识已经从他体内拨除了吗?”

      “这正是问题所在,拨除完成够虽然正宗的人格已经回来了,但是他很不稳定,似乎是缺失了什么。关于这一点,恐怕必须要找始作俑者的泠呀了。”

      路卡:“所以,你知道泠呀已经被送去终焉之盾了吗?”
      “当然是,不过我看夕月的反应,你似乎并没有告诉他啊。”斋俐看了看一旁眼睛瞪的大大的夕月。
      夕月还沉浸在震惊当中。奏多大哥在终焉之盾?这意味着什么,昔日的敌人被拨除力量扔在自己的大本营里,纵使夕月是一个万分善良的人,他也并不是不了解人性的恶。
      “奏多大哥有危险!路卡,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就是因为我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夕月。而且我相信你也知道,他早就不是若宫奏多,而是祗王泠呀了吧。”路卡正视着夕月的眼眸:“认清现实吧夕月,再这样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3-11 01:27
        斋俐优雅地拨弄了一下自己帅气的发型:“我今天已经够忙碌了,请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看你们互相劝诫对方的戏码好吗?不用说我也知道,路卡,你会跟着去吧,那么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夕月和路卡看了看对方:“嗯,我们这就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3-11 01:27
          第三章 噩梦之旅
          难得天气晴朗的一天,一个穿着靛长风衣的黑发男子闲庭信步地走在本地的一个高中校园里。泠呀看着校园里充满活力的年轻学生,感到恍若隔世。在线回泠呀记忆之前,自己已经读到了大学,关于那段记忆的印象除了平淡和繁忙之外,别无他物。除了,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对他绽开无暇微笑的那个少年。“夕月……”
          只是片刻间的失神,泠呀觉得自己荒谬透了,连忙拉回自己的思绪。追忆往事乃是懦夫所为,它毫无意义。
          就是这一刻钟的功夫,泠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颗樱花树下,淡粉色的花瓣随风飞舞,美轮美奂。一道小心翼翼的女声传来:“请问,你是迷路了吗?”一个身穿制服群略微有些内向的女生站在泠呀的身后:“哦那个,我刚刚就看到了你,似乎在这四周转了好几圈,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在找什么地方。”
          泠呀对于突然打断自己思绪的女生并没有什么敌意,毕竟现在有耐心去理会陌生人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种属性让他想起来某个一样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泠呀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嘘,我不是在找什么地方,我是在找东西。”
          女生有些惊异:“找东西?可是大哥哥,这里可是高中,你……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你需要的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3-11 01:30
            泠呀失笑,看来自己无论是身高长相还是气场,都已经远远脱离高中生的范畴了啊。
            “不过,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找。”女生说着有些羞涩地轻掩着嘴。
            怎么,他这是轻易获得了这女孩子的芳心了吗?人类,果然是肤浅的生物。
            泠呀看着那女生说道:“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就更好了。你能否告诉我,最近校园里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出现?”
            女生支起脑袋努力地思索:“异常事件……?说到异常,学校里最近流行着一个怪谈呢。”
            “愿闻其详。”
            “据流传,旧校舍里有奇异的生灵,如果身边有罪无可恕的恶人而无法惩治他时,把恶人带到旧校舍交给他,生灵就会帮助惩治恶人,而且会奖励举报的学生。”
            泠呀眉头一挑:“有趣,生灵?你们就是这么叫它的吗?”
            “不,我们一般会选择称他为——审判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3-11 01:31
              审判者?真是好高雅又可笑的名字啊。泠呀开始钦佩高中生狂热而又盲目的崇拜之情了。
              “Then, show me the way, please.”
              女学生听话地带他到旧校舍的栅栏附近,“就是那里,不过你确定要去吗?也许只是高中生之间的怪诞流言而已。”
              “我可是个不会漏掉任何细节的人,感谢你做路引,不过接下来的路我打算自己走了。”
              “可……”女学生话还没说完就失去了意识,泠呀抱起女学生放在了路边一棵阴凉颇大的树下。
              荒废已久的旧校舍人迹罕至,只有几声鸟叫能打破这场景下的寂静。泠呀斜靠在树上闭目养神了片刻才继续朝前走。毕竟这种任务对他来讲实在是太过无聊。收服扰乱高中校园的疑似魔物?或者他应该祈祷天白留给他的魔力足以对付那个魔物。
              穿过杂物遍地的走廊,泠呀最终在一间教室门前停了下来。摆放混乱的桌椅上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灰,讲台上的老式黑板也有一边掉落到地上。整个教室虽然没有一个活物,却诡异地飘着一股奇怪的气味。
              泠呀不禁掩面,天白真是会折腾人,曾几何时自己需要忍受这样糟糕的环境了?突然,走廊里传来异常的沙沙的声响,那声音完全不像人类该有的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3-11 01:32
                泠呀微微握紧了手中的长刀,饶有兴趣地等待着猎物。沙沙声逐渐逼近,他蓄势待发,突然,一袭红色长裙飘动着,突兀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泠呀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异样的光彩。
                “是你?”他挑眉问道。
                “大哥哥,你怎么进到旧校舍里面了?这里不安全,快走吧!”之前被他放到路边树下的女孩关切地问着。
                “所以,你是专门来这里找我的吗?在我把你送到学校餐厅之后?”
                “是啊大哥哥,我担心你,不过不是餐厅哦,是树下呢。”
                泠呀审视着前面的女生:“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红衣身影闪动了一下,紧接着说:“大哥哥,我是叫惠理呢。”
                “是么,那么惠理,你是专门换了一身衣服来见我的吗?”
                说着泠呀快速转动刀锋,一股强大的魔力波动涌向长刀,泠呀一手持刀一手念咒,那红衣女子尖叫着瞬间跪倒在地上,“啊!!!!”的惨叫眼睛开始渗出血,身形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果然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啊,躲在这种地方还真是没品味。”
                “怎么可能?!你一个人类……啊!!!”恶魔临死前都在挣扎惊愕。泠呀听到这更加烦躁,一挥刀,那人皮恶魔瞬间化为无数黑色微粒四散分逃。
                “居然把我和丑陋的人类相提并论,死不足惜。”干脆利落地收起长刀,泠呀打算立刻离开这片脏兮兮的废墟。
                只是刚迈出两步,周围封闭的气流便提示着他这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哼,结界吗?别躲躲藏藏,出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3-11 01:32
                  随着话落,四周的黑影渐渐重叠。“想不到可以在这见到你啊,半魔人,哦不,应该是祗王泠呀。”重叠的黑影最终浮汇聚成一个矮小的长着一边犄角红眼恶魔。
                  “哼,区区一个阿克鲁斯,也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啊,从前或许是不能这样哦,不过泠呀,自从你功败垂成之后,连我这样阿克鲁斯族的小人物都不一定摆不平你哦,哈哈哈哈哈。”
                  尖锐的笑声刺的人耳膜疼,泠呀无意与他多废话,只是觉得万分聒噪:“记住,小人物永远都只是小人物!”正欲挥刀,四周却突然伸出无数藤蔓缠绕着他的手臂,动弹不得。
                  泠呀不为所动,继续低吟着咒语。淡蓝色的魔力持续涌出,四周的藤蔓渐渐枯萎被寒冰覆盖,很快寒气覆盖了整个走廊,蔓延到整个旧校舍。
                  “解缚!”伴随着清脆的男声,另一个方向传来一阵炽热的火焰,攀绕满墙的藤蔓纷纷枯萎坠落,教室的几张椅子也一同遭了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9-03-11 01:32
                    “今天还真个充满戏剧性的日子啊,我和愁生发觉异样波动一路追了过来,没想到居然是你。”
                    焰椎真的身边还散着未消的火星,还不忘和愁生摆好阵势应对接下来的激战。对于他们来说,泠呀从来都只是敌人。
                    “戒之手,怎么,失去了强大的对手太无聊所以回学校玩探险游戏了吗?”
                    愁生:“太无聊的是你吧,千年的召唤师居然有闲情逸致在普通的高中校园里闲晃?别告诉我你又变回若宫奏多了。”
                    “不如说来这里并不是我的意志,比起校园生活我更喜欢看你们毁灭的样子。”
                    “落到这地步还口出狂言!你真是……”焰椎真说着便要冲上去。
                    “焰椎真,别冲动!”愁生及时制止了他,像往常重复过无数次的行为一样。“你什么时候才能做事过一下脑子,焰椎真。”
                    “愁生!你居然在别人面前说我没脑子!太过分了!”
                    “所以我其实懒得吐槽你,不如你好好看看现在的情况,这里的藤蔓明显不是泠呀的法术。那么确认一下,你应该也发现那个人皮恶魔了吧,泠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03-11 01:33
                      嗯嗯 我能看到我收藏了~更新了好开心呀 天白啥时候来看泠呀啊 我还以为如果泠呀遇到比较高级的恶魔 他会来英雄救美了 按照这情节发展 还有很长的故事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9-03-11 10:41
                        不咸不淡的句子,明明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泠呀对这个清冷的戒之手多了一丝好奇,不过看到他旁边另一个聒噪的戒之手,他打消了一闪而逝的念头。“人皮恶魔,哦,你是说……惠理吗?”
                        “你知道她的名字?”
                        “那个恶魔刚刚告诉我的,这应该是他所附身的逝者生前的名字。”
                        “等等,你是说那个叫惠理的女孩已经死了吗?”焰椎真不禁追问。
                        “你的功课还不够啊戒之手,阿克鲁斯只会附身在死者身上,那个女孩唯一留下的大概就只有零碎的尸体了。”
                        “所以,这里的阿克鲁斯不止一只是吗。”愁生问道。
                        “不像你的同伴,你看起来确实比较聪明。”泠呀淡淡地“赞赏”道。
                        “多谢夸奖。”
                        “喂,不像你的同伴是什么意思?!”
                        焰椎真又聒噪起来,泠呀定睛看了他们一会,焰椎真才后知后觉的反映过来,自己居然和祗王泠呀愉快地聊起了天?
                        “泠呀,你来这到底有什么目的?”愁生的表情严肃起来,正色道。
                        “这个问题你去问天白应该会比等我解释更快一点,毕竟我从来都不屑于解释。”
                        “是吗,那我换个问法,现在的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我可不会相信那个给我们造成了一千年困扰和伤痛的泠呀就这么甘心屈服。”
                        “看来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何必还要问我?”
                        “我想听你亲自说。”
                        泠呀抿唇,眼眸蓦地冷若寒冰:“或许,如果你们告诉我哪里能找到天白的话,你们就会知道答案。这些天都是他来找我,而我完全无法觉察到他的所在,这种把握不了主动权的状况还真是令人不爽啊。”
                        “果然,你还是没有死心!”焰椎真周身的火苗已经燃烧了起来。
                        “何必那么激动呢?我只是,想找天白谈谈罢了。”
                        “你知道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也不会告诉你天白大人的所在,所以这些无意义的对话就让它结束吧。”愁生遵从他一贯滴水不漏的作风,已经察觉到泠呀不过是在试探他们。
                        “在结束之前,让我们先处理好这个人皮恶魔怎么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03-11 21:15
                          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9-03-15 20:42
                            马上就恢复更新了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9-04-02 02:02
                              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9-04-02 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