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撒的结合吧 关注:156,909贴子:1,658,885
  • 22回复贴,共1

新人(划掉)老人回坑,顺便带来一篇黑暗系短篇《Frowning Gap》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1-30 15:08
    我无力的倚靠在墙壁上,心脏的跳动已经抵达了极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抽搐停止,我目所能及之处只有一片灰暗,能听到的只有躁乱的耳鸣与鼓点般急促的心跳声,嘴已经不自觉的张开大声喘息,想将这残余的空气最大限度泵进肺里以获取一丝的安心感。
    自以为已经足够坚强,自以为能面对一切,但是最后却是这个结局?
    我掐着自己的脖子软塌塌的从倚靠的墙壁上滑了下来,大口呼吸并没有带来安心感,反而是愈加激烈的窒息感,足以让人发疯的窒息感像一卷打湿的草席将我紧紧裹住,让人动弹不得。紧随着窒息感的就是麻木感,从足底而起,逐渐剥落着我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我发了疯般四处乱抓,是想得到点什么,还是身体的求生本能在做最后的挣扎?
    渐渐的,**感吞并了我全身,像一个泥潭一样,我在其中甚至没了反抗的力气,自以为的全力挣扎可能只是手指的微微颤动。我绝望了,肢体也不再抽搐,身体和意识都同时举起了白旗,但是意料之外的是它们并没有继续吞噬我,诸多的不适感已经逐渐能忍受甚至开始消失了。我的思维逐渐清晰了起来
    ,在放弃抵抗之后,它反而像潮水一般退去了。
    像是凯旋而归一样。
    紧接着大脑一个激灵,宛若一桶凉水从头顶浇下,身体颤抖着坐了起来。
    眼前的景象已经截然不同了,是自己的卧室,夜间,庞大的原本是给成年人睡觉的单人床,从来没被装满过的衣柜,脏兮兮的木质地板,边缘有微微的起翘,床边有块地板已经破碎,半截弯折的铁钉还深深的扎根于此——我曾经被这玩意刮伤过,自然记忆深刻。
    虽说是夜里,但是这一切的事物都清晰可见。
    是梦吗?我靠着墙睡着之后做了个......噩梦吗?
    墙上的画几乎被撕了个干净,又是妈妈干的吗?
    倚靠着墙壁睡了这么久,很神奇的没有腰酸背痛,现在还天色还黑着呢,是该先回床上再睡一觉吧。
    叮咚。
    有人在按门铃?
    叮咚。
    这么晚了还有人来吗?
    我打消了回床上的念头,踮着脚尖走过去打算开门。
    等等,这是卧室对吧,我卧室的门有装门铃吗?
    叮咚。
    我手脚冰凉了一半,身形整个僵住,像是被叉在架子上的死鸭一样可笑。
    我缩了缩身子,缓缓朝床沿摸了过去。
    这床足够大,床沿遮我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吧。
    叮咚。
    门铃声依然不屈不饶的响着。
    我尽量将自己给缩成一团,双臂死死地箍着自己的双腿,生怕它们露出一星半点被发现。
    叮咚。
    ——我知道你能听到我。
    叮咚。
    ——我只是想找你玩。
    是谁???
    尽管门铃是在房门那响起,但这话语像是直接钻进我的脑子里一样。
    ——你不能一直让我等,来玩吧。
    看来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了,要逃!离这里远远的!
    我眼光刚刚扫到窗户,身体瞬间冰凉,宛如一根冰锥刺穿了脚心,从脚底直至天灵盖的凉意,差点让我叫了出来。
    窗外一个人形的黑影正伏在外侧的窗沿上,我看不清它的面容,却看清了它的眼睛——在它发现了我注意到它之后,它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
    叮咚。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门铃再度响起。
    ——现在想逃已经有点太晚了哦。
    ——你真的很不会躲呢。
    叮咚。
    我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因为门铃响起的同时窗外的黑影并没有消失。
    它无处不在!只是在玩弄我而已!
    ——嘿,我能感受到你的恐惧,但是我想看的更清楚一点。
    不不不不不不!
    我惊恐地抱住了脑袋在心里大声喊叫,好像这样就能阻止它一样。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绝对不能和它直接接触!会有非常,非常可怕的后果,而这个后果我一定承担不起!
    叮咚声停止了,我刚刚心底的呐喊似乎起效了?


    回复(1)
    3楼2018-11-30 15:10
      咚咚咚。
      是敲门声,但是不是从房门那里传过来的。
      咚咚咚。
      我机械地扭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衣柜。
      我距离它仅有咫尺之遥。
      咚咚咚。
      只是三声轻轻的敲门声,但是衣柜门板却随着每次敲击声微微震动,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被敲开一样。
      无尽的恐惧感将我的尖叫掐灭在喉咙里,我甚至放弃了逃跑,现在我只想找个地方藏进去!
      哪怕是还是那个地窖门也好!
      咚咚咚。
      声音明显变大了一些,衣柜的门板震动也更为激烈,随时有可能被敲开。
      虽说寄希望与一个衣柜门板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希望那个门板能稍微坚挺一点!
      至少在那家伙厌烦之前别被意外敲开就行!
      绝望之迹,我的手却摸到一个空档,那是我的床下,平时被床单与棉被遮掩的严严实实。
      我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背一躬像只吓坏的猫一样钻进了床下。
      床下真是个奇怪的地方,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怪物会藏在床下,但是有时候怪物真的出现了,床下反而是你的庇护所,给你微弱却让你安心的庇护。
      很奇怪,床下不是那种满是灰尘的触感,反而像是有什么劣质的地毯一样,如果是地毯的话质量也未必太差了一点,部分碎片一样的东西黏在了我满是冷汗的皮肤上,怪异的触感像是有什么生物在舔舐那块肌肤,让人打心里发毛。
      咚咚咚。
      该死的敲击声还是没有停下,我此时已经打算豁出去了,就算这里是针毡,我也必须在这里趴着!
      嗞~呀~
      这次不是敲击声了,而是令人牙酸的门板转轴的声音。
      不过我不在乎,我的牙齿已经紧咬的快要崩碎了,浑身上下绷得绑紧,大滴大滴的冷汗从身上淌到地毯上,那种黏嗒嗒的感觉愈发强烈。

      ——现在我进来了哟。

      声音突兀的再度出现,骇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你会在哪里呢~来让我找找看吧~

      与心里听见的声音相反,外面似乎恢复了沉寂,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是我不这么想!那个玩意一定在卧室里缓缓游荡,戏虐的查看着一个个能躲藏的地点!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长什么样子,但是一定会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东西!
      我不要被找到!绝对不要!
      扑通!
      是什么重物被翻倒的声音。

      ——啊咧,不在呢~


      哗啦!
      大抽屉被抽出的声音。


      ——咦,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快走吧!我紧闭着双眼在心中默念到。
      每一次翻找的声音对于我而言都是一种折磨,仿佛死神离我越来越近,它的镰刀的刀锋轻轻地划过我的脊背,盘算着什么时候将我的头颅割下!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有点异样。
      身下突然变得冰冷,像是什么东西被突然夺走了热量一样。
      我强忍着恐惧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入眼的尽然是光。
      但这不是那种温和的阳光,是那种阴森的,蓝紫色的荧光。
      荧光的来源就是地上。
      “地毯”正在发光!这些根本不是地毯,是我以前画的那些画,它们全在床下的地板上,摊成了一摊破烂劣质的“地毯”!
      上面的怪物一只只呲牙咧嘴,有的画已经被冷汗弄湿搞糊了,但是更多的却兀自放射着冷冷的光。
      荧光忽明忽暗,画上的怪物一个个都被衬托的活灵活现,就像是随时要将我分尸吞食掉一样。
      突然,这些画纸上的画突然扭曲了,像是有人在池塘里扔了块石头一样,怪物们的脸被杂糅成各式各样的线条,胡乱的搅合在一起。
      然后取代冰凉的触感的则是一股热流,一股股腥臭温热的液体从这些画纸底下淌出,打湿了我的衣裳。
      不用去刻意分辨我都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血!我在地窖里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东西!
      我依稀回忆起那些巨大的怪物在地窖内爆炸,这腥臭浓稠的液体溅了我一脸一身。
      我还记得我当时趴在地上边哭边吐,周遭一切仿佛都是灰暗的。
      我......
      纸上的线条突然立体了起来,像是脱离了画纸一样向我噬咬过来!
      “啊!!!”我惊叫一声,脑门“砰!”的一声撞在了床板上。
      荧光已然消失,而我仍旧惊魂未定。


      ——......找到了哦!


      我突然想起来,我干了什么蠢事!!!
      我刚要回头,就有什么东西直直的插入了我的眼眶,速度之快甚至不容我有反应的机会。
      随着一阵翻天覆地的疼痛和剥落声,那个东西离开了我的眼眶,但是我眼前一片黑暗,温热的东西填满了我的眼皮,并不受控制的从眼角大肆淌下。
      疼痛像钻头一样,从眼眶直到脑仁,几乎使我发疯。
      眼睛!你挖走了我的眼睛!
      无尽的痛苦让我我张开嘴哀嚎痛哭,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冰凉的东西顺着我张开的嘴搭上了我的舌头,然后夹紧。
      卡啪!
      我捂着嘴巴在地上挣扎,喉咙里传来含糊不清的嘶吼,继我的眼睛之后,它又夺走了我的舌头!
      嘴部和眼部的疼痛不但没让我昏阙,反而使我的神经愈发清醒,也使我愈加疯狂。
      嘴里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积蓄,我回身干呕想将之吐尽,嘴部的疼痛又刺激的我大脑一阵阵抽搐。
      像是什么断掉了。
      我疯了般向前扑去,想抓住它,但是却扑了个空,我不依不饶的站了起来想寻找它的踪迹,我要找到它!我要它还我的眼舌!!
      我要它还我!!!!


      回复
      4楼2018-11-30 15:12
        各位看着可能有点怪......因为某些内容实在过不了就删掉了


        收起回复
        5楼2018-11-30 15:13
          哇呜呜呜呜!!!我最稀饭黑暗系了鸭!!!
          【终于肥来了_(:з」∠)_】


          回复
          6楼2018-11-30 17:10
            超棒的!黑暗系大赞啊!(萌新路过刷存在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1-30 17:37
              马路大佬nb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1-30 18:40
                回坑庆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1-30 20:22
                  诶,这就是dalao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01 04:46
                    id眼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1 15:50
                      欢迎回归


                      回复
                      12楼2018-12-01 15:51
                        这就是比撤如何变成这个怪的故事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12-01 19:58
                          日常催更X(鬼知道多少)欢迎14级新人回坑


                          回复
                          14楼2018-12-01 21:59
                            这和镇楼图有什么关系?


                            回复
                            15楼2018-12-02 18:34
                              请问您能在给这三个小怪写文,介绍它们的来历吗?




                              收起回复
                              16楼2018-12-02 18:40
                                欢迎新人٩(๑^o^๑)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02 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