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灯吧 关注:165贴子:849
  • 3回复贴,共1

我和我的海锚汽灯(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下有的事情做了。不得不说,摆弄汽灯,动手能力和一堆五金工具,是必需具备的。
先是尽除包装,然后分存附带的小配件,再小心取下灯罩,暴露出各种形状的铜管子。这时候就用得上跟度娘事先做下的功课了。依照原理,对照实物,逐步拆解,熟悉部件结构。幸亏拆解了一番,才发现这盏新的汽灯,铜奶嘴里面的铜顶针(也叫通针/铜捅针/三角通针)是弯在管子里面的,而附件包里赠送的一个新捅针是直的,所以我判定这只细细的捅针也应当是直的才对。我用尖嘴钳仔细把针尖夹直,再把铜奶嘴装上去,这才发现铜奶嘴的顶部,有一个小眼,三角通针的细尖,是可以从铜奶嘴顶上伸出来的,而且随着汽灯红色开关旋钮来回旋转,这根细细的通针可以上下伸缩,形成一个油气节流阀的作用,来控制细眼里喷出的油雾或油气。是地,使用汽灯的劳动人民,就是把这么一个六角形的铜质管路堵头叫个铜奶嘴。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说过:劳动人民的语言,是最生动地。凡是能从细眼里喷射液体的东西,管它是铜是铁,劳动人民一概都叫它“奶嘴”。
一番研究之后,对着说明书重新装配好所有配件,绑好纱罩,再检查一遍没有遗漏什么零碎,然后对着亮晶晶的汽灯,连看两天。我没抽疯,光看不点,是没有煤油。
是哦,得搞煤油哇!如今这个流光溢彩,5G时代的西北重镇西安城,来来来,你来给我找个煤油铺子。
三两天过去了,整个东郊方圆三十里,跑遍一个个杂货铺子、土产店、五金店,所有老板都用眼神表达了他的怪异和不解,只有一个老板用语言:“你要沃东西干啥?现在谁要沃东西?点灯?还是烧房?你跟你媳妇关系咋样?………” 好咧好咧,麻烦老板咧。
汽油倒是烧了不下20升,总算在几乎到达临潼的一个镇子上,看到一个各种油品的专卖店,买到了煤油。十三块钱一公斤,原来这东西跟炒菜的油,使用同样计量单位。二十块钱,三斤多,大可乐瓶子一满壶,淡黄,清亮,除了味道和比重,咋看都像一泡健康体质的成人晨尿。
拿到煤油的归途哇,咋这么长,只想立刻就能试活一下心爱的汽灯,能不能点亮。
总算可以往灯壶里注油点灯了!酒精壶,打火机,灯罩子,烟囱,煤油瓶,一件一件拿到楼道,找到一段没有任何杂物堆放的应急通道作为点灯地点。毕竟,这是平生头一回亲手摆弄一盏汽灯,毫无经验可循,度娘上面,前辈的帖子又那么怕人,说是不会弄的话,油气混合物能发生爆炸。为耍个汽灯,把楼再给烧了,坐到牢里,连家里孩子都不体面,这叫里头贪赃两个亿的狱友,怎么看我。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环顾四周,确实只有水泥、铁门、钢管子,放心开弄。



回复
1楼2018-12-01 06:52
    今天又点亮玩了一会儿。


    回复
    2楼2019-01-11 21:49
      汽油倒是烧了不下20升?真可以烧汽油?


      收起回复
      4楼2020-11-24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