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灯吧 关注:164贴子:837
  • 2回复贴,共1

我和我的海锚汽灯(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依照说明书,先加压打气。前辈说了,两百来下,照做,多了不敢弄,虽然压力表远没到红线。打开喷火嘴,一股雾状煤油“嘶嘶嘶”往灯罩里喷射,打火机一点,“噗”一下子,火柱子呼呼作响,绑好的灯纱开始燃烧碳化,一半已经开始发白,因为火柱子是偏的,就再烧一会儿吧。就在一切都还貌似正常的时候,喷火器忽然时断时续起来,继而火灭了,又是喷油雾,赶紧再点燃,可是怎么弄,火也不能连续喷射,灯壶里的压力可是没有了,这下连油雾都不喷了,干干净净的玻璃灯罩,现在熏得乌黑,亮晶晶的电镀烟囱、灯盖子,灯件,都熏上一层黑烟,灯纱也碳化失败,弄下两手煤油,哪都不敢摸,平生头一次汽灯点火壮举,就这么不堪收场。反省问题,应该是压力打得太小,不足以供应喷火嘴长时间喷火燃烧。
绑扎第二只灯纱,擦净所有被煤烟熏黑的灯件,组装起来,重新点火。这回把压力打过红线,喷火到是正常了,灯纱开始碳化,可是火太大,而且铜盘肠、铜奶嘴这些管路都没有充分预热,液态煤油不能得到气化,直接从铜奶嘴的细眼里往出冒油,火当然大了,而且污染了第二支灯纱,蘸上了煤油的灯纱,就不是灯纱了,是灯芯,燃起了一团明火,加上喷火嘴还在呼呼地往出喷火,一时间,整个汽灯里里外外都在烧,火苗子从灯上头烟囱盖子里往外冒,我已经慌了手脚,这已经不是点灯了,简直就是生炉子。楼道里黑烟滚滚,浓烈的煤气味道已经散发到院子里。果然,保安也惊动了,领着一群保洁大妈,把我一顿包围,纷纷问我:“你是不是在修理摩托?”唉,这伙计,一看就是生迟了,没赶上到大队部看《红灯记》。
两次都弄砸了,咋办。心里但愿这个蝴蝶牌的汽灯纱罩,是新工艺制作的,不含硝酸钍成份。但心里到底也没数,还是就当有吧,好好洗了手,防止放射物质残留。汽灯吧里一位老师,很用心地贡献了一篇关于硝酸钍纱罩的放射剂量计算帖子,很有价值,算出五只钍灯芯叠加,辐射剂量大约5.788μSv/hr。很感谢有这样治学精神的前辈。
第三次点灯,再不能出现意外。这一次,放弃喷灯预热碳化灯纱,改用酒精预热法。给小铜盘子里添满工业酒精(99.9%浓度),把铜奶嘴、铜弯管都重新清洁并调整好,点燃酒精,果然,酒精预热法要比喷灯稳当得多,火苗子静静燃烧着,没有味道,没有黑烟,灯纱完全烧白,没有出现节外生枝。一分多种以后,酒精盘子里的酒精还有一半的时候,开始打气加压,直接让气压表过红线,突然,“噗”滴一声,灯纱泥头喷出的油气点燃了,发出白色耀眼的光芒,铜奶嘴也不是冒油,而是喷出气化了的可燃油气。总算是成了,赶紧收拾一地零碎工具,把酒精、煤油这些燃料收存起来。这时候汽灯已经充分预热,燃烧稳定,接下来慢慢调节红色的开关旋钮,让通针在铜奶嘴里上下调节一下,找到最佳喷油量,既让灯纱白光最亮,又不会油雾过量引起燃烧,调整好铜奶嘴和通针,再调节一下弯管上的风门螺丝,控制一下进风量,也就是调整好空气和可燃油气的混合比,使油气能够在灯纱上充分燃烧,达到燃烧效率最大化。
一切搞定,可以坐下来好好看看我的汽灯了。确实就是小时候见过的那种样子,嘶嘶作响,散发着煤油味,发着不能直视的耀眼光芒,而且四周烘热。
就这样在大白天里,烧了一小时汽灯,烧去大约70克煤油。期间调节过几次开关旋钮,主要是让通针在铜奶嘴眼子里上下探几下,把积炭和油污捅开烧掉,灯芯一下子又明亮许多。





回复
1楼2018-12-01 07: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1-08 20:32
      大神!打气的时候铜奶嘴呲油,阀门关不紧怎么办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4-17 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