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450贴子:1,383,947

【卫聂王道】关于那两条龙的事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是个有仙有神兽也有普通人的背景(大概)
龙化,黑龙庄x白龙聂
චᆽච窥屏许久忍不住想写点脑洞……想到哪写到哪我是个不列大纲的对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03 23:54
    旧事 no.1
      今日是个好天气,云梦泽内也很安宁。
      湖畔荫凉,有许多静栖的飞禽走兽,却没哪只靠近湖半步。
      啃着草的灵鹿突然敏锐地抬起头,褐色的眼睛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湖水。
      
      突地有水花迸溅,就如揭开某种神秘,湖的中心缓缓现一只生物。
      角似鹿,项似蛇,鳞似鱼,爪似鹰——那是一条龙。
      龙首探出水面,长身起伏之时,随他动作,矫健有力的身躯便在湖水映衬下半隐半现,白色细密的美丽鳞片沥尽水珠在日光下溅开一片耀目的银。
      犹如上天造物般的美丽。
      白龙并未有什么其他的动作,银色的瞳扫视了下周围,低吟一声,带了某种安抚意味,湖畔因龙的威压躁动的兽类们重新安静下来。
      
      似是满意了,龙首半颔,又要潜入水下。
      然而半空传来一声属少年人嚣张的“师哥”,打断了他的动作。
      白龙顿了顿,仰头,看着崖边上站着的少年。俊逸的脸,黑金的长衫和银灰微挑的眸衬得对方气势极足。
      盖聂再次开口,已换成人声:“小庄?”
      师父放了两人一月假,师弟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突然提前回来了?
      
      卫庄俯首看着底下的那条小白龙。
      看着威风,其实盖聂年纪并不大,身量未长成,五百岁的逆鳞都未长出,离成年还早。
      不过两个人半斤八两罢了。
      小龙眼带疑惑摆尾看着他的样子……引得卫庄心一跳,忙收回了视线,口中道:“你还当自己是幼龙吗?在这儿游水玩?”
      
      呵,龙族嗜水是天性,说得像上次把湖玩得半干的龙不是他自己似得。
      
      盖聂好脾气,他摇了摇浮出水面的龙尾,习惯地过滤了师弟开的讽刺:“小庄,你怎么就回来了?”
      卫庄闻言一噎,怎么回来了?
      他本来在家日子过得舒坦,高兴了喝喝酒打打架,不高兴了就给某只狐狸掉掉毛。
      然后突然地想起某只孤零零的龙还在这儿独守空谷……鬼使神差地就提早回来了。
      可这种事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眼一眯俯视着师哥,卫庄扯扯嘴角:“那边没什么事,我就回来了。”
      小白龙哦了声,贴心道:“那你去休息吧。”
      赶路应该是累了。
      某人没体会到这关心,登时气结。
      两人半月不见了,先前他御风回鬼谷赶了一路,结果这没良心的就没半点挂念他?不说上来安抚一下就开口赶人?
      
      盖聂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师弟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一下子更难看了。
      活像有人当着卫庄面要拔他龙鳞似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3 23:56
      小白龙不安地往水下沉了点,银色的眼睛看着站高处面无表情的师弟,慢吞吞道:“你若是饿了……厨房有吃的。”
        
        卫庄气笑了。
        当即也不说二话,往崖下一跳,身形在半空化成一条黑龙。
        黑沉冷硬如铁的鳞片在太阳下熠熠生辉,比起白龙身上那种矜贵温顺,卫庄给人感觉更多的是睥睨一切的高傲和他身上不容反抗的威势。
        盖聂看着人跳下来的一瞬就心道不好,却没来得及跑。
        
        卫庄迅雷般的速度入了水,龙爪压着盖聂,两条龙就那么一齐沉入水中,震起水浪滔天。
        水下黑色的龙身麻溜地缠上对方,黑白的龙鳞相贴交错,不容盖聂逃开地,绞紧了又龙尾相绕。
        黑色的龙首磨蹭着白色的,一双金色的瞳在水波中漾开瑰丽的色泽。
        盖聂被缠得紧了,有些不适地想挣开,又被更大的力道缠上。两对漂亮的龙角相磨蹭。
        盖聂一抖。
        
        龙族不是蒙昧兽类,会将相互挨蹭这种行为作为亲昵的表现。
        实际大多数龙都是清高孤僻的,龙的数量又少,许多龙活到死都不一定见得到一只同族。
        所以对他们来说,一般不喜欢和旁人挨太近,哪怕对方也是条龙。
        何况龙角……又是敏感而重要的地方,相互磨蹭这种行为就只有还是无知小龙时候才会干。
        盖聂不是很懂师弟为什么喜欢这种行为,甚至为此感到愉快。但是对盖聂而言,有麻痒的感觉顺着龙脊一路炸开,龙角被触碰让他很不适应。
        于是他干了一件事。
        须臾后,一声愤怒的龙吟传遍整个云梦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3 23:57
        ……表示没写过卫聂,如果有哪里ooc欢迎指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3 23:58
          旧事no.2
          3
            卫庄还是黑龙的姿态,他半浮在水面上,金色的眼眸不悦地瞪着坐在自己龙爪上的白衣少年。
            盖聂盘着腿,黑发湿哒哒地滴着水,抬头和师弟道:“小庄,抱歉。”
            他不是不愿和师弟亲近,只是……他垂下眼,有点难以启齿,那感觉简直像在被对方撩拨一样。
            黑龙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圈对方,似想说点什么,却未言出口。
            尽管不高兴,卫庄爪上还是小心地托着盖聂,缓缓朝着湖边游去。
            人身不同龙身,限制多,而且远比本体脆弱。
            自然是要小心看护着。
            
            盖聂跳到岸边,回头,黑龙也变回了少年的模样抱臂而立。
            脸色当然还是不好,他一生气,那威压倾泻,岸边抖抖索索地趴了一地的灵兽。
            “……小庄,回去吧。”
            卫庄大步地从盖聂身边走过,还不忘一把拽着师哥的腕一起离开。
            
            一到师徒三的住处,卫庄就猛地把人拉进屋,砸上门,又把自家师哥按着肩抵在门上。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卫庄脸色阴森地像要把人生吞下去:“怎么受的伤?”
            
            盖聂一脸茫然。
            眼前的人啧了一声,揪了他衣领就要剥,他下意识抓住师弟的手。
            对方的脸色显然更不快了,却还是耐着性子又问了遍:“问你怎么受的伤,师哥,还是说你哑巴了?”
            ……伤?
            盖聂顿悟了:“我无事,只是修行时候不小心…… ”
            
            卫庄:“那么明显的剑伤,你是跟我说你练剑自己捅了自己?”
            盖聂沉默不语,肩上的确是有道伤,几天下来都没感觉了,只是还没彻底愈合。
            伤不重,却因为是人身时候伤到的,所以恢复得有些慢。
            
            卫庄看着盖聂这样,想磨牙。
            又来,又来!该死的,每次都来这套!
            谈到不想说的话题,就是看着你不说话——他简直想象得到某只小白龙睁着温润的眸望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
            内心哀鸣一声……被这样看着怎么让人怎么抵抗?
            于是干脆也不废话了,直接上手。
            
            反抗无果,盖聂还是被暴躁的师弟扒了上衫坐在床上让人看伤。
            少年人的躯体柔韧漂亮,白皙的皮肉覆着骨,勾勒道道完美的线条。
            卫庄从脊背寸寸抚过,温暖柔滑的触感让他眸色渐暗。盖聂被他弄得有点痒,想动动身子又被低声喝了句别动。
            指尖摩挲过肩胛处那道粉嫩的红痕,他皱了眉:“伤了几天了?”
            “……六日。”
            “普通刀剑的伤不可能让你这么久未愈,师哥,你真不打算交代一下吗?”
            回答他的还是沉默。
            “到底发生了什么?”卫庄声音冰冷地最后问了一遍。
            
            “……小庄,只是小事,”盖聂挣开师弟的手,背对着他重新把上衫套上,低声,“不必挂心。”
            身后的人来冷笑一声,起身离开,门摔得震天响。
            盖聂默默想,师弟是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肩上的伤的确是有缘由的,来自前几日误入谷中的一个人类。
            鬼谷很神奇,搁现代差不多就是个三不管地带。普通的人族不知其位,修道之人不愿招惹,更横一点,妖魔两族也十分忌惮。
            曾经亲眼见到师父挥挥袖便把一个魔拍成饼,倒是让两条小龙确实信了鬼谷子在三界的大名。
            鬼谷的位置少有人知晓,即使不小心靠近了,谷外迷雾环绕,迷阵重重,使人不得而入。
            
            所以当山间灵兽告诉在打坐修习的他有人闯入的时候,他着实惊讶了下。
            据一只小白狼说,那只是个普通人,不过伤得挺重,远远看上去就血淋淋的。
            普通人怎么能入得了此处?
            盖聂琢磨着不得解,但放着不管也不妥,决定去看上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4 11:03
            有人吗独自更楼孤独寂寞冷.jp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4 11:04
              点击评论送盖聂小白龙一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04 11:04
                很喜欢的设定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2-04 11:26
                  有有有有有人看!超级可爱好甜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12-04 11:32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04 13:1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04 15:14
                        可爱哟*^o^*加油更,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04 15:51
                          甜蜜,继续


                          收起回复
                          13楼2018-12-04 16:41
                            有人的,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04 18:44
                              普通人能伤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04 20:01
                                嗷嗷嗷,好可爱好可爱,自动代入放大招时的黑白龙,啊啊啊好萌😘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04 21:17
                                  有 养肥再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04 23:23
                                    好萌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05 00:12
                                      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12-05 00:18
                                        emmm不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05 00:19
                                          自动想到噬牙狱的两条龙,缠缠绵绵到天涯,2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05 00:23
                                            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12-06 12:33
                                              好萌的互动,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06 14:22
                                                好看好看(。・ω・。)ノ♡露珠大大好棒喔!!加油更新鸭!!爱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07 04:0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07 10:38
                                                    ヾ(❀●◡●)ノ……鉴于我是个不列大纲想到哪写到哪的,对于角色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大家提(入坑时间不长,性格把握可能有点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12-07 11:42
                                                      旧事no.4
                                                      相识,相交,成为知己,四天内发生的一切似都顺理成章。
                                                        两人斟酒对饮。
                                                        荆轲走马江湖多年,知晓的事多,盖聂说他久未离开此地,他只把盖聂师徒三人当山中隐者。言谈时便挑着些奇闻异事说,引得沉然如盖聂也多了几分好奇。
                                                        
                                                        荆轲晚上睡的是盖聂的床,盖聂则睡另一间屋。
                                                        荆大侠知道自己把对方床霸占了时候还有些羞愧,当即提出自己去睡盖聂休息的客房。
                                                        盖聂默了默,其实,他睡的不是客房,是小庄的房间。
                                                        按照师弟的性子,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床被外人睡过……怕是会冷笑一声就把床榻给烧个干净。
                                                        所以他婉言谢绝了荆轲的贴心。
                                                        
                                                        “我们来比试一场如何,阿聂?”
                                                        盖聂一愣,看着对方跃跃欲试的神色,思虑了下还是点点头。
                                                        虽说师父不许师兄弟两人私斗,但荆轲是外来人,那就……不算违规吧?况且,他看着对方,他对荆轲的剑术也很有兴趣,撇去别的,他也只以人身和对方比剑。
                                                        
                                                        那把名叫残虹的剑出鞘时,就几乎攫住盖聂所有的注意力。
                                                        熟悉又危险的感觉——这把剑上,带着汹涌的直透灵魂的血腥凶意。
                                                        他眼神莫名:“……荆兄,剑很好。”
                                                        “这剑?家传的,”荆轲弹了弹手中三尺寒铁,笑了笑,“用着也顺手,跟了我许多年呢。”
                                                        
                                                        荆轲提出和盖聂一样用木剑,被对方拒绝了。白衣少年坚持让他用残虹交手,说想看看这把剑。
                                                        荆轲挠挠头,不是很懂盖聂的坚持,只得依言点头。
                                                        
                                                        两个人在屋前的小院切磋起来。
                                                        耳边是风吹动竹林的沙沙响声混合着间断的金戈交接之声。
                                                        盖聂背手,神色沉稳眼神专注,易折的木剑在他手中也成了抗敌利器,从容不迫地接下对方的招式。
                                                        青年剑客的脸上洋溢着笑意,那是棋逢对手的兴奋和畅快。
                                                        
                                                        异变突生。
                                                        残虹没入盖聂肩处的时候荆轲瞳孔一缩。
                                                        当即停了比试扶住身形晃了下的人,口中担忧:“阿聂!没事吧?你怎么不躲开?”
                                                        刚刚那下只是很普通的招式,依盖聂的程度本不该伤到他。
                                                        盖聂摇摇头,没有解释,声音有点哑:“无妨,只是小伤。”
                                                        
                                                        荆轲皱眉,对方脸色都白了,怎么会是小伤。于是不顾友人的阻止,把人拽回屋中包扎伤处。
                                                        短短一会儿,那伤处就涌出大量的血,半个背部的衣衫都被浸湿了,吓了荆轲一跳:“怎么伤这么重。”
                                                        盖聂背对着人,口气淡然:“不碍事,上了药就行了。麻烦荆兄了。”
                                                        他肩处不便移动。
                                                        白色的绷带层层覆上,盖聂又换了件衣衫,顿了顿,转身对自己的友人道:“荆兄,你伤已好,该离开了。”
                                                        
                                                        荆轲闻言一愣,挠了挠头:“可你伤得这么重……”
                                                        盖聂缓缓摇头:“无妨。”
                                                        
                                                        虽然不舍,但是荆轲的确也有不少事要处理,在盖聂的话下,离开了鬼谷。
                                                        当然,去的时候是盖聂送他的,是以,他也没察觉到异常,也没意识到这儿就是传闻中的鬼谷禁地,只当先前的迷雾是误入了什么别的阵法。
                                                        
                                                        送走了友人,重新回到屋内,盖聂不再掩饰,拧着眉重新褪下外衫,素色衣袍半挂在臂膀处,镜里肩胛处包扎剑伤的绷带已经被染红。
                                                        本该是止血的灵药却没起到多少用处。
                                                        
                                                        盖聂重新穿好衣服。
                                                        残虹,是名为犼的生物的牙打造的剑。
                                                        犼,远古时候喜噬龙的凶兽,如今已很久没人见过这种生物。
                                                        天生克龙的凶兽,所以那把剑会影响到他,甚至伤到他。
                                                        
                                                        大意了,盖聂出了门,往云梦泽走,以他现在的能力,又化得人形,才在切磋之时被晃了神,受了伤。
                                                        想来是荆轲的先辈别有一番际遇,才得到的那把剑。
                                                        到了湖边,沉下湖水化作龙形,云梦泽的湖水有特殊的疗伤效果,血渐渐止住,白龙合上了眼。
                                                        ……
                                                        
                                                        以上,便是始末了。
                                                        然盖聂却不太愿与师弟道明,若非得说为什么……荆轲到底是禁入的外来者,且卫庄……不喜人类,他虽不觉得师弟会向师父打小报告,但说道给他到底不合适。
                                                        而且,这也是他头一次有了堪称朋友的人……可算得是朋友的秘密吧。
                                                        而人的寿命短暂。于龙而言,如蜉蝣朝暮一瞬,也许,不会再见了。
                                                        他有些失落。
                                                        突然窗外传来鸟叫,不是普通的啼鸣而是传递着某种讯息,盖聂站起来走到窗边。
                                                        映入眼的一幕让他蓦然睁大了眼。
                                                        
                                                        卫庄近几日有些烦躁。
                                                        源自师哥不但不告诉他实话,话还更少了,人也成天不见踪影。
                                                        卫庄因此更为恼怒。
                                                        狠狠嚼着嘴里的食物,卫庄瞪着对面的人。
                                                        
                                                        ……盖聂是真的冤。
                                                        他只是想着师弟最近心情不是很美妙,少临其锋芒为好,所以也就尽量避开人了。
                                                        毕竟卫庄开起嘲讽来实在……叫人难以招架。
                                                        
                                                        “师哥——”刻意拖长的尾音简直一波三折,叫的盖聂握筷子的手都颤了下。
                                                        “……何事?”
                                                        “你有事瞒着我?”少年眯了眼。
                                                        盖聂斟酌着开口:“……我没有,只是近日比较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2-07 16:18
                                                        师父未归,这偌大鬼谷也就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盖聂每天作息雷打不动,能有什么忙的?
                                                          “那你今日陪我切磋剑法。”
                                                          盖聂下意识回绝:“今日不行——”
                                                          “那就告诉我你到底在忙什么。”卫庄猛地打断,银灰的眸如鹰隼直视着对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07 16:18
                                                          关于犼这种传说中生物的记载,成型貌似是在明清时候,民间有传一犼可斗三龙二蛟……暂时借来用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12-07 16:20
                                                            以及,现在写的是过去的事情……应该再一段就完了,之后才是正剧正剧和这段的时间跨度会有点大,不过之间纠葛会在剧情描述里补全的(大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12-07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