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吧 关注:43,357贴子:760,161
  • 25回复贴,共1

超人与至尊——佐藤信渊与近世后期之神国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11 10:56
    前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11 10:57
      针对以外传统教会势力推崇的,认为地球为宇宙之中心,上有天堂,下有地狱的“地心说”,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家们认为真正的宇宙中心实乃太阳,且地球围绕其进行运动,提出了“日心说”,又称“地动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11 10:57
        在十九世纪前后,日心说作为许多西方科学的其中一种,经由荷兰传入了日本。1825年,日心说在日本的相关著作《天柱记》一书诞生,它对日心说做出了一种与西方完全不同的解释。《天柱记》认为,世界起于无序,天地相接不分。直到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两位神祗,在混沌中挥舞着神之长矛,将跟随长矛运动的宇宙之气归于正位,将天空与大地分割开来,才有了世界的形成。随后,长矛立于大地,直冲云霄之上,与日月星辰共同相连,称为“天柱”,由此太阳也便成为了世界运动的中心。而太阳作为世界的核心,实际上也是天柱运动的体现——即神祇意志的降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11 10:58
          《天柱记》一书的作者为佐藤信渊,是将西洋日心说与日本神道思想共同结合的超前学者。除了认为太阳为宇宙的中心,佐藤认为,就能转动地球的神明一样,日本国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11 10:58
            此时,已经年过半百的佐藤信渊,与在和平中走过了二百余年的日本,又将一同迎来怎样的天命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11 10:58
              当你在卖场收了一台发动机时,你兴高采烈地把它通上电,听着它飞快运转着的声音,你甚至会觉得它是你所用过的最好的机器。但随着使用的时长不断堆积,机器内部逐渐出现了似有似无的拍打一样的噪音,不过尽管如此,它的工作效率似乎从未受到过影响,依然地尽着一台机器的职责。久而久之,终于有一天,终于有一分钟,它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同样它再也不能动了。前天,昨天,甚至上一分钟,它都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的机器”,可是从此以后,它坏了,再也不能够工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11 10:59
                近世时的幕藩政治就是这样的一台机器,它比过去几百年的同类要更加出色——至少纵向来看,它的确是最优秀的,直到退役的那一天,它也依然如此。但事情出了问题,零件出了故障,最后的终点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一部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11 11:00
                  如果说,带给近世幕藩政治第一道裂痕的是来自美利坚的几艘蒸汽船,那么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可以看做是偏离于之前历史的,另一条不同的路,因此会有人将1853年之后的历史划为“近代”,之前的则是”近世“。不过,这或许只是由形而下学的角度做出的思考,如果从日本国内的思想发展来着手,其中的波澜便要早上许多。丸山真男认为,关于江户时代的再划分,如果以儒学的角度来看,可以将分界定在十七世纪的后半叶。而在那之后的历史,实为儒学在日本,从单纯的“学”转为“用”的过程——当然这也只是众多观点中的一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11 11:00
                    在近世的几百年的思想发展中,无论是对于时人还是后世而言,儒学总是作为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被进行研究。一方面,于日本国外,儒学是滋润小中华体系的河流,而另一方面,以“官学”,“正学”的姿态依附于武家贵族阶级的意识上的儒学,作为幕府的主流思想武器而存在,用以维护统治与秩序。特别是在危机当中,尽管这将会走向一个极端。十八世纪末后,幕府在政治与经济的困境下,强行将除朱子学外的学问全部进行压制,相关学者也遭到刑罚。比如研究神道的吉川源十郎,国学大师平田笃胤,以及二人共同的弟子,佐藤信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11 11:00
                      对于后世而言,佐藤信渊常常被塑造为一个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博物学家。而在前半生一直默默行医的他,直到四十七岁才接触了国学,后来开始师从吉川源十郎学习神道。深受国学与神道中神国思想影响的他,正是在出狱后漂泊于各国的旅途中完成了一系列的思想著作。在真理的探求过程中,人们常常会思考,真理的意义究竟在于何处。同样在治学的过程中,学是为“学”而学,还是为“用”而学?——后者为佐藤信渊所深信,而这也是身为经世学者应有的觉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11 11:01
                        作为一项具有明确的“经世致用”这一实际目的的学问,它的运用往往是要与同时期的环境背景结合的。而对于跨越了两个世纪的佐藤而言,他所看到的环境,是饥荒频发,天灾不断而导致的”人吃人,父杀子“。而在这背后,是被放任发展的,像脱缰之马一样的私有经济。在这样的危机下,武士,君主,农夫,百姓却像一潭死水一样,只会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忘记了自己身为神之臣民的信仰与骄傲——而说到神,祂的子孙们也早已失去了应有的荣耀与力量。1825年,与日心说相结合的著作《天柱记》诞生。佐藤信渊以他所学的神道思想对先进的西洋科学进行解释,为他的神国思想建立了科学性。事实上,将常识与神道思想结合,从而巩固神国论的权威性与合理性,这是贯穿了佐藤信渊著作的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内容,代表为《镕造化育论》与《农政论》,就尝试着去以神道解释已知的科学技术,并对生产与经济进行分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11 11:01
                          单纯对幕藩政治本身进行思考,不难得出,其解体的直接原因便是分封制度与二元政治——尽管它们的危害已经被幕府统治者设法降到最低,但还是在最不恰当的时间,形成了连锁的恶性循环。而在此半世纪前,佐藤信渊针对长久以来的幕藩政治,提出了统一国家的构想。在统一的神之国度内,人人平等和谐,国家统一安定。没有幕府,没有藩国,甚至也没有武士。王座应归还于神祇的后代,天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11 11:02
                            在他的神国论之下,日本国的合法统治者,同样也是大权持有者,应为天皇本人。在《垂统录》中,佐藤信渊为自己心中理想的统一国家规划了未来的道路。以天皇政府为核心,国内的诸侯应当将藩国共同统一,交还与天皇。在统一的日本国内,全国设立十四个行省,由天皇指派役人担任“国司”,处理一省之政务。在中央天皇政府之内,也应建立起一套全新的文官制度——佐藤信渊将其命名为“三台六府制“。其中的“三台”,为分别分管宗教,政治以及教育的“神祇台”,“太政台”与“教化台”。“六府”有负责农业的“农事府”、调度资源的“开物府”、把控商业的“融通府”、管理手工业的“制造府”以及负责国防的“陆军府”和海军府“。其中,按照佐藤信渊的国家构想,“教化台”应为神国的根本中心,它不仅直接掌管国家的教育事业,同样也对其余的六府具有号令的职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11 11:03
                              在崭新的神国之中,天皇之于万民,是天神与凡人的鸿沟。不过,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介于神与人之间,由神选择去教化万民的救世主。类似的概念也存在于佛教思想中,被称为“大师”,“导师”,佐藤信渊将其命名为“超人”,他在《混同秘策》中将其解释为“代替造物主传授神谕,通晓天地万物之理,最为德高望重”的人。神国依然可以容许旧日的诸侯存在,但新时代的脚步只能由天皇与超人来领导——只有超人才能执掌教化台,担当政治上的核心阶层。作为神的使者,一名超人应该兼具道德上的崇高与宗教上的虔诚。而作为承担教育工作的管理者,超人应是一位具有广博的知识并精通实学之人。具体到同时期的社会环境,佐藤信渊所构想的超人,更类似于当时的经世学者,或是精通于神道的神学家。借用了中国的概念,超人的辅佐者立为“士大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11 11:03
                                作为直接负责教育工作的部门,教化台承担着神国的第一项重大政策——教育的国有化与系统化。首先,教育的国有化将从自近世以来直到十九世纪,陆陆续续发展的寺子屋着手。为了实现这一政策,教化台将对各地的教育机构进行统计。按照所在地的面积,分别设置高等的小学校与基层的教育所,将原有教师聘为教化台的基层官吏,并对教员的编制进行重新的安排,保证学生的正常教育。与此同时,学校也将在办学的角度接受所在地神社的一定程度上的监督与管理,以确保对神道的虔诚。儿童的正常入学年龄为八岁,在十五岁后,成绩优异表现突出着将拥有前往东京,进入大学校学习的机会。在从大学校毕业之后,毕业生可以参加官吏的选拔考试,无论是曾经的武士还是平民,都平等地拥有进入三台六府,成为一名士大夫的资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11 11:03
                                  在《垂统秘录》中,佐藤信渊曾认为,造成幕府政治与财政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即是国内商业的放任发展。这使得大量的平民投身于商业,为了追逐金钱,农民可以轻易地放下代代相传的土地,将其物产变卖一空。然而幸运的人自然有其幸事,但不幸的农民却只能守着贫瘠的荒地忍受着贫穷。在历经了两次失败的改革以后,佐藤信渊拟采取折中之策。即在保持农本主义,坚持发展农业的同时,亦不能对平民经商严厉禁止。而这一切的前提,则是保证商业的国有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11 11:04
                                    放弃土地,放弃耕农,是一种对祖先的背叛,也是一种对利益的盲目与迷失。因此,佐藤信渊认为,国家有义务以宗教与道德的力量,去除农民心中的杂念。在神国统一后,他构想国家的财政应由每一个国民的财产构成,即每一个人,甚至包括天皇在内,他们的私有财产即是共同的国家财富。而这一收编工作,应由教化台作为核心中枢,以六府中的部门作为执行机构,将各地区的产业开发收归国有,并汇总各行省的赋税收入,最终由国家统一分配各地政府的资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11 11:04
                                      六府中的农事府,开物府与融通府皆在教化台的领导下致力于各自领域下的国有化。而剩余的制造府以及陆军与海军府,将一刻不停地致力于国防工作。首先,佐藤信渊打破了以往军事上的武士制度。无论出身与否,在陆军府与海军府内的官吏即是职业军人,皆需掌握一定的知识水平,至少要识文断字。而对于职业军人的选拔,不仅仅限于陆军府与海军府内,在其他的政府机构中,若发现武艺高强,体魄强健者亦可将其纳入军队。而在特殊而关键的时刻,百姓也有接受兵役的义务。佐藤信渊构想,在神国的土地上,应常备十万人以上的海陆军队,时刻准备着为了神国而牺牲。军备工作则由制造府全权负责,主要包括对枪支,大炮与弹药的补给。然而由于时代的局限,十九世纪初期的佐藤信渊尚无法对西洋的科技做出全面而细致的考察,仅仅是对其大体轮廓初步有所了解。因此对于军备之事,佐藤信渊只是认为应采用西洋的先进武器,并无具体详实的计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11 11:04
                                        总而言之,佐藤信渊整体的神国观并不是某一种学说的发展结果,而是近世后期多种学说与思想的共同融合。首先,神国观的核心——“日本为神之国”为继承了平田笃胤与本居宣长两代国学家的观点。佐藤信渊所提出的“超人”,与佛教中的“生神”具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二者都以神性或佛性来作为领导者的资格。而作为被幕府官方推崇已久的儒学,同样对佐藤信渊的思想有着一定的影响。佐藤信渊认为,身为施政者应对人民施以仁政,在困境中以仁德使百姓万众一心(事实上,这也是继承自平田笃胤的思想)。在《经济要略》一书中,他认为国家的安定便是人民的安定,即每一个人都能安居乐业地生活。因此在他的构想当中,统一的神国日本一定要注重国内的民生工作,比如建设专门周济贫民的广济馆,兴建公共医疗设施,并为贫民百姓提供免费的教育。最后,作为一名农学家,佐藤信渊也将农业发展视作在诸产业之上的国家根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12-11 11:06
                                          然而,终其一生,佐藤信渊终究没有对外发表自己的治国构想。直到他逝世数十余年之后的明治年间,在其门人弟子的整理下他的诸多生前手稿才得以出版发表,为公众所知,随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佐藤信渊所留下的思想也成为了明治维新的一部分参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11 11:06
                                            少年时游历四海,成年后大隐于市。直到近半百之年,佐藤信渊为了学习国学,放弃了经营了几十年的诊所。尽管因此历经了牢狱之灾,但此后的佐藤信渊再未回归安稳的生活,为了经世致用之学而奔走四方。终其一生,在外人的眼中,佐藤信渊只是一个喜欢时常到农田里闲逛,又懂得很多事情的老先生,但同时,他却又是一个非常有办法的能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11 11:07
                                              在佐藤信渊七十岁时,他游历到了宇和岛藩的领地。当地两位藩士认为其学识非凡,遂拜其为师,成为了信渊门下的弟子。适时正值宇和岛藩政改革之际,二位弟子便将师父引荐给了藩内的长官。随后佐藤信渊的名声越传越广,绫部藩也慕名邀请佐藤信渊去主持藩内的内政改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11 11:07
                                                当时距离横扫全国的天保大饥荒仅仅一年,绫部藩的土地已经连年歉收,藩主九鬼氏多次试图复兴农业,但丝毫不见起色,不得不以高价向其他藩国购买大米,但与此同时又加剧了藩内的财政危机。抵达了绫部藩的领地之后,佐藤信渊便在助手们的协助之下连日赶赴了农田,对藩内七个村子的情况进行了具体的实地考察,并亲自向农民们传授栽种与施肥的方法,并且为村民们开拓了新的水源(根据这次实地考察,佐藤信渊创作了《巡察记》)。在藩主的批准下,佐藤信渊在各村统一设置了“社仓”,将领地内的一些作物统一存储,作为公共的应急资源使用。他鼓励领民大力种植易栽种,易成活的丹波特产木棉,并根据各户的木棉产量来以金钱作为奖赏,解决了农民的就业问题。之后,他将大量收成的木棉作为特产物以绫部藩的名义,同外地进行贸易活动。再以获得的部分利润购买粮食,其余作为藩内的资金存储了下来。在这之后,藩内的特产又扩充了烟草,茶叶与桑叶等作物,经过几年的努力,绫部藩创立了国产木棉会所,主要在上方一带进行贸易活动。在六十年代以后,绫部藩已经成为了一个相当繁荣富裕的藩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12-11 11:07
                                                  在生命的最后十年,尽管自知心中的神国不会出现,佐藤信渊却一直在各地,倾尽毕生所学来达到“经世致用”,让百姓能够拥有更加美好的生活。他拒绝了各藩因其做出的努力而提供的报酬,又遣返了跟从他的藩士们回归各自的领地,孑然一身地行走在大地上,探索着经世致用的方法。1850年,佐藤信渊以八十岁高龄病逝。五十余年之后,在明治政府的要求之下,他被与先师平田笃胤合祀,并立于弥高神社(原为平田神社),神号“佐藤信渊大人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11 11:08
                                                    这位笃信神道的佐藤信渊,终于在一朵祥云之下,由凡人变成了天神,迎来了属于他的不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12-11 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