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者2吧 关注:25,816贴子:536,603

【滑3Mod战报】天已经黑了- 德国1944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已经黑了。”
隆美尔元帅在其日记中这样写到。
对于1944年摇摇欲坠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而言,这句话相当中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15 22:35
    占据二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15 22:35
      国防军的精锐力量已在1941-1943的作战中损失殆尽。
      从莫斯科到库尔斯克,苏联红军凭借其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压垮了德军,经由装甲兵总监古德里安亲自整编的强大机动部队也在“堡垒”行动后不复存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15 22:36
        从阿拉曼到突尼斯,那个曾在隆美尔的率领下征服昔兰尼加,进逼埃及,战无不胜的“非洲军团”,已经连同第五装甲集团军一起,全部走进了英美军的战俘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15 22:36
          从西西里到安奇奥,曾经的盟友转戈向北,越来越多的德军部队被牵制在这条无意义的战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15 22:37
            法国北部,英吉利海峡的另一边,一支庞大的舰队已经启程。盟军士兵们将在飞机与舰炮的掩护下登陆此地,给这片受奴役的土地带来解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15 22:38
              西方列强们与苏联从三面将德国团团围住,企图绞杀这部庞大的战争机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15 22:38
                面对同盟国在人力物力上的绝对优势,德国将以何种手段与之抗衡?他们还能撑多久?还有无扭转局势的希望?穴居在“狼堡”内高深莫测的元首或许早已心知肚明,但他仍在试图逃避现实,沉浸于生产数字和战略地图上的假象。
                将军们明白,德国需要一位拯救者——他现在身在何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15 22:39
                  暂时更这么多
                  lz学生党,时间不是很充裕,很可能会不停地鸽鸽鸽试图周更?
                  最后要感谢原作者@zesty0211
                  感谢提供这样高质量的mod(钢4事件插入好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15 22:45
                    1944年3月,曼施坦因乘坐一架容克运输机飞往柏林,他在元首地堡得到了希特勒的亲自接见。这坚固的混凝土避难所、静止的状态和昏暗的电灯暴露了后者的部分真实本性——他孤独、虚假地生存着。

                    所有在1943年后与希特勒接触过的人都对他有过一致的描述:他们首先提到的是他驼背的姿态、灰白阴沉的脸和日渐无力的声音,曾具有催眠魔力的双眼也黯淡了。

                    这么多年来所扮演的固定形象终究让他付出了代价,这个战争狂人正在失去他所拥有的一切。

                    会面在地堡的一间狭窄的密室内进行。出了曼施坦因外,马丁·鲍曼、希姆莱、戈林等人也一同出席,这些纳粹鹰犬以高傲的姿态站在希特勒身后,望向曼施坦因的目光中略带嘲弄之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22 19:39
                      象征性的问候之后,希特勒请曼施坦因坐在他旁边,声音沙哑低沉地开口问道:“元帅,您认为在取得已有成果之后,您的部队还有能力担负一项重大任务吗?”

                      “如果这个任务具有充分的合理性,并且重大到能被每一位士兵理解,我们是有能力担负的!”曼施坦因注视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

                      “曼施坦因,您可以畅所欲言,把您对局势的看法说出来。”

                      “我的元首,在‘堡垒’行动之后,我们已经不再拥有向一个深远目标进行大纵深突击的能力,这点我已经和您一再强调……”他顿了顿,然后说:“我们必须收缩防线,利用现有的机动部队展开弹性防御,借此消耗敌人的实力,如此,不无扭转局势的可能。”

                      希特勒目光阴沉地点了点头,曼施坦因一挥手,副官拿来了一副战略形势地图,曼施坦因随即将指挥棒敲向波罗的海沿岸:

                      “第一步,‘北方’集团军群必须放弃试图恢复对列宁格勒的围困,撤至旧爱沙尼亚——苏联边境一线。”

                      曼施坦因知道,想要钉死这扇彼得大帝打开的‘欧洲之窗’,不能靠强攻——列宁格勒早在1941年就已完成要塞化,成为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只能像1942年夏季,隆美尔攻克托布鲁克时那样,通过有限的后撤迫使敌人拉长战线,在局部建立起兵力优势,通过野战打垮敌人的机动兵力,随后一鼓作气,发动突袭,像闪电击中橡树一般迅疾有力,使之轰然倒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22 19:53
                        “‘中央’集团军群应撤离明斯克地区;在南翼,克里木半岛已没有坚守的必要,至少应撤出那里的装甲部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12-22 19:55
                          希特勒低垂着眼皮听完,然后缓缓摘下他那副老式镍架眼镜,手还因罹患帕金森症而颤抖不止。他腾地站起身来,曼施坦因见状也站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22 20:19
                            希特勒以一种近乎咆哮的语气说道:
                            “曼施坦因元帅,您对战时经济一无所知!”

                            “我坚信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曼施坦因冷冷地答到。

                            “放弃列宁格勒,放弃明斯克,放弃克里木,您这是在把我们在1941-1943取得的一切战果拱手让给苏联人!”

                            曼施坦因知道这种争辩已经没有意义,他选择了沉默。

                            “正是我在1941-1942年冬末下令坚守才挽救了东线的局势,我不允许军队再有一步退让!”

                            坚守!正是坚守让第六集团军覆灭在伏尔加河畔,正是坚守让‘非洲军团’在邦角被全歼,正是这种不顾一切的坚守战略让德国人在1943年后一再失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22 20:20
                              “我的元首,军队必须后撤,否则苏联人的下一次攻势就会冲到维斯瓦河。”

                              “我们的新武器将打垮敌人,您只需服从命令坚守!”

                              “新式坦克在‘堡垒’行动中已被证明不具备扭转整个战局的性能。”

                              “那您就应该告诉那些装甲兵,‘不成功,便成仁’,打到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凭借坚韧的意志打败敌人!”

                              “国防军的每一位士兵都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12-22 20:24
                                这场激烈的争论进行了两个小时,希特勒气得两颊通红,站在曼施坦因面前,高举着拳头,全身发抖,他已经完全丧失自制力。他发火时总会在地摊上大步地走来走去,然后突然停在曼施坦因面前,脸对脸地对他大声狂吼一番。当他声嘶力竭地怒吼时,眼珠好像要从眼眶中跳出来,太阳穴青筋直蹦。但曼施坦因已下定决心:无论这个独裁者怎样狂吼,他都要不断重复自己的要求,他决心不再向希特勒退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12-22 20:28
                                  以上是第二次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22 20:30
                                    希特勒的狂轰滥炸没能让这位国防军将领中最具才能的元帅屈服,他的狂吼不能、也不会动摇曼施坦因的半点决心。见说服无望,独裁者的怒气逐渐消减,他慢慢地坐会到了沙发上,因嫉妒愤怒而扭曲的苍白面孔舒展了,浑浊的眼神中只剩下深深的疲倦。沉默良久,希特勒声音沙哑地开口说道:

                                    “曼施坦因元帅,您仍坚持您原来的看法?”

                                    “我坚信这一看法是正确的,我的元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8-12-29 23:05
                                      希特勒双手交叉,身体驼背前倾,直勾勾地望向曼施坦因——后者以锋利得熔钢断铁的眼神回敬——这种心灵的对视仅持续了数秒,希特勒主动移开了视线。他站起来,缓缓走到壁炉前,凝视起挂在那上面的一副俾斯麦画像,那是伦巴赫的作品。这位伟大的政治家和铁血宰相,正以冷峻
                                      的眼神注视着他脚下的这个驼背男人。在会议室昏暗的灯光下,那双眼睛有了勾人心魄的魔力:

                                      “你为我的帝国做了什么?我的普鲁士会变成什么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8-12-29 23:07
                                        希特勒仿佛被猛然重击般打了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元首!”

                                        戈培尔等人上前把他扶起,希特勒颤抖着用手指向俾斯麦肖像,声音嘶哑地说道:“那副画……把它撤掉。”

                                        曼施坦因一言不发,冷眼旁观这场闹剧,他神态傲慢地望向狼狈不堪的希特勒,缓缓说道:“元首,请允许我实施我的战略计划。”

                                        “您知道这不可能。”希特勒已没有先前的暴戾,但仍态度坚决。

                                        “请您批准我的计划!”

                                        “您有无把握夺回我们在1941-1942年取得的领地?”

                                        “有,而且实际效果应不仅如此。”曼施坦因斩钉截铁地答道。

                                        希特勒垂下了眼睑,陷入了深深的迟疑——曼施坦因所谓的“弹性防御”究竟有无可行性?难道东线仅靠后撤就能挽救?真的要把富庶的明斯克工业区、乌克兰粮仓以及坚不可摧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主动让给苏联人?——在过去的两年里,类似的问题一直是他的心病,不断积蓄着力量。这会儿,它们一拥而上,向他游移不定的内心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8-12-29 23:23
                                          “你为我的帝国做了什么?我的普鲁士会变成什么样子?”

                                          铁血宰相扣击心弦的质问轰然响起。

                                          事已至此,已经不能再逃避了。1944,第三帝国的命运之年,绝不能重复之前的错误,绝不能让自己昔日的野心被埋葬,绝不能就这样走向末路!

                                          希特勒缓缓抬起头,眼神中似乎多了一丝坚定。

                                          “好,我同意。”

                                          此刻,历史的齿轮开始转动。狭小密室里的这场会面改变了她原有的进程,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命运从此刻开始改变。
                                          (序幕:新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8-12-29 23:34
                                            应当指出,如果理性地审视上面的文字,会感觉实在有点幼稚但为了追求某种“戏剧性的”效果,这里就不按照史实来啦,谅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8-12-29 23:37
                                              Ⅰ.后翼弃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12-30 20:01
                                                第一幕:星火燎原
                                                自1941年的溃败以来,法兰西已被奴役3年之久——然而,她的人民从未放弃与侵略者抗争——随着“欧洲第二战场”的日益临近,自由法国的战士们愈加斗志昂扬。这种乐观而坚韧的强大精神,是法兰西战士们共有的思想武器,他们从未屈服。

                                                在法国南部,一场大革命已酝酿。“让革命的战火燃烧在法兰西的每一寸土地!”抵抗军的战士们向民众们这样宣传他们的口号,试图赢得多数人的支持——不得人心的贝当政府也竭力促其成功——3月11日,星火燎原。

                                                数个城镇同时暴动,起义者们打垮了城镇守备队和维希政府军,并粉碎了德国卫戍部队的增援。至13日,他们已建立三块根据地。暴动区的铁路线、电报线被全数摧毁,德军补给车队也遭到截击,这一切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8-12-30 21:12
                                                  “允许你调动南线的装甲部队。”
                                                  在送走曼施坦因后仅几小时,希特勒得知了这个灾难性的消息,他立即拍了一封电报给巴黎总督寇尔迪茨。

                                                  “动用一切手段,消灭暴乱分子!”寇尔迪茨向维希法国境内的军队发布训令。装甲掷弹兵们搭乘半履带车一路疾驰而来,一个配备虎式战车加强旅的装甲师也随后赶赴前线。多管火箭炮旅先行对盘踞在城镇内的起义者们进行了凶猛的打击,随后装甲部队快速挺进、摧枯拉朽,肃清了一切他们遇到的抵抗。至15日,反抗军主力已被完全摧毁,有组织的抵抗已不复存在。

                                                  然而,叛乱者们并未期望借此解放法国——他们的目的只是牵制南线德军,尤其是装甲部队——很不幸他们已经如愿以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8-12-31 15:30
                                                    “中央”集团军群在布施元帅的授意下按计划撤离了明斯克地区,“南方”集团军群的主力装甲师也撤离了克里木半岛。几个步兵师被留下,固守坚不可摧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

                                                    让我们来观察一下东线德军的防御阵地:阵地的最前沿是纵深达5-10公里的宽阔雷阵,装备着MG34通用机枪和88毫米战防炮的步兵师在其后方组成了严密的阵线,任何一支企图突破这一防线的苏俊部队都会遭到严重损失。少数几个配备虎式、豹式战车的精锐装甲师则作为战略预备队布置在防线的最后方,德军的战略意图已十分明显:防守反击。曼施坦因称其为“弹性防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8-12-31 15:56
                                                      一个实力雄厚、齐编满员的装甲集团军已被派往“中央”集团军群,一位默默无闻的装甲兵上将作为该军团司令,很快,他就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东线赢得自己的名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8-12-31 16:02
                                                        第三幕:公海舰队的最后出击
                                                        德军引以为傲的“狼群战术”自1943年就开始走了下坡路,反潜设备的改进以及潜艇乘员素质的下降使得损失数字一路飙升。
                                                        潜艇战已经失败,究竟如何才能削弱盟军的制海权优势……至少应当消灭其航母编队,减轻大西洋壁垒的防御压力!海军元帅邓尼茨有了这样的念头。

                                                        1944年3月15日,公海舰队的残余舰只在纳尔维克港集结——包括“欧根亲王”号和“格奈森瑙”号等大型战舰——它们组成一支强大的打击力量,自纳尔维克出航,扑向盟军在英吉利海峡的庞大舰队。

                                                        “各位应该认识到,这将是我们最后的战斗!”出击当天,‘欧根亲王’号舰长约尔根·莱尼克站在舷首,这样对着他的部下们说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8-12-31 16:42
                                                          第四幕:劈波斩浪
                                                          “盟军舰队!他们来了!”
                                                          通讯兵向凯塞林元帅的司令部传达了这一讯息,15日早晨,一架德国侦察机在飞过地中海时发现了这些入侵者——这是盟军发动的对法国南部的大规模侵入战,“龙骑兵行动”——凯塞林闻讯立即赶赴前线组织防御。

                                                          155毫米海防炮缓缓抬起炮口,将一艘又一艘登陆艇击沉,仍有相当数量的盟军踏上了海滩,形势万分危急,绝不能让这批盟军建立稳固的桥头堡!

                                                          “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制空权!”凯塞林下令。

                                                          BF-109战斗机成群结队地出现在天空,冒着巡洋舰的防空炮火,不顾一切地扑向盟军的滩头阵地。在付出极大伤亡后,制空权终于被夺回。德军装甲部队随后发动突袭,一番苦战后,盟军登陆部队全部被赶下大海,滩头堆满了被击毁的燃烧着的M4谢尔曼坦克的残骸,盟军的登陆行动宣告失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8-12-31 17:44
                                                            让我们把视线转向英吉利海峡。
                                                            原定于6月6日进行的“霸王行动”提前3个月到来——盟军高层有充足的自信,认为他们能同时进行两场大型登陆作战——美国人的情报战打得很漂亮,3月16日清晨,海滩上的德国哨兵才发现了那支庞大的舰队,但为时已晚。

                                                            “把消息报告给隆美尔元帅!”那些哨兵们对通讯兵说。“我们需要隆美尔,只有他能拯救我们!”

                                                            “真是一团糟!”几个小时后,隆美尔在他的指挥所里踱着步,双手交叉在背后,望向地图上指向海滩的几个红色楔子说道——它们代表盟军的攻势——德国人不仅在兵力上有明显弱势,还完全丧失了制空、制海权,这将对快速部队的调动造成极大的阻碍。

                                                            隆美尔在经过仔细分析后,得出了他的结论:应先对企图登陆比利时和荷兰的法军予以痛击。一方面,德军在该地防御力量较强:几个多管火箭炮旅就在滩头阵地后方,装甲教导师也在那里严阵以待;另一方面,法军的实力相对较弱,他们还对德军有一种深深的畏惧,这一切让元帅决定先对法国人下手。

                                                            16日中午,德军部队对已登上滩头的法军发动反突击,黄昏时传回报告:“滩头上已经看不到法军士兵了。”“霸王行动”于北部低地国家的部分最先被粉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9-01-01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