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吧 关注:82,978贴子:1,896,223
  • 3回复贴,共1

☆18-12-16★【原创】此世唯一的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篇小短文,但是也可能发展成一篇轻快的小长文(都这样了还怎么轻快啊!)


※P.S.改设定有,雷有,慎※


1楼不放图片,授权很麻烦……


回复
1楼2018-12-16 01:45
    中忍考试结束之后,满身咒印,呼吸微弱的宇智波佐助被人抬上了担架车。医护人员推着车,一人扶着血袋儿,一人扶着呼吸机,神色严肃。漩涡鸣人和春野樱也浑身是伤,二人一瘸一拐地跟在医护人员后面,不断地呼唤着同伴的名字,带着哭音。大门应声而关,手术灯骤然亮起,红色的光落在地上,映着来时路上的一滩血。

    樱看着那滩血,看向鸣人:“你也…受伤了吧?”

    鸣人摸了摸之前被风遁刺伤的地方,那里在九尾查克拉的作用下早已结疤。他摇了摇头,低声否认:“…那不是我的。”

    血顺着他们来时的路向内延伸,滴落在地面成溅射状,从来时的一小片,到门前的一大滩。

    他们又一次看向手术室。

    卡卡西从窗户跳进了走廊,樱哭着跑到老师的面前说不出话,鸣人咬着嘴看向一旁,最后一拳击在墙上,痛骂一声。

    手术灯忽地灭了。小樱第一个冲上去,鸣人紧随其后,卡卡西跟了上去,三个人紧盯着手术室,出来的却只有医护人员。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医护人员拉出床车,上面躺着宇智波佐助的尸体。

    未等三人回过神来,白布已然覆盖了少年的容颜。他总是眉头紧锁,如今终于舒展开来,表情似放弃又似释怀,带着永远无法实现的,旁人所不了解的梦想和野心,离开了这个世界。

    佐助死了,死于失血过多,查克拉用尽,咒印反噬……他和保卫木叶行动中牺牲之人一同举行葬礼,照片里依旧摆着一副欠钱般的臭脸,似乎不满自己的结局。木叶丸哭得伤心,鸣人和樱哭得更伤心,彼此沉浸在各自的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卡卡西没有参加葬礼,他像入定一样伫立在慰灵碑前,看着昔日挚友的名字之下,如今又多了一个自己学生的名字。他们有着同样的姓氏,不一样的灵魂,和尘埃落定的结局。

    卡卡西扶了扶护额,深深地低下了头。

    雨点儿变得更重了一些,哀悼的人群渐渐散去。而此刻,名为志村团藏之人正如一团暗影逆流前行,手持一束白色的,不知名的花朵,只身来到墓地之中,站定于数百座碑林之前。

    宇智波鼬慢慢转过身。雨若银丝将他与天地相接,而他本人则成了卯榫,纹丝不动好整以暇地嵌在墓碑之前。他的眼里氤氲着雾气,和无名指处的戒指一样闪着微微的红光。身上的晓袍早已被雨水淋湿,宽大的袖口,微微露出苦无的尖锐。

    “来见你弟弟最后一面,却两手空空只带着杀气,怕是不能让他安心。”团藏无视沉默的鼬,走到墓碑前,俯身放下已被雨水浇得透明的花,轻叹一声:“……只不过,你活着来见他,已是不能让他瞑目。”

    鼬的手微微一颤。

    团藏拄拐起身,走到鼬的面前:“如今你抛下‘晓’只身回到木叶,没有搭档,也没有情报……想必不是工作,也不是来见我。”

    他声音微微一沉:“那么,你是来杀我的?”

    未等片刻,团藏便背过身去,似乎并不在意鼬的回答:“可惜杀了你弟弟的人并不是我。他被大蛇丸植入咒印,又与一尾以命相搏,被叛忍伤了要害,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你若想就此背叛木叶,我也并非没有对策,且复仇这件事说来轻巧,若较真细算起来,大概那一天战斗的所有人都有对不起你弟弟的地方。”他冷笑一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他只是不可避免地迎来了每个忍者的结局。而你还有自己的选择。”

    “我的选择…吗。”

    鼬垂眸,刹那间苦无出袖,黑鸦突然从林中蹿出,伴随片片遗羽,如数十道红色流光携劲风猛地撕开雨帘,幻化作染血的手里剑,从四面八方,带着凄厉的悲鸣向团藏飞去。团藏立刻以木杖相拼,却见那些黑鸦手里剑若幻影一般穿透拐杖,分毫不差地刺入身体,便知是入了幻术,即刻撕下绷带睁开左眼,逆转全身的查克拉以求脱离。

    止水的左眼并非常人能够控制,即使高手如团藏也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去操控。宇智波的幻术无人能敌,这一点团藏早已有所忌惮,只是他未曾做好与宇智波鼬大战一番的准备,失了防备,才落了下风。

    他半跪在地上,毫发未伤,却喘着粗气,单手捂着身上不存在的伤口。植入于精神之中的痛觉让团藏发狂,无人知晓战斗早已发生于一场静默之中,另一人已死在了幻觉的世界里。

    “…我只是。”

    鼬开口。

    “我只是,亲自来向您汇报‘晓’的近期动向……而已。”

    他说。将袖管中的卷轴丢在地上。

    接着,他紧了紧因雨水而稍稍下滑的叛忍护额,瞬身离开了这座碑林。树枝被雨水打得很滑,他稳步跳跃在树林之中,雨水落进他漆黑一片的眼中,沿着他的眼角不断下落。憋闷的胸膛愈发痛苦难耐,他不得不停下来,靠在一棵树上,大口地喘息,见鼻血落在自己的手上,方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流血。雨水稀释了他手中的红,化作如雨花石一般的花纹,顺着指缝缓缓下滴,他盯着那份红色出了神,只愈发觉得胸口难忍,最终呛出一口浓血,吐在掌心,成了黑色的血块。

    鼬眨了眨眼睛,将掌心的血擦在粗糙的树干上。

    “对不起。”他说。

    没有任何回应,甚至没有任何风声。天地间只回荡着空落落的雨声,若风入了井,没有任何波澜,只有死一般的宁静。

    宇智波鼬闭上了眼。

    17岁的少年蜷缩在天地之间,哪怕早已迷失方向,失去一切,却继续走在为木叶奉献一切的道路之上,成了世间唯一的光。


    回复
    2楼2018-12-16 01:45
      接不接着写下去看大家的意愿,我还是想优先填红颜易老那个坑来着 ~
      这个设定是看到别人给我分享的:如果团藏把佐助杀了鼬会不会复仇?
      然后看了几个高效地回答,比如,鼬和大蛇丸香磷水月重吾卡卡西鸣人小樱等等组团来杀团藏一人杀几次之类的
      就想写了这么一个~~


      在我看来鼬还是不会向木叶复仇的,但他一定很难过,非常难过,估计活不到二十几岁就挂了
      当然大家要是觉得鼬会复仇,那就当团藏已经GG在鼬的幻术里了(笑)


      总之写不写看大家!我坑品不太好反正大家也不要太期待……


      回复
      3楼2018-12-16 01:50
        我不觉得鼬会这么轻易放过团藏,还有止水被团藏夺得是右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1-25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