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探险队吧 关注:174贴子:94,859

【原创小说】【正文相关】——第二部·第二季·第一集·第14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2-24 00:51


    回复
    2楼2018-12-24 00:51


      回复
      3楼2018-12-24 00:52


        什么鬼啊这是


        回复
        4楼2018-12-24 00:53
          罪盗龙狂吼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对着大汉张开嘴,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因为电脑上看到的毕竟是监视器里的所拍摄到的画面,因此李静子等人是听不到现场的声音的,这些吼叫声之类的都是他们根据在场者的动作而想象出来的)
          而大汉则没有丝毫的畏惧,迈开腿便对着罪盗龙冲了上去!
          而罪盗龙则是原地猛地一蹬地,当即飞身而起跳了起来,对着大汉猛扑了过来,虽说大汉早有提防,可是对面的家伙毕竟是活生生的恐龙,哪有那么好裆下或者是躲开这一招的,当即罪盗龙便撞翻了大汉,扑到了他身上张嘴便咬!
          与此同时,在对面的楼层上观望的三个人,却始终都是动的没动一下。
          大汉和罪盗龙打成一团,一人一龙角力,罪盗龙在力量上明显要略胜一筹,可是它毕竟年少,经验不足,牙齿和爪子频频出击但是更多的都是隔靴搔痒——只是抓到了对方的身体上而不是脖子这样的要害部位上,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还不仅仅只是穿着武装背心而已,通过武装背心被抓出的裂缝能够看出来,里面还有一层防砍背心呢。


          收起回复
          5楼2018-12-24 00:53
            同样的,李静子等人也没有看清这家伙长什么模样。
            他来到了三个观战者身边,看了看那边的战场,又转过头对着这三人说了些什么,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急切的样子,但是三个观战者中的红衣服的人却抬了一下手,似乎是在示意没什么的意思,于是这个新来的家伙便也稍稍安静下来了,和这前三个人一样,伸长脖子看着那边的战况。
            “这些家伙……”樊洳逸看得有些不知所措。
            而李静子倒是看出了点什么来了,她渐渐觉得事情开始有意思了。
            战场上,大汉和罪盗龙还在激战,罪盗龙的攻击屡试屡败,它一口咬住了大汉的右臂的小臂,但是大汉的小臂上有着非常厚实的护具,咬上去了只能是起到牵制的作用而已,甚至刚好相反——它的牙齿因为咬入的太深了反而一时半会儿无法拔出来了!


            回复
            7楼2018-12-24 00:54
              罪盗龙的两只前抓按着大汉的胸膛让被按倒在地的对方无法动弹,但是它按住的是胸膛不是肩膀或者大臂这样的发力点,所以大汉的左臂还是可以继续动的呀。
              只见他的左臂猛地伸直了,然后再使劲一扭——赫然从左手小臂上佩戴着的护臂里弹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这家伙还真武装到牙齿了!”虎子惊叹道。
              “好家伙!”樊洳逸也啧啧称奇。
              “我喜欢。”连大奔也赞叹了起来。
              罪盗龙明显是看到了对手的左臂上忽然弹出来的“爪子”了,但是它的嘴被牵制在了对手的右臂上,而两只前爪都死死地按着对方的胸膛呢,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这一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的“爪子”猛地刺向了自己的身上——
              “嗷嗷嗷!”
              右肋上被捅出来了个窟窿的罪盗龙疼的大吼大叫起来!剧痛带来的力量瞬间便使得它终于将自己的牙齿从对手的右臂上的护臂上拔了出来。


              收起回复
              8楼2018-12-24 00:55


                收起回复
                9楼2018-12-24 00:57
                  而大汉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猛地抬起了两条粗壮的腿,一双穿着厚重的军靴的脚生生顶在了罪盗龙的腹部,然后使劲一蹬——
                  “哇啊啊啊啊!”
                  挤在笔记本电脑前的一群人看得惊呼起来!
                  100多公斤的少年天命罪盗龙直接被这家伙给蹬飞了!
                  当然距离没有多远,也就两米多而已。
                  大汉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对着疼的乱蹦乱跳了好几下才停下的罪盗龙摆了一个白鹤亮翅的架子。
                  罪盗龙的右肋的伤口很是触目惊心,但是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实际并没有多重,它站在原地咬牙切齿,明显是要和大汉拼个你死我活出来。
                  而大汉摆好了架子之后便立刻再次出击了,他再一次撒开腿便对着罪盗龙冲了上来——看他那一身肌肉,体重也是绝对有超过100公斤了,和对手完全不相上下。


                  收起回复
                  10楼2018-12-24 00:59


                    回复
                    11楼2018-12-24 01:00



                      回复
                      12楼2018-12-24 01:00
                        少年天命罪盗龙选择了原地挡下对手的冲击,而这一个选择明显是错误的,他根本顶不住迎面冲过来的大汉,一撞之下,只见大汉在距离罪盗龙还有两米多远时一个低头,便做出了一个完美的飞冲肩,一撞便将罪盗龙扛在了肩上,硬生生扛着惊慌失措的罪盗龙冲出去了一丈多远,直到将对手狠狠地撞在了前方的一根大理石柱子上!
                        柱子上的一大块大理石被撞的哗啦啦粉粉碎,一大片石料都四散飞扬!


                        罪盗龙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明显是被撞了个七荤八素。
                        “嘶……”
                        笔记本电脑前的人中,不知道是谁在倒吸冷气。
                        “佳音,你和他打?”李静子在嘴上用不太大的声音问着,双眼还是一直盯着屏幕的。
                        “最多不吃亏,全身而退。”黄佳音也是用不怎么大的声音回答的。
                        “嗯……”李静子轻轻点了点头:屏幕上的家伙已经一把抓住了罪盗龙的长长的尾巴,原地把它转着圈轮了起来!


                        回复
                        13楼2018-12-24 01:01
                          一圈……两圈……三圈……然后猛地一松手!
                          罪盗龙被巨大的离心力向外扔了出去,足足飞出去五六米远才落地!
                          隔着电脑屏幕都能看到一大堆桌椅板凳都被砸的满天飞了!
                          而站在原地观看着的大汉兴奋地大喊起来!
                          “罪盗龙死定了。”大奔的口气里都有点同情罪盗龙的意思了。
                          不一定,这还没完呢,李静子在心里想到了这句话,但是嘴上没有说出来。
                          同时,她还瞟了一眼另外的一边:那四个观战者还是站在对面观看着战斗,基本上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唯有那个最后出现的、也很强壮的家伙,倒是拿出了一把——
                          “狙击枪。”黄佳音微微有些惊讶。
                          “呵。”李静子笑道。
                          看起来是随时准备开枪支援的样子。
                          彪悍的大汉站在原地高兴地大吼了一声之后便继续向着罪盗龙那边冲过去了,而罪盗龙则是颤颤巍巍的从一堆被咋翻了的桌椅板凳里站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它站稳呢,便又被大汉的一记飞冲肩给撞翻了,然后大汉再次猛地一伸手,一把抓住了罪盗龙的一只脚,再次原地轮了起来——


                          回复
                          14楼2018-12-24 01:03
                            忽然,齐风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们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哐啷。
                            所有人顿时都立刻转过了身,向后看去,所看到的,只是昏暗的光芒之下的走廊、墙壁,以及堆放的各种建筑用具。
                            “什么声音?”樊洳逸问道。
                            “金属制的东西掉地上的声音。”黄佳音回答道。
                            “而且距离我们并不远呢。”齐风也听出来了一些端倪。
                            在那之后——
                            先是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响:喀啦。
                            什么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人在用手指敲打木制家具似的。
                            紧接着,又有什么东西猛地一下子撞在了齐风的后背上——
                            每次都是在听到这个奇怪的声音之后,便会有罪盗龙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完全是无声无息,这说明——
                            *******
                            被大汉扔过了栅栏的罪盗龙在最初的惊慌失措的几秒钟之后,便立刻镇定了下来,迅猛的扭动身体、伸展四肢、舒展长尾,令自己全身的羽毛,尤其是四肢上的又长又密的厚厚的飘羽全部竖直了起来。


                            回复
                            16楼2018-12-24 01:04
                              只听得一声犹如大伞展开一般的声响,它的四肢顿时变成了四肢灵动的飞翼,带着巨大的身躯在完美的空中划过了一个弧线——
                              罪盗龙安安稳稳的、从从容容的,在空中滑翔了十余米,然后随着“喀拉”一声——如同金属制品落地,又如同有人在用手指敲打木质物体一般的声音,它降落到了地上,重新站到了对手的面前。


                              回复
                              17楼2018-12-24 01:04


                                回复
                                18楼2018-12-24 01:06
                                  回复
                                  19楼2018-12-24 01:06
                                    回复
                                    20楼2018-12-24 01:07


                                      收起回复
                                      21楼2018-12-24 01:12
                                        原来那贴是彻底被百度吃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2-24 16:51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12-24 22:39
                                            无知的死度娘,遭瘟的百度狗。该死的死度娘,***的百度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25 21:04
                                              第二十三章 凋零的老兵(7)
                                              第二天,李静子计划着再去一趟动物园,不过这一次,她不打算立刻就让樊鑫雨知道。
                                              她是打算去看看动物园的最靠后的地方的那片墓地的,然后再继续在动物园里观光观光,如果能遇见樊鑫雨,那就聊上几句话,如果遇不见,那就算了吧。
                                              走进了动物园大门,她便按照前几天街头三兄弟提供的消息,直奔动物园的最靠里的地方,去看看那片墓地。
                                              虽然动物园内部的道路四通八达,又有着内部的共享单车,但是李静子还是花了接近两个小时才来到了那片墓地,毕竟动物园是个很大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跟着一起来的、而以前也来过这里的包子说道。
                                              “环境还不错。”樊洳逸也说。
                                              而李静子则是没有急着说话,而是仔细地看了看这里的情况:墓碑、贡品、地面、道路、四周的植物等等,她都很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然后下了定论:“这儿确实是经常有人来,而且——”


                                              回复
                                              26楼2019-06-08 20:39
                                                她看着这儿的沙地上的一个脚印:“樊鑫雨很可能经常来这儿。”
                                                “哦?”樊洳逸和包子不解。
                                                “这个脚印,”李静子示意他俩去看看那个脚印:“和他穿的那双李宁牌的鞋的底印一模一样。”
                                                樊洳逸和包子走近看了看,是的,这儿的沙地上有着很多脚印,鸟儿的,小兽的,还有人的,而其中出现最多的一个就是李静子看到的那个脚印了,而她这会儿则是看着其中最容易辨认的一个下的定论。
                                                他们又在墓地里转悠了一会儿,觉得能看到的信息都看得差不多了,于是便离开了。
                                                “墓地里安葬着一个叫玛莎的,而这儿的一头小亚洲象叫小玛莎,可是墓地里那个玛莎却没有相对应的照片。”樊洳逸念叨着:“真是不明白。”
                                                “再看看吧,也许我们很快就会有别的发现了。”李静子说。


                                                回复
                                                27楼2019-06-08 20:40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多,他们三人又继续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
                                                  动物们他们是早已经全都看过了,而现在,他们则是来到了游乐区,各种各样的游乐设施目不暇接,射击馆、套圈馆、钓鱼馆、小火车、摩天轮等等,都十分的惹人注目。
                                                  正好大家走了这么久也觉得有些累了,于是便在射击馆坐了下来,玩玩射击游戏,消遣消遣。
                                                  一元钱射击一次,八元钱射击十次,打了一百四十多枪而打中了一百次的李静子在拿到了100环的奖品:一个狮子布偶之后,便带着打了一百四十多枪才打了八十多环而很不甘心的樊洳逸和等在一边的包子一起离开了射击馆。
                                                  “听佳音说,她去玩射击的时候,老板差点都要哭了呢,所以她见好就收了。”樊洳逸看着射击馆很不爽地咕哝着。
                                                  “呵。”李静子微微一笑,然后便继续看着这里的各个游乐设施,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回复
                                                  28楼2019-06-08 20:40
                                                    “那儿是电影院,我们要不要一起进去看看?”樊洳逸指了指前方的小电影院。
                                                    李静子看了看门口的宣传牌上的广告:“《动物园历史》、《小熊猫的故事》、《竹节虫的24小时》……嗯,看就看吧。”
                                                    进了电影院之后,他们发现这里有着两个展厅,并且是在播放不同的片子,而樊洳逸想要看看《史前历险》,而李静子则是想要看看《竹节虫的24小时》,他们便分头去观看自己感兴趣的片子了;顺带一提,包子是跟着樊洳逸的。
                                                    二十分钟之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电影院。
                                                    “片子不咋地,恐龙都做的跟蜥蜴似的!”
                                                    感觉上当受骗了的樊洳逸更不爽了,刚才射击上屡屡吃瘪,这次看的电影也很是粗制滥造!
                                                    “嗯,洳逸姐说得对。”包子附和道。
                                                    “嘿,那你们指望在这儿能看到啥?《左耳》?”李静子笑道。


                                                    回复
                                                    29楼2019-06-08 20:40
                                                      “那你看的那个怎么样啊?”樊洳逸问道。
                                                      “还好吧,竹节虫还是蛮有意思的。”李静子回答道。
                                                      “唉,我看的那个也就最开始和最后出现的主持人还算有意思。”樊洳逸叽叽呱呱地说着:“长得蛮可爱的一小女生,声音也挺好听的!蛮有当主持人的感觉!”
                                                      “呵。”李静子又笑了笑。
                                                      这时候樊洳逸刚好看到了旁边的厕所,于是便说自己去一趟洗手间,匆匆走了进去,李静子和包子则是站在原地等她。
                                                      而等到樊洳逸走进了洗手间之后,李静子便是想听听包子的意思了,这个矮胖子自从和她认识起便是没说过几句话,当然他对谁都是话不多的,可是李静子觉得,自己是队伍的老大,那肯定是有必要和下属多沟通沟通的。
                                                      然而当她看向了包子的时候,才忽然注意到了,包子的表情不太对头,似乎是在纠结于什么事儿似的。


                                                      回复
                                                      30楼2019-06-08 20:40
                                                        “包子?”李静子有些好奇:“你在想什么?”
                                                        则是忽然对李静子开了口:“静子,我有话要说。”
                                                        “嗯?”
                                                        李静子微微有些意外,这个存在感如空气一般的矮胖子怎么忽然要主动说话了?
                                                        “什么事儿?”
                                                        “就是洳逸姐说的那个主持人……”包子面有纠结:“我好像以前在哪儿见过。”
                                                        “哦?”李静子这下真的有些兴趣了:“怎么个情况?”
                                                        “总觉得面熟……”包子说话吞吞吐吐:“好像就是前不久在哪儿见过似的。”
                                                        “天底下长得很像的人多了去了。”李静子对此有些不以为然:“能在哪儿见过呢?”
                                                        “嗯……”包子忽然不知道说啥好了。
                                                        不过……李静子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心里有些别的想法的,最近这几天,街头三兄弟也没少跟着自己到处跑,那包子要是说“见过”,那……


                                                        回复
                                                        31楼2019-06-08 20:41
                                                          正在这时候,樊洳逸上完厕所回来了:“行了,咱们走吧!”
                                                          “走,”李静子回答道,同时她还对着樊洳逸问起了刚才包子说到的情况:“洳逸,你看到刚才那个主持人觉得有什么面熟的吗?”
                                                          “啊?”
                                                          樊洳逸有些不解这个问题,于是李静子便对她讲述了刚才包子所说的话,而包子也跟着连连点头。
                                                          “这样啊……”樊洳逸回想了一下那个微电影的主持人的相貌:“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没印象。”
                                                          樊洳逸平时有空就去找街头三兄弟,她都说没见过,那恐怕真是啥无关紧要的人吧,李静子这么想到。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出了游乐设施区域,来到了猛兽区了,而在走到了棕熊的展区的时候,他们正好看到了棕熊的外活动场里正有一位饲养员在忙碌着。
                                                          “那是不是樊……”樊洳逸从身形和衣着上看出来对方可能是谁了,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对方的全名。


                                                          收起回复
                                                          32楼2019-06-08 20:41
                                                            “樊鑫雨。”包子提醒。
                                                            “樊鑫雨。”樊洳逸重复道。
                                                            “没错,是他。”李静子看出来了。
                                                            樊鑫雨这会儿没有穿红色的风衣,因为他正忙着用一条刷墙用的那种滚筒在向着一棵粗壮的人造大树的树身上涂抹某种黏糊糊的液体呢,干这种活儿需要减轻些身体上的负担,轻装上阵。同时,他的脚边还放着一个很大的金属桶子,就像是装修时刷墙用的油漆桶,当然此刻在桶里的东西肯定不会是油漆了。
                                                            而他的红外套,则是叠起来放在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李静子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的。
                                                            “这是在干嘛?”樊洳逸不解。
                                                            “那个呀,”李静子倒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过会儿放熊到活动场的时候,熊会闻到气味而走到树下去,因为树上涂着的东西是蜂蜜,想要吃到蜂蜜的熊就会努力去够了,通过这个,让动物锻炼身体。”


                                                            回复
                                                            33楼2019-06-08 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