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吧 关注:537,198贴子:3,755,469

【原创】忘忧阁,浮生千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若有人看到,先道一声你好,吾名醉颜灵。文笔并不太好,若写得有不尽各位的意之处,还望轻喷。如有雷同之处,算我抄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26 19:39
    传闻那西子湖畔有间酒阁名为“无忧阁”,倒也不只是一间酒阁,也是个供路人歇脚的茶店。称之为酒阁是因那无忧阁中最为出名的,当属酒了。那些酒乃无忧阁阁主亲手所酿,是世间难寻的佳酿,其中以桃花酒为最。而且这换酒的方式也略有不同,在无忧阁内的酒,须以故事来换,故事越精彩,酒就越精彩。
    无忧阁的阁主,是个绯衣小姑娘,她像浓烈的彼岸花,开的浓烈,开得嚣张跋扈。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何偏偏执着于“故事”二字。她嬉戏玩闹,在红尘中做壁上观。
    曾有人问过她为何停留于此,那个爱笑的无忧阁阁主终于收了笑容,浅浅地回答,“我在等一个人。”
    “何人?”众人不解。
    “何人?”无忧阁阁主轻笑,“于我而言很重要的人。
    “别等了。”有人斗胆提议,“你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她说的,她一定会做到,如果我走了,她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所以,我会等她,等她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26 19:54
      “早就听闻无忧阁阁主酿得一手好酒,在下斗胆想要讨上一壶。”无忧阁外,一袭玄衣的男子拱手,笑意盈盈地开口。狭长的桃花眼似有星光流过,十分惹眼。
      一只素净的手挑起了无忧阁的门帘 阁主白芷缓缓走了出来,依旧绯衣似血。巴掌大的脸上荡漾着娇俏的笑意。
      “公子想要如何讨呢?”
      男子闻言哈哈大笑,将折扇一收,语带戏谑地开口“如若不然,在下肉偿如何?”
      白芷唇角含笑,脸上波澜不惊,答非所问的说,“公子的故事,想必十分长吧?”
      男子闻言,眸光暗了暗,随即淡淡的说,“估计挺长的吧,我用了一生。”
      “你舍得说出来?”白芷好奇的问。
      “有何不舍呢?”男子恢复了风流浪子的模样,“那些故事放着也无用 还不如换成美酒,更何况,还有阁主这样的妙人儿作陪,岂不乐哉。”男子摇头晃脑地念道,“庭有批把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今日伐之,但博小娘子一笑。”
      白芷似有若无的叹了口气,做个一个请的动作,“进去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26 21:02
        我是一个盗贼,江湖上所谓的“神盗”。平心而论,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贼,因为我从来不曾遮遮掩掩,纵然想取我性命的达官贵人多得不行。首先我不怕死,其次就那些**也别想能抓住我。我琴剑双绝,剑法是为了杀人,而琴,自是为了讨美人儿的欢心,男人嘛,总是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的。
        我向来信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时候觉得这样的生活真不错,游戏人间,薄情寡义的,挺好。
        可是我没想到,我会遇见她。
        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是因为我的一个任务。我接下了前往顾丞相府偷取“泠夜壶”的任务。
        我借着月色掩护踏入院内,根据雇主提供的情报,直往厢房而去。一路上很平静,到达东厢房,我揭开房顶的瓦,倒掉着进入房内。待我落地后才发现,这压根不是什么藏宝阁,我转身正准备离开,却感受到了角落有人的气息。
        “谁?”我低喝,手按上了腰间的剑柄。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探头探脑的看了过来,“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小姑娘正值最美的年纪,尤其是那双眼睛澄澈如许,纤尘不染,她脆生生的开口,“小哥哥,你是谁啊?”
        我有一瞬间的失神,我该上前钳制住她的,可她的眸光让我下不去手。我轻声道,“你小声些,别大声喊叫。”
        她很听话的点头,歪着头天真的说,“好,我听小哥哥的话。”
        “你不怕我?”
        闻言她笑了起来,柔柔的如晨风拂过,“小哥哥生的如此好看,一定不是坏人。”
        我苦笑,不是坏人?我手上沾满了人的鲜血,如果这都不叫坏人的话,估计世界上也没有坏人了吧?像我这种人,生来就是下地狱的。我不想告诉她,我含糊的开口,“嗯,你是顾丞相的女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27 19:37
          像我这种人,生来就是下地狱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27 19: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27 19:39
              文笔还算好,多多注意一下标点的使用就更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2-28 07:32
                除了标点有一丢丢不对劲,其他的都很不错,作者是打算写长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28 13: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29 10: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29 10: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29 10: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9 10:12
                          那彼岸花,到底是沾了多少鲜血,才会这般触目惊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1-01 18: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1-02 16: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1-02 16: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1-02 16: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1-02 20:15
                                    雪性寒凉,所以即使它不仅只是寒冷,也为万物的生长存了温暖,也不曾为自己辩白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1-02 20:18
                                      他不信命,可也从未逃出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1-03 21:28
                                        我用了这半生去破了那宿命,只是希望能用后半生护你安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1-05 18:3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06 18:1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06 21:40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06 23:46
                                                我带着满心的欢喜与忐忑再次踏足顾府。反正顾朝也不喜欢她,她一定会跟我走的吧?
                                                “小哥哥,你来了?”顾汐站在书桌前,笑吟吟地看着我,“小哥哥,汪无量死了,我不用嫁给他了。”如此兴奋……想必还不知道外面那些传言吧?我有一瞬间的失神。
                                                “小哥哥,你怎么了?”见我不说话,她走过来拉了拉我的袖子。
                                                “没事,我在为你感到开心呢。”我揉了揉她的头,扬了扬嘴角,放缓了声音,几乎带着诱骗的语气,柔声道,“小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一直呆在这儿的话还是会被你爹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受尽委屈?”
                                                “想过啊,”她撇撇嘴,垂下来眼帘。“可是这根本就是我无法掌握的事啊。”
                                                我双手放在她的肩上,逼的她与我对视。我直视着她的眼眸,哑着嗓子,带着浓浓的期盼,“小汐,跟我走,我带你走好不好?到时候你就自由了,就不用嫁给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了。”
                                                “真的?”她的眼睛倏地亮了,像天上的星辰终于冲破了重重叠叠的云层,直晃得人睁不开眼。“小哥哥,去哪啊?”
                                                “江南。”我松了口气,接着说:“或者小汐想去哪呢?我都陪着你。”
                                                “不不不,就去江南吧。”她整个人生动起来,显得顾盼神飞,“江南是我梦里的地方,是我执念深种的城市。我一直都想去,只是没机会。”
                                                “好,那你先收拾,两天后我来带你离开好不好?”我笑得如沐春风。
                                                “嗯。”顾汐用力点头。
                                                窗外的月亮很大很圆,不免映衬得周围的星光都黯淡了许多。可不久一阵风吹过,月亮也便渐渐隐进了那厚重的云障中消失不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1-08 18:54
                                                  城中人,城中事。城中物是人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08 19: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08 19:24
                                                      风雪夜归人。
                                                      ——正是因为爱你,所以风再狂雪再大,我也会在雪上留下一串脚印,来见昨晚我梦中的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09 08:31
                                                        两日后。
                                                        我依旧踩着点,在夜晚时分潜入了顾汐的院子。一想到她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我心中就柔软的不行。以后,她的笑容,他的单纯,由我来守护。
                                                        “小汐。”黑夜中我并没有看见她的人,心中一紧,低声唤道。
                                                        无人应答。卧房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的。我皱了皱眉,这人绝不可能是小汐。我盯着卧房口,冷冰冰地开口,“何人?”
                                                        一柄几位精致的折扇挑开了卧房的门帘,来人剑眉星目,斜眉入鬓,端的是一副风流潇洒之态。他嘴角含着一抹浅淡的笑意,这笑意却未到达眼底。他将折扇在手中转了一个极为好看的圈,尔后拱手道:“早就听闻神盗雪无痕的名头,幸会幸会。”
                                                        我看着眼前的男子,目光一凛,沉下脸来,“陈王殿下可真是好兴致,小汐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1-10 10: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10 12:06
                                                            楼楼要签约吗?福利不错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1-10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