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庚纪吧 关注:41,838贴子:861,052

【原创】《冰炙》——幸有乱花相扶 天×子受 十刑×子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可再三。
我偏要再三!为风华打call!
(*´∀`)skr~
————————
你以为的月光圣洁,不过是没看到它照不到的阴影。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12-30 17:34
    主:天(天帝/帝天)×子受 十刑×子羽 子羽×十刑 追日×阿狗
    副:鬼木×姬巧
    其它:姬发 逆天而行 随风起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30 17:36
      私设甚重!生子雷点绕!
      风华炒鸡喜欢清冷暴戾美人攻×高傲倔强受!
      虽然遭受两次挫折,但是真正的勇士不谈放弃!
      爱你们!(= ̄ω ̄=)皮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30 17:38
        其实本文没有很强烈的时间线索。主要是靠逻辑思维串联起来的。一些必要的主要线索我会交代清楚的。
        我这文,天马行空,任我灵感沸腾。看了原著的大家不要喷我。
        那,请多多指教!
        此文为无时间顺序自由列组段子集。
        大概,很多很多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30 17: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30 17: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30 17:43
              等我晚上更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30 17:44
                太太加油,静待投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30 17:55
                  快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30 1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30 18: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30 18:30
                        看见没,这么多赞,快更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30 18:31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12-30 19:29
                            “是么?”
                            子受低下头,目光投向脚边已然苏醒,满脸羞愤欲死,阴郁幽沉的大神。
                            那大神显然醒了有一会儿,已经完整的听清了他和身边这小姑娘的谈话。此时正冷哼着准备从地上爬起来。

                            子受嘴角弯起微不可查的弧度,干脆的俯下身,朝他伸出手。
                            赤炎正一边忍痛从冰面上爬起来,一边心中暗自咒骂用美人计诱惑自己的无耻人类和更无耻把他当沙包的清曦。
                            忽然间面前就伸出一只一只手,他顺着带着些常年不见光的苍白的手向上看,先是黑色鎏金的广袖,然后是同样透露着苍白却又不失美感的脖颈,入目的是刚刚吊打他的人类的脸。

                            子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里却带着微不可查的笑意,“不起来?”惊心动魄的眼眸俯视着地上狼狈不堪的神。

                            赤炎狼狈的转过头“卑鄙的人类。”他单手撑地站了起来“本神好的很!”

                            子受无所谓的收回手,慢悠悠的直立起身子。清曦正蹙着秀眉思索他话里的意思,思绪就被重物击地的声音打断。

                            她的目光和子受一起投向重新贴在冰面上的神。

                            赤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脚底下就一个打滑,摇晃的身体就又一次倒了下去。

                            他的脸彻底黑了。
                            子受轻嗤一声,“起来。”他的语气带着点类似于严肃的命令。
                            赤炎自然听清楚他话里的命令,仰头“你凭什么…”余下的话在他看见那双瑰丽的眸子时吞回了肚子里。

                            清曦不禁头疼“你没必要跟他过不去。”这话是冲着子受的。

                            谁知道为什么这样一次行动,一定要安插这么一个所谓‘对一切美都有强烈欣赏感’的二世祖进来。

                            就因为他的血脉?

                            子受环抱着双臂,俯视着地上神情有点呆滞的神。
                            “起来。”不咸不淡,慢悠悠的语调像极了号令天下的某神。
                            赤炎咬牙,他的命令…竟然让他拒绝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30 20:07
                              风华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30 22:14
                                我也想舔大王的盛世美颜,还有楼楼这两天还更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30 22:5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31 09:48
                                    大大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31 22:28
                                      路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1-01 00:29
                                        【元旦番外】
                                        最近帝瑰阴带着别人看不出的郁暴躁。
                                        天帝大人已经很久没碰他,而且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天帝大人了。
                                        这很反常。毕竟他帝瑰从来都是天帝身边最受宠的那个。
                                        天帝对他的宠爱让他在神域拥有无与伦比的至高地位。
                                        他很清楚,神域众人对自己的尊重绝对不是他几乎堪比六部大神的任务完成度,他们真正尊敬的是他身上被天帝赐予加铸的一切。
                                        他的地位、身份、姓氏、名字。
                                        全是那个凌驾于万众之上的人给的。
                                        如果他失去了他的宠爱,这一切都会随之烟消云散。

                                        他不清楚天帝反常的原因,但是以他在神域的地位,想知道这其中缘由,虽然极为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
                                        “你是说,天帝大人从Z国境内带回一个人?”他单手持着杯子,氤氲的雾气隐约遮挡住那双极为惊艳的眸子。
                                        低眸间,漆黑的睫羽投下浅淡的阴影。他是个极美的人,无可否认。

                                        “是。”他面前一身黑衣的人点头应道,干净利落。
                                        “人在哪?”帝瑰白皙修长的手指拂过雕刻着金色繁复花纹的杯子,不咸不淡的问道。

                                        “属下不知。”
                                        “哦?”帝瑰的声音瞬间冷了几分。
                                        “不过只要在天帝不在的时日里,十刑大神总是会路过天帝房间数次。”黑衣劲装男子忙道,“属下猜测…”话留一半,他并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猜测。

                                        一方面留自己一条后路,另一方面他也不确定。
                                        如果他不是随天帝大人一起去Z国了一趟,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知道。
                                        能跟随天帝的人,智商绝对不会低。

                                        面前的人的确是神域上下必须捧的人,但是现在…
                                        如果是六部大神中实力顶尖的天帝养子亲自照看的话…那么天帝大人对他房间里那人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

                                        帝瑰抬手,将手上的杯子放在一旁。红润的唇略微弯起,“是么。”
                                        起身,“去吧。”

                                        黑色劲装男子余光看到他的动作,转念一想倒也知道帝瑰想做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略微低头,向外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1-01 01:19
                                          苦逼的风华明天上学!准备碎觉去了!等寒假大家一起认真玩耍!风华也不资道多久能回来!

                                          绝对没坑!等我哦!等我哦!
                                          元旦快乐!亲爱的大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1-01 23:54
                                            呦西!风华来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1-19 22:08
                                              补上,元旦番外:

                                              阳光很好。
                                              和煦的风拂过花园里盛开的玫瑰花,鲜红的花瓣落上了正午明媚的阳光,怒放到极致的生命,鲜艳妩媚。

                                              帝瑰慢悠悠的走在曲长的走廊上,明媚的眼眸带着特有的高傲,曲卷的浅金色发丝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泽。

                                              帝瑰沿着雕刻着精致的金银花花纹的银质扶栏慢慢的向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特殊的房间。神域偌大,这里是禁地之一。

                                              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何时存在由何人创立,也没人知道它的总部地址和所控制势力的范围,甚至除了一些国家的顶级高层,根本没人知道这个组织。

                                              它是隐匿在黑夜里的神。
                                              不为所知,来去无踪,高高在上,主宰一切。

                                              你所见到的所有人,落魄的乞丐、校园的学生、世界财富排行榜上的富商、高贵的伯爵、身居要位的议员、甚至政府的首脑,都可能是神域的成员。

                                              这是一把真正插在各国的刀。无孔不入。

                                              帝瑰看着面前的门,眼神晦暗。
                                              而这儿,就是众神之神的空间。
                                              该谢谢天帝给他的所有宠溺么。

                                              让他虽受到极强的阻挡,却依旧能够利用自己在神域的特殊权限而来到这个地方。
                                              也许也该谢谢——六部大神恰好有五位,在看不见的阴影角落,谋划着各自的任务。

                                              而六部大神里身份最特殊的那个…帝瑰无声的勾起嘴角——竟然不在。

                                              帝瑰仔细的看着面前的门。
                                              这个地方连他也从没来过。
                                              他知道,天帝的门,无需任何锁。也依旧难免心悸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想进入这个禁地。

                                              纤长的手指握住同样雕刻着精致花纹的门把手,帝瑰狠了狠心,终于还是旋转着门把手,推开了那扇门。

                                              入目的房间不出意料的处处精致华美,却又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因为室内的光线很好。
                                              和泛着金属光泽的冰冷门完全不同。

                                              仿佛打开门就又是一个世界。
                                              帝瑰略微皱眉,确实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他以为,天帝的房间应该和他的人一样,华美、精致、冰冷。

                                              他踩着纯黑色柔软的羊毛地毯慢慢的走进屋子。
                                              客厅的窗子正对着花园。明亮的阳光洒进宽阔的房间,室内用作装饰的连翘花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帝瑰没有继续向前走。因为他要看见的东西,已经看见了。而那东西,可能,没看见他。
                                              那是一个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1-20 23:17
                                                哈欠!O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1-20 23:18
                                                  竟然看到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1-20 23:22
                                                    在宽阔的落地窗边的秋千上。
                                                    那是一眼能看出极名贵的金丝楠木做成的室内秋千。
                                                    秋千不高,是因为根本不是用来玩儿所以做的有些矮。
                                                    但是意外的宽阔。
                                                    ————
                                                    落地窗边的人半挽着纯黑色的衬衫袖子,同色系的裤子衬出修长的腿。
                                                    绚烂的阳光透过磨砂的玻璃撒在他身上,有一圈梦幻的光辉。

                                                    帝瑰站在距他大约五米的地方,看着秋千上的人,面色不定。
                                                    这么近的距离,对方却没有发现他,说明对方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的话…帝瑰攥紧手指。
                                                    目光依旧隐隐波动起来。

                                                    他情绪一激动呼吸不自觉加重,子受敏锐的抬头。
                                                    望入那双美丽的眸子。

                                                    帝瑰也是一愣,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双望过来的眼睛。
                                                    那是一双,瑰红色的眸子。
                                                    热烈到极致的红和冰冷的眸光相得益彰。

                                                    那双眼睛…
                                                    和帝瑰是一样的颜色。

                                                    失神间不由得想起初见天帝时的场景。
                                                    “有名字么。”他抬头仰视着那个天神般的人影,竟然开始因为自己一身训练留下的汗渍泥泞自行惭愧。
                                                    “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不妥的少年低下头,呆坐在地上。
                                                    然后下巴被冰凉修长的手指抬起,那张撞入眼帘完美到极致的脸庞大概是让他午夜惊醒的必生魔障。

                                                    “就像是玫瑰花瓣。”手指拂过眼睑,冰凉却又轻柔,那样的温度触感撩入心底。
                                                    “那就叫帝瑰吧。”

                                                    子受看了一眼面前神色不定的小美人。
                                                    确定自己不认识他以后,继续低头翻着腿上没看完的书。

                                                    “普通人?”帝瑰这话是对子受说的。
                                                    子受又一次抬头,看着他复杂的表情。
                                                    子受没有搭理他的必要,但是…
                                                    “是。”
                                                    他轻轻挑起唇,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他倒也没说错。自从被带到这儿后,子受每天必被注射一管肌肉松弛剂。
                                                    现如今,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怕还是不如一个没练过什么的普通人。

                                                    他要做的只是乖乖躺在床上,张开腿,伺候得他们的天帝大人满意。
                                                    其他的,包括穿衣服,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做。

                                                    子受合上书,夹上书签。看这小美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这书,怕是也难以好好看下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1-23 19:56
                                                      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1-24 02:2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1-24 16:08
                                                          原来大发在这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1-24 16:08
                                                            楼主有前途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1-24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