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庚纪吧 关注:42,525贴子:868,629

回复:【原创】《冰炙》——幸有乱花相扶 天×子受 十刑×子羽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唉——原来分手的感觉是这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9-02-18 06: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2-18 12:43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2-21 00:22
        今晚深夜发车!乘客们坐好!我终于忍不住让子羽反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2-21 01:41
          【47.】
          十刑又一次被这个曾经在他身下挣扎的人类控制住。
          只不过上一次勉强还能找借口说是毫无防备,这次…神魂被灼烧的虚弱到了一定程度,而且…居然又是没有一点力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十刑猛然抬头,猩红的眸子里涨满杀气,毫无掩饰的杀气…
          子羽微微挑起嘴角,细碎的银色刘海略微遮住他的眼睛“你说要两清…”说着他似乎轻笑出来
          “那就来两清。五年,你上我我多少次,自己数数?”
          他蹲下身,视线和十刑一平。

          冰冷的视线犹如实质的冰刃,扫在身上还真偏偏有了刺痛的意味。

          “换个方式。”十刑靠在山洞凹凸不平的岩石壁上,毫无意外的拒绝。
          如果他还是那个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刑部大神,这个提议他或许能够接受。
          可是现在,他是天之逆子——那个…十刑的目光忽然虚无起来,是那个爱着明月的十刑。

          子羽也毫不意外,他甚至没有一点能被发觉得情绪波动泄露,但是他却单手提着十刑的脖颈把他拽起来抵在墙上,“等等,我当初是不是也拒绝了。”

          子羽的手划过他因为不适或者其它而苍白的脸。
          冰凉的手指划过火热的皮肤,十刑明显是想起了什么…
          “放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9-02-21 02:04
            我…困鸟!
            告诉你们个不幸的消息,风华上学了。
            今天,连上一个月。
            好了好了,这不是还没有开吃么!
            乖~
            等风华回来看看火候适不适合炖肉!
            爱你们,mu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2-21 02:06
              哒啦啦~这里是失踪好久,拖更到死的小风华~你们好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5楼2019-03-26 10:37
                “放开!”十刑的语气又加重了一点。
                子羽却偏偏收紧了力气,似乎下一刻就能拧断他的脖子。“十刑,如果现在的你从来没有苏醒过...我认了...”嘴唇贴近他的耳廓“你敢说,你从来没清醒过?”
                你敢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意识混沌时做下的。

                十刑身体一僵,他当然...醒过。
                他甚至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他没停下动作。
                所以...

                他瞬间卸去了抵抗的力气,所以咎由自取是么。
                他闭上眼睛,“行,咎由自取是么?”他的声音沙哑微微颤抖,“所以我得认是么?”

                子羽放开了钳制住他的手。
                修长的手指拂过他的眼睛,然后看着他睁开的眼睛。
                无边广袤的海蓝,他的眼睛里似乎装着大海...

                他忽然意味不明的嗤笑出声,慢慢的站起身子,俯视着瘫靠在悬崖壁上的大神。
                月光如烁金流动,他半个身子都被月光罩住,银色的发丝和月白的皮肤被月光晃得几乎透明。

                可面对着十刑的脸却埋在阴影里被影子勾勒出柔和的轮廓。
                光与暗交织在一起,十刑忽然间有些恍然。他和明月确实有相似的地方。
                柔和的轮廓和在阴影里看不清五官的脸的模样。

                像是夜色将至是剑上雪亮的微光。
                “十刑,我们是不是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子羽柔和的声音在黑夜里渲染开,像是一滴墨水滴到雪白的水里,微微荡漾过水波后消失不见。

                “不像。”十刑盯着他的眼睛。
                在夜里似乎明澈实则隐藏了无数东西,洞察一切的眼眸。

                他看着子羽面无表情的转身抬起脚步,转身离去。
                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怔神。
                他左手手腕,自腕骨蔓延向上,大约三寸。
                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似乎被镌刻在皮肤上,花瓣纹路极其细致。

                那不仅仅像一朵花,更是一朵惊鸿落羽。
                浅金的纹路。
                刻成了明犀花,却又有羽毛的轮廓。

                十刑盯着他看了良久。又狠狠的闭了闭眼睛,然后也站起身子。


                回复
                136楼2019-03-26 12:15
                  哈哈哈哈!花!明犀花有花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7楼2019-03-26 12:18
                    其实我…是上学去了,才回来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5楼2019-04-04 16:10
                      特别惨。日子过的我日渐消瘦…委屈巴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6楼2019-04-04 16:10
                        【48.】
                        连清曦也没想到…他会挡下那枚幽冥刺…
                        幽冥刺,上凝残怨,下聚极寒。
                        火寒相克,这对他来说是要了命的东西!!!
                        子受趴在玄冰棺上,不受控制的吐出一口鲜血。
                        鲜红的血染红了晶莹剔透的冰色。
                        他的目光凝在棺材里的女子脸上。

                        那是个,极美的女子。
                        银发迤逦,素黑长裙。
                        纤长的双手交叠在胸前,银色长睫在细腻的脸上投下一层阴影。
                        闭着的眼眸和微微翘起依旧鲜活的唇显得安宁温柔。
                        ……
                        ……
                        他的脑子里一下子被塞进了许多翻涌的记忆——
                        “凤凰!!飞吧!!”
                        凤凰…凤凰…
                        “你说你,何必呢…”字字温润,如玉清晰,却让他无端恐惧冰冷。
                        “小鸟儿”然后是带着笑的声音,像春日下将化的霜,霜色渐褪,带着微凉让他贪恋的温暖……

                        “大道,放开她,我跟你走便是…”那是…谁的声音…
                        “嗤,后悔?”
                        “啊——”他用力的捶了捶头,眼眶通红目呲欲裂。
                        赤炎吃惊的看着这变故,转头怒目“你疯了!”
                        清曦来不及说话了。
                        冰殿里的震动忽然剧烈起来,各种元素肆意奔腾碰撞,冰系元素剧烈翻滚。
                        “啊——”子受一挥手掀起一片怒燃的火焰,火元素居然渐渐开始压过冰元素,剧烈的罡风咆哮,燃气一片火海!!

                        他紧紧的盯着冰棺里依旧安静沉睡的女子,血色在薄薄的冰层上不断蔓延。

                        “快走!他回来了!”清曦面色剧变,扔出一道卷轴然后借着卷轴里封印的神术强行打开空间裂缝…

                        赤炎挣开她拉住自己的手,“你们疯了!!居然敢刺杀白龙先祖!!”
                        他头也不回的化作流光离开结界,狂奔到子受身边。

                        清曦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银牙咬紧“**!别管他!赶紧走!!”
                        “可是他的身份!!”有人迟疑不决。
                        “还谈什么身份!!赶紧滚!!”清曦苦苦支撑着空间裂缝,结界已经快被元素爆裂的炸力炸开了,此时正摇摇欲坠,黯淡无光。

                        赤炎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去…但是这个人类给他很熟悉的感觉!
                        不是情愫!那更像是…长辈给他的威严!!

                        子受趴在棺材上紧紧的捂住头,面色难看的要死。
                        赤炎没等靠近就被火焰环住。
                        可那些火焰却没有任何攻击的意思,只有当他试图向前时火焰才会暴露出惊人的伤害。

                        空间裂缝快打开了!
                        所有人眼前都浮起了光辉。

                        又生异变,就在空间裂缝即将打开的一刹那,已经碎开的时空裂缝缓缓修复。
                        清曦面若死灰,她放下所有力气…“他,回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8楼2019-04-06 02:08
                          风华开始揭坑了!包括体质前生今世恩怨纠葛什么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9楼2019-04-06 04:14
                            嘤~风华上学去了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楼2019-04-07 08:18
                              唉——我忽然开始沉思我背离武庚纪构造出一个几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的意义。

                              苦恼。
                              我很犹豫。
                              写下去会偏离所有正确的轨迹。可我不想天喜欢子受喜欢的没理没由。
                              我觉得他应该是个钟情的人。

                              可我不知道写下去有没有意义。
                              这还是武庚纪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9-04-20 01:37
                                我发誓我没有想弃文也没有伤春悲秋玩自闭。
                                我自己也是追文的,很清楚弃更什么的很不好。
                                我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托腮。我掐指头一算虽然中间划水快一年,但我认真写大概也半年,确实很多感情。
                                仰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9楼2019-04-20 01:41
                                  【49.】
                                  风急天高,流云转回。

                                  子羽坐在池潭边的巨石上,目光平静的看着碧绿不动微澜的池水。
                                  脚步声响起,不回头他也知道是谁。
                                  他果然来找他了。

                                  十刑慢慢的走近他,夕华斜长,水汽岚光。
                                  十刑走过去,贴着他坐在他身边,一同眺望着水面。
                                  沉默良久还是十刑慢悠悠的开口,“大剑士,我后悔了,怎么办?”
                                  “不知。”许是被冷风吹久了,他的声音也是微微的凉,但是已经褪去了冷。

                                  十刑忽然转过头看着子羽,他的侧脸被夕阳勾勒的沉静如水,波澜不起的纯黑眼眸里有玻璃珠一样明亮的光。
                                  分明,还是那个眼睛里有光的大剑士,到底是怎么变成如今这个几乎让他微微恐惧的人呢。
                                  可是当子羽慢慢的也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

                                  十刑看着他眼睛里水一样明亮的光,伸手搭上他的大腿。
                                  今天他没穿那身怪唬人的铠甲,一身深蓝布衣,宽松的袖口随着他的动作向上滑去,露出小麦色的手腕。
                                  子羽瞥了一眼搁上他大腿的手腕,没有移开腿。
                                  “快开了。”
                                  十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朵花。
                                  “是啊,这都六片花瓣了,还剩一片。”他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浅金色的明犀花流转着精致浅金的光华,已经不是之前花骨朵的形态了。
                                  花瓣舒展,他几乎整个手腕上至一半的小臂,下至整个手心都被那朵花占去。

                                  “大剑士,等它开咱就真的得缠一起去了。你要是不想,咱抹了他怎么样。”
                                  十刑笑眯眯的问他。
                                  子羽托着下巴也勾起唇,“你要是能做到,,我也没意见。”

                                  “可惜我做不到。”
                                  暮色四合,流云渐渐淡去。
                                  十刑看着他在腿上支起双臂,托着下巴歪头看着他的眼神,一时间竟然再憋不出别的话。
                                  “我仔细算了算。虽然我已经三百多岁,但是要是按照你们人类的年龄来算,我还比你小个一两岁。”十刑收回手,也撑起半边脑袋,歪头和他对视“怎么你的动作比我幼稚这么多。”

                                  子羽眼睛里划过笑意。突然伸手抓住他的左手支住脑袋的手腕,拉到他这边,十刑没想到他这动作,一顿险些歪身掉下去,这下子什么帅气绝顶都没了。
                                  要不是他反应过来右手撑住石头就像轮子一样咕噜下去了。

                                  他直起身子,“信不信我踹你下去。”
                                  子羽悠悠的开口,“打一架?”
                                  十刑笑了起来,“不打了。”

                                  他冰凉的指尖缓缓地描摹着那朵花的形状,十刑一僵反而放松下来。
                                  就在子羽收回手的时候十刑反而拽住他“大剑士,不然你再摸摸成不,它最近着实烫人的很。”
                                  子羽面色极深沉的又覆手上去,然后在十刑迅速缩回手的一瞬间“啪!”一巴掌拍到他手腕上,然后干脆的收回手仰身躺在巨石上看着天空。

                                  他这手劲确实很,这朵花如今又是碰不得的祖宗,十刑疼的当即飙泪。
                                  “打一架!!”他狠狠的甩了甩手然后倾身拉住子羽的衣领准备把他拉起来打一架。

                                  子羽似笑非笑的瞅了他一眼。
                                  “打得过?”
                                  十刑恶狠狠的又把他狠劲压在青色的巨石上。“有本事,你别压制我!!”
                                  子羽点头,“好啊,按你死的次数算。看我杀你几次?”
                                  十刑爆炸,“大剑士!你知不知道你一巴掌下去简直比用钉子钉我还疼!!我左手现在还是麻的!”

                                  子羽点头表示理解。
                                  十刑少碰到这种人,他最没辙对付的人。
                                  喜行不怒于色,又分明狡诈,可是对谁都温温和和不痛不痒,生气的时候又着实吓人,不气的时候也少见到他分明开心。
                                  就像一波水,一拳打上去卸了你的力气他也没什么伤害。

                                  十刑深吸一口气,看着被他死死按在巨石上根本反抗也不,单臂枕在脑后的人。
                                  他的眼眸眸色一直幽深又清澈,矛盾又和谐。苍白的肌肤几乎和他雪白的头发一个颜色,神色平静又有说不出的疲惫。
                                  “大剑士,我真后悔了。”他放开子羽,翻身躺在他身边,“要不我收回之前的话。咱也别桥归桥路归路,我不想两清了。”
                                  子羽没说话,十刑也不再开口,只和他抬头一起数过满天的星光。
                                  “所以不肉偿了?”
                                  十刑感觉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星星都快干涩了,这人兜兜转转也就这么一句话。
                                  “不然你陪个罪。”他把左手横搭在子羽身上
                                  “揉一揉我就勉强随你怎么样?”

                                  子羽闻言却转过头,看着他海蓝色的眼睛。
                                  沉默良久,还是伸出右手轻轻抚了抚那朵明犀花。
                                  “何必当初。”
                                  十刑翻了个身,“真奇怪。这祖宗就你能治,搁我身上简直闹腾的没一天安生。”本来不死鸟就是火属性的,火抗能力已经到了极致。可是这朵花从这些日子就发烫到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步,那种到烧到心肺的感觉真是够磨人的。
                                  “等它最后一片花瓣绽开我是不是得完。”

                                  “不会。”它刚刚检查过,确实跟正常温度不太对,但是这事儿他也是第一次,想来应该无事。
                                  这次没人回他,他微微侧头,却发现他闭上眼睛已经睡了。

                                  ————————
                                  不给我赞,我就要发小脾气了!这次我可是牺牲了两个小时!要知道风华十一点才起!









                                  收起回复
                                  160楼2019-04-20 14:21
                                    这几天先别等了。等风华五一回来继续写!不过大家可以告诉告诉咱想看哪对cp 最近想写刑羽多一点,你们想看什么多一点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9-04-21 08:53
                                      【50.】
                                      子羽微微皱起眉,他也没料到明犀花会烧成这样。
                                      “十刑?”他伸手拍了拍十刑烫的吓人的脸。
                                      十刑抬眼,血红的眼眸有化不开的暗色,寒潭里同样滚烫的手伸出抓住子羽的手,在子羽沉默的目光里疲惫的瞌上眼蹭了蹭他的手,完全失了神志意识的状态。
                                      子羽却莫名松了一口气。

                                      “别泡着,出来。”子羽蹲在池边,修长的手伸进池潭试了试温度,眉头愈发皱起。
                                      十刑迷迷糊糊的又睁开眼睛。“烫死了...”
                                      子羽低垂着眼看着他,睫毛低覆,阴影下漆黑的眸子看起来暗沉沉的,分不清情绪。
                                      “大剑士你别这么看我。”十刑抓住他的手盖住眼睛,“怪吓人。”笑意低沉,声音已经沙哑的听不清原音色。

                                      子羽看着他调侃毫不在意的动作,一顿,缓慢的眯起眼睛,声音放的很低,带着诡异的轻柔感:“出不出来?”
                                      “不...卧槽...”十刑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抓住手腕强行扯出了寒潭。

                                      十刑被他用强力强行扯出了潭水。
                                      接触到空气的一刹那,整个身体就像是被烧透了,四肢骸骨间游走的炙热烧的他几乎绝望。
                                      “你...”他勉强克制住跳回去的欲W,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想干嘛!”

                                      他看着他慢慢的伸手,修长的手指慢慢解开披风的扣子,然后是雪白的剑服。
                                      十刑的眼睛还是茫然的。
                                      茫然的目光只能追随着他的动作,看着他慢慢解开剑袍,露出略微苍白明晰的锁骨和线条清晰的腹肌。
                                      良久,他才明白过来他想干嘛。

                                      “你...”第一个反应当然是跑,然后他的余光看到了他的手臂。
                                      这人真是白的要命,要不然他怎么能一眼就看到他手臂上如出一辙的明犀花。
                                      然后他可耻的停了所有动作。
                                      ——————
                                      小悲伤。
                                      我该不该继续写!


                                      收起回复
                                      175楼2019-05-02 12:19
                                        “清醒了?”
                                        子羽看着他慢慢褪去血色,海蓝广袤的眼眸。
                                        十刑半蜷曲着身子侧躺在草地上,身上的水珠依旧温度冰冷,可他整个人身上的温度没有一点下降。
                                        就好像这个身体的内里的血肉骨骸静脉血管完全失了控,汹涌如海浪的炙热一波波涌过,他的精神早因为过度长时间集中对抗而涣散无力。

                                        “你要做...就做...”十刑清了清嗓子,勉强让自己的声音清楚点,“我被你骗惨,烫死人。”

                                        子羽手指一顿,一瞬后又重新扣上了已经解开了的扣子。
                                        “我简直...”他俯身抱起草地上颤抖着,明显精神涣散的神。浅金色的炼气吸附起被他解落在地上的披风裹住他几乎完全赤裸的身体。
                                        十刑也的确没了意识,所以对这种被人像个受了欺负的女人一样整个裹住公主抱的姿势也没什么反应。
                                        只是无意识的蹭了蹭子羽。

                                        “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对你才好。”清透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凉意和无奈。
                                        然后他的身体随着他单足点地蓄力的动作飞掠出去,浅金色的光华和残影飞跃在丛林间,直至消失在万境丛林。

                                        “子羽叔叔...这是...?”武庚坐在巨石上惊异的看着子羽。
                                        他的怀中大概是抱着一个人...?湿淋淋的雪白披风挡住了他大半个蜷曲的身体。
                                        海蓝色略微潮湿的发丝同样遮住了他半边脸,另一半脸埋在他子羽叔叔怀里他看不太清。但是他肯定这是个男人!

                                        子羽伸手抓住十刑胡乱摸索的手,“老实点。”声音很低,他确定只有十刑能听到。
                                        十刑的眼睛里蒙了一层水,浑身火烧火燎的感觉越来越烈,可是该死的就算他没意识也会下意识的听这个人的话。
                                        早知道他拼死也要抠去那朵花!

                                        “子羽叔叔你说什么?”武庚走近了几步想看清他怀里的人“这是谁?”
                                        子羽不动声色的往自己的木屋走去,“没什么。找我有事?”
                                        约莫快要走进屋子他才停下脚步,转头问武庚。
                                        武庚这才想起来正事“噢,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万境丛林不太对劲,想找叔叔一起去看看。”
                                        眼看子羽微微皱起眉他又迅速补充,“不过既然叔叔有事,我还是找别人一起去看看吧!”

                                        子羽点了点头,进了屋子“万境丛林里有许多元素大兽,不要轻易招惹。”
                                        “还有,这两天无大事莫找我。”
                                        武庚点头连一句“好”都没说完就看见他做什么都稳稳妥妥不紧不慢的叔叔甩上门。

                                        “子羽叔叔有点不对劲呐...”他慢悠悠的摸了摸下巴,转身思索。
                                        “而且他怀里的人怎么有点眼熟?”
                                        又走了两步他才想到十刑也是海蓝色的头发...

                                        “你在想什么笨蛋!”他摇了摇脑袋,“十刑怎么可能乖乖让子羽叔叔抱回来!呸——子羽叔叔怎么可能抱那家伙!”


                                        回复
                                        176楼2019-05-03 16:08
                                          风华明天就要上学了鸭!想我哦!灰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9-05-03 22:01
                                            抱歉,系统删了帖子。连图片都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2楼2019-05-04 02: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4楼2019-05-04 02: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5楼2019-05-04 02:32
                                                  困死了。再删帖我也只能等回来再弄了。
                                                  真是醉了这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6楼2019-05-04 02:35
                                                    【52.】
                                                    他浅浅的弯起唇,“你知道么”由于火元素分崩离析而逐渐混沌的空间碎片一片片垂落。
                                                    他的眼眸依旧瑰红的耀眼,云纹阔衣如红云翻飞,带着淋湿眼底的笑。
                                                    像绽到极艳的花,娇艳的花瓣随风飘飞,四野游弋。
                                                    满目绚丽。
                                                    “我啊,最喜欢你了。”

                                                    宴云将将反应过来,另一道身影已经先他一瞬极掠而去。
                                                    鎏金长衫已经被血水浸透,天地间的光芒已经渐进昏黄,无垠沙漠黄昏,破碎的穹光和碎裂的浅红的天空绚烂壮丽。
                                                    ——————
                                                    来不及了。
                                                    天虚虚的伸手,冰凉的指尖却只穿透慢慢透明的衣袖。

                                                    结束了。
                                                    闹剧。

                                                    他见过同样的的景象。
                                                    在万火低沉婉转的哀泣中,渐渐归于太虚的火神。
                                                    ————————————
                                                    子受捂住头,大口的喘息。
                                                    冰元素重新占据了这方领域。雪絮飞舞若枯蝶,冰元素精灵肆虐狂暴。
                                                    清曦闭上眼睛,根本无力抵抗。
                                                    极尊冰系元素。
                                                    神众人类所熟知的神力,只不过是元素的推演组合。
                                                    一种神力往往糅杂了太多元素,难免不够精纯。
                                                    而现在,笼罩在这片空间的,才是纯正的元素之力,强大到让人绝望的太古力量。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任由冰元素冰封起万里内所有可见的生命,包括她自己。
                                                    强大到无法反抗的力量,根本,不必反抗。
                                                    ————
                                                    “没事了。”他慢慢的环住他的身体。冰色华光不断扩散,压制住暴躁的火元素。
                                                    低沉柔和的声音带着安抚


                                                    收起回复
                                                    196楼2019-06-05 20:24
                                                      他不想看他。一点都不想。
                                                      他整个身体都在抖,“没事了。”他又重复了一遍,强迫他看向他的眼睛。
                                                      子受模模糊糊的看着他无垠广袤的眼睛,记忆如潮水涌入脑海。

                                                      他记得他站在樱花树下对他笑。
                                                      他记得他托着下巴抬眼看他的模样。
                                                      他记得他眼神如春光温柔让人眷恋。

                                                      他的记忆里有月下云海,有万界古林,有天涯海角
                                                      有残阳,有大漠,有银河

                                                      我喜欢你。
                                                      像星星眷恋月亮的光辉,即使自身黯淡无光。

                                                      他伸手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襟。
                                                      “我...”他一张嘴,血就开始涌出。
                                                      天轻轻地抱住他,“我知道,我知道。”
                                                      ————
                                                      实在是,灵感全无





                                                      收起回复
                                                      199楼2019-06-07 11:52
                                                        本来寻思今晚更 但是有点小意外 明天更bia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4楼2019-07-25 22:00
                                                          【53.】
                                                          “别管我。救他...”他紧紧的拽住他的衣领,鲜血很快濡湿了他的衣襟。
                                                          “你说...什么?”他冰蓝色的眼睛里第一次闪过某些类似于猝不及防的愕然。

                                                          他的脑子混混沌沌,前世今生所有的记忆交织在一起逼得他头痛欲裂几乎疯狂。
                                                          可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来不及思量所有,所有的注意一时都被那类似于求救的微弱声音吸引。

                                                          他是何等聪明,也只是一瞬间愕然,不消得他再说一句话已经捂住了他的嘴,然后闭了闭眼睛。
                                                          ——————
                                                          “好,我知道的。睡吧。”他俯身抱起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冰元素慢慢掠夺了火元素的空间。炙热的火焰渐渐扑灭。

                                                          子受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不受控制的陷入沉睡。
                                                          “给他带一句话。”弥去之际,清曦身体的冰冻被解开,她睁开眼睛,看着那道身影消散在面前。
                                                          “他是想要他,再死一次么。”

                                                          与此同时,她带来的人,除了从刚刚开始就被困在一旁的赤炎,全都由冰雕碎裂,慢慢变成攦粉,落在地上。
                                                          极其温柔的死法。

                                                          清曦跪坐在地上,呼出的气全都白色的雾气。
                                                          他的语气,几乎淡漠。
                                                          可是现在,她浑身的神力,已经没了八分。
                                                          仅仅是被他冰封了一阵,她的神力已经被冰元素榨取了八分。

                                                          若是再被困上几息,她现在大概也是一堆冰色粉末。
                                                          ——————
                                                          狼狈至此,却依旧 换不得他一眼。

                                                          一怒雷霆,江海凝。
                                                          那现在,他是不怒么?
                                                          清曦闭上眼睛,冰霜落在她的睫毛上,面纱下的唇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当然是怒的。
                                                          因为她已经被他废了。
                                                          ——————
                                                          他俯身把他放在冰榻上,瓷白的手指迅速在他胸口断魂刺伤口处划过结印。
                                                          印记繁杂。
                                                          他看着金色的精血从他的指尖滑落,融入他的伤口,一滴 两滴 三滴 ...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落了多少精血。

                                                          他的唇色慢慢变淡,可脸色一如既往平静。
                                                          ——————
                                                          有人催我睡觉。先这样!


                                                          收起回复
                                                          215楼2019-07-26 23:11
                                                            闭关了 待我高考完后再重头开始。
                                                            并且我发现我的文笔有问题。
                                                            类似于文艺词语堆砌 蛮不喜欢自己这个文风的。
                                                            大概会改改。
                                                            嗯 亲爱哒大家 再见了!!
                                                            风华还是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6楼2019-07-31 16:52